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所有宗教信仰都是一样的?!


殊途同归? 条条道路通罗马? 你常听见人说: “所有宗教信仰都是一样的, 因为它们都教导我们道德伦理、诚心行善、待人无私和宽容大量等德行.” 就如一些哲学家常说的: “百川异源, 归海而会, 因此, 所有宗教都带领人到神那里.” 另一个变相的说法是: “对神这位全能者, 我们有不同的称呼; 向他祈祷的方式也各有不同, 但我们的心却是朝向同一位至高者.” 好, 就让我们客观的思考以下五个问题:

 

(一)     所有宗教信仰都是一样的, 信哪一个都是一样的好

事实上, “殊途同归”的说法并未经过彻底与周详的思考, 因为所有宗教信仰并不一样! 如果你对世上不同的宗教有基本认识的话, 你会发现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1)   不是所有宗教都相信有一位造物主或至高无上的上帝; 例如佛教相信“因果循环”的学说(这是不信上帝之人唯一的“生存之道”或“生命的模式”).

 

(2)   就算有些宗教相信上帝是造物主, 但在它们当中, 对这位上帝的理解以及终极命运的教导也很不同; 例如回教和基督信仰都相信有一位至高无上的造物主, 但回教坚决不信圣经中的“三一神”(即神是一位, 但有三个位格  —  圣父、圣子、圣灵)

 

(3)   还有许多宗教和民间信仰不信只有一位神(至高无上的造物主), 而是相信“泛神论”(多神或泛灵); 例如印度教和道教相信众多的神灵.

 

针对这点, 荣获法学博士兼神学博士的美国著名印度裔学者拉维·扎卡赖亚斯(Ravi Zacharias)评述道: “基督徒、犹太教徒、穆斯林都认为只有一位神; 印度教徒说有无数的神; 佛教徒和无神论者说一个也没有. 基督徒说耶稣是神的儿子, 穆斯林说神没有儿子, 他们不可能都对吧? 含有矛盾的时候, 一定要弄清楚谁是谁非, 含混过去是不合理的.”

 

(二)     所有宗教信仰的基本教导是一样的, 所以所有宗教体系都是合理可信的

有人辩驳说: “是的, 我承认各种宗教有一些不同的教义, 可是你若把所有外在的东西(如教条、礼仪等)除去, 宗教基本上都在教导神的普遍父性(universal fatherhood of God)和人类的普遍友爱(universal brotherhood of humankind). 那就意味着世上所有宗教信仰体系都是合理的.”

 

扎卡赖亚斯在印度出生, 跟印度教、穆斯林、佛教与锡克教的朋友一起长大, 对他们的宗教信仰非常熟悉. 他说道: “只有不懂世界宗教的人, 才能说它们基本上教导的是同样的东西; 他们说神的‘普遍父性’是什么意思? 印度教极受尊敬的哲学家商羯罗(Shankara)说: ‘有神论’(theism)只是一个人希望达致高峰的幼稚办法, 在那里你发现神和你并无不同. 那么说来‘神的父性’是什么意思? 那只是一个幻象. 神的父性并不是所有宗教都有的教义.”

 

扎卡赖亚斯继续解释说: “其次, 关于人类的友爱. 是的, 我们都是生活在世上的人, 我们是兄弟姐妹. 但是我们之所以是兄弟姐妹, 因为我们是神造的. 你一旦把这个基础拿走, 那时的兄弟之谊便名存实亡了! 总之, 伊斯兰、佛教、印度教和基督教(基督信仰)讲的并不是同样的事. 它们是不同的宗教教义. 它们不能同时都是真的.”

 

是的, 既然它们不能同时都是真的, 就必有假的, 我们必须辨别真伪. 有人说: “阿斯匹灵至少有六个牌子, 买哪一种都一样, 宗教也是这样!” 但这看法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或假设, 就是这六个牌子的药都是阿斯匹灵, 是属于同样性质或元素的药. 若这六个牌子的药被证实是不同元素的, 我们就不能说买哪一种都一样了, 对吗! 同样道理, 我们在上文已经阐明, 世界各大主要宗教信仰的“神观”并非都是一样的, 它们是属于不同性质的, 有者甚至彼此矛盾相冲, 所以人不能说信哪一个都一样.

 

(三)     所有宗教信仰都拥有部分真理, 所以都可以相信, 信哪一个都不要紧

在瞎子摸象的故事里, 其中一个瞎子摸到象腿, 就认为大象好像树, 另一个摸到象鼻, 就认为它是绳索, 第三个摸到耳朵认为它是一把扇子. 有人以“瞎子摸象”作比喻, 说所有宗教信仰都说出或具有某些真理(部分性的真理), 所以都是可信的.

 

扎卡赖亚斯回应道: “几乎各大宗教都有真理的某些方面. 它们有些伟大的思想和观念. 阅读著名东方哲学家的著述是非常富于刺激性的. 但是并不像三个盲人摸象, 摸到腿的认为它像树, 摸到象鼻的认为它是绳索, 第三个摸到耳朵认为它是一把扇子. 要点是: 这个寓言已经透露了这确实是一只大象的事实! 盲人可以告诉你那是一棵树, 但是他错了. 那不是一棵树, 一根绳索或一把扇子. 看得见的人知道那是一只大象. 他知道真理, 是他的视觉告诉他的.”

 

同样的, 主耶稣正是这位能看清真理, 且能告诉我们一切真理的人. 扎卡赖亚斯继续写道: “耶稣基督清清楚楚说明神的永恒真理是可以明白的. 耶稣基督是福音的中心 — 在他那里所有真理融合在一起. 所以虽然别的地方可以有真理的某些方面, 整个真理却在基督里(约翰福音14:6). … 圣经说, 神确实显明他自己: ‘太初有道, 道与神同在, 道就是神. …道成了肉身, 住在我们中间, 丰丰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 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1,14).” 主耶稣基督“有真理”, 只有这位“太初就有的道”能告诉我们真相, 而他本身就是真理的化身, 正如他所宣告的: “我就是真理”(约翰福音14:6).

 

(四)     基督信仰不接受其他宗教教徒也可上天堂, 所以基督信仰充满排他性

基督徒相信圣经所言: “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不借着我, 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所以基督徒传讲说: “只有信主耶稣基督, 才能得救上天堂.” 有人因此抗议说: “基督徒很傲慢! 基督信仰极具排他性! 不能宽容和接纳其他的宗教信仰.” 回应这类看法时, 扎卡赖亚斯说: “首先, 我们要明白基督教(基督信仰)并非是唯一主张排他性的宗教. 穆斯林(回教徒)就强烈地主张独占的权利, 不仅在神学上, 也在文字上. 穆斯林相信伊斯兰是唯一可以满足一切, 而且至高无上的神迹是《古兰经》.

 

“至于佛教, 释迦牟尼排斥了印度教的两个基本主张: 一是吠陀经(Vedic text)的最高权威, 一是阶级制度(Caste system), 佛教这才诞生. 印度教在两三个问题上绝不让步: 例如因果, 今生是前生的补偿, 吠陀经的权威和轮回转世. … 印度教准许你实行你的宗教, 只要你接受他们信仰的观念就行. 这是调和论者(syncretism)的说法. 至于锡克教, 它是对印度教和佛教的挑战. 其次是无神论者, 他们也排斥有神的看法. 连主张囊括天下宗教于一家的巴哈教派(Baha’ism), 结果也排斥那些排斥其他宗教的宗教. 所以说基督徒傲慢, 因为它排斥其他宗教, 是抹杀了其他重要宗教也是这样的事实.”

 

(五)     我为什么要接受基督信仰所说的?

既然这么多宗教信仰都有排他性, 也都有各自的独特性, 那为什么我要选择基督信仰呢? 首先, 基督信仰是建基于神所默示的圣经, 而非一些人的看法或主张. 创造人类和宇宙万物的神把他的启示记载于白纸黑字的圣经, 是叫人可以客观地查考圣经, 看看它是否是神的话语. 圣经不同于世上任何一本经书, 因为它有十大神奇的元素, 以证明它出自于神:

 

(1)         神奇的一贯性: 圣经的第一本书卷(创世记)与最后一本(启示录)的写作日期有1,500年以上的间隔; 整本圣经约有40多位作者; 至少11个不同写作地点; 用至少10种文体(诗类、律法、史记、预言等)写成, 但整本圣经却前呼后应, 充满和谐的一贯性.

(2)         神奇的不灭性: 政治(罗马君王)、宗教(罗马教皇)和哲学理论(共产主义)都曾极力要消灭圣经, 但蒙神的保守, 圣经至今仍然存在, 没被消灭.

(3)         历史的真确性: 著名历史学家(如兰西、奥伯莱、威尔逊)和现代考古学的发现, 都证明圣经的历史记载是真确的.

(4)         科学的精确性: 圣经里记述不少近代才发现的科学事实, 例如地球是圆的(以赛亚书40:22); 地球悬在虚空中(约伯记26:7-8); 热力学第二定律(诗篇102:26)等等.

(5)         预言的准确性: 圣经论及有关以色列族、主耶稣、某城市或某个人等等的预言. 这些预言许多已经应验, 例如以色列复国的预言在1948年5月14日应验了(以西结书37:11-23).

(6)         抄写的严谨性: 古代抄写圣经极其严格, 文士若抄错一字便要废弃所抄的皮卷; 三处错误则要废弃整个抄本. 文士抄写后要数算每一个字母, 以确保所抄的准确无误.

(7)         销售的广泛性: 圣经是历史上出版和再版最多、翻译最多语言、销售最广的书. 或许某书可畅销一时, 在某一时期销售量多过圣经, 但没有一本书可像圣经, 自500年前印刷机面世以来, 络绎不绝地广泛销售, 且大量翻译.[1]

(8)         绝对的诚实性: 圣经记载许多神所爱、人所敬之人的罪行(如亚伯拉罕、大卫), 并与神百姓为敌之人(如尼尼微人)的优点. 这点足见在神默示和保守下, 写圣经的人没有偏见, 忠实地记述事情的真相.

(9)         文明的影响力: 许多西方国家的文明和法律、世界的日历、文艺界的发展等等, 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受到圣经的影响.

(10)     改变生命之能: 圣经已成功改变无数的生命, 例如改变香港黑社会老大和深染毒瘾的陈慎芝(使他荣获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奖)、贩卖黑奴的约翰·牛顿(使他变成传道人, 传扬爱的福音)等等.[2]

 

以上十大神奇的元素足证圣经的独特超凡, 是神无误的话语, 绝对真实可信. 世上没有任何一本经书“同时”具备这十大超凡特征. 神把他的启示记载于这本无与伦比的圣经, 好叫人能客观地查考它, 主耶稣说: “应当查考圣经, 因你们认为内中有永生; 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翰福音5:39原文直译). 接下来, 让我们看看神在圣经里怎么说.

 

(a)       世上每一个人都有罪

圣经说: “世人都犯了罪”(罗马书3:23). 一个诚实的人, 都会承认自己一生中有犯过罪. 但好多人对“罪”有错误的观念, 认为罪是容易解决的东西, 靠宗教的礼仪或善行就能解决. 若有人患上末期的癌症, 他说只要吃一些感冒药就会把这“小”病给治好, 你会赞同吗? 这真是过于乐观, 不明白癌症的严重性. 同样, 许多人不明白罪的严重性, 常被一个简单的思考模式误导了, 他们认为随时随地, 或方便的时候, 做一点善事就可以弥补他们所犯的“小”罪过, 但事实上, 就算一点的毒药倒进一碗汤内, 它就会变成不能饮用的食物了.

 

(b)       有罪的人要受神的刑罚

那些所谓“大”或“小”的罪都是人自己的想法, 圣经告诉我们, 对圣洁无比的神而言, 大罪小罪都是罪, 是无比严重的, 而罪的工价(代价)就是死(罗马书6:23), “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 每一个罪人在这审判中都无法站立得住(诗篇1:5), 连“一切说谎话的”都要被丢在地狱的硫磺火湖里, 永远受苦(启示录20:8). 试问有谁人能说自己从未说过谎话呢? 既然如此, 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呢?

 

(c)        耶稣基督代替罪人承受罪罚

但感谢神, 人类还有希望! 圣经称基督信仰所宣传的为“福音”, 意即“好消息”.  唯有这好消息是人类最终的希望和拯救! 创造人类和万物的至高神, 早就知道人类会堕入罪和审判的困境, 所以他在圣经里告诉我们, 因着他对我们人类的爱, 他预备一条出路给我们: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 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神借着耶稣基督在十架上的代死, 解决了我们应受的罪罚, 正如圣经所说: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在十架上代死),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得前书3:18).

 

这十字架的救法显明两件事: (1) 显明了神的慈爱怜悯: 他希望把我们罪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叫我们能避免他公义的审判; (2) 显明了神的公义无私: 神是公义的至高模范, 他绝不能轻率地忽视或取消我们的罪. 犯罪的人必须受到惩罚, 这是普世不变的天理. 张荣赞写道: “十字架支撑着两个看来好像互相矛盾的真理: 慈爱和公义. 我们人类堕落的思想和情感无法应付两者之间的冲突. 人类所有的方法都是‘靠自己’. 十字架是上帝为人类解决罪的一种最奇妙且充满智慧的方法. 所以我们可以很有把握的说: ‘这十字架的概念不是人类发明的!’ ”

 

(d)       罪人只要信主耶稣就必得救

实际上, 世上所有宗教信仰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靠自己的善行”, 例如它们提出一套教条或指南, 并要求人去遵行, 以达成其目标  —  得永生、进天堂或极乐世. 这是属于“自救性”. 但基督信仰则例外, 基督信仰是唯一否定“靠人自己的善行能得救”的信仰. 它根据圣经的教导宣告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於自己, 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于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8-9). 这是属于“代赎性”.[3]

 

诚然, “得救是本乎恩”  —  因为主耶稣已完成了救恩; “也因着信”  —  因为罪人只要承认自己的罪, 信靠和接受主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 就必得救上天堂, 如圣经所说的: “凡接待他的, 就是信他名的人(“耶稣”这名是救主的意思), 他就赐他们权柄, 作神的儿女”(约翰福音1:12); 又说: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 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 就必得救”(罗马书10:9); “神爱世人, 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总括而言, 殊途并不同归! 所有宗教信仰实质上并不一样! 但若要从大处着手,牵强结合它们的共同点,我们还是看到它们都与基督信仰很不相同.基督信仰与其他宗教信仰的三大不同点是: (1)只有基督信仰是完全立于神所默示的话语  — 圣经; (2)只有基督信仰的中心人物  — 耶稣基督  — 已从死里复活;其他宗教的教主都死了,没有复活; (3)只有基督信仰的救法是“全靠神恩,不靠己行”,其他宗教都强调人要靠自己的行为(善行、修行等)来得救.

 

亲爱的朋友, 神已经把救恩放在你面前, 要不要接受这份永生的礼物就在于你自己, 愿你作出明确的选择! 但请勿忘记神在圣经中的提醒: “因为只有一位神, 在神和人中间, 只有一位中保, 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摩太前书2:6). 主耶稣是人与神中间唯一的中保(中间人), 只有靠着他, 我们才可得救上天堂, 回到神那里去. “除他以外, 别无拯救; 因为在天下人间, 没有赐下别的名, 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 [4]

***************************************

附录(1):   圣经对世界文明和改变生命的影响

 

1864年9月7日, 美国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收到一个美国黑人团体所赠送的礼物  —  圣经. 就在那时, 他对圣经作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告白: “关于这本伟大的书… 它是神赐给人类最好的礼物. 救主给予这个世界所有的美事尽在于此, 没有它, 人类将不知是非对错.”[5] 圣经对人类文明和生命的影响实在很大, 我们有限的篇幅无法述尽, 仅以数个例子为证.[6]

 

(1)       圣经与法律

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一世(Justinian I, 公元527-565年)在位期间, 制定了“查士丁尼大法”(Codes of Justinian). “查士丁尼大法”纳入了基督信仰的精神和道德概念, 迪尔(Charles Diehl)写道: “查士丁尼大法… 用新的基督教精神瓦解了严密的罗马法律, 从此, 它把社会公义、公共道德和人性引介到法律的层面.” 过后, 查士丁尼大法成了欧洲法律, 也是英美两国法律的基础, 而这两国的法律也直接和间接地影响世界许多国家. 甘雅各和杰利纽康(D. J. Kennedy & J. Newcombe)的结论是: “圣经强化了查士丁尼大法. 查士丁尼大法变成了西方法律的一块基石. 因此, 圣经是文明法律系统的根源.”[7]

 

(2)       圣经与教育

大学的出现也源于圣经和基督信仰的影响. 有学者指出, 世界所有的大学都应该回溯到主后1200年左右的牛津、巴黎和波伦亚(另译“波隆纳”, Bologna, 意大利北部城市)三个典范. 在牛津和巴黎, 主要的科目是基督教神学和亚里斯多德思想; 在波伦亚, 主要科目是教会和民法. 这些都是源于圣经的产物. 其后又出现了英国的剑桥大学. 在美国, 最初的123所学院或大学, 几乎都源于基督信仰, 是基督徒为教牧而设立的; 例如哈佛、耶鲁、布朗、普林斯顿、纽约大学、西北大学等都是如此.[8]

 

(3)       圣经与文学

圣经是西方文学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泉源. 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是英语文学世界的佼佼者, 他创作了37部戏剧和154首十四行诗. 学者观察到, 在他的文学著作里, 大约有8千个圣经的出处. 意大利诗人(Alghieri Dante, 1265-1321)的名著《神曲》、《地狱篇》的写作灵感源于圣经. 还有许多例子, 如约翰.班扬(John Bunyan, 1628-1688)的《天路历程》、狄更斯(Dickens)的《双城记》和《圣诞钟声》、鲁益师(C. S. Lewis)的《纳尔尼亚故事集》、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1745)的《小人国历险记》等等, 无不孕育于圣经的启发. 《英国文学之圣经传统字典》(A Dictionary of Biblical Tradition in English Literature)的总编辑杰弗里(David Jeffrey)指出, 虽然世俗主义在20世纪盛行, 但是“圣经在20世纪英语系文学里所扮演的角色, 并不亚于在19世纪的作为; 事实上, 没有一本书比圣经更影响文学.”

 

(4)       圣经与历法

现今世界公用的历法是“西元”(或称为“公元”). 中文的“西元前”或“公元前”在英文是用“B.C.”(Before Christ的缩写)来代表, 意为“基督降生以前”; “西元后”或“公元”则用“A.D.”(拉丁文Anno Domini的缩写)来表示, 意为“主的年”(即主降生之年). 这是中古世纪的修士(小)狄奥尼西(另译“迪奥尼修”, Dionysius Exiguus)以“基督前”和“基督后”对人类历史所做的划分.[9] 虽然他的计算有些差误(现在我们知道基督降生于西元前4到5年之间), 但全世界仍通行以基督降生之年为西元元年(第一年)的历法.[10]

 

(5)       圣经与医疗保健

            医院的开始原是“信仰之家”. 中世纪的医院由xenodochia发展而成. 所谓xenodochia 指的是供基督徒(许多是穷困的人)朝圣时住宿的旅店. 随着时间的过去, 它们逐渐成为供病人, 特别是贫病交迫的人使用的医院. 有感于医院的慈善义举, 查理大帝(公元768-814年)下令, 每一座主教座堂与修道院都应该建立一所医院, 以舒缓病患、麻风病人、盲人、伤残者、孤儿的辛苦. 修道院的农场能提供食物与草药, 通常每逢圣诞节与复活节, 医院中还会发放衣物. 虽然中世纪的医学仍处于原始阶段, 医院一般而言无力治疗疾病. 但它们确实为垂死的人提供了食物、住所、安静、清洁、一种秩序感, 以及精神上的慰藉. 这类场所显然是今天医院的前生.[11]

 

(6)       圣经与人的生命

圣经是神的话语, 是“活泼常存的道”(彼得前书1:23), “是灵, 就是生命”(约翰福音6:63). 圣经有改变生命的大能. 这方面的例证不胜枚举, 现仅略述一个例子.      两千年来, 无数不为人知的传道人或宣道士奔赴世界各地, 把圣经介绍给当地土著, 领他们出黑暗入光明. 19世纪, 米尔内(A. W. Milne)进入新几内亚岛(Papua New Guinea)的食人族当中, 传福音给他们. 随着食人族一个个地悔改, 归向耶稣基督, 他也离世归主, 被葬在当地. 昔日的食人族、现今的基督徒, 在他的墓碑上刻着: “这里躺着米尔内. 当他来到我们中间的时候, 我们没有光; 当他死的时候, 我们没有黑暗.”[12] 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他把那光照和改变人心的圣经带给他们.

简而言之, 圣经对人类文明的影响既深又远. 有关这方面多不胜数的例证, 有兴趣的读者可参阅施密特(Alvin J. Schmidt)所著的《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 在此书的“前言”里, 西密西根大学(Western Michigen University)的古代史教授保罗·梅耶(或译“迈尔”, Paul L. Maier)贴切总结道: “… 我们现行的制度和价值观念中, 居然有这么多反映了基督教的渊源. 不止无数的个体生命(即个人方面), 乃至文明本身, 都因耶稣基督而受到改变重塑. 在古代世界, 他的教导曾提升了野蛮(者)的道德水准、遏止了虐杀婴儿的恶俗、改善了人类生活、解放了妇女、废除了奴隶制度、激发了慈善和救援机构的形成、创办了医院、建立了孤儿院、开办了学校.

 

“在中世纪, 基督教透过重定手抄本、建立图书馆、藉休战日协定以缓和战争、提供争端仲裁等方法, 几乎一肩担负起维持古典文化活力的责任. 是基督徒率先创办了学院和大学, 把劳动视为神圣的呼召并予以尊重, 将文明之光扩展到边远之境. 在现代, 基督教的教导借其正确的表述促进了科学的发展, 灌输了政治、社会和经济自由的观念, 培养了公正, 为我们至今仍珍视的艺术、建筑、音乐和文学上的辉煌成就, 提供了最伟大的灵感.”[13]

*****************************************

附录(2):  拉维·扎卡赖亚斯归信基督的经历

 

拉维·扎卡赖亚斯(Ravi Zacharias)是荣获法学博士兼神学博士的美国著名印度裔学者.[14] 他是联合神学院(Alliance Theological Seminary)福音与当代思潮讲座教授. 他主持的“扎卡赖亚斯国际宣道会”(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在美国、加拿大、印度和英国设有办事处. 他曾在50个国家无数大学讲过基督信仰、哲学、世界宗教和宗派等课题. 他的著作包括《没有神, 人能生活吗?》、《粉碎的颜面: 无神论的真实面貌》、《把我们从罪恶中解救出来》、《内心的呼喊》、《诸神之间的耶稣》等.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资深记者史特博(Lee Strobel)曾访问扎卡赖亚斯, 提到关于他归信基督的经历. 以下是他们的谈话内容.

 

“请你告诉我一点你是怎样信主的?” 史特博问道. “在印度, 你生下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扎卡赖亚斯回答说. “我的父母是名义上的基督徒; 事实上, 他们何以是基督徒的理由, 是因为他们不是佛教徒、穆斯林或印度教徒. 我不记得在我们的礼拜堂里听过福音, 他们是自由派. 在我认识基督以前, 我的姐姐们听了福音决志归信. 我的归信分两个步骤[15]: 第一个步骤是我17岁那年, 在一个礼堂里听人宣讲福音, 我对自己说, ‘他讲的不无道理, 我要它.’ 我走到台前, 有人来陪谈, 但我不是真懂. 我的包袱太重了.”

 

扎卡赖亚斯解释道: “当时在我的文化环境里压力太大, 学业成绩重于一切. 如果你在班上不能名列前茅, 你就不能成功. 我不能应付那个局面. 我还有个十分严厉的父亲, 这一方面我也得斗争. 我在身体上受到不少处罚. 于是过了几个月, 我决定结束我自己的生命. 我的情绪并不低落, 我的朋友如果听到我想自杀一定会大吃一惊. 但是对我而言, 生命已失去意义或目标. 有一天, 我去学校, 我用钥匙打开实验室的门, 拿了一些毒药出来. 我把毒药放在一杯水里, 把它喝了下去, 跪着倒在地上. 家里的仆人急急忙忙把我送进医院; 如果他不在那里, 我就死了. 他们给我洗胃. 我躺在病床上, 一个朋友拿着一本《新约全书》进来, 给我掀到约翰福音14章. 我拿不住那本书, 身体缺水过多. 我母亲得念给我听.”

 

扎卡赖亚斯回忆当时的情景, 说道: “她坐在那里, 念耶稣和多马对话时那段经文. 他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若不借着我, 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然后她念到18节, 耶稣告诉他的门徒, ‘因为我活着, 你们也要活着.’ 这节经文打动了我的灵魂. 我在祷告中说‘耶稣, 我不大知道你是谁, 不过你告诉我, 你是真正生命的创造者.’ 那时我不懂得什么是罪. 在那个文化里, 我不可能了解. 不过我确实了解的事情是, 基督愿意把他自己给我, 使我得到生命. 所以我说, ‘如果你把我带出这个医院病房, 我要尽我所能彻底追求真理.’ 5天后, 我走出病房, 成为一个全新的人. 我开始研读圣经, 圣经剧烈地改变了我的生命. 我的兄弟们后来跟随了耶稣, 我的父母在去世以前也信了主.”

 

“然而是在那个病房里,” 扎卡赖亚斯强调, “基督告诉我  —  没有通过任何人向我解释  —  他能给我的人生真正的意义. 而且我从来没有后悔. 多年的研究, 只坚定了我跟随他的决心. 我在剑桥大学, 在一位著名的无神论者指导下学了一点哲学, 我记得我很惊异地思索, ‘这就是无神论者最好的论据吗? 它只证实了圣经的真理.’ ”

 

最后, 史特博问道: “现在你和许许多多追求真理的人打过交道, 你要告诉他们什么?” 扎卡赖亚斯回答: “圣经说, ‘你们寻求我, 若专心寻求我, 就必寻见’(耶利米书29:13). 你想想看, 这是个惊人的许诺. 我鼓励他们把他们的心和意全部处于一个接受(真理)的状态, 竭尽才智去查考圣经的真理. 对一个不带成见的诚实者来说, 我相信他或她在离开时不能不说, 在地球上不能找到比这更好的东西. 我足迹遍世界, 到处寻找, 还没有发现谁比耶稣更能满足我内心和灵魂的深深渴求. 他不仅是道路、真理、生命; 对我来说, 他是我个人的救主, 他是我的道路, 我的真理, 我的生命. 无论谁肯伸手去求他, (耶稣基督)也可以成为他个人的主. 记住保罗对雅典人说的话, ‘其实他离我们各人不远’(使徒行传17:27), 离开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远.”[16]

 

亲爱的朋友, 其实主耶稣基督离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远. 他就在你的心门外扣门, 等候你打开心门, 凭信心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 他说: “看哪, 我站在门外叩门, 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 我要进到他那里去, 我与他, 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3:20). 主耶稣要成为你一生的良伴, 永生的救主. 那么, 你就会经历扎卡赖亚斯所说的: “我足迹遍世界, 到处寻找, 还没有发现谁比耶稣更能满足我内心和灵魂的深深渴求!”

 


[1]              圣经已被翻译成两千多种文字. 从1815年到1975年, 全世界发行了25亿本圣经; 单在1998年那一年, 圣经的销售量就高达5亿8千5百多万本. 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年), 第21页.

[2]              有关第(9)和第(10)项, 请参本文附录: 圣经对世界文明和改变生命的影响.

[3]              王永信称前者为“自救性”(Auto Soterism); 这一类包括世上所有宗教(异教)和异端教派. 他称后者为“代赎性”(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 此乃纯正的基督信仰. 务须注意的是, 一些“自称为基督教”的异端(如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会、安息日会等), 其实是属于“自救性”的宗教, 不合乎圣经的教导. 参黄邓敏著, 《21世纪基督徒装备100课》(香港九龙: 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 2005年), 第181页.

[4]              本文主要参考张荣赞著, 《所有宗教殊途同归?》(Good News Presenter, 2005年); 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2年), 第139-159页.

[5]              甘雅各、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23页.

[6]              下文主要摘自/参考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年), 第22-49页.

[7]              上引书, 第22-23页.

[8]              上引书, 第35页.

[9]              狄奥尼西(Dionysius Exiguus, 公元500-560年左右)是神学家和教会法学者, 于公元525年创立基督教历法, 编订新的年表, 但他把基督降生之年误定在罗马帝国建元(建国第一年)753年12月25日.

[10]             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 第49页.

[11]             史蒂芬·兰恩著, 晴天译, 《所罗门王的智慧箴言》(台北: 启示出版, 2008年), 第203-204页.

[12]             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 第47页.

[13]             施密特著, 汪晓丹、赵巍合译, 《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台北: 雅歌出版社, 2006年), 第7-8页.

[14]             他从霍顿学院(Houghton College)和丁代尔神学院(Tyndale Seminary)荣获神学博士学位, 也在阿斯伯里学院(Asbury College)取得法学博士学位.

[15]             扎卡赖亚斯显然在第一个步骤时还未真正重生得救, 因为对于赎罪和救恩的问题, 他较后承认说“我不是真懂”.

[16]             上文改编自 L.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为何说‘不’? — 基督信仰再思》(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2年), 第157-15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