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在亚当里的基督 (创2-3章)


(A)       序言

我们在上期思考了创世和乐园里的基督  —  其中论及基督与乐园里的生命树和四条河, 并看见它们如何教导我们有关基督所赐的丰盛生命, 以及基督的“福音之河”所带给全人类的福气. 本期, 我们要思想乐园里的第一个人  —  亚当, 并看见他如何预示那位被称为“末后的亚当”  —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B)       在亚当里的基督

论到亚当和基督的关系, 司布真(C. H. Spurgeon)贴切写道: “虽说我们人类因亚当而跌倒堕落, 但亚当仍然是我们所该尊重的, 因他乃是人类始祖之首, 而子孙尊重先祖是应当的, 所以让我们不轻视这位人类家族的元首. 然而, 首先的亚当与‘末后的亚当’(耶稣基督)相比之下又如何呢?[1] 前者不过是出于地, 属于地, 但后者是出于天. 前者最好也不过是一个人, 但我们的救赎主虽是神, 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腓2:6). 肯定的, 若首先的亚当可以拉倒整个人类的家族, 那么基督这位更伟大的人, 同时亦是神的儿子, 自然可以重建一切, 把人类带回辉煌的时代. 若‘一人’(亚当)可因他的过错而带来败落, 那么, 这一位有神本性一切丰盛居住在祂里面的基督, 肯定更能以神丰富的恩典来修复一切, 恢复我们所失去的一切.”[2]

 

艾达(Ada R. Habershon)指出, 圣经中的人物(除了基督之外)都不是完美的人. 圣灵记述他们的历史事迹时, 是绝对忠实地描述他们, 不隐藏他们的罪. 所以有者不愿承认他们为基督的预表(type, 因基督是完美无罪的);[3] 但既然新约圣经引述他们来预示一些有关基督的真理, 这就证明神以他们为基督的预表. 他们大部分都呈现双重教训(double teaching), 既作相比(互相比较两者的共同点)又作对比(相对比较两者的不同点); 而他们的失败更是凸显基督的完美.[4] 好, 现在就让我们来默想亚当和基督的共同点, 然后再思考他们的不同点.

(B.1)   基督与亚当的头权

神把亚当安置在伊甸园. 我们知道那里是一个繁茂丰富之处, 而亚当被神委托, 单独负起“修理和看守”的责任(创2:15; 亚当可说既是伊甸园的园丁[Gardener], 又是其守护者[Guardian], 编译者按). 神给他的使命就是照料那地, 保守它作为圣洁之处, 使耶和华神可以与人交通, 而人是受造物的无上光荣. 亚当的责任重大, 也被授权为神所造的鸟类和动物命名(创2:19). 尽管如此, 这一章还是记载了一个警告, 警惕亚当那摆在他前方的危险, 以及他可能陷入的危害. 值得注意的是, 在充满创造的光辉和荣华生命的伊甸园中, 神竟然说到死亡! 祂警告亚当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 因为神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 死亡潜伏在那充满生命和人所居住的乐园中.

adam亚当处在“见习期”(或作“试用期”, probationary period), 其考验是: 他是否会顺从神而存活, 或违背神而死亡. 亚当的生命犹如悬挂在顺从的钩子上, 而这样的顺从完全基于信心. 亚当是否有完全的信心, 去接受耶和华神的话为真理? 他是否愿意全心信靠那位立他为受造物之元首(头, head)的耶和华呢? 是否愿意全心顺从那位授权他管理伊甸园的神呢? 可悲的是, 我们晓得亚当失败了, 严重影响全体人类, 因为新约清楚指出, “在亚当里众人(“众人”原意是“所有的人”, KJV: all )都死了”(林前15:22).

人类的“元首”(头, head)跌入罪里, 导致所有人成为罪人, 注定面临死亡. 虽然如此, 在绝望的死亡当中, 神说到生命! 这生命在主耶稣里找到, 正如新约所说: “在基督里众人(“众人”原意是“所有的人”, KJV: all )也都要复活”(林前15:22).[5] 这节的“众人”(所有人)是指所有信靠和接受主耶稣作他们个人救主的人. 这救恩是给予所有愿意接受之人. 我们要何等感谢和赞美神, 因祂的儿子把死亡的咒诅转换成生命的福气.

 

(B.2)   基督与亚当的妻子

在创世过程中, 对于所创造的万物, 神只有一次提到“不好”(it is not good), 而这与亚当有关(创2:18).[6] 神造人并非为要让他孤单, 而是要他享受交通与情谊(fellowship and companionship). 人被创造, 并非为要展现个人主义(利己主义, individualism), 而是要他进行社交, 建立关系. 没有任何走兽和鸟类能满足上述要求, 神必须介入, 采取行动.

耶和华使亚当“沉睡”, 并在他沉睡时, 从他肋旁取出一根肋骨, 造了一个女人, 并“领她到那人跟前”(创2:22). 那沉睡在某程度上并非为要麻醉(anaesthetic),[7] 因为人犯罪跌倒前没有感到痛楚. 沉睡主要目的是遮盖(veil), 把女人隐藏起来(不让亚当看见), 直到女人预备好, 被领到婚礼上作亚当的新娘. 那女人是独特的受造物. 她不像其他动物是从尘土所造  —  此乃亚当受造的方式, 女人乃是出自活物体, 即亚当本身.

亚当描述女人为“这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创2:23), 而女人要与她的丈夫“二人成为一体”(创2:24). 她是他的帮助者, 会尊重和支持他的伴侣. 这里是婚姻的起源  —  男人“要离开父母, 与妻子连合(原意为“黏合、紧密结合”, cleave to), 二人成为一体”(创2:24).[8] 然而, 这节还要表达一个比男女婚姻结合更伟大、更重要的真理(因它预表基督和召会的永恒关系, 编译者按).

当救主耶稣为完成救赎工作而死在十架上时, 祂仿佛“沉睡”了. 祂的死为要换取一位新妇(新娘), 就是那位要与祂结合、与祂永远同在的召会(约14:3).[9] 这新妇是所有信主的基督徒所组成的召会. 我们确认自己蒙主深爱, 因为“基督爱召会, 为召会舍己”(弗5:25). 召会也以主名所配得的爱戴、尊重和重视来对待救主, 作为合宜的回应. 成功的基督徒婚姻反映这关乎基督和召会的伟大基要真理. 每一个作丈夫的都要爱“他自己的妻子如他自己”, 而每一个作妻子的都要敬重她的丈夫.

 

(B.3)   基督与亚当的对比

试探是我们所有人在生活中的每一日都会面对的问题. 我们灵魂的仇敌撒但, 总是想尽办法鼓励我们犯罪, 使我们跌倒堕落. 我们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尝过他阴险的诡计, 无法抗拒试探而犯罪跌倒. 亚当“跌”入罪中影响深远, 导致全体人类被罪污染, 落在神的定罪审判之下, 承受亚当犯罪跌倒的恶果.
撒但向夏娃施诡计, 鼓励她与他对话. 这是夏娃错误的第一步. 她过后听从撒但的话, 怀疑神话语的真实可靠性. 撒但接着催促她看着那棵禁树上的美丽果子. 他也诉诸她的“自我”(ego), 告诉她只要吃了禁果, 她会“像神一样”(创3:5:“ 如神能知道善恶”). 在骄傲和情欲的结合下, 她摘下禁果吃了.

使徒约翰以警告的语气写信给基督徒说: “因为凡世界上的事, 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 并今生的骄傲, 都不是从父来的, 乃是从世界来的”(约壹2:16). 我们都很容易走在夏娃所行的堕落道路上, 她至终影响了她的丈夫亚当, 因她“又给他丈夫, 他丈夫也吃了”(创3:6).

可怕的后果来临了! 他们两人突然感到堕落(degradation), 因他们看见自己赤身露体, 并害怕去面对神. 最后, 他们无可避免地被逐出乐园, 带着倾轧不和的心, 进入神所创造的世界, 人类自此处在混乱不安之中. 然而, 在基督里, 我们找到解决的答案, 我们为此赞美神.

cross image

主耶稣“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祂没有犯罪”(来4:15). 我们的救主活出一个圣洁纯净的生命, 那是亚当和夏娃甚至全体人类都无法做到的. 这圣洁的生命成功抵挡魔鬼一切的试探(路4:1-13), 也令神无比满足. 这意味着祂有足够的良善去扭转罪恶的咒诅(为人类换取生命的福气, 编译者按). 祂死在各各他的十字架上, 担当人类的罪, 成为世人的救主.

 

(C)       结语

我们感谢神, 祂在圣经中清楚告诉我们: “因一人的悖逆, 众人成为罪人; 照样, 因一人的顺从, 众人也成为义了”(罗5:19); 此外, “死既是因一人而来, 死人复活也是因一人而来.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 照样, 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15:21-22). 诚如拉珥策(James Large)所指出, 亚当所行的深深地影响自己和他人, 因他一人悖逆, 所有人都败坏了. 基督也是一样, 因祂一人顺从, 所有人都可得救. 亚当开了一扇门, 使罪恶和死亡进来, 掠夺了所有的人. “末后的亚当”也开了一扇门, 却是怜悯之门, 使所有信者得入天堂. 我们现今不能再回到伊甸园, 但我们能藉着基督所开的门, 进入一个远比伊甸园更佳美的乐园.[10] 诚然, 首先的亚当带来败坏和死亡, 但“末后的亚当”带来生命和福乐. 为此, 让我们的心永远感谢赞美主耶稣基督, 并将一切荣耀归于神![11]


 

[1]  林前15:45: “经上也是这样记着说: ‘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灵: 或作血气)的活人’; 末後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

[2]  Charles H. Spurgeon, Christ in the Old Testamen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4), 第10-11页.

[3]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外一项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有关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4] Ada R. Habershon, Study of the Type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4), 第122页.

[5]  林前15:22: “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 照样, 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

[6]  创2:18: “耶和华神说: 那人独居不好, 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

[7]               据说发明麻醉药的英国产科医生辛普森(Sir James Young Simpson, 1811-1870)就是读到“神使亚当沉睡, 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创2:21)而得到启发, 发明了麻醉药, 让人在进行手术时沉睡, 减少疼痛之苦.

[8]  创2:24: “因此, 人要离开父母, 与妻子连合, 二人成为一体.”

[9]  约14:3: “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 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 我在那里, 叫你们也在那里.”

[10] James Large, Titles and Symbols of Christ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4), 第6页.

[11]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20-22页; 另在文中加上编译者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