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书”(三) 科学因它而专 — 圣经与科学发展


“神就赐福给他们. 又对他们说: ‘要生养众多, 遍满地面, 治理这地. 也要管理海里的鱼, 空中的鸟, 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8)

 

(A)         在古时科学发展的问题

 

甘雅各博士(D. James Kennedy)和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在所合著的《如果没有耶稣》(第115-117页)中指出, 在主前600年左右, 希腊哲学家开始对生命的存在及自然界的安排, 做了一连串非神学性的探索. 这是原始科学的开始, 却未发展出任何像现代科学的盛况, 若是有, 在主后100年前, 我们即可能已处在核子及太空时代了. 希腊人的脑子看这个世界是不应该被改变、被利用的, 只应该是单纯地被了解. 所以他们做的只是头脑运动的游戏, 应用理性的推理系统, 推论出许多很棒而有趣的事, 但从未发展成为“科学时代”.

 

现代科学不存于阿拉伯人当中, 因为在回教“宿命论”的影响下, 他们认为没有必要再试着去操纵大自然来改变什么, 因各样事的命运早已注定. 科学也不会源于印度的印度教或中国的佛教, 因为这两个宗教都教导物质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只有灵魂才是真实的, 所以没有理由要穷其一生探索这个不真实的世界. 科学也不可能源自信仰灵魂之说的中南非或世界上其他地方, 因为他们相信万物(石头、植物或动物等)都有一个不同的神或祖先之灵魂存在其中, 所以他们从未在自然界中做过实验.

 

吉维斯(Malcom Jeeves)博士在他所著的《科学企业与基督徒信仰》(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一书中指出, 独特的希腊思想混合了基督信仰特殊的一部分, 结果形成了所谓的“改革式信仰”, 进而产生了“现代科学”. 吉维斯写道: “因着圣经的再发现(重新发现)及宗教改革时期的信息… 造成科学发展的新动力, 这种新动力再加上希腊思想中最好的部分, 产生了最好的混合原料而引爆出连锁反应, 这种连锁反应又导致在16世纪初科学革命的知识爆炸, 以及之后一直不断地增加, 到融合成今日的科学动力.”[1]

许多不信圣经的人将现代科学的产生全归功于希腊的理性主义. 然而, 单凭希腊的理想主义绝不可能孕育出现代科学. 医学博士里程解释说, 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主前384-322)的一元论世界观及由此产生的理性主义, 于中世纪在西方思想界占统治地位. 不过一元论的世界观在理智方面抹煞了造物主与被造之物的差别, 认为人理智的实能部分与神的理智相同. 因而高举人的理性, 认为人的理智和思想可以洞察宇宙万物的奥秘, 是衡量一切真理的标准. 人可以通过自己的默想, 在理智中设立大前提, 然后以此前提推演下去, 用以解释各种事物, 这叫“演绎法”(Deduction). 这使人过于注重理智思维, 忽视人对事物的观察分析.

 

按此世界观和方法论, 亚里士多德认为宇宙由55个同心圆球组成, 最中心是地球, 向外分别为水、气、火、天空星体等圆球. 每个圆球都有灵性, 神在所有的圆球之外, 对各圆球产生吸引, 因而带动宇宙各圆球运转. 中世纪的天主教及科学界, 普遍接受的亚里士多德的宇宙观, 认为神是终极因(这是对的), 相信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这就错了). 在这类理性主义的束缚下, 以实验、观察为主要手段的现代科学不可能得到发展.

 

公元154年, 相信圣经的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s Copernicus, 1473-1543)提出地球环绕太阳运转的“日心学”(以太阳为中心的看法), 并得到两位坚信圣经的天文学家伽利略(Galileo, 1564-1642)和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从实际观察中获得的资料的有力支持, 推翻了“地心说”(以地球为中心的说法). 从此, 经验主义的治学方法开始抬头, 强调观察外界事物的重要性, 在观察的基础上思考、分析、发现规律, 这就是所谓的“归纳法”(Induction). 经验主义哲学拉开了现代科学的序幕, 伽利略被誉为“现代科学之父”.

 

可惜的是, 只适用于处理物质层面的经验主义也带来了怀疑主义(skepticism), 只相信经验过的东西, 不承认因果关系确实存在, 认为科学只是经验的归纳. 休谟(David Hume, 1711-1776)是代表人物. 此外, 随着亚里士多德的宇宙观被推翻, “神是终极因”这个正确的观点, 也和错误的“地心说”一起被许多人抛弃了. 许多人开始站在纯自然的立场, 不再追求自然定律的终极因(why), 而只是描述和形容自然规律(how). 唯物主义(materialism)、自然主义(naturalism)[2]和人文主义(humanism)[3]开始在知识界占上风, 产生以下结果: (1)认为一切事物皆由物质组成, 提倡物质的永恒性, 否定其被造性; (2)强调真理的可经验性, 摒弃时空之外的任何客观实体; (3)高举人的理性, 相信人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4)认为宇宙乃机缘巧合的产物, 否定超然的造物主的存在. 自然主义否定神为创造主后, 在有关宇宙和人类起源的问题上留下空缺, 为日后进化论的崛起提供了适合的土壤.

 

然而, 基督信仰坚持一神的世界观, 相信神创造了宇宙万物, 人是按神的形象造的, 人可以凭借神所赋予的理性去认识神所创造的宇宙万物, 进而认识神、荣耀神. 换言之, 人可以从观察大自然开始(经验), 借着归纳和演绎(理性)提出假设, 然后再用实验来证实、修正或推翻这种假设. 有人称此为“经验的理性主义”. 很显明的, 当今实验科学所采用的方法, 正是源于基督信仰倡导的理性经验主义.

 

科学研究有一个大前提, 即相信宇宙万物是按一定的规律运作的, 这种规律不随时间、地区和研究者而改变. 这一前提被称为“自然划一原理”. 这一原理也是直接来自基督信仰的一神世界观. 无神论演绎不出这一原理, 认为宇宙此起彼伏的多神论也无法使自然规律在整个宇宙和谐统一. 过去在欧美占支配地位的基督信仰, 为科学研究建立了大前提, 提供了正确有效的方法论, 使现代科学孕育于西方成为历史的必然.[4]

 

相信圣经的基督徒科学家深信神所创造的宇宙是按一定的规律运作的, 有律可循. 以天文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为例, 他深信, “大自然的世界、人的世界和神的世界, 这三者都是配合在一起的(fit together).” 换言之, 这三者之间都彼此相关.  他推理说, 既然宇宙是被一位智者(intelligent Creator)所造, 它必然按照一些逻辑合理的样式(logical pattern)运作. 对于他, 混乱无序的宇宙与智慧条理的神互不相称. 这信念激发和鼓励他继续寻找宇宙天体背后的秩序定律, 结果他发现了彰显神智慧的行星运动三大定律. 正如他所说: “在创立世界万物方面, 我们看见神如何像人的建筑设计师(architect)一般, 按照秩序和规则来精细测量每一样东西.”

 

开普勒也强调基督信仰正如科学一般地需要理性. 科兹罕特丹教授(Job Kozhamthadam)将开普勒的话加以阐明: “若非如此,则会发生矛盾. 神是完全的理性, 人类照神的样式和形象被造, 也是出于理性. 因此, 做为表达神人之间深入关系的宗教(信仰), 势必也是理性的.” 虽然开普勒强调理性的重要, 但他承认在信仰方面的属灵事务上, 神所默示的圣经(而非理性)乃是最高权威.[5]

 

(B)         圣经对科学发展的贡献

 

(B.1)     圣经的教导

 

伊利诺斯大学生物化学博士赫恩(Walter R. Hearn)教授说道: “根据圣经之言, 宇宙万物真实存在, 因为创造主命令其存在, 并且继续以权能和爱来治理维护. 现代科学兴起于接受圣经观点的文明, 乃是有理可循, 我们不妨说圣经把自然界除去神秘化, 视自然界为理性心智的产物, 而不是神秘力量的统治; 因此要对世界有真实的了解, 必须使用神所赋予的理性能力, 这是合乎逻辑的推论.[6] 诚然, 现代科学兴起于接受圣经的观点, 这是有理可循, 有证为据的. 列举几处经文为例:

 

(1)   治理地球乃人的责任: “神就赐福给他们. 又对他们说: ‘要生养众多, 遍满地面, 治理这地. 也要管理海里的鱼, 空中的鸟, 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1:28). 这命令使基督徒科学家竭力发展各项科学领域, 来帮助人类运用神所赐的资源, 把地球治理得更好.

(2)   茫茫大海也有道可循: “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 使万物, 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7], 都服在他的脚下” (诗8:6-8). 这节经文曾启发和激励基督徒科学家莫里(Matthew Maury)排除万难, 在海洋中找出道路, 成为“海洋学之父”. 它也成为其他领域的启发.

(3)   追求知识有聪明智慧: “聪明人的心得知识. 智慧人的耳求知识”( 箴18:15). 这节箴言教导人要以追求知识为目标. 对于基督徒科学家, 这节的“知识”也包括科学知识(注: “science”[科学]一词原义是“知识” [knowledge],  源自拉丁文 scientia [“知道”, know]).

 

显而易见, 按圣经的教导, 神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和护持者, 而人是神按自己形象造的. 基督徒科学家深信, 因神赋予的理性, 人有能力接受神的启示去认识宇宙, 进而认识神、荣耀神(创1:26-27). 同时, 神要人治理全地和照顾环境, 管理各种鱼类、飞禽、走兽(创1:28); 只有对所要管理的对象有深入的了解, 人才能当好神的管家. 为了认识和荣耀神, 为了不负神的重托, 一批接着一批的虔诚基督徒以极大的热忱献身于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8]的研究, 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成为现代科学各项领域的奠祭人. 无可否认, 17世纪的英国是现代科学发展的温床. 现今很多没有偏见的研究者皆承认, 基督信仰是促进英国现代科学发展的最重要原因. 一个引人深思的事实是, 在现代科学发展初期, 英国社会的基督徒约占总人口的20%, 但在英国顶尖科学家云集的“伦敦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 of London)[9]中, 基督徒的比例却高达90%! 由此可见, 以圣经为基础的基督信仰是带动现代科学的火车头.

 

.     (B.2)     历史的证据

 

薛华博士(Francis Schaeffer)说道: “英国数学家怀特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及美国物理学家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都强调现代科学是来自于基督徒的世界观点. 怀特海是一位倍受尊崇的数学家及哲学家, 奥本海默在1947年成为普林斯顿(Princeton)高等研究院的主任之后, 也写到许多关于科学的主题. 怀特海在其1925年的著作《科学与现代世界》说到基督教(基督信仰)是科学之母, 因为‘中世纪时强调神的理性’.”[10]

 

实验科学的创始人大哲学家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11]写道: “在我们面前有两本书让我们研读, 帮助我们免犯错误. 第一本是圣经, 它启示神的心意; 第二本是大自然, 它彰显神的权能.”[12] 因此, 当人深入地研究这两本书 — 神所创造的世界, 以及神所留下的话语时 — 现代科学便于焉诞生了. 以下列举一些坚信圣经的杰出基督徒科学大师, 并从他们所做所言证实圣经和以其为基础的基督信仰对现代科学的贡献.

 

     (1)   牛顿(Sir Isaac Newton, 1642-1727)

 

牛顿是第一位发现“万有引力定律”(law of gravity)的人(1665/1666年), 并于1665年发明了微积分(calculus). 是他首先提出可见光是由红橙黄绿蓝靛紫7个分光组成, 也是他提出运动力学(laws of motion)三定律, 奠定了数学成为描述宇宙运动的言语.这位荣获“历史上最杰出的科学家”与“近代物理学之父”的尊称之牛顿在《原理》(Principia)一书中写道: “这个最美的太阳系、行星系及彗星, 只能从那位智慧而有能力的掌权者发出.” 他也表示: “我在圣经方面有基础的信仰, 圣经是由圣灵引导人写成的, 我每日都研读圣经.” 他对不信者如此说: “无神论者是太不敏感了, 当我观看太阳系时, 我看到了地球与太阳的距离, 恰好是能吸收适当的热与光的距离, 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的.”[13]

 

牛顿于再版的《原理》(Principle)上写着: “让人知道我是带着对神的信仰来完成这浩大的工作, 是我出版这本书最大的喜悦.” 有关牛顿发现万有引力一事, 张文亮教授解释说: “…这粒苹果后来成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gravity, 或称地心吸力)的标志, 其实更重要的是, 牛顿有独自来到花园祷告与默想的习惯.” 难怪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Manuel), 1968年在他所著的《牛顿传》中写下: “近代的科学是源自牛顿对上帝的默想.” 牛顿尊重和谨守圣经的教导, 晚年时写道: “不管任何环境, 要守住耶稣基督救赎的真理和伟大的诫命  —  爱人如己.” [14] 牛顿对于圣经的评语是: “神的圣经是最卓越的哲学. 我发觉圣经较任何普通历史更具确实可信的标记.”[15]

 

     (2)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开尔文发展热力学理论, 提出热力学第二定律, 被称为“热力学之父”(Founder of Thermodynamics), 并于1848年创立热力学“绝对温标”(absolute temperature scale, 这温标较后称为“开尔文温标”, Kelvin scale), 首先帮助人类了解弹性的理论(theory of elasticity).他也担任第一条海底电缆的顾问和工程师, 于1858年成功在大西洋海底首设长达4千8百公里的铜丝电缆. 开尔文的日记里, 每天都写下一句他当天所背下的圣经经句. 在他发表的研究报告里, 也时常提到信仰, 并引用圣经. 例如: 当他发表热力学第二定律时, 他引证圣经里诗102:26: “天地都要如外衣, 渐渐旧了…”, 表示能量的反应进行导致“有效能量”逐渐减少. 有位学生问他一生中最大的发现是什么, 他没有说是热力学第二定律, 却说: “在我生平的发现中, 最有价值的, 是认识了主耶稣基督.”[16]

 

当开尔文在28岁发表热动力理论(The Dynamic Theory of Heat)时, 他在研究报告上写道: “上帝在这个时代还行神迹吗? 是的! 科学的知识是来自上帝的作为, 放在我们的心中, 使我们能够了解. 过去, 他把异象放在先知的梦中, 现今他把知识放在人的心中, 使人能够建立理论去说明这个世界的真实. 人有理解的心智, 是上帝所创造(这就是个显而易见的神迹).” 开尔文一生坚信人所看到的物理、化学、生物的现象, 背后有一个看不见的共通原则在引导着, 这就是“能量”(Energy); 只要能够了解能量的改变和运作, 就能解开物理化学之谜. 他相信这能量是来自上帝永恒的智慧与掌管的权能, 彰显神“托住万有”的能力(来1:3), 所以他合理地总结道: “环绕我们四周, 都有强烈证据显示有智慧和恩慈的设计… 无神论何等荒唐, 我实在不能用言语去形容.” 他强调说: “有关生命的来源, 科学… 正面地肯定了创造的大能!”[17]

 

     (3)   伽利略(Galileo, 1564-1642)

 

伽利略是第一位清楚看到银河、木星的卫星、土星、金星和太阳的黑子之人. 较早时, 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Nicolas Copernicus, 1473-1543)创立了太阳是宇宙中心的“日心说”, 而地球和其他行星则环绕太阳转动. 但罗马天主教却教导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 所以宣称哥白尼的看法为异端. 然而, 伽利略果敢地提出地球环绕太阳的论证, 认为哥白尼的看法是对的, 以致他的作品被罗马教廷严禁管制, 而最后他本人也遭长期的禁足.[18] 论到这点, 伽利略说: “有人指控我的发现是暗示圣经有错, 我却认为我在物理上的精确研究, 更是印证圣经的准确性. …… 可是有些不懂天文的学者, 以自己无知的诠释, 来封闭别人对圣经更深认识的道路, 而且不准别人提出对他们诠释圣经的质疑. 可是人都是有偏差的. 因此, 只有相信圣经是绝对真理的人, 才有勇气对世界上任何伟大的理论提出挑战!”[19]

 

论到圣经, 他表示: “有人说圣经里不是很多处提到太阳绕着地球转吗?(如诗113:3) 圣经既然无错误, 那提出地球绕太阳的我, 是真的相信圣经无误吗? 我相信圣经是无误的, 但并不是说圣经的每一句话都是人所能了解的, 圣经里有些是用浅而易懂的方式来表示, 但是里面有深奥的含义. 例如: 圣经提到神的手、脚、眼目, 这并不是神像人一样有手有脚, 而是给人知道神的能力与眷顾. 所以用太阳绕地球是为了让一般人以日常的经验, 来了解神的作为. …所以圣经为了让许多人认识神的作为, 以致所用的字句比其背后的意义要浅显得多. ……就如圣经所记: 神从始至终的作为, 人不能参透(传3:11).”

 

伽利略又说: “神的作为除了显现在大自然以外, 更细腻的是: 借着圣灵感动神的仆人, 写在圣经上. 因为人借着物理来认识神仍然是有限的. ……神知道人无法用科学或其他任何方法来更明白神, 于是直接借着圣灵来说. ……所以圣经不是告诉我们世界上所有的事情, 例如没告诉人天体运动的理论, 这是人自己要用智慧去寻找的. 圣经是告诉人有关人的智慧不及的地方 — 尤其在救赎方面. 在人智慧不及之处是需要用信心去接受的. 所以圣经是告诉人, 如何借着救恩到天国[20]的途径, 而不是在讲解穹苍中的星球是如何运转. ……神是借着大自然去彰显他的工作, 而借着圣经来启示他自己. 因此一个科学家应该同时喜好圣经与享受大自然.”[21]

 

     (4)   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普勒(Johannes Kepler)乃德国天文学家, 发现行星运动三大定律, 探讨大气折射问题, 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和近代光学奠定了基础. 此外, 他也发表许多有关恒星和行星的精确资料, 对航海、军事和农业贡献不小. 他也发明更快的计算法, 发表数学中“无穷小”(infinitesimals)计算法, 此乃微积分(calculus)的先锋. 圣经是开普勒智慧的基础要件. 科兹罕特丹(Job Kozhamthadam)指出, 对开普勒而言, 有两个圣经重点是很关键的: “神是光和生命的来源. 这个古老的主题, 在新旧约里都清楚地出现过. 诗人说: ‘耶和华是我的亮光, 是我的拯救.’(诗27:1) 再者, 他又说: ‘因为在你那里, 有生命的源头. 在你的光中, 我们必得见光.’(诗36:9) 新约, 特别是约翰福音中有许多处提到相同的主题. 圣经不只提到神是光和生命的来源, 甚且还把神和它们视为一体 … 开普勒也同样接受这种观念, 并且常常写相关的文章. 他说基督是‘神的儿子… 照亮世上每一个人.’”

 

布莱克韦尔(Richard Blackwell)写到开普勒时说: “天文学提供了第二个观看神的能力和荣耀之途径.” 诚然, 开普勒将天文学视为神荣耀的一线光芒. 他在发表行星运动第三定律的《诸世界的和谐》一书中赞美道: “我们的主神是伟大的, 他的能力何其浩大, 他的智慧毫无止境.” 虽然开普勒在天文学领域的成就非凡, 但他保持谦卑. 他说: “让我的名消失, 只要父神的名因此得高举.” 他承认神是“良善创造主, 从无有中造出大自然”. 他真正的愿望本是以从事教牧工作来事奉神, 但他愿意放下自己原本的计划, 谦卑顺服神的带领. 结果, 他能在人生后期表示: “我本有意成为神学家… 可是我现在看到神透过我的工作, 在天文学里得荣耀, 因为苍天述说神的荣耀.”[22]

 

对于开普勒, 在科学领域的研究是对神的一种事奉, 是让人看到神荣耀和伟大的途径之一. 当他发现行星运行三定律后, 他将荣耀归给神: “我感谢你, 造物主和上帝,. 因为你已在你的创造中给了我这份喜乐, 我在你手作成的工中喜乐. 现在, 我已完成我蒙召应作的工作. 在其中我已尽用了你赋予我心智的一切才能. 以我狭窄的心智对你无限丰盛的理解, 我将向那些将要读到我的话语之人彰显你的工作的伟大!”[23]

 

     (5)   莫里(Matthew F. Maury, 1806-1873)

 

莫里(Matthew Fontaine Maury)被称为“海洋道路的发现者”(the Pathfinder of the Seas), 因他绘制了世界主要风区图, 以及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的海图. 这位水文学家所绘制的海洋航线和潮流趋势的航图(charts of sea lanes and currents), 不但帮助了无数海上航行的船减低迷失汪洋大海的危险, 拯救了全球航海业免受百万财物的损失, 而且缩短海上航行的时间. 莫里于1855年编著了他的闻名著作  — 《海洋自然地理》(Physical Geography of the Sea). 此书成为现代海洋学的第一本教科书, 奠定了现代海洋学的基础.

 

莫里开拓了现代海洋学. 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完全归功于圣经的启发. 一日, 莫里病倒在床上, 他的孩子把圣经读给他听. 当读到诗8:8时, 莫里叫他停下来, 说: “再读一遍.” “…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 都服在他的脚下.” 他再次听清楚以后, 欢喜叫道: “够了!  如果神说在海中有道路的话, 那么必定会有, 我要去寻找它.” 过了几年, 他终于绘制出海洋航线(sea lanes)和潮流趋势(currents)地图, 把海洋学带入一个新的领域.[24]

 

“海洋学之父”莫里深信圣经真理与科学事实(scientific fact)[25]是相符一致的. 在1860年11月30日, 莫里为东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Tennessee)奠基时, 在公开演讲中坦然表示: “一些在这国家(美国)和英国的科学研究者斥责我, 说我不该引证圣经来证实自然地理(physical geography)的学说. 他们说圣经不是为科学目的而写的, 所以在科学的事上没有权威. 很抱歉! 圣经是它所触及的每一件事之权威. 倘若历史学家说圣经不是为历史目的而写的, 所以便拒绝参考圣经的历史记载, 你认为这看法理智吗? 圣经是真实的, 科学也是真实的, 这两者若被正确地解读, 必会互相证实对方的真实性.… 两者都是真实准确的; 所以当你们的科学家, 靠着徒然虚浮、仓促草率、牵强自负的想法, 来宣告这两者互相冲突时, 这错决非在于神(圣经)所记载的见证, 而在于那位可怜虫, 因他试图强解他本身也不明白的证据.”[26]

 

(6)   爱迪生(Thomas Edison, 1847-1931)

 

美国大发明家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对现代科学发展有重大贡献. 米勒(Francis Trevelyan Miller)在《爱迪生传》(Thomas A. Edison)中说: “如果没有神的启示, 没有一个‘舵手’, 没有一个引导的力量, 爱迪生决不会有一个科学和数学的精密头脑来领悟宇宙的奥秘. 天体行星在一定轨道上转动不息, 千万年如一日; 种种造化的奇妙, 生活(生命)的繁殊, 以及动物、植物、矿物的神奇不可思议, 使爱迪生相信宇宙间必然有上帝.” 爱迪生自己说过: “我认为每一个原子必由某种智慧所掌管, 所以能千变万化, 成造化之妙. 这种智慧乃是从一个比我们更伟大的能力而来. 上帝的存在, 在我是几乎可以用化学来加以证明的.” 他虽未归向于任何正统的信仰, 但他敬畏上帝. 他在自己的实验室曾写了一篇座右铭, 其中说: “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的、充满万有的、至高至尊的上帝的存在.”[27]

 

还有许多例证可证实圣经对现代科学发展具有莫大的贡献. 基于有限的篇幅, 我们仅能列出一部分相信圣经的杰出科学家, 并他们所开拓的各项现代科学的领域.[28]

1.    防腐外科(手术)(Antiseptic Surgery): 利斯特(Joseph Lister, 1827-1912)

2.    细菌学(Bacteriology):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

3.    微积分学(Calculus): 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27)

4.    天体力学(Celestial Mechanics): 开普勒(另译“克卜勒”, 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5.    化学(Chemistry): 玻意耳(另译“波义耳”, Robert Boyle, 1627-1691)

6.    比较解剖学(Comparative Anatomy): 居维叶(Baron Georges Cuvier, 1769-1832)

7.    电脑科学(Computer Science): 巴贝奇(Charles Babbage, 1792-1871)

8.    空间分析(Dimensional Analysis): 瑞利勋爵(Lord Rayleigh, 1842-1919)

9.    动力学(Dynamics): 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27)

10.电动力学(Electrodynamics): 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11.电磁学(Electromagnetics):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12.电子学(Electronics): 弗莱明(John Ambrose Fleming, 1849-1945)

13.能量学(Energetics):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14.活昆虫学(Entomology of Living Insects): 法布尔(Jean Henri Fabre, 1823-1915)

15.场论(Field Theory): 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16.流体力学(Fluid Mechanics): 斯托克斯(George Stokes, 1819-1903)

17.银河系天文学(Galactic Astronomy): 赫歇耳(另译“赫歇尔”, Sir William Herschel, 1738-1822)

18.瓦斯动力学(Gas Dynamics): 玻意耳(Robert Boyle, 1627-1691)

19.遗传学(Genetics): 孟德尔(Gregor Mendel, 1822-1884)

20.冰河地理学(Glacial Geology): 阿加西(另译“阿加西斯”, Louis Agassiz, 1807-1873)

21.妇科医学(Gynecology): 辛普森(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

22.水道测量学(Hydrography): 莫里(Matthew Maury, 1806-1873)

23.流体静力学(Hydrostatics): 帕斯卡(另译“巴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1662)

24.鱼类学(Ichthyology): 阿加西(Louis Agassiz, 1807-1873)

25.同位素化学(Isotopic Chemistry): 拉姆齐(另译“拉姆西”, William Ramsay, 1852-1916)

26.模型分析(Model Analysis): 瑞利勋爵(Lord Rayleigh, 1842-1919)

27.自然历史(Natural History): 雷(John Ray, 1627-1705)

28.海洋学(Oceanography): 莫里(Matthew Maury, 1806-1873)

29.光学矿物学(Optical Mineralogy): 布鲁斯特(另译“布儒斯特”, David Brewster, 1781-1868)

30.物理天文学(Physical Astronomy): 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31.转换热力学(Reversible Thermodynamics): 焦耳(James Prescott Joule, 1818-1889)

32.统计热力学(Statistical Thermodynamics): 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 1831-1879)

33.热力学(Thermodynamics): 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

 

莫尔斯(或译作“摩尔斯”, Samuel F. B. Morse, 1791-1872)是世界上第一位建立通讯电缆的人. 在1832年, 他开始研究电报. 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为了使这个机器完美起见, 他投入多年的心血研究. 最后, “1844年5月24日, 他把民数记23:23经文‘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拍进电报里, 因而震惊了聚在最高法院会议厅里的国会议员.” 那一天, “世界上第一架市内电缆”传递着圣经这一段经文. 这是一个伟大非凡的成就, 莫尔斯建立了第一座电报电缆网路, 让人得以即时通讯联络, 此乃现代电话电缆的前身. “神为他行了何等的大事”所言不虚矣! 这世界第一通电报的信息告诉世人圣经里的信息, 将一切荣耀都归与神![29]

 

在莫尔斯去世前4年, 他写下这样的话: “当我越接近我人生旅程的终点时, 我越了解圣经来自神的证据, 越感谢神为堕落世人预备救恩的伟大, 也越对未来充满盼望和喜乐.” 他说他能发明电报, “不外是借着神的帮助.”[30] 由此可见, 圣经赋予科学家崇高的使命和无比的力量, 去从事科学研究和各种发明.

 

(C)  结论

 

里程博士贴切指出, 两三百年以前, 实验科学处于萌发时期, 科学家们从事科学的主要目的, 是为了认识神、荣耀神. 他们把科学研究看作是“适合礼拜天作的”神圣活动. 他们的灵感来自于对神的创造有探知的渴求. 牛顿、开普勒这些科学大师在谈到他们的成功时都说, 他们只是“思想神要他们想的事”, 是“追随上帝的思想”而已. 胡克(另译“虎克”, Robert Hooke)[31]给牛顿的信中写道: “发明的灵感, 有时就像圣灵的气息一样, 我们不知道它从哪里来…. 它突然来了, 吹经我们多年努力、熟悉的窗口, 进入我们意想不到之处. …在千头万绪缠绕的中心, 忽然看清那位伟大创造者的本意. 我知道我做的每一件事, 无论是蓄意的或不经意的, 都是在上帝的影响下, 因此我们更该竭力地去做.” 为着认识神而从事科学研究, 在研究中更认识神; 在与神亲密的关系中得到灵感, 使科学研究不断有新发现、有所进步, 因而更敬畏神. 圣经说: “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箴1:7). 上述科学大师们, 用自己的科研实践和心灵更新, 为这句经文作了很好的注释.[32]

 

在弗吉尼亚州(Virginia)首府 — 里乞蒙市(或译“里士满市”, Richmond)竖立了“海洋学之父”莫里(Matthew Maury)的塑像. 他一手拿着航海地图, 另一只手却拿着圣经.[33] 此乃向人宣告这位“海洋道路发现者”兼“现代海洋学之父”的成功秘诀 — 靠着圣经的启发来开拓海洋学的领域. 这证实圣经并非拦阻而是启动科学的发展! 简而言之, 正如上文列出的各项科学领域奠基者的名单中所显示的, 圣经已启发与激励了许多基督徒科学大师往科学不同的领域发展, 并取得辉煌的成就. 诚然, 科学因圣经而专!

 

任职美国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 从事探测高空微粒研究工作的余国亮博士说道: “至于圣经, 则是古今中外的一本奇书. 信者认为它是人生指南, 指路明灯, 天天阅读, 爱不释手; 不信者认为它是一本荒诞不经, 不合科学的神话… 姑勿论你对圣经抱何种态度, 圣经对文学、艺术、音乐、哲学, 甚至科学都有极大的影响, 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34]

 


[1]               Malcom Jeeves, The Scientific Enterprise and the Christian Faith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71), 第13页.

[2]               自然主义(naturalism)主张宇宙便是全部的实体, 一切都按自然律运作(因而否定神迹的存在).

[3]               人文主义(humanism)的信念认为人是宇宙间最高的价值(因而否定了神的最高主权).

[4]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美国: 使者协会[AFC], 2002年增订版), 第187-189页.

[5]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2年11月份, 第36期, 第22-27页.

[6]               赫恩著, 萧宁馨译, 《科学尖兵》(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0年), 第27页.

[7]               海道的“道”(paths)一词, 其原文字义指经常来往的道路(customary roads)

[8]               自然科学(natural science)是用科学的方法尝试明白自然界整体, 用观察、实验和归纳方法, 去记录自然界一切的事物, 找出自然界的规律性. 此类科学的分类为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天文学、地质学等类.

[9]               也称“伦敦皇家协会”, 或“英国皇家科学会”等.

[10]             Francis Schaeffer, How Should We Then Live? (Old Tappan, NJ: Fleming H. Revell, 1976), 第132页.

[11]             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是英国哲学家、 英语语言大师、英国唯物主义和实验科学的创始人, 提出知识就是力量, 主要著作有《论科学的价值和发展》、《新工具》等. 他是一位虔信圣经的人.

[12]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香港: 道声出版社, 1998年修订版), 第176页; Henry Morris, Men of God – Men of Science (San Diego: Master Books, 1984), 第35页.

[13]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 第121-122页.

[14]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1年7月份, 第20期, 第14-17页.

[15]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 第180页.

[16]             同上引, 第181页.

[17]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1年9月份, 第22期, 第17-22页.

[18]             台湾大学农业工程学系的张文亮教授说: “如果有人要提出基督教(基督信仰)是如何迷信或是反科学, 最常被提出来的代表人物, 就是伽利略… 台湾市面上至少有一打以上不同的伟人传记, 都提到伽利略为了坚持他的天文发现(即地球是绕太阳转动), 而被当时的罗马天主教迫害. 伽利略被刻画成教会无知的等号, 被高举成反对信仰的象征.”他接着说: “我仔细看过每一本伽利略的传记, 发现每一个提到伽利略反对教会的说法, 都是引用别人的说法, 而不是伽利略亲自说的, 因此都不能代表真实的情况.” 张文亮在《科学大师的求学, 恋爱与理念》(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1996年, 第69-70页)一书中, 以伽利略自己所发表的第一手资料为主, 而不加上别人任何诠释, 证实伽利略是一位相信真神和高举圣经的基督徒, 而绝不是一个反对基督信仰的人.

[19]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1年11月份, 第24期, 第10-12页.

[20]             伽利略要表明的是与个人救恩有关的“神国”, 而不是与以色列人有关的“天国”, 参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天国与神国”.

[21]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1年11月份, 第24期, 第12-14页.

[22]             参马六甲福音堂出版的月刊《家信》2002年11月份, 第36期, 第22-27页.

[23]             C. B. Kaiser, Creation and the History of Science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1), 第127页. 引自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 第191页.

[24]             施纳贝尔(A.O. Schnabel)在其书《神有说吗?》(Has God Spoken?)第38页中说: “海道的‘道’(paths)一词, 按其希伯来文的字义年乃意谓经常来往的道路(customary roads).” 引自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64页.

[25]             到目前为此, 与圣经有所冲突的, 不是科学事实(fact), 而是某些科学理论(theory), “理论”的可靠性仍受到质疑, 所以还不能成为“事实”, 进化论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26]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389.asp , 第2页.

[27]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 第199页.

[28]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 第122-124页.

[29]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132-133页.

[30]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 第182页.

[31]             胡克(Robert Hooke, 1635-1703)是英国物理学家和发明家. 他发现定名为“胡克定律”的“弹性定律”(1660), 并发现猎户座第五星(1664)、衍射现象(1672)、行星运行平方反比律(1678), 首先采用“细胞”(cell)一词, 还制成反射望远镜.

[32]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 第204页.

[33]            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卷下》,第:964页.

[34]            余国亮著, 《物理学家看圣经》, 第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