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破碎我!(上)


(A)      神看重破碎的事物

任何对象一经破碎, 价值也随之贬低或消失. 破碟、烂樽、碎镜通常都被当作废物扔掉. 若家具出现裂缝或布匹有丝毫破口, 都会大大降低它们的价值.

可是, 在属灵的范畴却不是这样. 神看重破碎的事物, 尤其是破碎的人. 因此我们读到以下的经文: “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 拯救灵性痛悔的人”(诗34:18); “神所要的祭, 就是忧伤的灵. 神啊, 忧伤痛悔的心, 你必不轻看”(诗51:17). 神会阻挡骄傲自大的人, 却从不拒绝灵性痛悔的谦卑人. “神阻挡骄傲的人, 赐恩给谦卑的人”(雅4:6).

当我们在他面前破碎, 就能触动他的怜悯和能力. 神在我们生命中有许多美意, 其中一样是要我们破碎  —  心、灵、甚至身体的破碎(代下4:6-18).

 

(B)      归信基督是一种破碎

我们重生前, 破碎的过程早已由圣灵开始动工. 他使我们知罪和认罪, 承认自己是失落、可怜、该入地狱的罪人. 起初, 我们寸步不让, 但圣灵没有放弃我们, 继续与我们摔跤, 直到我们的自傲粉碎, 自夸的舌头缄默, 所有的顽梗消失. 最后, 我们伏在十字架前, 低声说: “主耶稣啊, 求你拯救我!” 那时, 智者被驯服, 罪人被征服, 驴驹也被破碎了.

没错, 驴驹被破碎了! 本性上, 驴驹是野性难驯的, 只要稍有意图给它配带鞍辔, 它便会狂奔、跳跃、乱踢. 也许它是一匹美丽、强壮的动物, 但它一日未驯, 便难用于服事上. 它需要那痛苦、漫长的驯化, 使它的意志顺服在马具之下. 当驴驹的意志被更高的旨意所征服, 它便找到生存的真正意义.

这比喻叫我们想起在拿撒勒当过木匠的主耶稣, 也许他曾替人造过木轭. 有人曾美丽地假设, 如果主的店门上挂了招牌, 可能会写着: “我的轭是最合适的.” 更重要的, 我们神圣的主仍然造轭. 他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这样, 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 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9-30). 然而, 轭只能戴在那些破碎、顺服的人身上. 在我们未学他的样式之先, 我们的意志必须降服. 他心里柔和谦卑, 我们必须像他, 也只有这样, 我们的心才能找到安息.

 

(C)      破碎的素质

现在, 我们需要解决一个基本问题: “真破碎是什么? 它是怎样在信徒生命中彰显的? 它的基本素质又是什么?”

 

(C.1)   悔改、认罪、道歉

也许我们先会想到, 破碎是愿意向神认罪, 向我们所得罪的人认错. 一个破碎的人勇于悔改. 他不会将罪过隐藏, 或用“时间日久, 万事淡忘”的借口, 把过失忘掉. 他会赶快进到神面前承认“我犯了罪”; 然后, 去到他所伤害的人面前, 说: “我错了, 对不起, 请你原谅我.” 一方面他晓得道歉带来羞耻伤痛; 另一方面他能够得着一颗无亏的良心, 以及在光明中行的自由和释放.

真正认罪的人并不是只给罪加上虚饰, 或给它盖上一层薄纱. 他不像某些未破碎的人傲慢地说: “我若有错, 就把我办了吧.” 真诚悔改的人说: “我做错了, 现在专诚来道歉.”

大卫一生多次犯罪和失败, 可是他有一件事是神所爱的, 就是他深切的痛悔. 从诗篇第32篇和51篇, 我们可追溯他的过犯、罪孽和罪恶. 我们看到, 当他拒绝悔改时, 他身、心、灵所经历的, 是何等的苦痛, 每件事都事与愿违, 好像脱了节似的. 最后, 他破碎、认罪, 神便赦免了他. 随后, 钟声重响, 大卫也重新歌唱赞美.

在新约中, 保罗给我们留下一个破碎的榜样. 那时, 他在耶路撒冷站在祭司长和公会面前受审, 一直说自己是本着无亏的良心行事. 大祭司听了立刻怒气填胸, 令人掌掴保罗的嘴巴. 使徒保罗立刻反骂: “你这粉饰的墙, 神要打你. 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 你竟违背律法, 吩咐人打我吗”(徒23:3). 旁人被保罗严厉的责备吓怕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对着大祭司说话吗? 使徒保罗实在不知. 也许亚拿尼亚当时没穿祭司袍子, 或没坐在他的座位上; 也许是保罗的视力弱. 无论什么原因, 保罗用厉言责骂那按律法设立的长官, 是无意的. 所以他急忙为他的失言赔罪, 节录出22:28的话说: “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由此可见, 使徒保罗的“破碎点”十分低. 从保罗肯说: “我错了, 对不起”的说话中, 我们可看出他灵性的成熟.

 

(C.2)   补偿

与以上破碎的第一环紧密相连的是: 如有必要, 立即补偿. 我若偷取了东西, 破坏或损坏了, 若有人因我的劣行而蒙受损失, 单单道歉是不够的. 补偿损失是理所当然的. 此理不单应用在重生前, 重生后同样适用.

撒该接受主耶稣后, 他想起自己作税吏时的贪污行为. 神圣的新生命本能教导他要立刻纠正错事, 所以他向主耶稣说: “主啊, 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 我若讹诈了谁, 就还他四倍”(路19:8). 这里的“若”字并非表示犹疑, 意思是“我讹诈了某人任何东西, 我必还他四倍.” 他愿意作出赔偿, 这正是他重生的果实. “四倍”, 是他新生命力的测量表. 有些情况是我们无法弥补的, 如记录不全, 或日久遗忘等事情. 神是全知的, 他要我们作的, 是补偿我们所能够补偿的.

我们做的时候, 一定要奉主耶稣的名做. 若我只说: “我偷了这些, 对不起, 现在我像还给你.” 这样并不荣耀神. 行为应为见证基督而发, 譬如说: “最近, 我信了主耶稣基督, 成了基督徒. 主告诉我把5年前从你那里偷去的工具拿回来. 我来是要向你道歉, 把你的工具还你.” 基督徒每次做的义行或善行, 都应同时见证救主耶稣基督, 好叫他得荣耀, 不是“己”得荣耀.

 

(C.3)   宽恕的灵

破碎的第三个素质是愿意宽恕那些得罪我们的人. 在许多情况下, 宽恕与道歉或补偿所需要的恩典, 分量相同. 其实, 新约把宽恕的教导列举得特别清楚.

首先, 无论何时有人得罪我们, 我们应立刻在心中宽恕他(弗4:32). 虽然我们未必能实时告诉那人, 但我们的内心实在已宽恕他了. 勒司基(R. Lenski)说道: “人得罪我, 我必须宽恕他, 否则心灵不会自由. 我若因他的错, 心里含恨, 我便得罪神, 也得罪这人, 更危害神所要给我的赦免. 无论那人会否悔改、补偿, 或请求宽恕, 都不是首要; 要紧的是, 我要马上宽恕他, 不可含恨到日落. 当然, 他必须为自己的错面对神, 但这事与我无关. 我还须依照马太福音18:15的教导去帮助他. 无论成功与否, 在日落之前, 我必须宽恕他.”

我们若能立刻宽恕
和忘掉, 这真是大胜利. “爱是… 不计算人的恶”(林前13:6). 一次, 有人问一位基督徒女士, 说: “你不记得那泼妇向你说过的刻薄话吗?” 她回答说: “我不单没记起; 其实我已忘记此事了.”

若冒犯的性质比较严重, 不能轻率了事, 你便应前往得罪你的人面前, 当面说明(太18:15). 他若悔改, 你必须宽恕他. “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你, 又七次回转说: 我懊悔了, 你总要饶恕他”(路17:4). 我们该愿意无数次的宽恕, 其实, 我们自己也曾得着他人无数次的原谅啊! 注意, 不可把得罪你的人的过失向别人提说(这是我们最容易犯上的).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 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 指出他的错来. 他若听你, 你便得了你的弟兄”(太18:15). 双方要保密彼此的过失.

当得罪你的弟兄承认他的罪时, 你要告诉他: 他已被宽恕. 你早已在心中饶恕他, 但现在你可以亲口说出来. 倘若他拒绝悔改, 你便要照马太福音18:16所说: “他若不听, 你就另外带一两个人同去, 要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 句句都可定准.”

他若拒听两三个见证人的话, 事情就要带到地方召会. 这一切行动的目的, 不是要赢得胜诉或施行刑罚, 乃是希望得见罪人(犯错者)归正. 若这最后的努力也失败, 便要看他为外邦人和税吏. 换言之, 他不再是在地方召会相交之中. 他怎样表现, 就照他所表现的看待他吧. 他既拒绝劝诫, 只有看他为陌生人. 当他一悔改, 我们便要宽恕他, 恢复与他全面的相交.

神不喜悦那些不肯饶恕、宁死不饶或即往必究的人. 这教训可从欠债的仆人的比喻中学到(太18:23-35). 当仆人无力偿还, 王免去他1千万两的债务, 可是他却不愿意宽恕同伴几文钱的债务. 教训十分明显. 当我们债台高筑, 神便免了我们的债, 所以, 我们也当宽恕那只欠我们分文的人.

 

(C.4)   不以恶报恶

破碎的另一个素质, 是存谦和的心为义受苦, 并不作出报复. 这方面的最好例子, 当然是我们的主: 彼前2:23说: “他被骂不还口, 受害不说威吓的话, 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神呼召我们, 是要我们活出这样的生命, “倘若人为叫良心对得住神, 就忍受冤屈的苦楚, 这是可喜爱的. 你们若因犯罪受责打, 能忍耐, 有什么可夸的呢? 但你们若因行善受苦, 能忍耐, 这在神看是可喜爱的”(彼前2:19-20).

坎贝尔(或译“梅甘博”, Murdoch Campbell)在他的著作《从恩典到荣耀》中, 提到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有一位使他的生命如经火炼的妻子. 她会拉着丈夫, 甚至他的头发, 在家中发足数小时的脾气. 这位循道会(Methodist, 或称“卫理公会”)的创办人却永不以恶言回报.

坎贝尔又告诉我们: “在一处高原, 有一位虔诚牧者娶了同样的妻子(指像卫斯理的妻子一样的女人). 一天, 他坐在屋里读经, 房门突然打开, 妻子气冲冲的进入屋内, 一手抢了圣经, 把它扔进火炉. 丈夫望着她冷静地说: ‘我未曾试过这样暖的火.’ 这回答消除了她的怒气, 开始了她生命的新历程. 他的‘耶洗别’变成了‘吕底亚’, 荆棘变成了百合花.”

一位知名的圣徒曾说: “在无理的诋毁下仍能处之泰然, 是最深最真的谦和. 虽被侮辱恶待, 仍不还口, 这是效法主的高贵榜样. ‘主啊! 当我想起你所受的苦, 乃是不该临到你身上的, 但你还默然忍受. 我若身处你的地位, 我又怎会不急促的替自己推诿、辩护. 人既恶意的批评你、论断你, 我还希望从人得着什么美誉呢?’”(布莱尔, J. Allen Blair)

 

(C.5)   以善报恶

破碎不单是受辱不还口, 更是以善报恶. “不要以恶报恶, 众人以为美的事, 要留心去作. … 所以‘你的仇敌若饿了, 就给他吃. 若渴了, 就给他喝. 因为你这样行, 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头上.’ 你不可为恶所胜, 反要以善胜恶”(罗12:17, 20-21).

在此我想起印度的一头大象, 它被主人在街上赶着. 主人手中拿着一根钢制的锋利刺棍, 赶着这头笨重的动物前进. 后来, 主人一不小心, 刺棍从手中滑落, 丢在地上, 发出清脆的铿锵声. 那饱受痛楚的大象却转过头来, 用象鼻拾起刺棍, 递给主人. 大象虽不是基督徒, 但这岂不是基督徒应有的表现吗?

 

(C.6)   看别人比自己强

破碎的另一特征是看别人比自己强(腓2:3). 我们可从亚伯拉罕生命中看见这例子(创13:1-13). 他同罗得带同家人财物, 刚从埃及来到艾和伯特利的地方. 二人都有大量的牛羊, 不久, 他们仆人之间为草原的问题发生了争执. 亚伯拉罕却说: “罗得, 我们不可因为几撮青草便彼此相争. 你尽管用你所需的草场, 我会带我的牲畜往别处去.” 之后, 罗得选择了约但河肥沃的谷地、草场  —  靠近所多玛的地方, 胸襟广阔的亚伯拉罕却向迦南迈进. 那活在五旬节以前的旧约圣徒, 给保罗在书信中的话作出了活的见证, “爱弟兄, 要彼此亲热. 恭敬人, 要彼此推让”(罗12:10).

 

(C.7)   立刻顺服

破碎的素质还有很多, 神还要我们在接受、服从他旨意的事上破碎. 诗人曾简明扼要的描述: “你不可像那无知的骡马, 必用嚼环辔头勒住他. 不然, 就不能驯服”(诗32:9). 一头烦躁的马匹, 倾向脱缰奔逃, 而驴驹则个性倔强, 不肯让步. 在遵行神的旨意时, 我们会犯上这两种错误. 有时我们没看清楚指示便行动, 未有号令已抢先起步; 有时我们故意抗拒主明确的带领.

譬如约拿, 他明明知道神吩咐他做的事. 神呼召他往尼尼微去宣传悔改的信息, 可是他还未破碎, 竟上了船往相反方向的他施去. 经过在鱼腹中噩梦般的经历, 他才屈身顺服. 后来, 他走出鱼腹, 察验到神的旨意原来是如此善良、纯全、可喜悦(罗12:2).

从耶稣骑进耶路撒冷的驴驹身上, 我们看见一幅令人希奇的破碎图画(路19:29-35). 那驴驹从来没有被人骑过, 第一次骑上时, 它准必野性大发. 但当救主来到, 它经历了一次既时破碎的神迹. 驴驹的意志完全顺服在造物主手下.

以陶泥喻作破碎, 似乎不适合, 但匠人手中的泥土如同破碎的人在耶和华手中, 泥土依从他指头的轻重、柔软而被塑造. 因此, 顺服主的圣徒每天都祷告:

 

凭你意行, 主, 凭你美意!

主乃如陶人, 我是土泥;

但照你恩旨将我陶就!

我在此虔诚恭敬等候.

凭你意行, 主, 凭你美意!

求主试验我, 察我心地;

求主常洗我, 比雪更白;

今在主面前, 谦卑屈膝.

 

凭你意行, 主, 凭你美意!

求除我困顿, 消
我伤痛;

所有众权柄在主掌握;

求救主我神抚我, 医我.

凭你意行, 主, 凭你美意!

我生活, 动作全听管理;

求圣灵充满, 显明主恩,

令人唯常见主活我心.

 

(C.8)   向世界死

破碎还有多方面的素质. 我们不要受世人的称许或批评而摇动. 尼科尔森(W. P. Nicholson)得救以后, 在一名救世军(Salvation Army)军官门下受教. 一天, 军官对他说: “你若真的要为神做事, 就挂上这黑板, 在市中心逗留数小时吧!” 黑板上写着: “我已向世界死了”. 这经验留给尼科尔森深刻的印象, 使他一生无惧地事奉基督.

 

(C.9)   看他人的罪如同己罪

我们要先破碎, 才会承认神百姓的罪如同己罪. 这正是但以理所做的(但9:3-19). 但以理并没有犯过他(在认罪祷告中)提说的罪, 但他对以色列人所犯的罪感同身受, 更看成是自己的罪(留意 但9:5,11,16的“我们”). 在这事上, 我们想起那位“担当我们的罪孽, 背负我们痛苦的主”. 其中的功课是, 我们不再指控其他信徒, 不再批评他们, 反而将他们的罪看作是自己所犯的罪.

 

(C.10)   临危不乱

破碎的最后一点, 是面临生命的危机仍能泰然自若. 当出现无可避免的阻延时, 自然的反应便是急躁、冒烟. 被别人打岔了常规, 往往惹来埋怨、恼怒. 机械故障、意外事件实在容易引起我们的不快, 甚至大动肝火. 约会的变更和失意都能挑衅我们内在的恶性情. 总而言之, 一切的疯狂、争竞、恼怒和歇斯底里(hysteria, 一种情绪狂暴失控的现象), 只会破坏基督徒的见证. 破碎的人会在危机中保持冷静, 认识神掌管一切, 为要达成他的旨意. 那轮胎损坏的背后可能是福气(“化装了的福气”), 免得你的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撞毁. 那不速之客的到访, 虽是打岔你对主的服事, 却可能给你一个更重要的事奉机会. 那意外虽带给你痛苦、不便和损失, 却可能同时叫你接触一些圣灵已预备、要接受福音的人. 在这些林林总总的际遇中, 主希望我们冷静, 没有烦躁.

以上都是破碎的态度, 虽不详尽, 却可供参考. 当我们与主同行相交, 他必启示我们个人需要在十字架的跟前破碎的事情, 也会赐我们所需要的恩典, “因为你们立志行事, 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 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3).

 

(D)   对破碎的误解

看完破碎的素质之后, 我们须简要指出有关这词的误解. 破碎并非意味基督徒要变成一个懦夫、无主见、随波逐流的人; 也并不意味他毫无性格, 不能对周围的人和事发生任何影响. 事实刚好相反, 形成刚强性格的其中一个要素正是破碎. 刚愎自用的人不愿接受任何管教; 当他想要结出自制的果子, 活出基督的样式, 他的罪恶天性必起来反抗.

破碎的人乃是那些最有说服力的人. 他们有一种脱俗的榜样, 静静地发挥他们那无可抗拒的影响力. 听来难以置信, 但这乃是圣经所说的: “你的温和使我为大”(诗18:35). 已破碎的人偶尔会发义怒, 如同主耶稣一样. 主曾手执幼鞭, 赶出在殿里兑换银钱的人(参 约2:13-17). 重点是, 主没有因人冒犯他而发怒, 他乃是因他父神的殿受玷污而发义怒. 正如有人曾说: “他是神的狮子, 却为人作了羔羊.” 许多殉道者和改革者都是破碎的人, 但谁敢说他们是软弱、不具影响力呢?[1]

(文接下期)

 

 


[1]               上文改编自 马唐纳著, 《真门徒》(香港九龙: 基督福音书局, 2005年), 第144-16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