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者的八大质疑(八下) “我仍然怀疑, 所以我不能成为基督徒”


编者注:  这一系列文章是改编自 李·史特博(Lee Strobel)所著的《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The Case for Faith).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学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和编辑,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他曾是个不信神的怀疑者, 极力反对基督信仰. 但他因着妻子1979年信主后人品和性格的改变而对基督信仰开始改观. 他要找出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 为了证实四福音的可靠性, 并主耶稣受死和复活的真实性,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问题. 结果是: 在证据确凿, 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 他把访查实录写于《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一书中.

信主后的史特博读了不少质疑基督信仰的书籍和文章, 包括一本题为《告别上帝: 我摒弃基督信仰的理由》的书. 此书作者坦布尔顿(Charles Templeton)本是葛培理布道团的原始同工, 后来因看见《生活画报》里一张母亲手抱死去婴儿望天求雨的照片, 开始怀疑世上是否真有一位关心人类的造物主. 他终于放弃多年所信, 转而攻击基督信仰. 史特博在未信主前也曾是一位彻底的怀疑论者, 坦布尔顿所质疑的事也曾是他所面对的质疑. 此外, 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 他还遇到其他问题, 归纳起来共有八个, 他称之为“八大质疑”.

因此, 史特博决定为自己也为他人寻觅这八大问题的答案. 他用了至少一年时间, 先从坦布尔顿开始, 过后又访查9位圣经学者. 他所获的结论是: “信心途中的八个障碍都引起了难以解决的问题. 不过我访问过的专家多数希奇地提供了满意的答复.” 以致于他在总结时说: “今天回想起来, 我对1981年那次相信(信主)的决定, 现在更加巩固了. 提出一些听了不舒服的问题, 非但没有冲淡我的信心, 反而把它加强了. 本拟探索基督信仰的‘薄弱之处’, 反而进一步证明了基督信仰基本上的正确性和逻辑上的完整性. 我的信心经过严格的理智审查的锤炼, 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 更加深刻, 更加富有活力, 更加确实了.”

史特博把访查实录写于《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The Case for Faith). 他在此书中, 对基督信仰说“不”的八大怀疑理由逐一检验, 为那些说“不”的人解惑. 这些实录经过改编后, 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本期是最后一期.

质疑:    “假如我仍然被怀疑所折磨和困扰, 我还能成为一个基督徒吗?”

受访者:  林·安德森(Lynn Anderson)[1]

对许多基督徒而言, 只要对神有任何怀疑, 就令他们感到不安与害怕. 他们害怕心里有怀疑会失去作为基督徒的资格, 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正悔改信主, 是否真正重生得救. 此外, 是不是寻求神的人必须先把心中的疑问逐一解决, 才能跟随主耶稣? 一个人心中仍有保留或怀疑能成为基督徒吗? 人是否应该把一切的怀疑压制在心底? 不去面对它? 针对以上这些常困扰着基督徒和非信徒的问题, 资深记者史特博(Lee Strobel, 下文简称“史”)访问了林·安德森(Lynn Anderson, 下文简称“安”), 因他在自己信心的旅程上, 曾三番两次在怀疑的幽谷中弯弯曲曲地找出路…

(文接上期)

 

(F)       应付怀疑的方法

史特博知道克服怀疑并没有简单的公式, 但人们可以采取一些步骤以减轻他们的怀疑. 一切都从意志开始. 史特博想知道安德森的看法.

史: “你在讲解这个问题的时候, 你告诉人说, 决定是否真要信主是第一步. 你为什么要从那里开始?”

安: “因为有些人口说他们要信, 其实心里不要信. 就像我在前面说过的, 他们列举思想上的问题, 而他们只是想把注意力引开, 不去面对他们真正不信主的原因. 例如有个大学女生对我说: ‘依我看来, 整个基督信仰是心理上需要信的人们编造出来的.’ 我的回答是: ‘是的, 人们在心理上需要信, 就像有些人在心理上不要信一样.’ 我对她说: ‘你不要信的理由是什么? 是不是因为你不要担起相信神后带给你的责任? 是不是你对你自己无药可救感到失望? 还是因为你不愿放弃你目前所喜欢参加的社交聚会?” 她大吃一惊, 说道: ‘是谁告诉你的? 三个原因我都有一点.’ 可见她是由于情绪上的理由不要信. 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由.

“但是他们必须清楚为什么要信. 是因为他们见到一些证据, 证明基督信仰是真的? 还是因为他们发现生命中没有神就会灰心绝望? 如果他们不信, 也应找出为什么不要信? 如果他们发现在思想上有所怀疑, 那好极了, 但不要停在那里. 他们应该进一步研究是什么力量驱使他们离开上帝. 有10年之久, 我一直在探视一个少女, 她的父母经常责骂她. 她刚刚对我承认, 她对信上帝这方面没有困难(即她在理性上信上帝并不成问题). 成问题的是她的创伤, 她的情绪. 她得从那里开始.”

史: “假定一个人要信, 下一步该怎么走?”

安: “我建议他们去到信心能生长的地方. 如果你要种玫瑰, 你不会到北极去买一块地, 你要去玫瑰能生长得好的地方. 如果你要培养信心, 你决不会去参加美国无神论者协会. 你要跟你所敬重的人在一起, 他敬重他们的生活, 他们的精神, 他们的品格和他们的信心, 还要向他们学习, 观察他们信心的生活. 我还鼓励人头脑里要有壅培信心的材料. 我指的是教义纯正的书籍、录音带、录像带和音乐, 它们能给信心建立坚强的驱动力, 帮助你明白神的本质, 检验赞成与反对的证据, 明智地对付批评及反对基督信仰的人. 这些材料或工具可引发你的渴望去与神建立关系, 帮助你发展你的灵性.

史: “为信仰而信仰是没有意义的. 信心的对象不是也很重要吗?”

安: “正是如此, 这就是何以下一步是要清楚知道你的信仰对象(object). 加拿大人知道冰有两种: 厚的和薄的. 走在厚冰上, 无需有太多的信心, 它能很好地支撑你; 在薄冰上, 你必须有很大的信心, 但冰若破了你仍会跌入水中淹死. 换言之, 决定你是浮是沉, 不在乎你信心的大小; 信心可以小得像一粒芥菜种, 但你的信心必须建立在坚实稳固的基础上. 所以人们必须明白他们信的理由. 要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信主耶稣而不信印度教的大圣? 他们为什么信水晶球或是东方的神秘主义? 有什么真凭实据吗? (安德森指着桌上的圣经说) 显然, (或许别人认为)我有偏见(指安德森坚信圣经的话语), 可是当你追根究底, 唯一得到历史、考古学、文献和经验证据上所坚坚固固支持的信心对象是耶稣.”

 

(G)       体验信仰的真实

史: “在某一点上, 信仰之旅需要一个开始. 这怎么办?”

安: “整天坐在那里沉思默想信心和怀疑, 谁也不能成为信徒(基督徒). 甚至整天读好书, 跟好的人在一起, 也不能成为信徒. 最后你必须着手去实行所信的, 做信心所要做的事. 耶稣说假如我们常常遵守他的道  —  那就是说照他的吩咐做事  —  就真是他的门徒.[2] 作门徒就是跟随主、学习主. 这样, 你就能晓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32). 晓得真理并不是说脑子里塞满知识; 希伯来文的‘晓得’(或作“知道”, know)不是收集信息, 而是经验上的知识. 就像亚当“知道”夏娃(创4:1的“同房”在英文圣经译作“know”[知道], 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经验上的知道”, 编者按)  —  他不只知道她的名字, 住在哪里, 他体验了她. 要体验真理, 得到自由, 你必须跟随耶稣, 做他的门徒. 换言之, 就是按照耶稣的吩咐做事. 你要体验到他话语的正确性. 那有一点像骑脚踏车. 你不能看一卷录影带或是读一本书就会骑, 你得亲自骑上一辆车, 才会慢慢熟练.”

史: “一个人怎样才能做到呢?”

安: “你说: ‘我听到一些耶稣教导的事, 听起来很好, 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确实. 例如我听耶稣说, 施比受更为有福. 我怎能知道这话可信呢?’ 靠辩论, 无论争辩多少次, 都不能证明. 可是你若能慷慨起来(多多施舍), 你就会晓得这是真的. 你可能说: ‘啊, 也许这一回给耶稣猜对了.’ 你就继续努力做下去. 你会吃惊地发现, 耶稣常常‘猜’得对!”

史: “大卫王说: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 便知道他是美善’(诗34:8). 你指的就是这个?”

安: “正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事你做得越多, 你越能在经验上进入信心的天地里.

 

(H)       信心是一种行动

安: “我知道你从前是个无神论者. 关于神, 你大概可以提100个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的问题. 但是你知道吗? 那没有关系, 因为我已经发现这是真的. 我不像有些人, 带着怀疑, 笑笑了事. 我亲身发现施比受更为有福. 我在生活中不断体验. 每次我明白一点, 每次耶稣便亲自用连我都说不出来的方法向我说话, 每次我便实行他的教训, 并体验实行的结果. 这样下去, 不管你有多少思想上的问题, 说这不可能是真的, 但我知道它是真的. 那就好像你说: ‘给我证明彩虹是美的.’ 我说其中有红有绿. 但是你说: ‘我不喜欢红和绿摆在一起.’ 我会说: ‘但是彩虹里的排列很美!’ 我还没有听说过有人说彩虹是丑的. 等你能亲眼看见彩虹的时候, 我就无须再说了. 你看见过它, 你经历过他, 你知道它是美的.

“我认为信心就像这样. 你终久得出去实践你的信心. 顺便说一句, 在约翰福音里, 信心这个字不是个名词. 它是个动词! 信心是行动, 不只是头脑的承认, 信心是生命的方向和指引, 所以在你开始实践信心时, 神也开始使它生效. 我们跟着这条路走, 越走得远, 越知道它是真的.”

史: “如果信心由经验而来, 那么你可以信佛教, 并发现佛教的冥想能降低你的血压, 使你觉得舒服. 但这并不是等于说佛教就是真理!”

安: “但是你要记住, 经验只是取得证据的一条途径. 你还得弄清楚你信心的对象(object), 确定是不是有适当的理由相信它是真理. 要知道一块蛋糕好不好吃, 一定得尝了才知道. 信佛似乎有某些用处, 无神论对某些事似乎也有其用, 但是如果你体验了整个有关耶稣基督的信仰之旅, 你会发现他的教训全面一贯有用, 因为它是真理. 基督信仰不是因为它有用才是真理, 而是因为它是真理, 所以才有用.”

史: “听起来你说的是经验之谈.”

安: “让我告诉你  —  我的信心比30年前好多了. 是不是我始终都有信心呢? 如果我说是, 其实是牵强了一点. 不过我现在已不再为‘谁是神’这一件事而感到困扰. 我现今更加相信我在他爱的怀抱里, 我要用我一生来荣耀他, 我相信他会接纳我如此的卑微尝试.”

史: “你是不是仍然有怀疑的时刻?”

安: “噢, 是的! 我仍常犯过失, 总在力求克服自己的软弱, 且常为自己进步不多而难过. 这当然不是神的过错, 但另一方面, 他何以使我这样难以进步呢? 此外, 我也为科索沃(Kosovo)、印尼和非洲某些地区发生的恐怖事件感到烦扰, 因在那些地方, 整个民族面临毁灭  —  有些甚至借宗教的名义行此残暴的事. 为什么一位慈爱的上帝不处理这些事件呢? 我不是说我不信他, 我是说关于这个问题, 我没有完美和最终的答案.

史: “像你这样的‘天生怀疑主义者’还有希望吗?

安: “有! 有! 绝对有! 我说我和我的疑惑及罪恶挣扎, 我不要让人听起来好像我已失败或者没有希望. 我的教会里有个人, 看过我讨论怀疑之课题的书以后说: ‘噢, 不会吧!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真信?’ 我对他说: ‘不是, 我确实信神  —  不过你能帮我坚守我的信心吗?’ 这些日子我经历神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多. 我甚至能在我觉得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看到他的恩典. 那就像我妻子的美德在我离开她时显得更真实, 因为我在想念她. 这些日子我祷告得比从前多, 我看见上帝对我祷告的回应也比我有生以来任何时候都多. 我觉得我无需像以前那样去控制他人, 或控制事情的结果, 因为我知道神控制一切.

“讽刺的是, 我觉得我现今不像从前那样有本领去反驳怀疑论者所发出的刁难问题. 你猜我现在的心境怎样? 我不再像从前那样在乎回答这些难题, 因为我知道我信的是真理, 是我亲眼看过, 亲身体验的. 我在我的生命里看过它, 在我的婚姻里, 在我的儿女身上, 在我的人际关系中, 在别人的生活中, 都见过它. 我亲眼看见他们的生命被神真理的力量所改变, 他们的生命得到更新, 他们因他的真理得到自由. 我已经尝过主恩的滋味, 我告诉你, 我已经尝过! 我亲身体会到主是美善的!”

史: “谢谢你, 因为你这样坦白.”

 

(I)       在怀疑中的信靠

访谈结束的那天晚上, 史特博搭乘客机回芝加哥(Chicago)途中, 还在默想他访问安德森的谈话. 他发现他同意安德森对“怀疑所产生的作用”所给的评价. 虽然怀疑令人困惑, 如果不去理会他, 最后极可能成为破坏的力量. 正视与恰当地处理怀疑能带来好处. 史特博对帕克(另译“派克”, Gary Parker)在其著作《怀疑之赐》中的看法具有同感:

“如果信心从来没有遇到过怀疑, 如果真理从来没有和错误挣扎过, 如果善从来没有和恶战斗过, 信心怎能知道它自己的威力呢? 在我自己的天路历程中, 如果我必须在以下两种信心中作出选择, 即在正视怀疑以致令它撤退的信心, 和从来没有与怀疑交战过的信心之间选择其中一者, 我

每次都要选择前者.”[3]

史特博总结说: “我也会那样做. 我知道我对耶稣的信靠, 由于曾在怀疑的烈火洗礼中锤炼过, 会更加坚强, 更加肯定, 更具有信心, 更加不可动摇. 到了最后, 尽管有问题、挑战和障碍, 我的信心不仅能屹立不动, 还能发荣滋长.” “访问安德森还有一个重要的含义,” 史特博继续表示, “如果信心和怀疑能够并存, 那就意味着人们为了取得真正的信心, 无需彻底解决他们与神之间的每一个障碍(指对所怀疑的事物找到完满的解答, 编者按). 换句话说, 当所有证据都支持上帝, 人们因此理性地决定信靠上帝时, 他们可以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反对搁置起来, 等候来日解决. 同时他们可以选择相信上帝  —  求上帝帮助解决他们的不信.[4]

(全文完)

 


[1] 编者注: 编者坚信学位和神学院绝非真理的保证和权威, 因世上有许多由著名神学院毕业的闻名神学博士, 竟是不信圣经的“现代主义者”(或称“自由主义者”). 然而, 为了让读者(特别是非信徒)对受访者有些认识, 以下列出他的的学历和专长:  林·安德森(Lynn Anderson)在哈定宗教研究院(Harding Graduate School of Religion)取得硕士学位, 并在阿比林基督教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取得教牧学博士学位, 且在该大学作了20年的副教授. 他在加拿大和美国从事30年的牧师职务, 1996年创立“希望网络传道会”(Hope Network Ministries), 通过这个机构培训、教导与装备教会领袖. 他写过不少书, 包括《为风向导航》、《地上天堂》、《寻觅神奇》、《牧人之歌》和《羊群风味》等. 他还写了一本名为《如果我真心信主, 为什么还有这些怀疑?》, 此书道出他个人与怀疑奋战的心灵历程.

[2] 约8:31-32说: “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 ‘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 就真是我的门徒. 你们必晓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3] Gary E. Parker, The Gift of Doubt (San Francisco: Harper & Row, 1990), 第69页.

[4] 编者注: 上文改编自 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2年), 第220-225页. 上文中一切没有注名“编者注”的脚注(footnote)皆引自此书.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