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马内利”的玄妙历程


编译者注: 已故马六甲福音堂长老吴肃励弟兄的妻子, Mrs Wu (Lam Shoon En,音译:蓝纯恩), 是我们信徒所敬爱的老姐妹. 她有一位儿子(Chee On)和一位女儿(Chee Ai), 但他们已分别住在远方的澳洲和英国. 2000年7月22日(星期六)清晨, 吴肃励弟兄蒙主召回天家, 安息主怀. 虽然失去所爱的丈夫, 而本身双脚疼痛, 行动不便, 但年近80高龄的 Mrs Wu 仍然常来聚会, 笑脸迎人.

可是, 一年之后, 又一场人生风暴突如其来地袭击年迈的她. 圣经说: “耶和华保护寄居的, 扶持孤儿和寡妇”(诗146:9). 神真的是扶持和看顾寡妇的神吗? 若是如此, 为何容许这场风暴临到这位风烛残年的老寡妇身上? 圣经也表明神是垂听寡妇哀声的神(出22:23).  果真如此吗? 果真“以马内利”(太1:23)— 神与我们同在吗? 读完这位老寡妇的见证, 你就找到答案! 

 

“2001年10月6日”  —  一个我难以忘怀的日子! 因在此日, 我收到在澳洲的儿子志安(Chee On)打来的电话: “妈, 妹妹遇到严重车祸, 情势非常危急! …” 这消息仿佛晴天霹雳, 我的手开始颤抖, “什么! 慈爱(Chee Ai) 遇上车祸! 她伤得怎么样? 她肚里的婴孩又怎么样? 还活着吗?!! … ”

2001年10月5日, 我在英国的女儿慈爱在距离她家2.5哩的公路上, 被车撞倒. 据说猛烈的冲撞力把她抛向10尺高空, 再重重地把她摔在草边. 怀胎5个月, 身体弱小的她, 怎么能经得起如此猛烈的冲撞呢? 她的6条肋骨和左踝骨完全折断, 脑部严重受伤. 她被急速地送入内维尔堂医院(Nevil Hall Hospital)的急救室. 此医院位于(英国)威尔士的阿伯卡威尼(Abergavenny, Wales), 距离女儿慈爱的家21哩. 她陷入全面的昏迷状态, 情况非常恶劣. 但感谢神, 胎儿在神大能的保守下, 竟安然无恙.

 

当时还身在马六甲的我, 急忙办理手续, 离开马来西亚, 飞往英国. 10月15日, 我终于来到女儿慈爱身旁. 看着仍然昏迷的她 — 许多的管子插在她的手上, 穿入鼻中和口中, 医生给她大量输血和氧气, 从她鼻管输送食物等. 目睹这一幕, 我心如刀割, 无比伤痛. 她的双目紧闭, 我向她说话, 她没反应. 我在她面前唱诗、祷告, 她也没有回应. 我用手指轻轻地把她的眼睑推上, 只见白眼部分, 手指一松, 眼睑就盖回.

医生表示她的情况非常恶劣. 心力交瘁的我禁不住含泪地仰望天上的神, 默默祷告: “主啊, 开恩可怜我!… 我知道你能……” 除了在马来西亚, 还有在英国、澳洲、加拿大和新加坡的信徒, 听到女儿慈爱车祸重伤的消息后, 都不断为她和其家人祷告. 神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 他会垂听这一切的祷告, 并按其时间和美意来向我们施恩.

我每天含泪祷告. 日子也一天一天地过去. 女儿慈爱仍然昏迷不醒. 医院的许多专科医生用尽种种方法, 仍然无济于事. 经过很多的努力和尝试后, 11月6日, 专科医生难过地向女儿慈爱的丈夫表示, 慈爱是没有希望了! 他们决定放弃拯救她, 并要把她送入加德夫大学医院(Cardiff University Hospital)  —  但不是要拯救她, 而是希望能拯救她胎中的婴儿.

“不! 虽然医生们放弃了, 但我不放弃!” 我与女儿慈爱的丈夫在我床边跪下, 恳切向神祷告, 求大能的神怜悯施恩、拯救女儿慈爱. 我也把这急事件告诉阿伯卡威尼(Abergavenny)的召会, 请他们代祷. 较后我才知道他们整夜集体地为我女儿祷告. 在人毫无希望的时刻, 信心的祷告却通入天庭, 直达那垂听祷告的神面前; 慈爱的神也应允了这一切带到他施恩座前的祷告, 赞美主名!

 

2001年11月9日, 女儿慈爱被迁转移到42哩外加德夫(Cardiff)[1]的大学医院. 医生把他安置在特别护理组(Intensive Care Unit). 就在这医院, 神的答复来了—  神迹出现了! 医生发现昏迷一个月之久的女儿慈爱开始有反应 — 她的指头动了! 医生说她还有希望. 我一直相信这点, 若神的旨意是要拯救她, 她肯定有希望, 因为我所信的神是使无变为有, 使人在没有指望中仍有指望的神(罗4:17-18). 我和信徒们一个月以来的祷告, 终于得到神的应允. 是的, “祷告移动那移动宇宙的手”, 我们将荣耀全归给神! 在两个星期内, 她的病情逐渐好转. 接着, 她被移到神经系统病房. 专科医生和助产(护)士每天都来看她, 要确保母子平安无恙. 他们每隔4天就扫描一次, 以确保婴儿有成长.

在神恩典的安排下, 11月10日, 一位全时间事奉主的工人邀请我住进他的家. 他们夫妇俩非常善待我. 他的妻子每早晨开车送我到医院, 每晚又接我回家. 我在他家住了一个月之久.[2] 接着, 在神奇妙的开路下, 院方竟允许我住在医生和护士们的住所, 那是普通人不被允许住进之处. 这样的安排使我随时都能步行到医院探望女儿, 再也不必担心交通的问题. 我因着神丰富的供应和奇妙的安排而感谢称颂他. 我的神不但将他的独生子主耶稣基督赐给我们, 叫他从死里复活, 坐在神的右边, 而且使他成为体恤我们各等软弱的大祭司, 成为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来4:14-16).

 

神的恩典继续流露. 女儿慈爱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但身体上许多部分仍然没有反应. 2002年1月26日, 另一个奇妙的事发生了! 两位医生检查女儿慈爱后表示婴儿的头部已经衔接(engaged), 而她可能可以自然生产. 他们把她送入产房, 我也陪在她的身旁. “主啊! 求你施恩帮助!” 我心里不断默然祷告. 不久, 我看到婴儿的头部出来了, 我不禁高喊道: “赞美主!” 婴儿终于顺利和平安地出生了, 这是神能力的彰显、恩典的流露. 整个产房洋溢着欢笑和喜乐的声音. 这个早1个月出世的婴儿重达5.4磅, 是个健全可爱的男婴. “主啊, 我无法述尽心中的感激和喜乐, 谢谢你!” 一位同在产房的助产士, 她知道我是基督徒, 也见证祷告的力量之后, 对我说道: “我今天学到一个宝贵的功课!”

两个星期后, 女儿慈爱被转移到罗克伍德康复医院(Rookword Rehabilitation Hospital). 医生对她进行各种治疗, 例如物理疗法(physiotherapy)、言语矫治(speech therapy)、作业疗法(occupational therapy)[3]等等,  每天都有神经专科医生来看她.

逐渐地, 她开始能说话了(但咬字不清), 也能移动她的右脚和稍微移动右手. 他的左肢也相当有力, 只是肢体协调仍然欠佳. 每一日神都加添恩典, 使她的身体状况逐渐进步(虽然进度缓慢), 我为此实在感谢主. 此外, 当女儿转移到罗克伍德康复医院时, 主再次为我开路, 使院方答应让我住进医院的一间特别房间. 这间房原本只限于医生住的, 但神掌管一切, 使我得以住在那里, 直到我于2002年6月11日陪女儿回到布雷肯(Brecon), 就是她原本所住的城镇.[4]

 

我在较早时已决定要到英国与女儿同住,[5] 但我心中还有一事没有办妥, 就是须要回马来西亚处理遗嘱检验证(probate),[6] 过后才能安心回到英国与女儿同住. 我为此事向主祷告, 主也奇妙地带领我, 使我能在6月14日从英国飞回马来西亚, 因为: (1) 主使我的新护照在今年4月底做好; (2) 主使我的机票获准延期2个月而不加收费; 新加坡航空公司(SIA)定下日期, 给我今年6月14日飞回大马的机票; (3) 我的遗嘱检验证已经预备妥当, 可以回大马处理遗嘱的事; (4) 我女儿欢喜回到布雷肯医院.

在6月11日, 我陪女儿转移到布雷肯医院(Brecon Hospital). 她一抵达医院就感到高兴. 蒙主恩典, 她获得一间非常精美光亮的房间. 她住在这里非常好, 因为他在布雷肯(Brecon)一带有许多朋友, 他们经常来探访她, 使她感到快慰.

6月12日, 我从英国打电话给马六甲的蒋弟兄(Richard Choe), 他的妻子(Susan Choe)接电话, 并告诉我遗嘱检验证已经准备好了, 可以回马来西亚处理遗嘱的事. 当我到医院探访女儿慈爱时, 我问她是否介意我暂时离开她, 回到马来西亚处理遗嘱检验证的事, 她坦然赞成我回去处理这事.

自从发生车祸以来, 她无法自己动手吃喝, 可是当天的午餐, 我第一次看到她亲自用左手拿起盛器来喝茶. 我知道这是主给我的保证, 要我放心地飞回马来西亚办理遗嘱检验证的事. 因此, 我在6月13日早晨离开布雷肯(Brecon), 于中午抵达伦敦, 一位信徒(Mr. Ow)到车站接我到他家过一夜. 隔天清晨, 这对夫妇(Mr and Mrs Ow)送我到机场乘搭飞机回到吉隆坡. 在主大能翅膀的带领和保守下, 我平安回到马六甲, 感谢主恩.

 

从回到马六甲的那一日直到如今(7月26日), 我不断收到有关女儿慈爱病况有所进步, 她丈夫孩子全家都平安的消息, 赞美主! 此外, 我也感谢主, 不但能处理完一切遗嘱检验证的事, 而且借着蒋弟兄(Richard Choe)的帮助, 我已经收拾好一切东西, 准备好在7月29日飞回英国.

写到这里, 我心中充满感激. 我真的无法述尽神的带领、保守和看顾. 回想一开始时, 主就帮助我, 因为在2001年10月6日, 就是我接到女儿车祸消息的那一天, 原本计划在早一个星期前来探访我的慧玉姐妹(Hwee Geok), 竟然因着某事缠身而改到那日才来我家找我. 她的到来给我不少精神上的支持. 主是何等奇妙, 他的时间何等美好! 他带领慧玉姐妹在我最需要的时刻来到我身旁, 借着她给予我安慰和鼓励.

不但如此, 在主的保守下, 不仅昏迷1个月之久的女儿能苏醒过来, 逐渐康复, 而且她胎中婴孩的性命也在车祸中得蒙保守, 至终更是顺利、平安和健康地出世. 这一切都是神的大能和恩典.

此外, 在神的掌管下, 加德夫大学医院(Cardiff University Hospital)和罗克伍德康复医院(Rookword Rehabilitation Hospital)竟然允许我住在专给医生的住所.

再者, 我在加德夫(Cardiff)的那段日子, 那位全时间事奉主的工人和他的妻子载我到他们的召会中参加聚会. 当他们离开到别处事奉主时, 主又安排另一个召会的长老载我去聚会. 我很欢喜在那两个召会中聚会. 他们那里的弟兄姐妹很有爱心, 非常照顾我, 并常为女儿慈爱和家人代祷.

总之, 我的每一步都有主的带领; “哦! 主啊! 你的预备何等奇妙, 你的供应何等丰富, 你的道路何等美好!” 此刻, 一首诗歌在我心响了起来, 这首诗歌贴切地描写我心中想说的话, 它就是“我一路有救主引领”:

 

“我一路有救主引领, 此外我更何所求?

何能疑主慈爱怜悯, 一生随主我无忧;

凭信长住在救主里, 满享慰藉与平安,

因我深知任逢何事, 凡主所作俱妥善;

因我深知任逢何事, 凡主所作俱妥善.”[7]

 

是的, 主的引领何等奇妙, 凡主所作俱妥善! 阿们.

         (写于2002年7月26日, 马六甲)

 


编后语: 从“以马内利”的迷惘 到“以马忤斯”的光明 (写于2002年8月份)

我们常见信徒从“以马内利”的迷惘到“以马忤斯”的光明. 当吴慈爱姐妹遭上车祸, 昏迷不醒的消息传开时, 某人深表同情地说: “唉, Mrs. Wu (蓝纯恩姐妹)真是可怜! 去年遭遇丧夫之痛, 今年又碰上女儿车祸昏迷之苦…”  当我们遭遇苦难狂风的袭击时, 我们常会露出迷惘的神色, 真的是“以马内利” — 神与我们同在吗?(太1:23) 小信的我们, 心中常发出基甸所发的问题: “耶和华(神)若与我们同在, 我们何至遭遇这一切事呢? … 现在他却丢弃我们…”(士6:13). 对不信的人, 失去至爱, 遭遇苦难, 还有什么感恩可言呢? 苦难使“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显得何等虚渺, 似乎完全失去意义.

这也是主耶稣众门徒在主被钉十架死后的内心写照. 对他们而言, 主的死表示“以马内利”的应许落空了, 一切成立“天国”的理想和美梦都成泡影! 门徒当中有两人往以马仵斯, 一路上, 他们内心何等悲伤、何等失落. 途中他们遇上了复活的主, “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 不认识他”(路24:16), 所以他们“脸上带着愁容”(路24:17). 直到他们抵达以马仵斯, “他们的眼睛明亮了, 这才认出他来”(路24:31). 这“眼睛”显然不是指受光线暗弱而影响视力的肉眼, 而是“心中的眼睛”(参 弗1:18), 即属灵眼目的醒觉. 这时, 他们才回想起一路上主耶稣讲解圣经时, 他们心中的火热(路24:32). 过后, 他们便带着喜乐和赞美的心, 来见证主奇妙的作为.

小信的人看到苦难来临时, “眼睛就迷糊”, 对“以马内利”感到迷惘, 直到“以马仵斯”方见光明, 那时才破涕为笑, 看出其实一路上“以马内利”  —  神与我们同在! 但我们感谢神, 对神满有信心的Mrs Wu却让我们见证到相反的一面. 对有信心的人而言, 生命中的苦难不过是另一个经历神大能和慈爱的机会, 是神亲近我们、帮助我们、彰显“以马内利”的良机. 所以让我们也学习视苦难为“化了装的福气”  —  外表虽包得难看, 内里却美丽无比. Mrs Wu现今已在英国, 陪在爱女身旁. 吴慈爱姐妹将会如何? 没人敢肯定明天的事, 然而, 正如 Mrs Wu 对我说的: “许多关于明天的事, 我似乎无法明白; 但我知谁掌管明天, 也知谁牵握我手.”  [8]

 


[1]               加的夫(Cardiff)是英国威尔士(Wales)东南部港市, 也是威尔士的首府.

[2]               编者注: 据说 Mrs Wu 的女婿(吴慈爱的丈夫)不会驾车, 并且要负责照顾家中的三岁孩子, 所以无法每日载送 Mrs Wu 到离家42哩外的加德夫大学医院.

[3]               作业疗法(occupational therapy, 或称“职业疗法”)是指一种使身体或精神疾病患者进行某种脑力或体力活动以帮助康复和适应生活及生产技能要求的治疗方法.

[4]               布雷肯(Brecon)是位于英国威尔士(Wales)东南部的城镇.

[5]               编者注: 由于 Mrs Wu 较早时曾在英国居住多年, 已获得英国公民权, 所以她能在英国居留, 与女儿同住.

[6]               编者注: 已归天家的吴肃励弟兄( Mrs Wu 的丈夫)生前在马六甲留下屋子、汽车等, 所以 Mrs Wu 需要处理遗嘱的事.

[7]               参《万民颂扬》 第490首: “我一路有救主引领”.

[8]               “Many things about tomorrow, I don’t seem to understand; but I know who holds tomorrow, and I know who holds my hands.” 这段话其实是英文诗歌 I Know Who Holds Tomorrow (我知谁掌管明天)的副歌, 但它在中文诗歌中是: “许多事明天将临到, 许多事难以明了; 但我知主掌管明天, 他必要领我向前.”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