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称号:“人子”


(A)  序言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 主前427-347年)[1]曾说: “人与神绝不能相遇.”[2] 然而, 在耶稣基督里, 人与神相遇! 透过道成肉身, 基督全面融合了人性与神性. 此乃何等奥秘! 何等希奇! 论及道成肉身, 布鲁克斯(Phillips Brooks, 1835-1893)贴切形容道: “耶稣基督乃神性的屈尊, 俯就卑微, 并人性的升高, 达到顶峰.” 诚然, 永恒的神子道成肉身, 实在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奥妙事迹. 这荣耀的事实可透过基督的其中一个称号彰显, 即基督本身最常引用的称号 —“人子”.

 

(B)  “人子”: 这称号的定义

在新约原文中, “人子”(即“人之子”, the Son of man)这称号中的“人”一词, 希腊文是 anthrôpos {G:444},[3] 意即“人或人类”; 而“子”是 huios {G:5207},  隐喻可指某人与某物有共同特点, 或关系密切; 例如“光明之子”(约12:36, 具有光明的特质); “天国之子”(太13:38, 与天国关系密切, 或享有天国的人).[4] 换言之, “人子”这称号强调主耶稣基督与人类的密切关系, 表明神子基督道成肉身(约1:14), 成为人的样式(腓2:7), 住在人间, 应验“以马内利”(神与我们同在)的应许(赛7:14; 太1:23). 

虽然“人子”这称号表明耶稣基督与人类的关系, 但这种关系并非像一般人所说, 从他“道成肉身” — 以人的样式来到人间 — 才开始. 我们可从两方面来探讨耶稣基督与人的关系, 首先是他从创造万物以来与人的关系, 其次是他借着成为肉身与人建立的关系. 前者与他作为造物主有关, 强调他的身份(His Person) — 彰显神的能力和创造. 后者与他作为救赎主有关, 强调他的目的(His Purpose) — 彰显神的慈爱和救赎.

“人子”这称号在新约中共出现88次: 马太福音(32次); 马可福音(15次); 路加福音(25次); 约翰福音(12次); 使徒行传(1次); 希伯来书(1次); 启示录(2次). 卡特(Charles W. Carter)写道: “除了约12:34; 徒7:56; 来2:6; 启1:13和14:14之外, 这称号皆由基督本身所用(用来指他自己).[5] 按传统看法, ‘人子’这名称指明基督的卑微人性, 与他的神性有别. 无可否认, ‘人子’这称号包含此意, 但进一步地查考它的用法, 我们将发现它深一层的意义.”[6] 这点可从旧约寻获.

 

(C)  “人子”: 这称号的背景

葛德斯敦(Girdlestone)表示, 在旧约中, “人子”可指“亚当后代的子孙”(a child of Adam by descent), 例如在结2:1-3中, 神称以西结为“人子”(也参民23:19).[7] 可是, 当大卫在诗8:4说“世人算什么, 你竟眷顾他”, 这“世人”(原文是“人子”, the son of man)[8]一词可指凡人(mortal man), 亦可指道成肉身, 与人认同的基督(参来2:6-9). 此外, 诗80:17的恳求, 即以色列遭难的时候, 求神扶持神右边的“人子”, 来施行拯救(18节), 此“人子”也可意味着基督的弥赛亚职事.

沙尔(Erich Sauer)在其著作《被钉十架者的凯旋》(the Triumph of the Crucified)指出: “这称号(人子)在福音书中出现超过80次之多, 其根源在于但以理书. 在那里, 弥赛亚的国度被形容为人子的国度, 与兽性(狮子、熊、豹、可怕的兽等)的世界帝国形成强烈对比. 以圣经的角度, 此乃历史上首个也是唯一以真诚人性(true humanity)统治全地的国度. ‘我(但以理)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 见有一位像人子的,[9] 驾着天云而来, 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 得了权柄、荣耀、国度, 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他. 他的权柄是永远的, 不能废去, 他的国必不败坏’(但7:13-14). 此预言表明驾云降临的人子, 以弥赛亚君(Messiah King)的身份建立国度. 当基督在橄榄山上向门徒讲道(太24:30“他们要看见人子, 有能力, 有大荣耀, 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并在犹太公会前起誓时(太26:64“你们要看见人子, 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 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他正是引用这段预言来指向自己. … 故此, ‘人子’这表达方式是神圣弥赛亚性和君尊的称号”.”[10]

简而言之, “人子”这称号不单表明他与人类的关系, 更是显明他的尊荣(dignity). 在这方面, 但7:13-14是个关键经文, 帮助我们正确了解“人子耶稣”的绝对神性和弥赛亚职分.[11] 所以对主耶稣而言, “基督”和“人子”是可互相交替的称号(约12:34); “人子”和“神的儿子”(路22:69,70)也可交替使用. 在太16:13,16,20中, “人子”、“神的儿子”和“基督”全都用以指主耶稣.

 

(D)  “人子”: 这称号的意义

根据佩斯利(Harold S. Paisley), 主耶稣基督曾以四个不同角度来引用“人子”这称号: (1)关于他的身份; (2)关于他的道路; (3)关于他的受苦; (4)关于他的首位.[12] 这四点含有独特的属灵意义, 值得我们仔细查考.

(D.1)   关于他的身份(Concerning His Person)

主耶稣在路19:10说道: “人子来, 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这节经文帮助我们理解一些有关主耶稣作为“人子”身份的真理. 他说: “人子来”; 这“来”(is come)一词表明他来到世上, 同时也提醒我们三大真理:

(1)   他的先存性(pre-existence): 在还未来到世上以前, 他已存在.

(2)   他的真神性(deity): 他并非“被”带到世上, 而是主动地选择“来”到世上.[13]

(3)   他的真人性(humanity): 他来到世上时称为“人子”, 因他选择以“人的样式”、“人的样子”显现(腓2:7-8).

“人子”主耶稣的人性是无可置疑的. 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指出, 基督活在地上的日子, 除了罪以外, 他成全一切人性所常有的事(来2:17); 例如: (1)他的名被称为“人子; (2)他被属人类的父母所生; (3)他有人类的身体(来10:5)、魂(太26:38)和灵(可2:8); (4)他有人类的性质: 困乏(约4:6)、饿了(路4:2)、渴了(约19:28)等等.[14] 诚然, “人子”耶稣基督是真实的人, 正如亚当一样, 但不同的是, 他乃是“末后的亚当”(last Adam), 亦是“新造物的元首”(head of the new creation), 因为“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 照样, 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15:22). 所以当主耶稣在路19:10引用“人子”这称号时, 不只是表明“人”, 更是强调“那位代表人类的人”(the representative man).

此外, “人子”这称号也与基督的神性有关. 耶稣基督也指出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 “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可2:27-28). 关键的问题是: 耶稣基督何时成为“安息日的主”? 显然, 答案是自从安息日开始之刻, 即他在“造物的工已经完毕, 就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的工, 安息了”(创2:2; 参出20:8-11). 换言之, 耶稣基督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又说: “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可2:10), 这些话表明他本身就是那位创造天地万物的耶和华神, 那位有赦罪权柄的神(可2:7).

论及道成肉身的基督, 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贴切表示: “基督同时是完全的神, 亦是完全的人. 他虽成为人(道成肉身), 放下荣耀, 却不失其神性. 他保留神性一切实质的属性(essential attribute). 他的完满神性和完全人性对他十架的工作是极其重要的. 如果他不是人, 他不会死; 如果他不是神, 他的死将不会有无限价值.”[15] 下表是基督人性与神性的对比:

人性(Humanity) 神性(Deity)
* 耶稣基督显露人的性质:

1.  约4:6    “困乏”

2.  太4:2    “饿了”

3.  约19:28“渴了”

4.  路22:44“伤痛”

5.  路2:40  “渐渐长大”

6.  太4:1    “受试探”

7.  路2:52  “智慧…增长”

8.  约14:28“父比我大”

9.  路6:12  “祷告”

10. 约11:35“哭了”

11. 可15:34“(被神)离弃”

* 耶稣基督彰显神的属性:

1.  太11:28 :应许劳苦者从他得安息

2.  约6:35   :是生命的粮

3.  约4:14   :赐永远不渴的水

4.  路7:13   :医治伤痛的心(寡妇丧子)

5.  约8:58   :是自有永有的神(出3:14)

6.  雅1:13   :不被恶所试探

7.  西2:3     :一切智慧在他里面藏着

8.  约10:30 :与父原为一

9.  徒10:31 :回答/应允人的祷告

10. 约11:43 :叫死人复活,赐人安慰

11. 西1:22   :把信徒引到神面前

 

(D.2)   关于他的道路(Concerning His Pathway)

“人子”这称号带出耶稣基督在地上事奉的道路. 这条道路是贫困艰苦的. 在新约中, 我们首次读到“人子”这称号时, 就是太8:20. 主耶稣在这节中提到他在地上事奉的漂泊情景, “狐狸有洞, 天空的飞鸟有窝, 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也参路9:58). 当我们思想到那荣耀的神子, 竟为我们在地上成为无家可归的漂流者, 比起他所造、所养活的走兽和飞鸟更卑微, 我们的心实在要在惊讶与感恩中跪拜他.

“人子”的道路不但是受苦事奉的道路, 也是舍命救赎的道路. 主耶稣清楚表示: “因为人子来, 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 乃是要服事人, 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人子来, 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 是的, 人子来, 为要服事人! 人子来,  为要寻找拯救人! 这当使我们这群常要求别人服事自己的人, 深感惭愧; 也当唤醒我们这群经常专顾自己, 或被懒散所胜的人, 诚心悔改和尽心歇力去传扬福音, 拯救罪人.

在强调基督为“神子”的约翰福音里, “人子”一词的首次出现是满有意义的. 当拿但业对主耶稣说: “拉比, 你是神的儿子, 你是以色列的王”(约1:49). 主耶稣如何回答他呢? 他说: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 你们将要看见天开了, 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约1:51). 这句奇妙伟大的话使我们联想起创28:12. 当时雅各“梦见一个梯子立在地上, 梯子的头顶着天, 有神的使者在梯子上, 上去下来.” 雅各梦中所见到的, 乃是预言性的异象, 就是在新约时代, “人子”主耶稣基督要成为这“救恩的梯子”, 作神与人之间的中保(提前2:5), 除去天上与地上之间一切的拦阻, 促使两者之间得以进行无阻的联系与交通. 感谢神, 因着“人子”舍命为赎价(可10:45), 圣殿的幔子已经裂为两半(太27:51), 使我们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10:19), 与神进行完美的交通.

 

(D.3)   关于他的受苦(Concerning His Passion)

作为“人子”, 耶稣基督来寻找和拯救失丧的人; 作为“人子”, 他必须被高举在十字架上, 来完成拯救罪人的工作. 只有受苦、受死和复活, “人子”方能呼喊“成了”(约19:30), 正如耶稣基督对门徒们说: “看哪, 我们上耶路撒冷去, 先知所写的一切事, 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 他将要被交给外邦人, 他们要戏弄他、凌辱他、吐唾沫在他脸上.并要鞭打他, 杀害他. 第三日他要复活”(路18:31-33; 也参太17:22; 20:18-19); 又说: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 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约3:14; 参民21:9). 虽然如此, 我们却看到他荣耀的神性与这受苦的“人子”之称号相连, 他对犹太人说: “你们举起人子以后, 必知道我是基督(原文作“必知道我是”)”(约8:28).[16]

人子受苦是得荣耀的途径. 贝勒特(John G. Bellett)[17]写道: “当主耶稣作为人子, 活在神面前时, 神喜悦他的心不住地在他身上显明出来… 他(本身)和自己所作的一切, 都叫人的品德得着荣耀… 当犹大离去后, 主就说: ‘如今人子得了荣耀’(约13:31). 因为犹大的行动是耶稣被犹太人捉拿的前奏, 而这又是主要被外邦人处死的先兆.既然十字架是他荣美品德的完满, 在这个时候他便说: ‘如今人子得了荣耀.’ 后又加上: ‘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约13:31)… 但主又加上: ‘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 并且要快快地荣耀他’(约13:32).”[18]

(D.4)   关于他的首位(Concerning His Pre-eminence)

当犹太人对主耶稣基督的话语和权柄起了疑惑和议论时, 主耶稣说: “倘或你们看见人子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 怎么样呢?” (约6:62). 此话暗示“人子”在未到地上以前,是高居荣耀的天上. 就算他来到地上之后, 他还是属天的, 正如他所说: “除了从天降下, 仍旧在天的人子, 没有人升过天”(约3:13). 此节表明“人子”是从天而降, 在地上取了人形, 同时仍在天上的神. 这点彰显“人子”无所不在的神性.[19]

人子是审判的主. 神“要借着他所设立的人, 按公义审判天下”(徒17:31), “并且因为他是人子, 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约5:27). 当司提反为基督面对犹太人的反对时, 他被圣灵充满, 定睛望天, 看见神的荣耀, 又看见耶稣基督站在神的右边, 就说: “我看见天开了, 人子站在神的右边”(徒7:56). “人子”主耶稣现今不但升至神的右边,  手里更是握着一切审判的权柄. 难怪当司提反被犹太人拿石头打时, 他反而担心他们将受满有审判权柄的“人子”严厉对付, 以致于临死前, 为他们哀求道: “主啊, 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徒7:60).

在启示录中, 使徒约翰目睹复活与高升之主的荣耀. 他说: “灯台中间, 有一位好像人子, 身穿长衣, 直垂到脚, 胸间束着金带. 他的头与发皆白, 如白羊毛, 如雪. 眼目如同火焰. … 他右手拿着七星. 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 面貌如同烈日放光”(启1:13-16). 高居首位的荣耀“人子”, 是历代为他受苦甚至殉道之人的安慰, 因在末日他必为他们伸冤; “人子”必惩罚恶者, 赏赐义人(太13:41; 19:28). 使徒约翰说道: “我又观看, 见有一片白云, 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 头上戴着金冠冕, 手里拿着快镰刀… 就把镰刀扔在地上, 地上的庄稼就被收割了”(启14:14,16), 接着审判便临到恶者. 可是, 为主劳苦的人却要蒙福, 因为在这之前天上有声音说: “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 圣灵说, 是的, 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 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14:13).

 

(E)         总结

在一切有关主耶稣基督的称号中, 耶稣基督自己最常采用的就是“人子”.[20] 他引用“人子”来述说他的身份、他的道路、他的受苦和他的首位, 叫我们看到“人子”一词带出许多关于他的宝贵真理. 他虽是“神之子”, 却愿意降卑成为“人之子”, 代表人成就神对人原本的期望(来2:6-9), 也代表人受尽罪人所当受的一切苦难刑罚(来2:9-15,18). 人类在第一个人“首先的亚当”里彻底失败, 但在“末后的亚当”(耶稣基督)里却全面得胜(参林前15:45). 诚然, 他是真正的“人子”, 他一位完全合神心意的“人子”, 代表人类得回神本要赐予人类的尊贵荣耀(来2:6-9). [21]

不但如此, 这位“人子”耶稣基督不久将从天降临, 应验旧约的应许, 成为弥赛亚君. 那时, “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启14:14). 感谢神! “人子”这称号在新约首次被引用时, 乃是论到人子的头“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 但最后一次被引用时, 却是提到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 此乃何等大的对比! 何其大的高升! 让我们为此俯伏敬拜这位荣耀神, 也被神荣耀的“人子”耶稣基督(约13:31-32).


[1]               柏拉图(Plato, 主前427-347年)乃古希腊哲学家, 是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主前384-322年)的老师, 创办学园(主前387年), 提出理念论和灵魂不朽说, 其哲学思想对西方唯心主义哲学影响很大, 著有30多篇对话和书信等.

[2]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Quotations (Hampshire: John Hunt Publishing Ltd., 2000), 第529页. 除非另外注明, 本篇文章的引文(quotations)皆取自上引书, 第177-178, 527-529页.

[3]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4]               Walter Bauer, F.W. Arndt  & F.W. Gingrich,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Revised Edition by F.W. Gingrich & F.W. Danker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9), 第834-835页.

[5]               在四本福音书中(除了约12:34), “人子”这称号只有被主耶稣基督所使用, 甚至有学者, 例如筏隐(W. E. Vine)、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 、伯阔福(Louis Berkhof)等, 推测在约12:34里, 别人问“这人子是谁呢”也是引用主耶稣之前亲口说的话.

[6]               Merill C. Tenney (gen ed.), 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vol.5)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6), 第485页.

[7]               “人子”这称号单在以西结书便出现57次, 在但以理书1次(但8:17); 参 Robert B. Girdlestone, Synonyms of the Old Testament: Their Bearing on Christian Doctrine (3rd. ed.)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3), 第60页.

[8]               伯25:6; 赛51:12的“世人”原文也是“人子”(the son of man), 与结2:1; 诗8:4; 80:17等的“人子”相同.

[9]               但7:13的“人子”(人{H:606}, 子{H:1247})一词在原文与上述经文的“人子”(人{H:120}, 子{H:1121})不同.

[10]             Erich Sauer, The Triumph of the Crucified (Carlisle, UK: The Paternoster Press &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4), 第21-22页.

[11]             这就解释为何“人子”这称号从未出现在保罗的书信之缘故, 因为保罗主要是写给不熟悉旧约圣经的外邦人(希腊人), 他们容易误解“人子”不过是指普通人, 导致过分强调主耶稣的人性. 对于犹太人, “人子”是位来自天上的主, 外邦人却无此常识. 因此, 当写到复活升天的主耶稣时, 使徒约翰称他“是基督, 是神的儿子”(约20:31).再者, 召会拒绝称呼耶稣为“人子”, 因他如今已坐在神的宝座上, 实际上不再仅仅是人, 而是统管天地万有的主(太28:18); 因此“主”这称呼在帖撒罗尼迦前书出现24次, 帖撒罗尼迦后书22次. 是“主”(而非人子)从天降临(帖前4:16-17; 帖后1:7); 参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82-183页. 注: 使徒行传指复活升天的耶稣基督时, 只有1次使用“人子”(徒7:56), 却有110次使用“主”.

[12]            参 Harold S. Paisley, “What is His Son’s Name?, 载 Precious Seed (Vol.56, No.4, November 2001), 第80-81页. 筏隐(William E. Vine)则认为“人子”这称号有两方面的用法: (a)有关基督的人性, 他在地上的事工, 受苦和代死(太8:20; 11:19; 12:40; 26:2,24); (b)有关基督的荣耀, 他荣耀的复活和再临(太10:23; 13:41; 16:27,28; 17:9; 24:27,30,37,39,44); W. E. Vine, M. F. Unger & W. White, Vine’s Complete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第586页.

[13]             动词“来”在希腊文是“过去不定时时态(aorist tense)和主动语态(active voice).

[14]             Lewis Sperry Chafer, Systematic Theology (abridged edition, vol. 1), Edited by John F. Walvoord, 2 vols. (Wheaton, Ill: Victor Books, 1988), 第229-230页.

[15]             Lewis Sperry Chafer, Major Bible Themes: 52 Vital Doctrines of the Scripture Simplified and Explained, Revised by John F. Walvoord (Singapore: S+U Publishers, 1974), 第56-57页.

[16]             “我是”乃神的称号, 请参 2002年5月份, 第30期《家信》的“本月主题: 基督的称号 —我是(I AM)”.

[17]             有关贝勒特(John G. Bellett)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贝勒特(John G. Bellett, 1795-1864)”.

[18]             柏勒著, 《荣美的主耶稣基督》 (香港新界筌湾: 基督徒阅览室, 1997年三版), 第70-71页.

[19]             利特普绕(J.R. Littleproud)解释说: “主耶稣亲身的同在(personal presence)是不受他身体的同在(bodily presence)所限制. 他曾在巴勒斯坦向尼哥底母说: ‘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 没有人升过天’(约3:13). 虽然他身体站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 他仍然是‘仍旧在天的人子’, 因此, 他‘亲身同在’完全不受‘身体同在’所局限或控制.今日, 以身体所在而言(bodily), 他是在天上, 坐在神的右边(参 来1:3,13; 8:1; 12:2); 但以亲身所在而言(personally), 他总是在他所聚集的圣徒中间.” J.R. Littleproud, The Christian Assembly (3rd. ed.) (California: The Ralph E. Welch Foundation, 1962), 第55页.

[20]             卡特(C. W. Carter)认为主耶稣尽少称自己为“基督”(即弥赛亚), 为要减少犹太人的误解, 因为犹太人普遍认为基督/弥赛亚要在军事和政治上改革, 但主耶稣第一次到世上来的目的并非如此; 参 Merill C. Tenney (gen ed.), 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vol.5), 第486页. 此外, 根据但7:13, “人子”这称号带有强烈的弥赛亚涵义, 所以主耶稣刻意多用此称号, 为要“半隐藏半启示”(half concealed yet half revealed)他的弥赛亚职事和奥秘; 参 James Orr (gen. ed.),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aedia (Vol.4)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2830页.

[21]             参以下与荣耀有关的经文: “人子”在荣耀里降临(太16:27; 24:30; 25:31); “人子”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太19:28).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