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耶稣基督”(四)


编者注:  常听佛教徒说: “南无阿弥陀佛”, 此话意即“皈依或服从那无边无量智光福寿的圣人”.[1] 然而, 有许多本是“南无阿弥陀佛”的虔诚佛教徒, 最后却成为“南无耶稣基督”(皈依信靠耶稣基督)的敬虔基督徒. 本期, 我们将看一位自小念经学佛的佛教徒周蕙权, 如何对基督信仰“从误解到正解”, 并因为信靠耶稣基督而改变了消极的人生观, 得着真实可靠的永生盼望和喜乐. 他的见证记载于《耶稣与佛祖: 见证篇》一书.

 

周蕙权回忆道: “我自小喜欢中国文学, 甚至不想读英文, 认为自己是中国人, 读好中文便算. 在宗教方面, 虽然就读基督教小学, 也误解这是外国人的宗教, 身为中国人当然要信佛教或道教. 年届10岁时, 听到念经可消灾解难, 如‘诵经满千篇, 念念心不绝, 就能灾离难, 难离身, 一切灾殃化为尘’等, 甚至连已故祖先也能受惠等, 于是我开始看一些佛教和道教的经书.”

 

“从经书得知,” 周蕙权写道, “皇天有眼会按因果报应世人, 原来单念经的果效不及多做善事, 人不能成仙、佛是因为罪, 人不能自拔是因为每人都有六根, 即眼、耳、鼻、舌、身、意, 而六根带出了六尘: 色、声、香、味、触、法, 要胜过这些便需经过静坐修炼. 于是我又学习静坐的方法, 后来觉得这只可强身健体, 对内心及思想上的罪没有帮助, 这发现带给自己极度痛苦! 我既相信轮回, 但又知道自己不能成佛, 即表示会不断沉沦, 这令我对人生的态度变得消极和无奈.”

 

直到1989年, 周蕙权结识了一些基督徒, 发现他们对人死后充满希望, 且有快乐、积极的人生观, 这令他对基督信仰有点改观. 某日, 有人邀请他参加一次布道会, 他便抱着听听也无妨的心态应邀出席. 周蕙权写道: “当天晚上听到一位传道人讲论‘传道书’, 叫我大吃一惊, 怎么跟小时听的一点也不同(当时我只听过四福音书)! 传道书就像一本浓缩了的佛经, 其中提及的‘虚空’不就是佛经中的‘空’吗? ‘万物有定时’不就是‘命运、际遇’吗? … 不同之处是圣经说明了创天造地者是谁. 佛经强调众生可成佛: ‘众生皆平等, 汝等皆可成佛’, 但却不能帮助人成佛, 人要脱离罪成佛, 只可凭个人的悟觉性, 结果人像在浮泥内挣扎, 不断向下沉, 基督教(基督信仰)是依靠主耶稣的能力胜过罪恶.”

 

从那天起, 周蕙权下定决心要好好研读圣经, 于是开始跟基督徒朋友一起到教会参加聚会、查考圣经. 当他正确地了解到主耶稣爱人、为人牺牲的真理后, 便于1989年祈祷认罪悔改, 决定接受主耶稣为救主. 他见证道: “那一刻感受到的轻松、释放、平安是从未有过的. 当决定信耶稣时, 也经历到一些灵界的经验, 有一把声音告诉我所信的耶稣跟他们也一样, 但我坚持是不同的, 最后那把声音说: ‘你现在找到最大的神, 只好让你走吧!’[2] 其后这声音也不再出现了.

 

圣经说: “若有人在基督里, 他就是新造的人. 旧事已过, 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这点印证在所有真心信靠主耶稣基督的人身上, 周蕙权也不例外. 他表示: “自此我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转变, 以往只感到消极、无奈, 又不能靠自己做好, 只管放纵度日, 但信主后我知道可以靠主耶稣胜过罪恶和试探, 人生变得积极和充满盼望. 在人际方面也得着改善, 以往信佛时只想清静, 尽量避开人, 减少烦恼, 不让尘世影响自己的性情品行, 现在我不但乐意与人相处, 还学习彼此相爱, 因为这是主耶稣的教导, 母亲也说以往我对她的关心只是例行式, 但现在却是主动和真诚的.”

 

不仅如此, 周蕙权还原意奉献两年时间作短期宣道的事工, 向人宣讲耶稣基督的救恩. 他解释说: “因为体会到实在有太多佛教徒要花上不少时间努力做好, 但始终不行, 人生就像在绕圈子, 心里有一份逼切感要向他们传福音, 引导他们归向基督, 得着实在的永恒盼望.” 周蕙权的太太和两个孩子也十分支持, 他也常与他们分享传福音的经历并一同祷告.

 

结束前, 周蕙权以一首诗总结他寻求信仰的心路历程:

看看世间百样人, 劳劳碌碌是养生,

为名为利甘舍命, 及时行乐最风行,

夜来静想世间事, 天地为何有吾身?

万物根源何处起, 掌管宇宙是谁人?

一朝得听神启示, 方知自古有真神.

世间万物由他造, 世人犯罪离弃神,

神施慈爱赐独子, 耶稣降世为罪人,

舍身救赎成大事, 基督以外无别神.

末世将临天国近, 劝君早把真理寻.

誓将福音传四海, 盼能报主厚隆恩.[3]

 

 


[1]               “南无阿弥陀佛”一语中的“南无”意即“皈依、信仰、服从、恭敬”; “阿弥陀”意谓 “没有边际的智光、没有限量的福寿”; “佛””则可指“觉悟的人、圣人、全人、神人”的意思. 马国栋著, 《耶稣与佛祖: 辩证篇》(香港: 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训练中心, 2001年二版), 第42页. 龚天民更详细指出, “南无”(Namas)意即“皈依”,  “阿弥陀”的Amitabha意即“无限的光辉”, Amitayus意即无限的生命,  “佛”(Buddha)即“觉悟者”之意. 故“南无阿弥陀佛”意即归依无限的光辉(生命)的觉者”. 据说“阿弥陀佛”未成佛以前是法藏比丘(和尚), 活在未有人类历史记载之前的时代, 不知几千万年之往昔. 据说他发愿和修行, 自己吃苦而种下功德, 成佛后, 将自己所作的善功赠送于人, 人若信他的功德变能“因信成佛”. 龚天民著, 《真理自明: 基督教与佛教的比较》(台北: 归主出版社, 1997年), 第164-165页.

[2]                值得留意的是, 那把声音(邪灵)所说的并不完全正确; 主耶稣是“最大的神”仿佛在暗示有其他“较小的神”, 这是错误的道理, 因为圣经明确表示“只有一位神”(提前2:5), 其余的都是假神或偶像(赛45:20-22). 因此, 耶稣基督不是“最大的神”, 而是“独一真神”, 或更清楚地说, 是“独一神之位格中的第二位”.

[3]               上文改编自 马国栋著, 《耶稣与佛祖: 见证篇》(香港: 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训练中心, 2001年二版), 第34-3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