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研经?


(A)       研经的态度

我们的神不妄用神迹. 他既已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创1:27), 又借超自然的默示赐下一部完美的训言(即圣经, 彼后1:21), 并赐给我们最优秀的教师  —  圣灵(约16:13), 他不会再多行神迹, 使真理从圣经转化入我们的心思. 换言之, 属灵成长是没有捷径的! 只有借着努力和系统地研习神的话语, 年青的信徒才能在神的知识上有长进, 能站立得稳, 足以抵御世界、肉体和魔鬼的洪流. 因此, 没有努力耕耘, 休想轻易收获(参“多种多收”的原则, 林后9:6).

 

在使徒行传17:11-12的庇哩亚人给我们树立了榜样(他们中间多有相信的). 在这里我们读不到研经是令人生厌或浪费时间之类的怨言! 倘若我们带着谦卑期盼的心来到神的面前, 我们总不会失望. 我们必像诗人所说: “我喜悦你的法度, 如同喜悦一切的财物”(诗119:14); 又说: “我喜爱你的话, 好像人得了许多掳物”(诗119:162). 当然, 如果我们心里总是想着会闷, 我们必定会觉得闷, 因为“因为他心怎样思量, 他为人就是怎样”(箴23:7). 但这是不必要的. 有什么比得上心思充满永生神的绝对无误的真理呢? 有什么比它更重要吗? 要在神的世界中生活得喜乐, 我们必须靠着神的话而活. 可是, 年青的基督徒应该如何研经? 以下是一些有关研经工具和方法的建议.

 

(B)       研经的工具

工具愈简单愈有效. 我们不打算向大家推荐大堆的解经书籍, 只列举一些工具让信徒自己能发掘神话语的宝藏.

(1)         圣经译本: 我们需要一本圣经. 中文的《和合本》相当不错. 我们也可以参考其他译本, 但必须以一本可靠译本为依归.

(2)         纸笔和笔记本: 必须常备纸笔, 用笔记本记下主所教导的心得, 作为将来的参考和鼓励. 摩西在出埃及记17:14给我们留下榜样(神在那里吩咐摩西说: “你要将这话写在书上作记念, 又念给约书亚听”), 富有意义的是, 这节是圣经首次提到的笔录.

(3)         圣经汇编: 我们需要一本圣经引得(index)和汇编(concordance), 帮助我们追溯圣经要字的出处和意义, 因为以经解经永远是最好的方法. 同时, 我们不可忽略圣经中的串珠经文(cross-references). 它们往往能帮助我们找到相应的经文和有关的经节.

 

这一切, 自然需要时间, 但这是值得花的时间(弗5:16). 你要明白, 真正的研经必须付出代价. 一名年青人曾对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1]说: “我愿意用全世界交换你对圣经的知识.” 他的回答是: “这正是我所付出的.”

 

(C)       研经的方法

约翰福音第20章论及空坟墓, 其中的发现过程正好比喻研经的最佳例子. 在第5节到第8节, “看见”一词出现3次, 实际所用的是3个不同的希腊原文. 它们给我们提供了研究圣经的3个主要步骤.

 

            (C.1)   “注意”(约20:5)

在主复活的早晨, 彼得和约翰跑到主的坟墓那里. 约翰先到, “低头往里, 就见细麻布还放在那里,  只是没有进去”(约20:5).[2] 这节的“看”字意思是“注意”(希腊原文: blepô {G:991}). 约翰必须蹲身才能进入坟墓, 了解情况. 照样, 我们必须带着谦卑顺服的心灵打开神的话语, 才能让这改变生命的真理在我们身上产生功效. 我们要以诗人的祷告为我们的祷告: “求你开我的眼睛, 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119:18).

 

要从创世记到启示录连续地阅读, 这是不可或缺的, 不可把困难(难明)的段落省略, 每段都要读! 若要掌握某书卷, 我们更要不断一读再读, 直到心思在这书中溶和. 没有其他东西可代替圣经. 今天基督教读物(基督徒读物)种类繁多, 目不暇给, 我们容易被引诱去阅读有关圣经的书籍, 而不阅读圣经. 申命记11:18-21提醒和挑战我们不可容神的道在我们生命中稀释.

 

            (C.2)   “观察”(约20:6)

约20:6说: “西门彼得随後也到了, 进坟墓里去, 就看见细麻布还放在那里.” 这节的“看见”意思是“细看”(希腊原文: theôreô {G:2334}). 彼得仔细观察墓内细麻布的摆放(编者注: 这细麻布是用来包裹主耶稣的尸体, 约19:40), 当然不是走马看花. 照样, 若要尽量得着读经的好处, 我们必须边读边认真地思考, 慢慢地思索. 对那些用急速大意的态度来看待神话语的人, 神不会向他显明什么.

 

认真的研究包括“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意思是, 我们研经时要注意经文的背景(像腓立比书4:7,19, 多受欢迎的经文); 亦要运用常理(认清喻意性的言语, 例如太23:14);[3] 也要懂得比较经文(许多困难的经文可从相关的经文得到解释). 要仔细观察, 圣经要求我们的精神完全集中.

 

            (C.3)   “解释”(约20:8)

约20:8记载: “先到坟墓的那门徒(即约翰)也进去, 看见就信了.” 这节的“看见”是指“分辨” (希腊原文: eidô {G:1492}), 就是理解所见的意义. 约翰看见细麻布安放整齐, 他正确地推论, 这是主复活的证据(编者注: 不可能是人偷掉主的尸体, 因为偷尸者绝对不会在坟墓中解开包裹尸体的细麻布, 然后将之安放整齐). 我们读神话语的时候, 必须对正确的意义提高警觉. 掌握每卷书的主旨和结构, 便能保护我们远离错谬的解释.

 

            (C.4)   “应用”(约20:8)

约翰相信他所看见的. 我们必须相信圣经, 相信所看见的经文, 并且信服圣经. 其实, 只是单阅读圣经, 已经足以坚固我们的信心(罗10:17).[4] 本吉尔(Bengel)曾说: “把你自己完全投入圣经中, 也把圣经完全投入你里头.” 最后一点, 我们必须知道, 研经不是要满足我们的好奇心, 研经是塑造我们为神而活的生命. 就像新约的先知讲道, 是“要造就(强调的是“道理” —  对我们的头脑)、安慰(强调的是“灵修” —  对我们的心灵)、劝勉(强调的是“责任” —  对我们的双手)”(林前14:3). 我对圣经的研习真的在我生命中产生影响吗? 如果没有, 我们肯定在基本上出了错误.

 

时间短少, 让我们重估我们生命的优先顺序, 把我们的时间、才能和精力投资在神话语上的认真学习. 始终, 还是这件事具有永恒的价值.[5]


 

[1]               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 1876-1957)是在英格兰奉主名聚会的圣经教师. 许多人对他那既渊博又精确的圣经知识而惊叹不已. 英格兰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圣经评鉴学和解经学教授布鲁斯(Prof. F. F. Bruce, 注: 此人亦是奉主名聚会的弟兄)[1]写道: “我们较年轻的人称他为‘大师’(The Maestro, 即Master之意),[1] 但不敢当面如此称他, 因他强烈拒绝任何人试图将他放在比那些愿在他脚前学习者更高一等的位置上. 事实上, 只有少数人像他一样地熟悉圣经的经文.” 豪雷(G. C. D. Howley)评论道: “当他带领讨论式的读经聚会和解答问题时, 他对圣经的掌握表露无遗. 他的解答往往是即刻的, 丰富到满溢而出, 充满教训和启发, 超乎听众所想所望.” 他从圣经各处支取资料来解答问题. 一个典型例子是某次他被问及有关来9:22的解释, “按着律法,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用血洁净的(原文直译).” 他立刻回答说, 共有6个例外, 并引述不需要用血洁净的6样东西. 还有一次, 当他在一个大型聚会上朗读一段常人较不熟悉的经文, 突然电流中断, 周围一片漆黑. 当几位弟兄在暗中摸索, 试图恢复电供时, 他平静地凭着记忆, 继续朗读整段经文.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1962), 第117页. 有关哈罗德·圣约翰的生平事迹, 请参2005年5/6月份, 第58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

[2]               这节原文无“见”字, 可直译为“低下头, 看见细麻布还放在那里, 只是没有进去.”

[3]               太23:14直译为: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 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中译: 寡妇的家产)”; 原文“侵吞寡妇的家”不能照字面解释, 人怎能吞下一间家呢? 这“家”是喻意性的言语, 象征“家产”, 而中文圣经《和合本》准确译出它的正意.

[4]               罗10:17表明: “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 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所以神的道能产生和坚固信心.

[5]               上文摘自 “如何研经”, 载《恩言》2000年3月刊, 第23-25页; 有稍加补充与修改.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