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称号:“主”(Lord)


 (A)  序言

第二世纪时, 士每拿教会有一位著名的殉道者, 名叫波利卡普(Polycarp, 主后66-155年). 他是使徒约翰的门徒. 当时罗马帝国盛行“敬拜皇帝”(emperor worship),因罗马皇皇帝(即凯撒, Caesar)自称具有神性, 要人民称呼皇帝为“主”, 并向他烧香敬拜. 波利卡普拒绝服从, 结果被判不忠而被捕. 逮捕他的警察长希律(Herod)和希律的父亲尼西特斯(Nicetes)两人合劝波利卡普说: “告诉我, 只要说‘凯撒是主’有何损失? 来吧, 快向凯撒烧香献祭, 这样便可保全性命.” 波利卡普坚持不从. 当他被带到罗马地方总督(proconsul)面前, 总督劝他只要否认基督, 便得以自由. 波利卡普说出一段感人肺腑的话: “我服事他(基督)86年, 他从未亏待我, 我岂能亵渎我的主和救主呢(my Lord and Saviour)?”[1] 波利卡普临死不屈, 被焚烧致死前还高声称颂赞美主.[2] 是的! 在殉道者心中, 惟有基督是“主”! 这荣耀的事实提醒我们基督至尊的称号 — “主”!

 

(B)  “主”: 这称号的定义

在五旬节传道时, 彼得总结道: “故此, 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 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 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徒2:36). “主”一词的希腊文是 kurios {G:2962},[3] 有“主、主人、主宰”的意思.[4] 富尔斯特(Werner Foerster)指出, kurios 这名词本是源自形容词 kurios .[5] 这形容词可意为: (1)拥有(法律上的)权柄; (2)合法的(lawful); (3)主要的(principal). Kurios 作为精确意义的名词乃首次出现在主前4世纪, 它有两方面的意思: (1)指奴隶的合法拥有者, 或一家之主; (2)妻子或女孩的合法护卫者(监护人, guardian), 对她们拥有绝对权力的人. 按古希腊文化(Hellenistic), 自主前1世纪起, kurios 一词才开始用作“神明”(gods)或“统治者”(rulers)的称号, 埃及神伊希斯(Isis),[6] 索诺排欧斯(Soknopaios), 以及大希律王(Herod the Great)和罗马皇帝奥古斯都(Augustus)等,[7] 皆被称作 kurios (主).

在新约中, kurios 可指: (1)葡萄园的拥有者(owner)(可12:9); (2)动物(如狗、驴等)的主人(太15:27; 路19:33); (3)(自由的)管家之家主(master, 路16:3); (4)(没有自由的)奴隶之主人(太25:14,20)等等. 这字过后意谓那些有权柄在某方面完全控制或施发命令之人, 例如基督被称为庄稼的主(太9:38), 安息日的主(可2:28). 故此, kurios 一词有叫人顺从的含义, 撒拉称亚伯拉罕为“主”(彼前3:6)正有此意.[8]

此外, kurios 也被用来翻译神的名 — “耶和华”(出14:4,18; 15:26).[9] 约翰.达秘(J. N. Darby)解释道: “在新约中, ‘主’(Lord)有两种不同意思; 有时是指‘耶和华’(Jehovah), 有时则指‘主基督’(Lord and Christ), 即‘万有的主’(徒10:36).”[10] 简而言之, 基督被称为“主”, 表明他有主宰与控制万有的权柄, 万物都当顺从他; 同时也暗示他亦是旧约的耶和华, 是独有权能的真神. 

 

(C) “主”: 这称号的意义

(C.1) 基督是万有的主

在首次向外邦人传扬福音时, 使徒彼得宣告说: “神借着耶稣基督(他是万有的主)传和平的福音, 将这道赐给以色列人”(徒10:36). 基督是“万有的主”(Lord of all), 宇宙万有都是属乎基督的, “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 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 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 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 又是为他造的”(西1:16). 此乃真实的福音, 正如约翰.麦克阿瑟(John E. MacArthur, Jr)所说: “当我们为了救恩来到耶稣面前, 我们便是来到万物之主面前. 任何少了这真理的信息, 不能称为耶稣的福音.”

“万有的主”亦可译为“一切的主”. 拉珥策(James Large)评述道: “(基督乃是)一切权柄能力的主; 一切领域、一切人类、一切东西、一切事件的主: ‘既叫万物都服他, 就没有剩下一样不服他的’(来2:8). 他是一切季节的主; 他叫农夫的劳苦得到满满的收获, 或以旱季来管教不会感恩的国民. 他是一切元素的主; 风是他的差役. 地震和火山成就他的命令…. ‘我们的主啊, 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先知弥迦称他为‘普天下的主’(弥4:13).”[11]

感谢神, 基督也是一切事件的主(Lord of all events)! 他控制一切环境, 使“万事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9). 英国的约翰.班扬(另译“本仁约翰”, John Bunyan, 1628-1688年)是个很好的例证. 这位神忠心的仆人, 被控在没有“准证”的情况下传道, 以致数度坐牢, 被囚禁长达12年(1660-1672年)之久. [12] 然而, 在这12年期间, 主使他在贝德福德(Bedford)的监狱里, 完成他的代表作 — 《天路历程》.[13] 他也在困境下写成《罪魁蒙恩录》(1665)和《圣战》(1682). 人想利用种种环境囚禁主的仆人和主的话语, 但“掌管一切环境的主”却利用困境来成就他的旨意, 叫没有受过高深教育和神学训练的约翰.班扬, 能以生动的寓言体裁, 写出这本销路突破10万册, 被译成2百多种语文和方言的经典巨著 — 《天路历程》.[14]

(C.2)      基督是荣耀的主

基督不仅是“万有的主”, 也是“荣耀的主”. 先知以赛亚曾目睹主的荣耀. 他描述道: “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 他的衣裳垂下, 遮满圣殿. 其上有撒拉弗侍立. 各有六个翅膀… 彼此呼喊说: ‘圣哉! 圣哉! 圣哉! 万军之耶和华, 他的荣光充满全地!’ 因呼喊者的声音, 门槛的根基震动, 殿充满了烟”(赛6:1-4). 基督的荣耀何其庄严可畏.

感谢神, 就是这样一位荣耀的主, 为我们死在十架上, “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 他们若知道, 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林前2:8). 是主甘心情愿地把自己交给罪人钉在十架, 他说: “没有人夺我的命去, 是我自己舍的”(约10:18). 正因此故, “神将他升为至高, 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2:9). 布鲁斯(F. F. Bruce)评述道: “‘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即是‘主’(Lord)这称号. 保罗表明是神的旨意和目的, 叫万有‘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11). ‘主’一词的希腊文是 kurios , …就是用来专指以色列的神之名 — 耶和华(Yahweh)… 所有的口必须承认耶稣的主权.”[15]

十架的羞辱与宝座的荣耀是分不开的. 约翰.达秘(J. N. Darby)贴切表示: “虽说十字架是羞辱之地, 可是再没有一个地方比十字架更叫基督得荣耀. 若没有十字架, 就没有荣耀为我们存留. 我们将在荣耀中与他同在, 并且像他一样.”[16] 十字架也使我们对神的主权有正面的认识, 明白这主权是有爱的动机; 孙德生说得好: “要不是神在加略山将他的心意启示出来(即神虽恨恶罪、审判罪, 却深爱罪人), 我们一定非常惧怕神的统治权, 并认为他的要求苛刻暴虐. 加略山使这恐惧永远止息.”

(C.3)      基督是庄稼的主

太9:36-38记述: “他(主耶稣)看见许多的人, 就怜悯他们. 因为他们困苦流离, 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 于是对门徒说, 要收的庄稼多, 作工的人少. 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 打发工人出去, 收他的庄稼.” 上文提到, “主”(希腊文: kurios )一词强调权柄, 所以“庄稼的主”这称号表明在收割庄稼的事上, 主耶稣基督有绝对主权(Lordship), 来决定拣选何人, 用何种方法, 去到世界事奉禾场的任何角落, 来收割庄稼, 领人归主.

耶稣基督这位庄稼的主有能力兴起工人, 只要我们顺服在他主权的指示下. 这点使我联想到戴德生(J. Hudson Taylor). 他晓得主已呼召和拣选他到中国去传福音, 也有人请他当新的差传会 — “中国内地会”(简称“内地会”, China Inland Mission)的负责人, 但他还未得到他所需要的同工, 所以迟疑不决. 6月25日主日早晨, 33岁的戴德生来到生命中的关键时刻. 他在英格兰南部的布赖顿沙滩(Brighton Beach)上漫步沉思, 他顿时心中开窍, 决定全心倚靠庄稼的主来供应工人. 他拿出笔来, 写下他对主的要求, 求主差遣24名工人到中国内地去. 他说: “如果我们顺服主, 责任(指供应一切需要的责任, 笔者按)在于他而不在于我们.”

过后, 主不但预备了所需的工人, 且逐渐不断加添工人给他, 甚至赐他超乎所想所求的. 结果在1905年, 内地会在中国有超过828名宣道士, 而1914年, 中国内地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差传会. 1934年, 内地会旗下的差传工作者高达1,368人, 他们带领无数中国人归主, 给中国带来无法估量的属灵福气.[17] 基督是庄稼的主, 他能打发工人, 供应需用,  只要我们愿意信靠顺服. 让我们记得戴德生所言: “只有两个可能: 基督是万物的主, 或根本不是主”, 又说: “遵主的旨意而行是我最看重的事, 只要能讨神的喜悦, 付上任何代价都值得.” 我们既然口称基督为主, 让我们全面服在基督的主权之下. 

 (C.4)      基督是死人并活人的主

论到基督的主权, 保罗说: “因此基督死了, 又活了, 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14:9). 今天每一秒钟都有人死, 无数灵魂充斥着整个阴间. 基督是“死人的主”; 他晓得和控制每一个死去的人, 并掌握“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8). 但基督死了又活了, 因他也要作“活人的主”; 在复活的早晨, 基督必以他那无限的生命力叫死人复活. 拉珥策(James Large)在19世纪时指出, 从创世以来, 至少有1千5百亿的人曾活在世上.[18] 如今他们全都死了(除了以诺和以利亚), 尸体也肯定腐烂了. 但时候一到, 主的一声命令, 这超过千百亿个早已分解腐烂的尸体, 将在“一霎时, 眨眼之间”[19]重现, 组成完整的身体, 重获生命的力量. 这是何等荣耀可畏的一幕啊![20]

基督是“死人并活人的主”, 对于面临死亡的信徒而言, 此乃何等把握、何等安慰! 著名的英国物理学家和化学家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临终前, 一些新闻记者问道他对死后的生命有何推测(speculations). “推测!” 他回答说: “我不用推测. 我是安息在确定(certainities)的根基上.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伯19:25), 因他活着, 我也活着.”[21]  感谢神, 基督是“死人并活人的主”! 所以历代以来许多基督徒都能举起凯旋的旌旗, 勇敢面对死亡; 例如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临终前说: “我们的神是救恩的源头: 神是那能叫我们逃避死亡的主.” 卫斯理(John Wesley)的母亲苏姗娜(Susanna Wesley)在临死前, 亦能坦然吩咐孩子们说: “孩子们, 当我离去时, 唱一首赞美诗给神.”[22] 

另一方面, 基督是“死人并活人的主”亦是信徒灵命成长的秘诀. 值得留意的, 是先“死”才“活” — 先向自我死, 才能向主活, 这是顺服基督主权的属灵次序. 特别是对那些已经重生得救, 在水中受浸之人, 此乃意义深长的真理. 当我们受浸时, 我们乃向众人公开表明本身已经与基督同死、同埋藏、同复活(罗6:1-5). 这象征着我们的旧人和罪身与主同死, 不再作“罪的奴仆”(原文作“奴隶”); 而新人则与主同活, 作“义的奴仆”(罗6:6-18). 在这方面, 慕勒(George Muller)的榜样值得效仿. 有人问慕勒事奉满有能力的秘诀何在? 他回答说: “有一日我死了, 完全死了!” 说这话时, 他渐渐弯下腰, 直到几乎碰着地板. “向乔治.慕勒, 和他的意见、倾向、嗜好并意志死了, 向世界和它的称赞或苛评死了, 甚至向我的弟兄们和朋友们的赞许或谴责死了, 从此, 我只竭力在神面前得蒙悦纳.”[23] 所以让我们不再为自己活, 也不再为自己死; 我们乃是“为主而活”, “为主而死”(罗14:7-8).

(C.5)      基督是万主之主

根据史毕克(Ceslas Spicq), kurios 可指: (a)一家之主(可用作孩子对父亲的称呼, 妻子对丈夫的称呼, 或奴仆对家主的称呼); (b)工作上的老板或主人(boss, master); (c)政治上的领袖或统治者(例如城市长官或国家君王); (d)财务或产业的拥有者等等.[24] 由此可见, 在世上有许多的主, 就如林前8:5所说: “虽有称为神的, 或在天, 或在地. 就如那许多的神, 许多的主.” 按圣经教导, 我们要在合乎圣经的范围和事务上, 顺服这些“主”; 例如在家庭中, 孩子“要在主里听从父母”(弗6:1); 在工作上, 我们要听从肉身的主人(雇主), “甘心事奉, 好像服事主, 不像服事人. 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 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 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弗6:7,8); “无论作什么, 都要从心里作, 像是给主作的, 不是给人作的… 你们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西3:23). 此外, 在政治上, 我们也当顺服掌权者(罗13:1-7), 作个好公民.

虽然世上有许多“主”, 但林前8:6提醒我们: “我们只有一位神, 就是父…并有一位主, 就是耶稣基督”. 耶稣基督的主权, 远远超过世上的一切主, 因为他是“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提前6:15). 因此, 当世上的任何一位“主”要求甚至命令我们去做任何“万主之主”所不喜悦的事时, 我们绝对不能依从, 例如彼得被命令不可再传福音时, 他勇敢地说: “顺从神, 不顺从人, 是应当的”(徒5:29). 历代以来, 许多基督徒为基督信仰受逼迫时, 宁死也不肯对主不忠, 因为他们看清一件事实 —惟有基督拥有“绝对主权”, 因惟有他是“万主之主”!

史毕克(Ceslas Spicq)也指出, kurios 一词有宗教含义, 例如许多异教假神都被称为 kurios (主),[25] 希腊神话中的主神宙斯(Zeus)被称为“万有的主”(Lord of all), 所以当埃及王法老被称为 bêlu (主), 或罗马皇帝凯撒被称为 kurios (注:主后54-68年的罗马皇帝尼禄[Nero, 主后37-68年]被称为“全地的主”[lord of the whole world]), 这称号不仅表明他们拥有王权, 也带有神性(divinity).[26] 但这些所谓的“主”不过是虚无的假神或有限的人, 他们的主权是极其短暂有限, 惟有基督这位“万主之主”的主权永远长存,永不改变. 有一日, 他将再临, 灭尽一切假神和暴君, “他们与羔羊争战, 羔羊必胜过他们, 因为羔羊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 同着羔羊的, 就是蒙召被选有忠心的, 也必得胜”(启17:14, 也参启19:16). 那日, 万口必然称颂道: “昔在今在的主神, 全能者啊, 我们感谢你, 因你执掌大权作王了!”(启11:17).

 

(D)         结语

基督是主. 承认他的主权是每一位基督徒的义务. 在这方面, 我们当效法保罗. 在他前往大马色捉拿基督徒的途中, 主耶稣向他显现. 他立即称呼耶稣基督为“主”(徒9:5), 并说: “主啊, 我当做什么?”(徒22:10). 此乃保罗得救的证据,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 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 就必得救.”(罗10:9). 林前12:3说: “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 当保罗说“主啊, 我当做什么”时, 他实际上是说: “主啊, 从今以后我是你的, 是你的奴隶; 我属于你; 你是我的主. 主啊, 求你现在给我指示, 你要我做什么?” 自他悔改归主那一刻起, 他全面降服, 预备全心顺服那位为救他而死的主. 你我又如何呢? 休.伯特(Hugh C. Burt)的话值得深思:  “耶稣不能成为我们的救主(Savior), 除非他先成为我们的主(Lord).”

坎伯.摩根(George Campbell Morgan)曾说: “一切从神而来的祝福都根据这条件, 就是我们必须承认神的主权, 并且实际地、绝对地、不带任何疑惑地, 去服在他的主权下.”  宣信(Albert Benjamin Simpson)亦提醒全面顺从基督的主权, 他说: “你所需要的, 不是去修补你的破旧房子, 你只要把你的“地”让给基督, 他就能挖掘掉你的旧生命, 另盖更有价值的房子, 他也要永远住在其中.”

因此, 亲爱的弟兄姐妹, 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 学习坎普腾的托马斯(Thomas a’ Kempis, 1379-1471)向主说道: “照祢所愿意的时间, 照祢所愿意的数量, 来给我祢所愿意给我的东西. 把我安置在祢所愿意的地方, 并在一切的事上, 惟照祢所愿意的来对待我.” 若是如此, 我们便会经历宣信(A. B. Simpson)所说的: “神盼望我们接纳生活中的每一个困难; 他既然已经在我们的生命中动工, , 且知道我们的处境, 所以只要我们肯让他掌权, 他不仅让我们能以胜利者的姿态成就一切事, 并且会使我们‘得胜有余’!”


[1]               参Andrew Miller, Miller’s Church History (Addison, IL: Bible Truth Publishers, 1980), 第167页. 按一些文献记载, 最后一句是“我岂能亵渎那救我的君王呢?”(how then can I blaspheme my King who saved me?), 参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Hampshire: John Hunt Publishing Ltd., 2001), 第124-125页.

[2]               上述故事参考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第125-127页; 也参 约翰.甘乃迪著, 刘志雄编译, 《见证的火炬》(台湾: 提比哩亚出版社, 1997年二版), 第68页. 有关波利卡普殉道的日期, 有学者推算是主后156年2月23日( (Mark Water), 156年(Miller), 169年(Unger)等, 参 Tom Wilson & Keith Stapley (gen. eds.),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10): Revelation by Jim Allen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72,145页. 学者们不能肯定波利卡普的出生或殉道的日期, 主要是因他们对他所说的86年持有不同看法(有者认为86年是指他受洗了86年; 若是如此, 他必然在很年幼时就受洗(婴孩洗礼?), 不然他的年龄必然很高), 也参 Henry Wace & William C. Piercy, A Dictionary of Christian Biography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849页.

[3]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4]               这字在新约出现至少712次, 《和合本》有多种不同翻译, 即“主”(578次); “主阿”(77次); “主人”(45次); “先生”(8次); “神”(2次); “主上”(1次); “大人”(1次).

[5]               根据司特隆(James Strong), kurios 源自 kuros, 意即“在权柄方面至高无上”(supreme in authority).

[6]               伊希斯(Isis)乃古代埃及司生育和繁殖的女神, 其神像是一个给圣婴哺乳的圣母.

[7]               奥古斯都(Augustus, 主前63年-主后14年)乃罗马帝国第一代皇帝(主前27年-主后14年), 凯撒的继承人, 在位时扩充版图, 改革政治, 奖励文化艺术; 原名屋大维,元老院奉以“奥古斯都”的称号.

[8]               Gerhard Kittel & Gerhard Friedrich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3) Translated by Geoffrey W. Bromiley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65), 第1041-1045, 1049, 1086页.

[9]               出14:4,18的“我是耶和华”希腊文是 egô  eimi  kurios. 此外, kurios 也用来翻译神在希伯来文的其他称号如 ’âdôn {H:113}和 ’ădônây {H:146}. Ceslas Spicq, Theological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2)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347页.

[10]             William Kelly (ed.),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J.N. Darby (vol.17) (England: Kingston Bible Trust, 1972), 第377页.

[11]             James Large, Titles and Symbols of Chris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4), 第328页.

[12]             1660年9月, 约翰.班扬所带领的聚会 — 贝德福德的聚会 —由于不是英国国教(即圣公会)认可的教会, 不是按照英国国教的礼拜方式, 不是由英国国教的神职人员主持聚会, 所以不得再借用圣约翰礼拜堂聚会敬拜. 同一时期, 英国国教进行一次神职人员的过滤和清洗运动, 有无数教牧人员被免去职位; 不过也有一些传道人和牧师, 自动与英国国教划清界限. 他们不原意遵照英国国教的礼拜方式, 特别是不肯依例诵读英国国教的公祷文.

[13]             《天路历程》的第一部分于1678年2月18日正式发售, 第二部分则于1684/5年出版. 在1678年的版本中, 主角基督徒得救, 但那位基督徒的家人(妻子和4个孩子)都没得救. 一般读者认为这样的结局(基督徒的家庭不得救)带来负面影响. 结果约翰.班扬再写《天路历程》续集, 并于1684年出版《天路历程》第二部分. 在此书中, 基督徒的妻子和4个孩子全都得救. 有关约翰.班扬悔改归主的经历, 请参 2002年10月份, 第35期《家信》的“浪子回头: 《天路历程》的作者 — 约翰.班扬(John Bunyan)”.

[14]             陈福中编译, 《本仁约翰小传》(香港九龙: 基督徒出版社, 1999年), 第74-86, 92页.

[15]             F. F. Bruce, Paul: Apostle of the Heart Set Free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77), 第116页.

[16]             William Kelly (ed.),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J.N. Darby (vol.17), 第377页.

[17]             陈福中编译, 《戴德生小传》(香港九龙: 基督徒出版社, 2000年), 第72-76, 107-108页. 有关戴德生悔改归主的经历, 请参下期(2003年4月份, 第41期)《家信》的“浪子回头: 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

[18]             James Large, Titles and Symbols of Christ, 第414页.

[19]             “一霎时”的希腊文是 atomos {G:823}, 是一个拼合字, 从希腊文 a (不)与 temnô (分开)二字合成, 意即“分不开”. “原子”一字的英文字 atom 便是源出于此. 原子在希腊文的意思是“不能分开”之物, 表明它是微小到无法分割. 这字也可用作时间的速度, 意即“短到不能分开的时间”, 保罗用这字形容主再来时, “死人复活”和“活人改变”是何等的迅速.

[20]             有关基督赐生命的特性, 请参 2002年8月份, 第33期《家信》的“本月主题: 基督的称号 — 生命的主”.

[21]             有关法拉第的科学贡献和信仰见证, 请参 2002年12月份, 第37期《家信》的“科学伟人: 迈克尔.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22]             Paul Lee Tan, Encyclopedia of 7700 Illustrations (Texas: Bible Communications, Inc., 1979), 第311,314页.

[23]             参Paul Lee Tan, Encyclopedia of 7700 Illustrations, 第1366页.

[24]             Ceslas Spicq, Theological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2), 第341-346页.

[25]             例如Isis、Sarapis、Hermes、Artemis、Soknopaios等异教神明.

[26]             Ceslas Spicq, Theological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 2), 第344-34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