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论”被炸毁了!


(A)  引言

不少相信圣经或创造论的科学家认为宇宙的开始是由神引发的“大爆炸”所释放出来的无比能量形成的, 正如曾任香港大学副校长的电机工程系教授金新宇博士写道: “创世记1:1: ‘起初, 神创造天地’, 并未说多久前, 故大爆炸论(big bang theory), 即宇宙约在150亿年前, 由一团浓度无限高的物质爆炸飞散而形成, 并仍在散布中. 这并非不可能, 也没有抵触圣经.”[1] 为圣经护道的美国德州农业与机械大学教授布拉德利(Walter L. Bradley)和坚信圣经的英国天文学家豪顿勋爵(Sir John Houghton)等基督徒科学家在论及大爆炸论时, 也没加以反对.[2] 可是, 现今很多支持创造论的科学家极力声明, 大爆炸论是不真确的, 因它与越来越多的科学事实互相冲突.

 

(B)  大爆炸论的理论起源

德国联邦物理研究所主任和教授吉特(Werner Gitt)指出: “认为太阳系是由一群杂乱无章的物质团块, 在毫无规律地随机旋转碰撞中产生出来的, 这个念头是从康德(Kant, 1724-1804)[3]开始的. … 当今许多宇宙学家都持此进化观念, 其中不少人也接受了大爆炸理论. 按照这个理论, 宇宙(包括整个空间和其中的所有物质)是在100至200亿年之前, 由一个微小得无法感知的空间点, 突然爆炸不断扩张(膨胀)而成. 支持这个理论的重要观测依据, 是所谓的遥远星光的‘红移现象’(red shift). 据说这个红移现象证明了宇宙在不断扩张. 但宇宙扩张是无法直接观测的, 它只是一个臆断(意即主观的判断或猜测), 认为从遥远的星云里射来的光线, 波长会随着它穿越的距离而不断增长, 这就是说它的波长会朝红外线一方移动(故称“红移现象”). 这个现象被称为‘多普勒效应’(Doppler effect), 也可以看为当星云向遥远的空间飞去时, 它发出来的光线, 波长会随着逐渐延长, 引申到很久远的过去,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无穷的宇宙压缩回到一个微小得无法感知、热度极高、密度极大的‘宇宙蛋’. 由气球和卫星探测仪器所检测的普遍本底辐射(或称“背景辐射”, background radiation), 被认为是这个理论的强有力证据.”[4]

吉特教授(Werner Gitt)接着写道: “近年来许多新发现, 更加精密的观测仪器和方法, 所获得的结果正在不断地动摇大爆炸理论. (参读 H. J. Hahr的《大爆炸理论的衰落  —  宇宙论的破产》148页). 用宇宙科学现有的事实数据, 对照宇宙的大爆炸理论模式, 很快便发现它们之间存着无法解决的矛盾, 一直不断有宇宙学家在向大爆炸理论提出新的挑战.[5] 事实上, 宇宙不仅在物质上显示了它的同一性, 而且同时又特别显示了它的多样性. 物质被成群成带地集中在相当空旷的宇宙空间. 盖勒(Geller)和赫齐若(Huchra)致力于一项大胆而又精细的测算课题, 他们收集了大量的星图, 希望从中获得支持大爆炸理论的证据, 即所谓: ‘宇宙空间的物质分布是不规则的.’ 研究的结果却叫他们非常惊奇; 他们越是一个接一个地深入研究宇宙星图上的区域, 就越发清楚地看到遥远空间里的星云都成串地连接在一起, 就像在空旷无垠的宇宙大洋中互相连接的大陆一样. 这个发现大大动摇了大爆炸理论.”[6] 下文将继续讨论大爆炸论的准确性如何受到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科学家的极力反驳.

 

(C)  基督徒科学家的反驳

     (C.1)   爆炸无法产生秩序和生命

麦可琳(G. S. McLean)、奥克兰(Roger Oakland)和麦可琳(Larry McLean)在他们所合著的《创造论的明证》一书中指出, 每个人都得承认宇宙有个开始. 由于进化论者拒绝相信圣经所说的  —“起初神创造天地”, 所以他们必须提出理由以取代神的创造. 他们所提倡的最普遍解释是“大爆炸论”(The Big Bang Theory). 根据这个理论, 凡宇宙间可见的一切设计及其复杂性, 都可追溯到最初的大爆炸. 一些科学家认为这次大爆炸发生在90至180亿年前(有者认为是100至150亿年前), 宇宙因此而成. 他们说那时, 宇宙间一切物质都紧密地聚在一起, 其温度高达1兆度. 大爆炸之后, 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进行着没有规律的随意变更, 这种演变就使毫无规律的逐渐变为井然有序. 原子和分子逐渐聚在一起, 形成天体, 如太阳系. 然后, 没有生命的分子聚在一起, 成为简单的生命. 简单的生命再经数百万年的演进和随遇的过程, 形成复杂的生物.

《创造论的明证》一书继续指出, 解释宇宙起源的大爆炸论被多数进化论者当作事实般接受. 很多科学杂志常有这方面的专题报道, 给人一个印象好像大爆炸论已被证实且不容置疑了. 可是, 以逻辑观点来看, 实难接受一次大爆炸, 就变出这宇宙间所有的精美设计和高度复杂. 尤其就观察所得, 所有爆炸都只会造成杂乱无章的境况. 例如在北美洲圣海伦山发生一次大爆炸, 就导致非常可怕的破坏和混乱. 换言之, 爆炸只能破坏和混乱秩序. 此外, 大爆炸的假设也与“热力学第二定律”彼此抵触. 简而言之, 这条物理定律表明任何一个系统若自行向前进, 永远是从有规律走向没有规律. 例如你把一些砖块有规律地摆成一堆, 过了许久, 这些砖块就自然破损倒下散乱了, 而非自动成为美丽的房屋; 我们的身体也都逐渐老化, 功能失效, 最终死亡, 不会越来越好; 太阳的氢气正逐渐烧掉, 而且无法补回. 所有自然过程都是由有秩序变为杂乱无章.[7] 就如亨利 · 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所言, 热力学第二定律给了大爆炸论最严厉的反对. 爆炸产生混乱, 而非秩序! 如果宇宙正如支持进化论的宇宙论者所说, 是关闭式的系统(closed system), 这本该产生混乱的最初大爆炸, 怎可能形成今日我们所看到那美丽有序和精密复杂的宇宙呢? 依此亮光来看, 大爆炸论是荒谬绝伦的.[8] 换言之, 大爆炸论既不合逻辑学的观察, 又违反物理学的“热力学第二定律”.

 

     (C.2)   向外的压力大过向内引力

“创造论研究学院”(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副校长吉施博士(Dr. Duane T. Gish)在他所著的《从科学与圣经看创造论的奇妙故事》一书中, 也提出反对大爆炸论的证据. 吉施博士写道: “根据这个大爆炸论, 几10亿年前, 没有恒星, 没有行星, 没有人类, 也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宇宙间所有的能量和物质都聚在一起, 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 或称为“宇宙蛋”(cosmic egg). 宇宙蛋从何而来? 它是怎样在那里的? 没人知道. 进化论者们相信, 由于某种原因, 宇宙蛋发生了一次“大爆炸”. 它在爆炸前已经存在了多久? 为什么会爆炸? 没有人知道. 所有这些事都是进化论者想象出来的. 他们假设大爆炸产生了氢气(hydrogen)… 进化论者相信氢气是由于大爆炸而释放或扩散到整个
宇宙中的, 那时的宇宙还没有任何恒星(star)、行星(planet)或星系(galaxy). 除了氢气以外, 没有任何物质. 事实上, 进化论者认为氢气就是宇宙.

“进化论者想象星体是设法从氢气中创造了自己. 他们相信在一定空间范围内的氢分子由于万有引力而相互吸引, 使彼此间的距离缩小. 这个空间范围被认为非常大, 有6兆英里. 在这一范围内的所有分子开始聚集, 换句话说, 随着气云越聚越小, 气体分子越来越紧凑, 则气云的温度越来越高, 最后, 进化论告诉我们, 气云热得足以变为星球.” 吉施博士接着写道: “事实上, 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说明这决不可能会发生, 而且星体永远不可能会自己制造自己. 气云是扩散的, 并且温度很低. 但是, 当气云缩小时, 分子互相靠近, 则气体温度会升高. 于是会发生两件事: 气体分子互相吸引, 靠着引力, 使气云变密或缩小. 但是同时, 由于气云变热, 气体产生向外的压力, 使星云扩散或变大. 引力向内, 而气体压力却向外. 若星云(nebula)向内塌陷(坍缩)而变为星球(star),[9] 则向内的引力必须大于向外的气体压力. 科学家们用不同方法来计算这两个力, 结果表明向外的压力几乎超过向内引力的100倍. 星云不是越变越小, 最后变成星球, 而是越来越大. 星球不可能创造自己.”[10]

 

     (C.3)   第一个星球到底从何而来?

吉施博士也表示: “一位进化论者写过一篇关于星球形成的文章. 他承认气体向外的压力大于向内的引力, 所以星体不能以这种方式自行生成. 但是, 他说, 也许邻近的一个星球发生爆炸(一个超新星, supernova[11]), 给氢气星云有足够的推力, 使它克服气体的(向外)压力而(缩小)变成星球. 这个理论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要产生超新星, 就必须有一个恒星(笔者注: 超新星是一个巨型恒星爆炸式的毁灭; 先要有恒星, 才能产生超新星, 以此推论下去, 我们必须回答的问题是: 第一个恒星到底从何而来?). 根据这个理论, 星球(指恒星, star)是由星球产生的, 但星球不会自己生出自己来. 这意味着星球的确需要被创造(意即第一个恒星不会自己生出自己来, 需要被创造, 笔者按).”

吉施博士总结道: “宇宙就像一台巨大的机器. 它不仅庞大、复杂, 并且很有秩序. 一位天文学家说过, 宇宙设计者一定是位令人惊异的数学家. 按照进化论的学说, 我们这个极其复杂, 井然有序, 且像数学一样精密的宇宙是由一次爆炸产生的. 有谁见过爆炸能产生秩序吗? 当然不会! 爆炸不会产生秩序, 它只会搞得乱七八糟. 霍伊尔爵士(Sir Fred Hoyle, 或作Frederick Hoyle)是世界上著名的天文学家之一, 他现今再也不信‘大爆炸’理论了. 他说, 没有任何恒星、行星或星系是能由大爆炸产生的. 霍伊尔爵士过去是一位无神论者和进化论者, 但现在他相信生命的确是被创造的. 如果这样一位世界知名的天文学家都不相信由大爆炸产生宇宙的这个理论, 那么就有许多科学的理由证明宇宙不是自己产生的.”[12]

 

     (C.4)   大爆炸学说中的失落环节

物理学家德扬教授(Donald B. DeYoung)也声明大爆炸论是个不足的理论, 它有很多基要问题是许多相关的论文书籍中鲜少提及的. 以下是这理论一些“失落的环节”(Missing links):

(1)     失落的起源(Missing Origin): 大爆炸论假设原始的能量集中在一起. 这些能量来自何方? 天文学家有时说到源自“真空里面量子力学的波动”(quantum mechanical fluctuation within a vacuum). 无论如何, 这波动仍需要能量的来源. 事实上, 没有所谓“世俗的起源理论”(secular origin theory), 因这每一个理念都基于先存的物质或能量(即没有解答“物质或能量来自何方”这问题).

(2)     失落的导爆线(Missing Fuse): 什么东西引爆这次的大爆炸?这理论所提议的质量集中或浓缩(mass concentration)永远是一个普世性的“黑洞”(意即永远是个解不开的谜). 引力会阻止它向外膨胀.

(3)     失落的星体形成(Missing Star Formation): 科学家没有找到自然方法来解释星系、恒星和行星的形成. 爆炸应该导致气体和辐射向外喷射. 这些气体理应继续膨胀, 而非形成复杂的星系、恒星和行星.

(4)     失落的反物质(Missing Antimatter): 在一些大爆炸论的版本中, 物质和反物质需要均等地产生. 不过在实际的宇宙中, 只能找到少量的反物质(例如: 阳电子[positron], 反质子[antiprotons]等).

(5)     失落的时间(Missing Time): 一些实验显示宇宙很可能是年轻的, 约1万年之久. 如果这是正确的, 就没足够时间展开大爆炸论所提出的种种过程. 地球、天体和人类的逐步进化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的.

(6)     失落的质量(Missing Mass): 很多科学家假设宇宙至终会停止膨胀, 并开始向内坍缩(或作“塌陷”, collapse). 过后又重新爆炸, 并重复这振动类型的无止动态(oscillating type of perpetual motion, 即不断重复这爆炸、膨胀、坍缩的过程). 他们提出这等观念, 为要避免承认宇宙是有开始和终结的. 但要发生这样的循环性振动, 宇宙必须要有一定的质量密度或分布. 至今, 质量密度的测量显示它比我们所料到的更小1百倍. 宇宙看来并不是膨胀和坍缩相继的循环性振动, 因找不到所需的质量.[13]

(7)     失落的生命(Missing Life): 在这所谓进化而来的宇宙中, 生命应该在各处发展. 所以太空理当充满来自有智力生命(intelligent life forms)的放射信号. 不过至今全无这方面的信号, 它们都到哪儿去了?

(8)     失落的中微子(Missing Neutrinos): 从太阳的核聚变(fusion)过程, 这些微小的粒子(particles, 指中微子)应该是充满了整个世界. 它们的缺席叫人不禁发问有关太阳能量的来源, 并置疑人对宇宙的整体概念是否正确.[14]

有关上文提到的失落时间, 大爆炸论者宣布形成宇宙的首次大爆炸发生在100至150亿年前, 有者则认为在90至180亿年前, 本文稍后将讨论这年龄被更改的原因. 进化论者支持长时间的观念, 因他们宣称如果宇宙有超过100亿年的时间, 地球有几10亿年的历史, 就有出现生命的可能. 可是, 现今有越来越多相信创造论的著名科学家发现有堆聚如山的证据, 证明了地球年龄比进化论所说的年轻的多, 大概少过1万2千年, 而非像进化论者所说的45亿至50亿年之久. 这理论被称为“年轻地球论” (Young Earth Theory).[15] 有许多著作提出论证支持年轻地球论, 例如约翰 · 莫里斯博士(Dr. John Morris)所著的《年轻的地球》(The Young Earth), 就是这方面的杰作.[16] 年轻地球论暗喻着年轻的宇宙, 更意味着大爆炸论所提出关于宇宙和地球出现或形成的
时间是不正确的.

论及大爆炸论时, 美国“创造论社会科学与人文协会”(Creation Social Science and Humanities Society)主席埃克曼博士(Paul D. Ackerman)评述道: “大部分现代科学的资源和脑力都投入支持大爆炸论的努力, 力图证实这物质主义者的剧情(指大爆炸论), 使之听来似乎有理或可能. 他们付出巨大努力, 效果也很引人注目. 可是与它抵触的铁证数据越来越多, 堆聚如山, 现在是人们开始指出‘国王没有穿衣’[17]的时候了. 认为现今的宇宙可自己创造自己, 且超过亿万年之久的这等观念, 是与不断增加且越来越有力的物质证据互相矛盾的. 神的创造(指创造宇宙和地球)并非发生在亿万年前, 它是年轻的.”[18]

 

(D)  非信徒科学家的反驳

为了揭开大爆炸论的真相, 基督徒科学家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也写了一篇文章, 名为“大爆炸还是大信心?”(“Big Bang or Big Belief?”). 他指出剑桥大学教授霍敬(或译“霍金”, Stephen Hawking)曾在他所写的《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 1988)一书中, 将大爆炸论当作科学事实. 霍敬的理论概要如下: “在太初的时候, 有一粒‘宇宙蛋’(cosmic egg), 它只有像桌子上一粒微尘般大小, 却浓缩了全宇宙的物质在其中!” 法励德接着写道: “此蛋从何而来? 霍敬自圆其说地说: ‘它自太初就有!’ 世人情愿接受霍敬的话, 却拒绝接受神的话!” 霍敬所支持的大爆炸论是已被证实的科学事实吗? 让我们听听法励德例举的两位非基督徒科学家  —  勒纳尔(E. J. Lerner)和克拉吾斯(G. Kraus)  —  所作的见证.

勒纳尔(E. J. Lerner)在1992年学成一本465页的书, 名为《给宇宙起源主流学说的惊人驳斥: 大爆炸从未发生》(A Startling Refutation of the Dominant Theory of the Origin of the Universe). 他在书中辩明大爆炸无非是虚构的神话, 又与各科学的观察结果互相矛盾. 他说: “大爆炸论在每个测试中都失败了, 可惜它仍然是宇宙论的主流. 有关此学说的理论和假设越积越多. 今天的宇宙论者所拥有的, 只是一个数学上的神话. 所有与宇宙论相关的专业, 都建基于一些强行保留的虚谎理论上, 此等理论从未经过观察测试, 或甚至在一些测试中失败了. … 这里已不只是科学那么简单, 因为正当越来越少数据支持大爆炸论为科学的理论, 它在我们的文化中却变得越来越重要. 科学界的报刊都将它视为金科玉律一般的真理.”

克拉吾斯(G. Kraus)于1993年出版一本书, 名为《霍敬是否弄错?》(Has Hawking Erred?). 他在这著作中保守地估计宇宙质量大约是8 x 1025吨, 并写下结论: “一粒比我桌子上的尘埃还细小的微粒, 能够凝聚全宇宙浓缩质量的这个概念, 远远超越其可信的程度… 大爆炸论必须被严峻地加以置疑.” 由此可见, 大爆炸论不但遭受一些创造论学者的反对, 也受到一些进化论学者的置疑和驳斥. 勒纳尔(E. J. Lerner)甚至根据更荒谬的幻想, 提倡另一个学说, 用以取代大爆炸论; 今日, 这种趋势正在大多数进化论“科学家”当中蔓延![19]

我们再摘引两个对大爆炸论的评论, 以供参考[20](注: 笔者不清楚以下引述的科学家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 德国波恩大学的天体物理学研究院教授法尔(Hans Gorg Fahr)在他的《大爆炸在灭亡》(Der Unknall kommt zu Fall)一书中写道: “说宇宙是200亿年之前由一次宇宙大爆炸而形成, 从那时起宇宙就不断在扩张, 并且继续扩张下去… 这话听来很吸引人, 而且为当今所有的‘自然哲学家’所接受. 但是很清楚, 这个甚嚣尘的理论说教, 一点也不接近真理事实. 在宇宙学这块广阔的田地里, 广受支持的大爆炸理论丝毫不比其他许多取代它的理论更有说服力. 事实上, 取代它的理论还多得惊人呢?” 在他卷册浩繁的著作中, 法尔教授讨论了大量与大爆炸论相抵触的科学细节.

德国康斯坦茨(或译“康斯坦思”, Constance)大学的物理和生物学家费歇尔(Ernst Peter Fischer)在其所著的《新地平线92/93  —  自然科学论坛》(112页)中说: “如果用某个理论模式的知名度, 做衡量这个理论模式是否正确的标准的话, 那么我们就无需考虑大爆炸理论所说的, … 这个理论不仅被物理学家接受, 而且在普通民众中间也广泛传播, 任何疑问都会招来惊奇的眼光. 虽然坚持大爆炸理论的天文学家们, 连自己都不知道: 在那个原始爆炸前千万分之一微秒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 大爆炸理论的确成了使人愉快的消遣, 而且市面很景气, 甚至与科学风马牛不相及的杂志小报都争相刊载, 广为流传. 魏茨泽克(或译“威兹扎克”, Karl Friedrich von Weizsacker)[21]提出警告: ‘一个社会竟欣然接受了宇宙是由一次不知所以然的大爆炸而形成的臆想的话, 那么这个社会所显示出来的本相, 就比宇宙更加值得人们疑虑了.’ 但他的话并未受人重视. 尽管如此, 经过25年左右的观察研究, 许多与这个理论模式抵触的事实, 都一概被置若罔闻. 当事实与理论矛盾时, 总有一个会降伏的呢!” 人因本身的偏见, 不愿承认宇宙是由神所造, 所以盲目地接受大爆炸论, 将抵触它的诸般科学事实置之不理, 这是科学界与人类的悲剧!

 

(E)  科学界的谎言和手段

     (E.1)   隐瞒事实和真相

帕特森(Dr. Colin Patterson)是伦敦的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高级古生物学家, 曾研究过进化论所提出的各种“证据”. 他在1982年3月4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毫不避讳地表示, 所谓进化论的证据, 只不过是“天方夜谭”而已(little more than story telling). 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在其著作《神说》(And God Said)一书中写道: “当那些所谓科学家相信谎言的时候, 人性的情况变得每况愈下. 为了寻找不存在的证据, 人们付上了庞大的物资代价; 至于在道德上与灵性上所付出沉重的代价更不用提了.”[22] 为了显明这点, 又证明人们不惜代价地巧妙处理数据, 以推广他们所相信的进化论, 法励德博士把读者领到“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 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的总部, 特别到控制“宇宙本底探索卫星”(COBE, Cosmic Background Explorer Satellite)的操作室去看个究竟.

法励德博士为此写道: “为了尝试使大爆炸论看来更科学化, 进化论认为大流星(fireballs)应该在测量宇宙本底微波辐射(background microwave radiation)[23]温差图表中以山丘状波浪纹(bumps)出现. 这些大流星被假设为恒星和星系的前身. 简单扼要地说, 假如科学家将检波器指向宇宙不同的地方, 他们应该探测到微波轻微的温差. 将太空电波信号化作图表时, 我们并不会看见一条水平线

, 而是高低起伏的波浪纹! 他们认为波纹的出现, 足以证实大爆炸论的真确; 其实这是将逻辑颠倒了. 无论如何, 在1989年, 探索卫星终于发射升空去寻找证据.

 

“直到1991年, 卫星传回来的报告仍没有波纹! 《新科学家》杂志(New Scientist)刊登了大标题‘本底辐射加深了大爆炸理论家的混乱’(‘Background Radiation Deepens Confusion for Big Bang Theorists’), 一批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科学家在文中报告说: ‘如果将宇宙本底探索卫星所取得的数据公诸于世, 很多有关星系形成的理论将被淘汰… 当数据被公布时, 大爆炸理论家将会有极大的烦恼.’[24] 这群科学家继续说: ‘可是有关的权力机构并没有发放所得的数据.’… 到了1992年,仍然没有波纹出现! 操作室内出现了恐慌! 支持研究的拨款出现了危机! 大爆炸论陷于大困境中!

 

“到了1992年4月, 有人决定传召各报记者, 并声称已经发现了波纹. 从世界各地前来的记者进行了一天特别的活动日! 隔天早晨, 几乎每份英国报章都刊登反对神与创造的文章. 可是没有人被告之, 研究队必须承认那些波纹并非真波纹, 它们只是仪器的干扰声所致. 也没有人被告知, 那些波纹只代表10万分之一度的温差(一个全无意义的温差!)更没有人被告知, 即使那些是真波纹, 我们也可以在‘大爆炸’之外找到极多其他的科学解释![25] 后来, 研究队只在压力下将这重点向科学团体发布而已.”[26] 换言之, 外界和公众人士都蒙在鼓里, 不知真相.

 

     (E.2)   不法地修饰理论

根据大爆炸论, 形成宇宙的首次大爆炸发生在150亿年前, 还有一些进化论者最初认为比这个时间更早, 因为他们相信恒星(stars)已有250亿年这么老. 可是在1994年哈勃望远镜(Hubble Telescope)配上最新式和最先进的仪器, 录得宇宙的年龄介于80至120亿年之间. 这发现记录在1994年11月7日的《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中, 其标题为“噢! 答案错了!”(“Oops?…Wrong Answer”).  内文写道: “假如宇宙的年龄靠近80亿年, 大爆炸论可以被推翻了!”[27]

 

当所得的最新数据被各方加以分析讨论后, 1995年3月6日的《时代杂志》刊登这标题: “解开宇宙之迷…此乃为何宇宙论乱七八糟的原因”(“Unravelling Universe…Here’s why the Cosmology is in Chaos”). 记者在文中写着: “你不能比你的母亲还要老! …宇宙论(者)好像并不了解这普通常识.”[28] 这里所指的普通常识是宇宙必须在任何一颗恒星(star)未在宇宙内形成以前已经存在. 不过所得的数据显示, 恒星的年龄比宇宙还要老呢![29] 为了逃避这尴尬场面, 支持大爆炸论的进化论学者只好“修改”这学说的宇宙年龄, 宣布形成宇宙的首次大爆炸发生在100至150亿年前, 有者甚至把年龄范围扩大些, 宣称是90至180亿年前, 来符合哈勃望远镜所取得的答案(即80至120亿年之间).

 

在科学界中, 一个已被证实错误的理论往往就整个被人丢弃, 可是进化论者并没舍弃这个已被推翻的大爆炸论, 只是稍加修改错误的年龄, 这种极不专业的手段与不合科学的精神, 证实了许多进化论者不顾科学规则与专业道德地处理数据, 以推广他们所相信的进化论, 也再次印证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所言: “当那些所谓科学家相信谎言的时候, 人性的情况变得每况愈下. 为了寻找不存在的证据, 人们付上了庞大的物资代价; 至于在道德上与灵性上所付出沉重的代价更不用提了.”  吉特教授(Werner Gitt)贴切表明: “如果离开创造万有的主宰和忽视他在圣经中启示的真理去解释宇宙, 我们便会陷入花样百出、想入非非的泥沼, 没有一人能够接近事实真理.”[30]

 

(F)  结语

亨利 · 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指出, 天体物理学家开始置疑大爆炸论的真确. 一位杰出的天文学家, 纳历卡(Jayant Narlikar)讨论了各方面的凭据后下此结论: “这些论证应该能使那些犹豫不决者看出大爆炸论无论在理论上或观察上, 都不如它所宣称的那般正确可信.” 大爆炸论严重违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以致亨利 · 莫里斯博士写道: “这些所谓的理论(包括大爆炸论)不是真正的科学理论, 因为它们所倚靠的过程无法被观察到. 在所能观察到的空间和时间内, 所有自然过程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相符.所以否定这第二定律便是提出违反自然(antinatural)的过程. 进化论的玄学家(或称“形而上学家”, metaphysicians)可能喜欢玩语义上的游戏, 来逃避承认宇宙是超自然过程的创造, 但他们所提出的都是非自然过程的幻想.”[31]

 

到底宇宙和人类从何而来? 霍敬(Stephen Hawking)在清楚明确地认识到这个存于万物背后的终极问题, 他在其著作《时间简史》(Brief History of Time)中写道: “时至今日, 我们仍然切望知道, 为什么我们生活在这里, 我们又是从哪里来的.” 他在该书最后一章中写道: “我们发现自己迷失在一个混乱困惑的世界中, 我们为了对周围发生的一切, 寻得合乎理性的解答而在不住发问: ‘宇宙的本性是什么? …我们是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宇宙中的一切会是现有的这个状态呢?’” 有关宇宙为何存在, 霍敬承认这问题并非任何数学公式或科学理论能够完满解答的, 他说: “甚至假如唯一的统一理论有可能建立起来的话, 它也只不过是一套定律和等式罢了. 到底是谁将火吹进这些定律和等式, 使它们成为描述现存宇宙的手段呢?” 他最后作出结论: “假如我们找到答案(即为何宇宙和人类会存在), 这将是人类理性上最终的胜利  —  因为那时我们就领会神的心思了.”[32] 如果像霍敬一般的人愿意真诚与谦虚地寻找的话, 他们倒可不必绞尽脑汁在暗中摸索, 也不必倚靠那岌岌可危的大爆炸论; 他们可在圣经中找到清楚明确的答案  — “起初, 神创造天地”(创1:1); “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徒17:26).

 


[1]              金新宇著, 《科学与基督教》(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8年修订版), 第15页.

[2]               参 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2年), 第99-100页; John Houghton, The Search for God: Can Science Help? (Oxford, England: Lion Publishing plc., 1995), 第25-32页.

[3]               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是德国哲学家和德国古典唯心主义(classical idealism)哲学创始人, 主张自在之物不可知, 人类知识是有限度的, 提出星云假说, 著有《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等.

[4]               Werner Gitt著, 基甸译, 《星空探秘  —  打开天窗说亮话》(台北: 基督教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 2001年), 第224-225页.

[5]               例如天文学家阿尔普(Arp)在《宇宙的连续性》这篇论文中解释他为何拒绝大爆炸论的理由. 其中3项论据是:  (1)邻近我们的星云大都比较‘年轻’, 而大爆炸论中它们必须是古老的; (2)观测到的本底辐射(或称“背景辐射”, background radiation)是测量温度的依据. 这些微弱的辐射被认为是原始大爆炸遗留至今的余波. 由于星云都是在大爆炸时一起产生的, 因此就有可能测定大爆炸对本底辐射温度的微量影响了, 但是本底辐射却是一个极其恒定的数值. 测试的仪器越是精确, 这个数值也就越加恒定. 观察误差一般保持在1万分之一或10万分之一以下. 这些变动原本被宣称为大爆炸的有力证据, 可是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它作为否定大爆炸论的证据了; (3)宇宙的年龄跟最老星球的年纪不相符合. 大爆炸论的支持者企图将宇宙空间的几何形状弄得更加复杂来解决难题, 或者除了吸引力(重力)之外, 又加上假设的排斥力来解释等等. 阿尔普(Arp)总结道: “大爆炸理论的标准模式已经流行60年左右了. 但同时在这60年间, 对这个理论的证据  —  红移现象  —  提出否定看法的观测家正在不断增加.”同上引, 第228-229页.

[6]               同上引, 第225-226页.

[7]               葛兰·麦可琳, 罗杰·奥克兰 和 莱利·麦可琳著, 《创造论的明证》(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9年), 第80-83页.

[8]               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4), 第150-151页.

[9]              严格来说,  “星球”在英文本是“celestial body”, 而“star”则是“星、恒星”, 两者并非同义词(恒星只是其中一种星球); 但许多人把“star”译作“星球”, 而冷桂兰在上文所译的“星球”在原文是指“star”(恒星).

[10]            Duane T. Gish著, 冷桂兰译, 《从科学与圣经看创造论的奇妙故事》(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4), 第13-14页.

[11]             “超新星”(supernova)是一个巨型恒星爆炸式的毁灭. 当恒星的核燃料用尽时, 恒星就会坍缩(或作“塌陷、倒坍”, collapse)而引起这样的爆炸.

[12]            Duane T. Gish著, 冷桂兰译, 《从科学与圣经看创造论的奇妙故事》, 第15-17页.

[13]             吉特教授(Werner Gitt)指出, 宇宙空间虽有许多星云体系, 但仍未达到足够的质量, 足以用来解释它们如此存在与分布的原因. 但臆猜的大爆炸论模式并未被摒弃, 相反, 人们又提出一个所谓的“黑色物质”(dark matter)假说. 虽然这种黑色物质丝毫没有任何存在的踪迹, 却被说成它在宇宙空间要比能见物质多10倍. Werner Gitt著, 基甸译, 《星空探秘  —  打开天窗说亮话》, 第226页.

[14]             参 Donald B. DeYoung, Astronomy and the Bible: Questions and Answer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9), 第89-90页. 亨利 · 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也列出另5个反对大爆炸论的科学证据, 请参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第150-151页.

[15]             关于这方面的证据, 请参Paul D. Ackerman, It’s a Young World After All: Exciting Evidences for Recent Creation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6); 也参 2001年3月份,第16期《家信》的“科学见证: 地球是古老还是年轻?”.

[16]             葛兰·麦可琳, 罗杰·奥克兰 和 莱利·麦可琳著, 《创造论的明证》, 第19-35页.

[17]             在“国王的新衣”这故事中, 国王受人欺骗, 以为已穿上一件极华美的衣服, 事实却是赤身露体. 这故事说明把“无”当作“有”是愚昧和羞耻的.

[18]             Paul D. Ackerman, It’s a Young World After All: Exciting Evidences for Recent Creation, 第66-67页.

[19]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35-36页.

[20]             Werner Gitt著, 基甸译, 《星空探秘  —  打开天窗说亮话》, 第227和229页.

[21]             魏茨泽克(Karl Friedrich von Weizsacker, 1912- )是德国物理学家、天文学家和宇宙学家, 提出恒星能源的机理(1937)和太阳系起源的星云漩涡说(1944), 著有《物理世界》、《自然界的统一性》等.

[22]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36页.

[23]             英文“background radiation”按标准的《英汉大词典》应译为“本底辐射”, 但它也被其他译者译作“隐闭式辐射”或“背景辐射”.

[24]             C. Vaughan, “Background radiation deepens the Confusion for Big Bang Theorists”, New Scientist, 1990年4月28日, 第38页; 摘自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37页.

[25]             宇宙本底辐射(background radiation)和星光的红移(red-shift of starlight)被认为源自大爆炸, 所以是大爆炸论的两个主要证据. 但物理学家德扬教授(Donald B. DeYoung)在其著作《天文学与圣经》中指出, 这两件事物不一定起源于大爆炸, 还有其他科学解释可以说明这两件事物的起源. 对于本底辐射的起源, 他列出另两个可供选择的解释; 至于星光红移的来源, 他列出其他4个可供选择的解释; 参  Donald B. DeYoung, Astronomy and the Bible: Questions and Answers, 第90-92页. 换言之, 就算我们找到本底辐射和星光红移上的证据, 我们还不能断言它们证实大爆炸论的真确.

[26]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36-37页.

[27]             M. D. Lemonick, “Oops?… Wrong Answer”, Time Magazine, 1994年11月7日; 摘自上引书, 第38页.

[28]             M. D. Lemonick & J. M. Nash, “Unravelling Universe… Here’s Why the Cosmology is in Chaos”, Time Magazine, 1995年3月6日;摘自上引书, 第38页.

[29]             同上引, 第38页.

[30]             Werner Gitt著, 基甸译, 《星空探秘  —  打开天窗说亮话》, 第230页.

[31]             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第149-150, 191-192页.

[32]             见《时间简史  —  从大爆炸到黑洞》(A Brief History of Time —  From the Big Bang to Black Holes), 第13, 171, 174, 17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