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轮回”还是“因信称义”?


打开报章, 不难发现世界充满许多苦难  —  战争、饥荒、传染病、残暴、谋杀、奸杀、抢夺、偷盗、殴打等事件层出不穷, 屡见不鲜. 难怪“人生如苦海”是中国古训之一. 佛教指出人生之苦由“因缘之法”而起. “缘”是“远因”, 是“初因”; “因”是“近因”, 是“后因”. “因缘”乃是“因果”之观念, 万事发生必有“因”, 经过层层的“缘”, 而生出“果”, “果”又成为下一回之因, 于是“因” 、“缘”、“果”遂相生不息  —  所谓“欲知前世因, 今生受者是; 欲知来世果, 今生作者是.”[1] 前世为因, 今世为果, 来世为新的根基(所谓“三世通”), 因果报应, 轮回循环, 所以“因果轮回”成为佛教对人生苦难的解释  . 可是真的有“轮回”和“前世因果报应”吗? 让我们以理智客观的态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A)  因果轮回对处理罪恶的问题

“轮回”梵文是 Samsara (英文Reincarnation或Transmigration), 谓众生由惑业之困(贪、嗔、痴三毒)而招感三界、六道之生死轮转, 也是一种三世业报之轮转, 所谓“业力”(power of karma), 永无穷尽, 恰如车轮之回转, 永无止尽, 生死相续, 轮回转生、转回、流转、轮转、循环不息. 也可译为生死、死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再生再死、再死再生的意思.[2]

“因果轮回”会影响人对处理罪恶的问题. 可是佛教的密宗与显宗对恶的处治和见解有极大的不同. 吴安邦指出, 西藏密宗佛教, 若见一人为非作歹, 作恶过度, 就要快快地把这人杀掉, 免得造业(作罪孽)过多, 将来转世投胎到地狱道或饿鬼道, 就很可怜. 这样听起来, 为这个人所做最好的打算, 也算是为这人做的一件善事, 就是快快地把这人杀了了事.

可是佛教显宗, 就不是如密宗的见解了. 显宗的解释是, 这人之所以会做许多损人的坏事, 是因为这些因他亏损的人, 在前世曾经是欺压者或令人亏损者, 所以必须有因果报应的循环才可以. 如果以人为的方式把这亏损人的(害人者)绳之以法, 判以死刑或长期牢刑, 以至于不能成就今世的因果报, 那么下一辈子, 这人还会再投胎成人, 以报那未报完的冤债, 所以, 不如让这人活下去, 报完他该报的冤债, 这才合因果律.[3]

以上佛教两宗互相冲突的说法  —  一支持杀, 一则反对杀  —  似乎都有道理, 问题是, “哪一个才是正确的真理呢?” 对于这互相抵触的看法, 吴安邦评论道: “我们知道, ‘真理’只有一个, 不会有两个, 恐怕这两宗所说的都是谎言, 所以说, 哲理都讲得有道理, 但若不经察验是否为真理, 就贸然接受成为你一生的信仰, 你会因这谎言的欺骗而损害你一生.”

吴安邦还举出一个例子说明上述互相冲突的说法. 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4]在离世前一、两年, 有一强国拘萨罗的流离王来攻打迦毗罗城, 就是释迦族人住的城, 当时释迦的弟子曾苦求释迦集合众弟子去求援, 但释迦不肯, 释迦认为, 释迦族人所以遭到此劫, 乃是前生宿业, 理应由因果律去执行, 结果该城沦陷, 全族终遭灭绝. 这是释迦的因果轮回信仰, 任何人都不可去干扰破坏因果循环; 可是反观台湾九二一大地震时, 佛教的慈济功德会却去灾区作救助工作, 帮助那些成为孤儿、寡妇、孤独老人及受伤的灾民, 以释迦的看法, 慈济是不对的, 因为‘前世因’致‘今世果’, 有些人今世注定要成为孤儿独老或残废一生到死亡, 慈济这样破坏因果业报, 会导致那些受灾的人还要再投胎一次作孤儿、作寡妇、作残障者的模样, 痛苦过一生. 吴安邦问道:  “那到底是释迦做对了事, 还是慈济做错了事? 同样是佛教, 为什么信仰理念不一样? 这两者中, 必有一谎言, 或者没有一样是可信赖的道理, 因此有必要用心察验何为真理.”[5]

 

(B)  因果轮回观念所引致的混乱

(B.1)   搞不清谁先杀谁?

前世-今世-来世的“三世通”因果轮回理论, 在实际生活中引致许多混乱. 吴安邦述说他的经历. 某次, 有一对朋友夫妇要他帮他们看诊, 看诊完毕就闲聊起来, 妻子突然问他说: “肝癌你能不能治疗?” 他正要回答时, 她的丈夫就说某某人一定不会好的, 因为“杀业”(杀害的罪孽)太重, 其肝癌不可能被治好. 他问说: “到底那人犯什么杀业?”他们说: “他是在菜市场卖鸡的, 一天要杀将近千只的鸡, 病哪里能好过来呢?” 他就问道: “到底是鸡先杀那人, 还是那人先杀鸡呢? 弄清楚了才能下结论呀!”

吴安邦对他们说: “根据佛教的说法, 万物都有‘佛性’, 不可杀之造业障, 恐怕不是现世报就是来世报, 这也有道理. 可是佛教另一说是, 这些鸡之所以被那人杀, 恐怕是因为在千万世以来, 他们曾经杀过此人, 所以这一世才反过来由这人来杀他们, 这是因果报应, 不但如此, 而且轮为‘畜生道’的鸡、鸭、猪、狗, 本来就是要先受人不敬重的打、赶、踢、骂, 这是轮为畜生者所该受的, 借此消除业障, 到最后, 这些鸡、鸭、猪、狗还不能老了自然死亡, 而一定要被宰杀吃掉, 才算终结自己前世的业障, 否则它们还要再来投胎一次, 长大后还期盼人们来宰杀它们. 如果照这么说,这些被杀的鸡, 还要回头来感谢杀它们的人, 以及那些吃它们的人哩!” 听完这番话, 这对夫妇也开始混乱了.[6]

(B.2)   家庭伦理的混乱

根据佛教《梵纲经卷》下册, 称“世上一切男子是我父, 一切女子是我母 … 故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 如果真是如此, 那么自己家中的人要如何称谓? 家长如何来管教子女? 子女倒可严厉地对管教他们的父母说: “我是你们前世的父母、祖父母, 你们岂可不孝地对待你们前世的长辈呢?! 如果一切男子是我父, 一切女子是我母, 那么我现在的妻子, 可能是我前世的母亲, 这样岂不是乱伦了吗? 此乃谎谬无比的事.

有一养鸭人家, 某次在电视上听一居士谈论轮回转世的道理, 在惊吓之余, 打电话给那位居士说, 我现在养的鸭都是我父、我母、我兄弟姐妹, 不能杀它们当肉来食用, 既然如此, 我就全部把它们都放生了, 我改行做其他生意好了! 那居士却对那养鸭人家说: “不可以! 它们既是你父、你母、你兄弟姐妹, 就要供养它们, 保护它们, 你若把它们放生了, 它们不是饿死、病死, 就是被人捉去杀了, 这样你忍心吗? 你要养它们到老死!” 他说: “那我可以阉了它们, 使它们不再生育吗?” 这位居士说: “不可! 岂可阻碍轮回, 何况它们所生的, 也是你的兄弟姐妹呀!” 我们猜想, 这位养鸭人家的心里肯定非常地挣扎与矛盾!他大概只有两条路,第一,是预备宣告破产;第二,是把轮回转世的这套理论当作谎言,置之不理,好好地养育和保护自己现有的家人才是.[7]

(B.3)     无债不兄弟朋友!

因果轮回也引致“无债不兄弟不朋友”这句话, 意味着人今世成为兄弟朋友, 乃是要讨回前世所欠的债. 曾听过人讲一件事: 在同一个社区里, 甲妇人因缺钱用, 就向他隔壁邻居乙妇人借了20万元(台币). 过了一段时间, 乙妇人因需要用到那20万元, 就请甲妇人还给他, 但甲妇人不还. 乙妇人向甲妇人理论, 但不得要领, 就去找社区内的一位教授, 请他来主持公道, 这位教授是学佛的人, 就告诉乙妇人, 劝她不要再去向甲妇人要钱了: “这实在是前世你欠甲妇人的, 你若真的向她要回这20万元, 下辈子你还是要还给她, 这样连本带利恐怕就难算了.” 这位教授分析给乙妇人听, 说: “你们两人因有缘才能认识, 这是前世注定的, 你看看, 甲妇人为何会与你住在同一社区? 你们来自不同的地方, 偏偏就住隔壁, 非常亲近, 常常同进同出, 她也不向别人借钱, 却单单向你借钱, 从种种现象来看, 总得来说, 分明在前世, 你是欠她的钱, 以至于在今世她才会向你要债.” 乙妇人听了觉得有道理, 就决定不再向甲妇人讨钱了, 两人照往常般相邀去市场买菜, 绝口不再提20万元的事.[8]

前世因果的道理似乎做了一件善事, 使这两位妇人没有吵架对簿公堂, 两家也相安无事, 但请问, 这是“真善”还是“假善”? 如果世人朋友借钱可以不还, 理由是前世因果, 那么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互动, 岂不是毁了? 朋友之间有通财之义, 如果借钱不还, 理由是讨回前世所欠的债而蔚为风气, 此后有谁敢再借给人呢? 就算轮回转世是真的, 人们也该弄清楚到底是谁先欠谁? 教授认为是乙妇人前世欠甲妇人(甲妇人在前世先借给乙妇人), 但人也可以质问, 为何在前世甲妇人借给乙妇人呢? 是否在“前一个”前世乙妇人先借给甲妇人, 所以乙妇人在前世向甲妇人讨回呢? 我们应该知道, 到底谁欠谁? 要向谁讨回? 俗语说: “冤有头, 债有主”, 许多人不明就理, 就“先下手为强”, 硬指是“别人前世先欠我, 我于今世要讨回”.

吴安邦总结道: “佛教的前世因果理论, 给了有心人可利用的机会, 这个有心人会利用这个因果关系去诈骗人. 世风日下, 社会道德堕落了, 到最后, 每个人都变得很自私狡猾, 以为向人所诈得的, 是人家前世欠他的, 一点也不后悔内疚, 反而认为理所当然.”[9]

(B.4)     三世的怨怨相报

据说, “五省联军总司令”军阀孙传芳, 兵败后逃入天津, 竟然成了佛教徒. 一天, 当他正在叩拜礼佛时, 被人从背后开枪射杀而死, 谋杀者是施从滨的女儿施剑翘, 来为父报血仇. 传说, 施从滨是孙传芳在交战时的敌将, 也有说是孙传芳的部下, 被孙传芳下令枪毙的. 事后, 施女去见佛教高僧太虚和尚, 问他为何父亲会被孙传芳所杀. 太虚和尚问道说: “安知在前世, 孙传芳不是被你父所杀?”[10]

这就是相信因果轮回的后果. 吴安邦评述道: “佛教认为这是‘三世的怨怨相报’, 无论是夫妻冤、父子仇、兄弟朋友债、害命之恨, 都是任意由这世追到那世去报仇, 这世你向我报复, 我则下世去向你报仇.”[11] 这样的因果轮回观念导致人怨怨相报, 更可怕的是, 它让杀人者能理壮气直地说: “我今世杀害此人, 因为他前世杀害了我!” 若你相信因果轮回, 你就无法坚决肯定地否定他所说的. 若被杀的人前世是杀人者, 他今世被杀不正是还他所该还的“罪债”(业障)吗? 那么杀他的人岂不是行了一件好事   — 帮那人减轻他的业障? 再说, 这位杀人者杀他只是讨回被杀之人前世欠他的罪债, 这岂不公道吗? 人岂可刑罚那杀人者呢? 明智的人一眼就看出这因果轮回是错谬的道理, 并将引致许多可怕的后果.

(C)  以客观的观察来检验其真伪

让我们客观地探讨佛教的理论基础架构. 根据佛教, 人之所以有许多苦难, 都是起因于“罪”, 就是“业障”, 因此就有业障的“六道轮回说”、“三世十二因缘的前世因果报应说”、“修道守戒说”、“脱出三界进入涅盘说”, 这些理论是佛教任何宗派共同承认的信仰. “六道轮回说”(六道是指: 天道、人间道、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 前三道是善道, 后三道则是恶道)认为有一个无法抗拒的能力在控制着一切生灵, 任何生灵都要经过此一轮回道, 照自己的业报所该受的, 去轮回投胎转世. 不过事实果真如此吗? 让我们以客观的态度、开明的思想, 从现代医学科技和实际生活证据来探讨和检验“轮回说”的真伪!

从前许多人认为生子生女都是因为轮回转世, 但现代的医学科技否定此看法. 吴安邦指出, 若鸡、鸭及虾子市价很好, 使用荷尔蒙可使鸡、鸭、虾子的蛋卵更多, 而且用科技孵出鸡、鸭、虾子的成功率更高; 甚至人们还可用含荷尔蒙的药来催生花果, 不但可提早结果实, 而且因花多, 水果产量也增多. 这些都是以科技控制产量, 不是受轮回道的摆布. 此外, 现代科技还能复制生命, 如‘胚胎细胞复制科技’是将一枚受精卵, 在分裂发育成胚胎后, 利用基因工程, 把胚胎细胞分开, 一个胚胎细胞就可以长成一个成体, 如果分离出4个或8个胚胎细胞, 分开培养, 再分别植入子宫内,如果是牛, 就会有4头或8头牛. 这种科技证明‘六道轮回’是谎言, 在民智未开时的假设性哲理, 如今已破碎了. 再者, 目前更有最先进的‘体细胞复制科技’, 1997年, 英国宣布成功地复制桃莉羊, 这只桃莉羊的遗传基因, 与被复制的那一只羊完全相同. 这证明生命不是从轮回来的, 因科技已推翻轮回说了

吴安邦继续指出: “我们再以‘人轮回成猪, 猪轮回成人’的轮回说, 来检讨是否也是谎言. 人都有灵、魂、体的存在, 灵就是良心(更正确是: 良心是灵所具有的道德观念), 魂就是人的理智、情感、意志, 若人因轮回投胎转成猪, 则这人除了体形、外观变成猪之外, 其体内的‘灵’尚存在, 那这只猪岂不是成了有良心的猪, 在做错事之后会向人道歉, 说对不起, 甚至自责而难眠, 过后因内疚过深, 而得忧抑症或发疯, 甚至自杀而死! 这只猪的身上, 尚有人的‘魂’的本事、智慧, 若他的前世是数学家或物理学家, 这只猪岂不是也懂得高深的数学或深奥的物理学? 这是转世的猪, 吃的是草根、瓜果或馊水, 过的是猪的生活而已! 若是猪转世成人, 岂不是要变成无心的人(无良心的人), 并且尚带着猪性, 喜欢滚烂泥; 不同的是, 有个人模人样的外形而已. 这种转世轮回说, 在理论上行不通, 在现实世界也找不到以上所说的“良心猪”或“无心人”.[12]

马国栋所言值得深思, 他说: “假如有人因罪恶而堕进畜生道, 他在那里又有什么办法和机会做好些, 能以进入天道或人间道呢? 你曾看过一只狗在街上卖旗或施舍吗? 我们只看见猫吃鱼, 大鱼吃小鱼, 这是一种杀生的举动, 它们不懂念佛修道, 那么, 难道永远便留在畜生道, 永无超生和翻身之日吗? 饿鬼道的又怎会有机会轮回进入天道或修罗道呢? 还有, 鬼如果要进入人或天道, 它们曾几何时修道念佛? 它在地狱轮回中, 为什么还能在人间作坏事害人呢? 人在天道应该是圣洁、不会犯错的, 那他又怎会被降回其他五道呢? 假如我捐多些钱, 做多些善事, 读多些佛经, 对我将来轮回有所帮助; 那么, 我既无钱, 又无学识, 身体情况又欠理想, 更不会向那些修行师傅或高僧一样剃发修行, 只在初一、十五吃斋, 其余日子则仍旧杀生, 我对来生岂不没有指望! 况且, 哪一个是主宰, 决定将来什么人进入哪一道呢? 又有什么标准去厘定来生属何种动物? 世界上有这么多坏人, 如果真有轮回报应, 人口应该会陆续减少, 为何全球人口还在激增?”[13]

总括而言, 现代医学科技证实所有生灵的出生, 不被六道轮回所控制; 而诚实的观察也显示实际生活中找不到有良心道德的动物, 所以我们听到人骂别人“畜生”, 意味着这人“没有良心或道德行为”. 事实上, 相信轮回其实是充满矛盾, 你若真心相信, 那你便要每天吃斋, 不能吃荤了. 假如你想吃鸡腿, 你当谨慎, 那可能是你其中一位祖先或别人的右脚哦! 因为根据《梵纲经卷》下册, “… 故六道众生是我父母, 而杀而食者, 即杀我父母, 亦杀我故身, 一切地水是我先身, 一切火风是我本体, 故常行放生.” 你若真心相信, 那么你走在街上时必定寸步难行, 因为会不小心踩死蚂蚁或其他微生物; 你伤风感冒时也不该吃药, 因为药里的抗生素会杀死‘有生命’的细菌; 你不该打蚊子, 不该消灭黑斑蚊, 不该杀灭传染病的病菌 … ; 真正完全不杀生是绝不可能的事.

吴安邦指出, 佛教的整套佛法是环环相扣、层层叠上的. 既然没有“六道轮回”, 也就没有“三世十二因缘的前世因果报应”之说了; 既无前世之因果报应, 就不必定要以佛教的“修道守戒”的方式来解决人的“业障”问题; 反之, 基督信仰对“罪”(佛教所谓的“业障”)的处理方法, 却与我们中国古文化信仰对“罪”的处理方式几乎相同.[14] [有关这点, 请参2005年1/2月份, 第56期《家信》的“福音亮光: 中华民族的红色文化”]

(D)  新约圣经的“因信称义”因果论

圣经赞同因果论, 因为“人种的是什么, 收的也是什么”(加6:7), “凡好树都结好果子, 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太7:17). 然而, 圣经的因果论只是“二世因果论”   — 今世来世因果论, 每一个人只有今世和来世, 绝对没有前世, 因为圣经明说“人人都有一死”(来9:27), 既是“一次的死”, 就没有所谓的“前世-今世-来世”(因这是超过“一次的死”).

当人犯了罪, 包括佛陀, 就要负上犯罪的责任, 受罪的刑罚, 尝罪的恶果,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人人都有一死, 死后且有审判”(来9:27). 要如何解决因罪所将遭致的永远审判呢? 靠人自己的修行可以吗? 郑丽津曾是出家的尼师, 法号“道清”, 在佛教界享有相当崇高的地位, 可是修行了23年后, 她却归信耶稣基督. 她写道: “人的自我努力本是值得褒扬的, 奈何人的罪性深重; 佛法的《百法明门论》说, 人有‘六大根本烦恼’(“贪、痴、慢、疑、不正见”等); ‘十大随烦恼’(“忿、恨、恼、覆、诳、谄、害、嫉、悭”等); ‘二中随烦恼’(“无惭、无愧”); ‘八小随烦恼’(“不信、懈怠、放逸、昏沉、掉举、失念、不正知、散乱”). 思想人要依靠自我修行来出离我的深重罪恶, 这会是多么困难的一个负担, 甚且徒劳无功. … 所以想靠自己修行来‘了生脱死’, 根本是自讨苦吃, 糟踏了有生的年岁. 如今, 唯我们已经接受了有完全的义的主耶稣基督的救赎, 才能白白得了永生.”[15]

耶稣基督降世为人, 为要解决罪的问题. 他先替我们为之, 为我们在十架上代死, 偿还罪的代价, 以自己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弗1:7; 约壹1:7), 赐予我们新的生命(约3:16; 林后5:17), 我们方可“结善果、结善缘”. 耶稣基督的到来, 是要赐给世人恩典(约1:14), 恩典里无需自力(靠己力行善得救), 否则不是恩典(罗4:4). 他的恩典就是叫一切信主耶稣基督的人, 因着主耶稣在十架的代死流血之恩典和功德, 得以被神称为义、算为义(罗4:3-6); 既被称义, 就永不再被定罪(罗8:1,33,34), 所以圣经说: “如今却蒙神的恩典, 因基督耶稣的救赎, 就白白的称义. … 是用立功之法吗? 不是, 乃用信主之法. 所以我们看定了, 人称义是因着信, 不在乎遵行律法”(罗3:24,27,28).

马有藻指出, 神的因果论是顶奇妙的, 他以“恩”为因, 以“救”为果, 真是奇妙的“因果论”! 所以圣经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于自己, 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于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简而言之, “因果轮回”不是办法, 唯有“因信称义”, 才是蒙福之道.

(E)  结语

我们在上文已从医学科技和自然界的现象证实没有“轮回”这一回事. “因果轮回”不仅是虚构的,也根本无法解决罪的问题,唯有靠着神所设立的“因信称义”之法,人才有得救的希望,并有永生的把握.马有藻贴切说道: “耶稣基督以‘十架福音’为‘因’,以拯救世人为‘果’,福音赐福乃其因,行善报恩以证其果.接福在先,报德在后,一切由主带领,不靠自己力量、才能,乃靠神提供之圣灵的能力(亚4:6),故此就能因利乘便,像春水行舟,无边畅快,神恩浩荡,圣泽汪洋,是中国人的大福大幸!”[16]亲爱的朋友, “因果轮回”绝不能救你脱离罪的捆绑,唯有“因信称义”能拯救你,所以我在此诚恳呼吁你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得享赦罪的平安喜乐并永恒的丰盛福乐.

 


[1]                   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台北: 台湾中国信徒布道会, 2002年), 第73页.

[2]                   马国栋著, 《耶稣与佛祖: 辩证篇》(香港: 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训练中心, 2001年二版), 第41页.

[3]                   吴安邦著, 《寻根解惑系列4: 有轮回和前世因果报应吗?》(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4年), 第3页.

[4]                    释迦牟尼(公元前566-486年)是佛教的创始人. 他本是印度其中一个诸侯国的王子, 他因目睹人间生老病死的悲苦, 而出家寻求解脱之道. 最终在菩提树下闭关静坐49日后, 恍然大悟, 想通灭绝痛苦之法, 成为“觉者”(Buddha, 即 “佛”或“佛陀”一字之义).

[5]                   吴安邦著, 《寻根解惑系列4: 有轮回和前世因果报应吗?》, 第5-6页.

[6]                    同上引, 第4-5页.

[7]               同上引, 第27-28页.

[8]                    同上引, 第21-22页.

[9]                    同上引, 第24页.

[10]             摘自龚天民所著的《释迦牟尼真相》, 摘自上引书, 第26页.

[11]                  同上引, 第25-26页.

[12]                  同上引, 第7-10页.

[13]                马国栋著, 《耶稣与佛祖: 辩证篇》, 第30-32页.

[14]                 吴安邦著, 《寻根解惑系列4: 有轮回和前世因果报应吗?》, 第10-11页.

[15]                郑丽津著, 《基督徒vs.佛教徒》(台北: 中华信义神学院出版社, 2000年), 第169页.

[16]                 马有藻著, 《福到迷除: 从宗教到福音》, 第8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