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期教会历史(三) 初期教会的错(上)


(A)  序言

有人问道: “研究古时神学的争论, 对我在21世纪的基督徒生活到底有何益处呢?” 一般人认为, 这些争论的神学课题早该死去并埋葬了吧? 即非如此, 研究这些课题, 让这些危险的想法充斥我们的心思意念, 岂不是很危险吗?

诚然, 这样的看法有一些正确之处, 可是错误谬论或异端邪说有个险恶的特性, 即倾向死灰复燃、再度散播、荼毒心灵. 你或许会想起, 耶罗波安的罪如何陷害以色列人长达数世纪之久(王下3:3). 此外, 错谬有如铁砧(anvil),[1] 真理如铁在其上被猛烈捶打, 更显坚真, 使教会蒙福.

最后, 新错谬往往是旧错谬的伪装. 为了解释这点, 我列出这些错误的谬论, 而非它们陌生(因而常被遗忘)的名称.

 

(B)  初期教会所面对的五大错谬

错谬(一):   一切物质是邪恶的, 所以旧约的神并非新约的神!

诺斯底教徒(Gnostics, 另译“诺斯替教徒”; “gnostics”源自“知识”[knowledge]一词的希腊文字)[2]在第二世纪时跻身于显赫地位, 并教导说一切有形的物质(matter)基本上是邪恶的. 根据他们的主张, 物质并非由至高无上的属灵之神所创造, 而是由名为德米耳兹(Demiurge,[3] 此名乃“建筑师/缔造者”[architect]一词的希腊文字)这位较低的神所创造. 这位神是旧约圣经的神, 所以旧约必然是邪恶和不属灵的书. 这类看法的要素(elements)在今日的东方宗教里依然可见. 它们不顾物质层面, 试图逃避现实, 进入更高境界的属灵经历. 这种态度的回声在今日也可从“自由派”(liberal)的神学家口中听到. 他们因旧约的教导和实践感到困恼为难, 例如有关神的审判和献祭的事(译者注: 诺斯底主义重现于今日的另一个例子, 是在20世纪出现的“新纪元基督徒”, 参本文附录(一): 诺斯底主义的简单素描).

这种态度或方式忽略了圣经中许多有关物质和造物主的经文, 包括造物主在创世记第1章对所造的物质感到满意(“神看着是好的”, 创1:10,12,18,21,25,31), 以及圣子(耶稣基督)在来1:10的身份是创造者.[4] 虽说在圣经中, 我们发现神的启示是逐步显露, 且最终在基督身上达到顶点(来1:2), 但我们也发现神具有外在与不变的性质(出1:14), 并早已计划救赎(林后5:18, 译者注: 这救赎的计划从旧约就开始, 并在新约借基督完成, 所以旧约是满有价值的). 另一方面, 我们可在使徒约翰的第一封书信(约翰壹书)中, 看出“诺斯底”争论的回声. 这类运动的提议者宣称自己无罪(约壹1:8,10), 并指耶稣基督不是道成肉身(以物质之身)而来(约壹2:22; 5:1,5,6). 最后, 旧约所启示有关神的属性和献祭的制度, 其实是很有意义的, 因它们在帮助信徒明白基督的十字架方面, 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希伯来书9至10章). (译者注: 有关诺斯底主义的基本概念, 见本文附录(二): 诺斯底主义的主要思想).

 

错谬(二):   由我决定何谓圣经!

一些充斥初期教会时代的错谬或异端, 显然与我们今日所拥有的圣经(正典)水火不相容. 比方说, 诺斯底教徒乐于采用那些他们所偏爱的书卷如约翰福音, 因为其中强调属灵的事. 采纳这种方式的人当中, 最显著的教师莫过于马吉安(Marcion, 主后160年; 有关马吉安的背景, 见本文附录(三): 马吉安和诺斯底主义, 译者按). 他去世时统辖了广如罗马帝国一般的教会(译者注: 马吉安主义的教会, 在整个罗马帝国的各城里都屹立不摇, 直到罗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把它们压制下来). 他精炼新约的要素, 丢弃圣经中任何有点犹太风味的部分, 并相信只有使徒保罗一人真正表明耶稣(译者注: 马吉安自己修订和编辑圣经书卷, 并制定自创的圣经正典. 他那擅自除去犹太色彩的圣经正典固然是错误的, 但那叫万事互相效力的神, 却使用马吉安来激发初期教会制定正确的圣经正典, 见本文附录(四): 马吉安排斥犹太色彩的圣经正典). 这种对圣经挑三拣四的态度, 在18世纪以“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5]重现. “高等批判”现今也被称为“历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 它拒绝大部分的圣经内容. 可悲的是, 它导致许多本是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变为冷淡, 感到茫然空虚, 不知要信什么才好.

我们没有自由去决定什么该成为圣经! 圣经正典(Canon, 即神所默示的整体著作)的根源是神的启示, 而非人的理论. 不管圣经的教导对我们堕落本性而言是何等令人不快, 令人难受, 但它们“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 有英文译本译作“神所吹气而成的”, “breathed out” by God, ESV), “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有译本译为“被圣灵牵引”, “carried along” by the Spirit, ESV).[6]  或许靠着主的恩典, 我们已蒙保守免入这类错谬, 但容许我问一句, 圣经在我们生活中具有怎样的权威呢? 或者说, 在遵守圣经方面, 我们是否也只选择合我们心意的部分来遵守呢?[7]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诺斯底主义的简单素描[8]

第二世纪有个传说, 大约在西元90年(主后90年)时, 使徒约翰与诺斯底主要教师克林妥(Cerinthus), 在以弗所相遇的轶事. 克林妥(Cerinthus)可能是最早期的诺斯底教师, 也是第一世纪末基督教(基督信仰)最感头痛的人物. 根据这个传说, 约翰和他的几位门徒要去以弗所公共浴室沐浴时, 看见克林妥正在浴室里. 约翰就从浴室里疾冲出来, 大叫道: “大家快逃命啊! 真理的仇敌克林妥在里面, 浴室会倒塌下来呀!” 约翰对于诺斯底教师克林妥的憎恶, 传递给后来的基督教(基督信仰)教师, 辗转相传直到第二与第三世纪. 约翰和早期(初期)教会的使徒继承人为什么把诺斯底主义者视为主要的“真理仇敌”呢? 让我们先简单的描述第二世纪的诺斯底主义及其当代的一些继承人.

诺斯底主义者并没有统一的组织机构, 而且其内部对许多事物的看法也意见纷纭, 但都相信, 自己拥有特别的、高等的灵性知识或智慧, 远优于第二世纪教会领袖所拥有与教导的真理. 简而言之, 他们相信, 物质(包括身体在内)是与生具来的灵魂监狱, 甚至是妨碍善良灵魂的邪恶魔鬼. 而且, 他们也都相信, 人的灵在本质上是神圣的, 乃是“神的火花”幽闭在身体的坟墓里. 对于所有诺斯底主义者, 救恩代表得到一种特别知识; 也就是一般基督徒通常不知道, 甚至无份无关的知识. 这个 gnosis 或知识, 包括意识到: 人里面之灵的真正属天来源、灵是神本身发射出来的基本神性, 以及基督是非物质的灵性使者. 基督被人所不知与无法认知的神差遣下来, 拯救并引导陷在物质身体里面的、神自己的“迷途火花”回家. 他们也都同意, 基督并不是真的道成肉身为耶稣, 只不过是在外表上像人而已.

诺斯底主义这个基督教的秘宗, 向早期教会自诩为: 针对精英分子的特殊知识, 并且是比较真实和高级的“秘密福音”, 由主耶稣口传给他门徒中的核心分子. 基督徒从他们的主教(bishop, 监督)、牧师(pastor, 牧者)以及流传的使徒信件, 所听到的使徒教导, 当然能找到诺斯底主义的朦胧回响与暗示. 但是诺斯底主义的福音偏离了使徒所传的“肉体”与“灵魂”争战的教导. 这个学说吸引了许多第二世纪基督徒, 他们把诺斯底主义当作特别的基督教(基督信仰)真理 — 比主教(监督)们教导没受教育之会众的真理, 更高、更好与更属灵. 在萌芽中的基督教会里, 诺斯底主义诉诸并培养属灵的精英主义、神秘感与分门结党.

在20世纪, 有许多个人与团体宣称他们是“新纪元的基督徒”, 使第二世纪的诺斯底信息复活起来. 事实上, 在过去的世代中, 诺斯底主义的回音一直纠缠不休, 但是被基督教皇帝和国教的官方势力压制下来, 才会寂静无声. 因为现代社会的多元主义(pluralism)、对歧异观点的容忍, 以及政教分离的原则, 诺斯底主义又再起来挑战使徒所传的救恩福音. 但它现在很少说自己是“诺斯底主义”. 自称为“神秘基督徒”的人, 常把它介绍为“真正属灵的人”、“比较纯洁的基督教派别”; 他们无法容忍官方正统教会的沉闷教条与制度化主义.

在1970-80年间, 当所谓的新纪元运动, 在英美大行其道时, 特里维廉(George Trevelyan, 另译“崔维连”)和克莱尔(Elizabeth Clare Prophet, 另译“克蕾儿”)[9]两人在新纪元运动里面, 把新纪元思想与诺斯底主义掺杂起来. 特里维廉爵士, 拥有“英国新纪元运动之父”的名号, 写过诸如《水瓶座纪元的异象》(A Vision of the Aquarian Age: An Emerging Spiritual World View)等畅销书, 来促销诺斯底主义的复兴与更新. 他写道: “在这个时代中, 我们的智力出现了一个很可观的改变. 整体世界观渗透了我们的意识, 并取代了无法解释奇异宇宙的理性物质主义. 我们确实恢复了永恒不朽的古代神秘智慧(编者注: 即古代诺斯底主义的神秘知识); 这智慧知道, 宇宙是心智而不是机制, 地球是有意识的受造物而不是死寂的矿物质, 而人类的本质是灵, 乃是座落在身体殿里的一滴神性. 一旦认识这个异象, 就可以超脱死亡蹂躏的文化中对死亡的恐惧. 我们的身体可以毁坏, 但每个人里面的灵魂是永恒不朽的.”[10] 特里维廉与第二世纪诺斯底主义者一样, 并没有创办宗派或教会, 而安于当一位教师, 传授人类灵魂的神性之高等智慧.

克莱尔(Elizabeth Clare Prophet)的追随者昵称她为“师母娘”, 创立了独特的宗教运动, 名为“普世凯旋教会”(The Church Universal and Triumphant). 她传讲的新纪元信息与早期诺斯底主义几乎一模一样. 她精通1945年建立于埃及沙漠哈玛迪图书馆(Nag Hammadi)馆藏的诺斯底著作, 并且在其中找到重要的信息, 与她托言为“升天之主人们”如耶稣和圣贾门(Saint Germain)启示给她的信息相同. 克莱尔在其著作《转世再生: 基督信仰中失去的环节》(Reincarnation: The Missing Link in Christianity)中辩称, 诺斯底主义者是真基督徒, 继承耶稣与他使徒比较属灵的高级灵性教导, 例如再生、灵魂与神合一, 并传递给他们的跟从者.[11] 克莱尔对于早期基督教的叙述, 与大多数教会历史家与历史神学家所说的正好相反. 她认为, 早期教会的真英雄与殉道者是克林妥(Cerinthus)、华伦提努(Valentinus)和巴西理得(Basilides)等诺斯底主义者, 而异端恶棍则是与这些人争辩, 并最后使他们受到打压的教会主教(监督)与教父.

特里维廉以及克莱尔等人拥护五花八门的神秘基督教 — 常与所谓的新纪元运动纠结在一起 — 证明诺斯底主义在现代基督教(基督信仰)中, 仍然很繁荣兴盛. 但它展现的方式也有比较不显眼的形式. 无论在哪里, 有人为了“灵性”之名, 贬抑物质与肉体(指肉身), 或者以相同理由把人类灵魂哄抬到神性的境界, 就是诺斯底异端又在攻击使徒的信息, 并荼毒基督教会的证据.

**************************************************************

附录(二):   诺斯底主义的主要思想[12]

有一位当代研究诺斯底主义学者宣告, 诺斯底主义是“初代基督徒中间, 最早与最危险的异端.” 第二世纪的基督教领袖与思想家, 花了很大的精力来研究与驳斥这个异端, 并且在这过程中开始建立了正统的基督教(基督信仰)教义. 我们在这里要谈的重点是, 诺斯底主义是什么? 以及第二个世纪整个罗马帝国的主教(监督)和教会领袖为什么会认为, 诺斯底主义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诺斯底主义的基本信念是: “这个宇宙无可救药, 并且我们应该拒绝它.” 诺斯底主义不仅说明受造物的内在固有邪恶, 也针对个人提出灵性解答: 一种脱离这个无法挽救的邪恶环境(包括身体在内), 回到灵魂真正家乡的救恩. 对于这个救恩的细节, 第二世纪诺斯底主义者的看法彼此有很大的歧异, 但他们共有5个主要的族群相似特征, 使他们纵然具有这些歧异, 仍然一样是诺斯底主义者.

(1)   他们相信一位完全超越的、属灵的神. 他远离非他所造之堕落的物质宇宙. 物质宇宙是由一位邪恶或疯狂的较小神明(造物主)创造的.

(2)   人类是与神相同的灵质火花(或者小水滴), 为了某些缘故陷在物质身体里面, 身体好像是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坟墓.

(3)   诺斯底主义者都同意, 产生罪与邪恶的“堕落”, 与陷落到物质中完全相等. 创造与堕落是同时发生的. 只要灵陷在物质身体与实体里面, 就会臣服于罪, 而罪的起因则是对他们的真正本性与来源无知.

(4)   诺斯底主义共有的信仰特色是, 他们对于救恩的看法. 所有诺斯底主义者都同意, 救恩是逃离物质存在物的约束, 返回灵魂堕落出来的本源. 救恩之道是由最伟大的灵, 也就是神所发动的, 他要把所有灵迷失的微小部分收回来. 神差遣他本身的射出物, 也就是一位灵性的救赎者, 穿越从纯灵到纯物质的层层实体降临, 想要教导一些神圣的灵性火花, 认识他们的真实身分与本源. 他们一旦觉醒, 就能够开始走上回家之路. 救恩是借用知识, 即自我知识而实现的.

(5)   所有诺斯底主义者(就我们所知的而言)都认为, 他们是基督徒. 而耶稣是天上使者“基督”使用的人形工具. 所有诺斯底主义者都否认, 神道成肉身、死亡和肉身复活的观念. 他们把这些信念视为不属灵, 又与真智慧不符合, 因为把灵与物质纠缠在一起. 然而, 大多数第二世纪诺斯底主义者, 都对耶稣另眼相看, 因为神所差遣的基督抓住并使用这个人类工具. 但多数诺斯底主义者至少认为, 在约但河约翰施洗的时候, 天上的救赎者进入耶稣里面, 而在耶稣死于十字架之前离开.

 

第二世纪诺斯底主义者分成许多“学派”(运动), 追随不同的教师. 爱任纽研究过20个学派, 并详述他们的异同点. 他们主要的不同点如下:

(1)   他们有很多主要的不同点, 都与善灵(神圣的火花)如何堕落并陷入物质身体的神秘细节有关. 在整个第二世纪中, 这些故事越来越细致, 至于“充沛”(希腊文: plêrôma, {G:4138}, 指“神圣的充满”)里面如何分裂与发出火花, 最终导致这个邪恶的堕落世界与灵被陷住方面, 具有许多非常不同的说法.

(2)   另一个差异在于灵魂如何透过在物体与灵之间的重重实体回到本源, 具有不同的解释. 有些诺斯底主义者, 想要为保护灵通过之各实体层的存在而命名. 某些诺斯底主义者认为, 认识这些“爱安”(aeons)与“爱肯”(archons)的名字(如同善与恶的天使和魔鬼)是 gnôsis 的一部分. 另有其他诺斯底主义者的看法比较简单, 只强调默想与禁欲, 准备在死亡时脱离身体.

(3)   有些诺斯底主义教导说, 基督显现为耶稣, 但这个耶稣绝对不是有血有肉的真人. 这种基督论称为“幻影说” — 源自 dokeô {G:1380}这个希腊字, 意指“出现”或“表现出”. 因此, 对于这些诺斯底主义者, 耶稣只不过像人而已. 他在地上的存在完完全全是一个猜谜游戏, 为了门徒的缘故, 假装成有血有肉的人. 其他的诺斯底主义者教导“基督二元论”, 也就是当耶稣受洗时, 基督进入他的里面, 又在他死前离开. 例如: 基督使用耶稣的声带来教导门徒, 但从未曾有真正作人的经验.

诺斯底主义是个另类的救恩福音 — 对人类的情况具有不同的看法, 而救恩是其解答, 并且解决办法本身也有所不同. 这个另类福音的历史可以回溯到何时, 是个争议纷纭的问题. 有些学者相信, 诺斯底主义的起源比基督教(基督信仰)还早, 例如犹太人在埃及的时期. 然而, 记录上并没有人见过非基督教的诺斯底主义, 却发现许多第二世纪诺斯底主义的文献, 包括整个诺斯底福音, 例如《多马福音》(Gospel of Thomas).

最可能的情况是, 诺斯底主义是第一世纪末期和第二世纪早期, 在埃及基督徒当中兴起来的异端, 但是诺斯底主义当然有其先驱者. 有些使徒的著作具有诺斯底主义的暗示与回声. 例如, 约翰贰书强调基督道成肉身说: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 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 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贰7). 因此, 可能在第一世纪的教会中, 约翰已经与原始诺斯底主义宣战了.

关于诺斯底主义为何、如何在基督徒中兴起来? 这是个争论得如火如荼的问题, 还没有确定的答案. 有些学者认为, 原因是埃及基督徒受到印度宗教的影响. 其他人强调, 它是基督信仰与罗马帝国的各种神秘宗教交织出来的混合主义. 另有些人单纯的认为, 希腊哲学和文化里面本就有贬抑物质存在与高抬灵性的强烈倾向, 诺斯底主义就是这种强烈倾向的极端形式. 这种问题可能永远不会有肯定的答案.

 

**************************************************************

附录(三):   马吉安和诺斯底主义[13]

马吉安生于本都(Pontus)[14]的辛诺普(Sinope), 是位主教的儿子. 他在主后140年抵达罗马, 即刻被诺斯底主义教师塞多(Cerdo)所迷惑(此人信旧约的神与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不同). 旧约的神是无法知晓的, 新约的神却已显明自己; 前者是全然公义严厉, 后者则满有仁慈恩惠. 马吉安成为这信息的主要宣传者, 并引入自己独特的看法.

马吉安是位诺斯底主义者吗? 他相信物质的身体本是邪恶的, 这点肯定是诺斯底主义的思想. 故此, 他主张禁欲主义(asceticism), 并以“幻影说”的想法(docetic understanding)[15]来看待基督. 不过, 他从不支持其他诺斯底主义者那充满幻想和神话般的救赎论. 无论如何, 他对基督的歪曲看法受到罗马的教会极力否定. 马吉安在主后144年被逐出教会. 游斯丁(Justin Martyr)断言马吉安受魔鬼协助, 来亵渎和否定神是宇宙的创造主.

马吉安发展塞多(Cerdo)的教导, 把旧约与新约的神分开. 他认为旧约的神基本上是报复心重和邪恶根源. 这位神只专顾犹太民族, 并为他们而愿意消灭他人. 相比之下, 新约的神却是恩慈的, 眷爱所有的人. 这位神在他儿子耶稣基督里显明自己.

马吉安表明基督并非由女人所生; 而是在主后29年突然以成人之身出现在迦百农的会堂里. 除了在外貌上, 他与其他人不同; 他是世上的新存在物(new being). 马吉安对基督的看法与幻影说的信徒(Docetists)相似. 虽然他说基督的生活与被钉十架是救恩所需的, 但他也相信基督作为人的经历和受苦仅是外表, 而非真实. 既然受造物不是新约良善之神的创作, 基督徒就必须弃绝世界. 既然只有魂与灵被救赎, 他们必须否定和丢弃身体. 结果, 马吉安否定身体复活的看法. 由于马吉安相信旧约的神只偏爱犹太人, 所以他拒绝整本旧约圣经, 只接受路加福音(删除基督降生的部分)和10本保罗的书信.

马吉安派教徒(Marcionites)照正统会众的模式, 建立他们自己的教会. 他们的教导强调禁欲, 所以他们在圣餐时没有用酒. 马吉安派教徒的思想渗入各种诺斯底主义者的学派, 而马吉安派教徒本身亦受诺斯底主义的影响. 他们的思想散布意大利, 远至阿拉伯, 埃及和亚美尼亚(Armenia). 在东方, 马吉安派教徒具有多年的影响力. 靠近大马色(Damascus)一带有一些马吉安派教徒的村庄存在, 直到第4世纪. 但在西方, 他们的影响力日渐衰退, 主要是因为他们与摩尼教徒(Manichaeans)[16]有联系.

 

**************************************************************

 

附录(四):   马吉安排斥犹太色彩的圣经正典[17]

学者们普遍同意, 教会要再一次大大地感谢异端. 根据一位重要的教会历史学家(Hans von Campenhausen): “基督信仰的圣经观念与实现, 是马吉安的作品. 教会后来拒绝他的作品, 并在这个领域上远远超越他, 但从公认的眼光看来, 教会完全是追随他的脚步.”[18] 在第二世纪中期的罗马, 马吉安是一位有影响力的基督教领袖. 虽然在地理上距离很遥远, 马吉安与孟他努(Montanus)是同一时代的人, 并且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虽然马吉安的神学与某些诺斯底主义比较接近, 但他与孟他努同样认为, 教会亟需改革, 因此, 他想要透过重新发现, 并推行他认为是耶稣真正原有的教导, 来著手改革教会.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 马吉安相信, 基督信仰有必要把犹太教的残余思想除掉, 包括希伯来圣经与它的神 — 雅巍(Yahweh, 即“耶和华”). 他认为, 旧约圣经对于基督徒无效, 因为它里面所描述的神是种族(主义)的、嗜血的半神半人,[19] 不配基督徒的赞美敬拜. 马吉安与诺斯底主义相似之处在于, 他认为, 旧约之神创造物质是错误的决定, 以及物质是罪恶的原因. 对于马吉安, 旧约的雅巍(耶和华)比较近于邪恶, 而不是神圣的.

马吉安可能是想要定义“圣灵感动(神所默示)的圣经正典”之第一位基督徒(编者注: 许多初期的基督徒认为马吉安并非基督徒, 而是大异端分子. 马吉安是否是一位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这事由神决定. 无论如何, 他可能是第一位“想要找出神所默示的圣经书卷”之人; 这动机原是好的). 可惜(编者注: 他在这事上所犯的错误是), 他要把这些正典限制在他认为没有犹太色彩的使徒著作中. 马吉安的圣经包括两部分: 一个路加福音修订版与保罗的10本著作. 马吉安甚至把使徒的著作也编辑(修改)过, 使“所有的犹太元素”在这10本著作中都见不到踪影(编者注: 此乃犯了删去圣经书卷的内容之罪, 启22:19)

马吉安以及他反犹太教的圣经版本, 在有些基督徒当中迅速地流行起来, 并且马吉安主义的教会, 在罗马、迦太基与各地又纷纷地冒出来. 重要的教父与主教(监督), 极力评击马吉安与他的徒众. 大约在世纪之交(主后201年), 特土良(Tertullian)著的《驳马吉安》, 是基督教反对马吉安论文的最佳例子. 爱任纽(Irenaeus)在他的著作《驳异端》中, 也批评马吉安及他的教导, 正如第二世纪与第三世纪的其他教父一样. 有些早期的基督徒认为, 马吉安是大异端, 是正统与大公基督教的主要敌人. 但是, 马吉安主义的教会, 在整个罗马帝国的各城里都屹立不摇, 直到第一位基督教皇帝(君士坦丁, Constantine)把它们压制下来.

基督徒对于马吉安截短的圣经正典, 有一个反应就是, 要制定一套正确的正典, 第一个半官方的努力成果是在罗马出现. 大约在西元(主后)170年左右, 罗马的基督教会制作了穆拉多利经目(Muratorian Canon), 提供基督徒一整套有权威的“先知和使徒”著作, 来反制马吉安的版本. 穆拉多利经目包括所有的四福音书、使徒行传, 以及最后定案的所有新约书籍在内, 除了希伯来书、雅各书与彼得前后书之外. 它也包括《所罗门智慧书》(The Wisdom of Solomon), 但是很有意义地把甚为流行的《黑马士牧人书》(Shepherd of Hermas, 另译《黑马牧人书》)排除在外. 穆拉多利经目代表一个重要无比的步骤: 这是寻找一套与希伯来圣经相同水准的基督信仰著作的第一个尝试. 尽管穆拉多利经目并不是最后接受的版本, 但它把基督信仰的圣经观念深植在基督徒的思想中, 并且清楚地表示, 基督信仰的圣经并不会排除希伯来圣经, 而且也不会伸手拥抱有些人所宣告的新预言或著作.[20]

 


[1]               译者注: 铁砧(anvil)是捶打铁时, 垫在铁底下的器具.

[2]               译者注: 这希腊文字是 gnôsis {G:1108}, 在新约中最多次译为“知识”(21次, 彼后1:6; 3:18), 其次是“认识”(3次, 腓3:8).

[3]               译者注: 按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 德米耳兹(Demiurge)在诺斯底主义里是“巨匠造物主”, 指低于最高神的物质世界之创造者. 但Demiurge一名也用于柏拉图(Plato)哲学中的“造物主”, 他认为造物主将理念加之于原始的混沌或物质而构成宇宙.

[4]               译者注: 新约的圣子耶稣基督, 其实就是旧约的创造者, 所以新约的神与旧约的神是同一者.

[5]               译者注: “高等批判”或“高等评鉴”(Higher Criticism)是指对圣经各书的作者, 写作日期, 写作目的等所作的考证和批判. 自19世纪, “高等批判”普遍受到不信圣经启示的现代主义(modernism)所影响, 导致作出许多攻击圣经权威和贬低圣经价值的结论, 所以“高等批判”是极具破坏性的. “高等批判”有别于“低等批判”或“低等评鉴” (Lower Criticism, 也称“经文评鉴”Textual Criticism) — 指对圣经原文或本文的校勘, 即依据圣经的原文手抄本或译本等, 最准确和翔实地重建圣经经文原貌的工作.

[6]               译者注: “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感动”一词原文是 pherô {G:5342}, 可意为“带领、牵引”, 在徒27:15译作“(任风)刮去”(也出现在徒27:17[飘去]; 14:13[牵着]等). 正如保罗的船“任风刮去”, 圣经作者的思潮与写作也任神“默示的的风”(圣灵)所刮, 被圣灵带领, 引向神要他去的方向, 写出神要他写的话语.

[7]               译者注: 上文乃译自 Keith Bintley, “Early Church History (3): Error in the Early Church” in Precious Seed (Vol.57, No.3, August, 2002), 第68-69页. 译者在文章内加入注解, 补充资料, 解说背景, 并阐明混淆难明之处.

[8]               编者注: 此附录改编自 奥尔森著, 吴瑞诚、徐成德译, 《神学的故事》(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2年), 第34-36页.

[9]               编者注: 这两人的名在《神学的故事》分别译作“崔维连”和“克蕾儿”, 但《家信》编者根据《英汉大词典》的译法, 将之译为“特里维廉”和“克莱尔”.

[10]             George Trevelyan, A Vision of Aquarian Age: An Emerging Spiritual World View (Walpole: N.H.: Stillpoint, 1984), 第1-2页.

[11]             编者注: 奥尔森(Roger E. Olson)指出, 第2世纪基督教诺斯底主义者, 很不可能相信再生, 虽然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印度使者的影响, 相信灵魂转世的学说. 当然, 所有诺斯底主义者都相信, 死后灵性会继续进步, 进行一种“向上”的灵性旅行, 回到它的灵性家乡, 与神合一. 奥尔森著, 吴瑞诚、徐成德译, 《神学的故事》, 第720页.

[12]             编者注: 此附录改编自 奥尔森著, 吴瑞诚、徐成德译, 《神学的故事》, 第42-45页.

[13]             编者注: 此附录改编自 “Marcion”, by H. Dermot McDonald, in Tim Dowley (ed.), A Lion Handbook: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rev. ed) (England: Lion Publishing, 1990), 第104-105页.

[14]             编者注: 本都(Pontus)是黑海(Black Sea)南岸的古王国.

[15]             编者注: 幻影说(docetism)是古代基督教神学基督论中的一种学说, 认为基督是神不是人, 其人形只是一种幻影.

[16]             编者注: 摩尼教(Manichaeism)是第3世纪由摩尼(Mani)创始于波斯的二元宗教, 旧译“明教”、“明尊教”或“末尼教”.

[17]             编者注: 此附录改编自 奥尔森著, 吴瑞诚、徐成德译, 《神学的故事》, 第152-154页.

[18]             Hans von Campenhausen, The Formation of Christian Bible, trans. J. A. Baker (Philadelphia: Fortress, 1972), 第148页.

[19]             编者注: 他误解旧约的神只偏爱犹太民族(有如“民族主义者”), 同时也误解旧约的神是“嗜血的半神半人”, 因他不明白神在旧约所设立各种流血的献祭本是指向基督(约1:29; 来10:1-12).

[20]             编者注: 有关圣经正典的问题, 请参 2001年4月份, 第17期《家信》的“圣经问答: 圣经的正典”, 以及2001年5月份, 第18期《家信》的“圣经问答: 何谓次经”.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