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会幕所预表的基督 — 幔子 (Veil)


(A)     序言

上期我们探讨了遮盖会幕的幕幔(curtains)与罩棚(coverings), 本期我们来到分隔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veil). 新约清楚教导说, 这幔子预表基督的身体, “弟兄们, 我们既因耶稣的血, 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 这幔子就是他的身体”(来10:19-20). 现在, 让我们以敬虔的心, 思考这述说基督圣洁身体的幔子.

 

(B)     幔子的字义

这分隔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在英文是“veil / vail”(AV)或“curtain”(NIV), 希伯来原文却是 pôrekheth  {H:6532},[1] 有“分界线” (separatrix)之意, 即把祭司日常供职所到的“圣所”与只有大祭司才能进入(且是一年一次)的“至圣所”分隔开来. 这阔度高度皆为15英尺(10肘)的幔子成为分隔物, 使祭司无法看到置于至圣所内的约柜和其上的施恩座.

“幔子”与用来遮盖会幕圣所与至圣所之框架的“幕幔”或“幔子”(curtain, 出26:1)不同.[2] 为了清楚辨别两者, 我们把分隔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称为“幔子”(此乃中文圣经《和合本》的译法), 把遮盖会幕的幔子普遍译作“幕幔”.

 

(C)     幔子的结构

有关会幕的幔子,[3] 神在出26:31-35吩咐摩西说: “你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和捻的细麻织幔子. 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 要把幔子挂在四根包金的皂荚木柱子上, 柱子上当有金钩, 柱子安在四个带卯的银座上. 要使幔子垂在钩子下, 把法柜抬进幔子内, 这幔子要将圣所和至圣所隔开. 又要把施恩座安在至圣所内的法柜上.  把桌子安在幔子外帐幕的北面, 把灯台安在帐幕的南面, 彼此相对.”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二册)描述幔子为 “一幅以底层幔子(指遮盖会幕上方的第一层底层幕幔)相同的质料造的幔子, 把圣所分隔出来. 幔子要悬在连合两幅幕幔的金钩之下, 并以4根安在银座上的包金皂荚木柱子支撑着(出26:31-33). 在幔子和幔幕上的基路伯都是圣所象征性的守卫. 幔子更使至圣所形成一个长阔高皆为15英尺(10肘)的正立方体.”[4]

值得留意的是, 幔子与立在圣所和外院中间的帘子不同, 虽然两者都用相同的质料织成, 但前者(幔子)绣上基路伯, 后者(帘子)则没有. 此外, 前者是以4根安在“银座上”的包金皂荚木柱子支撑着, 而后者则以5根安在“铜座上”的包金皂荚木柱子支撑着(出36:36-38).

 

(D)     幔子的功用

大卫·古丁(David Gooding)贴切道出幔子的两大功用. 首先是防止人进到神面前. 幔子上的基路伯提醒我们在伊甸园所发生的事. 人类始祖犯罪后, 神将他们逐出伊甸园, 并安置基路伯看守通往伊甸园的生命树之道路, 阻止人前往. 照样, 在会幕中, 人不能直接进入至圣所, 表明人因着罪而不能进到神面前(来9:6-8).

幔子的另一功用是容许人进到圣所. 如果没有幔子, 祭司就不敢进到圣所供职; 因为若无幔子将圣所与至圣所分隔成两部分, 圣所和至圣所就是同一部分, 任何人进到圣所犹如进到至圣所  —  直接进到神面前  —  必死无疑! 因此, 神用幔子将至圣所遮盖, 使人能进到圣所, 看见精美的金香坛、金灯台, 享用桌上的陈设饼, 瞻仰幔子上的美丽颜色和基路伯, 学习有关神的圣洁和荣美.[5]

 

(E)     幔子所预表的基督

神透过希伯来书的作者启开幔子的真理: “幔子就是他(主耶稣基督)的身体”(来10:20). 借着这个幔子, 神要教导我们许多关于他爱子主耶稣基督的功课.

 

(E.1)   基督成肉身来到人间

幔子就是基督的身体, 或预表基督的真实人性(来10:20). 使徒保罗说: “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 使徒约翰宣告: “道成了肉身, 住在我们中间”(约1:14). 希伯来书的作者也写道: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 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 特要借着死, 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来2:14).

基督成为肉身是必要的! 他必须亲自成了血肉之体, 才可代替我们罪人受死除罪. “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 断不能除罪. 所以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 就说: ‘神啊, 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 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来10:4-5). 基督的血肉之体与普通人的身体一样, 会因操劳感到疲乏困倦(约4:6)、会口渴(约4:7)、需要睡眠(可4:38)等, 这使到他能体恤我们肉身的软弱. 唯一不同是, 他的身体是无罪的(来4:15), 这使到他有资格成为“神的羔羊”, 为人代死赎罪(约1:29).

 

(E.2)   基督以死领人亲近神

27:50-51记载说: “耶稣又大声喊叫, 气就断了. 忽然殿里的幔子, 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路24:44-45则写道: “那时约有午正(sixth hour), 遍地都黑暗了, 直到申初(ninth hour). 日头变黑了, 殿里的幔子从当中裂为两半.” 马太告诉我们幔子裂开的方向  —  “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路加指出幔子裂开的位置  —  “从当中裂为两半”.

福音书清楚显示, 幔子的裂开与基督在十架的死有密切关系. 当基督在十架断气时, 耶路撒冷圣殿里的幔子从中间由上到下裂为两半. 我们记得至圣所里的约柜和其上的施恩座, 正是摆设在幔子的中间, 与圣所里的金香坛相对, 所以幔子从中间裂开时, 站在圣所的祭司就能看到约柜和施恩座, 并可直接进到至圣所, 不再被幔子阻隔. 这预表基督的身体在十架上为罪人代死, 把人领到神的面前, 正如西1:21-22所说: “你们从前与神隔绝, 因着恶行, 心里与他为敌. 但如今他借着基督的肉身受死, 叫你们与自己和好, 都成了圣洁, 没有瑕疵、无可责备, 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

幔子是“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从上到下”提醒我们, 是神从天而降(从上到下), 来拯救失丧的罪人. 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  从15英尺的高度撕裂而下. 这显然不是人手能做到的, 是神的手在工作. 约翰·理祈(或译“理祁”, John Ritchie)[6]说得好: “幔子若不裂开, 祭司便不能进到神面前, 也看不见幔内神圣的荣光. 大祭司只准一年一次单独进去, 进去时手中要带着赎罪血, 又在圣香的烟云笼罩下进去. … 幔子必须裂开, 然后路才能开到神的面前; 基督必须先死, 罪人才能‘借着血得亲近’神(弗2:13).”[7]

 

(E.3)   基督在十架彰显神性

出26:31说: “你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和捻的细麻织幔子.” 我们看到幔子首个被提及的颜色是“蓝色”.蓝色代表属天的颜色, 述说基督的神性(Deity). 若有个地方是人期望看到属天的蓝色被省略的, 那该是在十字架上. 在那里, 基督被人所钉, 被人嘲弄和挑战, 以人眼光来看, 基督似乎丧失神性的能力和荣耀. 但其实不然, 属灵的眼会从羞辱的十架看到基督神性的荣美!

举个例子, 在十架左右两旁, 各有一个强盗, 他们皆因自己的罪行被钉十架. 其中一个藐视基督, 嘲笑他说若他是神的儿子, 可以救自己和他们吧!(路23:39-43). 另一强盗责备那人, 向主耶稣说: “耶稣啊(有古卷作“主啊”), 你得国降临的时候, 求你记念我.” 主耶稣回答说: “我实在告诉你, 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1-43). 这话意义何在?它实际上表明基督仍然是掌管万有的神, 有属神能力保守那信靠他的强盗免受阴间的痛苦, 得享乐园的福乐. “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 此话犹如幔子的“蓝色”(基督的神性)在十架上发出灿烂光辉, 这是十架的痛苦和黑暗也无法掩盖的.

 

(E.4)   基督乃是犹太人的王

出26:31也说: “你要用 … 紫色 … 织幔子.” 紫色是王族(royal)的颜色, 预表基督的王权(Kingship). 当彼拉多审问基督时, 他问道: “你是犹太人的王吗?” 耶稣回答说: “你说的是”(太27:11). 故此, 当基督被钉十字架时, 彼拉多派人在十架上立一个牌子, 上面写着他的罪状说, “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太27:37).

此事遭到犹太领袖极力反对. 约19:19-22记载这事: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 安在十字架上. 写的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 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 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 与城相近, 并且是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样文字写的. 犹太人的祭司长就对彼拉多说: 不要写犹太人的王, 要写他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 彼拉多说: 我所写的, 我已经写上了.” 结果, 十架上所立的牌子仍然写明耶稣基督是犹太人的王. 是的, 在神的掌控下, 即使是在遭人弃绝和受死之刻, 头戴荆棘冠冕的基督仍然是王!

 

(E.5)   基督流血以软弱被钉

接着, 我们思考出26:31所说的: “你要用 … 朱红色线 … 织幔子.” 史密斯(J. Denham Smith)指出, 朱红色可预表基督的救赎(atonement),[8] 因红色代表血, 而血象征救赎!(出12:7-13; 来9:12).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 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弗1:7); “既然借着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成就了和平, 便借着他叫万有, 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 都与自己和好了”(西1:20).

另一方面, 麦库鲁尔(William J. McClure, 1857-1941)则认为朱红色可预表基督在十架的软弱. 他引述林後13:4: “他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crucified through weakness). 在人眼中, 基督是如此的软弱, 以致人敢放肆地嘲弄他, “他救了别人. 他若是基督, 神所拣选的, 可以救自己吧!”(路23:25) 然而, 他并非失去神性而不能自救, 乃是为救罪人而甘心自取卑微和软弱的地位, 正如诗22:6所预言的: “但我是虫(worm),[9] 不是人, 被众人羞辱, 被百姓藐视.”是的, “他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 这正是幔子上的“虫朱红色”(Worm-Scarlet)[10]所预表的基督.[11]

 

(E.6)   基督圣洁无罪的人性

最后, 幔子也用纯白色的“捻的细麻”织成. 洁白的细麻预表基督圣洁无罪的人性(humanity).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圣灵感动下, 描述基督为“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来7:26). 连基督被钉十架时, 与他同钉的强盗也为他的圣洁生命作见证, 说道: “我们是应该的, 因我们所受的, 与我们所作的相称. 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1).

“捻的细麻”(fine twined linen)的“细”(fine)字强调基督完美的人性, 即使在充满残暴的十架上, 基督仍彰显完美的人性. 约翰福音记载, “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 有他母亲, … 耶稣见母亲和他所爱的那门徒(指约翰)站在旁边, 就对他母亲说, 母亲, 看你的儿子. 又对那门徒说, 看你的母亲. 从此那门徒就接他到自己家里去了(即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照顾)”(约19:25-27). 在十字架受尽无比痛苦的耶稣基督, 仍不忘记自己肉身的母亲, 把她交托门徒供养. 此乃完美无瑕的生命  —  “捻的细麻”!

 

(E.7)   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

从会幕外至到至圣所, 共要经过三个入口(entrances): 第一是院子的入口(或称“大门”, gate), 第二是圣所的入口(或称“门帘”), 最后是至圣所的入口(或称“幔子”). 这三道入口都以布帘式的幔子为门. 大门(第一入口)的幔子是挂在四根柱子上, 代表四福音教导罪人如何靠着基督回到神那里. 圣所的门帘(第二入口的幔帘)是挂在五根柱子上, 代表五位使徒(保罗、彼得、雅各、约翰和犹大)透过新约书信教导信徒关于行事为人的真理(效法和活出基督的生命), 直到基督再临之日.

至圣所的幔子(第三入口)也挂在四根柱子上, 如同大门(第一入口)一样. 钱伯斯(Laurence T. Chambers)正确表示, 幔子的四根柱子也代表四福音, 给予我们有关基督奇妙的生平记载, 如同大门四根柱子一般. 不过, 大门的四福音所强调的, 是基督如何解决罪人需要的赎罪故事, 幔子的四福音则强调基督在神眼中的完美生命. 所以幔子上有巧匠手工绣上的精美基路伯图像(出26:31), 而幔帘和大门却没有. 现在, 我们可以看到约14:6的美丽对比, “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不借着我, 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 大门是道路, 门帘是真理, 幔子是生命![12]

 

(F)     结语

最后, 让我们引述约翰·理祈(John Ritchie)的话作为总结. 他说: “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预表基督的一生展现在四福音中) … 四福音给我们有关基督圣洁出生和生平, 是神所默示的启示, 每卷都以他在十字架被剪除作完结. 我们用不着其他‘基督的生平’来补充这四福音. …

“可是这荣美的幔子, 不但没有供给进到神面前的门路, 反而阻着去路. 若基督道成肉身而没有死去, 便不能带领罪人亲近神. … 幔子必须裂开, 然后路才能开到神的面前. … 神圣洁的羔羊在耶路撒冷城门外死的时候, 殿里的幔子就从上到下裂为‘两半’, 圣徒的坟墓也开了(太27:50-53). 以上所述的前者给我们进到神面前的承诺, 后者是败坏死权的证据, 而两者都是基督之死结出的果效.”[13] 感谢神, 靠着基督身体受死流血, 我们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 与神亲近, 永无阻隔!

 


[1]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家信》常引用的“AV”指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NIV”则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2]               “幕幔”或“幔子”(AV: curtain, 出26:1)一字在旧约希伯来原文是 yerî‛âh {H:3407}, 有“悬挂物”之(ahanging), 在旧约中出现47次, 皆译为“幔子”.

[3]               会幕(或称“帐幕”, tabernacle)分为圣所和至圣所. 整个会幕的尺寸约为: 长45英尺(30肘)、宽15英尺(10肘)、高15英尺(10肘). 会幕的基本框架是由一连串的竖板支撑, 每一块高15英尺(出26:15-25), 远看像一个长方形的黑箱子.

[4]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092页.

[5]               David Gooding, How to Teach the Tabernacle (Toronto: Everyday Publications, 1977), 第20-21页. 此书深入浅出, 适合用来教导孩童有关会幕的真理.

[6]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撰写了超过200本书籍和上百份福音小册子, 并创办了“约翰·理祈有限公司”(John Ritchie Ltd.)以出版合乎圣经的属灵书籍.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7]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103,105页.

[8]               J. Denham Smith, Thoughts on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7), 第156页.

[9]               诗22:6的“虫”(worm)一词在希伯来原文是“朱红色虫”(scarlet-worm), 会幕所采用的朱红色就是取自这种虫的身体.

[10]             钱伯斯(Laurence T. Chambers)指出, 朱红色取自胭脂虫(cochineal)的身体, 将之烤在炉中而得. Laurence T. Chambers, Tabernacle Studi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imited),第67页.

[11]             William J. McClure,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4)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1), 第94-95页. 麦库鲁尔于1857年出生在北爱尔兰(Northern Ireland), 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满有教导恩赐的圣经教师, 于1881年到美国全时间事奉主, 也写了不少属灵书籍.

[12]             Laurence T. Chambers, Tabernacle Studies, 第63-64页.

[13]             约翰·理祁著, 《旷野中的会幕》, 第104-10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