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证明圣经是神的话


许多人与基督徒谈道发问的时候, 常听到对方说: “请翻开圣经, 看某本书, 某一章, 某一节…” 那些发问者可能很不爽快, 心想: “你为什么总是开口圣经, 闭口圣经, 为什么不引证别的书来解答问题, 为什么总要根据圣经呢?”

 

基督徒要根据圣经, 因为唯独圣经是神的道(神的话), 是绝对正确无误的. 如果不根据圣经, 只用人的看法或学说, 靠得住吗?  我们这群智慧有限、能力有限、生命有限的人类所想象出来的, 是没有绝对正确无误的保障. 唯有那位智慧无限、能力无限、永远常存的真神, 那位宇宙万物的创造主, 他的话才是绝对无误、全然可信的. 所以我们应该以绝对正确无误的圣经, 作为我们思考和解答的最佳依据和最高权威.

 

有限的人无法完全认识真神和宇宙的真理, 除了倚靠那位创造宇宙的真神亲自的启示. 感谢神, 他以三方面来启示他自己:

 

(1)         自然的启示: 神借着大自然  —  他所造的万物  —  来启示自己,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 就可以晓得…”(罗1:20).

(2)         圣子的启示: 这个启示亦称“生命的启示”, 就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取了人的肉身, 把神启示给世人, “从来没有人看见神, 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1:18).

(3)         圣经的启示: 这个启示也称为“传言的启示”, 就是神借着记载于圣经的话, 把自己启示出来. 我们怎样可让远方的人知道我们的心思? 其间有时空的限制, 但透过书信, 就可传达我们的思想. 同样, 神用圣灵感动旧约的众先知和新约的众使徒, 把他的心意启示给我们, 叫我们更认识他.

 

值得注意的是, 上述第二和第三的启示都是互相见证, 相辅相成的. 主耶稣(圣子的启示)常引证圣经的话(太4:4,7,10), 意味着圣经的可靠性. 另一方面, 主耶稣也说: “你们查考圣经… 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 参阅 路24:44).

 

不信者常否定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 其实他们若肯客观地思考, 就不难发现圣经是神的话, 绝对可信可靠. 因篇幅有限, 我们只略提四大证据:

 

(一)     圣经的和谐一致性 

圣经是由40多位作者写成的, 他们的年代分散在1,600年之间, 而且生活背景和写作地点也有不同. 不过, 这些人所写出来的书卷, 都有一个共同的中心  —  主耶稣基督; 也强调共同的主题  —  神的救赎. 40多位作者以各自的方式与风格, 把耶稣基督和他的救赎介绍给我们, 彼此间充满和谐、互不矛盾、配合无间. 这绝对是个奇迹.

 

别以为这样的和谐一致纯粹是巧合之作. 试想想, 你若找四个木匠联合造一张桌子, 木匠甲造桌子的两只脚, 木匠乙造另两只脚, 木匠丙做桌面, 最后一个造抽屉. 他们各在自己家中建造, 交货时, 他们所造的能不能配合得好呢? 相信不是一只脚长一只脚短, 就是抽屉太大或太小, 不能配合得好. 如果他们造的各部分能并合成一张大小适中的桌子, 你一定说, 这不是他们各别设计的, 一定是背后有一个蓝图, 所以照着做才能配得妥当. 依此类推, 这66卷书的圣经, 由40多位背景不同的作者写作, 却能和谐一致, 一定是背后有同一位作者, 即是神本身, 如经上所记:“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 故此, 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

 

(二)     圣经的科学精确性 

圣经虽然是一本古老的书, 已有至少3,500年的历史, 却展现出现代科学的精确性; 例如虽然古人认为地球是平面的, 但圣经早在大约2,500年前, 就论到地球是圆形的(赛40:22: “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 人类是在16世纪, 葡萄牙航海家麦哲伦(Magellan Ferdinand, 1480-1521)成功环绕地球一圈后, 才客观地证实地球是圆形的. 此外, 古人也认为地球是安置在某种物体上(如印度人相信地球安置在大象身上, 埃及人相信是在巨形海龟上), 但圣经独排众议, 表明地球是悬在虚空(真空)中(伯26:7说: “将大地悬在虚空”). 这句话在17世纪, 被那位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的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27)证实了. 他发现地球之所以能悬浮在太空, 是因地球和太阳之间引力相互平衡.

 

再者, 圣经早已在2千多年前精确地提到地球的风向系统(传1:6)、水循环的理论(水文学)(传1:7)、可用来传递信息的电和磁(电磁波)(伯38:35)等等, 连海洋学之父莫里(Matthew Fontaine Maury, 1806-1873)也是因读到 诗8:8而相信有海底航道(海道), 进而研究海上的风向和海流情况, 出版了世界第一本现代海洋学教科书《海洋自然地理》. 诚然, 只有圣经是神的话, 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难怪现代物理学之父牛顿(Sir Issac Newton)曾如此表示: “我发现圣经, 比起任何其他通俗的历史, 有更多确切可靠的凭据.”

 

(三)       圣经的历史真确性

许多人认为圣经所记载的人、事、物, 多是虚构的, 威廉·蓝赛爵士(Sir William M. Ramsay, 1851-1939)便是其中一人. 这名首位牛津大学考古学教授本是怀疑和反对圣经之人, 他到巴勒斯坦考古, 是要证实圣经的错误. 可是经过15年的细心考究, 他竟成为坚信圣经的人, 并写书说明圣经的记载是如何与他在考古学所发现的历史相符.

 

另一位考古学的权威学者奥伯莱博士(Dr. William F. Albright)也曾宣告, 圣经事实上完全与考古学的发现一致, 没有冲突. 我们有太多例证可证实圣经历史的真确性, 可惜本文篇幅有限, 所以仅举一例. 圣经记载以色列人一天内绕耶利哥城七次(书6:4), 有人嘲笑这不可能, 但后来考古学家发现, 这整座城的面积才7.5英里, 难怪以色列人可一天绕它七次. 犹太考古学家葛鲁克(Nelson Glueck)总结道: “事实上, 可以斩钉截铁地这么说: 至今没有任何考古发掘曾与任何一处圣经记载抵触. 许多考古发掘出来的, 不论在大纲领域或在细目上, 都证实了圣经中的历史记载.”

 

(四)     圣经的预言准确性

林斯达(Rob Lindsted)指出, 有学者统计过, 单是与基督初次降世有关的圣经预言至少有333个, 其中对基督首次降世描述细致的圣经预言就有109个. 令人惊叹的是, 这109个预言都已逐一在历史上应验了, 例如: 基督将被童女所生(赛7:14)、生在伯利恒(弥5:2)、被人轻视和弃绝(赛53:3)、被朋友出卖(诗41:9; 亚11:12)、被钉十架(挂在木头上)(申21:22-23)、兵士拈阄他的衣裳(诗22:16-18)、他为罪犯代求(赛53:12)、肋旁被扎伤(亚12:10)、死后复活(诗16:10)等等. 此外, 圣经也预言外邦列国的兴衰(但2,7章)、古推罗城被毁(结26章)、波斯王古列的兴起(赛45:1-7), 甚至以色列复国(结37章)等. 这一切都在历史上逐一应验, 证明了圣经预言是准确无误的.

 

有人反驳说, 圣经预言是在上述事件发生后才记录的, 可是这种假设或看法早已被1947-1948年所发掘出来的《死海古卷》给全面推翻! 这些在死海附近的昆兰(Qumran)山洞所发现的古卷(希伯来文旧约抄本), 具有全部旧约书卷(除了以斯帖记之外). 叫人惊讶的是, 《死海古卷》的旧约书卷内容竟与现代的圣经相符,[1] 并且被考古学权威奥伯莱博士(William F. Albright)和其他考古学家鉴定为抄写于主耶稣降世前100年左右. 碳十四(C14, Carbon-14)放射性测年法也证实这点. 结论是: 有关主耶稣首次降世的预言肯定是在事件发生前就写了, 并证实了圣经预言的准确性.

 

以上四大证据显示, 圣经是神的话, 绝对真确无误、可靠可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凡事都以圣经为根据. 神在圣经中还告诉我们, 世人都是罪人(罗3:23), 无法自救, 所以他差派主耶稣为我们的罪代死赎罪(彼前3:18), 叫一切相信和接受主耶稣为救主的人, 不致灭亡, 反得永生(约3:16). 亲爱的朋友, 你要信靠人那无定的理论, 还是圣经中不变的真理呢?

 


[1]               美国闪语族研究博士阿切尔(Gleason L. Archer, Jr.)指出, 《死海古卷》的以赛亚书抄本被证实有95%跟标准的希伯来文圣经(即马所拉抄本)是完全相同的. 其余5%的差异主要是明显的漏字和拼写上的变化.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