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二)


(文接上期)

 

C.   安息日会的错误教义

     (C.1)   有关守安息日

首先, 我们必须清楚一点, 对于圣经与犹太人而言, 一个星期是由星期日(而非星期一)开始算起, 所以“七日的第一日”是星期日, 基督徒称为主日; “七日的最后一日”则是星期六, 犹太人称为安息日. 七日的第一日有时也被称为“第八日”, 或被象征式地称为“基督徒的安息日”(Christian Sabbath, 与“犹太人的安息日”有别).

七日的第一日 七日的第二日 七日的第三日 七日的第四日 七日的第五日 七日的第六日 七日的第七日
星期日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有关安息日方面,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有以下三大错谬:

安息日会的错误教义[1] 圣经的教导和历史的事实
  1. 基督徒必须在星期六守安息日: “…这证明在基督徒的时代还须要守所有十诫,基督也没有意思要更改任何一条诫命.其中一条诫命就是在第七日(即星期六)守安息日…”[参Bible Footlights, 第37页]

* 基督徒要守安息日,因为以下的原因:

(a)向神表忠诚:“神在伊甸园设立了安息日;正如这事实 — 他是我们的创造主 —继续成为我们该敬拜他的原因,照样地,安息日将继续成为这事实的证据和纪念之日…守安息日是对神忠诚的证据”[参 Ellen White,The Great Controversy, 第386页]

(b)列祖们(patriarchs,即以色列的先祖们)守安息日:“在圣洁无罪的伊甸园中,亚当守安息日…所有列祖们,从亚伯到义人诺亚,到亚伯拉罕,到雅各…都守主日” [参 Ellen White, The Great Controversy, 第398页]

(c)主耶稣守安息日:“耶稣所立的榜样是清楚和一致的的.守安息日是他的惯例…虽然我们有同一位基督作我们的榜样,有同一本圣经为我们的指南,…可是我们发现基督徒守两个安息日(即有者守星期六,有者守星期日)…”[参 George Vandeman, Planet in Rebellion,第277页]

(d)主耶稣的跟从者(门徒)守安息日:“基督的跟从者谨慎地守安息日,就是他们的主被安葬,与罪致死争战后安息的日子”[参New Life Bible Correspondence Course, Guide#16]

  1. 安息日是神与犹太人/以色列人所立的约(属于摩西律法)(出31:13,16),与基督徒无关,所以不在律法捆绑下的基督徒(罗6:14,15),不必守安息日(西2:16; 加4:10)

* 安息日会所给的原因不正确,因为:

(a)虽然神在创世记时提到安息日(创2:2,3),可是守安息日的诫命是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时才赐下(尼9:13-14);这表明:(i)在这之前,神从没声明人要守安息日;(ii)守安息日的命令是给予以色列人,而非所有人类;(iii)神并没表示所有世人都要靠守安息日来讨神的喜悦,向神表忠诚;反而指出在恩典时代,守安息日不能讨神的喜悦(西2:16-17; 加4:10)

(b)安息日会无法引证任何明确的圣经节来证实列祖们守安息日,所以安息日会的看法只是没有圣经根据的猜测;再者,就算列祖们真的守安息日,这并不表示基督徒一定要守安息日(不然,列祖们受割礼,基督徒岂不是也要受割礼吗?)

(c)主耶稣守安息日,因为他被“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加4:4,5),如此他才能够为我们成就了律法一切的要求(太5:17,18),使我们不在律法之下(罗6:14),受律法诸般条例所压制.他守安息日,为叫我们不必守安息日!

(d)主耶稣的门徒守安息日,因为他们是犹太人,但他们没有因守安息日就不守主日.[2]另一方面,在恩典时代的犹太人,只要是基督徒就不受律法的约束,不一定要守安息日(参西2:16,17; 加4:10)

2.   早期教会的基督徒都守安息日,但罗马天主教的教皇却在较后把安息日改为主日: 怀特夫人(Mrs. White)说:“教皇已把它(安息日)由七日的第七日(即星期六)改成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参 Early Writings, 第26,55页];另一位作者也说:“现今设立在罗马的教会(即罗马天主教)很快看见与异教(paganism)妥协的短暂利益.所以短短几年后…罗马教会在老底嘉会议上(Council of Laodicea)不顾神清楚的命令(指守安息日),谕令将七日的第七日改为第一日”[George Vandeman,Planet in Rebellion, 第290页] 2.   圣经与早期教会历史的记载都一致证实早期的外邦人基督徒根本不守安息日,而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守主日(即参加聚会,擘饼记念主[或称“作礼拜”],[3] 请参下文: (四)早期的基督徒在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聚会; 和(五)主后300年以前的早期召会作者都记载基督徒守星期日的主日].因此,“安息日较后被教皇改成主日”的论点根本无法成立,也没有可靠的圣经或历史证据.
3.   凡守主日的人就有兽的印记:怀特夫人(Mrs. White)说:“在此我们发现兽的印记,就是天主教在没有圣经的权柄下,把安息日改成星期日” [参 The Mark of the Beast, 第23页];“守星期日(Sunday keeping)肯定是‘兽的印记’” [参 The Marvel of Nations, by U. Smith, 第183页]; 怀特夫人又说:“安息日的更改(改成守主日)是罗马天主教权威的证据或印记”,“守那假冒的安息日(指星期日的主日)等于领受这印记”[参 Great Controversy (vol.6), 第281页] 3.   圣经指出那受兽的印记之人,是那些在七年灾难期间拜兽的人(启13:15-18; 21:4),而不是如怀特夫人所说,是那些守主日的人.若是凡守主日的人就兽的印记,要受神的刑罚,那么主耶稣的使徒和门徒,并早期教会的基督徒都有兽的印记,要受神的刑罚了,因为按圣经和历史的记载,他们都守主日(徒20:7;林前16:1-2)[参下文(四)和(五)]

由于安息日会在安息日的问题上, 出现严重的曲解, 所以我们需要用更多的篇幅来研究和解释有关安息日的两大问题: (a)基督徒为何不守安息日而守主日呢? (b)真的是教皇把安息日改为主日吗?

 

(a)         基督徒为何不守安息日而守主日呢?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常指责基督徒不断重犯第4条诫命 ¾ 不守安息日. 基督徒为何不守呢? 为何选择在主日(星期日)聚会, 擘饼记念和敬拜主, 而不在安息日(星期六)呢? 基思.皮普尔(Keith Piper)给予下列五大原因:

(一)  守星期六的安息日是神单单与犹太人所立的“摩西的约”(Mosaic Covenant);

(二)  保罗在谈到守安息日时从没命令基督徒守安息日;

(三)  圣经指明摩西律法对基督徒而言已经终止结束了;

(四)  早期的基督徒在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聚会;

(五)  主后300年以前的早期召会作者都记载基督徒守星期日的主日.[4]

 

 

(一)   守星期六的安息日是神单单与犹太人所立的“摩西的约”(Mosaic Covenant) 

 

1 出31:13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说: ‘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
2 出31:16 “故此, 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为永远的约.”
3 出31:17 “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 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 第七日便安息舒畅.”
4 结20:12 “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 好在我与他们中间为证据…”
5 结20:20 “且以我的安息日为圣. 这日在我与你们中间为证据…”

 

请留意! 在以上的经文中, 神4次表示守安息日是神与以色列人之间(立约)的证据, 因此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的是以色列人或犹太人,[5] 而非基督徒. “他们是以色列人. …诸约、律法、礼仪、应许, 都是他们的”(罗9:4). 由此可见, 基督徒(特指外邦的基督徒)根本与这约无关, 无需守安息日, 更何况神借摩西所立的旧约, 已被在基督里所立的新约所取代了.[6]

 

 

 

(二) 保罗在谈到守安息日时从没命令基督徒守安息日

1 罗14:5-6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 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 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 守日的人, 是为主守的, (注: 原文接下去还有一段: “不守日的人, 是为主不守的”[7])…”
2 西2:16-17 “所以不拘在饮食上, 或节期、月朔、安息日, 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 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 那形体却是基督.”

 

如果保罗要教导基督徒守安息日, 当他在上述经文提到守日(安息日)时, 必定如此表示. 可是, 他不但没有如此行, 而且在西2:16-17强调安息日也只不过是“后事的影儿”. 当我们得着基督这真实且完美的“形体”时, 我们何必还要安息日这“影儿”呢? 保罗也大力反对“律法条文主义”(legalism), 而其中一样就是“谨守日子”(加4:10), 这当然包括受安息日. 总括而言, 保罗教导基督徒不要受律法条例 ¾ 包括守安息日 ¾ 所限制和捆绑(西2:20-23).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徒反驳说: “保罗也在安息日到会堂里去啊!” 可是保罗如此行, 为要向犹太人见证基督, 传扬基督的福音(徒17:2-3; 也参徒13:42-44; 16:13), 因各处的犹太人在安息日惯性地聚集在会堂里, 所以到会堂比较容易找到他们. 保罗到会堂的主要目的并非守安息日, 更没吩咐基督徒要在安息日聚会和敬拜. 还有一点值得留意的是: 在保罗和其他使徒及长老们所出席的耶路撒冷会议上, 他们论到外邦基督徒所该遵守的事项中, 只提到禁戒祭偶像之物, 和血, 并勒死的牲畜, 和奸淫, 却一字不提守安息日的事(徒15:19-29). 由此可见, 不但是保罗, 连其他使徒和长老们也看出神的旨意并非要基督徒守安息日, 正如他们的结论: “因为圣灵和我们, 定意不将别的重担放在你们身上”(徒15:28).

 

 

(三) 圣经指明摩西律法对基督徒而言已经终止结束了

1 罗6:14 “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 乃在恩典之下.”
2 罗6:15 “我们在恩典之下, 不在律法之下, 就可以犯罪吗?”
3 罗7:4 “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 在律法上也是死了. 叫你们归于别人(即基督)…”
4 罗7:6 “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 现今就脱离了律法. 叫我们服事主, 要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
5 罗8:2 “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 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6 罗10:4 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 使凡信他的都得着义.”
7 加3:23 “…我们被看守在律法之下, 直圈到那将来的真道显明出来.”
8 加3:24-25 “…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 … 但这因信得救的理, 既然来到, 我们从此就不在(原文作: “不再处于”)师傅的手下了.
9 加5:18 “但你们若被圣灵引导, 就不在律法以下.”
10 弗2:15 “而且以自己的身体, 废掉冤仇, 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
11 来7:12 “祭司的职任既已更改, 律法也必须更改.”
12 来7:18 先前的条例(指旧约律法), 因软弱无益, 所以废掉了.”
13 来10:9 “…可见他是除去在先的(指旧约律法), 为要立定在后的.”

 

我们可从以上13处的经文总结下列几点:

  1. 弗2:15表示, 基督以自己的身体, 废掉冤仇, 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 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指出, “律法”一词在希腊文是 nomos {G:3551}, 可指: (I)律法的法规或主体(code or body of laws, 指摩西法规, 例如太5:18); (II)摩西条例的律法(laws of Mosaic statutes), 包括:

(a)公民权力和职责(civil rights and duties), 例如婚姻(罗7:2,3; 林前7:39), 利未祭司职分(来7:16)等.

(b)外在的宗教礼仪(external religious rites), 例如洁净之礼(路2:22; 来9:22), 割礼(约7:23; 徒51:5), 献祭之礼(来10:8)等.

(c)有关人的心态和行为(relating to hearts and conducts of men), 参罗7:7; 来8:10.[8]

* “条规”一词在希腊文是 dogma {G:1378}, 意谓“摩西律法的教令(decree), 即外在的戒律(external precepts), 参西2:14.[9] 因此, 基督全面废掉或终止摩西条例, 律法的法规或主体中所记载的规条, 包括守安息日的规条!

  1. 罗7:1-6指出, 一位妻子在她丈夫活着时, 是受丈夫的约束; 若丈夫死后, 她便重获自由. 律法被喻为“死了的丈夫”, 表明基督徒已经与律法断绝关系; 基督徒借着基督的身体, 在律法上死了, 脱离了律法的约束, 从律法中得释放, “叫我们服事主, 要按着心灵(或作“圣灵”)的新样, 不按着仪文的旧样”(罗7:7).
  2. 罗10:4中的“总结”(希腊文: telos {G:5056})一词, 意谓“在时间上终止、完成”. 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贴切表示: “律法所要求我们履行的义务已经终止, 因为基督已满足律法的要求, 并将他的义加在那些相信他的人身上. 基督已经把信徒从律法的霸权压制下释放出来. 公义的标准不再从外而来, 强制施行在我们身上, 而是靠圣灵由内而发, 因他将律法写在我们心里.”[10]
  3. 罗8:2指出, 基督徒如今已经拥有基督和圣灵, 所以在基督里, 我们在另一个不同的律下操作,[11] 即“赐生命圣灵的律”(原文作“生命之灵的律”). 我们现今的新生命不再靠律法过活, 受律法约束, 而是顺从圣灵的引导(加5:18), 活出那已被神称义的新生命.
  4. 加3:23-25指出: (a)律法犹如一所监牢, 我们“一起被关”在律法的监牢里(加3:23的“圈”在希腊文是 sugkleiô {G:4788}, 意谓“关在一起”), 直到基督和福音来到时, 我们才被基督释放, 以新生的样式事奉主; (b)律法犹如一位导师(希腊文: paidagôgos {G:3807}). paidagôgos 意谓“孩子的指导者或私人教师”. 他是一位严格, 执行管教的仆人, 负责把孩子带到学校上课. 同样地, 严紧的律法使我们知罪, 把我们带到基督面前, 来靠信心得救. 而已经得救的人, 是“长大了的孩子”(参加4:3-7), 不再受律法这位导师的约束管制, 因此我们不在律法的权下(罗6:14-15) — 包括不在守安息日的律法条规下.
  5. 来7:12表示, 利未支派的祭司从旧约律法获得服事的权柄. 可是, 若利未祭司制更改了, 律法也就必须更改. 摩西的律法没有立犹太支派的人为祭司(来7:14), 所以当出自犹大支派的耶稣基督被立为祭司时(来4:14), 整个旧约律法的制度都更改, 于是“这先前的条例(指摩西律法), 因软弱无益, 所以废掉了”(来718), “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 把它撤去… 所以不拘在饮食上, 或…安息日, 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西2:16), “可见他(神)是除去在先的(旧约律法摩西的约, 包括神借着摩西与以色列人所立的守安息日之约, 出31:13), 为要立定在后的(新约基督所立的约, 包括靠信心称义和圣灵引导, 罗3:28; 8:2)”(来10:9).

 

总括而言, 我们基督徒已经向律法死了(罗7:1-4; 这“死”表明与律法脱离关系), 从律法中获得释放, 得以自由(加5:1). 无论如何, 这决非表示我们有自由犯罪, 而是有自由顺从神的旨意. 基于我们对基督的爱(林后5:14), 我们顺从神, 不是出自外在律法的强制(outward compulsion of law), 乃是出于内在爱心的激励(inward constraint of love), “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弗6:6). 当我们顺从圣灵的引导(加5:16-18), 那住在我们心里的圣灵就赐我们力量去行善, “使律法的义, 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 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罗8:4).

 

(四) 早期的基督徒在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聚会

 

1 徒20:7 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 保罗…就与他们讲论, 直讲到半夜.”
2 林前16:1-2 “论到为圣徒捐钱, 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 你们也当怎样行.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 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
3 约20:19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 门徒所在(原文作“聚集”)的地方…耶稣来站在当中…”
4 约20:26 过了八日, 门徒又在屋里, …耶稣来站在当中…”

 

徒20:7表明早期基督徒是在星期日(七日的第一日)聚集, 擘饼记念主(参林前11:23-34); 林前16:1-2也进一步指出, 早期基督徒是在“每逢”星期日(七日的第一日)聚集相会, 所以选择在那日捐献是最适当不过了. 保罗也同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在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如此行. 约20:19-26证实主耶稣的门徒也是在星期日聚集.

有关徒20:7,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徒辩驳说, 这特罗亚的聚会是在星期六晚上进行, 而保罗在次日, 即星期日早上起程离开那里. 可是坎莱特(D.M. Canright)指出, 路加(使徒行传的作者)采用罗马方式来计时的可能性较大, 即以午夜12时至午夜12时为一日, 因为此书并非写给犹太人, 而是住在意大利的罗马人(Theophilus, 徒1:1). 劳申布什(Prof. A. Rauschenbush)解释道: “这事(指徒20:7的事)不是发生在旧约, 而在新约; 不是在巴勒斯坦, 而是在千哩之遥的小亚西亚(即现今的土耳其)西岸. 此外, 这是罗马统治的时代, 罗马将他们的诸般法律和计时之法, 强施于它所占领的地方及百姓身上. 自罗马人最早的历史, 他们是以午夜12时为一日的开始. 当保罗到探特罗亚时, 小亚西亚的西岸已经在罗马统治下长达180年之久”(Saturday or Sunday? 第14页). 哈彻特(Prof. Hachett)也表示: “既然路加与外邦人常有来往, 并为外邦读者而写, 他以外邦人(指罗马人)的方式来计时, 是最恰当不过了; 因此, 七日第一日的傍晚或晚上便是基督徒的安息日(指星期六)晚上,而保罗隔天离开的早晨则是星期一.”[12]

至于林前16:1-2, 坎莱特(D.M. Canright)继续指出, 如果七日的第一日不是基督徒普遍参加聚会的日子, 保罗为何选择此日来作捐献的事呢?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教徒狡辩说, 这节并非指有何特别聚会在七日的第一日举行, 保罗只是吩咐信徒留在家中, 把捐款置放一旁便可. 若是如此, 他们的捐款便没有事先被收集起来, 而保罗来到时还得“现凑”, 这正是他所不想看到的情形(林前16:2; 注: 别忘了当时的保罗正赶路上耶路撒冷, 没时间久留在哥林多, 所以他要避免来时才“现凑”).[13]

 

(五) 主后300年以前的早期召会作者都记载基督徒守星期日的主日

主后100至300年期间, 有许多基督徒的作者提及早期召会的情形. 他们当中没有一人说他们守星期六的安息日, 正如基思.皮普尔(Keith Piper)指出: “…伊格那丢(Ignatius, 约主后107年),[14] 查斯丁(Justin Martyr, 约主后145年), 巴戴山(Bardaisan, 约主后154年), 伊雷内尔斯(Irenaeus, 约主后178年), 特土良(Tertullian, 约主后180年), 居普良(Cyprian, 约主后200年), 维多利纳斯(Victorinus, 约主后280年)等, 都记载基督徒是在星期日聚集. 他们从不指星期六的安息日是基督徒敬拜的日子.”[15] 这点可从坎莱特(D.M. Canright)引述《前尼西亚基督徒书库》(Ante-Nicene Christian Library)的记载加以证实:[16]

 

1 查斯丁(Justin Martyr, 约主后140年, 据说这位外邦人于主后110年生在靠近雅各井之处):

“ 可是星期日是我们所有人共同聚会(common assembly)之日, 因为耶稣基督我们的救主就在这日从死里复活.” (参Apology, Chapter LXVII)

2  特土良(Tertullian, 约主后200年, 据说这位北非洲教会的长老生于主后145年):

“我们把星期六过后的一日(即星期日)看为圣日…反驳那些称此日为他们的安息日之人.” (参 Apology, Chapter XVI)

3 居普良(Cyprian, 约主后250年, 北非洲迦太基[Carthage]的监督):

第八日, 就是安息日后的第一日, 即主日…”(参 Epistle 58, Section 4)

4 亚拿托利乌斯(Anatolius, 约主后270年, 老底嘉的监督, 是位希腊人):

“我们因记念主在主日复活而欢庆此日.”(参 Chapter X).

5 彼得(Peter, 约主后306年, [埃及]亚历山大的监督):

“我们欢庆主日为喜乐之日, 因为他(主耶稣)在此日复活.”(参Canon 15)

 

此外, 全套10册(volumes)的《前尼西亚教父》(The Ante-Nicene Fathers)的记载也证实这点:[17]

 

1 伊格那丢(Ignatius, 约主后110年, 安提阿的监督; 此人活在使徒时代, 主后30-107年, 是使徒约翰的门徒, 所以一定清楚早期教会的基督徒对安息日的态度):

“既然如此, 那些遵行古时惯例的人在盼望上获得更新(注:这些人是犹太基督徒), 不再遵守安息日, 乃是依照主日(即星期日)来改变他们的生命, 我们的生命也靠主复活, 这样我们就可成为我们唯一的教师耶稣基督的门徒.”

2 《巴拿巴的书信》(The Epistle of Barnabas, 约主后120-150年):

“他向他们说: ‘月朔和安息日, 并宣召的大会, 也是我所憎恶的’(赛1:13). 你看透明白他所说的: 你目前的安息日, 就是我为万物安息而定的日子, 不被我所悦纳… 我将定第八日为开始, 即开始另一个世界. 因此, 我们也欢喜地守第八日, 就是耶稣从死里复活之日.” (参 第1册, 第147页)

3 《使徒的教训》(The Teachings of the Apostles, 写于主后160年; 注: 另有记载指出此书可能写于主后80、105或120年):

“使徒们进一步指示: 在七日的第一日, 要作礼拜(service)和阅读圣经, 并领圣餐(oblation, 即擘饼记念主): 因为在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的主从死亡之处复活, 回到世间, 并在七日的第一日, 他升到天上.”(参 第8册, 第668页)

4 巴戴山 (Bardaisan, 约主后154年):

“无论我们身在何处, 我们所有人都以弥赛亚的名为称, 即基督徒, 并在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聚集在一起…”

5 西奥菲勒斯(Theophilus, 安提阿的牧师[监督]):

“惯例和理智都挑战我们, 要叫我们尊重主日, 因为就在此日, 我们的主成就他从死里的复活.”

6 伊雷内尔斯 (Irenaeus, 主后178年, 里昂斯[Lyons]的监督):

“不可在主日以外的日子欢庆主复活的奥秘.”(参 第8册,第773页)

7 俄利根(Origen, 约主后200年; 他的家乡是在埃及, 但他周游东方各地并死于推罗[Tyre], 即现今黎巴嫩的西南部):

“施洗约翰的出生, 是为主预备一群百姓, 一群在现今已渐旧之约结束时, 也是安息日结束时, 属主的的百姓… 守主日是完美基督徒的其中一个印记.”

8 维多利纳斯(Victorinus, 约主后280或300年, 佩陶尔[Petau]的监督)

“…恐怕我们看来与犹太人一样地守安息日, 这是基督, 就是那位称为“安息日的主”本身借着他的众先知表示他憎恶此事(参赛1:13) 他已经以他的身体来废除这安息日…”(参 第7册, 第342页)

 

值得留意的是, 以上这些作者不都住在罗马, 而是遍布各地; 有者在非洲(如特土良和居普良), 有者在土耳其的老底嘉(如亚拿托利乌斯), 有者在安提阿(如伊格那丢)等等. 这说明在早期教会的历史上, 守主日是各地基督徒的惯例, 而非只限于罗马的基督徒. 被称为“教会历史之父”的优西比乌斯(Eusebius of Caesarea, 主后265-340年)[18]所说的话, 总结了我们的论点. 他说: “从开始时, 基督徒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 他们称这日为主日. 他们聚集的目的, 是为要敬拜、读经、传道, 并欢庆主的晚餐… 七日的第一日, 救主战胜死亡. 因此, 它有卓越无比、优先首要的地位, 比犹太人的安息日更尊荣.”[19]

 

进一步的思考

结束前, 我们需要再用些篇幅来思考安息日会的一些反驳:

(1)   安息日会: “律法分为两种: 道德律和礼仪律(moral and ceremonial laws). 基督所废掉的律法(弗2:15), 是指礼仪律, 而非属于道德律的十诫!”

答: 可是罗7:1-7论到律法时, 特别举出律法中的一个例子 — “不可起贪心”(罗7:7), 此乃十诫中的第10条诫命(出20:17). 既然十诫包括在律法里面, 基督所废掉的律法也包括了十诫中的第4条— “当记念安息日, 守为圣日”(出20:8).

(2)   安息日会: “废掉十诫? 难道基督徒不必遵守十诫吗? 可以拜偶像、偷盗、杀人吗?”

答: 当然不可! 因为教导基督徒要守十诫中的9条诫命, 参下表:

十诫中的诫命 新约的教导
1 *出20:3“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徒14:15“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指偶像),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永生神.”

*帖前1:9“…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

2 *出20:4,5“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 *约壹5:21“你们要自守,远避偶像.”

*加5:19,20“情欲的事…就如…拜偶像…”

3 *出20:7“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 *雅5:12“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

*提前1:20“…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

4 *出20:8“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  

新约中没有任何必须守安息日的命令!!!

5 *出20:12“当孝敬父母…” *弗6:1-3“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要孝敬父母.”
6 *出20:13“不可杀人.” *罗13:9“不可杀人”

*加5:19,21“情欲的事…就如…凶杀…”

7 *出20:14“不可奸淫.” *加5:19“情欲的事…就如奸淫…”

*林前6:9,10“…淫乱的…奸淫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8 *出20:15“不可偷盗.” *弗4:28“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
9 *出20:16“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 *弗4:15“惟用爱心说诚实话.”

*弗4:25“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

*西3:9“不要彼此说谎…”

10 *出20:17“不可贪恋人的房屋,也不可贪恋人的妻子,仆婢,牛驴,并他一切所有的.” *弗5:3“…或是贪婪,在你们中间连题都不可,方合圣徒的体统.”

*弗5:5“…有贪心的,就与拜偶像的一样.”

*来13:5“你们存心不可贪爱钱财.”

 

请注意! 为何新约圣经教导基督徒要遵守十诫中的每一条, 除了第四条(要守安息日)呢? 答案是明显的, 因为基督已借着他身体在十架上的代死, 废掉了这条诫命(弗2:15; 西2:14,16).

(3)   安息日会: “守安息日是‘神所立的永约’, 是必须永远遵守的(出20:8)!”

答: 对于以色列人诚然如此. 不过, 是以色列人, 而非基督徒, 必须永远遵守此约. 再者, 若说“永约”是必须永远遵守的, 那么为何安息日会的教徒不遵守其他的永约呢? 例如: 割礼(创17:4-14)、 、逾越节(出12:14)、赎罪礼(出30:10)、献祭(出30:18)等等.

(4)   安息日会: “上述都是礼仪律, 不是道德律, 所以不必遵守!”

答: 好, 就算守安息日是世世代代所当遵守的道德律(注: 此乃假设和臆说而已,  缺乏圣经明确的根据), 而我们基督徒必须遵守它. 可是, 圣经分明教导说在安息日时不可在一切的住处生火(出35:3), 为何安息日会的教徒在星期六(安息日)仍旧燃烧煤气来煮食开车出外呢?(别忘了驾车也是燃烧车内的汽油) 这根本是犯了安息日. 他们宣告守安息日, 却不按圣经来遵守安息日内所该守的, 这岂能算是守安息日呢? 更糟的是, 按圣经教导, 守安息日必须从晚上守到次日晚上(或“日落到次日的日落”, 利23:32), 可是在北极一带的国家, 在冬天时有数月之久没有阳光,没有日落; 而夏天时也有数月之久太阳位于地平线上, 也没有日落.[20] 于是, 住在北极一带的人根本无法按圣经来守安息日. 因此, 安息日会的教徒需要重新检讨何谓守安息日!

 

总结

毅斯顿(Burton Scott Easton)指出: “‘主日’一词在新约中只出现1次, 即启1:10, 可是在使徒时代后的作品中, 我们读到伊格那丢(Ignatius)写给默尼斯人(Magnesians)的书信说: ‘不要再守安息日,要按主日而活, 因在此日我们的光明重现.’… 徒2:46表示信徒每日进行特别的敬拜.[21] 可是此景不能长久持续, 他们必须选择特别的一日, 而理所当然, 这一日是星期日.… 无论如何, 不受割礼的外邦人(指外邦基督徒)有自由, 不被守安息日的义务所捆绑 …. 徒15:28,29提到(外邦基督徒)‘必须遵守的事物’时, 没提到要在哪一日守安息… 反之, 保罗指出, 把谨守日子看为履行神所吩咐的义务, 其实是弃绝基督(加4:10, 也参加5:4), 他也明确谴责守安息日一事(西2:16). 人可按个人对神的忠诚而行事(罗14:5,6), 但这些事(包括守安息日)不是获得救恩所需要遵行的普遍法则, 没有一事能与基督释放了我们相比.”[22]

坎莱特(D.M. Canright)说的好: “试想想整个星期的每一天. 有哪一天发生的事迹比主复活之日更重要呢?[23] …星期四主被出卖, 星期五主被钉死, 星期六主在坟墓里. 我们会选择这其中一天为教会喜乐的纪念日吗? 当然不会!”[24] 在犹太人的安息日, 主还未复活; 对门徒而言, 那是失望沮丧和困扰不安的日子. 他们想到昨日主在十架上所受的痛苦和创伤, 他们担心明日敌人要如何加害他们; 想起那七日的第七日 — 心中没有安息的安息日, 门徒必然伤感异常. 不过, 在七日的第一日早晨, 一切忧愁全消, 他们的希望如火重燃! 保罗说: “基督若没有复活, 你们的信便是徒然. 你们仍在罪里”(林前15:17). 基督若没有复活之日, 基督信仰便是徒然. 可是, 在七日的第一日, 主复活了! 此日因主的复活而在人类历史上掀开了新的一页, 重燃了沉沦罪人的希望! 因此,基督徒不守安息日而守主日, 不仅合乎圣经的教导, 更是极其合理与明智之举!

 


[1]               下文有关安息日会的错误教义, 其资料是取自 “Keeping the Sabbath Day: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s. What the Cults Teach” in http://www.daveandangel.com/CRN/KeepingTheSabbath.html, 第1-5页; D.M. Canright, “Did the Pope Change the Sabbath? (Chapter 11)”, from Seventh-day Adventism Renounced (by D.M. Canright, 1914),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11.txt , 第1页.

[2]               优西比乌斯(Eusebius, 主后265-340年)说: “他们(犹太基督徒)也守安息日和其他犹太人的习俗, 像犹太人一样; 可是另一方面, 他们也欢庆主日, 像我们(外邦基督徒)一样, 来记念他(主耶稣)的复活.”(Ecclesiastical History, book 3, chapter XXVII). 这表示犹太基督徒清楚知道犹太人的“安息日”与基督徒的“主日”是两回事, 前者记念神创造后的安息, 后者则是记念主复活的胜利;所以他们没有因为守安息日就不守主日. 他们守前者, 因为他们是犹太人; 而他们守后者, 因为他们是基督徒.

[3]               “作礼拜”是公会或宗派的用词, 但我们应该选择使用圣经的用词, 即擘饼记念主(参徒2:42; 20:7; 林前11:24-25)或“主的晚餐”(林前11:20).

[4]               参 Keith Piper, “Why It Is Right for Christians to Meet on Sunday, Not Saturday, the Jewish Sabbath”, in http://www.users.on.net/mec/answers/69_mee.htm , 第1-9页.

[5]               有关以色列人与犹太人的分别, 请参 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圣经问答: 希伯来人, 以色列人和犹太人的区别”.

[6]               有关这两个“约”的区别, 请参本期(2002年7月份, 第32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摩西的旧约与基督的新约”.

[7]               按“多数抄本传统”(Majority Text Tradition), 有85-90%的希腊文抄本中有这段经文. Zane C. Hodges & Arthur L. Farstad (ed.),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According to the Majority Text(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 第504页.

[8]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015-1016页.

[9]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第474页.

[10]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第1376-1377页.

[11]                 “律”(law)是一种力量, 这力量是自然的, 不能改变的, 除非遇上另一个更大的律; 例如物体往下跌, 因为“地心吸力”. 人已受“罪和死的律”所控制, 所以无法战胜罪恶和死亡, 除非获得另一个“律”的帮助, 那就是“生命之灵的律”; 这律是从那位赐新生命的圣灵而来, . 有关信徒在这“新的律”(即生命之灵的律)下操作方面, 请参 2001年5月份, 第18期《家信》的“默想灵修: 复活的生命”.

[12]             D.M. Canright, “Why Christians Keep Sunday? (Chapter 10)”, from Seventh-day Adventism Renounced (by D.M. Canright, 1914),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10.txt , 第10页.

[13]             D.M. Canright, “Why Christians Keep Sunday? (Chapter 10)”, 第12页.

[14]             有关这些作者的年代, 历史的记载也许稍有出入, 因为人以不同角度或标准来记载他们(有时记载他们出生的年代, 有时则记载他们生命中一些特殊事件的年代). 无论任何, 下文所引证的初期教会作者都是在主后400年前的人. 这点非常重要, 因为安息日会的领袖们普遍认为天主教或教皇是于主后第4世纪(即主后300-400年)左右, 将安息日改为星期日的主日. 但是这些主后400年前的作者都一致指出, 基督徒从一开始时便是守主日.

[15]             Keith Piper, “Why It Is Right for Christians to Meet on Sunday, Not Saturday, the Jewish Sabbath”, 第1页.

[16]             D.M. Canright, “Why Christians Keep Sunday? (Chapter 10)”, 第3页.

[17]             下列第1、3、4、6、8项是引自 Keith Piper, “Why It Is Right for Christians to Meet on Sunday, Not Saturday, the Jewish Sabbath”; 而第2、5、7项则引自 Jennings F. Dake, Dake’s Annotated Reference Bible (Lawrenceville: Dake Bible Sales, Inc., 1992), (新约)第191页.

[18]             此教会历史学家乃该撒利亚(Caesarea)的监督, 在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时下狱, 著有《基督教教会史》、《君士坦丁传》、《编年史》等.

[19]             Jennings F. Dake, Dake’s Annotated Reference Bible, (新约)第191页.

[20]             D.M. Canright, “The Nature of the Sabbath Commandment (Chapter 9)”, from Seventh-day Adventism Renounced (by D.M. Canright, 1914), in http://web2.airmail.net/billtod/ch09.txt , 第7页.

[21]             也有学者认为徒2:42的“擘饼”是指主日擘饼记念主的特别聚会, 而徒2:46的“擘饼”则是指普通的吃喝用饭, 着重于信徒彼此分享和交通, 而非记念和敬拜主.

[22]             James Orr (gen.ed.),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aedia (vol.34)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1919-1920页.

[23]             圣经有许多意义重大的事件, 都在主日(星期日)发生, 例如: (1)主从死里复活(可16:9); (2)复活之主的福音首次被传扬, 即“主果然复活” (路24:34); (3)主升天见父(约20:17); (4)许多死了的圣徒很可能在此日从坟墓里出来(太27:52-53); (5)主向门徒首次显现(约20:19); (6)主赐门徒平安(约20:19,21); (7)主差遣门徒(约20:21); (8)主赐门徒领导和管教(教会)的权柄(约20:23);  (9)主讲解圣经,开导门徒(路24:1,13,27,45); (10)主坚固门徒(多马)的心(约20:26-29); (11)圣灵降临(徒2:1-4; 注: “五旬节”意谓“第50日”; 它肯定是在主日[星期日], 因它从安息日[星期六]算起, 到第7个安息日的次日[星期日], 共计50天, 利23:15-16).

[24]             D.M. Canright, “Why Christians Keep Sunday? (Chapter 10)”, 第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