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 “七月鬼节”


农历七月来临了, 不少华人心惊胆跳! 根据民间信仰, 农历七月是鬼节, 由初一开始, 鬼门关大开, 直到初二十九午夜为止, 鬼门关才关闭. 据说这段期间, 许多孤魂野鬼游荡人间“jalan, jalan, cari makan”(意四处游荡地找吃), 所以一般华人在住家门外或路边摆放“五味碗”, 供奉这些饿鬼, 期望这些所谓的“好兄弟”吃完就走, 不要进来干扰.

在鬼月中更有诸多忌讳, 如不要结婚, 免得娶到“鬼新娘”; 不要游水, 免得被“水鬼”拉下水; 不要出远门或晚上迟回家, 免得“撞鬼”. 另外还有三“子”不可行: 不要买房子(免得鬼住进来)、不要买车子(免得被鬼看上)、不要生孩子(免得生到“鬼仔”). 哗, 华人在七月真惨! 农历七月这鬼月到底从何开始? 原来这叫无数华人历代以来活在恐惧中的鬼月, 与“盂兰盆节”有关.

(A)       七月鬼节的由来           

郑盛光指出, “盂兰盆”(Ulambana)一字是从印度梵文音译过来, 意思是“倒悬之苦”. 传说在佛教里有部“盂兰盆经”, 里面有一则“日莲救母”的故事: 日莲是佛陀十大弟子, 很孝敬父母, 过后成为菩萨. 一天, 他运用神通的法力, 发现死去的母亲堕于饿鬼道, 饥饿难挨. 日莲就拿食物给母亲充饥, 但食物一入口即化为火炭. 日莲无可奈何之下, 请求佛陀帮助, 佛陀对他说: “你这样做是不会有什么果效的, 除非你在七月十五日那天敬备祭品(百味五果), 祭拜七代祖先之灵, 同时供养十万大德众僧, 请佛僧一同诵经作法.” 日莲遵照指示去行, 母亲终于脱离了饿鬼道. 这则故事不知不觉流传民间, 成为习俗.

鬼月期间, 祭拜仪式有两种: 一是“私度”, 一是“普度”. “私度”是供奉祭品祭拜自己的祖先; “普度”则是在庙的大士殿台中, 供奉祭品给日莲菩萨(又称“布施观音”, 全身金甲, 相貌极黑), 请他把食物布施给那些被释放出来的孤魂野鬼. 有些庙还特地请人来唱歌演戏, 供孤魂野鬼观赏.(可是今日有者播放科幻影片, “鬼”真的看得懂吗?)

“盂兰盆经”又从何而来? 根据学者的考证, 它是中国用汉文写成的一部佛教伪经, 而“日莲救母”的故事也是佛教为了迎合中国儒家孝道而造作的故事. 至于为何在农历七月十五日, 是源自中国道教的“三元说”(即正月十五的“上元”, 七月十五的“中元”, 与十月十五的“下元”). 佛教的盂兰盆节与道教的三元说, 两者融合下便成为现今所谓的七月鬼节.[1] 此乃七月鬼节的由来.

(B)       四种祭鬼的心态           

祭鬼已成为华族民间信仰的传统习俗. 但华人祭鬼可出自不同心态, 郑盛光道出一般华人祭鬼的四种心理.

(1)   怕鬼心理:  华人相信鬼是看不见的灵物, 活在阴间; 人死后, 有三魂六魄要不断供奉, 一是家中的神祖牌, 一在墓中, 一在阴间. 华人最怕是鬼魂得不到供奉而到人间来兴风作浪, 因此在七月间常常提心吊胆. 华人民间传说有两类鬼是惹不起的: 其一是厉鬼(因车祸或溺水淹死者, 被阎罗王赶回阳间, 到处流荡); 其二是冤鬼(自杀或死不瞑目者, 其报仇心重).

(2)   补救心理: 有者生前对父母不孝, 死后就用祭品来补偿; 有者请和尚念经为亡魂超度  —  眼见自己所亲爱的人死去, 担心他去投胎成为畜生, 所以请和尚来超度, 以作补救.按照佛教说法, 亡灵死后变成细身. 称为“中有”(Antrabhara), 处在中阳间, 49天过后就要去轮回投胎. 这段期间, 亡灵飘荡于空间, 行踪无定, 专向人作怪. 所以请和尚为他们超度, 免得他们在轮回中受苦.

(3)   盲从心理: 还有一类华人的心理是“宁可信其有, 不可信其无”, 反正大家都这样做, 都已习以为常了; 况且在民间信仰体系的压力下, 最好跟随, 不要问太多. (这种心态在华人中相当普遍)

(4)   消灾心理: 华人相信鬼界与天界有所不同, 天界神明带来福气, 鬼界则带来许多的灾祸. 这些鬼由于嫉妒阳间的人, 通常会定期或不定徘徊阳间, 要加害于人. 为了防止灾祸, 就要定时祭拜, 这是消灾心理. 据说在泰北的瑶族人十分忌邪, 并展开祭鬼的大日. 瑶族人为何要祭鬼呢? 主要是害怕得罪邪鬼, 不想因此而惹来种种的不幸如患病, 无故死去等.[2]

(C)       超度观念的矛盾           

佛教超度的观念充满矛盾. 郑盛光评述此观念为“其实隐藏着荒谬与不公平. 如果活人生前可以无恶不作, 反正死了有人为他超度, 那岂不是在主张‘钱能通天’吗? 佛教明明主张‘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的因果律: 人生前一切所行, 所种的业力, 必为他带来死后的果报, 若种的是恶的业力, 必随他到地狱去; 可见‘超度’这观念与佛教思想本身背道而驰. 这观念也侵蚀着华人道德伦理, 瘫痪了公正的判断, 埋葬了人高度的情操.

“每年七月十五日为亡灵超度, 好像很有情义; 但每年这样重复的祭拜仪式, 为了什么? 精通佛学40多年的龚天民牧师过去在日本上佛教课程时, 曾问法师一个问题: ‘佛教讲业力, 人死后随业力好坏去转世轮回; 但佛教又为死人做七, 真的有效吗? 这岂不是在违反释迦要人苦苦自修, 才能从轮回得到解脱的教训吗?’ 当时法师回答说: ‘我们佛教为死人超度有两个目的: 一是安慰活人; 二是增加寺院的收入.’ 当时有一和尚举手问: ‘我们替死人念经都为了钱吗?’ 法师回答说: ‘不为钱, 是为什么?’ 法师这句话多少反映了‘实用主义’(pragmatism)的心态; 佛教超度的观念, 实在充满矛盾.”[3]

(D)       佛教人士的省悟           

七月祭鬼事实上是迷信的行为. 当我们对七月鬼节这个民间迷信给予忠告劝勉, 并以理性加以批判时, 有些人会不满地责备我们存有偏见或成见, 没有宽广的心胸容纳别人的信仰. 可是近年来, 连一些佛教的法师和领袖经过理性思考后, 也察觉七月祭鬼是个迷信的思想, 以下列举一二:[4]

(D.1)   马佛总主席释金明法师在淡边(Tampin)呼吁佛友

根据吉隆坡《南洋商报》1988年8月17日的报导: “金明法师又说, 盂兰月本来是个孝亲月, 这是为人子女者报答父母养育深恩的日子, 孝亲月是指在农历七月这一个月里, … 来举行符合佛教真义的盂兰盆法会的月份, 这绝对不是祭鬼的月份, 举行符合佛教真义的盂兰盆法会, 是没有杀鸡、杀鸭、杀猪、杀羊来拜祭, 也没有焚烧金银纸和纸衣服的….” 请注意, 连马佛总主席法师法师也强调七月不是祭鬼的月份, 为何还有许多佛教徒把七月当作祭鬼的月份?

 

(D.2)   新加坡佛总弘法主任释演培法师呼吁革除烧冥纸陋俗

黄叔麟在新加坡《联合早报》1987年8月25日中报导: “以下便是释演培法师的谈话: 不必取消中元节 … 只是其中的迷信行为, 确有除掉的必要, 诸如焚化纸钱, 烧纸箱纸屋, 其至还有烧纸冰箱、纸电视机、纸汽车、纸直升机, 最近听说还有烧纸电脑等等, 实在要不得而且更是无谓的浪费! … 且以钱财来说: 人类现代的纸币, 只能由人类用, 如用冥纸焚化, 不但人知其假, 鬼亦同样知其假, 试问烧有何用? 如明知是假, 仍焚烧如故, 这是骗人还是骗鬼? 骗人故不是做人之道, 骗鬼更要不得….” 既然释演培法师也强调焚烧冥纸是骗人的, 为何还有佛教徒如此行来自欺欺人更欺鬼呢?

 

(E)       人离世后的光景           

根据《汉语大字典》里的《说文》指出: “鬼, 人所归为鬼”.[5] 可见在古代中国人的观念里, “鬼”字原意是“归”. 换言之, 人死为归, 鬼者, 归也. 圣经告诉我们, 神用尘土造人的身体(创2:7), 所以人死后, 身体将归于尘土(创3:19). 可是人之所以成为有生命的活物, 成为万物之灵, 乃因为神将他的灵气吹在人的身上(创2:7). 圣经说: “尘土仍归于地, 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12:7). 因此, 我们不必害怕死人(归者)的灵魂. 所要害怕的是, 人死后永远的归宿将在何处  —  地狱或是天堂?!

 

七月鬼节是中国文化民间的迷信, 把原本不可怕的灵魂涂上恐怖的色彩, 使很多无知或盲从者堕入恐惧的迷惘中. 事实上, 邪灵鬼魔确实存在, 只不过他们并非人死后的灵魂, 而是堕落的众天使; 他们的领袖本是天使长之一的撒但  —  他因着高傲而背叛神, 与神为敌, 以致被神刑罚, 从天坠落(赛14:12-20; 启12:3-9). 撒但和他的使者(鬼魔邪灵)在世间为非作歹, 引诱神所爱的人类犯罪跌倒, 希望更多的人因着犯罪遭神刑罚, 与他一同在将来永世里永远在地狱火湖中受苦(太25:41; 启20:10-15).

 

感谢那位创造万有的真神! 他深爱所造的人类, 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来拯救我们. 主耶稣已为世人的罪而死在十架(林前15:3), 代替我们承担神对罪的公义刑罚(彼前3:18), “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约3:16)  —  得以在离世后, 进入永远蒙福的天堂, 得享永远的福乐! 总括而言, 七月鬼节并没什么可怕, 因那位已战胜魔鬼撒但的耶稣基督是“世界的光”, 凡跟从他的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8:12)  —  得以脱离撒但与黑暗的权势, 归向真神与光明的国度(西1:13). 亲爱的朋友, 你愿意信他得福, 脱离黑暗, 进入光明吗?

 


[1]               改编自郑盛光著, “七月鬼节的迷思”. 载《金灯台》, 活页刊,  第124期, 2006年7月号(2006.7), 福音活页.

[2]               同上引.

[3]               同上引.

[4]               以下两个例子摘自陈润棠著, 《破迷、辟邪、赶鬼! (第二集)  —  东南亚华人民间宗教》(香港九龙: 基道书楼有限公司, 1993年再版), 第217-218页.

[5]               徐中舒主编, 《汉语大字典》缩印本 (中国四川: 四川辞书出版社, 1993年), 第184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