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会幕所预表的基督 — 金灯台


(A)     序言

主所爱的门徒约翰宣告说“神就是光”(约壹1:5). 神是众光的源头(雅1:17), 也赐人亮光, 因为起初创造天地时, 神在混沌黑暗的地上所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叫光从黑暗里照射出来(创1:1-3)  —  “神说: 要有光, 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 就把光暗分开了”(创1:3-4). 感谢神, “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 已经照在我们心里, 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 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後4:6). 神荣耀的光已显在基督身上(来1:3), 并透过基督照亮黑暗中的人(约1:9). 这极其宝贵的真理, 早已隐藏在会幕圣所中的金灯台中.  本期所将探讨的金灯台, 是圣所中三件圣器的最后一件.

 

(B)     金灯台的字义

会幕的“灯台”在原文(希伯来文)是menôrâh {H:4501},[1] 意即盛油的灯台,[2]而非用蜡烛点燃的灯台. 故此,  “灯台”一词在《钦定本》(AV)被译为“candlestick”(蜡烛的灯台)是错误的; 正确的译词应是“lampstand”(盛油的灯台), 正如许多英译本(如NKJV / NIV / RSV / TEV)[3]所译的. 会幕的灯台一般被称为“金灯台”, 因为整个灯台都是用精金或纯金(pure gold)锤制出来的(出25:31), 是件极其贵重的圣器, 也是会幕中唯一只用精金制成的圣器.

 

(C)     金灯台的结构

金灯台被置于圣所的南面(出40:24), 有7个枝子(参 出25:31-39; 37:17-24). 像约柜上的基路伯和施恩座一样, 整个金灯台是用精金锤出来的, 可说是圣所中最惹人注目的圣器. 圣经没有记载金灯台的尺寸,[4] 只说明是由1他连得(talent)的精金锤出来的(出25:39), 没有混合其他金属. 金灯台包括主柱、中枝和6个旁枝, 每边3个(左3个, 右3个), 都由主柱伸出, 而主柱则立于“灯台的座”(AV: shaft)(注: 有者将主柱和中枝算为一物, 称为“主枝”;[5] 故此, 金灯台包括主枝、6个旁枝和灯台座). 按考古学家在罗马找到的“提多拱门”(the Arch of Titus)上的刻图, 此“座”的形状是六角形的底部(hexagonal base),[6] 但也有学者认为是四角形. 灯台的七个枝子之末端各有金灯一盏, 用作剩载清净的橄榄油. 灯光要在圣所内常常照亮, 是圣所内唯一的光源. 在这光的照亮下, 祭司能以服事和敬拜耶和华. 灯台立在圣所的南边, 与陈设饼的桌子相对.[7]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二册)补充说, 整个金灯台都以杏花作装饰, 并从主干杈出6个枝干, 每旁3个(注: 7个枝干上都以“金球和金花[杏花]”为装饰, 每个枝干的末端都有用作盛油的金杯). 圣经也清楚说明使用灯台所需的辅助物品  —   蜡剪、蜡花盘等  —  都是以精金制造(出25:38-39), 可见最微小的细节都得注意. 若不是这样严谨地使用灯台, 其上的光便会渐渐变得暗淡, 圣所也会被熏黑和弄脏了(出25:38). 此外, 灯台上只可用上乘的橄榄油, 以保证灯之光亮(出27:20).[8] 会幕里只有一个金灯台, 但所罗门所建的圣殿里却有十个金灯台(王上7:49).[9]

新约中也论到金灯台, 即启示录中所说的7个金灯台. 这7个金灯台各别代表小亚细亚(Asia Minor, 即现今土耳其境内)的7个召会  —  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的召会(启1:11,20). 启2:1说到主耶稣“在7个金灯台中间行走”, 可见它们是7个各别独立的金灯台(每个灯台上只有一盏灯), 不像旧约会幕里的金灯台  —  1个金灯台, 但其上有7个枝子, 每个枝子盛着一盏灯. 旧约金灯台强调“基督与他子民合一来为主发光”的真理, 但新约启示录的金灯台强调“地方召会独立自治来为主发光”的真理.

 

(D)     金灯台所预表的基督

根据麦库鲁尔(William J. McClure, 1857-1941), 金灯台具有奇妙的丰富教训. 它教导我们有关: (1)圣灵; (2)主耶稣基督; (3)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和联合于他的子民; (4)为神作见证的召会.[10] 在本文中, 我们将把焦点放在金灯台所预表的基督身上, 强调基督完美的位格和工作, 但难免也会间接提到与圣灵和召会有关的教训.

 

(D.1)   耶稣基督的荣美神性

出25:31说: “要用精金作一个灯台.” 在会幕的预表中, “金”往往预表基督作为神儿子的神性荣耀,[11] 而“精金”更进一步地强调他神性的精致纯全, 正如保罗所说: “因为神本性一切的丰盛, 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西2:9). 主耶稣基督虽降世为人, 但这丝毫不减他的神性的完整与纯全; 虽然“道成了肉身”(约1:14), 但道依然是神(约1:1). 这位躺卧在马糟的“婴孩 … 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赛9:6). 此外, 出25:39表示“作灯台和这一切的器具, 要用精金1他连得.” 1他连得(talent)等于34公斤或75磅,[12] 按麦库鲁尔(W. J. McClure)的计算, 这1他连得金子约值29,085美金, 或6,150英镑(注: 此乃1941年以前的价值, 现今肯定更高). 这1他连得的精金述说基督神性的无限荣美和无比珍贵.

 

(D.2)   耶稣基督是召会源头

出25:31-32说: “要用精金作一个灯台. 灯台的座和干与杯、球、花、都要接连一块锤出来. 灯台两旁要杈出六个枝子, 这旁三个, 那旁三个.” 灯台包括3个部分: 座、主枝(主干/中枝)和6个旁枝. “座”(AV: shaft)是整个灯台的底部(base or pedestal), 座上立着主枝(central stem), 在它两旁伸出6个旁枝. 约翰·理祈(或译“理祁”, John Ritchie)[13]指出, “座”的原文在创24:2译作“大腿”(thigh),[14] 而在创46:26中译为“从…所生”(which came out of his loins, 直译为“从他大腿出的”). 就如儿女从雅各而生, 枝干也从这“座”而出, 座使枝干存在.

枝干由座而出, 得着它的生命、本质和华美. 同样, 召会也从基督而出, 拥有基督的生命, 又得着他的荣美作装饰. “因那使人成圣的(基督), 和那些得以成圣的(基督徒), 都是出於一. 所以他称他们为弟兄, 也不以为耻”(来2:11). 枝干是从灯座而出, 二者都是金的, “所以他称他们

为弟兄, 也不以为耻”.[15] 耶稣基督从死里首先复活, 改变了信他之人与神的关系; 基督是神的儿子, 信徒是神的众子, 他的父就是他们的父, 他的神就是他们的神(约20:17).[16] 感谢神, 召会从基督而来, 也分享他的荣耀.

 

(D.3)   耶稣基督与召会联合

7个枝干(1个主枝和6个旁枝)从灯座而出. 它们不是用人工系上, 乃是从灯座而出. 这点表明基督与他的肢体(召会)联合, 尤如一个身子有许多肢体, 但各肢体皆有相同的生命, 彼此联络连于身子上的头; 而召会作为基督的身子, 其上的肢体都连于召会的头(元首, head)  —  主耶稣基督(西2:19“全身既然靠著他筋节得以相助联络”). 正如夏娃是从亚当而出, 同有及分享他的生命, 成了他的配偶和妻子, 神的恩典也照样地使召会从主耶稣基督而出, 同有及分享主的生命, 也为主而活.

召会的头(元首)主基督的生命如何, 最软弱的肢体的生命也如何; 主的肢体不会失落一个, 也永不会与他分离, 更不会灭亡(参 约10:28-29). 这宝贵的真理否定了一些神学家所谓的“堕落道理”, 即真实信徒有可能因犯罪而坠落地狱的危险. 这错谬道理有如形容灯台的枝子是各别制造后才连接于灯座, 随时可能脱落; 这谬论夺去了基督的荣耀和信徒的平安. 本是用来描述信徒的属灵斗争(林前9:27)或结果子(约15:6)的经文, 竟被误用来证明信徒有灭亡的可能. 可是我们从林前6:17、弗5:30、罗7:4等经文认定信徒是永远联于复活的基督, 永不能与他分离的(罗8:35-39; 约10:28), 正如金灯台所预表的真理.

 

(D.4)   基督借受苦生出召会

出25:31强调“灯台的座和干与杯、球、花、都要接连一块锤出来.” 灯台的座、中枝和6个旁枝, 以及7个枝干上的杯、球、花, 都是由一块精金锤出来的. “锤”象征忧伤和苦难, 说明基督在十架受苦, 才有召会的出生; 换言之, 十字架的受苦是召会的出生地. 经过锤打, 这金灯台的枝子、花和球才告形成. 它们都隐藏在那未经锤炼的1他连得的金子内, 但当巧匠的手锤拷完毕, 枝子便陆续生出, 直至工匠眼见一件完整的器具为止. 召会也是这样形成的.

主神使第一个亚当“沉睡”, 然后从他肋旁造出“女人”作他的配偶(创2:18,21). 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 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金灯台经历的锤炼正是十字架深切、艰难痛苦的影儿. 作为基督的身体和新妇的召会, 乃由此而生. 1他连得金子的价值连城, 身份宝贵, 可是若没有锤炼就没有灯台. 同样, 若没有第二个亚当  —  神儿子耶稣基督  —  的受苦受死, 就没有第二个夏娃  —  召会  —  成为基督的身体和新妇了.[17] 感谢神, 我们是重价买来的(林前6:20), 是用主自己的宝血和生命买赎回来的(彼前1:18-19).

 

(D.5)   耶稣基督荣耀的复活

出25:33记载: “这旁每枝上有三个杯, 形状像杏花, 有球、有花; 那旁每枝上也有三个杯, 形状像杏花, 有球、有花.从灯台杈出来的六个枝子, 都是如此.” 在6个枝干的每一个枝子上, 有1个形状像杏花的杯(bowls), 有球(knop)、有花(flower), 都是用精金造的. 杯的形状像杏花(almond), 我们记得亚伦的杖晚上被放在耶和华面前, 早晨却开花和结出熟杏(民17:8),这一切令我们联想到基督的荣耀复活!

梭陶(Henry W. Soltau)[18]贴切指出, 灯台枝子上有杏花, 以及亚伦的杖开花结出熟杏(民17:8), 因为杏是冬眠后第一个醒来的树, 适切预表基督是“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参 林前15:20 “但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 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19] 杏树经过严冬后最先发芽开花, 宣告春天到来, 百花齐放, 众树长叶, 所以杏花叫我们想起基督的复活、召会的形成以及信徒将与基督一同复活的事实. 当主被埋葬后, 妇女们在坟墓前哭泣. 有如严冬已至, 盼不到春天的来临. 但在复活的早晨, 复活者主耶稣基督向她们显现, 使她们转悲为喜(太28:9-10); 赞美神! 亚伦那支仿佛“已死的杖”, 已在清晨开花结杏! 灯台的枝子发出形状似杏的花萼, 预表召会是基督之死和复活的果子, 述说召会(信徒)将与他同复活、同得荣耀的福气!

 

(D.6)   耶稣基督是光和生命

金灯台是会幕圣所中唯一的光, 只有靠着这光, 祭司方能在黑暗的圣所中执行祭司职任, 如在金香坛上烧香, 及摆设和领受陈设饼. 金灯台预表作为神的基督是光和生命的源头. 论到耶稣基督, 约1:9说: “那光是真光, 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因此, 主耶稣来到世上, 就应验了先知以赛亚的话, 说: “西布伦地、拿弗他利地, 就是沿海的路、约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 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 看见了大光, 坐在死荫之地的人, 有光发现照著他们”(太4:15-16). 基督的光照出人心的黑暗(参 约8:1-12), 但也使一切信他的人归向光明, 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1:12).

在生物界中, 有光才有生命.[20] 照样, 在属灵领域里, 光与生命似乎难以分开. 主耶稣说: “我是世界的光, 跟从我的, 就不在黑暗里走, 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约8:12). 约翰也见证说: “生命在他里头, 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1:4). 基督从死里复活, 使召会或信徒得着亮光与生命, 借着在生命上与基督联合, 信徒也该成为“世上的光”(太5:14). 为此, 保罗劝勉信徒: “从前你们是暗昧的, 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 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弗5:8).

 

(D.7)   基督以圣灵大能行事

金灯台有7个枝子, 其上各有一盏用橄榄油点燃的灯. “7”代表“完美”(perfection)或“完整”(completeness)的数字, 而靠橄榄油点燃的灯可象征靠圣灵发光摆见证. 主耶稣的生命正是如此! 他被圣灵所膏(路4:18), 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太3:16); 他被圣灵充满(路4:1), 也顺从圣灵的引导(太4:1), 靠圣灵的大能行事(徒10:38; 也参 路4:14; 太12:28), “因为神赐圣灵给他, 是没有限量的”(约3:34). 此外, 基督在代死和复活方面也有圣灵的参与(来9:14 [圣灵在此被称为“永远的灵”] ; 罗1:4; 8:11). 简言之, “7盏油灯”述说耶稣基督“完美或完全”地以圣灵的大能, 为神发光摆见证, 照亮黑暗中的人.

以赛亚书也反映上述真理, “耶和华的灵必住在他身上, 就是使他有智慧和聪明的灵, 谋略和能力的灵, 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赛11:2). 你留意到这节提到7方面的灵: (1)耶和华的灵; (2)智慧的灵; (3)聪明的灵; (4)谋略的灵; (5)能力的灵; (6)知识的灵; (7)敬畏耶和华的灵. 更妙的是, 在所提及的“7灵”中, 第1个是独立的, 另外6个是3对. 这点提醒我们金灯台的中枝(耶和华的灵), 以及从中枝伸出的另外3对枝子(即智慧和聪明的灵、谋略和能力的灵、知识和敬畏耶和华的灵), 共6个枝子. 耶稣基督的生命中有这完美的“7灵”, 他的一生彰显了圣灵的7方面特质.[21]  诚然, 基督是完美的金灯台, 有属天橄榄油(圣灵)的燃烧, 发出无比荣美的亮光.

 

(E)     金灯台所预表的召会

我们在上文思考有关金灯台所预表的基督时, 已间接讨论到召会, 但还有一点是神要我们学习的. 神吩咐祭司要点灯, 也要修剪灯芯, 使灯照得明亮(出25:37-38). 因此, 旧约大祭司亚伦除了加添新油, 还须使用蜡剪(tong)和蜡花盆(snuff-dish)来修灯; 照样, 新约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也走在众召会中间(启2:1), 执行添油和修剪的职事  —  用恩惠之言去鼓励使之坚强, 或用警诫之言去责备使之悔改(启2-3章).

求主叫我们莫忘, 修剪灯芯和加添新油都同样重要. 为使灯光照得清晰明亮, 主知道施恩鼓励和诚恳责备的比重. 有些地方召会得到主多方的赞许, 有些只需少许的更正, 另一些只能得到很少的赞许, 甚至完全没有值得赞许之处. 对于启示录的7个召会, 每当主结束他的信息前, 都各别对每一个召会说: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 就应当听”(启2:7,11,17,29; 3:6,13,22). 所以主给第1世纪小亚细亚7个召会的信息, 也是给予召会时代所有地方召会的信息. 愿神的众召会都各别具备乐意的灵耳, 去聆听主的声音, 无论是鼓励抑或责备, 都乐意聆听, 好使每一个召会都在地上为主发光, 发挥金灯台的功用.

此外, 灯台不能自己发光, 必须靠橄榄油, 经过管子, 注在灯盏里面. 在旧约, 神给先知撒迦利亚看见一个异象: 有个纯金的灯台, 其上有7盏灯, 左右两旁有两棵橄榄树. 借着注入灯盏里面的橄榄油, 金灯台得以发光. 然后, 万军之耶和华说: “不是倚靠势力, 不是倚靠才能, 乃是倚靠我的灵, 方能成事”(亚4:6). 此事表明无论是整体召会或各别信徒, 都必须倚靠神的灵(圣灵)的能力, 方能成事; 正如金灯台必须靠橄榄油, 方能发光. 愿我们不靠人的权势, 也不靠人的才干, 唯靠圣灵的能力, 来执行一切的事奉, 为主发光摆见证.

 

(F)     结语

旧约的金灯台不仅述说主基督的荣美, 也提醒现代信徒的责任  —  为主发光. 当使徒约翰被放逐在拔摩岛上时, 复活的荣耀之主在异象中向他显现, 吩咐他去看7个金灯台. 这7个金灯台不在天上, 乃分布在整个小亚细亚, 在这黑暗的世界中为神发光  —  作见证. 7个金灯台代表7个召会(启1:20). 我们读到主耶稣仿佛装着祭司的袍子, 在7个召会中间来往(启2:1),照着她们所需的, 去赞许或责备她们(启2-3章). 正如主所爱的门徒约翰一样, 召会处于两种位置, 上面处在主的怀中, 下面处在这冷酷罪恶的世界. 召会(指普世性/宇宙性的召会)作为基督的身体, 她的完美并与主的联合是神圣的, 又是永不失去光泽, 无法被分开的. 但在地上, “神的众召会”(指地方性的召会)容易失败, 所以她们须从那位在她们中间行走的主接受称赞或责备.

诚如约翰·理祈(John Ritchie)所说: “召会在地上是作他(基督)的见证人和持灯者. 若这些召会的每个信徒与神的属灵光景是正确的, 他们都与他有交通, 各人顺服基督为主, 又顺从他的话, 那么便不用惧怕, 因为灯台必发出清晰明亮的灯光. 神的真理必被持守, 基督的名必被尊重, 福音必被传开, 罪人必有得救的机会. 他(基督)的道必被宣扬、教导, 若有恶要冒出头来, 必照着主的可畏对付. 召会整体和各别信徒都得到福气, 都住在他的爱里, 让他的眼目看顾, 让他的手喂养、修理, 并站在世界的黑暗中照亮, 等候复活黎明的来临.”[22] 愿神的众召会在主面前都是如此!

 


[1]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2]               “灯台”一字的希伯来文字在出埃及记25章有两种形式的写法, 一般上都是 menôrâh (出25:32,33,34,35), 但有1次是 menôrath (出25:31); 两字的司特隆(James Strong)原文编号皆为4501.Menôrâh 一字在旧约中出现36次, 最常译作“灯台”(33次, 出25:31; 王上7:49), 其次是“灯”(2次, 民8:3, 代上28:15), 也译作“台”(1次).

[3]               “AV”是英文圣经译本Authorized Version (《英王钦定本》, 即KJV: King James Version)的简称; “NKJV”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 “NIV”是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 “RSV”是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TEV”是Today’s English Version.

[4]               根据拉比的(rabbis)的记载, 金灯台高5英尺, 最外的左右枝子长3.5英尺(参 Fausset’s Bible Dictionary).

[5]               主柱也被称为“神的灯”(the Lamp of God; 希伯来文: Ner Elohim )和“仆人之灯”(the Servant Lamp; 希伯来文: Shamash ). J. R. Church & Gary Stearman, The Mystery of the Menorah and the Hebrew Alphebet (Oklahoma City, OK: Prophecy Publications, 1993), 第21页.

[6]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认为“提多拱门”的刻图并不可靠, 有许多部分纯粹属雕刻者的想象, 而非金灯台的真实图像, 所以我们应对金灯台的座底是“六角形”这一看法有所保留. 参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1), 第88页.

[7]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87-88页.

[8]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091页.

[9]               根据吉本(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主后70年, 耶路撒冷的圣殿被毁后, 罗马军兵把圣殿的一些器具包括金灯台运到罗马. 多年以后, 金灯台被人再由罗马运往非洲北部的迦太基(Carthage), 但船在途中遇风浪而沉入海中. 吉本认为金灯台因而沉在地中海海底, 位于意大利与非洲北部海岸之间. J. R. Church & Gary Stearman, The Mystery of the Menorah and the Hebrew Alphebet, 第15-16页.

[10]             William  J. McClure,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4)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1), 第99页. 麦库鲁尔出生于北爱尔兰(Northern Ireland), 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满有教导恩赐的圣经教师, 于1881年到美国全时间事奉主.

[11]             参 约翰·理祁著, 《旷野中的会幕》, 第82页.

[12]             余也鲁(总编辑),《中文圣经启导本》红字版(香港: 海天书楼, 1994年三版), 第1977页.

[13]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撰写了超过200本书籍和上百份福音小册子, 并创办了“约翰·理祈有限公司”(John Ritchie Ltd.)以出版属灵书籍.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4]             “座”原文是 yârêk {H:3409}, 字义是“大腿”, 在旧约中出现29次, 最常译作“大腿”(13次, 出28:42; 民5:21), 其次是“腿”(5次, 士3:21)和“边”(5次, 利1:11), 也译作“腰”(3次, 出32:27)和“座”(3次, 出37:17). 出1:5和士8:30在原文有“从…大腿出的”, 但《和合本》没译出yârêk一字, 这两处经文的“生”字原文是yâtsâ’ {H:3318}.

[15]             虽然基督称信徒为弟兄, 但这不表示信徒可忽略主耶稣的至高地位. 金灯台的中干(中央枝干)又称“灯台的干”(出37:17, AV: “branch”, 原文是单数, 有别于出25:31复数的“干”[AV: branches]), 与其他6个旁枝不同. 它位于中央, 有居首位的荣美, 也比其他6个旁枝更高(参金灯台的构想图), 这表明基督虽与所有信徒联合, 但他是一切的中心, 也在凡事上高居首位(西1:18). 注:金灯台的“中干”肯定比其他6个旁枝更高, 因为旁枝各有“三个杯, 形状像杏花, 有球、有花”(出37:19), 但“中干”却有“四个杯, 形状像杏花, 有球、有花”(出37:20), 有4个杯的主枝(中干)应比3个杯的旁枝更高.

[16]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96-97页.

[17]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 第96页.

[18]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是奉主名聚会中的著名圣经教师, 对会幕的真理有深入和独到的理解, 并写了数本关于这方面的书(如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梭陶”.

[19]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76页.

[20]             有了光, 植物才能制造食物来生存, 然后动物才能靠植物而存活, 所以有了光才会有生命的出现.

[21]             基督有耶和华的灵在他身上(路4:18), 彰显智慧和聪明的灵(参 约8:1-12; 可12:13-27), 显出谋略和能力(徒10:38), 充满知识(约2:24-25), 并敬畏耶和华(路22:39-44; 来5:7).

[22]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 第10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