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人类: 精心设计的耳朵、鼻子、心脏和反射活动


进化论者相信, 在宇宙和生物中明显可见的设计, 皆是“随机或偶然”(chance)的产物, 是在碰巧的情况下形成的. 按照这个理论, 由太阳和各个行星组成的太阳系, 是由星云尘凝聚的最后产物; 地球具备所有供应生物存活的条件, 乃因随机而成; 复杂的生命也是随机演进而来; 并没有设计和策划的主宰. 然而, 研究生物的生物学家都同意, 他们愈详细研究构成生物的复杂组织和系统, 就愈感到生命的复杂性之奇妙.[1] 这些复杂的结构和系统, 说明生命背后一定有位智慧高超的设计者, 即圣经所说那创造万物的全能智慧者. 现在, 让我们思考最接近我们的例子, 即人体中一些器官的结构和活动, 来证实人类是神精心设计的杰作, 而非偶然形成的产物.

 

(1)     精心设计的耳朵

人为何要有两只耳朵? 原来单靠一只耳朵不能辨别声音的方向, 两只耳朵分别处于头部两侧, 声音到达两耳的时间就有先后, 人脑根据这一微小的时差, 便可判断声音来自何方. 听觉器官最外面是耳廓, 它可使声音集中进入耳外道. 耳廓内有层薄薄的软骨, 以保持其应有的形态, 且有良好的弹性, 遇到碰撞也不会损坏. 假设没有软骨, 耳廓就只有两层软软的皮垂挂在头部两侧, 毫无作用. 相反的, 如果是层薄薄的硬骨, 则一碰就要折裂, 侧卧睡觉也会把耳廓压碎, 那么人的耳廓都要残缺不全了. 此外, 外耳道外段有茸毛, 可防尘沙; 内段则分泌耵聍, 可防虫蚋. 如果有异物进入外耳道, 这将引起摇头的反射动作, 以便把异物甩出耳外.

内耳前庭的部分是控制人体平衡的器官. 该处有三个互相垂直的半规管. 当人体失去平衡时, 半规管便产生平衡脉冲, 通过延脑的平衡中枢激发相应的反射动作, 以使人体恢复平衡, 来避免可能的伤害. 这也是天生的本能反射之一. 半规管为何不是两个或四个, 而恰巧是三个, 且又互相垂直呢? 其理由是明显的, 因为人是生活在三度空间之内, 可有前后, 左右和上下三种互相垂直的运动方向, 所以人必须有三个互相垂直的半规管, 方能全面监控. 少于三个不够用, 多于三个则不需. 可见这些精确而巧妙的结构和功能, 一概体现出高超的智慧, 证明人类决不可能是偶然的产物.

此外, 人耳也是一具精密的机械振动监测器. 声音产生于物体的机械振动, 并且常靠空气的波动(即声波)传播. 在内耳中有一系列大小不等的键板, 各与一定的音频谐振而产生相应的神经脉冲, 大脑就是根据这些脉冲的特征来辩识声音的强度, 音调和音色. 值得注意的, 是人体的感觉器官很多, 却只有内耳处于最厚重坚实的骨质, 即颞骨的岩部之内. 其原因是在各种感觉器官中, 只有耳的功能是监测机械振动, 所以就必须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座标, 不然就无法检测. 假设内耳是处于软组织之中, 声波到达时, 内耳也将随之波动, 好似水上浮萍, 那就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

可是, 内耳既然位于坚实的骨质之中, 也就不能直接感受空气的波动, 所以必须先把空气的疏密声波还原为机械振动, 然后才传送到内耳. 而在外耳道的底部与中耳之间, 果然就有这样一个“还原装置”, 即鼓膜. 鼓膜的面积相当大, 可以接受足够的空气声压, 其质地又菲薄如纸, 可随外来声波振动自如, 而且它又相当坚韧, 足以推动传送的装置. 中耳槌骨的长柄附著于其内侧, 槌骨柄的拉力使鼓膜轻度内陷, 以维持相当的张力, 这使鼓膜能准确地将外来声波还原为机械振动, 而且不论外界温度和湿度如何变化, 其振动特性不受影响.

声波还原为机械振动之后, 还必须通过刚性物体将之传导至内耳. 人体各种组织中最具刚性者莫过于骨骼, 可是一般骨骼都太笨重, 且有厚重的软组织包裹, 完全不适合作音频振动, 然而在鼓膜与内耳之间的鼓室内, 却有三块独特超微型骨骼, 形体极为轻巧, 大小仅有数毫米, 且几乎完全暴露于鼓室空气之中, 互相以韧带连接为一弧形的传导链, 具有优良的音频振动特性, 可将鼓膜的振动准确地传送至内耳. 这一传送装置既可将较弱的振动适当放大, 又可缓冲过强的声波. 所有这一切, 都是完全符合声学物理要求的高超设计. 这显明耳朵绝非进化论所谓“偶然或随机”的进化, 而是智慧的杰作.[2]

 

(2)     精心设计的鼻子[3]

人类的鼻子每分钟吸气70次, 昼夜24小时不停吸气, 共计吸气2万4千4百80次. 如果以每次吸气500 CC 计算, 每人一天所吸的空气大约是1万2千2百40公升之多.  鼻子能迅速的调节每次吸入的空气之温度和湿度, 免得我们吸入太冷或太热, 太湿或太乾的空气而损伤肺部. 此外, 鼻子还能滤清空气中的灰尘, 免得我们吸入尘埃而阻塞气管. 因此, 一个小小的鼻子, 除了嗅觉功用之外, 还具备三大机器 — 温度调节器, 湿度均衡器, 以及消毒滤清器.

如果请一位世界最顶尖的权威工程师, 设计一部集合调节温度, 湿度, 以及滤清三大功能于一身的机器, 这部机器至少也要50磅. 试问, 如果我们的脸上要挂着这么大的“机器鼻子”走来走去, 非但不美观, 不方便, 更是何等的累赘啊!(我们肯定不能“抬头作人”) 可是我们的鼻子不但具备以上三大功能, 且小巧玲珑. 因此,  人类的鼻子那充满高度智力的设计, 足证其背后必有一位智力高超, 能力强大的设计者. 若说鼻子是进化而来, 就好比把以上机器鼻子的所有零件拆散, 倒进一个大桶里, 然后宣告再过数仡年, 它们就会“碰巧”自动地凑合起来, 成为一部三大功能的机器. 这是何等无稽之谈啊!

 

(3)     精心设计的心脏

心脏也是令许多生物学家惊讶不已的器官. 心脏虽只重半磅左右, 比拳头略大, 但它是座奇妙的压水器. 每天有500加仑的血, 靠着它的挤压, 流经全身. 我们是否想过, 心脏每分钟跳动70至80下, 日夜不停地将血输送, 流过6万2千英里的血管, 相等于环绕地球两周半的长度. 有人计算过, 若将一个人终生的心脏力量集中用在一次, 可将一艘大军舰举上海面14尺. 试问这些能力从何而来? 所有压水机能生作用, 都必有其动力. 我们的心脏跳动, 是谁给的动力? 假设你说是我自己叫他跳动的, 请问当你睡觉, 已不再意识地控制心脏时, 为何心脏仍会跳动呢? 若人能靠自己(不靠其他机器)控制心脏的跳动, 为何心脏常在人最不愿意的情况下, 停止跳动, 使人死去呢? 可见使心脏跳动的, 不是人, 而是那位创造人类, 设计人类心脏的神, 正如圣经所说: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 都在乎他”(徒17:28).

 

(4)     精心设计的反射活动

人体有两个简单但奇妙的反射活动. 当鼻腔或气管被异物侵入时, 会分别引起喷嚏和咳嗽两种保护性的反射活动, 其目的皆为排除异物. 但因两种情况有所不同, 其反射方式也大有分别. 鼻腔内有异物并非属于紧急情况, 所以喷嚏反射可以从容准备. 首先以慢相吸气开始, 张口, 软颚上提以阻断鼻腔, 由口吸入足量空气, 然后胸腹腔急剧收缩, 迫使肺内空气快速喷出, 当喷气达到高潮时, 舌体突然上举将口腔堵塞, 迫使气流由鼻腔疾射而出, 从而把异物自鼻腔排除.

可是, 如果有异物进入气管, 则是一种极其紧急的情况, 若不及时排除, 即有生命危险, 所以时间刻不容缓, 更绝不允许吸气, 否则将使异物更加深入而造成窒息. 因此咳嗽反射没有吸气动作, 而是声门立刻紧闭, 同时胸腹腔爆发性收缩, 使肺部现有的余气压力剧增, 当气压达到最强之际, 声门突然开放, 肺内气体爆射而出, 将异物由气管经声门冲出至咽部, 此时软颚上提, 将鼻腔隔断, 使异物经口吐出. 如果此时舌体与软颚的动作, 与喷嚏时相同的话, 由气管排出之异物将由鼻孔进入鼻腔, 成为鼻腔异物, 引起另一场麻烦.

在以上两种反射活动中, 身体各个部位必须严格协调配合. 任何环节的失调, 都将导致整个反射活动失败, 其后果可能极为严重. 因此这些活动决非偶然或随意, 乃是严格按照功能的要求和既定的程序进行的. 这种程序并不是由学习或练习而成, 而是与生俱来, 即在每个人出生时, 这一程序已经存在于脑神经结构(神经核)之中. 否则, 婴儿将不能存活.

根据目前高度发展的电脑科技, 人类可能以人工方法模拟这些活动. 然而, 要做到这点, 必须具备三项条件: (1)模拟人体口鼻、咽喉、胸腹腔等吸气、排气及传感的装置; (2)模拟神经系统的中央控制设备(电脑及输入输出网络). 以上两项是所谓的“硬件”, 但只有硬件还不够, 还必须要有“软件”, 即(3)一个严格按照要求编制的程序(program), 来控制各个环节的活动方式和顺序, 使之调协无间. 以上三者缺一不可, 每个环节不能出错, 不然整个反射活动将不能实现.

这种程序软件本身并非物质结构, 而是一种智能的运作, 是纯粹的精神产物. 无可否认, 如果没有智能的运用, 就不可能有程序产生. 既然如此, 我们试问, 电脑的程序是由人编制, 并预先储存于电脑之中, 那么人脑中的控制程序是谁编制, 并预先储存于人脑之中呢? 喷嚏和咳嗽只不过是简单的例子, 事实上人体的生理、生化、病理的自动控制活动多不胜数, 而且大多数比咳嗽等外在反射活动精细与复杂得多, 有些至今人类尚未能窥其堂奥. 进化论者虽不相信电脑程序是“偶然或碰巧”形成的, 但他们却情愿相信(或该称为“迷信”)这些精微深奥的人体控制程序, 是由漫无目的之“偶然进化”或“碰巧发生”所致, 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4]

 

(5)     总结

任何展现出精心设计的物件, 都必是由设计师所设计而成, 这乃是根据因果的原则. 举例来说, 没有人会说“蒙娜丽莎的微笑”之人像画, 或“林肯总统”的雕塑像是“随机”或“碰巧”形成的, 因为这些艺术作品必须由富有灵感的艺术家, 以他的艺术能力, 将某一特定的构思表达出来; 一本著作也不会是一些词句在“偶然”的情况下, 自动和盲目地汇集而成, 乃是有人用文字, 将某些思想中的观念书写出来; 甚至是一只手表, 也决不会因为机缘巧合而形成, 乃是有人按照钟表的结构和功能, 将其零件精密地组合而成.

由此可见, 功能齐全、展现设计的非生物, 必须由设计师设计而成, 而以上所提及人体的部分器官和反射活动所展现的设计和复杂程度, 远超过一副图画、一个雕像、一本著作或一只手表. 如果说完整的一个人是在“偶然或碰巧”的情况下, 由毫无目的和方向的“进化”所造成的, 岂不是严重地违反逻辑吗? 换言之, 可见的证据显示, 人类生命的起源是由一位智慧绝顶的创造者, 有目的地设计, 特别地创造而来, 正如圣经所记: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创1:27), 约伯也见证道: “神的灵造我, 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伯33:4).

 


[1] 葛兰.麦可琳, 罗杰.奥克兰, 莱利.麦可琳著, 《创造论的明证》(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9年), 第90页.

[2] 上文(“精心设计的耳朵”)是参考 微言著, 《科学与信仰》(新加坡: 新加坡逐家文字布道会, 2000年), 第95-98页.

[3] 下文(“精心设计的鼻子”和“精心设计的心脏”)是参考 张郁岚, 林元度所合编的《福音故事: 续编》(台北: 台湾福音书房, 中华民国83年), 第44-45页.

[4] 上文(“精心设计的反射活动”)是参考 微言著, 《科学与信仰》(新加坡: 新加坡逐家文字布道会, 2000年), 第93-9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