一生最大的发现!


发明麻醉药的雅各·辛普森爵士(Sir 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1]是英国著名的产科医生, 生于1811年. 由他发现的氯仿(chloroform)麻醉术, 在全球医疗界得到广泛的认同与应用. 他同时也是妇科医学的建立者, 并且预言了X射线(即“X光”, X-ray)的存在. 苏格兰人辛普森爵士是英国皇家医学院的院长, 也是英女皇的皇家御医, 在当时的医学界享有极高的地位. 他曾说过: “基督信仰至今久盛不衰的原因有二, 极高的真实性和极高的现实作用(实用性). 科学与宗教(基督信仰)之间没有任何的矛盾.”

 

玛戈塔(或译“马可他,”, Roberto Margotta)在《医学史话》(The Story of Medicine)一书中指出, “现代手术麻醉医学随着氯仿的发明肇始于1842年.” 对于这位爱丁堡大学妇产科医学教授循线找到氯仿的根据, 玛戈塔这样写道: “1847年11月, 他(辛普森爵士)将发现通知他的爱丁堡手术助手, 因而引起苏格兰教会的震怒. 加尔文派仍然维持创世记所言: ‘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 辛普森提醒他的对手说, 神在取出亚当的肋骨前, 让他沉睡了. 质言之, 神先将他‘麻醉’.”[2] 因此, 我们看到圣经启迪了一项科学发明.

 

当被问及他一生最大的发现是什么的时候, 辛普森爵士回答道: “不是氯仿. 最大的发现是, 我知道我是个罪人, 借着神的恩典我可以得救. 一个人要是没有借着基督, 与神有一种主动的、活生生的关系的话, 那么他就是错失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人类历史上的最大发现并非万有引力定律(Law of Gravity)和微积分(Calculus), 也不是望远镜或电报, 一个人最大的发现就是认识耶稣基督, 并且让他成为自己的主和救主.

 

辛普森爵士曾写道: “在小学的时候, 曾经有一个景象让我终身难忘. 在家乡的街道上, 一个人被拖来拖去, 背后由于鞭刑而血肉模糊. 这种刑罚就是让人当众受辱. 是因为他触犯了许多条法律吗? 不是, 他只触犯了一条. 城里有人愿意为他受鞭刑吗? 没有! 犯法的人要承担全部的刑罚. 这种刑罚是人的律法(或作“法律”)所规定的, 而人的律法是可变的、可修改的. 后来就再也没有执行过这条法律.

 

“后来在大学的时候, 又有一个景象让我终身难忘. 一个人被带出来执行死刑. 他双臂被紧紧捆着, 面如死灰. 当他从监狱出来进入刑场的时候, 数千人都在围观. 有没有人愿意替他死呢? 他的朋友有没有来帮他解开绳子, 并且说: ‘把绳子系在我脖子上, 我愿意替他死’? 没有! 他必须承担法律的裁决. 他犯了许多条法律吗? 没有, 他只触犯了一条, 在公共车上偷了一个钱包. 他只触犯了一条法律, 就必须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样的判决也是人类的律法所规定的, 人的律法是可变的、可修改的. 后来就再也没有因为偷窃罪而处以死刑的.

 

“我见到另外一个景象, 让我难以忘怀. 我  —  一个罪人, 战在毁灭的边缘, 被定罪要在火湖中承受永远的刑罚. 仅仅因为我犯了一条罪吗? 不是, 我犯了许许多多的罪, 触犯了神亘古不变的律法. 我再次观看, 看见耶稣基督成了我的代赎者. 他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我的罪所有的刑罚. 他死在十字架上, 我得以活在荣耀中. 他为了我这不义之人受苦, 要将我带到神那里去. 他救赎我脱离律法的咒诅. 是我犯了罪, 被定罪, 面临永远的刑罚; 然而, 是他担当了一切的刑罚, 使我得以自由.

 

“神的律法要求完全的公义, 这是我从来没有的. 我再次仰望基督, 看到他成全了律法, 将公义赐给所有相信他的人. 律法要求完美无瑕, 我却被罪玷污. 我再次仰望基督, 看到他如此爱我, 用他的宝血洗净我一切的罪污. 我曾是撒但之子、震怒之子, 然而“凡接待他的, 就是信他名的人, 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2). 我相信, 基督不单是我的代罪者, 更是我生命的供应者, 满足我一切的需要. 我盼望告诉你, 这位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 ‘因为在天下人间, 没有赐下别的名, 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诚如土木工程学家雷雁博博士(另译“法励德”, Farid Abou-Rahme)指出, 发明麻醉药的产科医生辛普森认为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发现是: 我找到救主耶稣基督.[3] 是的, 人一生最大的发现, 就是认识耶稣基督, 并且让他成为自己的主和救主; 这是最大的发现, 也是最重要的发现! 亲爱的朋友, 你一生最大的发现是什么? 愿你也能像辛普森爵士一样, 发现自己是个罪人, 并发现自己可借着神的恩典信靠基督而永远得救. 让我们谨记辛普森爵士的忠告: “一个人要是没有借着基督, 与神有一种主动的、活生生的关系的话, 那么他就是错失了人生的全部意义.”


[1]               辛普森(Sir 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是英国产科医生, 首创在产科以氯仿(chloroform)代替乙醚(ether)麻醉减轻分娩疼痛(1846), 首创铁线缝合、针压法和以其姓氏命名的长产钳, 著有《一种新麻醉药》. 他是以自己作实验而发现氯仿的麻醉性质(anaesthetic properties).

[2]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135页.

[3]               雷雁博著, 《科学与圣经》(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有限公司, 2000年), 第2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