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会的画像(一): 基督的身体


在以弗所书第5章, 保罗提到有关基督的新妇与基督的身体. 这两者关系密切. 有人指出这两个画像(figures)的主要区别是: 当论及基督和他的新妇(召会)时, 所强调的是爱的联合; 论及基督和他的身体(召会)时, 重点却是生命的联合. 

 

以弗所书首次提到召会是基督的身体, 是在第1章的结尾. 我们在那里读到神叫基督从死里复活, 并叫“万有服在他的脚下, 使他为召会作万有之首. 召会是他的身体, 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0-23). 这段经文描述基督至高无上的荣耀和高升, 召会也因而沾此至高荣耀, 因召会无法分割地与基督联合一体. 这段经文中的“万有”(all)一词值得留意, 尤其是最后一段形容召会无限的特权和福气. 我们读到召会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这句话虽很简单, 却是无比深邃难测.

 

弗1:22的意思是: 在基督的荣耀之顶峰, 掌权与执政的都服在他脚下的情况下, 基督被赐给召会. “他”是强调语词(empahtic), “他  —  万有之首(头)  —  被赐给召会”(and Him he gave, head over all things, to the church). 他(基督)是神赐给召会的, 为要作她的头, 而她是他的身体, 再加上一个荣耀的事实, 他是万有之首. 神所赐的, 再没有比这个更伟大、更荣耀的“头”(首). 基督的高升是宇宙性的, 亦是永恒性的(弗1:21).

 

弗1:22是这本书信中9次提到“召会”的第一次, 每一次都是单数的, 因为召会在这里是指整个现今时代的整体赎民(及宇宙性/普世性的召会), 而非地方性的召会. 有者说得好: “在此出现的‘召会’一字是至高的, 指一群从堕落世界中‘被呼召出来’(called out, 正如召会[ ekklêsia ]一词的原义), 并与荣耀的基督联合的人. … 正如这里所表明的, 这字(召会)超越一切可见和外在的组织团体, 是关乎主与信徒的直接属灵关系”(H. C. G. Moule). 虽然基督是万有之首, 但只有召会是他的身体. 他是“召会之首”比他是“万有之首”来得更有意义. 作为他的身体, 召会是“他圣灵的器皿, 他那融合神性人性之生命的活器皿”. 基督不单在政权与治理上作头, 更在“有机体的联合”(organic union)上作头, 富有生命的交流、满有亲密和渗透性的掌控.

 

基督作“万有之首”与作“召会之首”两者之间的区别, 产生这样的结局: “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3). 召会是所造之物中最蒙神赐福的, 被带入最亲密的地位, 与基督联合一体, 这是其他受造物所无法明白和体会的.

 

在以弗所书首次提及基督的身体的这段经文中, 召会被形容为“他的身体”(His body), 强调信徒与基督的关系. 这一词语也同样用在弗5:30和西1:24. 这是弗4:12所说“基督的身体”(《和合本》译作“基督…的身量”)的缩写词. 在之前的召会书信中, 我们读到基督的身体(例如: 罗12:5; 林前12:12-27), 但这些经文中的基本概念是信徒彼此联合, 只有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开启了基督作为召会之首(头)的概念. 它们将“基督的身体”之真理提升到新的高峰, 尽管信徒彼此联合的观念依然存留. 在弗2:16和4:4, 我们读到“一个身体”(one body, 比较西3:15)[1], 在弗3:6是“同为一体”(the same body, 字义是“一个联合的身体”[a joint-body], 这相同的前缀(prefix)用了三次, “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 过后在弗4:16有“全身”(整个身体, the whole body)一词. 以上三个词语强调身体的合一性, 信徒在基督里彼此合一, 此乃以弗所书的主题, 特别是关乎圣徒中的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关系. 最后, 我们在弗4:16读到“身体”和5:23“全体”(原文都作“身体”)(比较西1:18; 2:17).

 

因此, 以弗所书中的身体之真理, 不仅包含了先前书信中所表明的信徒彼此联合的概念, 还加上基督的头权(headship)之观念, 即他有权治理和掌控召会, 以及他供应召会的需要, 使召会与他保持联合, 成为成就他旨意和分享他荣耀的器皿.

 

在首次提及的弗1:23中, 保罗论到基督作为召会(他的身体)的头这观念, 接着他把重点从基督荣耀的高升转移到我们与基督在这高升中的联系(弗2:5-6). 因这高升不仅是属基督个人性的, 也具有代表性. 在新造之人中, 复活的基督作为新赎民之首(头), 所以在他里面, 召会作为他的身体, 也与基督一同复活, 与他一同进入新的生命, 与他完美的联合; 组成这身体的信徒, 都是肢体, 彼此相联 .

 

头权(Headship)的首要和基本概念是至高权威(supremacy)(西1:18), 然后是治理、掌控、管理等. 头控制身体; 身体是器皿, 来表达头的意愿, 成就头的意图. 这画像意味着召会务须完全顺服和听从基督. 一切自我的意思、属血气的智慧和人的控制, 都被此画像废除. 召会的头不是地上的君王或高级教士(prelate, 如主教等), 而是天上被神高举的基督. 召会没有别的头, 不管是圣徒或罪人, 不论是君主、王后或议员. 这属天的头是靠他的身体(召会)来成就他的旨意. 此事于今日是真实的, 当召会被高举在天, 超越一切失败时, 此景更显真实. 因此, 以弗所书第2章贴切表明蒙恩得救者是“死在过犯罪恶之间”, 但如今却“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5-6).

 

在第2章, 保罗强调犹太人与外邦人在基督里的联合. 按肉体而言的“外邦人”是“在以色列国民以外”, 无分也无权于这蒙福国民所领受的圣约福气. 今天, 借着信靠基督, 外邦人不是加入这个国民. 反之, 信靠基督的犹太人从他们旧有的国民特权被提升, 而信靠基督的外邦人也从他们原有的异族劣势被提升, 两者同被带入属天福气的地位, 就是新造领域里的“新人” —  召会. 借着十字架, 他们“两下归为一体, 与神和好了”(弗2:16). 既成就了和平, 基督解决了他们两者之间的冤仇, 并他们与神之间的冤仇.

 

在召会的新领域里, 神的选民以色列和远方异族外邦人历代以来的区别终告结束. 一切其他天然的区别如民族、国籍、文化、肤色、性别、社会地位、教育, 甚至属灵成就的差异, 都告结束; 因为召会的属灵天上福气是“同为一体”的信徒所共有的产业, 他们是所有在基督里, 同享联合生命的肢体. 所以弗2:17说到他们共同从神领受平安, 18节论到他们共同进到神的面前, 19节述说他们共同与神亲近, 20节论及他们共同在神面前得享安稳, 21节则是他们共同有神同住. 诚然, 基督的身体是“一个身体”! 其肢体共享一切!

 

在第3章, 使徒展开全世界信徒同得现今福音福气的主题. 此事在以前的世代是一个隐藏在神里面的奥秘, 但如今向人显明. 这奥秘的实质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 借着福音, 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弗2:6). “同为后嗣”暗示所有信徒同是父神的后嗣; “同为一体”表示所有信徒同是与神子基督联合; “同蒙应许”意味着所有信徒同受“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弗1:13). 在基督耶稣里, 我们同得神性的一切丰盛, 因为这福气的领域是在“基督里”, 方法是“借着福音”. 保罗较后形容它为“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弗3:8), 并称这蒙福的群体为“召会”(弗3:10).

 

弗4:4再一次提到身体的合一. “身体只有一个”这一词语出现在“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和“圣灵只有一个”(弗4:4)之间. 它出现在第4节这特别属于圣灵的经节, 正如第5节特别属于圣子, 第6节特别属于圣父. 我们应当保守的实际合一, 是在外表现出我们所进入的属灵合一. 我们在此看到的, 不是“身体”与它的“头”(基督)的关系, 而是与它的“灵”(圣灵)的关系. 圣灵是加强身体力量的原动力(比较雅2:26), 亦是联合身体为一的原理. 基督的身体是合一的, 因它的每一肢体都被同一个圣灵渗透, 圣灵内住于每一肢体中, 把它们联合在这身体的活生物体(living organism)上. 凡是破坏合乎圣经合一的罪, 都是得罪圣灵, 破坏了他的影响.

 

每位基督徒该被视为身体上的肢体之一, 也该被如此对待. 这身体上的肢体都该彼此同情、关心、尊重、爱戴和关怀. 我们应当爱所有圣徒, 为所有圣徒祷告, 善待他们. 虽然我们不能与那些离开圣经教训的圣徒同行和聚会, 因这样做是不顺服我们的头(基督), 但我们也当以爱心善待他们.

 

基督的身体又有一个肉眼可见的表彰, 就是“神的召会”(林前12:27-28)  —  按新约样式聚会的地方召会. 人的教派和制度在实际上和实践上否定了“基督一个身体”的真理, 因为教派主义不仅分裂基督徒, 并且“基督的身体”这原则只有在按新约样式聚会的召会里才能实践. 假如我们保守“圣灵的合一”, 就不会有其他教派存在, 除了新约的召会.

 

无论如何, 每位信徒都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 纵然我们不能与那些否定“基督一个身体”之真理的事物有交通, 但在个人方面, 我们仍可以跟一切宗派的圣徒交往, 待他们像同一身体上的肢体. 我们要谨慎, 不管在我们的交往与行为上, 都不可在神眼中成为分裂的因由. 在交往方面, 我们必须与一切教派脱离关系, 我们必须只参加新约的召会. 但在行为方面, 我们该显出无私的爱与谦卑的心. 与信徒交往时, 我们务要提防高傲和自我武断、偏执和短视浅见, 免得我们破坏了圣灵在他们心中所做的善工, 或摧毁那能提升与享受圣灵所赐之合一的运动(参创13:8; 诗133; 箴6:16,19; 徒7:26; 林前6:6-7; 12:24-27).

 

保罗劝勉信徒“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要达到此目标, 我们决不是靠“普世教会联合主义”(ecumenicalism), 也不是靠“宗派互相联合主义”(inter-denominationalism)(即联合所有人的宗教制度, 或可在它们当中自由行动). 要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是要在个人与集体方面, 行走在顺服神话语的窄路上, 并在个人层面上向所有神的子民保持宽大的心胸.

 

在以弗所书4章的下半部, 我们读到有关那位升天的元首(头)赐给“他的身体”(召会)的恩赐. 这段经文所论到的, 不单是关乎赐给个别信徒的属灵恩赐, 也是把有属灵恩赐的个别信徒赐给召会. 赐下这些恩赐的目的, 乃“为要成全圣徒, 各尽其职, 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2). 正如肉身需要喂养和照顾, 才能健全成长, 基督的属灵身体(召会)也是如此. 达到这目标的其中一个方式, 就是透过这些恩赐在召会中的正常运作. 它们是升天的元首基督赐给他属灵身体的滋养, 在弗4:16中, 我们看到这些恩赐能否正常操作, 是靠这身体整体上的快乐、健康与和谐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 这些恩赐是为要成全圣徒去执行事奉(个人方面), 建立基督的身体(集体方面). 领受恩赐的人不该独霸一切事工, 而是装备圣徒去事奉; 他们应当建立身体, 而非阻碍身体的成长, 就如“圣职阶层”(clerisy)所造成的破坏(译者注: 它将信徒分为二阶层, 即“圣职人员”和“平信徒”; 只有被按立的圣职人员有权传道事奉). 这段经文开始时说: “我们各人蒙恩, 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弗4:7); 保罗继续说: “照著各体的功用, 彼此相助”(弗4:16). 对于基督的身体, 圣职阶层无疑是今日存在的最严重且最普遍的罪恶之一. 我们务须谨慎, 留意它出现的首个征兆  —  尤其是给予某人特殊的地位, 就是那些放下世俗职业, 全时间事奉主的人. 我们重视他们的奉献, 并激赏他们的付出, 但我们拒绝因他们全职事奉主而赋予他们任何“教牧”(ministerial)权柄. 有些仍然从事世俗职业的人, 也和他们一样的敬虔、一样的忠心、一样的满有恩赐.

 

基督继续赐下这些恩赐, 直到召会整体达到全面成长的地步. 这不意味着使徒和先知的恩赐持续至今, 因他们的职事(包括他们的教导)已经永记在那已完整无缺的圣经, 且将继续成为召会成长的重要因素, 直到主来(译者注: 所以保罗说召会是“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弗2:20).

 

至于现今所需的恩赐(如传福音的、牧养的和教导的, 弗4:11), 主仍然赐下它们. 但我们常因下列各种原因而缺乏它们:

 

(1)     基于信徒个人方面不负责任、属世与属肉体的情况下, 没有发挥或运用这些恩赐.

(2)     信徒或许将恩赐操练或运用在不合圣经的地方  —  那些顺服圣经教导的基督徒所不去的地方; 又或者那人(领受恩赐者)进行违背圣经的联系或做法, 因而失去在召会中事奉的资格(民11:16-17,26; 来13:13; 提后2:21; 启2:6,15).

(3)     那有恩赐的信徒本身不被赏识, 没有获得他应得的机会去使用恩赐(林前16:10; 提后4:3-4; 约叁10).

(4)     在召会中没有自由按主的带领去执行事奉, 使恩赐得不到操练与发展的空间(帖前5:19-20; 林前12:11).

 

基于上述或其他缘故, 升天的元首(基督)已赐给他召会的种种恩赐落到无用武之地, 无法发挥其功用, 不能叫神的子民获得益处.

 

在属灵的进展中, 我们该“凡事长进, 连於元首(头)基督”(弗4:15). 基督是属灵成长的样式、目标和标准. 这成长也建立在不断与神亲密, 与万福之源保持密切交通的基础上(比较西2:19). 这成长该在“凡事”上, 即在基督徒的所有特性和行为上长进. 如果看见孩子的其中一脚长得很快, 另一脚却很慢, 身为父母者将忧虑万分. 照样, 倘若我们只在某方面成长, 神也必然感到伤心.

 

这正是圣经学校(圣经学院)所带来的邪恶. 它们发展了一只知识教义的脚, 让另一只实际实践的脚拼命追赶. 这引向“唯理智论”(intellectualism, 即只强调理智或知识层面), 导致高傲和自满的悲剧, 而非提倡像基督般地谦卑. 这样的谦卑只能在基督的学校里方能学到(太11:29). 恩典与知识必须同时增长(彼后3:18). 因此, 神的学校是生活化的学校, 而不只是学术性的学院. 弗4:15的前部分(“惟用爱心说诚实话[或作: 真理的话]”)提醒我们, 无论在真理或爱心方面, 都要在道德品质上保持平衡.

 

在弗4:16中, 身体的头(基督)被视为供应整个身体的生命与成长所需要的独一根源. 此乃“靠他”(原文作“从他”, AV: from whom)的意思, 正如西2:19所说(“全身既然靠着他, 筋节得以相助联络, 就因神大得长进”). “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以及“百节各按各职”表明这身体只能照着实际合一的程度, 全体性地成长.

 

可悲的是, 基督教世界里的宗教制度和组织不断增加, 夺去了许多真诚的信徒. 这些体制把他们与所有对主话语忠诚的信徒隔离了(译者注: 指宗派体制把宗派里的信徒与所有奉主名聚会的地方召会之信徒隔离了). 当我们想到现今召会之见证四分五裂的光景, 我们察觉到要实现属神合一的理想真是困难重重. 尽管如此, 我们莫忘所有信徒都该达到的目标, 就是实现基督身体的真特质. 这将导致我们与一切人的组织分别出来, 因它们违背了圣经中关乎召会合一的理想. 但在个人层面, 我们也该帮助每一个我们遇见的真基督徒(纵然他们在宗派里), 因晓得我们也跟他们一样, 同属基督的身体. 此外, 它也激励我们去传福音; 一个身体虽不靠肢体的增多而成长, 但在弗4:11论到建立基督的身体时, 却提到“传福音者”(evangelist), 表明这段经文正视属灵方面的增长及得救人数的增多.

 

使徒教导我们有关身体的成长是: (1)从头而来  —  他是万有之源: (2)靠身体各部的紧密联合; (3)借着“百节各按各职” —  可能指弗4:11那些有恩赐的人; (4)“照著各体的功用, 彼此相助”而成; (5)在爱的能力中成就. 这一切“便叫身体渐渐增长”. 所有供应由“头”(head)透过“各节”(every joints)流到“各体”(every parts), 使“身体”在爱中建立自己.

 

在弗5:23中, 我们读到“基督是教会的头; 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原文: 他是身体的救主; AV: He is the Saviour of the body). 这里不仅教导我们, 只有得救的人才是基督身体上(即召会)的肢体, 并且基督的头权(headship)包含了治理和权柄, 包括29节的看护和保守. 没有人恨自己的身体, 所以基督“保养”和“顾惜”他的身体  —  召会, 因为我们是他身体上的肢体. 为此, 我们能放心依靠他的爱护和照顾. 他会像父亲一般地养育他的子民(注: 弗6:4的“养育”与弗5:29的“保养”在原文是相同的字, 即 ektrephô {G:1625}), 也会像母亲一般地乳养他们(注: 帖前2:7的“乳养”在原文与弗5:29的“顾惜”是同样的字, 即 thalpô {G:2282}). 这些奇妙的语句向我们倾诉基督对属他之人那坚稳不变、永不失败的事奉; 他不会忘了提供属灵食物与温暖给他的召会. 人会自动与自然地照顾自己的身体, 所以基督也会自发、自动和自然地照顾他的召会, 这是自然不过的事. 此乃他身上的每个肢体都该欣赏和享受的事实.

 

“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弗5:29). 这话反映出身体的敏感度. 基督的身体该对头(基督)的旨意敏感, 并敏捷地回应它. 如果我们身上的肢体不愿照我们的意思去做, 或它们在没有头的指挥下行事, 便是出了严重的问题. 同理, 假使基督身体的肢体对他毫无反应, 或在没有他的指示下私自行事, 便是出了严重的混乱或病态. 敏锐的生物体需要爱的关怀, 以维持健康. 实际上, 无人像属基督的人一般领受更多爱的关怀! 身为蒙恩与蒙爱的人, 我们若不顺从我们的头(基督), 我们就无法为自己的亏欠与失败推卸责任.

 

再提出一点, 我们就要结束以弗所书有关基督的身体之讨论. 我们在此看到真信徒永远得救的另一个证据和解说. 我们难以想像基督会失去任何身体上的肢体, 纵然是最小的肢体. 故此, 一旦我信靠基督而成为他身体上的肢体, 有圣灵的内住, 我便永远得救, 而我永远的荣耀便得稳妥, 因为基督的身体绝不会失去丝毫的荣耀(弗1:13-14; 3:21; 4:4).[2]

 

(文接下期)

********************************************

附录:               林前12章中有关基督的身体

 

普遍上, 圣经用“基督的身体”(The body of Christ)来指宇宙性/普世性的召会, 但在林前12章中, 它也用来指地方性的召会. 克劳福德(Norman Crawford)指出, 在原文中, “the body of Christ”(有定冠词“the”)是指宇宙性的召会(弗4:12), 而“body of Christ”(无定冠词“the”)则指地方性的召会(林前12:27).(Gathering unto His Name, 第41页)

 

在林前12:27中, 保罗说: “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 保罗所强调的“你们”特指在哥林多的地方召会(比较林前12:13的“我们”, 那节是指现今召会时代的所有信徒). 托尔(J. G. Toll)解释在林前12:27“基督的身子”一语中, 身子(body)在原文没有“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 即英文的the, 希腊文是 ho {G:3588}),[3] 只是“body of Christ”. 按希腊文法, 当名词没有定冠词时, 所强调的是名词本身的特性(characteristic), 故林前12:27实际上是说“你们, 在哥林多的召会, 具有基督身子的特性”(意即应该像身体上各个肢体一般地彼此配搭相助, 此乃保罗在林前12:14-26所要教导的真理). 地方性的召会不是“the body of Christ”(因这语词是指宇宙性的召会, 弗4:12), 也不是“a body of Christ”(因这表示每个地方召会都是一个“基督的身体”, 很多地方召会意味着基督有很多身体, 这是错误的说法).(Church Truths, 第85页)


 

 

 

[1]               这“一个身体”(AV: one body)在弗2:16和西3:15译成“(归为)一体”; 弗4:4译为“身体只有一个”.

[2]               译自“The Body of Christ”(Chapter 17 and 18),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74-82页. 此书由托尔(J.G. Toll)出版,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3]               希腊文的定冠词是 ho {G:3588}, 意谓“这、这个、那个”, 如英文的the, 用来特指某个人、事、物.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