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红母牛所预表的基督


(A)  序言

如果是你我写圣经的话, 就必定将献红母牛一事写在利未记的献祭条例中; 可是圣灵却不然, 他带领摩西把这事记于民数记里, 这点意义深长. 利未记是教导神的选民如何亲近圣洁的神, 就是借着献祭来敬拜与事奉神; 而民数记则记载神的选民在走旷野路途的经历. 红母牛出现在这本堪称“旷野之书”的民数记是合宜的. 我们信主后直到归回荣美天家, 就如同走在旷野的路上直到进入迦南美地. 我们活在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 难免受到罪恶和私欲所沾染和玷污, 需要洁净, 所以神为我们预备了“红母牛”  —  主耶稣基督. “麦敬道(C. H. Mackintosh)[1]适切指出, 红母牛是神为信徒在旷野途上沾染污秽所提供的解决方法, 预示基督的死洁净了我们的罪, 使我们行经邪恶的世界得着洁净, 直到天家永远的安息”[2] 现在, 让我们以敬虔的心来探讨和细察圣灵借着红母牛所要预表有关基督的真理.

 

(B)  红母牛的字义

“红母牛”一词英文是“red heifer”, 在民19:2译成“纯红的母牛”. “红”一字希伯来文是 ’âdôm {H:122},[3] 意即“玫瑰色的、红色的”;[4] 而“母牛”在原文是  pârâh {H:6510}, 是“小母牛”的意思.[5] 希伯来文 ’âdôm 一字与 ’âdâm 一字{H:120/121}(即“亚当”或“人类”)[6]非常接近, 皆源自相同字根, 令人不禁联想到红母牛的纯红色可预表基督的人性. 基督是“末后的亚当”(林前15:45), 他“道成了肉身”(约1:14), “成为的样式”(腓2:7). 希伯来书的作者论到基督的人性时写道: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 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著死, 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来2:14). 那不能朽坏、不能死亡的神, 取了人类那会朽坏、会死亡的“血肉之体”, 为要替全人类代死赎罪, 并借着肉身的死, 拯救人类脱离魔鬼的权势.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7]写道: “红母牛是主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预表, ‘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 ‘亚当’这一名字意味着红土(red earth, 红色泥土), 人就是从红土所造, 而红母牛一词的‘红’字在原文中正是表达这个意思.”[8] 因此, 阅读希伯来文圣经的人不难察觉红母牛之“红”字与“亚当”或“人”的玄妙关系. 诚如基兹(Benjamin Keach)所指出, “红色”象征基督的人性, 表明他同受我们的苦难, 也提醒我们他血红的痛苦和悲伤.[9] 相信我们都难以忘记他在客西马尼园中极其伤痛, “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22:44), 更想起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流血舍身(约19:34; 西1:20). 感谢神, 为我们预备了“纯红”的母牛  —  主耶稣基督!

 

(C)  红母牛的意义

(C.1)   耶稣基督的圣洁无罪

民19:1-2记载: “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 ‘耶和华命定律法中的一条律例乃是这样说: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 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 这里表明主耶稣基督是那位圣洁、没有残疾、毫无瑕疵、未曾负过罪轭的主! 彼得提醒信徒说: “知道你们得赎, 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希伯来书的作者论到主耶稣时也说: “像这样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 原是与我们合宜的”(来7:26).

红母牛是“未曾负额的”, 这预表我们的主不仅无比圣洁、无瑕无疵, 更是未曾伏在罪恶过犯的轭下. 主说: “所有犯罪的, 就是罪的奴仆”(约8:34), 而“世人都犯了罪”(罗3:23), 所以我们世人是生在罪里(诗51:5), 且活在罪的轭下  —  受罪捆绑, 被罪辖制. 保罗为此感叹道: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 就是我肉体之中, 没有良善.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 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故此, 我所愿意的善, 我反不作; 我所不愿意的恶, 我倒去作”(罗7:18-19). 作为罪的奴仆, “生”与“活”在罪轭之下, 是何其可悲. 但感谢神, 他为我们世人预备了一位“未曾负过罪轭”的救主, 唯有他生来是圣洁无罪的. 他降生在这污秽的世界, 要彰显神完全的圣洁, 并给人一个圣洁的标准, 证实他是那配献为祭的红母牛!

      (C.2)   耶稣基督在营外受苦

民19:3 记载这只红母牛要“交给祭司以利亚撒, 他必牵到营外, 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我们不可忽略祭牲死的地方. 祭司要把红母牛“牵到营外, 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然后用其血向会幕弹七次, 并将红母牛焚烧(民19:4-5). 这一幕表明基督将在耶路撒冷城门外受苦流血. 新约希伯来书的作者说: “原来牲畜的血, 被大祭司带入圣所作赎罪祭, 牲畜的身子, 被烧在营外. 所以耶稣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圣, 也就在城门外受苦.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1-13).

耶路撒冷城是犹太教的中心; 在狭义上可代表拒绝基督的犹太教, 或一切拒绝基督的完美位格和救赎工作的宗教组织;[10] 在广义上, 这弃绝基督的华美之城也可代表那普遍上弃绝基督的世界(世俗)制度或思想体系. 论及基督在城门外受苦一事, 麦敬道(C. H. Mackintosh)提醒我们说: “他取了城外的位置, 从那里发出声音, 我们有否听见呢? 我们明白了吗? 我们岂不该慎思耶稣受死的地方? 是否我们只收取基督死所成就的美福, 而不寻求与他同受凌辱呢? 断乎不可.

“‘这样, 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他去, 忍受他所受的凌辱’(来13:13) 这句话蕴含深厚实意, 要鼓舞我们生命一切所有, 寻求与被拒绝的救主同站一位. 我们岂可眼见他在营外受死, 而自己却在营内收取他受死所成就的美福? 我们岂可在那弃绝我们的主之世界, 寻求家园、地位、名誉、产业? … 我们的夫子生于马糟, 死于十字架, 葬于别人的墓里. 我们应否相反追求尊荣、品位、财富呢? 愿我们的心都说: ‘没此虚想.’ 愿我们的生活都表明: ‘不以地上的事为念.’ 但愿我们靠着神的恩典, 向圣灵的呼召  —  ‘出到营外’, 献上回应.”[11]

(C.3)   耶稣基督的完美献祭

民19:4记载: “祭司以利亚撒,[12] 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 向会幕前面弹七次.” 此乃得
到洁净的基础.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圣灵感动下写道: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 作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 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 不是人手所造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 乃用自己的血, 只一次进入圣所, 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若山羊和公牛的血, 并母牛犊的灰, 洒在不洁的人身上, 尚且叫人成圣, 身体洁净. 何况基督藉著永远的灵, 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 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 除去你们的死行, 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麽?”(来9:11-14).

在此我们从预表看见了真体. “七”这数目在圣经代表“完全、完美”之意. 祭司在会幕前弹红母牛的血七次, 预示耶稣基督的血向神完全地献上, 成就了“完美”的赎罪工作, 具有“完全及完美”的赎罪功效. 民19:5进一步表明基督赎罪的工作: “人要在他眼前把这母牛焚烧, 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 不只是流血, 乃是整个的祭牲被带到营外, 在那里被完全的烧毁, 全然烧成灰烬. 李继圣指出: “这是预表我们的罪被担当, 且永远灭绝在十字架上. 那个火就是神的审判, 在十字架上毁灭我们所有的罪. 当主耶稣在神恩典中担当这些罪孽, 且代替我们受审判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 在凡信靠他的人, 罪就永远得赦免, 罪的权势就永远不能再侵犯.”[13]

这是何等完美的福音! 基督完全的牺牲成就了完美的赎罪工作, 使人因此蒙神悦纳. 人只需凭着简单的信心接受这代赎的工作, 他的良心必蒙基督的血所洁净, 不必再有任何的罪咎, 无需再有被神定罪的恐惧. 凡信靠基督的人, 基督的宝血已将他一切的罪完全涂抹了, 他的良心必能享受完全的平安. 此乃我们良心得到洁净和安息的坚稳根基, 使我们能事奉那圣洁的永生神!

(C.4)   基督放下属世的荣华

还有一事值得留意, 民19:6说道: “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 都丢在烧牛的火中.” 有关香柏木和牛膝草, 我们记得智慧无双的所罗门王曾“讲论草木, 自利巴嫩的香柏树, 直到墙上长的牛膝草”(王上4:33). 李继圣指出, 香柏树是植物中最高贵的, 牛膝草则是最下贱的, 是长在墙头上的. 朱红色线预表世界的荣华富贵.[14] 那就是在植物界里从最大的到最小的, 其余的都包含在这两种之间. 所以香柏木和牛膝草, 是表明凡从亚当后裔所生的, 不论是高贵的是卑贱的. 所有我们属于亚当里的荣耀和矜夸, 和世界的荣华富贵… 这些东西, 就是属世的荣耀、矜夸和荣华, 都要在烧红母牛之火中被焚烧.[15]

基督确实为我们放下了属世的荣华富贵及尊贵荣耀. 本是万王之王的他并没降生在王宫, 反倒选择生于马糟. 本是拥有万有的他并没生长在富裕的家庭, 反倒选择生长于穷木匠的家中. 以赛亚描述他时写道: “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 像根出於乾地. 他无佳形美容, 我们看见他的时候, 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 他被藐视, 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 我们也不尊重他”(赛53:2-3). 使徒保罗也说: “他本有 神的形像, 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 反倒虚己, 取了奴仆的形像, 成为人的样式. 既有人的样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顺服, 以至於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 诚然, 基督为我们选择了十字架! 他弃绝属世一切的荣华富贵, 仿佛将之烧成灰烬.

这对我们所有信徒而言, 是何其大的恩典! 保罗提醒我们说: “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 他本来富足, 却为你们成了贫穷, 叫你们因他的贫穷, 可以成为富足”(林前8:9) 为此, 保罗说道: “我断不以别的夸口, 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因这十字架, 就我而论, 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就世界而论, 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 世界弃绝与钉死了那荣耀的主, 世界已进入堕落和黑暗中, 就保罗而论, 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李继圣写道: “十字架是我们旧生命  —  亚当的末路, 是主基督  —  新生命的开始. 当我们看那十字架上荣耀的救主, 他因为我们的骄傲、败坏, 为我们的罪而死,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可夸口的呢? 我们岂还能追求这世界上的浮华虚荣呢?[16] 亲爱的弟兄姐妹, 让我们因着十字架而将这属世的一切焚烧在火中.

 

(C.5)   基督满足神圣洁要求

民19:11-13说: “摸了人死尸的, 就必七天不洁净. 那人到第三天, 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 第七天就洁净了. 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 第七天就不洁净了. 凡摸了人死尸, 不洁净自己的, 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帐幕, 这人必从以色列中剪除, 因为那除污秽的水没有洒在他身上, 他就为不洁净, 污秽还在他身上.” 这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 虽然神愿意与他百姓同住, 与他们同行与交通, 但他绝不能允许百姓不洁或污秽. 对于现今的基督徒, 这“污秽”不单指摸了“摸了骨头, 或摸了被杀的, 或摸了自死的, 或摸了坟墓”(民19:18). 这些东西代表道德和属灵的污秽, 是在思想和行为上接触“罪”的后果, 也将破坏我们与神的交通. 彼得提醒我们: “那召你们的既是圣洁, 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圣洁. 因为经上记着说: ‘你们要圣洁, 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5-16; 也参利11:44; 19:2; 20:7).

被玷污的百姓怎么办呢? 民19:9说: “必有一个洁净的人收起母牛的灰, 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 为以色列会众调作除污秽的水, 这本是除罪的.” 对于不洁净的人, “那人到第三天, 要用这除污秽的水洁净自己, 第七天就洁净了. 他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 第七天就不洁净了”(民19:12) 这事在预表上对现今的基督徒意义重大, “第三天”叫人联想到基督死后第三天复活. 根据纽贝里, 焚烧红母牛和收集红母牛的灰表明基督被钉十架和埋葬;[17] 不洁净者要在第三天应用这除罪灰, 意思是说, 应用者必须领悟一项真理, 人能得到洁净, 不仅是靠基督的死, 也靠基督的复活.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 复活, 是为叫我们称义”(罗4:25). 洁净成就于“第七天”, 即安息之日(出20:10-11). 这预表耶稣基督的完美赎罪圣工(“七”象征“完美或完全”), 以及信靠他的人所将进入的完全安息.[18] “人若在第三天不洁净自己, 第七天就不洁净了”; 人如果不能明白和信靠基督死而复活的救恩, 就不能得救, 无法进入赦罪的安息(罗10:9; 来4:2-3).

      (C.6)   基督除罪的功效永存

神是圣洁的, 人不可轻慢此事, 所以民数记19章一而再, 再而三地强调和教导这项真理. 民19:16-19记载: “论何人在田野里摸了被刀杀的, 或是尸首, 或是人的骨头, 或是坟墓, 就
要七天不洁净. 要为这不洁净的人, 拿些烧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里, 倒上活水. 必当有一个洁净的人拿牛膝草蘸在这水中, 把水洒在帐棚上, 和一切器皿并帐棚内的众人身上, 又洒在摸了骨头, 或摸了被杀的, 或摸了自死的, 或摸了坟墓的那人身上. 第三天和第七天, 洁净的人要洒水在不洁净的人身上, 第七天就使他成为洁净. 那人要洗衣服, 用水洗澡, 到晚上就洁净了.” 这段经文再次提醒我们神的圣洁, 且更深一层地教导有关圣灵如何把基督赎罪的价值应用在信徒身上. 这里提到凡接触到“死”的人或物都是不洁净了. 死乃是罪的工价(罗6:23), 是人犯罪所引向的必然结局(创2:17). 正如上文所提及的, 我们信主得救后仍然活在这充满罪恶的世代, 难免被罪所玷污, 当怎么办呢? 上述“红母牛的除罪灰”正是神为我们预备的解决方案.

李继圣贴切指出, 民19:16-19是描写一个选民犯罪以后的情形和结果. 他或者因与世俗接近而有了玷污, 他一有了玷污以后是要再宰杀一只红母牛吗? 是要再弹一次血吗? 不是, 他只需用水和灰洒在他身上. 他要用除罪灰放在器皿里, 倒上活水, 调作除污秽的水, 以洒在求洁净的人身上. 或有人要问, 那除罪灰从那里有除污秽的灵验呢? 其灵验的效能, 乃在乎红母牛的血与皮和肉, 以及香柏木、牛膝草, 同朱红色线都烧尽了. 因为那灰是“洒血的回忆”, 乃是记念曾经流过血的, 并且记念在营外烧的那个身体, 这是预备主耶稣流血的痛苦和死亡.

李继圣进一步表示, “倒水”是表明圣灵. 主耶稣说: “信我的人, 就如经上所说, 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 要受圣灵说的”(约7:38-39). 民19:17说: “要为这不洁净的人, 拿些烧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里, 倒上活水.”所以活水或流出来的活水都是表明圣灵. 那红母牛的灰是预备主耶稣受苦和受死, 解决了我们众人所犯的罪, 同时也解决了由亚当遗传而来的罪因. 当我们被罪玷污时, 圣灵就把基督的痛苦和他的受死带到我们的思想里, 提醒我们的记忆, 使我们想到主基督为我们受的痛苦和羞辱, 想到他十字架上受死的价值. 那么, 我们必因圣灵的感动而自悔自责, 在神面前痛切认罪, 得着赦免和洁净. 故此, 我们因着回忆主基督的死和流血的功效便得以洁净了.[19]

 

(D)  结语

民数记19章论及罪恶之果  —  死亡  —  的玷污, 以及将它除去之法  —  红母牛. 诚然, 红母牛是基督的美丽预表. 我们这些在世上作寄居和客旅的基督徒, 走在人生的旷野路途时, 难免会沾染罪恶和过犯的污秽, 使我们与神的交通受到阻碍或断绝. 红母牛所预表的基督是神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法. 事实上, 红母牛的“除罪灰”只能使一个被玷污的人在“礼仪上”得到洁净, 但却不能叫人在“良心上”得以完全(来10:1,2); 唯有红母牛所预表的真体  —  主耶稣基督, 只一次献上他自己, 就完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9:12), “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4). 被罪玷污的信徒只需在神面前恳切认罪悔改, 必得基督宝血所洗净(约壹1:9), 恢复与神完美的交通.

结束前, 我们引述麦敬道的话是合宜的. 他写道: “基督徒永不会与基督隔绝, 但他(与基督)的交通会被罪恶意念妨碍. 在恢复交通之前, 必须审罪、认罪、除罪. 愿我们常谨记这事. 轻看罪是严重的错失. 肯定的说, 我们行在污秽中, 就不能与神相交. … 我们必须保持清洁的良心, 维持属神的圣洁, 不然, 我们的信心必触礁, 且破坏甚大. 愿主保守我们行在柔和谦卑中, 常常儆醒、祷告, 直到我们离开这个罪恶、取死的身体, 进入那光明、有福的天家, 那里没有罪恶、死亡、污秽.”[20] 何等荣美的一日!

 


[1]               麦敬道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满有恩赐的圣经教师, 他所写的《摩西五经释义》有极其丰富的属灵价值, 值得一读. 有关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1年1月份, 第1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查尔斯·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2]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89页.

[3]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4]               根据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âdôm 这一形容词在旧约中出现8次, 指译作“红”(7次, 例如创25:30; 亚1:8; 6:2)和“红色”(1次, 赛63:2).

[5]               根据王正中的《圣经原文字典》, pârâh 一字意即“小母牛”;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26次, 只译成“母牛”(23次, 例如创32:15; 41:2)或“牛”(3次, 例如撒上6:12; 赛11:7).

[6]               希伯来文 ’âdâm 在《司特隆圣经汇编》里有两个号码, 即120和121; 编号121是专有名词, 指人类的始祖“亚当”; 他被称为亚当很可能暗示他是用“红色”(希伯来文: ’âdam {H:119})的泥土所造(创2:7). 编号120则是普通名词, 指“人类、世人”. 人类被称为 ’âdam , 因为人类是从亚当( ’âdam )而来.

[7]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是奉主名聚会的杰出解经家.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8]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第91页.

[9]                 Benjamin Keach, Preaching from the Types and Metaphors of th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2), 第993页.

[10]             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指出“这个‘营’(camp)包括一切的宗教, 无论人如何称之. 虽然它们宣称是基督徒, 但实际上是‘犹太教与异教的结合’(Judeo-pagan). 这不单指罗马天主教主义… 也指一切藐视神话语, 违背神的吩咐, 以教派主义分裂基督的人.” William R. Newell, Hebrews Verse by Verse (Iowa: World Bible Publishers, 1987),第451页.

[11]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95页.

[12]             有关祭司的预表方面,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指出, 祭司亚伦是预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过去在世上的卑微, 把自己献给神为祭; 祭司以利亚撒则预表主耶稣基督现今(在天上)的祭司职任, 即复活后之祭司职分, 领人回想起那已献上的祭; 而麦基洗德身兼两职  —  祭司与君王, 预表主耶稣基督将来在千禧年所将全面实行的祭司职分.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92页.

[13]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台北: 新旧书房, 1968年), 第123-124页.

[14]             麦敬道认为“朱红色”表示人的英伟、属世的威尊、今世的荣华、人的荣耀等.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307页.

[15]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 第117页.

[16]             同上引, 第127页.

[17]             母牛的灰要被收起, “存在营外洁净的地方”(民19:9). 这令人不禁联想到基督埋葬在“洁净的地方”, 因基督被葬于约瑟的坟墓, 而他的坟墓是“新坟墓”(太27:60),还未放过任何的尸体, 未被“死亡”所玷污, 是“洁净的地方”.

[18]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94页.

[19]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 第130-131页.

[20]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313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