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安息日里的基督


(A)     序言

赫司革(Abraham Joshua Heschel)说道: “圣经里其中一个最特出的字是qadosh, 意即圣洁(holy). … qadosh这字首次出现在一个特殊的场合  —  在创世记的创造万物故事之末. 此字在那里用来指时间, 这点意义非常深远: ‘神赐福给第七, 定为日’(创2:3). 有关创造的记载, 没有任何物件被赋予‘圣’的特质, 除了安息日. 这与一般宗教思想全然相异. 按人的幻想, 神创造了天地后, 应该会创造一个圣处  —  一座圣山或一条圣泉  —  以在此处设立一个圣所. 可是圣经首先提及的, 是时间上的圣(holiness in time), 即圣安息日.”[1] 安息日列于利未记23章七大节期的前头, 自然有其独特地位. 其他节期每年只守一次, 但安息日则在整年中每周都守; 而它的存在比其他节期更早, 甚至远在创世记2章已经开始. 现在, 就让我们同来探讨这圣经首次分别为圣的日子  —  安息日!

 

(B)     安息一词基本涵义

在旧约中, 有关安息的基本用词是 Shabâth {H:7676},[2] 源自动词 Shâbhath {H:7673). 这动词的字义如下:

(a)   止息、停息(直译): 例如“时间与季节就永不停息”(创8:22); “吗哪就止住了”(书5:12);

(b)   撇下、灭绝、断绝(意译): 例如“没有撇下”(得4:14); “以色列国灭绝”(阿1:4);

(c)   除去、除灭: 例如 “酵从你们各家中除去”(出12:15); “他们的名号从人间除灭”(申32:26);

(d)   除去劳苦、得以休息: 例如“不能下去, 焉能工”(尼6:3).

概括而言, 安息日的“安息”一字表明停止工作、除去劳苦, 为要让人安息在神面前, 专注于敬拜神. 有关安息的诫命, 出埃及记说明: “六日你要作工, 第七日要安息, 使牛、驴可以歇息, 并使你婢女的儿子和寄居的, 都可以舒畅”(出23:12); “你六日要作工, 第七日要安息, 虽在耕种收割的时候, 也要安息”(出34:21). 六日要做工, 但第七日是完成的日子, 七日就成为一种旋律. 在第七日, 这旋律就成为一个圆周,应该停止, 务须休息. 唐佑之进一步解说: “‘安息’的字义(gamaru, 亚甲文)是完成、中止、实现.[3] 阿拉伯文shapata是止息、中断. 希伯来文shabbat强调完全或美善, 好似月圆一般. 如果将这字作两个字母(sh-b), 有归回或转变之意, 一个结束, 有另一个新的开始. 每月15月圆, 之后又再消散. 再有月圆, 再行注意, 再看月缺的实况. 这种字义在被掳之后, 尤其有这样的发展与演进.”[4]

(C)     安息日的历史背景

(1) 创造后安息: 神用六日创造万物后便安息了, “神赐福给第七日, 定为圣日, 因为在这日, 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就安息了”(创2:3). 这是安息的日子, 虽未成为特殊的名词“安息日”, 却是有关安息日的最早记载. 这第七日被称为“圣日”, 原文字义为“使之圣洁”(无“日”字), 强调与上述的叙述“好”子不同. “好”是指适当、合宜及实用, 是神对人所作的评价, 但由“好”至“圣”, 无疑是一大跃进, 因为“圣”是属神的, 有更高的境界, 更深的涵义; 圣洁是神的属性. 这日  —  第七日  —  是神所分别为圣的, 是属于神的, 与其他六日迥然不同.

(2) 玛拉的传统: 犹太拉比认为这是安息日最早的来源. 以色列人过红海之后, 在旷野走了三天, 到了玛拉, 因为水苦不能喝, 百姓向摩西发怨言. “摩西呼求耶和华, 耶和华指示他一棵树, 他把树丢在水里, 水就变甜了. 耶和华在那里为他们定了律例、典章.”(出15:25). 犹太拉比相信这“律例典章”其中可能包括安息日的条例(拉比著作“Sanhedrin”56b就是以出15:25,26为安息日条例的根据). 在下一章, 我们读到神赐吗哪给以色列人时, 规定收取吗哪的条例, 六天可以收取, 到了第六天可以收取双倍, 因为“第七天乃是安息日, 那一天必没有了”(出16:26). 出16:23说: “明天是圣安息日, 是向耶和华守的圣安息日.” 这是圣经中首次提说安息日是律法的规定, 必须守这日为圣.[5]

(3) 十诫的两版: 十诫的第四诫是守安息日. 十诫有两个版本: (a)出20:10-11论到安息日时以“神的创造”为理由, 重点在宗教信仰的属灵涵义. (b)申5:12-15论及安息日时则以“神的救赎”为理由, 重点在道德处事的属灵涵义: “要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申5:15). 神拯救他们脱离奴役的轭, 进入迦南的安息, 所以这日要让家人、仆婢以及家禽一同安息(申15:14). 唐佑之提出一件值得留意的事, “以色列人第一次守安息日是在两种场合: 一则在玛拉(出15:27), 另一则, 是在他们得吗哪的旷野(出16:30). 这是在他们领受西奈山(即西乃山)启示之前. 西奈山颁布律法, 是在安息日, 现在这要守安息日的计划, 则远在律法之前.”[6] 神在西乃山颁布律法前早已定下安息日的条例, 来预备他百姓的心, 足见安息日的重要性.

(4) 圣约的记号: 神与以色列民族立约之前, 已有亚伯拉罕的约(创17:2), 这有割礼为记号(创17:13). 但在所谓的“圣约法典”中(The Covenant Code, 出20-31章), 神特别强调要守安息日为圣日, “你们务要守我的安息日, 因为这是你我之间世世代代的证据, 使你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你们成为圣的. … 故此, 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守安息日为永远的约. 这是我和以色列人永远的证据.”(出31:13). 古代的迦南文化, 有几种迷信的观念和作为. 七日内有一日为忌日, 被视为不吉利的日子, 那就是第七日. 所以六日要做工, 第七日禁止工作, 这种禁止是出于迷信.[7] 但神特别拣选第七日, 将之分别为圣, 定为圣日, 成为神赐福的日子, 为要破除这种异教的迷信. 神把守安息日定为圣约的记号, 为叫他的约民以色列人与异教徒有别.

 

(D)     安息日的重要条规

安息日是十诫中的第四条, 具有独特的性质和地位, 因为其他九条是为普世人而设的, 只有这条专为以色列人而设, 因为他们是圣约之民, 而守安息日是圣约的记号. 在安息日, 以色列人必须遵守以下的条规:

(1) 属地的工作止息: “第七日是圣安息日, 当有圣会; 你们什么工都不可做. 这是在你们一切的住处向耶和华守的安息日”(利23:3). 守安息日是重要的, 凡干犯此日的人, 必须被处死: “他们要守我所吩咐的, 免得轻忽了, 因此担罪而死”(利22:9). 以色列人要在安息日歇下属地的工作. 旧约律法并未指明什么是属地的工作. 根据唐佑之, “工作”这字是指特殊任务与派定的事务, 大概是指私人的事,
成为日常的事. 犹太拉比的传统(shabbath 7:2)列出39项安息日禁做的事.[8] 如从前以赛亚先知的信息中, 主要是属私人的性质: “你若在安息日掉转(或作谨慎)你的脚步, 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 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 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 而且尊敬这日, 不办自己的私事, 不随自己的私意, 不说自己的私话, 你就以耶和华为乐. 耶和华要使你乘驾地的高处, 又以你祖雅各的产业养育你”(赛58:13-14).

(2) 安息日圣会聚集: “六日要作工, 第七日是圣安息日, 当有圣会”(利23:3). 安息日是圣约的记号, 神要他的圣约之民有圣会, 圣会也可译作“圣的场合”. “会”是聚集, 是特别分别为圣, 归于耶和华的. 安息日必大有喜乐, 并有圣洁的省思, 因而感恩, 人们在聚集时不但敬拜感恩, 也聆听律法. 除了念诵圣经的律法书外, 也选读犹太拉比的传统著作. 诗篇中有所谓“安息日的诗歌”(此乃诗篇92篇的小标题), 是专为守安息日在会堂唱的, 诗歌中说道: “因你耶和华借着你的作为叫我高兴. 我要因你手的工作欢呼”(诗92:4). 此外, 照安息日的规定, 每逢安息日要摆放和更换会幕或圣殿中的12个“陈设饼”(利24:8), 并献上特设的燔祭和素祭(民28:9-10).

(3) 安息日主要礼俗: 安息日前一天下午, 当大家忙着煮食, 为安息日预备全家的食物, 会听见祭司吹号角六次. 第一次为通知农田的人放下工作回城, 第二次为向店铺宣告, 他们该关门休息. 第三次提醒人们点灯, 作为安息日的开始, 另外还有三次, 接续通知他们完全停止工作. 按中世纪以后拉比的著作, 他们在安息日下午为安息日预备最好的食物, 摆好餐桌, 然后洗澡, 换上节期的衣裳, 坐待安息日傍晚的到来, 才与家人喜乐地享受晚餐.

燃灯的礼由各家主妇主持, 点的时候用手遮眼, 不可观看, 那时念诵祝福语, 象征性地表明她是家中的光, 使全家都光明. 点灯之后开始安息日的三餐, 礼拜五晚上日落之后是第一餐, 第二餐在安息日, 第三餐是安息日结束前, 通常也有号角的吹奏. 中世纪的点灯, 是点在饭桌上的灯台, 灯台上有七枝烛, 可逐一点燃. 道恩(Marva J. Dawn )指出, 按犹太人的传统, 他们开始礼拜五傍晚的安息日之礼俗如下: (1)先点燃两盏代表“遵守”和“记念”的灯;[9] (2)祷告、读诗篇和与创造有关的题目; (3)为孩子祝福; (4)唱“平安归于你”—  欢迎天使;(5)丈夫以箴31:10-31祝福妻子; (6)以Kiddush(意即“分别为圣”[sanctification], 为安息日祝圣的祷告文)为杯祝谢; (7)行洗手礼, 为饼祝谢; (8)带着欢笑赞美享用晚餐; (9)以申8:10结束晚餐; (10)与家人或朋友谈话或诵读律法度过剩余的夜晚时间.[10]

守安息日最美的部分, 是在礼拜五晚祷之前互相问安(犹太人称之为“kabbolas shabbos”). 第二天(礼拜六)早上, 全家去会堂礼拜后, 才回来吃安息日的第二餐. 安息日早晨十分宁静, 店铺关闭, 贸易停顿. 一切食品早已在昨天预备妥当, 大家可自由享用. 吃完第二餐后, 就到会堂学校去参加圣经和《密西拿》(或译《米示拿》, Mishna)[11]的研读, 直到下午礼拜的完毕. 回家坐享安息日的第三餐, 吃喝直到安息日的结束(礼拜六日落). 在这下午大家围坐在一起, 念诵律法, 心存感恩. 有拉比解释说, 安息日的条例之着重吃喝, 是在于反对艾赛尼派(另译“爱色尼派”, Essenes)[12]的苦行主义之实践.[13] 

 

(E)     现今时代的安息日

今日, 在以色列国可看到许多犹太人对这日的态度, 正如许多基督教国家所谓的“基督徒”一样, 并不到会堂去聚会, 反利用这“假期”从事旅行野餐和各样有益或有害身心的康乐活动. 可是虔诚的犹太人仍然虔守安息日. 曾在以色列居住和生活过的丘恩处博士描述他在耶路撒冷的经验: “不但旅店有所谓‘安息日电梯’(升降机于安息日调好在每层楼都自动开关, 因为“按”电掣也被认为是“工作”), 在正统的犹太教人居住的地区, 亦派人在街上巡逻, 禁止车辆通行.

大多数的会堂均在礼拜五日落后就有礼拜, 会友在礼拜后才回家享用安息日的第一餐. 他们的饮食已非全部冷冻的, 因为电掣炉和微波炉已可调好自动开关的钟数, 而家中的电掣, 风扇和空调设备, 亦可调较开关的时间.” 唯一的例外却可能像丘恩处所经历的: 在与一位犹太籍教授参加会堂崇拜后回他家吃饭. 饭后与他家人闲话时, 门外汽车响号, 表明接送丘恩处的车辆已到达, 家人才匆忙地告诉开关走廊电灯和大门的方法, 并连连致歉, 因他们在安息日晚上不需使用这些的缘故, 而未装置自动的开关掣.[14]

(F)     安息日里的主基督

安息日是神所分别为圣的日子, 但它是律法中的礼仪律, 是“后事的影儿”, 而真正的“形体”耶稣基督已经来到, 成就了“安息日”的属灵涵义(西2:16-17):

(F.1)            基督是创造万物的主 

圣经首次提到“安息”时与创造有关. “神赐福给第七日, 定为圣日, 因为在这日, 神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就安息了”(创2:3). 当我们想到神第七日的安息, 我们就想到之前六日的创造, 而旧约创造万物的耶和华神, 就是新约的主耶稣基督. 约翰写道: “万物是借着他造的. 凡被造的, 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约1:3); 保罗也说: “万有都是靠他造的, 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 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 一概都是借着他造的, 又是为他造的”(西1:16). 父神不但“借着他创造诸世界”(来1:2), 更“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1:3). 他曾在第七日歇了他一切创造的工, 安息了, 并把这日定为圣日, 要人记念他创造的工. 诚然, 他是“安息日的主”(路6:5).

(F.2)   基督是救赎世人的主

虽然神曾在创造万物后安息, 但因着人的悖逆, 把罪引入世界(创3章). 罪入侵世界, 破坏万物的和谐与安息, 给世人和世界带来无比的祸害和苦楚. 世人被压制在罪和死亡的权势下(罗5:12-14), 并且“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 直到如今”(罗8:22). 因着罪, 人与神的心灵没有安息. 人在伊甸园犯罪后, 神宣布他的救赎计划: 女人的后裔(即耶稣基督)要伤蛇(即魔鬼)的头, 蛇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从那时起, 神就不断在人类历史上推行那救赎的工作, 预备“女人的后裔” —  世人的救主  —  的到来, 所以当主耶稣被人控告他破坏安息日时, 他说: “我父做事直到如今, 我也做事”(约5:17). 主耶稣在世时多次选择在安息日治病, 施行救赎, 以表明安息日是救赎的记号.[15]

在主耶稣未将灵魂在各各他山交托神手里以前, 他凯旋地呼喊道: “成了”(约19:30). 这正是以色列人的安息日所指向的高潮: 旧约安息日原是新约安息的影儿, 形体却是基督并他的救赎所赐予的真正安息(西2:16-17). 基督在十架上完成了救赎工作后,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来10:12)  —  安息了! 而凡信靠他的人, 也将从所有罪中得释放, 得以进入“为神的子民存留”的安息(来4:9). 由于基督救赎工作的完备, 人无需也不可加添本身的德行来换取救恩,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也不是出于行为(指人的德行或善行), 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那些想要靠行善得救的人切记, “那进入安息的, 乃是歇了自己的工, 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来4:10). 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 单靠基督的救赎工作, 放能进入救恩的安息, 犹如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所说: “在这诫命中(守安息日), 神所意指的属灵安息是我们不但要停止我们的劳苦和工作, 更要单单让神在我们里面工作, 不靠自己的能力做任何事.”[16]

(F.3)            基督是解除重担的主 

犹太拉比相信以色列人首次在玛拉领受有关安息日的条例(出15:25 ). 以色列人已在旷野走了三天路程, 到了玛拉却因“水苦不能喝”, 耶和华神指示摩西一棵树, 他把树丢在水里, 水就变甜了, 以色列人因此得以解渴, 身心得着安舒. 基督徒活在世上仿佛走在旷野路途, 会遇到“玛拉”(意即“苦难、辛酸”, 参约16:33), 但请听那胜了世界的主说: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 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11:28). 正如那棵树使苦水变甜, 让人解渴安舒, 耶稣基督也能使眼泪变为欢笑, 让我们在他里面享有心灵的平安与安息. 诗歌“何等恩友慈爱耶稣”提醒我们这个宝贵的真理:

是否生活挂虑重重? 劳苦重担压肩头?

惟在主内能获安宁; 携来恩主座前求!

亲或离我,友或疏我, 当向耶稣座前求!

在主怀中必蒙护佑; 有主安慰百无忧.

 对圣徒而言, 主耶稣接下去所说的话更显出深远安息的意义.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 这样, 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贴切写道: “当信徒顺服基督为主, 服从他的旨意并伏在他的轭下时, 便可经验这安息. 这是我们今天的福气. 那疲惫的仆人, 不会因服侍主而感觉疲惫, 他会听到甜美的话说  — “你们来同我… 去歇一歇.”(可6:31) 在那里, 他单独在主面前, 远离劳碌奔波, 找到安息舒畅, 为他的工作重新装备. 那些离了我们‘与基督同在’的(腓1:23) … 他们的争战已完, 劳苦的日子已过; 他们安息在天堂‘与主同在’(林后5:8; 路23:43)”[17]

(F.4)            基督是掌管时间的主 

希伯来文圣经学者特瑟瓦(Matitiahu Tsevat)强调安息日的基本意义是“接受神的君主权威”(acceptance of the sovereignty of God). 我们往往试图掌控我们的生活, 但守第七日(安息日)提醒我们神才是时间的主宰.[18]  耶稣基督在启示录第1章宣告道: “我是阿拉法, 我是俄梅戛, 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又在最后一章宣告说: “我是阿拉法, 我是俄梅戛, 我是首先的, 我是末后的, 我是初, 我是终”(启22:13). “阿拉法”是希腊字母的第一个字母, “俄梅戛”则是最后. 主耶稣是最初亦是最终, 无论是昔日、今日或是以后, 他都是永在的全能者, 掌管着一切. 他不受时间限制, 因他创造时间, 掌管时间, 超越时间! 他将安息日定为圣日, 分别为圣, 好叫我们常常记住一个事实  —  基督不仅是“安息日的主”, 也是“掌管时间的主”, 所以我们从他而得的时间和生命, 都当以主的旨意为依归.

 

(G)     结论

以色列人的安息日亦有对大地和族裔相互照顾的含义. 因为他们不仅在六日工作之后, 第七日休息, 也在六年耕种之后, 第七年休息. 这第七年称为“安息年”, 要让田地、葡萄树和橄榄园都休息一年. 在这年内不作耕种, 而其自出的果实, 则让贫穷人摘取, 或任由田间的野兽食用(出23:10-11; 利25:3-7). 至于买了希伯来人作奴仆婢女的, 在服事六年之后, 第七年也当让他们出去(出22:1-11; 申15:12-17). 这第七年又称为豁免年, 凡借钱给同族的人(指希伯来人), 在这年都豁免偿还. 但借给外邦人, 则可追讨(申15:1-11). 此外, 每七个安息年之后的第二年, 就是第五十年, 亦称“禧年”或“公羊角之年”. 禧年也是圣年, 非但不耕种, 也要在遍地宣告自由, 并且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 各归本家(利25:8-17; 27:24).[19]

按预表的意义, 千禧年是神所赐更进一步的安息. 弥赛亚主耶稣基督作王一千年, 撒但被暂时捆绑, 受造之物的叹息终止, 信他的人将获得释放、自由与安息(参路4:17-19). 那时旧约预言实现  — “全地得安息, 享平静, 人皆发声欢呼”(赛14:7). 那时再也听不到那争战的声音、打仗的呼声、受压制者的呼喊和那痛苦的哀号; 在主耶稣基督这位“公义的日头”(玛4:2)安祥的光照、“和平的君”(赛9:6)仁慈的治理下, 那疲倦的地土也将享受安息. 但这并非最后的安息, 因罪仍在下面埋伏, 撒但虽受捆绑却未被灭. 千禧年完后还有人的罪与撒但的怒气最后的爆发(启20:7), 末了从天上来的审判将它平服. 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展开, 公义得以伸张过后, 神将引进新天新地(启20:11-15; 21:1). 这时, 永远的安息随之而来, 这是神和他子民享有的安息, 是永不完结、永无止息的安息.

 

 


[1]               Abraham Joshua Heschel, The Sabbath: Its Meaning for Modern Man (New York: Farrar, Straus & Giroux, 1951), 第8-9页. 引自 Marva J. Dawn, 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89), 第39-40页.

[2]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 Shabâth {H:7676}在旧约中出现102次, 译作: 安息日(65次); 安息(34次); 安息…日(3次).

[3]               丘恩处指出, 安息日的起源极为古远, 不只希伯来人有此风俗, 所有的闪族人均有类似的习俗. 但各族人对它的解释有所不同, 且在不同世代稍有变异. 从文字学的角度, 主前25世纪在巴比伦以北约30英里的亚喀得(Accard, 中文圣经《和

合本》译为“亚甲”, 创10:10), 就有Sabattu一字, 用以表达“清除”, 而其“清除节”却在月圆的时候, 即阴历每月14、15日. 这清除节含有令人良心平安、清洁、无罪的意思.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纽约: 纽约神学教育中心, 2000年二版), 第74页.

[4]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香港: 真理基金会有限公司, 2004年), 第97-98页.

[5]               同上引, 第92-93页.

[6]               同上引, 第64页.

[7]               同上引, 第109页. 巴比伦帝国兴起时, 约在主前18世纪以后, 民间已有一种禁忌, 即在每月的初7、14、21和28日(都是“7”的倍数), 国王、祭司、先知和医生等,要避免做某些事. 其后, 在迦南和阿拉伯地区的人, 却对数字“7”有忌讳, 认为是邪恶的. 甚至今天还有些中东的人, 在数算的时候, 从1起数算都开声, 但数到“7”的时候就暗然略过, 而到“8”又开声数算. 有点像今日一些西方人对礼拜五和数字“13”一样.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74页.

[8]               虽然《密西拿》(另译“米示孥”, Mishna / Mishnah)规定39条在安息日禁做的事, 却说明没有任何安息日的规条, 不容许人于安息日在疾病或危难中去救人的性命. 《塔木德经》(另译“他勒目”, the Talmud)甚至对利18:5的“活着”, 解释作上帝要人遵行律例典章的目的, 并非要人死去, 乃要人“活着”, 并把这解释应用到安息日的条例来. 同上引, 第76-77页. 虽说旧约没有禁止人在安息日治病, 但有犹太拉比指所有治病皆是工作, 因此除非生命攸关, 否则往往避免在安息日治病. 主耶稣揭露这种态度是何等无情和荒谬(路13:10-17; 约7:21-24), 并强调安息日是特别适合行善的日子(可3:4-5).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654页.

[9]               点燃两盏代表“遵守”(observe / keep)和“记念”(remember)的灯, 是与两处提及安息日的命令有关, 即申5:12(“当…安息日为圣日”)和出20:8(“当记念安息日”).

[10]             Marva J. Dawn, 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 第11-12页.

[11]             《密西拿》(另译“米示拿”, Mishna / Mishnah)是希伯来文Mishna的译音, 字义是“重复”, 即跟随老师逐句口诵重复讲出来的意思. 它是犹太教律法书《塔木德经》(the Talmud)的前半部和条文部分, 共6卷, 62篇. [注:《塔木德经》是关于犹太人生活, 宗教, 道德的口传律法集, 全书分《密西拿》(Mishna / Mishnah)及其注解篇《革马拉》(Gemara)两部分, 为犹太教仅次于旧约圣经的主要经典].

[12]             艾赛尼派信徒(另译“爱色尼派信徒”, Essene)是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间盛行于巴勒斯坦的一个犹太教派别, 严守律法、教规, 过严格禁欲的生活.

[13]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第103-106页;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77页.

[14]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77-78页.

[15]              例如主耶稣在安息日治好手枯干了的人(可3:1-6)、医好被鬼附着病了18年的女人(路13:10-17)、治好患水臌的人(路14:1-6)、病了38年的人(约5:4-16)等等.

[16]             Marva J. Dawn, 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 第56页.

[17]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17页.

[18]             Marva J. Dawn, Keeping the Sabbath Wholly, 第57页.

[19]             有关“安息年”和“禧年”的背景和意义, 请参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第108-123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