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志已决!” – 迦太基的居普良 (Cyprian of Carthage)


(A)       居普良的归主和受洗

初期教会历史上, 有4位著名教会领袖为主殉道而同负盛名. 这4位血证士在教会患难纷至的黑夜中, 犹如灿烂之星为主发光, 他们就是生于示剑的罗马学者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1]与罗马帝国东部叙利亚之安提阿的监督伊格那丢(Ignatius)[2]和亚细亚之士每拿的监督波利卡普(另译“坡旅甲”, Polycarp),[3] 以及罗马帝国西部北非洲迦太基(Carthage)的监督居普良(Cyprian).

居普良(Cyprian, 约主后200-258年)[4]在主后200年左右出生于罗马帝国西部北非洲的迦太基(Carthage). 他幼年时代很爱读书, 沉迷于修辞学, 日后成为迦太基城第一有名的修辞学教授. 他大得人民敬养, 朋友众多, 资产丰富. 在当地教会的长老开其流(Caecilius, 或作“Coecilius”)的带领下, 原不信基督的居普良悔改归主, 所以受洗时即取名“开其流·居普良”(Caecilius Cyprian). 他于主后246年受洗之后, 便把巨产变卖, 周济穷人, 并全心将自己献上, 全面服事主. 过了两年, 监督多纳图斯(或译“多纳徒”, Donatus)离世了, 在全教会同心合意地认同下, 居普良成为监督, 负起牧养教会的重任. 论到居普良, 高果能(Prof. Kalle Korhonen)描述道: “居普良为人和平、慈爱, 大有办事之才. 而且透澈世情, 所有图谋, 无不成就. 他是实行家, 不是理论家; 是信仰者, 不是思想家. 他竭力地去旧换新, 大开心门接受福音的真理.”[5]

 

(B)       居普良的劝勉和警戒

当时教会中有些信徒贪爱世俗, 放纵私欲, 有不良恶习; 也有教会领袖为名利而分争结党. 居普良见此光景, 便劝告警戒贪爱世界的信徒和教会领袖. 他说: “我们要遵守真理, 虽然有逼迫如黑暗笼罩我们, 我们的心思意念, 却不该因此惑乱, 变为黑暗, 昧于上帝的旨意. 我们若知道万恶的根源, 便容易找出相对的解药疗治. 主(耶稣基督)要他的群羊受试验, 按上帝的旨意管教他们. 现在教会既显出衰败的样子, 上帝就借着所施的刑罚, 振兴将灭的或沉睡的信心. 按我们所犯的罪, 原应该受更重大的刑罚, 但是上帝垂怜, 现在我们所受不过是试炼和保护, 不是实在的逼迫.

“我们教会中的人, 大都充满了贪念, 只知积财, 却忘记了使徒时代的亲爱精神. 有许多牧者毫无敬虔; 基督徒亦彼此漠视, 行为不端. 男子好修容, 女子喜装饰. 上帝赐人眼睛, 原有正当的用处, 他们却只看暂时的世福. 信徒与外邦(不信主)的女子结婚 … 监督们本该作一切信徒的榜样, 劝勉并造就人; 他们却辜负圣召, 思念地上的事, 离了讲台和教会, 到各处游历, 经商贪财, 不帮助困难的信主弟兄. … 主耶稣遵行天父的旨意, 我们却寻求钱财和这世上的益处, 又骄傲, 纷争斗殴, 弃绝纯正的信仰. 我们弃绝世俗只在口里, 不是出于诚心.”[6]

 

(C)       居普良的受审和殉道

主后250年春季, 罗马皇帝德西乌斯(或译“德修”, Emperor Decius, 主后201-251年)[7]对教会大施逼迫, 非洲众教会几乎无一获免. 在迦太基的戏院中, 可听到群众的狂呼声说: “将居普良丢在狮子面前.” 居普良为了继续栽培信徒, 为了众教会的益处起见, 便离开此城; 但相离不远, 常与教会互通音信, 且暗中负责一切. 不久, 逼迫停止了, 他就重回教会, 牧养神的群羊.

过了一段时间, 第二波的逼迫又卷土重来. 居普良被带到巡抚帕特努斯(proconsul Aspasius Paternus)面前, 他勇敢坦然地承认耶稣基督, 至死也不否认他的主. 因此在主后257年, 当罗马皇帝瓦莱里安(另译“瓦勒良”, Emperor Valerian)[8]和加烈努(Gallienus)执政的时候,[9] 居普良被判令离开迦太基, 放逐到一座名叫库路比(Curubis)的小城. 不久, 据说居普良在该城得了一个异象, 指示他1年后的这一日要戴上血证士的冠冕, 为主殉道, 过后果真应验.

那年年终, 新上任的巡抚加利流(Galerius Maximus)派人前往库路比, 传召居普良到靠近迦太基的乡间会见他. 居普良一听见这个传令, 就晓得他为主殉道的日子近了. 于是他毅然前往, 在那里受第二次审问. 由于他不肯敬拜罗马诸神, 结果被判处死罪, 于主后258年9月14日被斩首示众.

居普良两次受审的拉丁文案卷和他殉道的小史至今尚存, 故在下文将之简述. 根据被称为“教会历史之父”的史学家优西比乌斯(Eusebius, 约主后265-339年)的记述, 当凯撒瓦莱里安(Valerian)和加烈努(Gallienus)执政的时候, 主后257年8月30日, 巡抚帕特努斯(Paternus)传召居普良到迦太基的法庭里, 对他说: “至圣的凯撒们(The most sacred Emperors)瓦莱里安和加烈努颁下谕旨, 吩咐一切不信奉罗马国教的人也都该遵守罗马拜神的礼节. 现在我要查问你的立场, 你的答案如何?”

居普良坦然回答: “我是基督徒, 且是监督, 除了那独一创造天地和其中万物的真神以外, 我不承认任何其他的神. 我们基督徒热心事奉这位神, 昼夜恳切为我们和众人向他祷告, 并为凯撒祈福.” 帕特努斯说: “你坚持抱定这个心志吗?” 居普良坚定不移地回答: “我已决志事奉上帝, 决不更改.” 巡抚说: “你愿遵照瓦莱里安和加烈努的命令, 被放逐到库路比城吗?” 监督居普良说: “我愿意遵令前去.”

巡抚帕特努斯继续查问道: “皇帝们颁旨, 不但关于监督们, 也关乎长老们. 我要你告诉我,  在这城里宣传基督的长老们是谁?” 居普良灵巧地回答: “你们的法律上有一条禁止人密报, 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他们的名字.” 巡抚说: “你不说, 我也能找出他们. 皇帝们也下令, 无论什么地方都不许人聚会, 也不许人进入坟园. 违令者一概处以死刑.” 居普良答道: “照你所奉的命令去行吧!”

于是, 巡抚帕特努斯判定将居普良放逐异地. 过了些时候, 新的巡抚加利流(Galerius Maximus)上任. 他派人把居普良押到他面前受审. 居普良于9月1日被捉拿, 并于9月14日早晨被解到巡抚面前, 当时旁听者甚多. 加利流质问道: “两位至圣的凯撒, 命令你遵守敬拜罗马神的礼节.” 居普良说: “我决不这样做!” 巡抚劝告道: “你要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照你所奉的命令行吧!” 居普良镇定地说, “我志已决, 不必多说.”

巡抚加利流与其他官长商讨后, 宣判道: “你存心反对罗马圣神已久, 号召许多可恶的党羽, 仇视罗马诸神和宗教礼节. 至圣的皇帝们瓦莱里安和加烈努, 通令人民遵守敬神的礼节, 你却始终违抗不从, 如此大逆不道, 必加重处治, 作为警

戒.” 巡抚说了这话, 即宣读判文: “居普良该被斩首示众.” 居普良听闻后,望天说道: “感谢上帝!”

 

旁听者中有许多基督徒, 他们齐声说道: “让我们也与他一同被斩首吧!” 一时人声四起, 且有极多的人跟随居普良前往刑场. 到了那里, 居普良脱下外袍, 俯伏在地, 向主祷告, 然后又站起来,等候死刑. 刽子手到了, 居普良还吩咐他的朋友给刽子手25个金币. 居普良亲手用布蒙上眼睛, 再由两位信徒帮他捆绑双手. 接着, 他的首级就在刽子手的刀锋下离开了身体, 他的灵魂则归回主的怀中.

 

居普良的尸体留在那里示众. 夜间, 信徒将他的尸体取回. 他们燃烛点火, 聚集祷告, 将其尸体安葬好来. 此后数日, 神的刑罚临到, 流无辜人血的巡抚加利流也死了.[10]

 

(D)       居普良的教训和著作

虽然受到仇敌处处迫害, 但居普良的心被基督大爱所充满, 以至没有怀恨, 反倒常为逼害他的人祈求. 后人发现他为敌人祷告的祷文, 其中一则如下:

 

      神啊, 愿你制止

      教会的仇敌, 他们总想找机会寻缝觅隙

            攻击你的教会;

      愿你使他们不受约束的心

            得以温顺下来.

      愿他们的怒气止住,

            和平回到他们的心;

      愿他们的心灵, 藏污秽纳罪孽的

            得以回转, 看见光明;

      愿他们常常来寻求监督的代祷,

            而不是呈锋刃拔利刀,

                  图使他们的热血汩汩直流.[11]

      上述祷文展现居普良宽广的心胸, 他不计算别人的恶, 不求神严惩他们, 反倒为他们灵魂的救恩代祷, 求主使他们“得以回转, 看见光明”. 此等仁爱心肠值得我们群起效尤, 尤其是当我们活在这个充满暴力、以恶报恶的世代. 论到居普良, 高果能教授(Prof. Kalle Korhonen)评述道: “他是教会可钦可羡的属灵牧者, 慷慨的慈善家和人类的良友. 他是超等的讲道师与著作家, 留下了许多关于神学的著作和书札. 他的名言伟论, 与夫信道的真挚、行为的高洁, 和血证(殉道)的勇敢, 在他的著作中均一一表露出来了.”

 

高果能教授也指出, 居普良在西边教会的血证(殉道)时代中, 是首位重要而大有影响的教师. 他的著作常为人所传写, 像当时的拉丁文圣经一样. 以后教父(church father)[12]耶柔米(Jerome,主后345-419年)非常称赞居普良的著作和血证, 说它们充满了‘妙句和牺牲’. 奥古斯丁(Augustine, 主后354-430年)[13]是西方最伟大的教父之一, 且影响以后各时代神学的思潮. 他也深受居普良所影响, 好像生活在居普良的著作中, 百次引用居普良的话, 又五次演讲纪念居普良. 有一次他说, 不但非洲纪念他的生日, 就是全世界的教会也是如此. 居普良之所以负此盛名, 一面是因他的著作,一面是因他的血证(p.215-216). 我们现在用他论“死亡”的一段话, 作为总结. 先说一说那篇言论的由来.

大约自主后252至254年之间, 在迦太基和四围的地方遭大瘟疫侵害, 死了许多人. 不少基督徒因眼见信徒和非信徒同遭患难, 便失望灰心. 居普良却因着爱心而不顾己身, 不怕死亡, 冒死照顾信徒与非信徒, 也有好些基督徒为此感动, 与他同工. 他对那些灰心的信徒加以劝勉鼓励. 他写信送达遭遇种种困难、瘟疫、逼迫的各教会中. 他的书信反映他在患难中充满勇敢的信心, 抓紧天上的盼望, 显明牧者般怜悯慈爱的安慰.

 

居普良写道: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们在这世界, 好像行路的客旅一般. 我们离开世界, 脱下世上之捆锁之后, 就归到天上的乐园, 对于这得救的日子, 我们应当欢心迎接. 哪一个人情愿多留在人地两生的地方, 不愿归到故乡呢? 哪一个人不肯预备回家看看亲属和家人呢? 乐园是我们的故乡. 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以撒、雅各, 都在那里. 还有许多亲爱的人, 父母、兄弟、儿女, 都在那里想念我们. … 我们若能亲近他们, 这是何等大的喜乐呢! 天国(指天堂)[14]里脱离了死亡的惧怕, 得享永远的快乐, 这是何等的福分呢! 那里有信徒的歌咏, 有快乐的诸先知, 有无数的血证士(殉道者)于竭力争斗受苦之后, 得了冠冕, 高唱凯歌. … 那里有许多慈善家(指为主大量乐捐的信徒)得了赏赐, 他们在世上曾养活饥饿的人, 看顾无依无靠的, 遵守主耶稣的命令, 将暂时的财物变换天上的宝贝.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们应该热心奔跑, 巴不得能快到他们那里, 快到基督面前. 我们羡慕主的心愈切愈大, 主的赏赐也就愈大愈多了.”[15]

 


[1]               游斯丁(Justin Martyr, 另译“查斯丁”, 主后100-165/167年)是基督徒教会的早期“教父”, 结合基督教义与希腊哲学而奠定历史神学基础, 曾上书护道, 后被罗马皇帝判处死刑, 所以被俗称为“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 他是我们所知的首位基督徒哲学家. 有关他的事迹, 请参2007年9/10月份, 第72期《家信》的“殉道火窑:‘再无所求! —   殉道者游斯丁.”

[2]               伊格那丢(Ignatius, 约主后35-107年)于主后107年(有学者认为是主后110或117年)殉道, 有关他的事迹, 请参2007年7/8月份, 第71期《家信》的“殉道火窑:‘我是神的禾穗!’ —  安提阿的伊格那丢(Ignatius).”

[3]               波利卡普(另译“坡旅甲”, Polycarp, 约主后66-156年)于主后156年(有学者认为是主后155或160年)殉道. 有关他的事迹, 请参2007年5/6月份, 第70期《家信》的“殉道火窑:‘你看我为配的!’ —  士每拿的波利卡普(Polycarp).”

[4]               或作Thascius Caecilius Cyprianus.

[5]               高果能编译, 《古教会血证史》(香港九龙: 信义宗联合出版部, 1956年三版), 第209页.

[6]               同上引, 第210-211页.

[7]               德西乌斯(另译“德修”, Emperor Decius, 主后201-251年)于主后249-251年作罗马皇帝, 曾任元老院议员, 执政官及多瑙河地区驻军长官, 由部下拥立称帝, 在位时迫害基督徒, 抗击哥特人入侵时阵亡. 在他3年的执政时期, 两位著名的基督徒领袖遭受迫害, 即迦太基的居普良(Cyprian, 遭放逐异地)和亚历山太的俄利根(Origen, 遭监禁虐待).

[8]               瓦莱里安(Emperor Valerian / Valerius, 主后?-260年)于主后253-260年成为罗马皇帝, 迫害基督徒, 在主后258年处决教会领袖西克斯图斯二世(Sixtus II). 他迎击入侵的波斯人, 于主后260年被俘, 遭囚禁而死.

[9]               根据一些文献所显示, 当时瓦莱里安(Valerian)和加烈努(Gallienus)两位罗马皇帝(号称“凯撒”)一同执政. 高果能指出, 居普良受巡抚帕特努斯(Paternus)审问时是“主后257年8月30”, 即“瓦莱里安(另译“瓦勒良”)第4次, 和加烈努第3次执政的时候”, 参高果能编译, 《古教会血证史》, 第212页.

[10]             参 Eusebius,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Book 6, 载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Hampshire: John Hunt Publishing Ltd., 2001), 第216-218页.

[11]             摘自 亚诺尔·杜恩(Duane W. H. Arnold)著, 张树一译, 《殉道者的祷告》(香港九龙: 福音团契书局, 1991年), 第43页.

[12]             “教父”(church father)一词是指早期教会时代的一群著名基督徒作者或领袖. 他们虽被后人尊称为“教父”, 但笔者认为“教父”一词与太23:9 (“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的教训相违, 故不赞成采用此称号, 《家信》中引述“教父”只不过为了识别而非赞同.

[13]             希波的奥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 354-430)乃基督徒哲学家, 拉丁教父的主要代表, 罗马帝国北非领地希波(今阿而及利亚的安纳巴)教区主教(395-430).

[14]             居普良这里所说的“天国”是指天堂. 但严格来说, 天国不是天堂. 天国是指由天统治的一千年乐国(或称“千禧年”, 参 启20:3-7), 是设立在地上, 受时间和空间的局限. 可是天堂不受时空所限, 是永恒的, 且不在地上, 而在神所居住的第三层天.

[15]             高果能编译, 《古教会血证史》, 第216-217页. 上文主要参考 高果能(Kalle Korhonen)编译, 《古教会血证史》(香港九龙: 信义宗联合出版部, 1956年三版), 第209-217页; Mark Water (comp.), The New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Martyrs (Hampshire: John Hunt Publishing Ltd., 2001), 第215-26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1. […] 初期教会历史上, 有4位著名教会领袖为主殉道而同负盛名. 这4位血证士在教会患难纷至的黑夜中, 犹如灿烂之星为主发光, 他们就是生于示剑的罗马学者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1]与罗马帝国东部叙利亚之安提阿的监督伊格那丢(Ignatius)[2]和亚细亚之士每拿的监督波利卡普(另译“坡旅甲”, Polycarp),[3] 以及罗马帝国西部北非洲迦太基(Carthage)的监督居普良(Cyprian). […]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