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大祭司所预表的基督 — 金铃铛和石榴


(A)       序言

“叮当, 叮当, 叮当…” 大祭司走在圣所事奉时, 他的圣袍周围底边就发出这清脆悦耳的铃铛声, 仿佛奏出优美动人的音乐. 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对音乐的评语或许适用于此: “除了神学, 只有音乐是能平静心灵焦虑的唯一艺术 … 音乐是表达我们对神的爱戴和忠诚的完美方式. 它是神赐给我们最优美悦人的礼物之一.” 诚然, 大祭司在圣所中行走所发出的清脆铃声, 能镇静焦虑不安的心, 悦人心耳. 现在让我们一同探讨大祭司圣服装饰中唯一发出音响的金铃铛, 以及与金铃铛同挂在圣袍周围底边的石榴, 并思索它们所要表达有关耶稣基督的宝贵真理.

 

(B)       金铃铛和石榴的字义

论到大祭司的圣袍, 神在出28:33-34吩咐摩西说: “袍子周围底边上, 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作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石榴中间, 要有金铃铛. 一个金铃铛, 一个石榴, 一个金铃铛, 一个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 在旧约圣经, 这节“金铃铛”(golden bell)的“铃铛”一词希伯来原文是 pa‛ămôn {H:6472},[1] 在旧约共出现7次, 皆译为“铃铛”. Pa‛ămôn 一词源自 pa‛am {H:6471}, 意即“击打、脚步、次数”等, 可暗指大祭司在行走时, 袍底周围的铃铛因受敲击而叮当作响.

 

“石榴”(pomegranate)一词在希伯来原文则是 rimmôwn {H:7416}, 在旧约中出现29次, 皆译作“石榴”. 这词源自动词 râmam {H:7426}, 意谓“上升、高举”,[2] 可能是因为石榴果上有圆形直立的花萼, 形状像皇冠(君王的冠冕), 象征高升或高举的尊贵.  简言之, 金铃铛意味着被敲击而发出悦耳响声, 石榴则表明皇冠般的尊贵高举. 将这两方面的意义放在主耶稣基督的身上实为贴切, 我们将在下文深一层解说.

 

(C)       金铃铛和石榴的样式

“金铃铛”用金制成, 非常耀眼夺目, 它的形状可能与一般铃铛相同, 但一些圣经学者如克洛特兹(John W. Klotz)认为金铃铛是以石榴花为模型, 因它与石榴同挂在祭司圣袍底边, 仿佛石榴树的花与果.[3] “石榴”是用蓝色、紫色和朱红色线作成, 至于它的形状样式, 圣经没有明说, 但一般学者相信它的形状与真的石榴果大同小异, 只是颜色不同. 值得留意的是, 石榴树上的石榴果形状特殊, 很像皇冠. 论到石榴树和石榴果,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如此描述: “石榴树通常是细小像灌木的树, 但偶然也会长成小树, 可高达20至30英尺. 树枝通常是多刺的. 触目的吊钟形花朵一般呈深红色, 不过有时也呈黄色或白色. 球状的果实(即石榴果)像中型苹果般大小. 石榴果有坚硬的外壳, 成熟后呈鲜红色或黄色, 顶部有干枯了的萼片, 形状像一个皇冠. 果实本身是一些深红色多汁的果肉, 内藏有许多红色的种子. … 果实上圆形直立的花萼则成了君王冠冕的模型.”[4] 相信大祭司圣袍底边县挂的石榴顶部就像皇冠一样.

 

(D)       金铃铛和石榴所预表的基督

旧约的大祭司预表新约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他是那位“已经升入高天, 尊荣的大祭司”(来4:14), 在天上的“圣所, 就是真帐幕里, 作执事”(来8:2). 大祭司圣袍的金铃铛和石榴, 正是表明主耶稣基督的完美位格和生命, 并述说他所成就的完美工作.

 

(D.1)   基督属天生命的见证

出28:35记载: “亚伦供职的时候, 要穿这袍子. 他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 以及出来的时候, 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 使他不至於死亡.” 借着铃铛的响声, 以色列百姓晓得大祭司在圣所内还活着, 还在走动, 并活跃地为他们在神面前事奉. 大祭司亚伦适合代表以色列百姓, 因他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他住在他们中间, 晓得他们的需要和困苦. 此乃预表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他“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他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他没有犯罪”(来4:15). 他曾道成肉身, 住在世人中间(约1:14), 深知我们的软弱和苦况, 如今他已升入高天的圣所(来8:2), 进到神面前代表我们服事神, 这是何其令人鼓舞和安慰的事实!

 

然而, 正如英格兰的梭陶弟兄(Henry W. Soltau)[5]所指出的, 许多人(包括不少著名解经家)都误解这节的意思, 以为金铃铛的主要功用是让圣所外的百姓晓得在圣所内的大祭司还活着. 其实不然! 金铃铛的重要功用是保护大祭司不至于死, “他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 以及出来的时候, 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 使他不至於死亡”(出28:35). 梭陶进一步解说: “大祭司在赎罪日带着血进到至圣所时, 他所穿的长袍不是这件荣美的祭司袍(而是全白的长袍), 袍上没有铃铛. 保护他不死的是血. 这血仿佛向神发出声音, ‘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来12:24).” 而在出28:35中, 保护大祭司不死的, 是意味着属天生命的铃铛声, 所以梭陶继续表示: “此处大祭司穿着荣美的祭司袍, 代表那硬着颈项、常发怨言和悖逆的百姓来到神面前. 他来自一个充满争吵与不和之声的营地. 他绝不能带着这些属地和肉体之声进到圣所. 神要进到他面前的人借着他的脚步发出属天的声音. … 他的脚踪必须是佳美的, 发出属天的圣洁与和平之声.”[6]

 

这岂不是贴切地预表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吗? 诚如凯恩(Cyril Cann)所说: “铃铛暗指见证(testimony).”[7] 基督在地上时, 常为天父和属天的事作见证, 也活出一个完美的属天生活, 为神为人摆出佳美的生活见证. 他虽活在这个充满悖逆的世界, 但他过的是属天的生命, 不被世俗所玷污, 完全顺服神, 时刻讨神喜悦(太3:17; 17:5). 他在地上的每一步都发出属天的圣洁与和平之声. 他死后复活, 升入高天, 进入天上的圣所时, 脚步带着他在地上那完美生命的果子(此乃石榴的预表), 步步皆发出属天圣洁的悦耳之声(就如金铃铛的响声所预表的), 不至于死, 反蒙神大大悦纳. “像这样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 原是与我们合宜的”(来7:26), 所以我们能进一步说: “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 他都能拯救到底. 因为他是长远活着, 替他们祈求”(来7:27). 他已蒙神悦纳, 我们也因此蒙神悦纳(弗1:3-7).

 

(D.2)   基督多结果子的生命

石榴象征盛产多果(fruitfulness).[8] 以色列的探子从迦南地带回石榴(民13:23), 证实神所应许之地的丰盛多产. 威尔逊(Walter Lewis Wilson)也赞同这点, 并指出石榴“这果子曾是, 如今仍是, 多结果子的表记(emblem of fruitfulness). 这果子充满种子, 能再次大量地生出新的果树. 石榴也是甜美(sweetness)和满足(satisfaction)
的表征.”[9]

 

这一切正是主耶稣基督的完美预表. 他在地上的生命是丰盛多果的生命, 给父神和世人带来无比的甜蜜和满足. 他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彰显圣灵所结的果子  —  “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3), 以致与他同钉十架的强盗也为他作见证说: “但这个人没有作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1). 他使多人的生命得到甘甜和满足(参 约6:68-69). 此外, 基督更借着死在十架来结出更多的新生命, 如他所说: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 仍旧是一粒. 若是死了, 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基督“为人人尝了死味 … 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来2:9-10).

 

(D.3)   基督荣耀喜乐的生命  

大祭司圣袍挂着的铃铛是金制成的. 金是荣耀且贵重的, 强调基督荣耀、尊贵和不朽的神性. 希伯来书的作者就此清楚宣告, 称基督为“神荣耀所发的光辉, 是神本体的真像”(来1:3). 史密斯(J. Denham Smith)亦指出, 金铃铛不仅强调基督的神性, 也代表喜乐.[10] 基督在地上的生命是满有喜乐的生命(路10:21; 约15:11), 也常将喜乐带给破碎的心灵; 他治好各种各样的病人, 甚至使人复活, 破涕为笑(路7:11-17; 8:49-56). 诚然, 如诗人大卫所说, “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 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

 

这对我们基督徒有何意义呢? 史密斯贴切指出, 当金铃铛被拿掉, 整件圣袍就安静无声, 再也听不见悦耳怡人的铃声. 照样, 离了基督, 我们便没有喜乐, 无法摆出见证, 无法结出果子. 石榴代表果子, 我们若与我们的元首(头)紧密相联和交通, 就必多结果子, 我们的生命也必有甜美的见证、充沛的喜乐和满溢的赞美声. 此外, 铃铛与石榴是挂在圣袍底边的周围, 靠近地面, 与大祭司的头部相离甚远. 照样地, 虽我们的头(耶稣基督)是在天上, 但作为他肢体的我们, 要靠着主在地上作见证, 多结果子荣耀父神.[11]

 

(E)       结语

结束时, 史密斯(J. Denham Smith)的话值得再思. 论到金铃铛, 他如此写道: “据我所知, 这是神所允许从世界进到他面前的唯一声音; 也只有这声音能从神的面前去到世界. 这给予我们何等的功课! … 这些圣洁的铃铛述说亚伦在金香坛那里的行动  —  进去和出来!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已经进去了, 我们也听到他进去的声音. 圣灵在五旬节的降临告诉我们他已在那里.”[12] 感谢神,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进到天上的真帐幕去了, 为我们在神面前服事. 更重要的是, 他不仅进去, 还要出来  —  为我们从天再来! 是的, 这位蒙神悦纳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 有一日将要从天上的圣所出来, 回到世上, 来接凡属他的信徒归回天家. 这是何其荣耀、何其活泼的盼望啊! 让我们为此更敬虔度日, 更儆醒等候那荣耀的一日!


[1]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家信》常引用的“AV”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2]               râmam 在旧约中出现6次, 最常译作“上升”(2次, 结10:17,19), 其次是“被高举”(1次, 伯24:24);  “高举”(1次, 诗118:16); “升上”(1次, 结10:15); 离开(1次, 民16:45).

[3]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144, 1152页.

[4]               同上引, 第1144页..

[5]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是奉主名聚会中的著名圣经教师, 写了数本有关会幕真理的公认好书. 有关他的生平和著作, 请参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6]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1), 第263-264页.

[7]               威尔逊(Walter Lewis Wilson)也赞同铃铛(bell)代表见证, 但他认为铃铛指神百姓恩慈和美丽的见证. Walter Lewis Wilson, Wilson’s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ypes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57), 第53页.

[8]               石榴树是亚洲的土产, 但自史前时代开始已在圣地、埃及和地中海沿岸培植, 今天在这些地方也颇常见. 石榴被列在埃及地怡人的果子之中(民20:5), 也被列为应许之地的一个祝福(申8:8).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 第1144页.

[9]               Walter Lewis Wilson, Wilson’s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ypes, 第357页.

[10]             J. Denham Smith, Thoughts on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7), 第227页.

[11]             同上引.

[12]             同上引, 第22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