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歌简介 (4):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 (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1)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 神子圣心为源,

罪人只要投于其间, 立洁所有罪愆;

立洁所有罪愆, 立洁所有罪愆;

罪人只要投于其间, 立洁所有罪愆.

 

副歌: 我真相信, 我定相信, 救主受死为我;

钉在十架, 流血舍身, 拯我脱离罪恶.

 

2)   昔有强盗临死呼求, 生前喜见此泉;

虽我与彼一样卑污, 一洗也得纯全;

一洗也得纯全, 一洗也得纯全;

虽我与彼一样卑污, 一洗也得纯全.

 

3)   圣羔宝血何其珍贵! 功效存到永远,

直到主民全被赎回, 洁净不再污染;

洁净不再污染, 洁净不再污染;

直到主民全被赎回, 洁净不再污染.

 

4)   自我因信见主创伤  流血所成活泉,

一直到死, 常要传扬赎罪恩爱无边;

赎罪恩爱无边, 赎罪恩爱无边;

一直到死, 常要传扬赎罪恩爱无边.[1]

 

以上这首普世教会广泛使用的诗歌  —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  —  是英国诗人威廉·柯珀(William Cowper, 1731-1800)于1771年所写的著名圣歌. 柯珀于1731年出生在英国的伯克翰斯德(Berkhampstead). 他的家世显赫, 母亲出生皇家名门, 其伯父也因替国家建功而被封为侯爵, 其父亲则在圣公会任职牧师. 虽然从小生长在英国传统教育的家庭中, 聪明伶俐的他却意志脆弱, 缺乏刚毅果断的气质. 16岁时, 他最爱的母亲去世, 使他精神深受严重打击. 从此, 他变得沉默寡言, 多愁善感, 常常一连多日静坐一旁, 不言不笑. 另一方面, 他的内心深处却十分高傲, 自己总觉得很难找到智慧品格能与他相比的人, 所以常常离群独处. 上小学时, 由于他的性格特殊, 常受同学讥嘲, 这令他更加愤世嫉俗, 离群独行.

 

柯珀长大后攻读法律, 23岁时取得正式的律师资格. 律师在当时的社会上是声誉良好, 受人敬重的职业, 一般人不易得着律师资格. 不久, 透过亲戚的推荐, 他出任英国上议院的秘书. 年青有为的他虽然事业有成, 但这些成就无法带给他内心的平安和喜乐. 相反地, 他越来越觉得难与别人相处, 精神上的痛苦和心中的孤单越来越深, 甚至无法忍受, 几次想要自杀. 他的好友怕他轻生, 就安排他于1763年底住进考顿医生(Dr Cutton)家中的精神疗养院修养.

 

经过一段长时间的修养, 柯珀的精神稍有进步, 但仍常被忧郁症所攻击, 使他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直到有一天, 神荣耀释放的时刻终于来到! 那天, 柯珀无意中读到 罗3:25: “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 是凭着耶稣的血, 借着人的信, 要显明神的义; 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 这几句话突然在他眼前大放光彩, 满带能力地直入他那空虚黑暗的心房. 救主的荣耀光辉, 将多少年来盘踞在他心头的忧虑黑影一扫而空.

 

他后来回顾这一刻时说: “我立刻就得着一股奇妙的能力, 叫我接受这段话和这段话里所包含的一切深奥意义, 并且深信不疑. 当我这样相信, 并向主认罪祈祷时, 有一个公义的太阳, 在我里面冉冉升起. 他的光辉照耀, 充满了我的全人, 使我久已冰凉、冷酷的心, 忽然被他的温暖和慈爱所融化. 我也在主的光中, 看见他为我所付上的赎价, 和他为我所完成的救赎, 是何等的完全, 并且满带着天上的权柄. 借着他的宝血, 我的罪已被洗净, 因为这一个赦罪的救恩, 是建立在他完全、丰盛的公义上面. 这是何等奇妙的救恩啊! 一霎时间, 我就完全得着了这一个荣耀的福音. 若是没有神大能的手托住我, 我当时一定会被圣灵的喜乐和感恩的眼泪所淹没了.”

 

诗人传记的编者史伯诚(Newman Sze)指出, 在柯珀信主得救后, 因为里头明亮了, 他的生活、为人都有激烈的改变, 连他的好友, 也是唯一的知己福赛特(Mr. Fausett), 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福赛特觉得像柯珀这样聪明的人, 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他所谓“无意义的”基督信仰. 他认为柯珀是受到失恋和失怙的双重打击, 导致精神分裂, 才投靠基督信仰的. 这种错误的看法当时流传在他的朋友中间, 所以好多人说柯珀是个精神病患者. 实际上, 柯珀在信主前确实受到很多打击, “但有一事实是人无法否认的, 就是他确确实实地被救主大能无穷的生命挽回来了, 他得着了新的心、救主的大爱和主伟大的生命, 在他里面有一个不断涌流的泉源, 使他无论在什么地方, 无论遇见什么人, 无论在什么时候, 都没有办法不在神圣大爱中, 谈论到他所遇见的救主, 这是他有生之年, 第一次深深感觉到说不出来的平安和喜乐.”

 

当柯珀从主那里得到医治后, 连医生都不相信. 考顿医生本人虽是一位爱主的弟兄, 也难以相信主的话竟然如此奇妙有力, 能把一个忧郁厌世的人拯救出来, 使他平安喜乐满溢. 经过好几年的观察, 考顿医生才相信真的是主医治了柯珀. 痊愈后, 柯珀仍然住在考顿医生的精神疗养院一段时间, 直到1765年才离开(他共住了18个月左右). 他较后遇到了安温(Morley Unwin)夫妇. 这是主为他安排的一大帮助, 因安温夫妇两人非常有爱心, 乐于助人, 带领柯珀进到属灵的深处, 使他灵命很快成长. 柯珀过后又结识了主所重用的仆人约翰·牛顿(John Newton, 1725-1807), 不久, 两人很快成为密友. 他们在一起约有20年之久, 经常一同散步、祷告、读经、默想, 并一同在牛顿的教会中参与事奉. 他较后还与牛顿合作, 在1779年出版了《奥尔尼》(Olney)诗集, 帮助人赞美和敬拜神. 这本诗集中有67首诗歌是柯珀的作品. 它一出版, 就在英国和美国成为一时最畅销的诗集.

 

柯珀的其中一首不朽名著, 便是本文一开始所说的圣歌: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1771). 论到它的价值, 史伯诚写道: “这首诗歌带给圣徒的祝福实在太大了, 它的真实价值只有到了永世才能予以估计. 不仅有许多罪人是因这首诗歌得救, 还有更多的圣徒, 因这首诗得着生命的复兴, 连后来神所重用的使女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Lewis), 也大得这首诗歌的帮助. 在她临终时, 她被仇敌攻击得非常厉害, 弟兄姐妹围绕她的床边唱诗歌, 盼望在她最后一战中, 能给她一点帮助. 当弟兄们唱完了几遍这首‘有一珍贵宝血活泉’之后, 有人提议再选别的诗歌来唱, 宾路易师母  —  这位身经百战的属灵战士  —  用她微弱的声音说: ‘不要更换神正在使用的兵器!’ 这首诗歌一直帮助宾路易师母, 渡过可怕的死河寒波, 达到了荣耀的对岸.”

 

对于这样一首伟大的圣歌, 批评者也照样予以多方的攻击. 他们认为这首诗歌不符圣经真理, 如第1节原文是“有一血泉, 血流盈满, 流自以马内利”, 许多诗评者认为不合真理, 需要修改. 蒙哥马利(Montgomery)就把这节改成“加略山下, 十架流出救主宝血; 伯赛大池、希罗亚水, 不如此泉有力”. 事实上, 柯珀写这首诗歌时是引用撒迦利亚书的预言: “那日, 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 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 这个洗罪泉源是预表基督在十架所成就的流血救赎, 所以柯珀的诗词是正确的. 虽然蒙哥马利把第1节改了, 但后来圣徒们觉得远不如原词为佳,纷纷将它改为原貌. 现在我们所用的这首诗歌的副歌, 是桑基(另译“孙盖”, Sankey)后来加上去的.

 

此外, 柯珀也写了其他著名圣歌如“我灵试听主恩言”(Hark! My Soul! It is the Lord, 1768)[2]、“观神作为何等奇妙”(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 1774)[3]、“愿更与神亲密同行”(Oh, For a Closer Walk with God)[4]等等. 柯珀的诗歌有一特点, 就是他许多的诗歌都有一个倾向  —  把福音的真理, 交织在众人日常最实在、也最平凡的生活里, 引领我们进入属灵生命的实际. 这是一件大事, 把属灵的实际带到我们平凡的生活里, 使我们看到福音不是那么玄奥飘渺, 反而是那样的实际, 能应用在日常生活中.

 

神的道路总高过人的道路! 他的道路何其奥妙、何等完美! 当时许多人认为柯珀是精神病患者, 批评他的精神病与他的信仰有关, 甚至有人把责任推到带领柯珀的约翰·牛顿身上. 对于这些批评者, 史伯诚评述道: “这些批评者并不认识神的仆人要在神手中受对付, 走主量给他们的道路.… 当我们回顾柯珀的一生时, 他一次又一次受到猛烈的攻击, 攻击的声浪真像洪水一样漫过他, 要把他吞灭. 为这一切我们要敬拜神, 因为这都是神最智慧的计划, 为着训练柯珀. 神就用这一切环境, 使这脆弱的人, 心里培养出那么一个美丽而且丰盛的属灵生命.” 诚然, 毁谤和攻击使柯珀更加依靠主, 并透过所创作的诗歌显露他内在属灵生命的美丽, 散发属天荣耀的光彩.

 

最后, 史伯诚的话贴切描述柯珀的一生, 他写道: “我们总括威廉·柯珀的一生来看, 他一直是在许多人的攻击、批评和毁谤之下度过的. 他的身体经常软弱, 加上意志脆弱, 情绪也不稳定, 为此, 他多少的经历、痛苦和感受, 都是非人所能忍受和了解的. 但是感谢神, 神就借着这一切可怕的经历, 使威廉·柯珀像一个一无所知、一无所依的孩子一样, 紧紧依靠神. 他最好的诗歌都是在他受攻击最激烈的时候写出来的. 特别宝贝的是, 在这些诗歌中, 却闻不到一点他受攻击而有的孤苦味道. 在这一切的幽暗途径中, 他却把神丰盛的生命带给神的儿女.”

 

晚年时, 柯珀搬到英国诺福克郡(East Dereham, Norfolk)居住. 1800年4月25日, 柯珀终于离世, 安息救主慈爱的怀中, 永远脱离人世间的凶险苦难. 感谢神, 他虽然死了, 却因所留下来的许多不朽名歌而继续说话… [5]

 

 


附录(1):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的英文原版

(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There is a fountain filled with blood

Drawn from Immanuel’s veins,

And sinners plunged beneath that flood

Lose all their guilty stains.

 

The dying thief rejoiced to see

That fountain in his day;

And there have I, as vile as he,

Washed all my sins away.

 

Dear dying Lamb! Thy precious blood

Shall never lose its power,

Till all the ransomed Church of God

Be saved, to sin no more.

 

Ever since, by faith, I saw the stream

Thy wounds supplied for me,

Redeeming love has been my theme,

And shall for ever be.[6]

 

By Mr. William Cowper

 


[1]           取自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第266首  — “有一珍贵宝血活泉”. 此圣歌的歌名也被译作“有一血泉盈满”或“赎罪活泉”.

[2]           参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第428首.

[3]           参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第617首.

[4]           参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第449首.

[5]           上文改编自 史伯诚著, 《诗人与诗歌: 第二集》(加州: 美国见证出版社, 1990年再版), 第112页.

[6]           这首诗歌原版共有七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