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真正得救?


每当我读到《家信》中“浪子回头”的篇幅, 看见弟兄姐妹们蒙恩得救的经历, 心灵非常感动, 也充满赞美. 他们所蒙的恩典, 也使我想起神在我这罪人身上那奇妙的恩典, 如何把我领到神的家中.

 

我是一位在基督徒家庭长大的孩子, 自幼被信主的父母带到马六甲福音堂参加聚会, 且在二年级左右已开始参加主日学. 最初, 我对主日学不感兴趣, 上主日学是因为不敢违抗父母的意思, 也为了主日学教员们所给的“糖果”. 但逐渐地, 神在我心中开始动工, 使我渐渐爱上主日学里所唱的诗歌, 和所讲的圣经故事. 主日学教员们(特别是吴淑珍与罗算香姐妹)的认真态度和殷勤教导, 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记得当时主日学有一阵子没有人手, 但因着两位姐妹爱心的付出和信心的坚持下, 主日学终没停办. 过后, 神也兴起其他信徒加入主日学教员的事奉.[1] 在主日学教员们的教导下, 神的道种已撒在我年幼的心田里. 数年以后, 我开始学习向神祷告, 尽量参加各样聚会, 认真学习神的话语. 在人看来, 我已信主得救, 在灵里成长. 但很可惜, 事实并非如此!

 

1983年12月, 我参加了马六甲福音堂所举办的第二届假期圣经营, 地点在马六甲圣大卫中学. 年仅14岁的我, 并不十分明白讲座上所说的, 而晚上的福音信息, 听了内心也没反应. 但我非常喜爱与弟兄姐妹在一起那种亲切相助的生活. 一星期的圣经营转眼即逝. 最后一天(即12月10日, 星期六)的早上有段“见证会”的时间. 当我用完早餐, 向讲堂走去, 要赴见证会之际, 忽然圣经营主任走来, 要我在见证会上分享得救的经历. 我先是大吃一惊, 接着一口答应下来(真不知当时我为何没勇气拒绝).

 

走进讲堂时, 我的心越来越紧张. 我从未在众人面前为主作见证, 不知如何是好? 真有点后悔当初不拒绝营主任的要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的心跳全面加速, 终于轮到我了! 我只好鼓起勇气, 站在众人面前, 分享我得救的经历. 我提到小时如此如此… (我现在已记不起当时说些什么!) 讲啊, 讲啊, 可是就是讲不到得救的经历, 因为我实在想不起是在什么情况下得救… (顺道在此奉劝大家, 要常作好准备, 为主作见证, 不然就像我一样, “骑虎难下”!) 我东拉西扯… 呼! 终于讲完了! 我现今不肯定当时如何结束我的见证, 但有一事是我十分肯定的 — 按我的记忆, 我找不到一刻是我曾向神认罪, 接受主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 “不理了!” 我心想: “重要的是我已作完见证, 可以安心回家休息了.”

 

我错了, 我并不能安心休息. 自我作完见证后, 一个重要的问题一直在我脑海中徘徊, “我是否真正得救?” 回家后, 我带着疲乏的身子, 躺在床上, 翻来覆去, 心中十分不安. 数小时后, 仍无法入眠. 有个微小的声音向我问道: “你是否真正得救?” 这肉耳听不见, 但在心灵深处却清晰有力的声音, 不断向我发出挑战 : “你是否真正得救?” “不, 我一定得救了! 不然, 我怎会祷告, 神也怎会多次把我所求的赐给我呢? 我常去聚会听道, 也常读经, 这不是得救的最好证据么?” 我心里推论道: “这声音一定来自魔鬼, 要使我怀疑我的救恩. 主啊, 求您使这声音离开我!”

 

但这声音并没离开. 过了一段时间, 我开始怀疑我的救恩, 问道: “假设我还未真正得救, 而我今天离开世界, 或主今日回来接属他的人回到天家, 我将如何?” “不, 我刚才在见证会上表明我已信主得救, 如果让人知道我现在才要信主得救, 我岂不是作了假见证吗? 多没面子, 况且作假见证等于说谎得罪神 … 我, 我,  我怎能承认和面对这一切呢?”我内心的 “自我防卫机制”(self-defence mechanism)发动了, 要我逃避现实的窘境. “一定是我搞错, 我已得救了! 你这困扰我的声音, 离开我吧!”我又尝试不去理它. 可是这声音继续不断地在我心耳旁徘徊 — “你是否真正得救?”

 

从中午到傍晚, 周围虽然平静, 但躺在床上的我, 心如海涛翻腾, 忐忑不安, 忧虑难眠. 最后, 我再也忍不住了. 我起身翻开圣经, 想从中获得安舒, 却是不能(因问题出在我不愿听取圣灵的声音). 太阳逐渐西沉, 内心争扎了很久, 最后, 我终于投降了! 我跪在床边, 开始祷告认罪. 立时, 我自幼所犯的种种罪恶 — 说谎、欺诈、自私等等, 都一一地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不但想到我的罪恶, 更想到主耶稣基督为了担当我的罪, 惨遭人无情的伤害, 受尽神对罪的刑罚,  十字架残酷的一幕, 仿佛活生生地展现眼前! 何等罪恶卑劣的我, 来到十架底下, 仰看十架上的主, 他那仁慈的脸, 被荆棘冠冕刺破头部而流下的鲜血所遮盖, 他那圣洁的手和脚, 惨遭大钉子穿透而流出大量的宝血… 这一切一切, 乃是为要担当我的罪. 想到这里, 我的眼泪便情不自禁地涌流出来. 此时, 约壹1:9来到我脑中,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 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无善可陈的我, 抓紧神的应许, 向神承认我的罪, 哀求主耶稣基督以他的宝血, 洗净我一切的不义, 并接受他作我一生直到永远的救主.

 

祷告完后, 睁开眼时, 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因为在我祷告之前, 天还未暗, 所以房内没有亮灯). 虽然四围黑暗笼罩, 但内心却充满光明. 那“困扰”我的声音已离我而去, 取而代之的是喜乐和赞美的歌声! 当时我知道, 天上有欢喜和赞美的歌声, 因为主说: “一个罪人悔改, 在神的使者面前, 也是这样为他欢喜”(路15:10). 这时我方明白, 那困扰我的声音, 其实并非来自魔鬼, 而是慈爱的神. 是的, 1983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一个我永远无法忘怀的日子! 因为就在那日, 神的恩典临到我这不堪不配的罪人. 从那日起, 我很肯定自己已重生得救. 隔年, 即1984年的4月1日(这日期也是难忘的, 因那天正是愚人节), 我在马六甲福音堂受浸, 较后被接纳入圣徒的交通里. 我诚心感谢和赞美主, 他不但代我死在十架上, 拯救我的灵魂脱离罪的永刑, 更把我领到一个重视圣经和召会真理的地方召会, 使我借着圣徒们殷勤的教导和爱心的关怀, 在主里得以成长.

 

亲爱的读者, 你是否真正得救? 尤其是在基督徒家庭中, 或在主日学里长大的朋友, 你可能很熟悉圣经, 或参加召会里各样的聚会和活动, 但这一切, 并不证明你一定得救, 正如我的经历一样. 只有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为你的救主, 你才真正重生得救. 你不一定要有我当时经历的感觉(得救问题不断在心灵中徘徊和认罪悔改后感觉特殊的喜乐),[2] 但你一定要与我一样, 知道自己灵魂的需要, 并信靠神的应许,
因为得救并非建立在个人的感觉上, 而是凭借着神在圣经中的应许(例如约1:12; 3:16; 罗10:9等). 所以, 容我再问一次, 你是否真正得救? 你是否有真正把握?[3] 请三思….

 


[1]               这点给予所有主日学教员宝贵的功课 — 千万别轻看神给你的责任, 纵然是教导年幼的孩童. 你对教学的认真和付出, 将会影响你的学生. 在主里所撒出去的善种, 绝不徒然(林前15:58).

[2]               有些人一听到福音, 明白自己是个罪人, 需要主耶稣的拯救后, 就立刻信主悔改而重生得救, 不像我这般的无知和顽固, 需要圣灵不断地摧促. 此外, 有些人信主得救后, 并没“感觉”到特别的喜乐, 但这并不证明他未得救, 因圣经从未应说, 当信主耶稣基督, 你会“感觉”得救. 得救的凭借, 是建立在神客观的应许, 而非人主观的感觉.

[3]               笔者鼓励信徒们把得救的日期记下, 这能帮助我们在每一年的那一日“庆祝第二个生日”, 重温主恩拯救的甘甜. 可是, 能不能记起哪一日得救并不是最重要的事, 只要能记起是在什么情况下信主得救, 我们就有得救的把握了. 但若连这点都记不起, 我们应该在神面前好好思考, 千万别“自以为得救”而其实不然.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