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人类: 精心设计的毛发和眼睛


大约200年前, 培利(William Paley, 1743-1805)提出“钟表和钟表匠”的例证, 来证实神的存在. 他指出, 钟表的构造非常复杂, 每一个零件的结构和功能, 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 — 表明时间 — 而精心设计的. 只有当钟表的每一部分都放在正确的位置, 且在紧密配合下发挥各自的功能, 整个钟表方能达到表明时间的目的. 只有经过训练的钟表匠, 才知道如何设计和装配出一只表来. 培利强调, 这样一个复杂的装置, 一定要有一位组织者, 而这么一个完备的设计, 也需要一位思维慎密的设计者, 并且这么明确的目的, 更说明有一位聪明的创造者. 他的结论是, 有充足的证据证明钟表匠是存在的.[1]

培利继续指出, 许多生物比钟表更加复杂, 它们身上的设计更令人惊叹不已.  这点证明有一位智慧无比和目的明确之创造者存在, 设计并创造了这些生物. 培利的论点一直未被驳倒. 今日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 我们更了解生物身上的结构与功能, 所以我们有更多的例子, 说明生物身上充满了精心设计, 证明它们并非像进化论所说, 由随意、偶然或碰巧的进化演变而来, 而是神奇妙的创造所致. 让我们一起来看生物界中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 并思考其身上的两件奇妙设计 — 毛发和眼睛.

 

(1)      精心设计的毛发[2]

(1.1)   毛有长短之分

眉毛长了数10年, 只长1至2厘米(cm), 可是头发可以长到1.2至1.5米(m) , 即4至5尺长.  如果眉毛也长4至5尺, 岂不是遮盖了眼和口吗? 那么我们如何看和吃呢? 如果头发也像眉毛只长一点点, 烈日当空, 暴晒头顶, 岂不叫人头昏脑胀? 该长就长, 该短就短, 这是何等的奇妙!

(1.2) 毛有里外之分

耳毛长在耳内, 以防小虫飞入, 如果长在耳外, 则不合用. 鼻毛长在鼻内以滤尘沙, 如果长在鼻外, 或是鼻尖, 尘沙就会吸入肺中, 将肺淤塞, 性命危险. 眼毛如果长在眼皮里面, 势必终日流泪不止, 刺瞎双眼. 胡须也是毛的一种, 如果长在口里, 势必如同吃草. 该长在外面就长在外面, 该长在里面就长在里面, 难道这是偶然和碰巧的进化演变而成?

(1.3) 毛有倒顺之分

全身各处的毛都往下长, 唯有气管内的细毛反而向上倒长. 因为吐痰咳嗽之际, 可以托着黏痰, 不至滑入肺中. 越咳痰越上升, 最后从口吐出. 如果气管细毛往下倒长, 黏痰只能向下, 不能上升, 越咳越下, 越积越多, 日久阻塞气管, 妨碍呼吸. 初则变为气喘, 终至噎死. 再看眉毛, 左眉向左边长, 右眉向右边长, 造成二道防波堤挡住额上流下的汗水, 将其导至两边流下, 不至进入眼中. 眉毛如果向上或向下, 皆无防汗功效. 再看头发如果一直往上长, 如同树林, 下起雨来, 水聚头顶, 不易流开, 又湿又重, 势必难受. 水气侵入头中, 就会头痛. 该顺长就顺长, 该倒长就倒长, 该左长就左长, 该右长就右长, 这证明是精心的设计而不是碰巧的进化!

(1.4)   毛有粗细之分

头发粗, 汗毛细. 头发如果也像汗毛一般的细, 既不能遮阳挡雨, 又不能保护头皮, 那有何用处呢? 汗毛如果也像头发一样粗, 岂不变成猩猩猴子一样? 该粗就粗, 该细就细, 这是多么奇妙.

(1.5) 毛有男女之分

古今中外, 男人都长胡须, 女人则否. 不像猫狗鼠兔, 出母腹后, 公母皆长胡子. 男女幼小之时, 不长胡子. 到了发育以后, 男人渐长胡子, 好叫男女有所分别, 避免混乱, 发生弊端. 这岂不是那位强调男女地位平等(加3:28), 但因角色职分有别(提前2:11-15)而该在外观上有所分别(林前11:4-7,14-15; 申22:5)之神所特意设计的吗?

 

(2) 精心设计的眼睛

另一个展现精巧设计的是人的眼睛. 它的运作有如一架录影机. 当人观看或阅读时, 光线由书页反射到眼球, 然后穿过眼球上称为瞳孔的小孔. 瞳孔的大小和光线穿过瞳孔的多寡, 皆由眼球内的虹膜肌肉所控制. 虹膜在光线强烈的时候就自动把瞳孔关小, 在光线微暗的时候就自动把瞳孔开大. 光线接着穿过晶体. 眼部的肌肉控制这晶体的形状, 使看着的影像焦点能落在眼球后部那对光线极其敏感的视网膜上. 视网膜上的细胞便把接收到的光能变为电感应, 然后再传到脑部. 脑部就记录和分析眼睛看到的资料. 这影像可以存储一生之久.[3]

录影系统就是依照眼睛的功能和设计而制造的. 物体反射出来的光线由机械虹膜加以控制, 再由录影机镜头调节焦点. 接收到的光能变为电子信号, 然后传送到录影机内, 存储的记录可以再放映出来.

录影机虽是模仿眼睛的设计, 但事实上眼睛比录影机复杂何止百倍. 1984年9月25日的《纽约时报》以标题“寻求模仿人类视觉, 电脑专家困难重重”来说明这点, 文章内报导说: “专家正在追求人类最大的梦想之一 — 制造出能思考的机器, 可是他们踏出看来很基本的第一步时, 已经摔了一跤. 他们不能掌握视觉… 经过20年研究过后, 他们仍旧无法使机器懂得如何认出日常物件, 并辨认不同的东西这么简单的活动… 专家反倒对人类视觉的精巧有了新而深刻的敬意… 人眼的视网膜令电脑科学家羡慕不已. 视网膜上那1亿个视杆、视锥和一层层神经元每秒钟作出至少100亿次计算….”[4]

此外, 人若只有一只眼睛, 就无法判断距离. 一双眼睛使人能将两只眼球所摄得的平面图像, 同时输入一个神经中枢, 加以对比分析, 利用因两眼位置不同而产生的微小视角差, 来判断物体的距离, 以产生空间感, 并组成立体的图像. 这利用两眼视角差来判断距离的能力, 实际上是一种精密且自动的三角测量术. 要做到这点必须具备两大前提: (1)两眼必须同时描准一个目标. 为此, 眼球的外面备有最完善的神经肌肉系统, 使眼球成为人体运动最为灵活及准确的器官. (2)两眼球的视网膜必须互相严格对应, 不然, 两眼球的图像将无法对比, 而且两眼的对应图像又必须同时传输到同一个视觉中枢, 才能进行对比分析. 总之, 两眼视网膜的结构对应, 必须极其精确, 毫厘不差, 不然两眼的对应影像不能互相符合, 导致模糊不清.[5] 换言之, 一双眼睛要正常运作, 必须“同时”具备上述所有条件, 这推翻进化论的论点 — 人体各个部分是逐步进化而来.

 

(3) 总结

今天考古学家如果在某个古老的山洞内, 找到一架录影机, 他可以合理地推论说一定有现代的人, 或有智慧之物(intelligent being), 来过这个山洞, 没有人会认为这样的看法是夸张或迷信的. 因为录音机显示精心的设计, 而任何展现设计的物件, 都一定是由设计师所设计. 如果某人认为考古学家过于夸张或迷信, 并宣称这架录影机内一切的结构和零件, 是经过几百万年, 在随意、偶然或碰巧的情况下, “侥幸地配合起来”, 成为一架录影机. 我们必然认为这人才是夸张迷信, 无理取闹, 甚至是个疯子, 因为这样的看法是不符合科学和逻辑的.

可是不幸的, 今日支持进化论的科学家就是这群不科学和无逻辑的的人, 他们虽不相信录影机是“随意碰巧”的产物, 但却认为那在设计方面比录影机复杂万倍的眼睛, 功能完美的毛发, 并人类身上其他一切展现完美设计和独特功能的器管, 都是在“漫无目标, 偶然碰巧”的进化下形成的. 为何这些人无法逻辑思考,

如此冥顽不灵呢? 罗1:21-22恰当地解释道: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包括毛法和眼睛), 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 却不当作神荣耀他, 也不感谢他. 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 无知的心就昏暗了. 自称为聪明, 反成了愚拙”(罗1:20-22).

 

 


[1] Duane T. Gish, 《创造论的奇妙故事》(El Cajon, C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4), 第95页.

[2] 下文(“精心设计的毛发”)是改编自张郁岚, 林元度所合编的《福音故事: 续编》(台北: 台湾福音书房, 中华民国83年), 第41-43页.

[3] 葛兰.麦可琳, 罗杰.奥克兰和莱利.麦可琳著, 《创造论的明证》(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9年), 第98-99页.

[4] The New York Times, “Computer Scientists Stymied in Their Quest to Match Human Vision,” by William J. Broad, September 25, 1984, p. C1.

[5] 微言著, 《科学与信仰》(新加坡: 新加坡逐家文字布道会, 2000年), 第100-10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