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称号: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A)       序言

什么动物堪称“百兽之王”呢? 相信很多读者会不假思索地回答“狮子”! 这种大型的猫科肉食动物威风凛凛, 力大无比. 公狮俊美的鬃毛覆盖整个肩部和背脊, 背部颜色较深, 脸颊两侧有淡黄色蓬松长毛围绕整个颈部. 在东非的狮子体形巨大, 公狮约8英尺长,  2英尺10英寸高, 母狮没有鬃毛, 比公狮约矮1英尺.[1] 古代近东(包括巴勒斯坦一带)则有非洲狮和波斯狮2个品种. 见于圣地的主要是波斯狮(或称亚州狮), 身长约5英尺, 身高自肩到地有35英寸, 是身躯最小的一种.[2]

狮子多偶居, 也有群居, 称为“狮群”. 巴勒斯坦的狮子显然多出没于约但河谷的亚热带植物区. 它主要以近距离腾跃捕捉食物. 其前爪比后爪大得多, 傍晚出猎, 遇小动物, 可一掌击毙; 捕大动物则直噬其喉. 狮子7岁为最雄壮之年, 体重在400至600磅之间.[3] 无可置疑, 狮子是威严、强壮和勇猛的动物; 它一出现, 林中百兽无不惊吓, 俯首称臣. 由于狮子有“王者之尊”的威严外观, 并“勇者之王”的超凡力量, 圣经称“万王之王”的主耶稣基督为“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B)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这称号的背景和定义

“狮子”一词在希腊文是 leôn {G:3023},[4] 英文的 lion 就是音译自希腊文的 leôn 一词.[5] 基兹(Benjamin Keach)指出, “leôn 一词源自 apotoulaein (或laô ), 意味着看见(to see), 即因敏锐的眼光而看见.”[6] 这表明狮子的目光敏锐, 能看得远. 圣经描述狮子的特性(qualities)为: (1)具有王者的权能力量(创49:9; 箴30:30); 在这方面, 它预表基督 —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启5:5; 注: 狮子代表王权, 所以在圣殿和王宫中有狮子的雕像, 参王上7:29-36; 10:19-20); (2)胆壮勇猛(箴28:1); (3)残暴狠毒(箴22:13), 这可比撒但的凶恶狠毒(malignity, 彼前5:8).[7] 威尔逊(Walter Lewis Wilson)解释道: “狮子象征或表明: 能力(power)、精明(sagacity)、力量(strength)、忿怒(wrath)和才能(ability). 有时它代表耶稣基督, 有时则代表撒但. 无论如何, 它总是象征巨大无比的权能与力量.”[8] 难怪箴言30:30说: “狮子乃百兽中最为猛烈, 无所躲避的.” 

为何基督是“犹大支派”而非其他支派中的狮子呢? 在创世记49章, 雅各预言他众子的未来. 论到犹大时, 他说: “犹大是个小狮子{H:738}. 我儿啊, 你抓了食便上去. 你屈下身去, 卧如公狮{H:738}, 蹲如母狮{H:3833}, 谁敢惹你? 圭必不离犹大, 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 直到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 万民都必归顺(原文是“众民都必归顺他”)”(创49:9-10). 由此可见, 犹大支派与狮子有直接关系; 狮子象征王权, 因此犹大支派是“王者支派”(所以创49:10提到王的“圭”和“杖”).[9] 这就是为什么过后犹大支派以狮子图形为旗号, 以色列的伟大君王也都出自犹大支派, 例如大卫王、所罗门王、希西家王等, 包括那最伟大的君王, 无与伦比的“万王之王” —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主耶稣基督! 

在先知以西结和使徒约翰所见的异象中, 他们各别见到神宝座前有活物脸孔像狮子(结1:10{H:738}; 启4:7{G:3023}), 此乃表明主耶稣基督的四大特征之一, 即有“狮子般的君尊与威严”.[10]  当使徒约翰因着天上、地上和地底下无人能展开神宝座前的书卷和揭开七印而悲伤哀哭时, 天上24位长老中的一位安慰他说: “不要哭. 看哪,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大卫的根, 他已经得胜, 能以展开那书卷, 揭开那七印”(启5:5). 因此,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这称号不仅表明主耶稣基督是按雅各所预言的, 出自犹大支派的伟大君王, 更强调他有无比的权威能力, 已经得胜了一切! 现在, 让我们一同思考这称号对我们信徒的丰富意义.

 

(C)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这称号对信徒的意义

(C.1)   使人归顺的和平者

上文显示“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与雅各在创49:9-10的预言有关. 在此预言中, 雅各提及“细罗来到”, 以及“万民都必(聚集)归顺[11](创49:10; Unto Him shall the gathering of the people be, [AV]). “细罗”意谓“赐平安者”(Peace-bringer)或“平定者、调解人”(Pacificator); 圣经清楚表示这位“赐平安者”, 就是主耶稣基督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 有一子赐给我们. … 他名称为… 和平的君”(赛9:6); 这位“和平之君”说: “我留下平安给你们, 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约14:27). 此外, “万民都必(聚集)归顺”, 因为“既然借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成就了和平, 便借着他叫万有, 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 都与自己和好了.[12] …但如今他(神)借着基督的肉身受死, 叫你们与自己和好, …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西1:20,22).

概括而言, 旧约的雅各在论到有关犹大时, 就预言(大约在1,800多年后)有一位真正的“细罗”(即赐平安者)将从犹大支派中出来, 他就是那称为“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 神的羔羊主耶稣基督(启5:5,6). 借着这位“赐平安者”在十架所成就的和平, 及所传“平安的福音”(弗6:15), 万民(不单是以色列人)将归顺他. 如何归顺他? 主耶稣自己说道: “因为无论在那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奉我的名聚会”原文直译为“被聚集归入我的名”(are gathered together unto[13] my name). 换言之, 雅各预言将有一日, 众民将(聚集)归顺这位“细罗” — 主耶稣基督, 即被聚集归入他的名, 成立地方召会. 这就解释了神为何不在其他福音书, 而只在这写给犹太人, 并强调王权的马太福音中, 提到“召会”这名词(注: 宇宙性的召会[太16:18]和地方性的召会[太18:17,20]); 因为召会与雅各对于犹大并他后裔执掌王权的预言有直接关系. 感谢神, 我们这群组成地方召会的信徒是何等有福, 因为我们并非聚集归入任何属世的团体, 而是归入“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万王之王主耶稣基督!

 

(C.2)   满有能力的拯救者

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表示, leôn 可指“一位满有能力的拯救者”(a powerful deliverer, 启5:5).[14] 狮子是力大无穷的强者. 参孙在士14:14给予一个谜语: “甜的从强者出来”(士14:14), 暗指“蜜”从“死狮之内”出来(参士14:8,9,14).[15] 这可预表神的“甜蜜救恩”是借着主耶稣(狮子)在十架上的死而出来的. 对人而言主耶稣在十架上是弱者, 但对神而言他乃是“强者”,  因为他“特要借着死, 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 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隶的人”(来2:14-15). 难过圣经说: “基督总为神的能力… 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参林前1:24,25).

传说古时有个奴隶, 从主人家中逃到森林中. 疲乏的他躲入山洞里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 看见一只身躯庞大的狮子走入山洞. 他吓得魂不附体. 但这只狮子并没伤害他, 只是痛苦地举起它的脚爪. 那人一看, 发现其上有根大刺. 那人鼓起勇气将刺拔出, 狮子万分感激, 从此以后成为那人的好友, 随身陪伴和保护他. 那些追捕他的人知道这事以后, 便不敢再追捕他了.[16] 谁能伤害那有狮子保护的人呢? 照样, 有主耶稣基督这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保护和拯救我们, 我们可以放胆说: “主是帮助我的, 我必不惧怕. 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来13:6) 诚然, 基督是满有能力的拯救者, 我们不必惧怕, 因为“有什么比狮子还强呢?”(士14:18), 有何者比“犹大支派中的狮子”更有能力呢? 他是“全能的神”(赛9:6).

 

(C.3)   胆壮勇猛的爱护者 

圣经描述人“胆大如狮子”(撒下17:10), “义人胆壮像狮子”(箴28:1), 因为狮子是胆壮勇猛的. 狮子不会被其他野兽所惊吓而丧胆, 总是勇猛搏斗, 不击退敌人绝不罢休. 主耶稣基督也是如此. 他不畏强权和敌人的惊吓, 以公义正直来斥责当代不义的宗教领袖(太12:38-45), 勇敢揭穿法利赛人和文士的假冒为善(参太23:1-36). 即使他知道此举将遭他们更加恨恶, 残酷杀害, 这位“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也不退缩. 他勇敢地面向耶路撒冷(太20:18-19), 甚至十字架(约18:4-11). 

除此之外,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 没有多少野兽像狮子一般地爱护它的幼狮. 为了保护它的孩子, 它们愿意与任何强大的动物作生死搏斗; 历史学家告诉我们, 只要能拯救它们的孩子, 它们情愿承受许多可怕的击打、爪伤和重创, 纵然满身创伤、鲜血涌流, 它们还是宁死不屈, 直到生命结束为止, 好像生命对它们而言并不重要(参 Topsall’s History of Four-footed Beasts, 第363页). 主耶稣基督正是如此; 因着他对他百姓那坚定不移的大爱, 他决定拯救他们脱离撒但的魔爪和罪恶的捆绑. 为此他在世上尝尽人生的苦味, 更在十架上受尽身、心、灵的创伤. 纵然满身创伤, 鲜血涌流,[17] 他还是勇敢地与撒但和罪恶搏斗到底, 直到完成了永远的救赎(参来5:9; 10:12-14). 诚然, 主耶稣基督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 就爱他们到底”(约13:1), 并且“能拯救到底”(来7:25). 深愿基督的勇敢和爱心激励我们, 使我们有狮子一般的胆量和爱心, 好叫我们因爱慕真理而勇敢为真道辩护, 因爱主爱人而勇敢争战到底(参徒21:10-14).

 

(C.4)   大发义怒的报应者

你曾否亲耳听过那令人毛骨悚然, 产生刺痛般恐惧可畏的狮子吼叫声? 先知阿摩司说: “狮子吼叫, 谁不惧怕呢?”(摩3:8) 在非洲参与宣道事工近40年的林萝丝(Dorothy Williams)表示: “听说狮子的声音带有不寻常的力量. 当它吼叫时, 嘴巴(常)是贴着地面, 声音便传送到地上的每个角落, 其他的动物还在困惑, 搞不清楚吼叫之声从何方而来, 在混淆之中, 它们往往成了狮子的猎物. … 狮子喜欢吼叫, 当它捕食时会吼叫… 吃饱之后它也会吼叫….”[18] 先知阿摩司知道有关狮子的吼叫, 所以问道: “狮子若非抓食, 岂能在林中咆哮呢? 少壮狮子若无所得, 岂能从洞中发声呢?”(摩3:4; 也参诗22:13; 结22:25)

然而, 狮子躺下休息时, 一切似乎平静无事, 看不出它的威赫能力. 照样,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主耶稣基督第一次来到世上时, 他如同安静躺下的狮子. 他像羔羊一般地柔和谦卑(太11:29), “他被欺压, 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赛53:7), 甚至“被牵到宰杀之地… 也是这样不开口”(赛53:7; 也参徒8:32; 彼前2:21-24). 此外, 在这恩典时代, 虽有些时候基督立刻为他受逼迫的子民向欺压者“怒吼”—施行严厉审判, 但许多时候他像躺下的狮子在旁静观, 不立刻“怒吼”. 虽然如此, 让我们和敌人都紧记一件事: 他并非不会“怒吼”, 乃是“时机未到”.

“神的时机”一到(尤其是在基督第二次荣耀再临时),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主耶稣基督必然从默静中跳跃起来, 迅速向所有欺压他和他子民的敌人“大声怒吼”, 以公义施行审判. 他大发公义的忿怒, 谁能站立得住呢? “耶和华的大日临近… 那日是忿怒的日子… 是吹角呐喊的日子, 要攻击坚固城, 和高大的城楼. 我必使灾祸临到人身上… 因为得罪了我”(番1:14-17). 这只忿怒的“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必以他那无比荣耀的威力灭尽一切仇敌(启19:11-21), 为他历代受害的子民伸冤(参启6:9-11), 以公义来报应一切的人(参帖后1:8; 启20:11-15; 20:12).  “耶和华必从锡安吼叫, 从耶路撒冷发声. 天地就震动. 耶和华却要作他百姓的避难所”(珥3:16). 既然“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主耶稣基督是大发义怒的报应者, 所以我们受欺压时“不要以恶报恶… 不要自己伸冤, 宁可让步, 听凭主怒. 因为经上记着: ‘主说, 伸冤在我, 我必报应.’… 不可为恶所胜, 反要以善胜恶”(罗12:17-21).

 

 (C.5)   掌管万有的统治者

狮子被古人当作象形文字(hieroglyphic)来指“统治权”(dominion). 它目光敏锐、眼光远大( leôn 一词源自 laô , 意味着看见)、思考精灵、力大无穷, 所以是伟大的征服者、统治者. 照样, 主耶稣基督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当他荣耀降临后, 必以大能消灭敌人, 以公义治理全地, 以威严统管万有. 那时, “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 因耶稣的名, 无不膝盖,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10-11). 诚然, 他是统管万有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6).

天上24位长老中的一位曾安慰约翰说: “不要哭. 看哪,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大卫的根, 他已经得胜, 能以展开那书卷, 揭开那七印”(启5:5). 感谢神, 只有“犹大支派中的狮子”配展开书卷, 揭开七印! 这表明只有基督握着统管万有的权柄(太28:18), 能以施行七印的审判, 因唯独他胜过死亡和阴间(启1:18,19; 林前15:55-57)、胜过魔鬼(来2:14)

、胜过世界(约16:33) 、胜过一切! 如今, 我们“靠着爱我们的主, 在这一切的事上, 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7; 也参林前15:57). 故此, 亲爱的弟兄姐妹, 让我们今世靠主勇敢争战, 为主忠心事奉, 忍受百般苦难, 因“我们若能忍耐, 也必和他一同作王”.

(D)       结语

艾因斯沃斯(Ainsworth)表示狮子是满有君王权威的野兽(kingly beast), 托撒尔(Topsall)亦告诉我们所有的作者都描述它为“百兽之王”. 亚述和巴比伦视狮子为王兽(但7:4), 犹太人也以狮子为百兽之首, 且有王者的威仪(箴30:29-31), 是首领权威的象征(创49:9-10; 民24:9).  主耶稣基督被喻为狮子是贴切的, 因为他就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6). 他像狮子一般, 具有巨大无比的力量, 无可抵挡的能力, 并威严可畏的权威.

还有一事值得留意. 虽然撒但也被喻为“狮子”(“吼叫的狮子”, 彼前5:8), 但他是残暴的狮子, 只有带来破坏和不安, 引致沉沦与灭亡(参约10:10), 从未带给人真正的平安; 但主耶稣基督是“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就是雅各论到犹大和狮子时, 便在下一节所预言的那一位“细罗” — 赐平安者(创49:10). 只有这位被称为“和平之君”的“犹大支派中的狮子”, 才能带给人所需要、所久慕的真平安(约14:27). “他的政权(强调他狮子的特征)与平安(强调他和平的特征)必加增无穷. 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 治理他的国, 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 从今直到永远”(赛9:7).[19]


[1]              林萝丝著, 张蕙淑译, 《动物在说话》(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2年), 第12页.

[2]               狮子在历史上不同时期分布于非洲、欧洲、近东(属亚洲)3个地区. 古代近东有非洲狮和波斯狮两大品种. 波斯狮不能爬树, 昼伏夜出, 主要栖息在树林稀少的沙地平原. 但按圣经记载, 似也居于密林中(耶4:7; 25:38; 鸿2:11,12). 到了新约时代, 狮子显然逐渐减少. 至主后1300年之后, 在巴勒斯坦地区已无迹可寻. 不过, 米所波大米平原的狮子却一直留存到19世纪末; 参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卷一》(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420页.

[3]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卷一》, 第420-421页.

[4]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5]               希腊文 leôn {G:3023}一词在新约中出现9次. 但在旧约中, “狮子”被提及不下130处之多, 在圣经所记载的野兽中列居首位. 旧约表达“狮子”或“幼狮”的词至少有8个(7个希伯来文字, 1个亚兰文字), 即(1) ’ărî (或 ’aryêh ) {H:738}(78次, 创49:9“狮子”); (2) gûr (或 gur ) {H:1482}(7次, 结19:2,3“小狮子”); (3) kephîr {H:3715}(32次, 士14:5“少壮狮子”); (4) lâbî’ {H:3833}(14次, 创49:9“母狮”); (5) layish {H:3918}(3次, 伯4:11“老狮子”); (6) shachal {H:7826}(7次, 伯4:10“猛狮”); (7) shachats {H:7830}(2次, 伯28:8“狂傲的”, 注: 此节在《钦定英译本》译作“狮子”[AV: lion’s] ). 用以表达“狮子”的亚兰文字是’aryêh {H:744(亚兰文)}(10次, 但6:7“狮子”).

[6]                 Benjamin Keach, Preaching from the Types and Metaphors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2), 第353和354页.

[7]               James Hastings (ed.),  A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vol. 3)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88), 第126页. 此圣经词典在126-127页中指出, 旧约圣经共用了: (a)7个希伯来文来代表狮子; (b)4个希伯来文字表达狮子的声音(参士14:5; 赛5:29; 赛31:4; 耶51:38); (c)6个希伯来文字形容狮子的态度或行动(参结19:2; 伯38:40; 诗104:20; 申33:22). 此外, 伯4:10-11共用了5个不同的希伯来文字来描述不同情况的狮子.

[8]               Walter Lewis Wilson, Wilson’s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ypes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57), 第293页.

[9]               著名的希伯来文学者克毅俄(C.F. Keil)指出, “圭”(sceptre)是国王权令(regal command)的象征, 在早期时, 圭的形式是一支长的权杖, 当国王在公开场合说话时, 常把圭拿在手中, 当国王坐在宝座上时,常把圭立在两脚之间, 倾向本身. “杖”一词在原文可指立法者(legislator), 指挥官(commander)或统治者的权杖(ruler’s staff). 《钦定英译本》将这词译作“lawgiver”(立法者), 但克毅俄(Keil)基于上下文提到“圭”和“两脚之间”而认为这字乃指统治者的权杖.

[10]             有关主耶稣基督的四大特征(或四大层面), 请参 2001年4月份, 第17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四福音的比较”.

[11]             中文和合本译作“归顺”, 少了一个“他”字, 其实原文有 welôw (and to him)这字, 即“并归于他”; 参Jay P. Green, The Interlinear Bible: Hebrew-Greek-English(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86), 第45页.

[12]             神借着基督叫万有与自己和好, 无论是天上的或地上的, 但却没提及“地底下的”(腓2:10). 有解经家认为“地底下的”是指“魔鬼、堕落的天使、或不信神之人死后的灵魂”. 这三者目前虽都不愿与神和好, 但在将来都得屈膝口称耶稣基督为主(腓2:11).

[13]             太18:20的“奉”字和林前12:13的“成了”在原文是同一个字— eis {G:1519}; eis 是个介词, 意谓“进入、往、到、归于”(into or unto), 在太18:20译为“归入”最准确.

[14]             他亦指出此字在别处可象征“一位残暴的敌人或逼迫者”(a cruel adversary, persecutor), 例如提后4:17.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AMG Publishers, 1992), 第918页.

[15]             在士14:5-18中, 圣经以2个不同的希伯来文字来形容参孙的狮子, 即kephîr {H:3715}(5节:“少壮狮子”)和 ’aryêh {H:738}(8,9节)/ ’ărî {H:738}(18节)(注: 8,9,18节都译作“(死)狮”).

[16]             James Large, Titles and Symbols of Chris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4), 第312页.

[17]             基兹(Benjamin Keach)指出, 根据博物学家(naturalists, 尤指直接观察动植物者), 若把狮子的血涂抹或擦在口疮(canker)或疮疤(sore)上, 即血管肿起来的地方, 一会儿就会止痛. 同样地, “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主耶稣基督的宝血也能医治罪恶所致的伤痛(参约壹1:7,9). 此外, 有者证实人若全身涂上狮子的血, 他就不会被野兽伤害(Sextus, 参 Topsall’s History of Four-footed Beasts, 第367页). 照样, 信徒靠信心涂上“犹大支派中的狮子”主耶稣基督的宝血, 他就不会被魔鬼所吞灭. Benjamin Keach,Preaching from the Types and Metaphors of the Bible, 第356页.

[18]            林萝丝著, 张蕙淑译, 《动物在说话》, 第14-15页.

[19]             所罗门王的王宫和圣殿筑有狮形雕像正是预表主耶稣基督的“政权”与“平安”, 因狮子象征“王权或政权”, 而所罗门王在原文的意思则是“和平之.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