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寻找神”还是“神寻找人”?


(一) 人有宗教的天性

 

天下万物, 甚多只有存在, 而无生命; 植物有生命, 却无自觉; 动物有自觉, 却仅限于感官可见可觉之物, 只限于属地之物, 而不知属天之事, 只有感官的欲望, 只求感官的满足, 没有属灵的悟性, 没有对神灵的敬拜. 人却不同! 上帝创造人时, 乃是按自己的形象来造(创1:26-27), 且将自己的灵气吹在人身上(创2:7; 伯33:4), 所以人是“万物之灵”, 是真神上帝创造之极峰, 有属天的根源, 属灵的意识. 故此, 纵然人犯罪堕落, 但在人性里仍有可敬拜神、接受神的秉赋; 所谓“天良未泯”, 人仍能饥渴慕义、追求属灵属天的事、回应神的呼召、进入神的美境. 正因为人有灵, 会追求属天属神的事, 人便有一般人所谓的“宗教天性”.

 

(二) 思考宗教的定义

 

何谓宗教? 马有藻指出, 宗教(religion)一词源自拉丁文relegere, 意“重读”(re-read)、“重复”(repeat), 故以宗教对神不断的深思探究; 亦有说源自religare, 意“爱慕”、“依附”、“相联”, 以宗教为神人交契之意; 更有说出自reliquere, 意“超脱”, 以宗教为超脱世俗的意义; 另有说来自religere, 意“回顾”、“查看”, 以宗教为检讨过往, 存敬畏戒惧往前行. 这些字源考究, 分别从不同角度指出宗教是人对神的一种契交, 契交前后的反思, 这种契交确是超凡脱俗, 使人过分别为圣的生活.[1]

 

(三) 宗教美好的本质

 

一般没有宗教信仰者, 或是无神论者, 常高谈阔论宗教, 有说宗教只是一种人间哲学, 或是一种社会伦理, 或是一种民族文化, 或是一种心理依附, 或是一种道德行为; 这些看法只看到宗教的外形, 而非窥见宗教的本质与真谛, 未能探索人心灵深处的需要, 以致有者认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 然而, 若考究宗教的本质, 我们看见“宗教感”是神给人类的一种“神的意识”, 加尔文(John Calvin)称之为“道的种籽”(semen religions).[2] 这意识是一种自然的禀赋, 非由教育, 非由偶然, 非由环境, 非由自然现象如风雨雷电所导致的恐惧感, 而是神授予人的本能. 故此, 人为万物之灵, 有敬拜神的本性, 与其他动物截然不同, 此乃不可抹煞的事实.

 

(四) 宗教逐步的变质

 

世界人类学家、宗教学专家, 无不发现即使是最小的部落, 都有所谓“宗教的天性”. 他们凭着天赋的引导, 敬拜他们所认为的神; 一方面他们相信宇宙间有一个超自然及高于人智的神明存在, 另一面又相信人生幸福与此神明的旨意契合, 逐而进行各类宗教崇拜, 以图与此神明契交, 故可说宗教是人寻找神, 出发点在人. 人寻找神, 是人之天性的流露, 是宗教本能的影响, 是有限寻找无限, 是有知探索全知, 是自然寻找超自然. 故此, 在逻辑上可理解, 这类寻找必然产生有限的结果, 且可因着人的有限而成为偏差及错误的后果, 逐从“原始的宗教” — 一神论,[3] 变质为“扭曲的宗教” — 多神论、邪神论、精灵论、鬼怪论、泛神论、拜物论、图腾论,[4] 甚至无神论, 就如人在暗中摸索真理, 结果找到一头“四不像”来.

 

(五) 人间宗教的局限

 

宗教是人寻找神的路, 人称之为“通天之路”, 是否“通天”, 明理人心中有数. 可惜大多数的人每天烧香拜佛、祭祀苦修, 意图安抚神明, 使今生日子好过, 来生可到极乐之境, 但临终前, 却没有上天堂的真实把握, 没有从神而来的永生确据, 此乃因为人的宗教道路错误, 方法偏差. 虽然如此, 人的宗教本能却没有错, 正如以上所言, 此“宗教感”非自偶然, 非自教育, 非自环境, 而是本乎神授天赋. 只是由于人间的宗教是由人出发寻找神, 仅能表达出一种对永生极乐之境的盼望, 却没有保证可以得着或达成.

 

质言之, 人间宗教没有救主, 没有救恩, 只有一个空洞的盼望, 例如儒家先贤孔子临终前, 乃唱哀歌, 自比大山崩塌, 栋梁折断; 道家宗师庄子死前亦谓: “四体百体将为尘垢, 生死将为尽夜.”(田方子篇); 佛教释迦牟尼所求的是涅盘,[5] 不是永生, 他自己也被死亡之律击败, 在临终时, 对最后成弟子的阿难陀说: “当精进修行, 勿靠他人, 自己努力, 自己发光.” 英国佛学专家华兹华斯(J. Wordsworth)称佛教为“最疯狂的自救论”及“最激烈的自我神化论”, 如俗语云: “壮士不能自举其身”. 人间宗教是人寻找神, 想靠己自救, 可惜此举绝对不能把人带到永生天堂极乐之境, 诚如圣经说: “有一条路, 人以为正, 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4:12; 16:25), 实在可悲!

 

(六) 自创宗教远离神

 

人间宗教是人寻找神, 可是圣经告诉我们, 真神是一位寻找人的神. 虽然人类始祖犯罪悖逆神, 但神始终不丢弃世人. 世界上第一个问句是神寻找人的呼唤: “亚当, 你在哪里?”(创3:9). 这问句充分表现出神寻找世人的奇妙大爱. 可惜人怕听见真神呼唤, 因着罪性躲在黑暗里深闭固拒(参创3:8-10), 却又按捺不住天性里的“宗教感”发作, 欲寻找神来满足心灵的虚空, 逐自发明各种神明来敬拜, 正像在黑暗幽洞里燃起火柴, 沾沾自喜, 时兴时灭, 似见非见, 终因久不见光, 双目也渐渐失去原有的视觉, 正如圣经所云: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 却不当作神荣耀他, 也不感谢他. 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 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 反成了愚拙; 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 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1-23). 本是敬拜独一真神的真宗教, 已变质为扭曲的宗教, 离创造万物的真神和他的旨意越来越远. 无奈人的无知与固执, 还宣称“条条道路通罗马”, 坚持“道并行不背”的“宗教大同”、万教殊途同归、会通合一的谬理.

 

(七) 道路真理和生命

 

耶稣基督在世曾发出一句震烁古今的宣告: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不借着我, 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 此乃世上宗教所追寻的终极目标. “道路”可指人通天之路; 人透过一条路由暂时进入永恒, 由今生迁往永生, 从物质进到超物质. 这一条路, 人人在找; 有人找道教, 有人找佛教, 有人找回教, 无论什么教, 人都在找. “真理”可指人生存在的意义之真理, 这人生存在的意义涉及探讨有关永生的真理, 此乃宗教内容的一部分.古代哲学家、宗教家、道德家早对“真理”多作探索,如柏拉图、孔子、老子、释迦牟尼等.有人“出家”找人生真理、永生真理,要人“出关”找,有人“周游列国”找,但无人能肯定说“他找到了”. “生命”指今世生命的价值,亦涉及来世生命的去向.属地宗教尝试引导人寻找这方向,结果却是一场空.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闭关”静坐49日,起来高呼“我悟觉了”(意“我成佛了”,佛[Buddha,或“佛陀”]即“觉者”之意),但数十年后,一块黄土了结他一生.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也没有这方面生命之道.老子是论“道”专家,他有“天道”、有“人道”、有“政道”,却没有永生之道.

 

世上无人有“永生之路”、“永生真理”、“永生之道”, 除了主耶稣基督. 他不但有, 他本身就是, 因他宣告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当他作此宣告时, 他刻意在每点宣告上加上“定冠词”(英文译作“ the”), 表明他并非宣告有一条路, 有一个真理, 有一种生命, 而是他自己本身就是唯一的道路、唯一的真理、唯一的生命. 宗教都在寻找永生的道路, 耶稣基督是答案; 宗教都在寻找永生的真理, 耶稣基督是答案; 宗教都在寻找永生的生命, 耶稣基督是答案. 今天所有的宗教教主在哪里? 哲学家在哪里? 孔子死了, 孟子死了, 庄子死了, 老子死了, 释迦牟尼死了, 穆罕默德死了, 苏格拉底死了, 找道路的人死了, 找真理的人死了, 找生命的人死了, 唯有耶稣基督仍然活着. 人无法借着宗教找到道路、真理、生命, 唯有借着那从死里复活的耶稣基督才成.

 

(八)基督信仰是答案

人间宗教是人寻找神, 惟有基督信仰(Christianity, 注: 是“基督信仰”而非“基督教”)[6]是神寻找人, 是无限寻找有限, 是全智寻找人智, 是永恒寻找暂时. 人找神会迷路, 会找错对象, 但神找人决不会弄错. 神差遣耶稣基督降世人间, 让人知晓他是寻找人的神. 主耶稣亦身体力行地表现这寻找的大爱, 宣告说: “人子来, 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 又说: “我来本不是召义人, 乃是召罪人”(太9:13). 主耶稣基督来世, 并非“劝人为善”, 而是“救人向善”; 他先拯救我们, 再给我们力量行善. 世上无论什么宗教都不能把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除了耶稣基督才有真正的能力如此行(太1:21), 因他已为罪人死在十架, 偿还一切罪债(罗6:23), 故有绝对的公义和神权赦免人的罪(约壹1:9; 太9:6), 且有完美的永生赐给凡信靠他的人(约3:16).

 

亲爱的朋友, 历世历代以来, 人靠各种“人为的宗教”来寻找神, 结果都失败了. 唯有基督信仰, 是神寻找人, 是耶稣基督这位好牧人, 前来寻找失丧的亡羊(路15:3-7; 约10:11-16). 加尔文(John Calvin)说得好: “吹灭你的蜡烛吧, 太阳出来了!” 让我们不要再倚靠“人为的宗教”这根蜡烛, 继续在暗中摸索, 而是认罪悔改, 全心投靠这位“公义的日头”— 主耶稣基督(玛4:2), 让他照亮我们的生命和前程![7]

 


[1]             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台北: 台湾中国信徒布道会, 2002年), 第147页.

[2]              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 第19页.

[3]               1909年, 宣道士约翰.罗斯(John Ross)到中国传道数十年后, 出版他精研中国原始宗教信仰专论, 名为《中国的原始宗教》. 他以中国最古的尚书为据, 详细指出中国古人是尊崇敬拜纯一真神的. 此外, 世界各国的宗教权威学者及人种学家, 如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施密特廉(Wilhelm Schmidtliam)、德国柏林大学的夸特勒费格斯(Quatrefages); 埃博拉德(J.H. Ebrard); 麦克斯慕勒(MaxMuller)、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凯洛格(S.H. Kellogg)、耶鲁大学的马丁(W.A. Martin)、法国巴黎大学的鲁日(M.E. Rouge)、英国剑桥学府的兰·安德鲁(Andrew Lang); 韦尔奇(James Welch)、牛津大学的茨威默尔(Samuel Zwemer); 雷格(James Legge)等人, 先后著书立说, 博考广微, 从最远古文化低落的部落, 至文化较高的村镇; 从五洲七洋山地及群岛的落后民族, 至文明的族群, 经多年详密地查证, 皆异口同声表示世界各地的原始宗教信仰, 全是纯朴的一神信仰. 参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 第20-23页.

[4]              图腾(totem, 或译成“标志物、象征物、崇拜物”)是北美印第安人等原始民族认为与本氏族或个人有血缘关系, 并用作标志的动物、植物或自然现象.

[5]              涅盘(nirvana, 意“吹去、熄灭”)的具体意义很难理解. 一般解释就是死后到不生不灭的境界, 不受轮回所困, 此乃佛教最高的希望. 参余俊铨著, 《实用个人布道手册》(香港九龙: 香港三元福音倍进布道有限公司, 1996年二版), 第101-102页. 按《英汉大词典》(1222页), nirvana一词亦可指“无忧无虑的极乐世界”, 印度教中则指“生命之火的熄灭”.

[6]              基督信仰(Christianity)不应被称为基督, 因它不是宗教. 圣经从没教导我们, 主耶稣基督来世界的目的, 是要在地上设立一个“宗教”, 作它的“教主”, 设立许多“教条”, “教”信徒严守它们来换取救恩; 这是世界的宗教所教导和实行的. “宗教”教导我们行善来得救, 但那本为善的主耶稣, 替我们行善, 为我们的罪而死, 所以主耶稣不是“教主”, 乃是“救主”; 这是基督信仰与世上宗教的最大分别. 我们所传的, 不是一个“宗教”(religion), 乃是一位“人物”(person); 我们不是传, 而是传(神的道— 主耶稣基督, 约1:1,14); 信主耶稣的人, 也不是“进或入”, 而是归入基督的身体(林前12:13), 归入的名来聚集(太18:20); 请参 2001年8月份, 第21期《家信》的“原文解经: 教会或召会?”

[7]              上文改编自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台北: 台湾中国信徒布道会, 2002年), 第19-20, 30-32, 145-15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