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


编者注: 我们所亲爱的李秀云姐妹于2002年1月4日被主接回天家. 较早时, 由于看到神在她生命中的带领, 编者曾在去年请她分享灵命的经历. 她把本身的见证录在录音带中, 并于2001年11月左右交给编者. 以下这篇见证是编自她在录音带中所作的见证. 

我于1940年在森美兰出生. 出生不久, 日本占领马来亚, 把我爸爸掳去缅甸做苦工. 但在1947年, 日本投降后, 我爸爸重回马来亚(即现今的马来西亚). 1948年, 我弟弟出世, 隔年(1949年), 我妹妹也出世了. 但很不幸, 爸爸在1951年因意外离世, 留下我们一家四口.  由于弟妹还小, 身为大姐的我, 从小就要同妈妈到胶园里割胶谋生, 过着困苦的生活. 我在少女时代(大约18岁), 认识了一位姓方的朋友, 交往一段日子后, 某日, 他向我表示爱意, 想要娶我. 当时弟妹还小, 于是我请他等我把弟妹顾大, 至少中学毕业后, 才谈婚论嫁. 他为此大感不满, 说他不能等这么多年, 这段感情便因此结束.

这事以后, 我又遇上一位姓王的朋友. 他本是我的邻居, 从事伐木工作. 他为人善解人意, 常关心我. 逐渐地, 我与他开始来往. 由于工作的需要, 他常到外地去(例如到沙巴州的山打根、斗湖等). 在外地时, 他经常写信给我, 分享当地的风景和他在那边的生活. 他也鼓励我写信给他. 他读的书比我多, 常帮我纠正信上的文法或用词的错误(我的华文能有进步全靠他的帮助). 最使我感动的是, 他不但常安慰和鼓励我, 还表示愿意等我把弟妹顾大后, 才谈婚论嫁.

日子一天天过去, 弟妹也渐渐长大. 到了1965年, 我25岁时, 弟弟终于中学毕业了. 我的这位朋友便安排在那一年底与我结婚. 他把一笔钱交给我去准备嫁妆. 我便以喜悦的心情开始筹备婚事. 谁知我所日夜期待的这一天永远不会来到! 因为离结婚日期不远, 当我们为婚事筹备得七七八八时, 一天下午, 我收到他弟弟写来的信, 叫我忘记他的哥哥, 不必再等他了, 因为他在工厂发生意外, 已经离开人间了!

天啊! 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位体谅我, 关心我, 愿意耐心等我的爱人, 可是现在这一切的希望都成泡影了… 我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伤心欲绝, 整天躲在胶园里哭(因怕母亲伤心, 尽量在家中强忍不哭). 为什么我的生命这么苦呀? 小时就丧父, 生活穷苦, 第一个男朋友不体谅我, 离我而去, 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位关怀我、了解我的人, 但现在这位体谅我的男朋友, 又因意外不告而别, 我的命真是苦啊! …… 一天, 痛苦难当的我在想: “活得这么苦, 不如死掉算了!” 我便到冲凉房, 绑好绳子, 准备上吊. 可是正当我预备好要自杀时, 年老的母亲浮现在我脑海中, 想到母亲痛哭的表情, 无人照顾的日子, 我又不忍心撇下她, 内心挣扎了许久, 终于打消自杀的念头. 唉,  活也不是, 死也不能, 我真是苦啊! 终日以泪洗面.

我是个很迷信的人. 以前我什么都拜, 但是我所拜的神明, 在我最痛苦的时刻, 完全没有安慰我, 无法帮助我. 这一连串的打击, 使我看透偶像的虚假无益, 无法解除我心灵上的痛苦和创伤. 那时, 我天天都想死… 可是, 就在我生命中最痛苦、最绝望的一刻, 神的恩典竟临到我.

一日, 在神的安排下, 沮丧的我遇到一个人, 他给了我一张福音单张, 告诉我信主耶稣是如何的好, 单张也提到主耶稣能洗净人的罪, 以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我们的生命. 我深深被这样的信息所吸引. 这使我联想到我有一位住在马口(森美兰州的一个小镇)的朋友, 她是基督徒. 由于想更多认识主耶稣, 我便去找她. 她告诉我主耶稣能拯救我. 那时, 我在想: “真的有一位神能解决我的痛苦吗? 我不要再向人求助, 我要寻找这样的一位真神! 因为我实在活得太痛苦了.” 过后, 我的朋友给了我一本圣经, 教导我怎么看(先看创世记, 过后看新约).

从那时起, 我每天工作完毕回家之后, 就读圣经. 读完创世记, 又读新约. 读到创世记时, 我发现人会受苦因为有罪. 读到新约时, 我读到主耶稣是何等关怀受苦的人, 因他说道: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 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我发现主耶稣的遭遇比我更惨, 被人钉在十架上, 但死后却复活了, 他的血能洗净人的罪. 我每天这样的读, 不再像以前一样天天想着死, 而是想到主耶稣为我而死. 我是劳苦担重担的人, 但主耶稣说: “来”. 于是我信靠主耶稣作我的救主, 他把我从鬼门关那里救了出来, 领我到他面前.

过后, 我在马口遇到一位基督徒, 他几次帮我讲解圣经. 较后, 我要求他带我到他的礼拜堂. 就这样, 在1966年, 我到了马六甲福音堂参加聚会. 在那里, 我认识了一位名叫罗算香的姐妹. 每次我到马六甲参加聚会时, 她都接待我到她的家住宿. 我很感谢主, 常借着这位姐妹鼓励我, 帮助我了解许多圣经的教训, 并基督徒处世为人的道理. 1967年, 我在马六甲福音堂按照圣经的教导受了浸礼, 与当地信徒享有美好的交通. 信主耶稣后, 我的心灵不再劳苦担重担了, 因我能靠祷告在主面前卸下重担.主耶稣赐给我前所未有的平安和喜乐!

时间一年年地过去, 我的年龄也越来越大, 心中想找一个女儿作伴. 我向主耶稣祷告, 求主赐我一个女儿, 最好不要太大, 不然她会认人; 也最好不要太小, 不然很难照顾(因我要做工); 我想最好是有6个月大左右. 但最好是不要钱的, 因为我很穷. 人会想: 天下间真的有这样便宜的事? 哪有人会生一个这样的女儿送给你?  你认为不可能的事, 主耶稣就能!

1968年, 我之后的养女王素娇出生了. 隔年(1969年)5月13日, 马来亚大选成绩揭晓后, 全国各地发生种族暴乱, 到处传出流血事件. 那时, 素娇的亲身母亲本来要把素娇送给她的老板作女儿, 可是抱去后这婴孩哭哭啼啼, 老板因为当时暴乱, 不敢收养她, 结果又抱回来. 后来, 我的朋友知道这事, 便问我是否要收养这位六七个月大的女婴. “我当然要!” 我说. “在这暴乱的危险时期, 人家亲身的母亲都不敢要, 你敢要?” “不, 我要!” 我说, 心里想道:“才不怕呢? 我有主耶稣.”

当我把素娇带回树胶园邱时, 邻居们责怪我说: “这个时候你还敢要这女婴, 要是她半夜大哭起来怎么办呢? 那时我们都不敢和你在一起了.” “我不怕, 我有主耶稣.”   我心想: “如果你们不要和我在一起, 不要紧, 有主耶稣和我在一起就够了!” 就这样, 我领养了素娇.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素娇也渐渐长大. 蒙神的恩典, 这位孩子很乖, 白天上课, 放学回家后就温习功课和做家务, 晚上就读经和唱诗. 有素娇作伴, 虽然我身为割胶工人, 家境穷苦, 但我的日子过得很快乐.

日子一年年地过去. 一天, 我在想: “素娇也渐渐长大, 总有一天要嫁人. 要是我有一个男孩子, 能够留在我身边, 那该多好啊!” 当时我独自一人在那里想, 在那里讲, 但这一切, 爱我的主耶稣都听到.虽然我没有为此事向主耶稣祈求, 但我所需要的主都知道, 也预备了一个男孩给我. 因为过了不久, 我的弟媳生了一个孩子, 名叫李彼得. 那时, 我的弟弟和弟媳准备把这孩子给人. 素娇听到后便说: “妈妈, 妈妈, 我们抱回来养, 好不好?” 行吗? 我当时已40岁了, 算到我退休55岁时, 这男孩才15岁. 况且, 我还需要做工养家, 怎么照顾这男婴呢? 当时才小学6年级的素娇竟然说道: “要啦! 要啦! 妈妈, 有我帮你呀! 我会写信给婆婆, 请她来帮你, 我也会帮你作家务.” 经过多方的考虑后, 也因素娇苦苦要求, 我终于把彼得抱回来领养, 我妈妈也前来帮我. 可是过了一段日子, 在1982年, 我妈妈也去世了, 失去了她的帮助, 我只好继续靠主咬紧牙根撑下去. 无论如何, 蒙主的看顾, 彼得也逐渐长大. 感谢神, 主的恩典够我享用.

圣经说: “压伤的芦苇, 他不折断. 将残的灯火, 他不吹灭”(太12:20). 这实在是慈爱的话啊! 怜悯的神一直都看顾我. 不但把我从鬼门关拯救出来, 给我心灵的平安和喜乐, 还赐给我两位非常孝顺、非常了解我 , 非常爱护我的孩子. 彼得最后还能进到大学, 这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我不敢为此而骄傲, 因这完全是主的恩典和带领.  回想我的一生, 信了主耶稣后, 点点滴滴都有主的照顾、主的爱护、主的帮助, 我出我入, 实在遇到好多危险, 但主都保守我.

若要述说主耶稣在我神上的恩典, 我是怎么说也说不完. 他的恩典和慈爱实在太丰盛了. 主啊, 我要感谢你, 我要赞美你. 我也没梦想过今天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 主啊, 感谢你, 这一切都是你的恩典所赐下的. 这屋子是主的, 不是我的. 主啊, 你要怎样用, 你求你照你意思行, 都是因为你, 我才有今.  我不知道以后怎样, 下一个钟头怎样, 我也不知道, 只有完全交在主的手里. 感谢主的怜悯, 保守带领着我. 最后, 我盼望众弟兄姐妹能够有力量来到我家. 你们来, 我实在很快乐. 我很高兴我的家能被主使用, 主没忘记我, 还给我这一点点的工作(编者注: 这“工作”是指开放自己的家, 让在马六甲福音堂聚集的弟兄姐妹, 能在每个月到马口事奉主时, 使用她的家作聚会查经、教补习和主日学的工作). 总之, 想到主在我身上的恩典, 我只能感谢再感谢……

 

编后语:  “神的小铰链”

想起马口的李秀云姐妹, 我心就感触良多, 也向神充满感激. 她于2000年底在马口卫星市买了新家后, 隔年1月, 就表示愿意把她的家开放给我们弟兄姐妹作聚会之用. 自2001年3月, 我们就开始在她家中进行查经和福音聚会, 给学生补习, 并于9月23日开始主日学的事工. 如今这些事工蒙神赐福, 继续扩张, 其中一个缘故, 乃因为李秀云姐妹先自愿把她的家奉献给主, 让主使用, 为此我们将荣耀归于神.

在2002年1月4日黎明时分, 李姐妹割胶完后, 在回家路途中遇到车祸, 当场离世. 虽然我们弟兄姐妹无不深感痛心, 但我们也深信李秀云姐妹常说的一句话: “主的旨意是最美好的!” 事实上, 她当场离世 — 无需留在世上受重伤后的痛苦, 直接被主接回天家, 永享天上的福乐, 这也是主的恩典和美意. 李姐妹已活出无悔的一生: 她已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 教导他们俩走敬畏神的道路; 同时, 在马口的事工上, 她也为主预备好一个聚会之处. 总括而言, 李姐妹可说是完成了主所交托于她的工作, 所以主让她卸下世上的劳苦, 归回天家永享安息.

此外, 我们也感谢神, 虽然李姐妹在马口的房子无人居住(目前她的女儿素娇姐妹在新加坡工作, 男儿李彼得弟兄也还在博特拉大学求学), 但素娇姐妹和彼得弟兄非但没把屋子卖掉, 反而继承母亲的意愿, 乐意把这间家奉献给主在马口的事工. 愿主记念他们俩的爱心, 也祝福这圣工, 使到更多的马口居民得蒙神恩, 信主得救.

总之, 从李秀云姐妹的身上, 我学到一个宝贵的功课: 我们每一位信徒都能被主使用, 只要我们愿意自洁、奉献自己. 或许神给予我们的事奉和责任并不显著, 但它们都是重要的. 正如一扇大门可以靠细小的铰链而开关摆动, 一个伟大的工作或生命也可由外表看来微不足道的事, 或一个寂寂无名的人来开路指引. 我称这样的“转介人物”为“神的小铰链”. 我们可能不能成为那扇大门, 但我们都能成为“神的小铰链”, 来帮助大门的移动, 李秀云姐妹便是一个好的例子. 她成为“神的小铰链”, 与其他弟兄姐妹配搭下, 推动了马口事工的门. 今日, 神在寻找人作他福音和圣工之门的“小铰链”, 你是否愿意成为其中的一个? 对于主的呼召, 撒母耳说道: “请说, 仆人敬听”(撒上3:10); 以赛亚则说: “我在这里, 请差遣我”(赛6:8); 你呢???……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