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会: 新约的奥秘 (The Church: A New Testament Mystery)


(A)       引言

我们在上一期的总结提到罗马书11章的橄榄树, 其中喻指新约召会和旧约圣徒之间的关系. 这幅画像确实表明神在不同时代如何对待他的子民, 但绝非教导说召会在旧约时代已经出现.

 

橄榄树的比喻有一个既简单又重要的教训, 清楚告诉我们橄榄树绝非代表召会, 也不能代表召会, 那教训就是橄榄树包括了非信徒, “他们因为不信, 所以被折下来”(罗11:20; 注: 召会只由真信徒组成). 这些不信者可指两方面. 第一方面, 他们可指那些拒绝弥赛亚的以色列国民(拒绝主耶稣基督的以色列人);[1] 第二方面, 他们也可指未重生得救的外邦人, 他们在恩典时代却不接受神的救恩. 橄榄树代表得蒙神所赐的眷爱、机会和特权, 可是却不像召会那般的重要联合.

 

若有人说橄榄树代表肉眼可见的教会(visible church), 我们的答复是: 圣经并没教导这一回事. 神的灵从来不用“教会”(church)一词来指那些只在嘴上承认主的假信徒. 圣经用教会(译作“召会”更为正确)一词意指: (a) 基督的身体, 即所有真实“在基督里”的信徒(或称普世性召会 / 宇宙性召会); 或(b) 地方性的基督徒群体(或称地方性召会). 这些地方性召会普遍上被称为“圣徒的众召会”(参 林前14:34), 这些召会因着人的失败而可能包含假信徒, 但“召会”一词在圣经里从未用来指普世层面之假信徒的领域(sphere of profession).

 

由于外邦人在以弗所书第2章被形容为“在以色列国民以外, 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弗2:12), 有者便错误地认为保罗教导说一旦外邦人信主得救, 便加入以色列国民. 不过这决非保罗的教导. 他的重点是: 无论是近处的人(即以色列国民), 或是远处的人(外邦人), 他们都必须与神和好(弗2:16-17); 要达到此目的, 就必须把“在基督里”的信徒带进一个新的地位, 这地位根本与犹太人的特权、律法和割礼毫不相关, 甚至没有这些也丝毫无损.

 

在基督里, 犹太人不会因着属以色列国民而在地位上更好一点, 外邦人也不会因着不是以色列国民而更差一点. 靠着基督的宝血, 两者都被带入一个新的关系里, 旧的分别(犹太人与外邦人)完全与此无关了. 犹太人虽在以色列国民地位的特权上是“近处的人”, 但不比外邦人在灵里更近神一寸. 两者都同样需要与神和好, 都同样需要和平的福音, 都同样需要靠一个圣灵进到父神那里, 所以我们读到: “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 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 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即犹太人和外邦人)归为一体(成为基督的身体), 与神和好了”(弗2:15-16).

 

(B)       一个新人的真理     

我们注意到, 从十字架开始, 这与神和好的新群体, 就是信主得救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现今已经合一了, 被称为“一个新人”(one new man). 这几个字虽简单, 却包含着丰富深邃的真理.

 

(B.1) “一个”宣告召会的合一 (“One” declares the UNITY of the Church)

在基督里, 以及在基督的身体里(即普世性的召会里), 神在旧约所设立关乎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区别, 全都消除了. 这区别本是律法所强制的, 结果成为中间的隔墙(把犹太人与外邦人隔开); 但借着废除律法, 并终止律法时代, 基督已经除去古时的分割, 以及它所带来的冤仇. 我们留意到, 先提到“基督的血”(弗2:13), 然后才提及他的“身体”(弗2:15), 这与旧约教导的平安祭有关. 这整段经文所着重的, 是平安祭所预示关乎基督的死, 强调平安(和平)与交通(团契). 弗2:15按字面意思可译作“为要将两下在自己里面造成一个新人, 成了和平(或作: 平安).”[2]

 

(B.2)   “新”宣告召会的新颍 (“New” declares the NOVELTY of the Church)

弗2:15中的“造”(KJV: create)一词值得再三留意思索, 因这词强调所造之物是“全新的”. 这字与第10节的动词相同, 那里也译作“造”(KJV: create), 指的是新造之物(new creation). 在那里(弗2:10), 新造之物是个人性的, 被神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 但在这里(弗2:15), 新造之物是集体性的, 被基督“在他自己里面”(原文直译, KJV: in Himself)造成的.

 

物质的世界“在他里面”(希腊文: en , 意即“在…里”; KJV: in Him)被造, “在他里面”(KJV: by Him; 正确译作: in Him)万物被立(西1:16-17). 基督对于旧的受造之物怎样? 对于新的受造之物又怎样?

 

在这“新人”里, 我们也看到个人性和集体性的双重真理. 比较 弗2:15与弗4:24,[3] 这两节都论及“新人”并它与基督的关系. 前者是集体性的, 后者则是个人性的. 前者表明集体的“我们在基督里”(us in Christ), 后者则表明个人性的“基督在我们里面”(Christ in us).

 

这是一个“新”的地位(new standing), 是犹太人所不知的事. 这“新”一词在希腊原文是 kainos {G:2537}, 意指在性质上的新, 或指不同性质的新(new in kind, different). 信徒现今所享有的地位, 是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5-6). 这一切建基于基督代死的牺牲. 所以无论是对犹太人或外邦人而言, 只有当基督确实死了、复活了、升天了, 这地位和情景方可成真.

 

我们也从 林前12:13学到, 要进入这一个身体, 只有靠着“从一位圣灵受洗”(希腊原文: 在一位[圣]灵里受浸;“in [希腊文: en ] one Spirit”). 换言之, 召会不会也不能成立, 直等到圣灵在五旬节降临那日, 因为只在那日, 门徒才经历了圣灵的洗(参 徒1:5; 2:1-5). 也比较 弗2:18的“被一个圣灵所感”(in one Spirit).

这新群体是一个新人(one new man), 也是一个身体(one body), 已在 弗1:22-23被形容为“教会, 就是他的身体”(KJV: the church, which is His body), 并在 弗3:10再次称为“教会”(召会). 简言之, 召会是“全新的”, 单靠基督的代死、复活和升天, 以及圣灵在五旬节的降临才能成立.

 

(B.3)   “人”强调召会的身份 (“Man” stresses the IDENTITY of the Church)

人是个别的存在体、个人性的实体、个别独立的存在物和完整个体, 而非仅是一个部分、肢体或作一小部分.[4] 因此, 召会是神所完成的工作, 与先前的属神工作有别; 召会并非属于更大群体的一部分, 或一个已经存在之社会的某种新形式. 召会乃是一个与一切其他事物有别的群体, 有个别独特的特征. 召会是一个新人, 不是加在旧身体上的一个新肢体, 或是加在已存之建筑物的新一层楼. 当犹太匠人弃了神所拣选的石头(指主耶稣基督), 神就把它立为基石(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 彼前2:4,6-7), 并在其上建造一座全新的建筑物.

 

弗2:20表明召会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这节的“先知”不可能是指旧约时代的先知. 在以弗所书里, “先知”常与“使徒”并提, 且是提在使徒之后(例如 弗2:20; 3:5; 4:11). 正如 弗4:11所显示的, “先知”是升天的主基督赐给召会的恩赐, 是属于主在十架上得胜的战利品.

以弗所书第3章也清楚告诉我们, 有关召会的真理是一个奥秘. “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 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 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 借着福音, 得以同为後嗣, 同为一体, 同蒙应许”(弗3:5-6).

 

召会实际上是一个奥秘, 一个属神的启示, 这启示在先前的世代没有被神启明. 这有关召会的奥秘在过去的永恒里已被计划好, 但在整个以前的世代都被严紧保密, 直到新约才显明给人. 只有等到基督的救赎工作完毕, 以及圣灵被差遣降临, 召会才会出现. 召会在以前的世代被隐藏起来, 直到圣灵透过使徒和先知启示于人.

 

当主耶稣基督首次公开宣布召会的成立时, 我们读到: “从此, 耶稣才指示门徒, 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 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 并且被杀, 第三日复活”(太16:21; 参 太16:15-21). 此事意义何等深长! 我们不难注意到, 在上述马太福音第16章的场合中, 主耶稣论及召会是属于未来的事物. 他没有说: “我已经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也没有说: “我正在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他所说的是: “我将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原文直译; 太16:18; KJV: upon this rock I will build my church).

 

几年后, 当众使徒引用建筑物的画像来象征召会时, 他们所描述的与此颇为不同(指所采用的“时态” [tense]不同, 编译者按). 使徒保罗论到召会时说: “并且被建造在(KJV: are built upon)[5]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 各房靠他联络得合式, 渐渐成为主的圣殿. 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KJV: are builded together, 希腊原文是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 意即“正在同被建造”), 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0-22). 使徒彼得也说: “你们来到主面前, 也就像活石, 被建造(KJV: are built up, 希腊原文是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 意即“正在被建造”)成为灵宫”(彼前2:5). 所以重点是: 在马太福音16章, 当主耶稣论到召会时, 召会时代还未开始(所以采纳未来式的“将要…建造”), 但到了使徒写信论及召会时, 召会时代正在进行(故采用现在式的“正在…建造”).

 

最后一点必须留意的是, 许多圣经版本把罗马书第11章命题为“神对他召会的怜悯”(God’s mercies towards His church), 但这标题毫无圣经的授权与根据, 且是无益的. 它把旧约以色列的福气形容为“神对他召会的怜悯”, 这样做会误导人, 使人混淆.

 

我们虽不主张以上论点太过重要, 但我们若不清楚辨别以色列和召会, 我们将会面对一个危险  —  混淆属地与属天的事. 这会导致现今的我们产生错误的观念和期盼, 以为顺服神就得物质福气为赏赐, 同时认为受苦即是神不喜悦的凭据. 我们会倾向建造装饰华丽的属地圣所, 在属灵争战中采纳属血气的武器, 把犹太教主义(Judaism)的元素引进我们对神的事奉中(例如神职人员的制度、牧师袍、守安息日等等, 编译者按), 并寻求一个属地的盼望.

 

(C)       总结

我们必须清楚辩明神给以色列人和召会的福气是各有不同的. 召会是属天的子民(腓3:20“天上的国民”), 蒙神属天的呼召(来3:1“同蒙天召”), 有属天的特征, 并预定得属天的产业(弗1:3“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也参 来10:34).[6] 总而言之, 虽然给予所有时代的圣徒, 基本救恩的福气是一样的(参阅 罗马书第4章), 但召会, 就是基督的身体, 是承受了特殊与独有的特权, 与属地的以色列人完全不同.[7]

 

****************************************

附录:   “召会”并没取代“以色列”

 

有者认为由于神的选民以色列人的失败(把主耶稣钉在十架上), 神已弃绝他们(圣城耶路撒冷和圣殿于主后70年被毁), 另外成立新约的召会, 并把神在旧约应许以色列人的福气转给新约的召会. 持这类看法的有“无千禧年派”(amillennialist)和“耶和华见证人”等等.

 

英文“millennium”一词源自拉丁文 mille (1千)及 annus (年), 意即“一千年”. “amillennialism”(无千禧年论)的前缀“a”在希腊文意为“无”(no)或“没有”(none), 所以“amillennialism”(无千禧年论)认为基督不会实际地在地上统治1千年, 因为基督现今已在天上掌权. 无千禧年论者相信天国存于基督两次降临之间, 例如霍基玛(Anthony A. Hoekema)表示“我们正处于千禧年中”. 此派人士相信神给以色列的应许和福气, 现今已由召会以属灵方式来实现. “无千禧年论”的提倡者有: Oswald Allis、Louis Berkhof、Leon Morris、罗马天主教会, 以及其他改革宗神学家.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加尔文(John Calvin)也是此论的支持者.

我们没有圣经证据证实神对旧约“以色列”的应许将应验在新约的“召会”身上. 至于 罗9:22-29、雅1:1、彼前2:9-12这些经文, 只不过证明“召会”是神在新约中所拣选的子民, 并不排除“以色列”仍是神的圣民这一事实. 神并没有弃绝他们, 神保证说: “那使太阳白日发光, 使星月有定例, 黑夜发亮, 又搅动大海 …  万军之耶和华是他的名. 他如此说: 这些定例若能在我面前废掉, 以色列的後裔也就在我面前断绝, 永远不再成国. 这是耶和华说的”(耶31:35-36). 既然这些定例不能废掉, 神的应许终有一天仍要完全实现在以色列的身上.

 

简之, 新约的“召会”并没取代了旧约的“以色列”. 以色列人看似在约书亚记中得到应许之地, 但圣经在约书亚记后的记载仍不断复述此应许(参 耶31:35-37; 结39:27-28; 何14:4-7; 珥3:18-21; 摩9:13-15; 弥7:14-20; 番3:19-20). 这些应许都要在千禧年国度中实现.


 

[1]               旧约圣经用了三种植物来象征以色列: (1) 葡萄(Vine): 离开埃及成为新国民, 以色列犹如葡萄(赛5:1-7); (2) 无花果(Fig): 被掳到巴比伦, 回归之后的以色列如无花果(耶24:4-5; 也参 太25:32-35); (3) 橄榄(Olive): 在千禧年, 继承应许之地的以色列犹如橄榄(耶11:16; 也参 罗9:25-26; 11:24-27). 罗马书第11章用橄榄树来说明以色列人因不信暂时被弃, 后来悔改蒙福的景况.

[2]               英文是: “That the two He might create in Himself into one new man, making peace.”

[3]               弗2:15说: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 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 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 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弗4:24则说: “并且穿上新人; 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 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

[4]               这句话的英文是: A man is an individual existence, a personal entity, a separate being, an integer, not a part or member or fraction merely.

[5]               这里的“建造”在希腊原文的文法上是“过去不定时时态/过去不定式时态”(aorist tense), 指那个动作是没有界定的时态(即没有表明是持续的或完成的), 只陈述动作发生的事实, 没有明确表述它持续的时间.

[6]               来10:34说: “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 有古卷作“知道自己在天上有更美长存的家业”(KJV: knowing in yourselves that ye have in heaven a better and an enduring substance).

[7]               上文编译自 “The Church, A New Testament Mystery” (Chapter 4),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21-24页. 此书由托尔(J.G.Toll)出版, 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的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