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船里的基督 (Christ in the Vessel)


我们常听人说: “人的绝境是神的良机”(Man’s Extremity is God’s Opportunity). 这句话常流传在我们当中; 无疑地, 我们也完全相信这点. 无论如何, 当我们发现自己被带到绝境时, 我们通常很少准备全面依靠和期待神的良机. 说出或听到一个真理, 与察觉和体验那真理的能力, 完全是两回事. 当我们航行在平静海面, 要满有信心地表示神有能力在风暴中保守我们, 这点并不难. 可是, 当我们周围风暴四起, 汹涌咆哮时, 要对神的能力满有信心, 这点绝不容易. 事实上, 神是永不改变的. 不管是风暴或平静, 病痛或健康, 压力或安舒, 贫穷或富足, 我们的神“耶稣基督, 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 这同样的基督, 也是我们在任何时刻、任何环境下, 都能以信心依附和投靠的伟大实体.
可惜, 我们总是不信! 这就是我们软弱和失败的根源. 在人生风暴中, 本当冷静和稳定的我们, 通常都困惑和焦虑; 本当依靠神的我们, 往往忙于奔波寻觅解决的方案; 我们本当“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来12:2), 却“忙着召唤我们的同伴前来搭救”. 我们如此行, 使我们失去太多, 也使主蒙受耻辱. 无可置疑, 当困难和考验临到时, 有几件事是我们必须谦卑学习的, 不然我们就倾向不信靠主了; 当我们不信靠主耶稣时, 我们是何等伤他的心, 因我们的“不信”将伤透那爱我们者的心; 例如在创世记50章里, 发生在约瑟和他兄弟之间的一慕:
“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死了, 就说: ‘或者约瑟怀恨我们, 照着我们从前待他一切的恶, 足足的报复我们.’ 他们就打发人去见约瑟说: ‘你父亲未死以先, 吩咐说: 你们要对约瑟这样说: 从前你哥哥们恶待你, 求你饶恕他们的过犯和罪恶. 如今求你饶恕你父亲神之仆人的过犯.’ 他们对约瑟说这话, 约瑟就哭了”(创50:15-17).
对显示慈爱与关怀兄弟的约瑟而言, 这是何等难过的事. 约瑟早已完全赦免他的兄弟们向他所做的恶事. 他虽手握大权, 却存留他们的性命. 他们实在不该认为那位多年来照顾和爱护他们的约瑟, 有一日会向他们寻仇报复. 他们真是大错特错, 难怪“他们对约瑟说这话, 约瑟就哭了”(创50:17). 对于兄弟们不当有的恐惧和怀疑, 约瑟不禁失声痛哭! 接着是仁慈的答复: “不要害怕, 我岂能代替神呢? 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 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 成就今日的光景. 现在你们不要害怕, 我必养活你们, 和你们的妇人孩子. 于是约瑟用亲爱的话安慰他们”(创50:19-21).
上述情况与在风暴中的门徒相似. 让我们进一步默想这段经文: “当那天晚上, 耶稣对门徒说: ‘我们渡到那边去吧.’ 门徒离开众人, 耶稣仍在船上, 他们就把他一同带去, 也有别的船和他同行. 忽然起了暴风, 波浪打入船内, 甚至船要满了水. 耶稣在船尾上, 枕着枕头睡觉”(可4:35-38).
在此是一幕值得注意及富启发性的光景. 可怜的门徒到了绝境. 他们无计可施. 狂风大浪 — 满了水的船 — 睡了的主! 诚然, 此乃考验时刻. 我们不难理解门徒的害怕恐惧和焦虑不安. 倘若我们处于他们的环境, 我们也会束手无策. 但重要的是: 我们看到他们的失败. 这故事是为我们而写的, 我们应当学习其中的功课, 从中获益.
当我们冷静想一想, 没有什么比“不信”更愚蠢、更不合理. 对于我们眼前这一幕而言, “不信的心”真是愚蠢荒谬; 试想一想, 有神的儿子在船上, 这船岂会沉入海里呢? 但这就是门徒所害怕的事. 他们在那一刻完全没想神的儿子. 他们只想到狂风、巨浪、满了水的船, 依人常识, 此乃绝望的光景. 这是“不信的心”所推理的结论. 它只看到环境, 忘了主宰环境的神. 反之, 信心只仰望神, 不看环境.
这是何等不同啊! 信心喜悦人的绝境, 因它为神制造良机. 信心喜爱被“关闭起来”, 单单向着神 — 把一切受造物从戏台上清除, 只留下神, 叫神能彰显他的荣耀 — 增加“空着的坛”、“空着的瓶”(empty vessels), 好叫神能倒满它们(王上17:14-16). 这就是信心了.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 信心能使门徒在主身旁躺卧和安眠, 纵然它们处于狂风大浪之中. 反之, “不信”使他们忐忑不安; 他们无法安息, 甚至以不信的口气吵醒安眠中尊贵的主. 主昼夜劳碌, 身体倦累, 于是把握时间在船上安息片刻. 主耶稣知道何谓疲劳; 他经历了我们一切环境, 使自己能体认与了解我们的感受和所有的软弱, 他“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
我们发现主耶稣有人性的每一方面(除了罪性和罪行), 所以他身体疲累, 需要在被风浪摇摆的船上睡眠. 狂风和巨浪愈加汹涌, 不停地击打船只, 虽然在船上的是那位造物主, 但他取了人的身体, 成为一位需要安眠的劳苦工人. 这是何等深邃的奥秘! 那位创造大海, 以全能的手控制狂风的大能者, 躺卧在船尾上, 任凭大海和暴风无礼地对待他, 把他当作是普通人一般. 这就是我们神圣之主的人性, 虽在他所造的大海怀中颠簸不停, 但他过于疲倦 — 他睡着了. 哦! 停一停! 让我们默想这奇妙的一幕. 仔细观看, 留心思考它. 我们不能用有限的言语阐述这奇妙一幕; 我们只能感到惊讶、心生敬拜.
正如我们已经提过, “不信”把神圣的主从睡眠中吵醒. “夫子! 我们丧命, 你不顾吗?”(可4:38) 什么?“你不顾吗?” 这是何等伤透主那敏感之心的问题啊! 他们怎能认为主对他们的困境与危险漠不关心呢? 当他们说道: “你不顾吗?”, 他们是完全把他的慈爱和能力忘得一干二净.
然而, 这一切岂不是有如一面镜子, 反映我们的本相吗? 多少时候, 在压力和考验下, 我们就算口不说出, 但我们心里在想: “你不顾吗?” 什么时候可能发生此事呢? 当在我们躺在病床上, 痛哭呻吟, 我们深知全能的神只要一句话, 就能除去我们的痛苦, 叫我们痊愈; 可是, 神就是不愿说这一句话. 也可能当我们缺乏物质需用时, 我们晓得万山的金银和牲畜都属于神 , 甚至整个宇宙的财宝都在他手中, 然而,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 我们的需用仍然没获得供应. 换言之, 我们在生活的某方面仿佛渡过深海; 忽然暴风四起, 大浪不断猛烈侵袭我们的小船, 我们进入绝境, 我们无计可施, 我们的心通常忍不住要爆发出这糟糕的问题: “你不顾吗?” 想到这点, 我们实在惭愧. 想到我们的不信和怀疑, 是如何伤透主那仁爱的心时, 我们应当在神面前深切痛悔.
此外, 我们也想一想, “不信”是何等愚蠢! 那位连生命都给了我们的主, 就是那位为了要拯救我们脱离永远忿怒而离开天上荣耀, 来到劳苦悲惨世界, 死在羞辱十架的主耶稣基督, 爱我们到如此地步的主, 怎么会“不顾我们”呢? 可是在信心的试炼中, 我们却经常怀疑, 或者感到急躁, 忘了我们所畏缩的试炼比起金子是“更显宝贵”(彼前1:7), 因前者是永不朽坏的现实(reality), 后者却会朽坏. 信心所受的试炼越真实, 所发的光辉就越明亮; 故此, 不管试炼何等严厉, 它肯定叫颂赞、尊贵、荣耀归与主; 主不单注入信心, 也使信心经过烈火熔炉的提炼, 并且守在炉旁, 孜孜不倦地注视看守整个过程.
可惜, 门徒在试炼中失败了. 他们对主失去信心, 以致用不当的问题吵醒正在安睡的主, “我们丧命, 你不顾吗?”(可4:38) 何等可悲, 我们是那么小信的受造之物! 我们很快在一个难题困境中, 忘记神万般的怜悯恩典. 大卫信心软弱时说: “必有一日, 我死在扫罗手里”(撒上27:1). 结果如何? 扫罗死在基利波山(撒上31:8), 大卫却登上以色列王的宝座(撒下5:5). 以利亚因耶洗别的恐吓而逃命(王上19:1-3, 以利亚甚至求死, 参王上19:4); 结局如何? 耶洗别跌得粉身碎骨(王下9:33,35), 以利亚却乘风升天(王下2:11). 照样, 在此众门徒认为虽有神的儿子在船上, 他们也将丧命; 结果如何? 主用他创造万物满有权能的话语, 一句话就使狂风大浪立时平静, 海面如镜. “耶稣醒了, 斥责风, 向海说: ‘住了吧! 静了吧!’ 风就止住, 大大地平静了”(可4:39). 此乃恩惠与威严的结合! 主耶稣本该斥责那群吵醒他的门徒, 他却斥责那惊吓他门徒的风浪. 此乃答复他门徒的问题: “你不顾吗?” 可称颂的主! 谁不应当信靠你呢? 谁不应当因着你那坚忍不渝的恩惠, 及那不斥责人的慈爱而敬拜你呢?
另一方面, 我们看到一件荣美的事. 我们那可称颂的主起身, 毫不费力地从全面人性(perfect humanity)的休息, 立刻进到实质神性(essential deity)的活动. 身为人, 他因工作而疲累, 躺卧安睡; 身为神, 他起身以他全能的话语, 平静风浪. 这就是(主)耶稣 — 真实的神与真实的人 — 他现今依然如此, 随时准备供应他子民的需要, 平静他们的困扰忧虑, 解除他们的惊恐惧怕. 哦, 愿我们能更加简单地信靠他! 我们常没察觉, 我们每日因不投靠主怀所遭受的损失是何等的大啊! 我们容易受到惊吓. 每一丝风浪、每一片乌云, 都会使我们感到焦虑不安. 本当全然安息于主身旁, 我们却充满恐惧和忧虑. 本当善用风浪作为信靠他的机会, 我们却误用它为质疑他的借口. 虽然主已向我们保证, 他数过我们每一根头发(路12:7), 如此重视和看顾我们, 但困难来临时, 我们很快就想到我们要丧命了. 主对门徒所说的话, 也是向我们说的: “为什么胆怯, 你们还没有信心吗?”(可4:40).
有时看来我们好像没有信心. 可是看哪, 他的慈爱何等温柔! 他永远都在我们身旁, 准备保护和拯救我们, 纵然我们不信的心很快又质疑他的话语. 他不按我们对他的不信和怀疑来报应我们, 反照他对我们的完美大爱来善待我们. 在人生海上朝向永恒安息的归家旅程上, 他如此的大爱是我们心灵的安慰与安息. 基督在船里! 这就够了. 让我们安然信靠他. 把这事刻在我们心版上, 好叫我们因真诚信靠(主)耶稣而有真正的安息! 并且纵然狂风大作、海浪翻腾, 我们不要说: “我们丧命, 你不顾吗?” 有主在船里, 我们岂会丧命? 照样, 有主在我们心里, 我们岂会丧命? 恳求圣灵教导我们, 能更全面, 有更多的自由和勇气来信靠基督! 我们现在就需要这点, 且需要更多. 我们必须靠信心来在心中握紧基督、享受基督. 如此, 我们便能称颂他, 并享有永久真实的平安和喜乐!
结束前, 我们留意到门徒对上述发生的事所具有的反应. 主以大能神迹回答他们的问题, 安慰他们的惧怕, 他们本当安然地敬拜主, 但他们竟然惊讶万分, 心里更加惧怕. “他们就大大地惧怕, 彼此说: ‘这到底是谁, 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可4:41). 诚然, 他们应当更认识他. 是的, 我们也当如此![1]

 

[1] 译者注: 上文译自 Charles H. Mackintosh, The Mackintosh Treasury: Miscellaneous Writings by C.H. Mackintosh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6), 第451-45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