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会幕所预表的基督 — 陈设饼的桌子


(A)     序言

浪子回头归家后, 得到父亲为他大摆桌子开设筵席(路15:23-25); 诗人大卫也述说神在他敌人面前为他设筵摆桌(诗23:5). 在圣所里, 祭司也能找到神所摆设的桌子  —  陈设饼的桌子. 在这桌子上, 我们看到祭司得与神交通, 借着其上的陈设饼得以饱足. 在预表上, 神现今也为我们这群凭信心进入圣所的新约祭司(所有基督徒)预备了陈设饼桌子  —  主耶稣基督, 以满足我们属灵的需求. 求神帮助我们心存敬畏, 从陈设饼桌子的预表中, 以心灵和诚实拾取圣灵所要教导我们的宝贵真理.

 

(B)     陈设饼桌子的字义

圣所内唯一的桌子被称为“陈设饼的桌子”(the Table of Shewbread). 它被如此称呼, 因为其上摆放着陈设饼. 论及桌子,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1]贴切表示, 桌子是情谊的相交与分享之处. 在那里, 一家之主与所有家庭成员共享福乐; 在那里, 所有人共享同样的食物; 在那里, 所有参与者获得相同的饱足和喜乐之源.[2]

桌子上共有12个陈设饼, 分成两行摆放, 一行6个. “陈设饼”(出25:30)一词在英译本中有几个不同译词, 如shewbread (AV / KJV); showbread (NKJV); bread of the presence (NIV / RSV)或 sacred bread (TEV)[3]. 陈设饼在原文(希伯来文)是 pâniym lechem , 由 pâniym {H:6440}[4] lechem {H:3899}二字组成. Lechem 意谓食物, 特指饼或谷物.[5] 至于 Pâniym 一词,[6] 它主要的意思是“脸面”(face), 用作前置词意即“在前面”(in the presence of / in the face of); 但在应用方面, 其变化极广, 可有多种意思如: 面前、眼前、脸面、对着、眼中、先前、以先等等.[7]

按照史密斯(J. Denham Smith)的解释, 陈设饼原文意谓“脸面的饼”(bread of the faces)或“同在饼”(bread of the presence), 因它常摆在神面前(constantly placed in God’s presence).[8] 故此, 陈设饼也称为“常设的饼”(the continual bread, 民4:7)或“常摆(的)陈设饼”(the continual shewbread, 代下2:4), 以强调它必须时常摆在耶和华面前(出25:30; 利24:8).

 

(C)     陈设饼桌子的结构

像金香坛一样, 陈设饼的桌子也是用皂荚木制成, 再包以精金. 这桌子长3英尺(2肘), 宽1.5英尺(1肘), 高2.25英尺(1肘半)(出25:23), 放在圣所的北面(出40:22). 出埃及记25章也说明与这桌子有关的各种器皿和用具, 都要用精金制作(出25:29). 盘子大概是用来盛陈设饼的, 爵和瓶的用途并没列明, 大概是作奠祭之用. 每一个安息日, 12个特别制造的饼要分两行放在桌上, 用以象征神给以色列12支派的供应(利24:5-9).[9]

《旷野中的会幕》一书也指出, 陈设饼桌子的四围镶上金牙边, 像金香坛一样. 桌子四围各有一掌宽的横梁, 横梁镶着第二行的金牙边. 12个陈设饼是用细面作的, 又加上乳香, 分两行放在第一围金牙边之内. 每礼拜的结束(即安息日), 祭司把饼从桌上取去, 换上12个新作的, 祭司便吃这桌子上取下来的饼. 陈设饼桌子摆在会幕的圣所以北, 与金灯台相对而立.[10] 此外, 桌子四角上挨近横梁之处有四个金环, 供穿杠抬桌子之用. 抬桌子的杠是用皂荚木造的, 用金包裹.

 

(D)     陈设饼桌子所预表的基督

陈设饼的桌子本身预表复活的基督, 而其上的陈设饼则述说基督作为“生命的粮”(原文是“生命的饼”[AV: the bread of life], 约6:35),[11] 供应及满足他子民的属灵需要. 让我们仔细探讨这宝贵的真理.

 

(D.1)   基督完美的人神二性

正如金香坛一样, 陈设饼桌子乃用皂荚木所造, 再以精金包裹(出25:23-24). 论及皂荚木的预表, 钱伯斯(Laurence T. Chambers)贴切表示, “皂荚木”(AV: shittim wood; NIV: acacia wood)是论到基督作为一个得胜者(overcomer). 这种树是唯一能在沙漠中生长的木材乔木. 它在这方面胜过地上的干燥情况, 表明我们的救主在地上的完美生命. 他就如诗篇第1篇所说的那位蒙福之人, “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 昼夜思想, 这人便为有福”(诗1:1-2). 主耶稣这位至圣者来住在这个罪恶满盈的世界  —  这个道德的干旱沙漠, 在神眼中毫无青翠美丽之处. 他喜爱神的律法(神的话), 昼夜思想, 以致他三次面对撒但的试探时都说“经上记着说”, 并靠神的话战胜撒但, 成为蒙福的得胜者![12]

陈设饼桌子全是用精金包裹. 皂荚木述说基督的人性, 精金则代表他的神性. 以精金包裹皂荚木表明基督完美地融合了人性与神性. 诚如约翰·理祈所指出, 皂荚木是他完全人性的预表; 金是预表他作为神儿子的神性荣耀.[13] 值得留意的是, 圣所外面没有金子, 因为院子里所有的圣器和物件都是用铜和银制造的. 此事表明一个宝贵真理: 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 他虽然是完全的人, 亦是完全的神, 正如他现今在天上一样, 但他在地上降世为人时, 精金(神性)是隐藏的. 他经世途的时候, 是卑微的, 没有外在的荣光. 虽然他那时、今时、直到永远, 都是“全能的神”; 但他首次显在世人中间的时候, 是“取了奴仆的形象, 成为人的样式”(腓2:7). 然而, 现今他在天上显为荣耀者, “精金”完全显然可见(启1:13-16). 现今, 他坐在宝座上, 彰显其无比的荣耀与威严.

 

(D.2)   基督领信徒到神面前

约翰·理祈(或译“理祁”, John Ritchie)[14]贴切写道: “桌子本身代表复活的基督  —  基督作为神人在天上的荣耀, 现今显在神的面前. 但那里不单有桌子, 也有饼  —  代表以色列每支派一个(注: 12个饼代表12个支派). 12支派无论大小都在完美和谐下被带到神面前. 有君尊的犹大(支派)、作祭司的利未(支派), 及幼小的便雅悯(支派), 各有各的饼作代表, 其上都加上净乳香. 当耶和华的眼目望着那圣洁的桌子时, 也同时望见他的百姓. 没有一个被他遗忘, 因为饼是‘常’摆在主前的. ‘陈设饼’一

词意义是‘同在饼’或‘脸面的饼’. 它永远与耶和华同在, 常在他面前. 他的圣目常常看着, 从它得食物, 使他满足.”[15]

亲爱的弟兄姐妹, 父神的眼目现今望着在天上荣耀的人子时, 他的喜乐何其满溢! 这笔墨难以形容的喜悦是人心未能测透、天使未能述尽的. 我们在爱子里不仅得蒙救赎, 更是得蒙悦纳.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 所有信徒在基督里都得以完全, 被带到父神面前, 被抹上基督宝贵圣名的馨香乳香, 又被他无价宝血的功效所庇护. 我们是何其蒙福的人啊! 这陈设饼也称为“常设的饼”(民4:7; 也参 代下2:4), 以强调它必须常摆在神的面前(出25:30; 利24:8), 此乃“永远的约”(利24:8). 此事向我们保证, 基督本身的价值和他救赎工作的功效常摆在父神面前, 也叫我们因基督“常常”与“永远”地蒙神悦纳.

 

(D.3)   基督得着荣耀为冠冕

出25:24-25说: “要包上精金, 四围镶上金牙边. 桌子的四围各作一掌宽的横梁, 横梁上镶著金牙边.” 陈设饼桌子四围要镶上“金牙边”. 这“金牙边”原文是“金冠冕”(AV: a crown of gold),[16] 正如金香坛一样, 陈设饼桌子上围绕着金牙边, 看上去犹如人的头上戴着冠冕一般. 既然陈设饼桌子可预表那位已从死里复活, 升入高天被神高举的主耶稣基督, 桌子上的“金冠冕”(金牙边)便预表那位复活升天的主耶稣基督, 头上已戴上荣耀的金冠冕!

我们已在上期讨论过, 圣所外的铜祭坛没有金牙边, 只有牲畜的血和灰烬. 这事叫我们联想到髑髅地的十字架. 在那里, 耶稣基督的头上并没有“荣耀的冠冕”, 只有象征苦难与羞辱的“荆棘冠冕”. 然而, 由于基督为罪人亲尝死味, 满足神圣洁的要求, 完成了神救赎的大工,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腓2:8-9), 更为他戴上了尊贵、荣耀的冠冕, 正如来2:9所说: “耶稣,因为受死的苦, 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 他的“困难”已过, “荣耀”已来. 再不多时, 他要从天降临, 击败地上那假冒、统管列王的敌基督, 设立创世以来所应许的天国. 他驾云降临时, “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启19:12). 他要以大能摧毁一切敌对的恶势, 建立和平的千年国度. 那日, 戴上许多冠冕的主基督要被全地拥戴为王, 成为荣耀威严的“万王之王, 万主之主”(启19:16)

 

(D.4)   基督使信徒得以稳妥

另一方面, 金牙边也可象征基督绝对稳妥的保守. 陈设饼桌子四围共有两排金牙边,两排金牙边之间有“一掌宽的横梁”(出25:24-25), 12个陈设饼就放在内排的金牙边里面. 金牙边包围着陈设饼, 免其离位, 又保守它在利未人扛抬桌子走旷野时, 免从桌上掉落.[17] 照样, 基督不仅把我们引到神的面前, 他更看顾和保守我们, 使神要赐给我们一切的属天福气都在他(基督)里得以稳妥. 若靠我们软弱的力量, 我们颠簸的步伐会令我们丧失一切, 但靠着主的保守, 我们必得稳妥. 他是“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 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的, 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犹24). 桌子四围的金牙边围护着桌上那代表神的子民(以色列12支派)的陈设饼, 照样, 身为神在新约的子民, 我们同样被基督那永恒、大能、属神的爱包围、保守和护卫着. 这爱是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 是永不止息的(罗8:39).

钱伯斯(Laurence T. Chambers)也表示, 陈设饼桌子描绘主耶稣基督在神面前成为他所有赎民的“维持者”(Sustainer).[18] 维持什么? 维持神在基督里所要赐给我们的一切福气.彼得说道: “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 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 借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 重生了我们, 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 可以得著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 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 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 必能得著所预备, 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彼前1:3-5). 感谢父神, 他没有把我们灵魂的救恩与福气交给人看管和保守. 伊甸园的试验证实人在最理想的环境下也会跌倒失败. 神只放心把这一切交在那位永不失败的主手中.

再进一步地引申, 陈设饼的桌子四围共有两排金牙边. 两排金牙边可代表属神的“双层保护”, 而“一掌宽”使我们联想到神那施恩保护的“手掌”.[19] 主耶稣说: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 他们也跟著我. 我又赐给他们永生, 他们永不灭亡, 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 我父把羊赐给我, 他比万有都大, 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 我与父原为一”(约10:27-30). 这里岂不就说明了金牙边的双层保护  —  第一层, 主耶稣的手; 第二层, 父神的手. 就算有者能把我们从主手里夺去(其实不能), 他也无法把我们从父的手里夺去, 因父比万有都大, 主与父原为一. 此乃坚不可摧的堡垒、牢不可破的保障. 陈设饼要摆在神面前七日(利24:8). “七”象征完美, 以及安息(创2:3). “这样看来, 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 为神的子民存留”(来4:9). 神在基督里得着安息, 神的子民也与他在基督里共享安息.

 

(D.5)   基督受死为赐人生命

利24:5-6说: “你要取细面, 烤成十二个饼, 每饼用面伊法十分之二. 要把饼摆列两行, 每行六个, 在耶和华面前精金的桌子上.” 陈设饼桌上的陈设饼是用细面(细麦)做成的. 细面的麦粉来自麦子. 主耶稣曾用麦子的比喻来说明他的死与复活的果效. 他在约12:24说: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 仍旧是一粒. 若是死了, 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一粒麦子的死带来丰盛的收获  —  许多子粒! 这许多的子粒都继承了最初死去之麦子原有的生命, 两者共有相同的生命, 弗2:5说神“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 我们在来2:11也读到这同一的生命: “因那使人成圣的(主耶稣)和那些得以成圣的(信主之人), 都是出於一.”

细面(细麦)若要成为陈设饼, 必须放在火炉中烧烤. 照样, 为了成为“生命的粮”, 主耶稣也必须经过“神忿怒烈火”的烧烤. 在十字架上, 神对罪的公义审判犹如烈火般地焚烧着基督,这无比的痛苦就像耶利米哀歌所说的: “他从高天使火进入我的骨头”(哀1:13), 使主耶稣不禁高声呐喊: “我的神, 我的神, 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 这凄凉问题的答案可在先知以赛亚的预言中寻见: “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 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 使他受痛苦. 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赛53:6,10). 因他已为我们受苦舍命, 我们得以借着信靠他而获得生命(约10:11; 3:16). 诚然, 基督这“属天的麦子”死了, 却结出许多子粒来.

 

(D.6)   基督使信徒得以饱足

利24:8-9记载: “每安息日要常摆在耶和华面前.这为以色列人作永远的约. 这饼是要给亚伦和他子孙的, 他们要在圣处吃, 为永远的定例, 因为在献给耶和华的火祭中是至圣的.”耶和华为祭司们预备这桌子, 这陈设饼成了他们的食物. 他们可吃这圣饼得到饱足, 并分享神的喜悦. 桌子述说与神交通(交往/相交), 借着桌子的饼得以饱足. 在铜祭坛上, 祭司是施予者,但在陈设饼桌子, 他同时是施予者又是领受者. 每个安息日, 祭司必须把旧的陈设饼换上新的. 因此, 每个安息日, 祭司带来新鲜的陈设饼放在耶和华面前; 而每个安息日, 他有如从耶和华手中领受饼吃. 前者象征我们来到神面前敬拜时献上的基督, 后者则象征借着记念与敬拜而使我们饱足的基督.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写道: “祭司们在献与耶和华的祭上(指献在铜祭坛上的祭物)有份, 各人可从各人的时间和地点的献祭得着喂养. 但祭司们在圣所内吃桌子上的陈设饼, 似乎是特别指着现今信徒的享用, 指他们在主日环绕主的筵席吃主的晚餐, 与神和信徒们彼此的相交. 那位爱他们的, 替他们(祭司们)在这大而可畏的旷野预备筵席(桌子), 叫祭司能聚集享用;他同样也为我们摆设了筵席(桌子), 召了我们来, 使我们如昔日的米非波设, 能与王‘同席吃饭, 如王的儿子一样’(撒下9:11). …

“筵席不是我们的, 乃是他的, 由他预备、布置、安排, 我们只是客人. 他以忌邪的爱看守他的筵席, 从他用来形容筵席的字句, 我们便可清楚学到. 桌子是‘精金’的, 桌子的饼是‘圣洁’的, 立在圣所内; 环绕桌子的是‘圣洁的祭司’, 曾被‘圣洁的膏油’所膏, 又穿上‘圣衣’. … 仇敌一直寻找机会, 要破坏、低贬圣物. 历代以来他攻击的力量似乎是集中在主的筵席  —  主的晚餐. 这筵席是教会在地上最高的权利, 也成了撒但要消灭的目标. 撒但成功了多少, 只要从圣经记载有关‘主的晚餐’的经文与现实的情况比较, 便可一目了然. … 它(主的晚餐)的神圣和纯一很难在现今基督教派中看见. 天主教的‘弥撒’和新教徒的‘圣礼’, … 它们的形式和礼仪实际上早已搁置了主的晚餐, 否认主在筵席上的治理权. 可是真正的模式仍在圣经中, 所有愿意的信徒都可以跟从.”[20]

 

(D.7)   基督完美馨香的人格

陈设饼是用“细面”制成的, 是不必再磨再筛的面, 里面没有粗糙不均之物. 这点象征主耶稣人性的完美品质. 作为人, 他是完美无瑕的, 在他里面没有任何人类堕落天性的品格, 完全没有不顺服神的意念和行为. “我常做他所喜悦的事”(约8:29)是主耶稣坦诚无伪的表白. 他在最后的晚餐向父神说道: “我在地上已经荣耀你, 你所托付我的事, 我已成全了”(约17:4). 难怪父神要在山上向众门徒宣告: “这是我的爱子, 我所喜悦的, 你们要听他”(太17:5).

利24:7说: “又要把净乳香放在每行饼上, 作为记念, 就是作为火祭献给耶和华.”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解释陈设饼时指出, 用来翻译“乳香”(frankincense)的希伯来字源自一个意谓“洁白”(to be white)的字根. 乳香也和细面一样是在地上的出产, 因在歌4:14, 我们读到“乳香木(树)”. 因此, 乳香也可预表主耶稣在地上作为人子时, 在他一切的道路、行为和意念上, 都向神显露纯洁, 发出馨香. 神的眼和心可从这一切得着安息, 在爱子身上得着喜悦.[21] 不像固体物件可被隐藏, 乳香所发的香气是无法隐藏的气体(参 可7:24所说的“隐藏不住”). 基督人性品格的完美如馨香之气, 充满他所到之处. 他的仁爱、他的谦虚、他的忍耐、他的智慧、他的怜恤, 犹如馨香之气上达父神面前, 使神欢悦, 令神满足.

 

(E)     结语

在旷野会幕的圣所中只有1张陈设饼桌子, 但在耶路撒冷圣殿的圣所中却有10张陈设饼桌子(代下4:8,19). 在预表上, 这数目的增加说明在将来千禧年和永世的国度里, 人对基督本身与其工作的价值之欣赏, 肯定会大大增加. 但对我们现今在世之日, 我们就该常靠思想与敬拜基督, 来获取灵命的喂养与饱足; 我们也该常常靠着基督, 来与父神和众圣徒在爱中彼此相交.

结束前, 容我再次引述约翰·理祈的话为勉励: “每逢安息日是祭司聚集桌前的命定时刻.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 主的门徒也习惯地聚集擘饼、饮杯(徒20:7). 从启示录1:10和哥林多前书11:20, 我们读到‘主日’和‘主的晚餐’, 或者可读作‘属主的日’和‘属主的晚餐’. 这‘日’是为‘晚餐’而有, ‘晚餐’是为这‘日’而设. … 从圣经记载中, 可以清楚看见早期教会在七日的第一日擘饼、饮杯的, 并没有‘守礼日’或‘圣餐星期日’. 每个复活日(星期日或主日)都见证信徒聚集守主的筵席, 我们今天也应该这样.”

 


[1]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是奉主名聚会中的著名圣经教师, 对会幕的真理有深入和独到的理解, 并写了数本关于这方面的书.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2]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1), 第48页.

[3]               “AV”是英文圣经译本Authorized Version (《英王钦定本》, 即KJV: King James Version)的简称; “NKJV”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 “NIV”是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 “RSV”是Revised Standard Version; “TEV”是Today’s English Version.

[4]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5]               Lechem一字在旧约中出现274次, 最常译作“饼”(88次, 创14:18), 其次是“食物”(61次, 创28:20; 出16:29), 也译作“饭”(57次, 创31:54), “粮食”(31次, 出16:4; 诗105:40), “饮食”(5次, 箴30:8)等.

[6]               Pâniym {H:6440}是复数词(plural, 注: 但也常作单数之用), 其单数词(singular)是 pâneh .

[7]               Pâniym一字在旧约中出现1552次, 最常译作“面”(736次, 创1:2: 渊、水 ; 创3:8: 耶和华神的), 其次是“面前”(204次, 创6:11; 7:1). 这字也译为“脸”(116次, 诗119:135), “眼前”(13次,创23:4), “脸面”(8次, 赛50:7), “陈设”(7次, 代下4:19)等.

[8]               J. Denham Smith, Thoughts on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7), 第142页.

[9]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091页.

[10]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87-88页.

[11]             值得一提的是, 在旧约中,  吗哪(出16:31-35)被称为“天上的粮食”(诗105:40). 此节的“粮食”一词在旧约原文(希伯来文)中, 与陈设饼的“饼”一字相同(两者在希伯来文中都是 Lechem ).新约也有这般的异曲同工之妙. 主耶稣将自己与吗哪比较时, 说: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约6:51). 这节的“粮”一字在新约原文(希腊文)中, 也与希伯来书9:2的陈设饼之“饼”一字相同(希腊文皆为 artos {G:740}). 可见圣所的“陈设饼”预表着新约的主耶稣基督  —  生命的粮!

[12]             Laurence T. Chambers, Tabernacle Studi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imited), 第91页. 钱伯斯继续表示,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称皂荚木为“不朽木”(incorruptible wood). 据说这种木可浸在水中多年而没有任何蛀虫的洞孔, 也无腐烂的征兆. 这岂不是我们救主耶稣的贴切写照  —  不朽的人性, 他在地上唯一无罪的生命, 从始至终仿佛升到神面前的香气, 给神连续不止的喜悦? 主耶稣这无罪、也因之不死的生命正是祭坛的皂荚木所代表的. 他的生命不受罪所侵蚀, 所以死亡无法胜过他, 也无法拘禁他(徒2:24).

[13]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旷野中的会幕》, 第82页. 梭陶(Henry W. Soltau)也表示, “金”为皂荚木增添了宝贵、坚固、荣耀和永久性的稳定.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48页.

[14]             约翰·理祈(另译“约翰·理祁’, 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5]             约翰·理祁著, 《旷野中的会幕》, 第88页.

[16]             “牙边”在原文(希伯来文)是 zêr {H:2213}, 意谓“小环、边缘”(其字源可指戴在头上的花环), 可译作“冠冕”(crown, 此乃一些英译本如 AV (即KJV), Amplified BibleYoung’s Literal Translation的译法; 但NKJVNIVNRSVLiving Bible则译为“molding”).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10次, 译作“牙边”(8次, 出25:11; 30:3)或“牙子边”(2次, 出30:4; 37:24).

[17]             除此之外, 在走旷野时, 陈设饼桌子还要蒙上朱红色的毯子, 再蒙上海狗皮(民4:8), 所以陈设饼肯定不会掉落于地.

[18]             Laurence T. Chambers, Tabernacle Studies, 第45页.

[19]             麦克鲁(William J. McClure)提醒我们, 这“一掌宽”令我们联想到那曾一度被钉十字架的手掌, 如今已得荣耀, 握着权杖, 将来有一日更要消灭仇敌的权势.

[20]             约翰·理祁著, 《旷野中的会幕》, 第90-91页.

[21]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5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