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书”(七) 假如没有圣经, 世界将会如何?


“愚顽人心里说: ‘没有神.’他们都是邪恶, 行了可憎恶的事.”(诗14:1)

 

(A)            残暴的廿世纪

许多敌对圣经的人恨不得消灭圣经, 他们巴不得圣经从未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 可是, 假如没有圣经, 世界将会如何?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甘雅各博士(D. James Kennedy)和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在所合著的《如果没有耶稣》一书中指出, 从人类彼此残杀的角度来看, 没有一个时代像20世纪一样的凶暴; 光在20世纪中, 就有1亿7千万人轻易地被杀, 这还是“保守的”估计.[1] 其中的1亿3千万全是因为无神论的意识形态而死亡; 如德国的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2]视犹太民族为人类的毒菌; 中国的毛泽东则借着文化大革命(1966-1976)彼此相残的意图来淡化基督教(基督信仰)的色彩.  无可否认的是, 现代科技也导致了大量的死亡,  但总括而言, 现代人拒绝神才是20世纪凶残特质的主因. 有一位哲人如此说: “18世纪圣经被扼杀; 19世纪神被辱杀; 20世纪人被残杀.” 在18世纪, 即所谓的启蒙时代, 人对圣经的信心开始瓦解; 接着在19世纪, 人对神的信心也瓦解了; 例如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3]就是第一个宣布‘上帝死了’的人. 到了20世纪, 这种错误的思想达到顶峰, 终于结出可怕的恶果 — 人类遭致前所未有的大屠杀!”[4] 有关20世纪的大屠杀, 我们稍后再谈, 让我们先深一层探讨19世纪的无神主义.

 

(B)             尼采与无神论

18世纪的欧洲人普遍离弃圣经, 导致19世纪时, 无神论得以愈加猖狂, 放肆横行. 在19世纪中期, 德国哲学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给了无神论最大的助力. 他描述一位疯子手提灯笼跑进城市广场, 在桌子底下、板凳下面左看右找, 口中喊着: “上帝在哪里? 上帝在哪里? 上帝死了, 我们把他给杀了.” 这是一件大事; 不过尼采说时候未到, 只是必会来到. 无神论者说, 尼采是位大先知, 他所预言的在19世纪尚未成熟; 但必将在20世纪逐一应验. 闻名的史学家保罗·约翰逊(或译“强森”, Paul Johnson)写了一本有关20世纪的历史书《当代》(Modern Times). 他在此书中针对19世纪无神论的划时代议题写下这样的评语: “尼采在1886年想到: ‘近代的最大事件  —  上帝死了, 意即基督教的上帝再也无法立足的这件事  —  已在欧洲划下了第一道阴影.’ 在较进步的民族中, 宗教的驱动力已经式微, 而且最后必崩塌留下巨大的真空带. 而现代的历史便是大部分在记录那个真空带是如何被填满的.”[5] 可悲的结果是, 填满那个真空带的历史有: 极权国家、成千上万的人失去自由、集中营层出不穷、俄国古拉格集中营的建立、堕胎的增加、杀婴、安乐死、自杀、犯罪率失控、历史上最野蛮的战争等等.

 

(C)     道德的相对论

约翰逊说, 《当代》的时期是从1919年开始算起, 那年科学家借着日月蚀确定了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6]的相对论.[7] 相对论获得证实之后, 人们便突然进入了另一个全新的相对宇宙. 由于各领域的领袖们、作家们不断地推波助澜, 大众的反应便将相对论的观念从天文和物理的领域带入了艺术、人文与道德的范畴中. 于是我们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没有领航的世界, 漂流在相对的宇宙中”, 因此招徕了“帮派式的政客”(如列宁[Vladimir I. Lenin][8]、斯大林[Joseph Stalin][9]、希特勒[Adolf Hitler]等).[10] 爱因斯坦本人强力反对相对论引用在人类道德的领域; 他说, 相对论应该是应用于物理科学方面, 而非伦理道德方面. 约翰逊指出, 尽管爱因斯坦大声抗议, 大众仍然强行将之应用在伦理道德方面, 这样的反应纂写了20世纪的历史.

 

相对论应用在道德伦理上所产生的后果是: 没有“绝对的”道德标准, 一切都是“相对的”, 可按时代与环境的不同而更改; 以往认为是错的堕胎, 现今可成为对的事. 几10年来, 学校教导孩子没有所谓的“绝对道德”; 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们该做什么, 他们可以自己选择个人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 这正是士师时代的悲惨写照  —  “各人任意而行”(士25:21). 结果如何呢? 在相对论道德观盛行的欧美国家, 几乎每日都可在新闻中听见人任意而行的恶果, 例如年轻人为了芝麻小事而殴打甚至杀人. 波士顿(Boston)大学教授基尔帕特里克(或译“奇帕崔克”, William Kilpatrick)写了一本有关这方面题材的书, 书名是《为什么强尼不能分辨对错?》(Why Johnny Can’t Tell Right from Wrong?). 他认为现今的孩子是一群“道德的文盲”, 他写道: “年轻人被迫去研究什么是‘价值’和‘美德’, 这些是他们从来不知道的, 或者知道得很少. 最近全美对1,700位6到9年级的学生做问卷调查, 结果显示大部分的男孩子认为在某些情况之下, 强奸是可以接受的. 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 女孩子居然也同意这样的观点.”[11]

 

 

(D)     廿世纪的屠杀

因此, 无神论在社会横行之时, 道德的相对论就随之而来; 道德的相对论横行时, 则没有一件事是绝对的正确、良善或神圣, 人类的生命也变得低贱无价了. 结果如何呢? 屠杀在某种情况下也非绝对的错, 所以在无神论与道德相对论横行的20世纪中, 屠杀事件层出不穷. 据一般的估计, 斯大林屠杀的人数有4千万人之多. 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吉普赛人(这些人大部分都表明自己是基督徒)、拉斯夫人、波兰人, 以及他所认为较低等的民族. 在希特勒的指示下, 共有6百万犹太人和9百万至1千万其他的人(大部分是基督徒)被杀.[12] 此外, 根据估计, 单单毛泽东就杀死了7百万个中国人. 1948年毛泽东取得政权之后, 在第1个10年里, 就有2千4百70万人死于“整肃、饥荒、劳改营”;[13] 在1959至1962年间, 大约有2千5百万人在人民公社里被杀或饿死;[14] 最后, 在1969至1976年间, 有2千2百万的人死于中国的文化大革命.[15] 因此, 毛泽东必须为7千2百万人的死亡负责. 现在, 让我们来统计一下数目字: 从1948至1976年间, 毛泽东大约杀了7千2百万人, 斯大林得为4千万人的丧命者负责, 再加上希特勒的1千5百万(尚未估计他所引发的毁灭性战争所导致的死亡人数), 总数是1亿2千7百万. 再加上其他无神论和极权国家(因为他们的无神论意识形态之影响)所屠杀的人数, 总人数就超过1亿3千万![16] 假如没有圣经, 生命的价值是何等低贱!

 

 

(E)     如果没有圣经…

甘雅各博士(D. James Kennedy)和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在所合著的《如果没有圣经》一书中写道: “当一位年轻的女士听到这本书《如果没有圣经》的消息时, 她立刻说: ‘那本圣经没有什么内容, 只不过有一堆压迫女性的思想.’ 在我们这个没有圣经素养的年代里, 这种情绪经常存在. 然而, 事实是圣经改进了妇女的地位. 你能否告诉我, 世界上哪一个妇女地位崇高的国家, 不是以圣经立国的(或受圣经在这方面的影响)? … 事实上, 这保护并珍惜妇女的传统, 乃是源自中古世纪的教会. 铁达尼号(Titanic)上成千上百的男士让妇孺优先乘坐救生艇, 而自愿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们不正是遵守圣经教导、流传久远的文化典范吗? 但是许多人已经远离圣经, 因此我敢说, 如果铁达尼号今天沉船, 我还真怀疑有哪一个男士会放弃抢坐救生艇的机会?

 

“如果没有圣经, 我们就没有救恩, … 几乎也没有慈善事业、 近代科学, 或者红十字会. 很可能也没有医院, 因为医院的观念是诞生在基督教(基督信仰)时代, 而基督徒已在世界各地兴建了无数的医院. 如果没有圣经, 恐怕也没有大学; 最早的大学是在中古世纪建造的, 其目的乃是要把基督教(基督信仰)的神学和亚里士多德(或译“亚里斯多得”, Aristotle)[17]的作品融合. … (如果没有圣经) … 数以百万的人可能将死于爱滋病等性病 — 因为性交混乱, 我们将没有可居住之地. 识字和教育将成为精英分子的特区. 而且世界上有许多地区, 将不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字, 因为缺少了使用文字的动机. 世界上许多野蛮民族将永远不会有文明. 食人族、人祭和孩童祭的风俗将会扩散, 正如我们这时代因为离开了圣经, 而开了堕胎之大门. 奴隶制度将盛行, 如同存在圣经被禁的世界国家之中. … 如果没有圣经, 世界将没有… 没有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 没有牛顿(Sir Isaac Newton), 没有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没有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没有林肯(Abraham Lincoln) … 没有弥尔顿(John Milton), 没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没有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 尤其, 如果没有圣经, 我们将与神断绝关系, 永远在黑暗中摸索, 永远没有盼望.

 

“但是, 我们有圣经, 我们可以拥抱神的爱, 那一份他赐给我们他的独生子使我们得到永生的爱. 正因为我们有圣经, 耶稣来世上寻找和拯救失丧之人的故事得以流传, 并且改变了千千万万的人, 以及许多文化和国家”[19] 多布舒兹(Ernest von Dobschutz)在他《圣经对文明的影响》(The Influence of the Bible on Civilization)一书中正确地总结说:

 

有一本小书, 小到你可以把这本书塞进你的口袋. 但是美国所有图书馆, 不论有多少, 也不能装满由这本小书所启发而写成之书. 读者知道我在讲什么, 就是那本“圣经”. 我们习惯叫它“书中之书”(The Book), 一本有关全人类的书  —  名符其实.[20]

(全文完)

 


[1]               Andrew Greeley, “Marxists Escape Indictment for Killing Millions”, The Chicago Sun-Times, July 4, 1993.

[2]               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是纳粹德国元首, 早年在狱中写《我的奋斗》, 仇恨共产主义和犹太人, 任德国总理(1933)后称元首(1934), 实行法西斯专政, 重整军备, 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杀死无数犹太人, 至终因战败而自杀身亡.

[3]               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是德国哲学家和诗人, 唯意志论的主要代表, 创立“权力意志说”和“超人哲学”, 主要著作有《悲剧的诞生》、《查拉图什特拉如是说》、《权力意志》等.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2册, 第1395页)指出, 尼采宣称基督信仰令人成为懦夫, 因为它教训人, 一切事都是神的旨意, 抵销改进世界的努力. 但事实并非如此, 请读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和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这两本书, 便知基督信仰如何鼓励和支持历史上许多伟大基督徒, 去努力改进社会、国家和世界, 改写历史, 造福人类.

[4]               参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 第264页.

[5]               Paul Johnson, Modern Times (New York: Harper and Row Publishers, 1983), 第48页.

[6]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是美籍德国理论物理学家, 创立“狭义相对论”(special theory of relativity, 1905)和“广义相对论”(general theory of relativity, 1916), 提出光子概念(1905), 创立光电效应定律, 曾参加反战, 反对使用核武器, 荣获1921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他于1952年受邀作以色列的第二任总统, 但他坦然拒绝. 爱因斯坦在其相对论(theory of relativity)中指出: “在真空中, 光速是常数和绝对的(constant and absolute), 不管它的根源如何运动(source’s motion)和观察者如何活动(observer’s movement).” 有关相对论中“光的恒定不变性”, 请参 2002年7月份, 第32期《家信》的“本月主题: 基督的称号 — 世界的光”.

[7]               Paul Johnson, Modern Times, 第1页.

[8]               列宁(Vladimir Ilyich Lenin, 1870-1924)是苏联共产党组建者和苏维埃国家缔造者, 继承并发展了马克思(Karl Marx, 1818-1883)、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 1820-1895)革命说, 十月革命后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1917), 提出新经济政策(1921), 倡导建立第三国际(1919), 其著作被汇编为55卷的《列宁全集》.

[9]               斯大林(或译“史达林”, Joseph Stalin, 1879-1953)是苏联共产党总书记(1922-1953)、苏联部长会议主席(1941-1953), 著有《列宁主义基础》、《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等.

[10]             Paul Johnson, Modern Times, 第48页.

[11]             William K. Kilpatrick, “School Policies are Turning Out Moral Illiterates”, Sun-Sentinel (Ft. Lauderdale), July 25, 1993, G1.

[12]             Information Please Almanac 1993, 第112页.

[13]             Barrett, Cosmos, Chaos and Gospel, 第55页.

[14]             同上引, 第58页.

[15]             同上引, 第60页.

[16]             同上引, 第74页. 上述所有屠杀数据皆摘自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如果没有耶稣?》, 第274-276页.

[17]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是古希腊的大哲学家.

[18]             “非洲之父”李文斯顿是到非洲内陆拓荒的宣道士与探险家; “现代物理学之父”牛顿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英国下院议员威尔伯福斯是废除奴隶贸易和奴隶制的大功臣; 华盛顿和林肯均是敬畏神的杰出美国总统; 弥尔顿、莎士比亚和狄更斯都是文坛著名作家; 这些人都受圣经的影响而在各自领域作出伟大贡献, 散发生命的光彩.

[19]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284-285页.

[20]             Mead, The Encyclopedia of Religious Quotations, 第57页. 摘自上引书, 第28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