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的超自然元素(六): 圣经的科学精确性(下)


(文接上期)

(B)     圣经的科学精确性  

(B.1)   圣经经文的例证(参上期)

          (B.2)   科学大师的证实     

从事多年科学研究的土木工程学家雷雁博博士(另译“法励德”, Farid Abou-Rahme)[1]写道: “今天, 一般上的看法是, 如果你是个科学家, 你就不能相信圣经. 世界各地的学校、学院、大学, 都以科学的名义, 攻击神的话  —  圣经. 然而, 我们研究科学历史时不禁惊讶, 那些真正有很多伟大发明的科学家, 他们大多相信神, 而且是真正的基督徒.”[2] 以下是雷雁博在其著作《科学与圣经》中列举的一些实例.[3] 这些科学大师深信圣经的正确可靠, 经常引述圣经, 直接或间接地证实了圣经的科学精确性.
(1)     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论到开普勒, 提纳尔(J. H. Tiner)说道: “这人开拓蹊径, 以理性思考代替迷信.” 这句评语正好形容开普勒在天文学上的伟大贡献和发明. 他所提出的“行星运行三定律”(three Laws of Planetary Motion)开创了现代天文学的先河. 此行星运行三定律是:

 

1)  每个行星依着椭圆形的轨道围绕太阳运行.

2)  行星愈接近太阳, 其运转速度愈快.

3) 任何两个行星公转所需的时间平方与它们跟太阳之间平均距离的立方率相同.

 

开普勒总结他的信仰说“我是个基督徒.” 他承认神是“仁慈的创造主, 神从无有造出大自然”, 正如圣经所教导的(参 创1:1-31; 诗8:3-4; 罗4:17). 他的行星运行定律是出于他相信一位有秩序的神, 而并非一位叫人混乱的神. 1619年, 开普勒出版《世界的和谐》(Harmony of the Worlds)一书. 他在书中写述第三项原则时表示: “神我们的主是伟大的, 他的权能是伟大的, 他的智慧无穷无尽.”

 

这位伟大的科学家晚年的说话反映他坚持基督信仰: “我相信 … 惟有并只有事奉耶稣基督 … 他是避难所, 是一切的安慰.” 他又引述圣经说: “我有心要成为神学家 … 凭着努力, 终于看见怎样在天文学上归荣耀给神, 因为‘诸天述说神的荣耀’(诗19:1).”[4]

 

(2)     玻意耳(Robert Boyle, 1627-1691)

玻意耳(另译“博伊尔”或“波义尔”)可说是现代化学的先驱, 对促进科学化思维贡献可嘉. 玻意耳有多项著名的发现, 其中气体的压力与体积关系的“玻意耳定律”(Boyle’s Law)最为人所熟悉.

 

玻意耳认为科学与基督信仰并无冲突. 他曾写下一些宗教性书籍, 包括一系列基督徒灵修集, 从对自然的简单观察到阐述基督徒所信仰的真理(指圣经所教导的真理). 玻意耳坚信耶稣基督就是他的救主和他的主. 他曾写述基督的“受难、死亡、复活和升天, 全是他(基督)在世时所作的奇妙作为, 为要向人类表明一个真理: 基督是神, 同时也是人.”[5]

 

(3)     牛顿(Sir Isaac Newton, 1642-1727)

牛顿一直被誉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他的科学发现极多, 如万有引力(Laws of Gravity)、运动定律(Laws of Motion)、微积分等(Calculus). 他对物理、数学及天文学方面的发展可谓居功至伟.

 

牛顿爱神, 并相信神的话. 他勤于研读圣经, 曾写下研经书籍. 他写道: “我深信圣经是神的话, 圣经是人受默示写成的. 因此, 我每天都研读圣经.” 他是个科学家, 但清楚指出他的看法: “无神论是无知的. 我观看太阳系, 看见地球与太阳保持一定的距离, 得到适当的热能和光线, 这绝不可能是机缘巧合的.” 牛顿又研究行星的运行, 察觉到它是神巧手的杰作. 他又表示: “唯有这位智者有大能力, 去创造、计划如此美丽的太阳系、各大行星、彗星 … 一切都由他支配统治 … 他是万有主宰.”[6]

 

(4)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法拉第是电力发展的先驱, 其伟大发明是发电机和变压器. 他又制造了最早期的电动引擎. 他在这方面的成就深受科学界所公认, 电容的单位也以他的名字称为“法拉”(the Farad).

 

法拉第是个基督徒, 其生命充满神的力量. 尽管他能与英女皇维多利亚(Queen Victoria, 1819-1901)共膳午餐, 贵族及皇室人员都来听他讲课, 但他仍然保持谦虚. 法拉第在他本地教会中是一位长老, 经常传讲福音. 当他被记者问到对于死后有何猜测的时候, 他回答: “猜测? 我从没有任何猜测. 我深信所有的确据(暗指圣经的话即是可靠的确据, 编者按). ‘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 直到那日.’(提后1:12)”[7]

 

(5)     莫尔斯(Samuel Morse, 1791-1872)

莫尔斯发明了电报, “莫尔斯电码”(Morse code)也以他命名. 在人类历史上, 首个正式由电报传送的信息乃是选自圣经: “神 … 行了何等的大事”(民23:23). 甘雅各(D. James Kennedy)和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在他们合著的《如果没有圣经?》一书中评述道:

 

莫尔斯(或译作“摩尔斯”, Samuel F. B. Morse, 1791-1872)是世界上第一位建立通讯电缆的人. 在1832年, 他开始研究电报.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为了使这个机器完美起见, 他投入多年的心血研究. 最后, “1844年5月24日, 他把民数记23:23经文‘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拍进电报里, 因而震惊了聚在最高法院会议厅里的国会议员.” 那一天, “世界上第一架市内电缆”传递着圣经这一段经文. 这是一个伟大非凡的成就, 莫尔斯建立了第一座电报电缆网路, 让人得以即时通讯联络, 此乃现代电话电缆的前身. “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所言不虚矣! 这世界第一通电报的信息告诉世人圣经里的信息, 将一切荣耀都归与神![8]

 

莫尔斯也是个基督徒, 他把荣耀都归给他的主. 他形容自己的人生工作说: “这是他(神)的工作 … ‘耶和华啊, 荣耀不要归与我们, … 要 … 归在你的名下’(诗115:1).” 他认为科学与基督信仰之间没有抵触. 在莫尔斯去世前4年, 他写下这样的话: “当我越接近我人生旅程的终点时, 我越了解圣经来自神的证据, 越感谢神为堕落世人预备救恩的伟大, 也越对未来充满盼望和喜乐.” 他说他能发明电报, “不外是借着神的帮助.”[9] 由此可见, 圣经赋予科学家崇高的使命和无比的力量, 去从事科学研究和各种发明来荣耀神.

 

(6)     莫里(Matthew Maury, 1806-1873)

莫里是水文地理学及海洋学的倡导者, 著作甚丰, 部分更成为热门的教科书. 他极力提倡横渡大西洋的海底电缆计划, 这是首个世界性的庞大通讯网络, 可说是资讯科技的新突破.

 

莫里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他欣然接受神在他生命里的权柄, 把伟大的成就都归荣耀于神. 他又承认神是创造主, “不论是陆地或海洋”. 他极力为他的研究和在著作中引用圣经而辩护: “我曾经被从事科学的人们指责 … 因为我在自然地理学(physical geography)上引用圣经作证. 他们认为圣经没有科学效用, 因此在科学上全无权威可言. 请饶恕我说, 圣经是万事万物的权威 圣经是真确的, 科学也是. 仔细留意, 两者是可以互相印证的.”[10] 莫里这一番话印证圣经的真确可信.

 

(7)     焦耳(James Joule, 1818-1889)

焦耳在物理学上的贡献, 是他为能量的守恒和转换定律奠下基础. 因此, 能量的单位也以他的名字称为“焦耳”(the joule). 他提出“焦耳定律”(Joule’s Law), 被誉为当时新科学的热力学之始祖. 他为热力学第一定律(First Law of Thermodynamics)提供了实验的基础(注: 此定律暗示宇宙不是自然衍生出来).[11]

 

焦耳是个基督徒, 其信仰众所皆知. 他认为科学研究工作与圣经真理协调一致. 很多同业都认同他的说法, 并反对当时风靡英国的达尔文主义(Darwinism). 1864年, 伦敦有717位科学家签署一项名为“自然科学及物理学研究员声明”(The Declaration of Students of the Natural and Physical Sciences), 借以声明他们对圣经的科学完整性充满信心, 认为圣经合乎科学. 焦耳坚信神就是宇宙创造者, 他列出他优先考虑的事: “宣认信仰(即圣经所教导的基督信仰), 服从神的旨意, 然后从他手的工作体会他的智慧、大能和美善.”

 

(8)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

巴斯德开创了微生物学(microbiology)及细菌学(bacteriology)两门新科学. 他又发明种豆、免疫及低热消毒法, 救活了很多人的性命. 他又提出“生源说定律”(Law of Biogenesis), 说生命只能来自生命, 反驳盛极一时的自然衍生的进化论概念.

 

巴斯德认为科学与基督信仰并无矛盾, 反而坚信“科学拉近人与神的距离”. 巴斯德是位杰出的科学家, 他观察宇宙是有计划的构造, 并非杂乱无章的衍生. 他说: “对大自然愈有研究, 就愈感受到创造主奇妙的工作.”[12]

 

(9)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开尔文爵士(Lord Kelvin)原名为威廉·汤姆森(William Thomson). 他以发展热力学而闻名于世, 他用精确的术语有系统地阐述焦耳热力学(thermodynamics)的第一和第二定律. 两条定律都反映出进化论不符合科学. 开尔文发现了绝对温标(absolute temperature scale), 于是人将之起名为“开尔文温标”(Kelvin), 以表扬他的发现. 此外, 开尔文一生还拥有约70个发明的专利权.

 

开尔文笃信神, 对神的创造、权能和智慧坚信不移. 他说: “我们四周的一切都是智慧和慈爱的构思之证据 … 无神论的概念实在愚昧, 笔墨难以诉说.” 他认为科学与圣经根本没有冲突, 并相信: “就生命的起源而言, 科学 … 正面肯定了(神)创造的力量.”[13]

 

(10)   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及其相关方程式, 为20世纪物理学开辟了新里程. 科学界的朋友及同事都公认麦克斯韦为虔诚的基督徒. 他经常研读圣经, 又是教会的长老. 他的笔记簿里记着这样的祷告: “全能的神啊, 你按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 赐予他生命的灵魂, 让他寻求你. 你统治所有受造物, 教导我们研习你亲手作的工, 好使我们开垦土地善用资源, 加倍努力事奉你; 又使我们领受你可称颂的话语, 相信你差派主耶稣来, 带给我们救恩和赦罪的知识. 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祈求.”[14]

 

以上只是一些伟大科学家不同的发明建树. 这班科学家才华出众, 都深信神圆满(完美)的话语  —  圣经  —  并没有抵触科学精神. 还有很多例子, 如英国的电子工程先驱弗莱明(Sir John Ambrose Fleming, 1849-1945)[15]曾这样写道: “现有的证据充分显示圣经是人所记下来的, 但却不是人脑袋的产品. 圣经是人类与这位宇宙创造者沟通的桥梁, 深受无数人推崇.” 首创进行手术消毒的英国外科医生利斯特(Joseph Lister, 1827-1912)[16]宣称: “我是个信徒(指基督徒), 深信基督信仰的基本教义.” 发明麻醉药的英国产科医生辛普森(Sir 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17]认为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发现是: “我找到救主耶稣基督.” 这些科学大师都深信圣经的教义.

 

还有最先提出原子论的英国化学家道尔顿(或译“道尔敦”, John Dalton, 1766-1844),[18] 他也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成功试飞第一架可操控的动力飞机的莱特兄弟(The Wright brothers),[19] 年轻时已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的救主. 他们甚至拒绝在主日(星期日)工作, 即使在这发明的登记竞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之际, 也不例外. 还有其他伟大科学家如电脑科学专家巴贝奇(另译“柏巴奇”, Charles Babbage, 1792-1871), 发现太空火箭的布劳恩(另译“布莱恩”, Wernher von Braun, 1912-1977),[20] 微积分学家欧勒(Leonhard Euler, 1707-1783),[21] 遗传学家孟德尔(Gregor Mendel, 1822-1884),[22] 或然率学家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1662),[23] 化学家拉姆齐(Sir William Ramsay, 1852-1916)[24]等等, 都坦然把个人坚定的信仰公诸于世.” 他们都相信圣经记载是真确可信的.

 

以上都是科学家相信圣经是创造主的话之例子. 这些科学家都是昔日科学不断发展时的科学伟人. 直到如今, 很多在科学上有贡献的科学家, 都表里一致的接受圣经的默示, 并按字义解释整本圣经, 因他们发现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记载都是确实可靠的, 没有任何与科学事实冲突之处. 此外, 他们也认同真正的科学事实, 会确认圣经记载的精确性, 并证实圣经就是神完美无误的话语.

 

(C)     结论

总括而言, 按圣经的教导, 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护持者, 而人是神按自己形象造的. 相信圣经的科学家深信因着神赋予的理性, 人有能力接受神的启示去认识宇宙, 进而认识神、荣耀神(创1:26-27). 同时, 神要人治理全地和照顾环境, 管理各种鱼类、飞禽、走兽(创1:28); 只有对所要管理的对象有深入的了解, 人才能当好神的管家. 为了认识和荣耀神, 为了不负神的重托, 一批接着一批的虔诚基督徒以极大的热忱献身于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25]的研究, 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成为现代科学各项领域的奠祭人.

 

无可否认, 17世纪的英国是现代科学发展的温床. 现今很多没有偏见的研究者皆承认, 以圣经为基石的基督信仰是促进英国现代科学发展的最重要原因. 一个引人深思的事实是, 在现代科学发展初期, 英国社会的基督徒约占总人口的20%, 但在英国顶尖科学家云集的“伦敦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 of London)[26]中, 基督徒的比例却高达90%![27] 这群初期的科学精英, 以及很多在他们之后的现代科学家, 都于各自的科学领域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证实了圣经中无与伦比的科学精确性.

 

圣经清除表明: “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1:25). 是的, 天地终要废去, 唯有圣经是永存的! 因此, 我们不要受任何与圣经相违的科学理论所影响, 因科学理论随时可被推翻(例如进化论), 只有神的话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被誉为“历史上最杰出的科学家”与“近代物理学之父”的牛顿(Sir Issac Newton)曾如此表示: “我发现圣经, 比起任何其他通俗的历史, 有更多确切可靠的凭据.” 美国著名地质学家兼博物学家达纳博士(Dr. James Dwight Dana, 1813-1895)在某次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毕业典礼上, 向着成群的毕业生致辞时表示: “青年们, 当你们离开学院进到社会中, 面对科学上的诸多问题时, 请记住我这个老人, 一生只钻研科学, 也只知道科学的人, 对你们所讲的话. 在整个宇宙中, 没有任何东西比圣经里所记载的科学性说明更为真实(真确实在); 因为它是神的道!”[28] 让我们谨记这两位著名科学家的金玉良言, 并俯伏感谢神, 因他赐给我们一本充满科学精确性的圣经!

(全文完)

 

附录(一):   圣经中的科学实据

 

我们要查考圣经(约5:39). 若以科学事实的观点看圣经, 我们不难看到圣经记载了很多现代科学实据的例子, 而且这些科学实据早在它们被现代科学家发现之前的几千年前就记载下来. 更奇妙的是, 它们是由一群不懂现代科学的人写下来的, 证实圣经“乃是人被圣灵感动, 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我们将从雷雁博(另译“法励德”, Farid Abou-Rahme)所著的《科学与圣经》一书举出一些例子.

 

(1)     天文学(Astronomy)

耶33:22说: “天上的万象不能数算.” 多个世纪以来, 人们不断观星, 尝试细数星宿的数目.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Ptolemy, 公元2世纪)数算到有1,056颗, 丹麦天文学家布拉赫(另译“伯轩”, Tycho Brahe, 1546-1601)数算到有777颗, 而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则认为有1,005颗之多.

 

然而, 科学家不断发现更多的星体. 时至今日, 在我们的银河系里, 已有超过1千亿颗星体被发现, 而另外可能有1千亿个银河系存在! 但早在几千年前, 耶利米已经这样写下: “天上的万象不能数算.” 诗篇147:4-5更有这样的赞美: “他数点星宿的数目, 一一称他(或作“它们”)的名. 我们的主为大, 最有能力. 他的智慧, 无法测度.” 是的, 只有全能全智的神才能数算那“人类无法数算的星宿”, 并一一称它们的名. 这诗篇的下一节告诉我们, 这位使星宿“不能数算”的伟大创造主充满慈爱, 他关心谦卑的人(诗147:6 “耶和华扶持谦卑人”).

 

(2)     医学及公共卫生(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神在出15:26向以色列人说: “你若留意听耶和华你神的话, 又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 留心听我的诫命, 守我一切的律例, 我就不将所加与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 … .” 神透过摩西所颁布的律法, 正是20世纪的医学及公共卫生指南. 神吩咐他的子民不要吃“不洁净的”各种动物(利11:1-47). 这些指示直到今天仍然管用, 除了猪和野兔. 虽然如此, 现代医学告诉我们, 如果不彻底煮熟这两种动物, 便会受寄生虫感染, 导致传染病. 确保动物煮熟才吃, 对横越沙漠的以色列百姓是件很难做到的事. 神 又禁止他的子民吃自然死亡的动物之肉.[29] 今天, 仍然有很多先进的国家都执行这方面的指示.

 

此外, 神在大约3,500年前向摩西解说的“检疫”原则, 一直不为人所知. 直到最近, 我们才知道这策略确保神的子民能控制传染病, 使蔓延在那些没有神律法的人身上的疾病, 无法在他们中间传播. 有关圣经对控制传染病方面的启迪和贡献, 威明顿博士(H. L. Willmington)在《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指出, 摩西对此订立一套非常详尽的律法, 其中包括长大麻风、身体生疮的律法. 他规定那些断定为传染的病人, 必须予以隔离处置或检疫. 凡病患者触及过的东西, 皆视为不洁. 换句话说, 摩西记载的律法, 堪与现代世界上最文明国家所施行的健康与卫生条例相比. 下面再引述《没有这些病症》(None of These Diseases)一书中的片段:

 

“这种可怕的大麻风病, 几百年来, 于欧洲杀害了无数人的生命. 在欧洲人中, 这种可怕的顽疾的肆虐程度, 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教授罗森博士(另译“罗生博士”, Dr. George Rosen)的说话中可见一班: ‘大麻风给人类最大的挫折, 是给中世纪人类的日常生活投下阴影, 甚至是14世纪的黑死病(Black Death) … 也没有产生同样可怕的影响 … ’

 

“当时的医生, 又用何法去遏止这种永无止境的大麻风病的残害呢? 有人教导说, 这是由于人吃了一些辛辣的食物, 像辣椒、大蒜, 以及死猪肉而受传染得来的. 有些医生却说, 这是由于某些行星恶性地连接在一起所引致的, 他们所提供的预防方法, 自然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 后来究竟以什么方法, 使欧洲黑暗时代(The Dark Age)的主要疫症受到控制呢? 罗森博士给我们答复: ‘既然医生都无能为力, 所以教会便起而领导之. 教会人士把旧约中具体列在律法书里, 关于传染病的处理, 作为他们的指导原则 … 这种看法以及它的实施效果, 在利未记这卷书中有清楚的解释 … 一个人一旦被断定患了大麻风, 他就要与会众隔离, 不许他与别人来往(参利13:46). 教会依从利未记所订下的教训, 遂承担与麻风病争战的任务 … 他们旗开得胜, … 完成了排除病患的方法.’”(参McMillen, None of These Diseases, 第13页).[30]

 

水的供应及污水处理今日备受关注, 更被视为大众健康及预防疾病极其重要的一环. 但摩西在几千年前(约4千年前透过神的启示)已懂得现代细菌学所发现的原则. 他禁止以色列百姓饮用水坑的死水, 以及受动物或肉类污染的水(利11:22-38). 此外, 他又颁下指令以埋藏的方法来处理排污(粪便)的卫生问题(申23:12-14), 还定下个人卫生的条规, 就连先进国家也要到19世纪才开始实行.[31] 事实上, “耶和华的眼目, 看顾敬畏他的人, 和仰望他慈爱的人, 要救他们的命脱离死亡, 并使他们在饥荒中存活”(诗33:18-19).

 

(3)     血液学(Haematology)

利17:11清楚表示: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多代以来, 科学家一直争论“活物的生命”, 并提出人体内多种器官都带有这责任(指生命是在这些器官里面). 但血液却从未榜上有名.[32] 但在1628年, 医学大师哈维(或译“何尔弗”, William Harvey)[33]证实血液透过动脉和静脉流至全身, 并且循环运行. 他最先发现这今天广为人知的事实. 最近, 在科学上发展迅速的血液学(haematology)及免疫学(immunology)证实血液是一种精密的液体, 会不断自我更新, 以维持生命. 科学家长期研究血液的成分, 及其不断更新和维持生命的奥秘, 都感到叹为观止.

 

“因为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虽然这句话于几千年前写下, 却是准确可信的科学声明. 当流经器官或细胞的血液受阻, 必导致器官或细胞组(group of cells)的死亡. 这就是中风和心脏病等病理生理学(pathophysiology). 没有血液循环, 细胞不能运作, 也不能生存. 所有细胞, 就连脑细胞, 也倚靠血液的供应来维持生命. 我们现在知道血液为细胞提供生存所需的物质和养分(氧气、葡萄糖、氨基酸). 同时, 又带走有害的废料(二氧化碳、乳酸盐、尿素). 若不把这些有害废料排出细胞外, 细胞便逐渐步向死亡. 这真是奇妙的系统: 活物的生命, 如圣经所说, 真的是在血中!

 

除了这些血液原理, 血液可说是一种最有效的清洁剂. 这个清洁过程可说是一种交换机制的副产品, 从中血液与细胞交替运作, 生命代替死亡. 血液学帮助我们更了解圣经里相类的真理, 启1:5说: “他(耶稣基督)爱我们, 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有古卷作“洗去、清除”, cleansed)罪恶.” 这并不是诗体语言的描述法, 而是属灵实据, 描述一个活泼运行的属灵交替过程, 像发生在物质的过程一样. 基督为你和我在十架上流下宝血时, 他把我们的罪孽和罪性都背在自己身上: “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彼前2:24). 因此, 当我们接受基督为救主为主的时候, 便从必死的罪恶中洁净过来, 得以重生, 接受他的生命. “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

 

血液也能洁净心脏. 如果输血给心脏的动脉受阻, 生命便有危险. 心脏病学家尝试透过血管整形的外科手术除去阻塞物, 令血液流通心脏细胞, 否则这些细胞将面临死亡.  圣经这样说: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 坏到极处”(耶17:9). 我们若求主耶稣进入我们的心里, 除去我们心里的阻塞物, 他的宝血便洁净我们心里的罪恶 . 这样, 我们便得着他所赐的生命  —  永生. 这是灵魂的救恩: 除去阻塞物后, 血液便流通, 并得着生命.

 

(4)     分子生物学(Molecular Biology)

大卫在诗139:14说: “我要称谢你, 因我受造奇妙可畏. 阅读分子生物学的发现和发展, 真叫人着迷! DNA(Deoxyribonucleic acid, 脱氧核糖核酸)分子是个典型例子, 彰显我们的设计师(指造我们的神)的伟大创造. 科学家一向以为单细胞的组织非常简单, 但事实绝非如此. 现代研究才开始触摸DNA分子的表面, 却已发现DNA是何其精致复杂, 而DNA分子只是细胞的一小部分而已.

 

DNA分子在输送资料方面的效率, 可与庞大微型电路媲美. 若要用庞大微型电路储存世界图书馆的藏馆资料, 所花的庞大微型电路集比地球距离月球还要远. 在另一方面, 如果储存在DNA分子里, 只需要像针头的百分之一的容量便足够! DNA比人类“高科技”硅设备(‘hi-tech’ silicon devices)的效率高出45兆倍(45 million million times).[34] 事实上, 我们人类就是这位伟大的神手下“奇妙可畏”的创造, 是精细无比的杰作. 难怪大卫要惊叹道: “你的作为奇妙”(诗139:14).

 

(5)     化学(Chemistry)

神在创3:19说: “你本是尘土, 仍要归于尘土.” 18世纪末, 科学家发展了分析矿物质的技术, 当中很多技术流传至今. 人体的组成和地球尘土的化学分析显明, 我们可以从地球表面的尘土找到人体组织的基本组成物. 这些基本元素有: (1)钙(Calcium); (2)磷(Phosphorus); (3)钾(Potassium);(4)钠(Sodium); (5)镁(Magnesium); (6)铁(Iron); (7)氧(Oxygen); (8)氯(Chlorine); (9)碳(Carbon); (10)氢(Hydrogen); (11)氮(Nitrogen); (12)硫(Sulphur)等等.

 

这表明人类正如几千年前的圣经所描述: “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 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103:14). 神甚至赋予大自然里微细的托管者  —  微生物(microorganism)  —  执行递降分解(degradation)的作用, 叫人死后身体腐化分解成土, 使“尘土”回归大地. “尘土仍归於地, 灵仍归於赐灵的神”(传12:7).

 

(6)     原子物理学(Atomic Physics)

彼后3:10-11说: “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 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 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 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 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销化, 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 怎样敬虔.” 谁告诉渔夫彼得, 原子能够被毁灭, 引发巨响、炽热, 以及强大的破坏力? 彼得记载这话1,900年后,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35]发现原子的性能  —  爱因斯坦方程式(E = mc2). 广岛(Hiroshima)原子弹爆炸以及各种形式的核子测试的详细资料, 都印证彼得的记载是真确的.

 

“销化”(melt)一词按此字的希腊原文译成“解开、释放”(to loose)更为恰当, 符合现代的科学事实. 这里暗示由于结合质子和中子的原子核释放核能出来, 化学元素就都销毁了. 这可以解释圣经说基督“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1:3). 他是那支撑万有的能力: “他在万有之先, 万有也靠他而立(直译作: 万有也靠他连合一起”)(西1:17). 现在, 主耶稣仍然以他权能的话语, 支撑宇宙万物. 他结合原子. 摆放宇宙的合适位置. 但在主的日子来临时, 主将使原子失去结合力量, 结果释放出极大的能量, 而彼得在彼后3:10-12所描述的一切都会发生.

 

(7)     水力学(Hydraulic Forces)

神在创6:14-15对挪亚说: “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 分一间一间的造, 里外抹上松香. 方舟的造法乃是这样, 要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 观察圣经创世记里挪亚方舟的尺度, 可以有力、奇妙地证明圣经是至高无上的.

 

研究人员曾在一个全球最现代化的水力实验室里,[36] 仿制12艘最著名的船, 作模拟试验, 其中包括挪亚方舟. 这些根据真正尺寸仿制的模型船都被放置在一个巨大的船模试验池里, 然后模拟惊涛骇浪的情景, 使试验池中的“海面”波涛汹涌, 12艘船在恶劣情况下被浪涛猛烈击打. 结果, 实验证明所有船都被弄得翻来覆去, 唯有神设计的挪亚方舟(即按圣经尺寸仿制的模型方舟)例外, 在惊涛骇浪后依然安然地漂浮在试验池的“海面”上. 这只4,000多年前挪亚所建造的方舟, 比那些自以为不再需要神的现代设计师所设计的船优秀卓越得多!

 

(8)     综合科学(General Science)

罗1:20说: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 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圣经清楚教导有关三一神(Trinity, 三位一体)的概念: 圣父、圣子、圣灵合一的真神. 此概念遭到很多科学家所嘲笑.

 

三一神论的教义指出, 虽然父神(圣父)是肉眼看不见的, 但却是万物的源头; 子神(道成肉身的圣子耶稣基督)是可看见、可触摸的, 他向人启示父神, 并遵行父神的旨意; 圣灵神(圣灵)是肉眼看不见的, 透过其他人以及默示的话(圣经)作媒介来启示神子基督, 而且使人们在心里和生活上亲身经历与父神和神子的相交(交通). 三者都是神, 同样永恒.

 

事实上, 物质的宇宙反映它的创造者, 它帮助我们了解三一神论, 在某程度上能启迪我们有限的头脑. 宇宙万物可分为以下三大方面: (a)空间; (b)物质; (c)时间, 而这三大方面却合一起来组成一个宇宙. 此外, 这每一方面各可再分为三方面, 充分表现三一的真理  —  “三而一”、“一而三”.

 

(a)  空间(Space): 空间可以被理解为一个实物(entity), 由三方面组成: 长度(length)、阔度(breadth)和高度(height). 从数学公式看来, 1+1+1=1是错的, 所以可否定三一神论.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 我们可以利用数学和空间的关系, 计算出立方体的容量或有限空间的体积, 把长度、阔度和高度相乘, 即1x1x1=1.

(b)  物质(Matter): 物质涉及三个基本阶段, 各有特点, 但每个都包括: 能量(energy)、运动(motion)和现象(phenomena). 能量在逻辑次序是最先的, 但这并非指其重要性, 或优先次序而言. 第二是运动, 衍生自能量, 既藏着又显明能量. 现象由运动而生, 包括运动所涉及的范围, 和运动对人的影响. 正如圣灵揭示神子, 透过子神把父神展现人们眼前.

(c)   时间(Time):  时间是不可分割的连续体, 由三个阶段组成: 、过去(past)、现在(present)和将来(future). 三者包含整个时间概念, 各有特点, 缺一不可. 将来是未知之数, 现在把将来具体化并变成事实. 而过去从现在看, 再次变成无形, 但不断影响现在, 甚至在某程度上左右我们的将来.

 

简而言之, 人类虽然堕落了, 但大部分创造里的事物(所造之物)都显明这位创造主神的美善属性, 以及神宝贵的话里奇妙的启示. 因此,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 就可以晓得”. 诚然, 人再无借口推诿了!

 

(9)     海洋科学(Ocean Science)

除了上述雷雁博所列举的例子, 我们再引述威明顿(H. L. Willmington)所提出的两个实例, 以印证圣经中的科学实据. 首先是圣经早就指出海洋里藏着高山与深谷. 在最近1个世纪以前的时代, 人把海洋的体积与大小视为一个大水碗, 从海岸线起向下倾斜, 慢慢地下到海中央, 那里便是最深的地方; 而海的另一面也是如此. 现在, 我们知道这种说法一点也不正确. 有些最高的高山与最深的峡谷, 是位于太平洋的海床上. 迄今人所发现的最深之海渊, 是在菲律宾群岛附近的马里亚纳海湾(另译“马利亚拿海湾”, Marianas [或作Mariana] Trench), 它的深度超过7哩. 但在海洋科学发现这个奥秘之前, 圣经早已描述了这种地理上的情形. 先知约拿描述了藏在海中的高山(拿2:6“山根”[AV: the bottoms of the mountains]), 而大卫也提及海中的深渊(撒下22:16“海底; 可译为“海的峡谷”[AV: the channels of the sea]).

 

此外, 圣经也描述海底有源泉(springs)和喷泉(fountain). 第2次世界大战后不久, 测量船队发现有许多水底的火山, 而现在估计数字最少有1万个. 再者, 根据美国地质研究(U. S. Geological Survey)庐比博士(Dr. William W. Rubey)的报告, 从海底火山口喷出来的水, 现今增加的分量是每年4亿3千万吨. 地球上的热度, 把藏在地底下熔岩中的水驱出, 迫使它从这些天然的出口喷出来. 这些事实在旧约圣经中至少有三处生动的描述, 参看创7:11; 8:2; 箴8:28.[37]

 

(10)    热力学(Thermodynamics)

在整个物理学里有两个坚定不变的定律, 即第一和第二热力学定律. 举世闻名的科学家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证实, 在人类所知悉的整个宇宙中, 没有一时一刻不应用这两条定律的. 圣经有多处描述这两条定律.

 

(a) 热力学第一定律(the First Law of Thermodynamics): 它是指能量的守恒(energy conservation). 此定律说, 能量虽能改变形态, 但它既不能被创造, 又不会毁灭, 所以总能量是一直不变的.

(b) 热力学第二定律(the Seco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它是指能量的减损(energy deterioration). 此定律指出, 能量从一种形态转变为另一种形态的过程中, 其中一些能量会变为热量, 再不能转变回原来的形态. 换言之, 我们可以把这个宇宙视为上了链的时钟, 它会慢慢地停下来.

 

这两条绝对的定律, 直到大约主后1850年以前, 都没有被科学家完全的领会. 但圣经里却有多处经文描述这两条定律. 首先是热力学第一定律: 圣经说: “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到第七日, 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 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 安息了. 神赐福给第七日, 定为圣日, 因为在这日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就安息了”(创2:1-3; 也参诗33:6-9). 神用大能创造万物(把能量注入宇宙)之后, 在第七日就“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 安息了”  —  不再创造, 不再注入新的能量, 所以总能量是一直不变的, 正如传3:14所说: “我知道神一切所作的, 都必永存, 无所增添, 无所减少.”

 

关于热力学第二定律, 圣经说: “天地都要灭没, 你却要长存. 天地都要如外衣渐渐旧了”(诗102:26); 又说: “因为天必像烟云消散, 地必如衣服渐渐旧了”(赛51:6). 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的物理学家余国亮博士评论道: “三千年前的古人, 用‘旧’来描述近代才发现的‘有用能’(即“有用能量”)逐渐消失从而不能再用, 以及用‘烟云消散’来描述物质走向扩散而混淆不清的局势(此乃热力学第二定律) … 至于新约时代的保罗, 则用另一种很富哲学意味的说法: “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 一同叹息劳苦, 直到如今”(罗8:22). … 保罗也指出了为何会有热力学第二定律: “因为受造之物服在虚空之下, 不是自己愿意, 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 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脱离败坏的辖制(即受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控制), 得享神儿女自由的荣耀”(罗8:20-21).[38]

 

简而言之, 神在起初创造天地万物的工作完成后, 就“安息了”(创2:1-2). 这表示神设立了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的守恒), 使宇宙中的总能量不再增加或减少. 可是在人类犯罪以后(创3:17), 罪入了世界, 大地受了咒诅, 神又制定了热力学第二定律(能量的减损), 使天地万物逐渐衰坏, 从有规律、有秩序趋向无规律、无秩序, 渐渐走向扩散而混淆不清的局势. 所以万物都受“败坏的辖制”, 不断在“退化”而非“进化”. 但感谢神, 在施行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后, 他将造“新天新地”, 那里“不再有死亡, 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启21:1-4). 那时, 神要废掉热力学这两条定律, “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神“将一切都更新了”(启21:4,5).

 

          总结

在巴黎的罗浮图书馆(另译“罗弗尔图书馆”, the Library of the Louvre)中, 排列了长达3哩半陈旧过时的科学书籍. 这意味着人的科学理论会不断被人推翻, 或需要修正.可是圣经千古以来都无须修正, 内中所记载的科学性描述一再地被证实是精确可靠的. 法国科学院(French Academy of Science)于1861年出版一本小册子, 内中记载51个当时所谓的“科学事实”, 是一直被认为与圣经有抵触的. 不过今天这51个“科学事实”, 已全被近代科学家所弃绝, 圣经却仍立定. 赞美主, 因圣经犹如先知以赛亚所言: “草必枯乾, 花必凋残, 惟有我们神的话, 必永远立定”(赛40:8); 又如诗人所说: “耶和华阿, 你的话安定在天, 直到永远”(诗119:89).

 

雷雁博博士(另译“法励德”, Farid Abou-Rahme)写道: “总得来说, 圣经是神完美的话: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 不论是心灵上抑或是科学上, 神话语的权威遍于所触之处. 让我们尊重圣经, 不再按各人心意和欲望来解释. 请谨记神说的话是言正其意的. 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 请不要扭曲(曲解), 并跟世界妥协, 倒要接受, 因为圣经‘乃是人被属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 我们有限的头脑智慧不能理解所有事情, 但在那将临荣耀的日子, 我们会明白一切, 那时我们将面对面亲眼得见救主. 因此, 我们应尽力持守在他里面的信心, 不让撒但有机可乘, 试探神的话, 更不容许撒但伺机利用科学把怀疑种在我们心里. 让我们好好持守圣经, 我们的创造主我们的主的话; 因为圣经是完美的, 我们应当研读, 并服从神的话.”[39]

**********************************

附录(二):相信圣经的科学大师开创现代科学的领域

 

若研究科学的历史, 我们会发现圣经对现代科学的发展具有莫大贡献. 吉维斯(Malcom Jeeves)博士在他所著的《科学企业与基督徒信仰》(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一书中写道: “因着圣经的再发现(指圣经重新被人重视, 尤指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下的结果)及宗教改革时期的信息 … 造成科学发展的新动力, 这种新动力再加上希腊思想中最好的部分, 产生了最好的混合原料而引爆出连锁反应, 这种连锁反应又导致在16世纪初科学革命的知识爆炸, 以及之后一直不断地增加, 到融合成今日的科学动力.”[40] 无可否认, 圣经推动了现代科学的进展.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仅列举一些相信圣经的著名科学大师, 并他们所开拓的各项现代科学领域.[41]

 

1.    防腐外科(手术)(Antiseptic Surgery): 利斯特(Joseph Lister, 1827-1912)

2.    细菌学(Bacteriology):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

3.    微积分学(Calculus): 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27)

4.    天体力学(Celestial Mechanics): 开普勒(另译“克卜勒”, 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5.    化学(Chemistry): 玻意耳(另译“波义耳”, Robert Boyle, 1627-1691)

6.    比较解剖学(Comparative Anatomy): 居维叶(Baron Georges Cuvier, 1769-1832)

7.    电脑科学(Computer Science): 巴贝奇(Charles Babbage, 1792-1871)

8.    空间分析(Dimensional Analysis): 瑞利勋爵(Lord Rayleigh, 1842-1919)

9.    动力学(Dynamics): 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27)

10. 电动力学(Electrodynamics): 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11. 电磁学(Electromagnetics):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12. 电子学(Electronics): 弗莱明(John Ambrose Fleming, 1849-1945)

13. 能量学(Energetics):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14. 活昆虫学(Entomology of Living Insects): 法布尔(Jean Henri Fabre, 1823-1915)

15. 场论(Field Theory):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16. 流体力学(Fluid Mechanics): 斯托克斯(George Stokes, 1819-1903)

17. 银河系天文学(Galactic Astronomy): 赫歇耳(另译“赫歇尔”, Sir William Herschel, 1738-1822)

18. 瓦斯动力学(Gas Dynamics): 玻意耳(Robert Boyle, 1627-1691)

19. 遗传学(Genetics): 孟德尔(Gregor Mendel, 1822-1884)

20. 冰河地理学(Glacial Geology): 阿加西(另译“阿加西斯”, Louis Agassiz, 1807-1873)

21. 妇科医学(Gynecology): 辛普森(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

22. 水道测量学(Hydrography): 莫里(Matthew Maury, 1806-1873)

23. 流体静力学(Hydrostatics): 帕斯卡(另译“巴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1662)

24. 鱼类学(Ichthyology): 阿加西(Louis Agassiz, 1807-1873)

25. 同位素化学(Isotopic Chemistry): 拉姆齐(另译“拉姆西”, William Ramsay, 1852-1916)

26. 模型分析(Model Analysis): 瑞利勋爵(Lord Rayleigh, 1842-1919)

27. 自然历史(Natural History): 雷(John Ray, 1627-1705)

28. 海洋学(Oceanography): 莫里(Matthew Maury, 1806-1873)

29. 光学矿物学(Optical Mineralogy): 布鲁斯特(另译“布儒斯特”, David Brewster, 1781-1868)

30. 物理天文学(Physical Astronomy): 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31. 转换热力学(Reversible Thermodynamics): 焦耳(James Prescott Joule, 1818-1889)

32. 统计热力学(Statistical Thermodynamics): 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33. 热力学(Thermodynamics):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里程博士贴切指出, 两三百年以前, 实验科学处于萌发时期, 科学家们从事科学的主要目的, 是为了认识神、荣耀神. 他们


[1]               雷雁博(另译“法励德”, Farid Abou-Rahme)生于巴勒斯坦, 早年毕业于黎巴嫩贝鲁特的美国大学(The American University), 获取两个土木工程学学位. 他在中东工作一段时间后, 移居英国, 并在英格兰北部的设菲尔德大学(Sheffield University)取得哲学博士学位. 他也写了另一本小册子《创造论或进化论: 科学有答案吗?》(Creation or Evolution: Does Science have the Answer?), 此书已被译成几种语言.

[2]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23页.

[3]               以下例子改编自 雷雁博著, 《科学与圣经》(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有限公司, 2000年), 第27-33页; 也参其英文版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23-28页. 所有例子皆引自/改编自此书(有些部分直译自英文版, 以更清楚表达作者愿意), 除了脚注所注明的部分.

[4]               有关开普勒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2年11月份, 第36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5]               有关玻意耳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1年10月份, 第23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6]               有关牛顿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1年7月份, 第20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7]               有关法拉第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2年12月份, 第37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8]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132-133页.

[9]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香港: 道声出版社, 1998年修订版), 第182页.

[10]             有关莫里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2年7月份, 第32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11]             此定律表明能量的守恒(energy conservation). 根据这定律, 能量虽能改变形态, 但它既不能被创造, 又不会毁灭, 所以总能量是一直不变的. 圣经里有不少处经文清楚表明这个定律, 参本文的附录(一), 第10点.

[12]             有关巴斯德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2年4月份, 第29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13]             有关开尔文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14]             有关麦克斯韦的信仰和科学贡献, 请参 2002年9月份, 第34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15]             弗莱明(Sir John Ambrose Fleming, 1849-1945)是英国细菌学家, 发现溶菌酶(1922)和青霉素(1928), 与E. B. Chain及 H. W. Florey共获1945年诺贝尔医学奖.

[16]             利斯特(Joseph Lister, 1827-1912)是英国外科医师和医学科学家, 首创用石炭酸溶液进行手术消毒(1865)及采用纱布和肠线.

[17]             辛普森(Sir 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是英国产科医生, 首创在产科以氯仿代替乙醚麻醉减轻分娩疼痛(1846), 首创铁线缝合、针压法和以其姓氏命名的长产钳, 著有《一种新麻醉药》.

[18]             道尔顿(John Dalton, 1766-1844)是英国化学家和物理学家, 提出有关气体分压的“道尔顿定律”(1801)、倍比定律(1803)和最初的原子量表. 他本人是个色盲, 是为研究色盲的第一人.

[19]             莱特兄弟(The Wright brothers)是指奥维尔·莱特(Orville Wright, 1871-1948)和威尔伯·莱特( Wilbur Wright, 1867-1912). 他们是美国的飞机发明家、航空先驱者, 成功地试飞第一架可操纵的动力飞机(1903), 开辟了飞行器重于空气的飞行时代.

[20]             布劳恩(另译“布莱恩”, Wernher von Braun, 1912-1977)是德国火箭设计师, 研制出V-2火箭, 战后移居美国, 继续开展火箭、导弹研制工作, 1958年1月主持发射了美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探险者1号.

[21]             欧勒(Leonhard Euler, 1707-1783)是瑞士数学家, 在几何学、微积分、理论流体动力学和数论等方面都有开创性贡献, 主要著作有《无穷小分析引论》、《微分学原理》和《积分学原理》.

[22]             孟德尔(Gregor Mendel, 1822-1884)是奥地利遗传学家、孟德尔学派创始人, 原为天主教神父, 发现遗传基因原理(1865), 总结出“分离定律”和“独立分配定律”, 提供遗传学的数学基础.

[23]             帕斯卡(Blaise Pascal, 1623-1662)是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 他是概率论创立者之一, 提出密闭流体能传递压力变化的“帕斯卡定律”, 著有哲学著作《致外省人书》、《思想录》等.

[24]             拉姆齐(Sir William Ramsay, 1852-1916)是英国化学家, 先后发现惰性气体如氩、氦、氖、氪、氙, 因而获1904年诺贝尔化学奖, 后又发现氡(1910), 著有《无机化学体系》、《大气中的气体》等.

[25]             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是用科学的方法尝试明白自然界整体, 用观察、实验和归纳方法, 去记录自然界一切的事物, 找出自然界的规律性. 此类科学的分类为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等类.

[26]             也称“伦敦皇家协会”, 或“英国皇家科学会”等.

[27]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美国: 使者协会[AFC], 2002年增订版), 第189-190页.

[28]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67页.

[29]             因为一般上自然死亡是由于动物身体已不健康, 体内有了问题(如染上疾病), 所以吃这类动物的人染上动物体内疾病的机率很高.

[30]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64-965页.

[31]             这里再引述麦美伦医生(Dr. McMillen)所写的话: “直到18世纪的末期, 在许多古城大都里面的卫生设施, 还是非常的古老. 当时所定的规例, 可把粪便倒在街道上, 但因没有加盖子, 所以非常污秽, 而城市乡村皆恶臭难闻. 这正是苍蝇繁殖的温床, 它们就在秽物上产卵孵化, 并且将肠热病菌带到各处, 杀了千千万万的人. … 圣经中只用一句话, 就教导人得以脱离几种致命疾病的危险(如肠热病、霍乱、痢疾等类). 圣经说: ‘你在营外也该定出一个地方作为便所. 在你器械之中当预备一把锹, 你出营外便溺以後, 用以铲土, 转身掩盖(即掘一个洞, 便溺后将它掩盖好)’(申23:12-13).”(None of These Diseases, 第15页) 麦美伦医生(Dr. McMillen)也说: “直到20世纪初期, 由于医生没有洗手而传染疾病, 所以全世界医院中的死亡率, 还是非常惊人. 单单在世界著名的维也纳医务中心医院(Vienna Medical Center Hospital, 注: 维也纳是奥地利首都)的妇产科病房里, 每6名妇女之中, 便有一人死于传染病. … 如果医生依照神所教导摩西的方法, 与传染病人接触后, 小心地洗手、洗衣服, 就不会有那样高的死亡率 … 圣经的方法规定, 不单单在盆里洗, 还要在流动的水里洗涤, 用点时间吹乾, 并且放在地上晒太阳, 好杀死没有洗净的细菌.”(None of These Diseases, 第17-18页). 引自上引书, 第965页.

[32]             很多医生和科学家对血有负面看法, 相信血是带来疾病的根源, 例如(古埃及)亚历山太城(Alexandria)的医疗博物馆(medical museum)之著名外科医师希罗菲勒斯(另译“希洛非罗氏”, Herophilus, 约主前335-280年)就是其中一人(此人被称为“解剖学之父”). 这错误观念导致很多医生施行“放血治疗”. 这错误方法从主前第4世纪至主后19世纪一直流行, 不知害了多少人的性命. 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死亡的其中一个原因, 据说就是放血太多! 当时的医生若相信圣经所言  —  “活物的生命是在血中”, 他们就不会放出维持生命的血. 参上引书, 第966页.

[33]             哈维(William Harvey, 1578-1657)乃英国医师和生理学家, 实验生理学创始人之一, 阐明血液循环原理及心脏作用(1628), 提出胚胎组织“渐成说”.

[34]             D. Rosevear, Creation Science (England: New Wine Press, 1991), 第43页.

[35]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是美籍德国理论物理学家, 创立“狭义相对论”(special theory of relativity, 1905)和“广义相对论”(general theory of relativity, 1916), 提出光子概念(1905), 创立光电效应定律, 曾参加反战, 反对使用核武器, 荣获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于1952年受邀作以色列的第二任总统, 但他坦然拒绝. 爱因斯坦在其相对论(theory of relativity)中指出: “在真空中, 光速是常数和绝对的(constant and absolute), 不管它的根源如何运动(source’s motion)和观察者如何活动(observer’s movement).” 对于相对论, 请参以下两个相关网站     http://galileoandeinstein.physics.virginia.edu/lectures/spec_rel.html , 以及 http://library.thinkquest.org/27356/p_michelson.htm . 有关相对论中“光的恒定不变性”, 请参 2002年7月份, 第32期《家信》的“本月主题: 基督的称号 — 世界的光”.

[36]             Acts & Facts,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El Cajon, CA. Vol.22, No.9, September 1993.

[37]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63-964页.

[38]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香港: 道声出版社, 1998年修订版), 第61-62页. 有关圣经对热力学第一和第二定律的描述, 请参上引书, 第46-56, 58-63页.

[39]             雷雁博著, 《科学与圣经》(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有限公司, 2000年), 第24-25页. 上文主要改编自上引书, 第16-25页. 有些部分直译自其英文版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40]             Malcom Jeeves,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71), 第13页.

[41]             以下主要参考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 第122-124页; 以及 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4), 第463-46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