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不是傻瓜!” – 厄瓜多尔殉道勇士


(A)  引言

在南美洲西北部有个国家叫厄瓜多尔(Ecuador/Equador).[1] 在其茂密的热带雨林中, 居住着一个自称为“华欧拉尼”(Huaorani or Waorani)的印第安族(注: 按他们的土语, “Huao”意为“人民”[people]), 但邻族称他们为“奥苛撕”(Aucas, 意思是“残酷凶猛的”[savages]). 他们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多个世纪, 倾向于残杀他们遇到的陌生人, 连他们的猎人头邻族  —  希瓦罗族(Jivaro tribe)  —  也惧怕他们三分. 然而, 神爱世人, 包括这些残暴的奥苛撕人, 所以特别感动了宣道士到他们中间, 以流血舍命传扬基督的福音.

 

(B)  蒙神呼召的宣道勇士

1952年, 有三位被人称为“普里茅斯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 即属于奉主名聚会)的美国宣道士(missionaries)来到厄瓜多尔. 他们是伊利奥特(Jim Elliot), 麦卡利(Ed McCully)和弗莱明(Peter Fleming). 这三人与他们的妻子开始在居住森林的印第安人当中事奉, 扩展先前提马思医生(Dr. W. Tidmarsh)自1939年在当地开始的宣道事工, 并在善帝亚(Shandia)建立了一个地方召会(教会).[2] 1927年出生的伊利奥特(Jim Elliot)是威尔顿大学(Wheaton College)荣誉学士. 在大学里, 他是一位杰出的辩论员、演讲者和摔跤冠军. 在厄瓜多尔, 他娶了伊丽莎白(Elisabeth Howard)为妻. 他们从事医务辅助人员的工作(paramedic work), 治疗手臂折断、毒蛇咬伤、疟疾(malaria)等. 他们也编写了盖丘亚语(Quechua)[3]的书, 并教导当地居民有关卫生保健的知识和阅读写字的技能.

同是1927年出生的麦卡利(Ed McCully)是威尔顿大学(Wheaton College)的足球和田径运动健将. 大学毕业后, 他入学修读法律, 但因神的呼召而停学, 前往厄瓜多尔事奉主. 他和妻子(Marilou Hobolth)与盖丘亚人(Quechuas)来往, 把福音传给他们. 比伊利奥特和麦卡利小1岁的弗莱明(Peter Fleming)在1928年出生, 毕业于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是位语言学家. 他与妻子(Olive Ainslie)联手在盖丘亚人当中推行识字计划.

 

(C)  危机四伏的宣道任务

1955年, 他们三人和另外一位宣道士盛殷特(Nate Saint)深信神呼召他们去向残暴的奥苛撕族印第安人传福音. 盛殷特有飞行执照,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在美国空军服务. 战后他参与宣道事工, 加入“宣道士飞行团契”(Missionary Aviation Fellowship), 驾驶小型飞机载送药物、邮件和其他用品给住在森林内的宣道士. 1955年9月, 麦卡利和盛殷特发现一个奥苛撕族的村落. 过后, 他们四人计划向这群凶残的土人传扬基督的爱. 他们先向一位名叫达优玛(Dayuma)的奥苛撕族女孩学习她的土语. 这位女孩数年前因家人被杀而逃离奥苛撕族, 目前与盛殷特的姐妹(Rachel Saint)同住. 从她那里, 这四位美国的宣道士掌握了基本的奥苛撕语.

首先, 他们在每星期四飞往这奥苛撕族的村落, 并投下礼物如衣服、水壶、大砍刀等来联络他们, 建立友谊. 尝试几次后, 一些奥苛撕族人开始会在他们投礼物之处等候. 宣道士们也用扬声器传达友好信息, 如“我们喜欢你们”、“我们是你们的朋友”等等. 不久, 奥苛撕族也以礼物回应, 如束发带、木雕梳子、活的鹦鹉、花生包裹等回礼. 他们造了一个平台, 作为双方交换礼物之用.

三个月的空中送礼交流后, 这四位宣道士认为应该登陆作进一步的接触. 他们觉得需要多一位助手, 便把犹德廉(Roger Youderian)带来. 这位前伞兵与妻子在猎人头的印第安人希瓦罗族(Jivaros)中间工作, 对森林地带和印第安人(特指希瓦罗族)的生活习惯了非常熟悉, 了如指掌. 他们五人决定于1956年1月3日(星期二), 在离奥苛撕族村落4哩的地方登陆. 他们决定带枪, 因为听说奥苛撕人从不攻击带枪的人, 他们也决定在受到攻击时向天鸣枪, 但决不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而开枪射杀任何人.

1月3日(星期二), 他们五人登陆搭营. 过后飞到村落上空邀请奥苛撕人前来探访他们. 到了星期五, 奥苛撕族的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和一个少女出现, 与他们首次会面. 他们相当友善, 且逗留了数个小时. 星期六无人出现. 但在星期日(1月8日), 大约下午3时, 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 这五个宣道士受到大约10个奥苛撕族的土人所攻击, 死在他们的长矛下.

隔天, 搜寻队伍找到他们的尸体, 发现没有搏斗过的痕迹.[4] 从现场的种种迹象显示, 他们显然是受到突然的攻击. 麦卡利的尸体曾被人看见, 但已被河水冲走, 无法寻获. 其他四人的尸体在他们妻子的要求下, 被葬于他们殉道的营地. 除了他们的妻子之外, 他们共留下9个孩子.

 

(D)  殉道者的血结出果子

无论如何, 要传福音给奥苛撕族的努力并没因这所谓的“悲剧”而终止, 反倒加剧. 他们为主殉道的消息传开后影响深远. 三个星期内, 另外一位厄瓜多尔宣道会(Ecuador Mission)的飞行员基南(Johnny Keenan)接续他们的工作, 把飞机开往奥苛撕族的部落. 在美国那里, 超过20位飞行员申请取代盛殷特的地位. 听到这五位宣道士的壮烈牺牲后, 超过1,000位学院生大受感动, 自愿投入海外宣道事工. 在厄瓜多尔, 印第安人报名就读教会学校(mission schools)和参加教会聚会的人数达到空前记录, 悔改归主者的数目更是不断增长. 这五位殉道者的爱也感化了一位信主的希瓦罗人(Jivaro), 使他愿意前往那与他部落敌对的另一个希瓦罗族部落(tribe), 把爱的福音传给他们, 结果为两个部落带来和平. 诚如特土良(Tertullian, 主后160/170 – 215/220年左右)在1千8百年前所说: “殉道者的血是孕育教会的种子.”

在少过3年的时间内, 伊利奥特(Jim Elliot)的遗孀(Elisabeth Elliot)和盛殷特(Nate Saint)的姐妹(Rachel Saint)不仅重新与奥苛撕人接触, 还在他们的村落中定居下来, 在那里执行基本的医务工作, 并开始把奥苛撕语编译成文字. 五位宣道士殉道9年后, 其中两位杀了盛殷特和他同伴的奥苛撕人不但信了主, 还亲手为盛殷特的两个孩子(Kathy and Stephen Saint)施洗. 1995年6月, 在奥苛撕族人的要求下, 盛殷特的儿子司提反·盛殷特(Stephen Saint)与妻子连同四个孩子一同搬到奥苛撕村落居住, 来协助他们发展医药、经济和社会, 也借此向这群印第安人显示神的爱和神为他们灵魂需要所预备的永远救赎.

一个多人想知道的问题是: 奥苛撕人当时为什么突然凶暴起来攻击这五位宣道士呢? 其中一位杀死这些宣道士的奥苛撕人在过后的解释中指出, 他们族人不明白为何这些白人要与他们接触; 虽然他们想要相信这些探访者真的友善, 但他们也害怕这是一个陷井, 所以把他们杀了. 杀了之后, 他们才发现犯了

大错. 因为当这些宣道士受到攻击时, 其中一人开了两枪以示警告. 显然, 这些探访者有武器, 可开枪射杀, 但他们选择不这样做. 奥苛撕人醒悟过来, 明白这些探访者确实是他们的朋友, 甚至愿意为他们舍命. 因此, 在接下去的几个月内, 当这些野蛮的土人听到福音信息  —  神的儿子离开天上来到人间, 为要使人与神和好, 并为此而为人舍命  —  他们接受了这本是那五位宣道士所要传达的福音信息. 基弗(James Kiefer)贴切表示: “他们相信这被传扬的福音, 因他们已看见这被活出来的福音”(They believed the Gospel preach because they had seen the Gospel lived).[5]

 

(E)  华欧然尼文新约圣经

自从接受了殉道者所活出来的福音, 奥苛撕人已大大改变. 根据“威克里夫翻译圣经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6]于1992年6月发表的报刊指出, 当“威克里夫翻译圣经会”的翻译者首次来到厄瓜多尔, 会见当地总统表明他们对少数民族的关怀, 有意把圣经翻译成他们的语文时, 他们却受劝远离奥苛撕人. 因为连总统的飞机飞越奥苛撕人的上空时, 他们也把长矛扔向飞机. 可是, 这些圣经翻译者坦然答道: “当神打开了门, 进去是安全的.”

结果, 这些圣经翻译者到了这群残暴的印第安人当中, 借着恒切祷告和靠主坚持, 他们终于得到奥苛撕人的信任, 开始了翻译圣经的工作, 也有不少奥苛撕人悔改信主. 总统听闻这消息后, 便亲自乘搭飞机探访他们. 此时, 这些印第安人不再像从前一样地向他扔长矛, 而是列队欢迎他. 总统对他们的生命的改变感到非常惊讶, 对翻译者说: “你真的认为这些人能明白神学?” “你不妨问问他们,”翻译者答道. 总统便向其中一人问道: “对于耶稣这人, 你知道些什么?” 那人眼睛一亮, 竟向厄瓜多尔共和国的总统传福音长达30分钟!

回到首都后, 总统召见他的内阁成员, 要他们与翻译者会面. 总统说道: “我曾是一位信徒, 但我已经离开真理.” 接着转向他的内阁部长们, 总统一个个地问道: “你呢?” 一阵尴尬后, 总统继续说: “这人会告诉你关于那改变生命的能力, 这能力改变了我们森林中的土人.”

1992年5月, 13位奥苛撕人受洗. 与此同时, “威克里夫翻译圣经会”把翻译好的《华欧拉尼文新约圣经》(Waorani New Testament)[7]献给奥苛撕人. 在场有两位牧师是在36年前(即1956年)涉及杀害那五位宣道士的奥苛撕人. 他们如今不再持长矛杀人, 乃是传福音救人. 其中一位奥苛撕人的首领在致词时说: “我们不再想要像那些杀害外人和自相残杀的人一般地过活. 我们要按照神的话语而活. 当我还作小孩时, 我听到我们将会得到这本书(即《华欧拉尼文新约圣经》); 我们现在已经得到了!”[8]

 

(F)  结语

马可· 沃特(Mark Water)指出, 伊利奥特(Jim Elliot)在威尔顿大学就读时, 他便被那住在厄瓜多尔、被人称为“奥苛撕”的印第安族所吸引. 他知道他们以残杀任何侵犯他们地盘的白人或印第安人而闻名. 虽然此举令人闻之丧胆, 伊利奥特却感到应该特别为他们代祷. 1949年, 大学毕业后, 他确定神呼召他到厄瓜多尔执行拓荒的宣道事工. 他起初与盖丘亚(Quechua)的印第安人来往,但思潮却常转移到奥苛撕人的身上, 他不断地想: 到底怎样才能接触到他们. 当麦卡利和盛殷特发现一个奥苛撕族的村落后, 他们便冒着生命危险去与奥苛撕人接触, 结果死在长矛之下.

以世人的眼光, 伊利奥特这位大学生, 以及其他四位一同殉道的宣道士都是傻瓜; 因为他们放弃美好前途, 走到深山野林去传福音给一群凶残的野人. 但他们都是傻瓜吗? 以永恒的角度, 诚然不是!伊利奥特在1949年大学毕业不久后, 便预感自己将在年轻时就为事奉主而死. 但就在那年22岁时, 他写道: “以舍去他不能保留的事物, 来获得他不能失去的事物, 这人不是傻瓜!”[9] 他和其他殉道者舍去他们不能永远保留的地上短暂生命, 来获得他们永远不能失去的天上永恒奖赏, 他们绝不是傻瓜! 亲爱的弟兄姐妹, 今天世人用尽一生来获取不能永远保留的金钱、权势和名誉, 你我又如何呢. 求主怜悯我们, 赐我们智慧不作“傻瓜”, 叫我们愿意舍去不能永远保留的事物如时间、金钱、才干等, 来获得永远不能失去的永恒福气!


[1]               厄瓜多尔于1830年独立, 脱离西班牙的统治, 实行民主制度的政体.

[2]               W. T. Stunt, et al., Turning the World Upside Down: A Century of Missionary Endeavour (Bath: Echoes of Service, 1972), 第213-214页.

[3]               “盖丘亚人”(Quechua)是南美洲安第斯高原各国的印第安人.

[4]               他们登陆后的经历和被杀害的消息这么快便被人知道, 很可能因为他们在这之前一直与他人(特别是他们在厄瓜多尔的妻子)保持联络.

[5]               上文(A)至(D)主要是参考基弗(James Kiefer)所著的《基督徒传记》(Christian Biographies); 引自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Hampshire: John Hunt Publishing Ltd., 2001), 第900-902页.

[6]               “威克里夫翻译圣经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是以闻名的圣经翻译者 — 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 主后1329–1384年)来命名. 他是英国神学家、欧洲宗教改革运动的先驱, 曾大力评击罗马天主教的信仰和行为, 以致其著作被谴责为异端. 他的最大贡献, 是把圣经翻译成英文, 使普通人也能阅读和明白神的话语(因当代圣经是普通人所不熟悉的拉丁文). 其追随者世称罗拉德派(Lollard).

[7]               “华欧拉尼语”(Waorani / Huaorani)是“奥苛撕语”(Aucas)的别称.

[8]               上文(E)改编自“威克里夫翻译圣经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于1992年6月所发表的报刊; 引自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第903-904页.

[9]               这句话英文是: “He is no fool who gives what he cannot keep to gain what he cannot lose.” 同上引, 第90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