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逾越节里的基督


(A) 序言

 

耶和华曾吩咐他百姓以色列人要守“耶和华的节期”(利23:4). 节期全数有七个, 若包括安息日, 共有八个. 由于安息日有其独特性, 它必须与七个节期分开, 另外思想. 七节期是指: (1)逾越节; (2)除酵节: (3)初熟节; (4)五旬节; (5)吹角节: (6)赎罪日; (7)住棚节.[1]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2]贴切指出: “每节期乃是‘后事的影儿, 那形体(或作实质)却是基督’(西2:17); 节期是他无比位格的影儿, 宣示他无限宝贵的工作. 这些都叫所有的真信徒默想、欣悦, 凭信得着喂养, 又找着他们属灵生命的力量与喜乐.”[3] 所以在追溯和默想旧约中的基督时, 我们以“耶和华的节期”为开始, 深信借此我们会心灵饱足, 灵力倍增, 心被吸引, 迈向这些节期的“形体”(实质) — 主耶稣基督. 让我们以第一个节期 — 逾越节 —为开始, 默想“逾越节里的基督”.

 

(B) 逾越节的历史背景

 

(B.1) 逾越节的来源

 

按出埃及记12章所记载, 耶和华神吩咐以色列人在亚笔月(被掳后是尼散月)的初10日, 取一只一岁并无残疾的公羊羔. 当月14日, 要宰杀羊羔, 将血涂在门楣和门框上. 当晚羊羔烤了, 与无酵饼及苦菜一同吃下. 吃的时候要束上腰, 手拿着杖, 快快地吃, 并不得有剩. 若有剩下, 则须将之烧尽, 因为当晚耶和华要巡行埃及全地, 见门上有羊血的, 就“逾越”过去. 无血的, 就进门去, 把屋内头生的长子和牲畜都击杀了. 此乃逾越节的由来. 逾越节的礼仪只有一天, 即正月14日. 但紧接下来的7天, 即正月15日至21日, 便是除酵节.

 

(B.2) 旧约的逾越节

 

哈里森(R. K. Harrison)指出, 逾越节对以色列而言, 有极高的神学意义, 因为它标志着神介入他们的历史之中, 就是神在埃及所降最后的一灾中, 杀尽了埃及人的长子, 却越过了那些以血涂抹门楣的以色列家庭(出12:11-30), 而展开了他们脱离奴役的旅程. 神吩咐他们要记念那一天(出12:14), 结果他们第二个逾越节庆典, 就是在西乃旷野中举行的(民9:1-5). 按希伯来的历法, 逾越节是在1月举行, 申16:1称之为“亚笔月”, 但被掳后便改称为“尼散月”(参尼2:1).[4] 逾越节的礼仪是在14日的傍晚进行(利23:5), 接着便是除酵的日子(除酵节); 7天之内, 以色列人不可进食任何有酵的食物. 逾越节和除酵节的条例本来各有分别, 但由于后者经常是紧接着逾越节, 两者便自然融为一个节期了. 在以色列民的生活中, 早期逾越节和除酵节的方式比较简单, 但到了王国时期, 就有更为讲究的礼仪(参王下23:21-23; 代下35:1-19).

 

(B.3) 新约的逾越节

 

到了新约时代, 逾越节和除酵节的庆祝都很具规模, 又称为“除酵的日子”(路22:1; 徒12:3). 逾越节和除酵节在基督的生平中, 具有重大的意义(参约4:45; 5:1; 6:4; 12:1-26), 原因是这个节期在新约时代, 是十分普及的(参约12:20). 在逾越节期间, 彼拉多会循例按民众的要求, 特赦一名囚犯(太27:15; 可15:6). 主耶稣本身曾积极地参与逾越节的礼仪(参路2:42; 约2:13; 6:4). 主耶稣与门徒在逾越节前夕进行最后的晚餐(约13:1). 有些学者认为逾越节的羔羊被宰杀时, 耶稣基督正悬身于十架上; 若是如此, 就更鲜明地表明基督是“神的羔羊, 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5]

 

(C) 逾越节里的主基督

 

(C.1) 逾越节所杀的羊羔

 

逾越节所杀的羊羔是特选的. 它必须是“无残疾一岁的公羊羔”(出12:5). 留意这三大条件: (1)它必须是公的; (2)它必须是一岁的; (3)它必须是无残疾的. 这些特点描述主耶稣基督的特征. 逾越节的羊羔是公的, 述说“神的羔羊”耶稣基督是男性, 因而具有代表性的权威(林前11:3,7). 一岁的羊羔处于“少壮之年”, 精力充沛, 充满活力, 象征主耶稣在十架祭坛上被献为“神的羔羊”时, 正处于33岁左右的“少壮之年”, 充满事奉的活力. 这点也鼓励青年信徒, 不要等到年老时才奉献自己, 正如诗歌所说: “将一生精英献与主, 趁你年富并力强! 倾献热诚, 奋发蓬勃, 勇敢赴真理战场!”[6]

 

此外, 一岁的羊羔算是已经成长. 这述说耶稣基督在心智上的成熟, 所作出的决定绝非意气用事, 而是深思熟虑, 他上十架的决定正是如此. 所以, 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 就说: “神啊, 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 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 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 那时我说: ‘神啊! 我来了, 为要照你的旨意行; 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来10:5-7). 经卷上预示神已预备了基督, 而基督也已决定遵照神的旨意行 — 将自己的身体一次献上, 成为永远的赎罪祭(来10:10,12).

 

逾越节的羊羔在正月初10日已被选出, 但要等到初14日才被宰杀, 原因是要让人有充足时间检查羊羔, 证实它是“无残疾的”. 整本旧约多次强调所献的祭物必须是“无残疾的”(without blemish, 利1:3,10; 4:3,23,28; 比较玛1:8,14), 而出12:5是“无残疾”这惯用词语首次的出现. 这预示神的羔羊主耶稣基督那圣洁无罪的生命, 彼得见证道: “知道你们得赎,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without blemish)、无玷污(without spot)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主耶稣曾受过足够时间的查验, 证实他是“无残疾的”. 虽他经过撒但在旷野的试探, 但他全然得胜(太4:11). 人也为他的“无残疾”作出见证; 例如审判他的彼拉多说: “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 假门徒犹大也承认自己“卖了无辜之人的血”(太27:4); 与他同钉十架的其中一个强盗也承认道: “这个人没有做过一件不好的事”(路23:41). 最后, 连钉他十架的罗马百夫长也承认说: “这真是个义人”(路23:47). 诚然, 神的羔羊主耶稣基督全然完美, 无瑕无疵!

 

圣经也透过使徒们多次印证基督“无残疾、无瑕疵”的生命, 彼得说“他并没有犯罪”(彼前2:22), 保罗证实这点时说他是“那无罪的”(原文作“不知罪的”, 林后5:21), 约翰也提醒我们“在他(里面)并没有罪”(约壹3:5). 所献之祭是否蒙神悦纳, 有赖祭物是否“无残疾、无瑕疵”. 感谢神, 我们在基督里已蒙悦纳, 因为他所献的是从“无残疾、无瑕疵”的圣洁生命所流出的宝血. 值得一提的是, 彼得劝勉信徒要“没有玷污、无可指摘”(彼后3:14), 这词句正是他在彼前1:19用来指基督那“无瑕疵、无玷污”的生命. 深愿这圣洁的生命流露在我们这些与圣洁羔羊有交通的信徒身上.

 

逾越节的羔羊是在正月14日的黄昏(原意为“两黄昏之间”, 出12:6)被杀的, 神的羔羊主耶稣应验了这预表的细节.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指出: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 有如一日渗进另一日去, 因犹太日子是以‘黄昏到黄昏’(即两黄昏之间)计算为一日的. 我们可称颂之主与门徒在第14日太阳刚下山时守逾越节; 其后, 他整夜在客西马尼园度过. 次日‘清晨’, 他被带到公会, 后又从该亚法送往彼拉多之处,之后被解到各各他山. 从午正到申初(中午12时到下午3时), 遍地都黑暗了 — 申初是下午3时 — 14日还未过, 神的羔羊牺牲死了.”[7] 神的时间何其准确! 神的话语永远常存, “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 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太5:18), 都要成全在主耶稣基督的身上.

 

(C.2)   逾越节所洒的宝血

出埃及记的主题是救赎, 所以多次提到“救赎之血”. 这点可在论到逾越节的12章中加以证实. 大卫·吉利兰(David Gilliland)贴切指出, 这章表明这“血”是:

 

(1)      涌流出来的血(Shed Blood): 血必须被流出来. 这事在埃及是新奇的, 因为在那里绝大部分的地方, 人们敬拜活着的动物. 照样, 今日许多人敬佩仰慕基督的生命之光, 却不重视赏识他的代死之恩. 但我们深信圣经的保证: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 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 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弗1:7).

(2)      洒在其上的血(Sprinkled Blood): 所流出的血不但要盛在盆里, 还要涂在门框和门楣上(出12:7). 涂血一事不是选择性的 — 可有可无, 而是必要性的 — 绝不可少. 涂血所用的器具是牛膝草(出12:22).这种卑微与简单的小植物随处可得. 这提醒我们只有靠着谦卑和简单的信心, 方能运用基督宝血的价值和能力, 使其产生救赎的功效.

(3)      满足真神的血(Satisfying Blood): 不需要别的, 只需这血就足够了. 在那恐怖的一夜, 或许有些家中有人惊恐万分, 不住虔诚祷告, 不断流泪恳求. 或许有些家中全无这些. 但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只要门上有血, 神就心满意足了, 不降灾祸, 因他说: “我一见这血, 就越过你们去, 我击杀埃及地头生的时候, 灾殃必不临到你们身上灭你们”(出12:13).

(4)      象征信心的血(Signifying Blood): 神形容所洒的血为“记号”(token). 它是一个征兆(sign), 述说一个信息. 那洒在门框和门楣上的血, 述说一个重要事实 — 血会在这里, 因为这家的人相信神的话语, 并遵照神的话语而行. 所以这血是一个记号, 向神表明这家人的信心.

(5)      庇护信者的血(Sheltering Blood): 首生的长子靠着宝血得到全面的保障. 主耶和华一见到有血迹的门, 就展开庇护的翅膀, 保护那家的人, 叫死亡的审判不临到那家. 只凭着血, 他就保护人免受死亡的侵害. 信靠基督的人也必不受“第二次的死”所侵害(参启20: 4-6, 14-15).

(6)      分别为圣的血(Separating Blood): 以色列人不再需要埃及的住家了. 身为一个寄居者, 他们就快离开埃及这为奴之家, 前往一个更美的应许之地. 这血成为神子民与埃及社会永远分别出来的标记. 同样地, 基督的宝血叫信徒与这世界敌对神的制度分开, 分别为圣归于神(彼前2:9-11).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将出埃及记12章喻为“救赎的画册”, 因其中记载了旧约里一个最完美、最清晰和最简单的预表, 就是神要借着羔羊的血完成救恩. 此乃圣经一大主题, 由亚伯在伊甸园外献羊为祭, 直到神的羔羊在耶路撒冷“城外”十字架上的牺牲, 都是同一主题. 先知谈论, 诗人咏唱, 甚至在永远天上的新歌也以救恩为题材, “因为你曾…用自己的血…买了人来, 叫他们归于神”(启5:9). 可悲的是, 有些20世纪的传道人和教徒竟不重视这血, 甚至还轻蔑地称这靠血得赎的基督信仰为“屠场的宗教”. 希望他们记得“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来9:22).[8]

 

神之羔羊耶稣基督的血是何其宝贵. 必有一日赎民将云集天庭, 羔羊的血是赎民得赎的根基, 也是天上歌颂的主题(启5:9-10). 那无数在地狱失丧者也曾听过福音, 却藐视神所预备的赎价. 他们将永远感受到他们一切罪中的罪, 不是别的, 而是拒绝了神的儿子. 他们将承认他们在世上最深的罪孽, 不是别的, 乃是轻慢了耶稣基督的赎罪之血.

 

  (C.3)   逾越节所行的仪式

 

 “这夜是耶和华的夜, 因耶和华领他们出了埃及地, 所以当向耶和华谨守, 是以色列众人世世代代该谨守的”(出12:42). 逾越节是永久性的. 大卫·吉利兰(David Gillilan)说得好, 当晚的事件虽只发生一次, 永不再重复, 但却永不可忘记(never to be repeated, never to be forgotten). 日后守逾越节时, 虽没有涂血在门上, 没有长子被杀的事件, 但还需要宰杀羊羔, 烤吃羊肉, 叫世世代代都记念神曾施行的救赎大恩.

 

曾在以色列居住过、生活过的丘恩处博士描述正月14日晚上所进行的逾越节筵(逾越节筵席). 他指出, 凡满12岁的犹太男子, 都有责任参与这礼仪的吃喝. 犹太妇女和受过割礼的外邦人, 亦可吃逾越节筵. 在这筵席上, 犹太人要按出12:24-27的话, 让儿女提问, 并用第一人称复数(即“我们”), 把守节的人也包含在整个出埃及、过红海、住旷野获训练和进迦南得福乐的过程中. 逾越节筵不单要吃苦菜,也要吃被称为“困苦饼”的无酵饼, 以记念先祖在埃及和旷野生活的苦情.

 

迦南象征属天的, 埃及则象征这个世界, 所以是属地的. 因此, 属地的数字“四”, 也在逾越节筵中非常重要. 筵中不但有四杯酒, 儿女也可提出四个问题. 家长将解释这四杯酒的含义, 乃是神在出6:6-7中的四个应许. 可惜中文的圣经《和合本》和《现代译本》翻译得不甚清楚. 按原文, 这四个应许是: (1)我要把你们从埃及人的重担下救出来: (2)我要拯救你们脱离他们的奴役; (3)我要用伸出来的膀臂和借着严历的刑罚来救赎你们; (4)我要以你们作我的子民, 我也要作你们的神. 在预表方面, 神也透过耶稣基督成就这四个应许, 拯救我们脱离罪恶的奴役, 使我们作他的子民, 他也作我们的神.

 

逾越节有四杯是饮用的酒, 另外一杯摆在那里, 是礼仪上的酒. 犹太传统称这第五杯为“以利亚杯”. 家长的解释是, 此乃以赛亚的先锋以利亚来了之后, 才能答复是否要用的. 按犹太传统, 这第五杯是否要用, 至今仍无答案. 可是, 新约圣经和基督徒却早就有了答案: 以利亚已经来了, 他就是施洗约翰(太11:7-14); 这第五杯也用过了, 就是耶稣基督所饮的那“苦杯” — 十字架的苦难(参太20:22; 26:39等).

 

照犹太人的传统, 在逾越节筵席将近完毕之刻, 要打开大门. 这一方面象征不用惧怕任何仇敌或邪灵的危害, 因为“保护以色列的必不打盹, 也不睡觉”(诗121:4); 另一方面, 有者谓此乃象征迎接弥赛亚的先锋以利亚的来临. 一般犹太神学家都认为, 弥赛亚会在逾越节期间来临. 在整个筵席结束时, 大家互祝的话乃是: “明年就在耶路撒冷了!”[9] 实际上, 弥赛亚(主耶稣基督)确实在逾越节期间以神的羔羊之身分“来临”, 他已被杀, 完成救赎大功, 拯救信徒脱离罪恶的奴役. 凡打开心门接受他的人不需互祝“明年就在耶路撒冷了”, 因为“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 若是离世, “今日就在天堂了!” 感谢父神, 因他在基督耶稣里所施行的救赎、所赐予的福气, 是何等奇妙、何等浩大啊!

 

(D)  总结

 

结束前,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 就是旧约的逾越节在许多方面述说新约主的晚餐. 在逾越节的筵席上, “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 拿起饼来, 祝了谢, 就擘开, 说: ‘这是我的身体, 为你们舍的. 你们应当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我.’ 饭后, 也照样拿起杯来, 说: ‘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  你们每逢喝的时候, 要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我.’”(林前11:23-25). 保罗也说: “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 已经被杀献祭了”(林前5:7). 旧约的逾越节述说神如何借着羔羊的血, 拯救他的子民脱离埃及的奴役捆绑. 新约主的晚餐则表明神如何借着“神的羔羊”基督的血, 拯救他的子民脱离罪恶的奴役捆绑. 对于以色列人, 守逾越节是每年一次. 但对于基督徒, 守主的晚餐却是每星期一次(林前16:2; 徒20:7). 可见父神要一切蒙主宝血所赎之人, 更多思考默想耶稣基督这“逾越节的羔羊”, 更常记念他和他的救赎大恩, 以擘饼饮杯“表明主的死, 直等到他来”(林前11:26).

 


[1]               逾越节、除酵节、初熟节和五旬节都紧密相随, 之后相隔4个月的空间. 在此相隔期间, 耶路撒冷没有“耶和华的节期”. 过了一段颇长的停顿, 接着才有后3个节期(吹角节、赎罪日、住棚节).在预表的意义上, 前4个节期是已经发生的事, 是向神属天的百姓(即教会)说的; 后3个节期是预表将来的事, 是向神属地的百姓(即以色列人)说的, 因它们论到耶和华将来怎样对待以色列人. 参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10-11页.

[2]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祁(John Ritchie)”.

[3]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 第1页.

[4]               按希伯来人或犹太人的历法, 逾越节是在正月(1月)举行. 这月被称为“亚笔月”(申16:1)或“尼散月”(尼2:1), 即阳历3至4月, 例如犹太人的逾越节在2003年是4月17日; 2004年是4月6日; 2005年是4月24日等.  Coulson Shepherd, Jewish Holy Days (4th ed)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7), 第14页.

[5]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52-154页.

[6]               参《万民颂扬》第406首. 此歌译自英文诗歌“Give Your Best to the Master”(“将你最好的献与主”). 这句话更贴切表达“一岁羊羔”的真理. 有关将“少壮之年”献给主的榜样, 请参本期(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云彩见证: 飞跃的苏格兰人  —  利德尔(Eric Liddell, 1902-1945)”.

[7]               约翰·理祈著, 姚光贤译, 《耶和华的节期》, 第23页.

[8]               约翰·理祁著, 姚光贤译, 《从埃及到迦南》(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3页.

[9]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纽约: 纽约神学教育中心, 2000年二版), 第93-9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