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向我的名 (Unto My Name)


藉着这几期文章, 我们已意识到 太18:20这一重要经节, 按主自己的定义, 那里提到基督的召会, 是指在任何地方的召会(注: 我们常称之为“地方性召会”, 为要把她与“作为祂身体的召会”[the church which is His body], 即由现今召会时代所有信徒组成的召会[或称“宇宙性/普世性召会”][1]清楚区别与分辨出来). 这节的决定性短语(phrase)是“奉我的名”(in or unto My Name, 编译者注: 原意是“归入或归向我的名”), 此乃最重要的条件或状况. 只有当一个基督徒群体在实质上, 而非只在口头上承认而已, 真正聚集归入祂的名, 主才应许“在他们中间”. 因此, 这条件该被视为聚会的原则(principle)或样式(pattern), 是主亲自设立的.

 

当主说到“奉我的名”一语时, 若祂采用一般熟悉的希腊文 en (英文: in, 即“in my name”或直译为“在我的名里”), 我们就该明白祂的意思是: 任何群体若期望主在他们的聚会中间, 他们就要奉祂的权柄聚会, 按照祂的吩咐, 与祂的旨意相符一致. 对地方召会而言, 这肯定是真确的, 正如 林前5:4就采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编译者注: 保罗在那里说: “奉我们主耶稣的名”, 其希腊原文是 en [英文: in], 如KJV所译:“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2] 不过在 太18:20, 主耶稣采用另一个不同的字来表达. 主所用的介词不是表明一种情形或状况(state)的希腊字 en {G:1722}, 而是那要表达“向着”(motion towards)或“归入”(entrance into)之意的希腊字 eis {G:1519}; 前者指最终的地位(final position), 后者则指获得此地位的方法. 介词eis 有多重意义, 而非独特的一种意思, 但一切意思普遍上都与“向着…去”(to)有关. 因此, “归入我的名”可有几种意义, 每一种都彼此相关, 并联合起来给予这非常重要的短语一个全面的意义.

 

希腊文 eis 一词最主要的两个意思是“归向” (unto)和“归入” (into). 这两个稍微不同的意义可从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对 代上12:8的贴切译法中看出: “迦得支派中有人到旷野的山寨投奔大卫(AV: separated themselves unto David into the hold to the wilderness), 都是大能的勇士, 能拿盾牌和枪的战士….” 我们所关注的不是《钦定本》是否最正确地译出这节的希伯来原文之意, 我们只是使用这节的《钦定本》译法来阐明“unto”和“into”这两个介词在英文的区别.

“投奔大卫”(Unto David)表明这些大能勇士的主要目标就是大卫, 那使他们聚在一起的吸引力. 大卫是他们聚集的中心(CENTRE of their gathering), 他们被聚集归向他(或作“投向他”, they were gathered UNTO him). 他们不是被山寨所吸引, 因为它并非适意之处; 事实上, 他们若不认同于那位被人弃绝的大卫, 他们会更加安全(因扫罗王正在追杀大卫), 但他们被住在这山寨里的大卫所吸引. 无论如何, 既然大卫是在山寨里, “被聚集归向大卫”(unto David)便意味他们要被聚集“到山寨里”(into the hold). 后者表明聚集的范围(SPHERE of the gathering); 这个被聚集的群体住在山寨里, 也愿意以它为他们的居所.

 

另一个满有意义的经文是 箴18:10, 它把主耶和华的圣名比喻成一个坚固台(strong tower), “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 义人奔入便得安稳.”(主耶稣的名确实如此, 凡投靠  —  归向和归入祂名的人, 便得安稳, 编译者按)

 

让我们的思想回到几个世纪前的英格兰, 当时的英格兰比今日更不安稳. 封建制度的主(或称“诸侯”, feudal lord)住在他的城堡里. 他差遣奴隶和随从到外执行各自的任务. 一些人在田里种麦和喂养牲畜, 另一些人在河中捕鱼, 还有一些人在森林寻找猪吃的食物、砍伐树木、燃烧煤炭、熔铁等; 大家都忙于执行各自的职务. 突然间, 城堡的大钟开始响起, 提醒他们危险来了! 整幅画面和情景立刻改变, 所有人都同心合意地冲向城堡. 这城堡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它那巨大坚固的城墙提供他们安全与保护, 城堡成了吸引众人之处.

人民从四面八方冲进城堡里. 城堡成为聚集的中心(centre), 警钟召集了所有人进入城堡里. 他们不会满足于单单被聚集归向它(gathered unto it), 他们不会因单单冲向城堡而获得安全, 除非他们被聚集进入它里面(gathered into it). 城堡的吊桥被放下, 让人进入城堡中, 而被聚集归向城堡的群体现今已被聚集进入城堡里: “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 那时, 他们进入城堡后, 城堡便成为聚集的范围. 他们在城堡内, 城堡那坚固且具保护作用的城墙围绕着他们, 成为他们聚集的圆周(CIRCUMFERENCE of their gathering). 此乃“耶和华的名”所给的画像, 帮助我们理解 太18:20的意义. 我们被聚集归向祂的名(unto His name), 此名作为聚集的中心; 此外, 我们也被聚集归入祂的名(into His name), 此名作为聚集的圆周.

 

以色列人在未来的蒙福之日也将享受这两方面的真理, 正如 亚2:5的话中所乐于描写的: “耶和华说: 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 并要作其中的荣耀(或译: 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 并要在她中间作荣耀).” 耶和华将成为被聚集的以色列人的圆周和中心(编译者注: “四围的火城”表明圆周, “在她中间作荣耀”则表示中心).

 

为了帮助我们明白主的名如何成为聚集(聚会)的中心, 我们可以思考旧约中如何把主比喻成“那名的地方”(the place of the name). 从以色列的所有支派中, 神拣选一个地方, 作为祂子民为祂建造圣殿(神的家)之处. 首先是设立会幕, 过后是建造圣殿, 而神就在这拣选的地方设立祂的名, 作为以色列人聚集的中心. 所有以色列的男丁一年三次必须到那里聚集守节. 在这方面, 他们要全面弃绝其他所有的地方, 离弃其他所有的名. 神给的指示是: “我们今日在这里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你们将来不可这样行(因为他们当时还在旷野漂流, 没有固定的立名之处, 编译者按).”[3] 可是一旦他们得到迦南地为业时, “那时要将我所吩咐你们的燔祭、平安祭、十分取一之物,和手中的举祭,并向耶和华许愿献的一切美祭,都奉到耶和华你们神所选择要立为祂名的居所”(申12:11; 也请读 申命记12章有关神选择立名的经文: 申12:5,11,21; 也参14,18,26节).

 

因此, 当犯罪跌倒的以色列民被神恢复归向祂时, “那时, 人必称耶路撒冷为耶和华的宝座; 万国必到耶路撒冷, 在耶和华立名的地方聚集. 他们必不再随从自己顽梗的恶心行事”(耶3:17); 而外邦人也“将你的众子连他们的金银从远方一同带来, 都为耶和华你神的名(可直译为: 都耶和华你神的名; KJV: unto the name of the LORD thy God)[4]”(赛60:9).

 

耶罗波安那不得赦免的致命之罪, 即是“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下10:29),[5] 就是在以色列国中, 在神立名之处以外设立其他聚集的中心. 正如我们先前提及的, 在现今时代, 神的家不是一个地方, 而是一群人, 并且被聚集归入主的名并非被聚集在一个地方  —  一个祂选择立名之处, 而是被聚集在一个属神的样式(divine PATTERN); 这样式是神在祂话语中所给予的, 其上具有祂名的印记. 随我们自己的喜好来聚集, 照我们自己的意念和心中的感觉来聚集, 都是严重的冒犯了神, 在神眼中犹如旧约以色列人随己意在自己所选择的地方献祭.

 

在旧约时代, 神选择和指示一个特定的地方(place), 现今神也选择和指示一个样式(pattern). 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里诸多的教派, 各按各自的组织和名称聚集, 乃是严重的冒犯和得罪神, 这种情形在神眼中如同在旧约的以色列国中, 有数百个不同殿宇, 各有不同名称. 主在祂话语中给现今的我们清楚的聚会样式, 而聚集归入祂的名意即我们当避开基督教世界一切属人的组织和教派名称, 只根据那唯一、简单和合乎圣经的样式来聚会, 这样式是主已选择和立名的样式. 除此以外, 没有一个群体可称自己为基督的召会, 或有权利要求祂在他们中间.

 

这属神的样式把基督这位永活的主置于注意力的焦点, 及聚集的中心. 有关聚集归向祂的名(unto His name), 其目的和焦点是放在圣经所启示的那位可称颂之主; 祂被世人拒绝, 其肉身现今不在地上, 但神给祂中心的重要地位, 使祂有自由显明祂在聚会中间. 我们并非聚集归向某个教义(doctrine)、某个规条(ordinance), 或某个召会治理方式, 即使这些教义、规条和治理方式都是合乎圣经. 我们是聚集归向圣经所启示的那一位主耶稣, 归向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至于我们聚集“归入祂的名”(into His name), 即祂的名是聚集的圆周, 这表明此聚会一切的活动都在祂名的范围内, 意即与祂的性格相符一致, 合乎祂所启示的旨意(编译者注: “主的名”常表明主的性格和旨意). 换言之, 它诉说基督得着祂应得的地位  — “主”的尊贵地位, 按照祂的旨意治理一切的事. 当人聚集归向那位在亚杜兰洞的大卫时, 必然的结果是“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撒上22:2),[6] 同样的, 聚集在“耶和华所拣选的地方”, 其必然结果是“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申12:14).[7] 当罗波安离开了属神的聚集中心(divine centre), 他也离开了属神的圆周(divine circumference), 引进了“他私自所定的”事物(原文直译为“他心中自己发明的”[参 KJV: he had devised of his own heart]; 王上12:26-33).[8]

我们若是聚集归向(unto)主耶稣的名, 我们也该聚集归入(into)祂的名. 如果祂是聚集的中心, 祂也该是聚集的圆周. 我们不需要祂名以外的事物. 不管某种事奉的形式具有如何悠久的历史, 也不管预先安排的聚会方式如何广被接纳, 它们都不可被用来取代永活的主耶稣基督以实际的真实, 处在祂聚集的子民中间, 并以祂主权的旨意来统管一切事物. 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主耶稣为“中心”, 高居“主的首位”, 统管万事, 编译者按), 我们才得以脱离那破坏我们“主的见证”的仇敌之手, 得以获得“安稳”, 因为祂的名是我们的坚固台(箴18:10).[9]

 

 

[1]               弗1:23: “召会是他的身体(KJV: the church, which is his body), 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2]               林前5:4: “就是你们聚会的时候, 我的心也同在. 奉我们主耶稣的名, 并用我们主耶稣的权能.”

[3]               申12:8-11: “我们今日在这里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你们将来不可这样行, 因为你们还没有到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安息地, 所给你的产业. 但你们过了约但河, 得以住在耶和华你们神使你们承受为业之地… 那时要将我所吩咐你们的燔祭、平安祭、十分取一之物和手中的举祭, 并向耶和华许愿献的一切美祭, 都奉到耶和华你们神所选择要立为祂名的居所.”

[4]               《杨氏直译本》(Young Literal Translation): “To the name of Jehovah thy God”; 《达秘译本》(The Darby Bible): “unto the name of Jehovah thy God”

[5]               王下10:29: “只是耶户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就是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 值得注意的是, 耶罗波安所犯的罪有两个, 第一个罪是错误的敬拜地点  —  叫他的人民在“伯特利”和“但”这两个地方(而非在耶和华所拣选的耶路撒冷)进行敬拜. 他的第二个罪是错误的敬拜对象  —  不是敬拜真神耶和华, 而是偶像金牛犊.

[6]              撒上22:2: “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KJV: gathered themselves unto him); 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 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

[7]               申12:14: “惟独耶和华从你那一支派中所选择的地方, 你就要在那里献燔祭, 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

[8]               王上12:33: “他在八月十五日, 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 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 在伯特利上坛烧香.”

[9]               上文编译自 “Unto My Name” (Chapter 9), in Church Truths (by J. G. Toll, 2001), 第42-45页. 此书由托尔(J. G. Toll)出版, 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的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