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于他 (Unto Him)


(A)     引言

“圭必不离犹大, 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 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 万民都必归顺(原文是“众民都必聚集或归顺他”)”(创49:10). 这经文是雅各对他儿子犹大的预言, 是一个有关“弥赛亚”(基督)的前瞻, 在他千禧年的统治下, 万国要归服万王之王, 万膝要跪拜, 万口要承认他为主(腓2:10-11). 然而, 我们亦可引用这节经文来比喻在现今教会时代, 我们见证那些爱主之人承认他为主、为救主, 乐意聚集归于他. 他们甘心乐意让主  —  唯一的主  —  作聚集的中心. 诚然, 他实在是唯一配得如此殊荣的主, 因他是他子民唯一的喜乐、安慰和力量.

(B)     奉我的名(太18:20)

“因为无论在那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这是救主信实的应许, 表明他乐意与他子民同在, 信实地处于他们中间, 因他们乐于让他作他们聚集的中心. 这不单是口头上的口号, 也该是心中的信念. 当我们深信“主在我们中间”这一荣耀事实是绝非寻常的特权时, 我们便对主的敬拜和尊崇更存敬伏的心. 此外, 我们应当脱离任何宗派的名称和人为的制度, 才称得上奉主的名聚会.

旧约也有经文阐明这方面的真理. 那时, 以色列民蒙神教导如何选择敬拜的地方. “在耶和华你神所赐的各城中, 你不可献逾越节的祭. 只当在耶和华你神所选择要立为他名的居所, 晚上日落的时候, 乃是你出埃及的时候, 献逾越节的祭”(申16:5-6). 当今的日子, 我们敬拜不在山上, 也不在耶路撒冷(约4:21). 无论在哪里, 有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 主就在他们中间. 这真理若真的紧扣我们心灵的话, 我们必然严谨地尊崇他, 因他期望我们遵守和顺服他的话(约14:15,21). 我们当拒绝任何其他形式的聚集.

(C)     不持定元首(西2:19)

复活的主耶稣基督是他身体(即教会)的头(或译作“元首”, head; 弗1:22-23). 从他, 也借着他, “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 百节各按各职, 照着各体的功用, 彼此相助, 便叫身体渐渐增长, 在爱中建立自己”(弗4:16). 他是生命的源头, 亦是身体的资源, 身体各部一切长进都连系于头, 别无他名. 反过来说, 选择轻视这头(元首)为至高和至尊的, 又接受人为所编制的制度, 是等同于“不持定元首”(西2:19). 圣经警告这类活动是属乎肉体的, 也拦阻了身体得着滋润和长进(西2:18-19).

故此, 奉救主的名聚会不单是一个教义的立场. 我们当持守和教导这宝贵真理, 也该实行在我们现实生活中. 既然有主在我们中间(这是我们心感安舒和满足的), 那么还有何事能使我们忘记他置其名的地方(即奉主名聚集的地方召会)? 主复活那清晨, 救主知道抹大拉马利亚的心想要见他, 便问她一个问题: “你找谁呢?”(约20:15). 亲爱的, 这也是我们每人该问自己的问题. 我们来召会找寻什么? 是找寻主, 抑或找寻我们的满足?

(D)     我们是众多宗派中的另一宗派吗?

如果圣经清楚教导说基督是召会的头, 我们岂不该以“唯独聚集归主”(我们复活的元首)为特权吗? 我们真的看此事胜过别的事吗? 还是我们觉得连系于某个宗派或名称(指宗派名称)也无不妥. 为何有些本返回“召会”的, 一言不发便走进宗派, 参与宗派呢? 我们中间是否有人还未认清新约召会聚集的真理?

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繁殖了没有清楚认识这真理的男女, 他们继承真理, 自己却没有寻求真理. 他们循传统而生, 却从未认识他们至好的产业(召会真理). 对他们而言, 我们只是另一个宗派, 只在常规惯例上有点不同而已. 故此, 当他们在地方召会中不高兴时, 便一言不发地走到其他福音派的教会里去了.

(E)     我们(奉主名聚会)究竟是谁?

超过180年前, 主带领他的子民在圣经中重新发现一直被遗忘的真理. 在全世界不同地方, 蒙圣灵带领之人同时各别地作出同一结论. 他们发现单单奉主名聚会的简单和美丽, 所以摒弃宗派制度, 不再与任何宗派教会有所连系, 也拒绝为自己立一名号. 他们当然无意开设另一宗派来增加混乱, 他们也无计划开设一个新组织的教会. 反之, 他们公开他们的聚会给那些真心爱主耶稣的人, 他们竭力保持聚会的简单(简纯性), 以合乎圣经, 同时也接待所有基督身体的肢体.

他们没有列出会员的资格(因他们相信一切资格都明列于新约圣经中, 所以不效法一般宗派列出各自的教条, 编译者按). 虽然他们在历史上或有软弱和失败, 但原则仍然一样. 其中没有(像宗派一般的)会员名单, 不用签署会章, 除了神的话语之外, 他们不接受任何权威.

(F)     基督是分开的吗?

在聚会中分门结党, 自立派系, 强调人名过于基督的名, 这类的事早在使徒时代已有. 这情况在哥林多的召会中非常恶劣, 保罗愤怒地说: “基督是分开的吗? 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 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吗?”(林前1:13). 保罗重点地强调唯一可配的名属于那为我们的罪而死的基督, 我们受洗也归于他的名(徒19:5). 除他名以外, 没有别的名配得上. 今日基督教制度下所酿成的可悲及混乱的宗派局面, 是因人抢夺了主耶稣的主权, 否定了主耶稣配居首位的地位. 我们不该把这类事情当作正常或可接受的. 我们不是恶意论断在宗派制度下的主内弟兄姐妹, 也不是向在宗派制度下的人显出优越感. 我们不否认神在恩典中也会赐福那些在宗派里的人, 无论如何, 我们却愿意遵照圣经所赐的亮光, 按我们从圣经上所认识的真道, 力图简单地顺服所领受的真理.

“就如身子是一个, 却有许多肢体, 而且肢体虽多, 仍是一个身子; 基督也是这样”(林前12:12). 神的话满载证据, 证明基督一个身体的真理(参罗12:12-13; 弗4:4). 我们不该看这真理为仅属供人炫耀的道理, 却要视之为神圣的真实, 给我们聚会和实践注入极大的意义. 我们应该接纳在基督里的真信徒进入我们的交通中, 只要他们的生活是敬虔, 且不藏假道理. 若不然, 我们便是站在一个“分开基督”的地位. 我们要谨慎, 以不致堕入“分开基督”的危险, 这包括跟随宗派般设立了虚无的教会制度过于基督的身体, 或拒绝有权进入交通的人.

“一个身体”的真理是要每一肢体都承担本身的功用, 来造就整个基督的身体(弗4:11-12,16). 这是肢体的权利与责任. 这样便无“一人事奉”的需要了(例如请一位牧师负责所有事奉, 编译者按). 每一个信徒都可扩展其恩赐, 在爱中服事他人(罗12:4-8). 诚然, 聘用一人叫他做建立教会的工作, 是比让主带领你做你份内的事奉来得容易, 但这不是神的心意.

将有一日, 我们要在基督审判台前交帐. 若被谴责没有为主辛劳, 我们损失何其的大. 既然保罗和主已经说过: “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 叫你们知道, 应当这样劳苦, 扶助软弱的人, 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 说: ‘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 我们又焉能一生坐下来, 只“领受”却不“施予”呢?

(G)    出到营外 

所谓的“群体本能”常摧使人们群聚于某种会所和机构. 一种归属感似乎在某程度上满足了人的需要. 被人排斥于外肯定不是我们喜欢的. 然而, 我们所跟从的主耶稣却是一个受人拒绝和蔑视的领袖. 他是世界所不认识, 也不尊重的. 他在地上的旅程将终结时, 他们在“营外”把他钉在十字架上,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1] 往他那里去(unto Him, 指往基督那里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原文直译, 来13:13). 昔日这呼召是给希伯来的信徒, 呼吁他们离弃当日既立的宗教(尤指犹太教)来跟从主. 今日的“营”是当今既立的宗派组织. 对某些人来说, 属于一个大的宗派比跟从谦卑受拒的基督来得更具吸引力, 但“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肯定会得更大奖赏.[2]

*********************************

附录: “出到营外”                           马唐纳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 “所以耶稣, 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 也就在城门外受苦.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就了他去”或作“去到他那里”),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2-13). 我们首先从这节经文学到, 嫉妒是他百姓聚集的中心. 我们不是聚集到宗派、聚集到一间教堂、一座建筑物或一位伟大的传道者, 我们只聚集到基督那里. “圭必不离犹大, 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 直等细罗(即主耶稣基督)来到, 万民都必归顺”(创49:10). 神说: “招聚我的圣民到我这里来, 就是那些用祭物与我立约的人”(诗50:5).

第二个功课是, 我们必须“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这里所说的“营”, 曾被定义为“整个属地的宗教制度, 迎合属血气的人.”[3] 在这个宗教范畴之内, 基督蒙受羞辱, 受人低贬. 今天的基督教世界变成异教伪装的怪物. “有敬虔的外貌, 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3:5). 基督在营外, 我们必须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我们也知道, 出到营外, 只到基督那里, 势必带来羞辱. 对许多基督徒而言, 在召会的相交(交通, fellowship)上顺服主的命令, 很少会为他们带来羞辱的. 参加召会常会带来某程度的光彩和地位. 可是, 我们愈是靠近新约的理想, 我们愈须要同担他的羞辱. 我们愿意付此代价吗?[4]

(编者注: 马唐纳的最后一语值得深思: “我们愈是靠近新约的理想, 我们愈须要同担他的羞辱. 我们愿意付此代价吗?” 诚然, 若我们遵照圣经, 按新约的召会样式聚会, 我们必须离开人所设立的种种宗派制度, 以圣经简纯的样式奉主名聚会. 此举必然遭受反对者的羞辱和毁谤, 但关键的问题是: “我们愿意付此代价吗?” 愿所有爱主者都愿意付此代价, “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

 

 

[1]               当以色列人的营内散发了拜偶像(金牛犊)的罪时, “摩西素常将帐棚支搭在营外, 离营却远, 他称这帐棚为会幕. 凡求问耶和华的, 就到营外的会幕那里去”(出33:7). 这会幕并非指神在出26:1-37中指示摩西造的会幕(或称帐幕, 出25:9), 因为当时会幕还未被造(出36-40章). 克毅俄(C.F. Keil)指出: “这会幕只是个暂时的圣所, 但因为云柱降在它那里, 耶和华在那里与摩西说话, 所以它被以同一个名称为会幕. 由于耶和华在这会幕中显现, 所以凡寻求耶和华的人都到这营外的会幕去… 有两个原因, 第一, 摩西要借此使百姓深觉他们与神分开了(因神已不在他们当中), 好使他们悔痛所犯的罪; 其次是要制造与神交往的机会(以恢复关系)….” 利特普绕(J.R. Littleproud)也指出: “营外的位置把‘站在耶和华那一方的人’, 与营内的罪恶分别出来, 使他们认同于神(identified them with Himself). 在这事件的亮光下, 圣经给予新约圣徒的劝勉是何等的贴切: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或译作“往他那里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3).” 参2001年11月份, 第24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原则”.

[2]               上文改编自“归于他”. 载《恩言》2005年11/12月刊, 第25-29页. 此篇文章原载于Counsel Magazine.

[3]               “出到营外”是分别为圣的途径. 来13:12论到主耶稣在城门外受苦(来13:12), 这城是指耶路撒冷城(比较来13:14“那将来的城”). 耶路撒冷是当时的犹太教中心, 可代表人所设立的一切宗教制度, 包括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宗派制度和教派主义. 正如古时耶路撒冷所预表的犹太教, 如何弃绝耶稣基督作他们的主, 把他钉在城外, 今日的教派主义也同样地弃绝耶稣基督作他们的主, 即以人的制度和传统取代了主在圣经中的吩咐(特指有关新约召会的真理), 明明地羞辱主. 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提醒我们: “这个“营”(camp)包括一切的宗教, 无论人如何称之. 虽然它们宣称是基督徒, 但实际上是“犹太教与异教的结合”(Judeo-pagan). 这不单指罗马天主教主义… 也指一切藐视神话语, 违背神的吩咐, 以教派主义分裂基督的人.”(Hebrews Verse by Verse, 第451页). 今日所谓的基督教世界充满了宗派制度和教派主义, 基督在圣经中的许多吩咐已被拒于门外, 所以我们应当离开这营, 分别出来, “出到营外往他那里去”! 参2001年11月份, 第24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原则”.

[4]               马唐纳著, 《日领神道》(香港九龙: 基督福音书局, 2005年), 第114页. 也参此书英文版(One Day at a Time).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