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捍卫者(一):穷人的天使 – 安东尼·库柏(Anthony Ashley Cooper)


编者注:  历代以来, 神在政治、法律、商场各领域, 无不为自己的名留下见证人. 他们以真理束腰, 高举公义为旗帜, 以圣经原则为兵器, 为了神的荣耀和人的益处, 在法律与宪政制度的战场上冲锋搏斗. 今日, 当世人享受诸多法政上的人道与公正时, 莫忘这一切是神的恩典, 透过他们奋斗所换取的成果 …

 

(A)       政治世家的掌上明珠

在众目睽睽下, 他缓缓地踏上议会讲台, 低着头, 心中发出祷告: “主啊! 我在这里, 请你刚强我的心; 为你, 为基督徒的良知, 为那些在矿场日夜被压榨的可怜孩子, 为贫民区那一批最可怜无助的穷人, 为被绑在泥墙里像是野兽的精神病患, 为那些窒息在烟囱里的男孩, 为流浪在外, 辛苦一生却没有房子居住的劳工 … 愿这议会讲台, 成为我心深处蒙你悦纳的祭坛. 我知道这个光明堂皇的议会才是人类最肮脏、最腐化、最贬抑人性的地方. 但是, 你若呼召我, 即使政治舞台是最肮脏的地方, 我仍愿意去; 并且愿意付上代价, 倾家荡产, 在所不惜, 只要为你, 为穷人嬴得这一仗!” 心中如此祷告的这人是谁呢? 他就是被喻为“穷人的天使”的安东尼·库柏(或译“古柏”[Anthony Ashley Cooper], 或称“沙夫茨伯里第七伯爵”[7th Earl of Shaftesbury]).

 

库柏是英国圣公会的福音派领袖. 他在1801年4月28日生于英国伦敦闻名遐尔的政治世家  —  沙夫茨伯里(Shaftesbury).[1] 父亲是沙夫茨伯里第六任世袭伯爵(6th Earl of Shaftesbury, 或称“沙夫茨伯里第六伯爵”), 母亲是马尔伯勒(Marlborough)第4任公爵的女儿. 库柏有三个姐妹, 是家中的唯一男孩, 可说是掌上明珠. 他的父母热衷于上流社会的社交宴会与活动, 很少有时间照顾孩子, 便从乡下雇个奶妈照顾库柏. 这奶妈名叫玛丽亚(另译“马莉亚”, Maria Millis), 是位敬虔的基督徒, 常把库柏抱在腿上, 对他讲述圣经中各样故事, 令童真的库柏常常听得入神.

 

一天, 库柏对奶妈说: “玛丽亚,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玛丽亚温柔地答道: “我亲爱的小主人, 你要记得, 主耶稣基督才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你要相信他. 无论你将来多么的孤单, 他会是你最好的帮助者和引导者. 我自己就是这样经历的.” “爸爸说今年底我就要去上学了, 就难得能回家了.”玛丽亚安慰道: “那你必须祈求主耶稣作你的救主和朋友. 我每天也会为你祷告的.”

 

库柏到学校不久, 就传来玛丽亚的死讯 , 库柏非常伤心. 玛丽亚留下一个金表给库柏, 更宝贵的是, 她已把福音的道种撒在她小主人的心田, 使它日后结出救恩的果子, 为库柏本身和英国穷人带来莫大的福气. 玛丽亚生前万万也没有想到, 这个孩子将因着对基督信仰的热忱, 将成为英国穷人的保护天使, 在英国政策基础上拔除了社会的各种不平等现象, 建立了劳工合理的保障条例, 挽救了英国免于内乱的危机. 这启发所有作父母或主日学教师的弟兄姐妹, 切莫小看神交在你手里的孩童, 好好把神的道撒在他们幼小的心田, 以基督的爱浇灌他们, 因他们极可能就是日后蒙神大大使用的人!

(B)       成为政治家的呼召

库柏15岁时, 一天晚上在校外散步, 听到一群酒鬼在附近大声唱歌, 又咆哮咒骂. 他想可能是宴会散场了. 没料到, 转过街角, 在暗淡的街灯下, 看到一幕可怕的景象. 4个酒醉的男人, 抬着一具简陋的棺材, 摇摆蹒跚地走着, 棺材还掉在地上, 发出巨响, 夹杂着抬棺者的污秽咒诅.

 

望着这个死亡队伍远去, 库柏心中产生的冲击, 不亚于那副棺材的落地撞击. 回到学校, 他在日记上写道: “难道一个穷人死的时候跟一条死狗一样, 完全没有人的最基本尊严? 假如有一天我能够成为有钱有势的人, 愿神帮助我, 我要使穷人过更好的生活.” 这样的心愿和祷告能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张文亮评述道: “这个祷告成为库柏一生最重要的指南. 日后, 他为了这个祷告, 经历了无数的困难, 对抗整个大英帝国财阀的攻击、政客的辱骂、劳工激进团体的误解、耻笑. 但是只要他坚持这个夜晚的祷告, 整个政治里的邪恶力量, 都将被上帝彻底击垮.”

 

38年以后, 库柏在日记上写道: “那个晚上是上帝的呼召临到我. 不管政治圈有多么污秽, 不管自己的努力被人如何地践踏贬低. 既然上帝呼召我在政治圈里服事他, 不管任何代价, 我的答案只有一个: 主啊! 是的! 我在这里, 请使用我.”

 

(C)       精神病患的代言人

高中毕业后, 库柏考进了牛津大学的社会学系, 为了那一夜的祷告, 他认真苦读, 1822年以荣誉的成绩从牛津毕业. 他随后往欧洲旅游增广见闻. 1826年, 他踏入英国议会. 当时英国议会里有两个主要政党, 一是主张尊重皇室的, 采取逐步改革的保守党(Tories), 另一则是强调激进改革的自由党(Whigs). 库柏加入保守党, 可是日后他为了伸张正义, 危机重重, 反对的声浪如排山倒海而来, 但他不倚靠任何一党的支持, 他只属于上帝那一党! 1832年, 库柏考获硕士学位, 并于1841年荣获民法博士(D.C.L., Doctor of Civil Law).

 

在19世纪初, 人们对精神病患(lunatics)依然严重缺乏人道的对待. 有钱人家有精神病者就藏在城堡的古窖里, 穷人家的精神病患有的终生绑在栅栏里, 有的就绑在伦敦广场上, 任人用泥土丢掷取乐. 库柏相信圣经的教导, 所有人皆按神的形象所造, 包括精神病人, 都该受到基本的尊重. 他深知神爱世人, 包括精神病患者; 在主大爱的激励下, 他跨出信心的第一步, 开始在议会的公共政策委员会里提出“照顾精神病者法案”. 这有关精神病患的首个法案(bill), 它为较后维护精神病患福利的“精神病者法令”(Lunacy Acts)奠定基础.

 

库柏自认天生害羞, 说话声音细如蚁鸣, 站在台上会发抖. 但他向主祷告: “为了精神病患, 我愿成为一只不会害羞的驴子.” 他先成立“精神病之友协会”, 亲身查访各地的精神病患, 收集实际的资料, 准备为精神病患诉求. 1828年, 他首次在议会报告, 竟然获得不少资深议员的正面回应. 在协助精神病患的工作上, 他受到不少挫折与打击, 但主的恩典不断地鼓励他、扶持他. 他较后写道: “上帝是应当称颂的. 因为他使我没有对我的工作完全失望放弃.”

 

(D)       爱上了小虾米女孩

库柏的下一个改革是有关在工厂里被剥削的劳工. 他探访医院, 发现不少劳工因雇主刻薄要求而超时工作, 他们不支病倒, 甚至整个人的身躯都弯曲成钩形. 他也到矿场视察, 发现许多妇女和小孩被逼在矿场黑暗的地底下工作. 有的甚至被雇主当作禽兽般对待, 很多小孩, 有些甚至没超过四、五岁, 在凌晨4点就被逼起床, 在地底的黑暗中工作长达14至18个小时, 连星期日也不能休息. 库柏也发现有些雇主利用小孩清洗烟囱(chimney), 导致不少小孩在烟囱里死去. 眼见这一切不人道的事, 库柏决心靠主为这群被剥削的劳工背水一战, 为他们在议会中诉求.

 

正当库柏决志奉献一生为神争战, 仁慈的神也为信靠他的库柏预备一位贤慧良妻, 即埃米莉·柯珀(Emily Cowper). 埃米莉小姐身世显赫, 父亲是自由党的政治领袖, 义父是英国首相. 她正值双十年华, 是当时被公认的伦敦第一美人, 也是许许多多贵族子弟梦寐以求的对象. 然而, 埃米莉谁也看不上, 却看上那位容易害羞的绅士库柏. 她听闻库柏在人群中高声为精神病患谋求福利, 便察觉此人与一般议员不同, 不同在他有一种自觉不受选民所托, 而受命于天、认真面对上帝的心志. 敬畏神的埃米莉就是被这股壮志吸引. 他们两人志同道合, 并于1830年结为夫妻. 埃米莉21岁, 库柏29岁.  库柏一生都称他的妻子为“小虾米”, 她共为库柏生了9个孩子, 成为他一生跟随上帝的最得力助手.

 

(E)       为贫穷孩子们而战

结婚1年后, 埃米莉某日看到库柏在唉声叹气, 就问他原因. 库柏说: “因着上次的选举, 我至今仍欠债1万5千英镑, 如今只要接受一笔赠款, 我就没有债务相逼了. 但是我将失去一颗清洁的心事奉上帝.” 埃米莉说: “你必须遵照上帝给你的呼召.” 库柏说: “但是, 我们即将出生的孩子, 将来也需要很多钱来供养他、教育他.”

 

埃米莉坚定地望着自己的丈夫: “孩子最需要的不是金钱, 而是有个能使他们引以为荣的父亲. 那是父亲能给孩子最大的财产.” 库柏恍然大悟, 兴奋地对埃米莉说: “小虾米, 在我们的国家, 许多5、6岁的孩子每天必须在矿坑, 在工厂工作14个小时以上, 监工用棍子去赶走他们需要的睡眠. 有的孩子死去, 有的残废, 有的长大后成为社会罪犯. 我亲爱的小虾米, 你仔细听着, 我准备为这些孩子一战, 要求限制孩子每天的工作时数不得超过10小时, 但是这会影响许多工厂、矿坑雇主的利润.” 埃米莉毫不迟疑地回答: “你该一战, 大刀阔斧的干; 这是你的呼召, 就是你的责任, 至于结果, 在上帝的手中.”

 

为了这个“10小时法案”(Ten Hours Bill), 这对夫妇整整奋斗了17年, 直到1847年才通过成为法案. 从此, 千万的孩童得到了法律的保护, 全国雇主不能再剥削孩童为他们超时工作. 但许多财主也因此蒙受利润上的减损, 库柏成为全国财阀所痛恨的焦点, 责难的可怕炮火汹涌而至. 库柏并不因此退缩, 他说: “既然是正确的抉择, 而我已准备成为被众人咒骂攻击的对象. 身为一个基督徒, 我只怕没有行在上帝的真理上, 其他的我都不怕.”

 

(F)       政治生涯即是祷告生涯

“10小时法案”在议会提出, 果然遭到封杀. 大部分议员都是资本家和有钱人. 他们向库柏怒吼: “库柏, 你的信仰热忱把你搞疯了!” “难道你不晓得英国需要财富, 而利润就必须有廉价的劳工  —  童工.” 此法案被封杀, 引起一些劳工的愤怒, 在激烈人士促合下成立无产阶级为号召的“全民宪章主义运动”(Chartism). 他们以罢工、示威、破坏为手段要求改革. 库柏的提案被议会判成是暴力分子的煽动者. 而库柏反对以暴力改革, 这样的立场又被全民宪章主义者视为“工人运动的软弱者、背叛者”. 顿时, 他成为两面夹攻的目标.

 

库柏因主的同在而仍有平安. 他在四面受敌中冷静思索, 进行分析. 他发现在这场战争中, 有三大需要: (1)需要有确实、准确的童工资料, 所以他到各地亲自采访受害的儿童, 到最贫困的角落, 把那里的罪恶, 一件一件地记下, 成为完整、理性的第一手资料; (2)他坐在刚发明的蒸气火车上, 到各乡各镇演讲, 他认为应有些具有良知的人, 能够判断他的建议是否需要; (3)祷告. 祷告或许是一般政治家认为最不需要的, 但对于库柏, 那是上述第一和第二件事进行之前、之时和之后都必须做的. 没有什么比祷告、与神亲近更为重要. 多年以后, 库柏的孩子(过后也成为议员)问父亲说: “成为一个政治家的方法是什么?” 库柏回答说: “祷告. 我的政治生涯就是祷告生涯.”

 

(G)      结识了真挚的战友

患难见真情. 在炮火最猛烈的前线, 常能找到真正的好朋友. 在推动“10小时法案”的漫长年日中, 神除了预备他的贤妻扶持他之外, 还引领他结识了几位长期患难与共, 彼此鼓励的基督徒朋友. 这些人过后都成了为穷人争取福利的功臣名将: 如以监狱改革而著名的伊丽莎白·弗赖(另译“弗莱”, Elizabeth Fry); 以《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块肉余生录》(Oliver Twist)等书描述社会穷人生活的小说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还有以贫民儿童教育著名的巴纳多医生(或译“巴纳德”, Barnardo); 布道家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以及近代护理学和护士教育创始人南丁格尔(Nightingale).

 

这“10小时法案”之重要性可从张文亮的话中看出, 他说: “这个法案最大的贡献不仅是保护童工的制度, 而且经过17年的耕耘, 这些福音夥伴们唤醒了全国的良知, 带动了更高的道德认同, 使人发现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的一分子, 对别人的遭遇有祸福与共的切身感.” 某次, 库柏在演讲中说: “什么是国家最大的罪恶? 不是那一些显而易见的罪犯, 而是你们这些贪婪的财阀、议员. 你们拥有了大多数财富, 却如此自私, 你们根本塞住自己的耳朵, 故意听不到穷人的哭号.”

 

(H)       永不停止的斗士

1842年, 库柏提出矿山法案, 禁止煤矿雇用妇女和未满13岁的男童下井. 1847年, 库柏在议会演讲, 竭力为遭压迫的童工提出诉求, 多年为穷人奋斗, 已经令他投入其中, 甚至到了忘我境界. 他讲得泪流满面, 不少议员也受感动流下眼泪, 连座上的英女皇维多利亚(Victoria)都掉下眼泪. 这个法案终于顺利通过.

 

库柏没有休息, 他继续推动“不让小孩清洗烟囱法案”, 奋斗多年, 这个法案至终于1861年才通过. 此外, 他努力推动的“劳工低价住宅法案”也于1848年通过, 此法案被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喻为“英国历史上通过最好的法案”. 为了谋求劳工的福利, 他大力推动“星期六下午不工作法案”, 并在1850年通过. 1851年, 他成为“贫民学校”(cragged schools)联盟主席. 他也于1874年大力支持议会通过“公共礼拜法”.

 

基于他对改善童工、劳工、穷人福利方面的极大贡献, 英女皇于1858年要把全国最高荣誉  —  嘉德勋章(Knight of the Garter)颁赐给他. 但出乎意料, 库柏拒绝了, 因为他计算路程花费需1千英镑, 他宁可把这笔钱用在穷人身上, 而非用来换取虚荣. 同一年, 英国政府送他大公爵, 他也拒绝, 因为他的时间都给了贫民学校, 没有时间去管理公爵的封地.

 

(I)        最后一程

经过接二连三的邀请, 他才于1866年(注: 有资料说是1862年)到伦敦接受勋章, 不过有一条件, 就是要英女皇允准让伦敦的穷小孩一起来参加颁奖典礼. 他对女皇说: “若想成为国家英明的领袖, 最主要的方法是跟我来, 我带陛下到最穷的人家里, 陛下若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就能成为一位好领袖.”

 

1885年10月10日, 这位被喻为“社会和工业改革家”的库柏卸下一切的劳苦, 离世安息主怀中. 他于死前要求安葬在他爱妻小虾米的墓边, 不要葬在一般名人的安葬处  —  西敏寺的国家坟场. 这位“穷人的天使”墓碑上刻着一句话: “你今天所拥有的, 不都是上帝所赐给你的吗?”这话道出为何库柏一生不遗余力地付出, 因他明白今世所拥有的一切, 都是上帝所赐; 他不过是把那些属于上帝所给的恩赐  —  才干、金钱、时间, 甚至生命  —  归还给上帝. 你我又如何呢?[2]


[1]               沙夫茨伯里第一伯爵(1st Earl of Shaftesbury, 1621-1683)本名Anthony Ashley Cooper(注: 本文主角沙夫茨伯里第七伯爵[7th Earl of Shaftesbury]也名为Anthony Ashley Cooper, 读者必须辨别两者). 沙夫茨伯里第一伯爵曾任英国财政大臣(1661-1672)和英国大法官(1672), 因阻止詹姆斯(James)继承王位失败而被逮捕入狱, 无罪释放后逃亡荷兰(1682).

[2]           上文改编自 张文亮著, 《法政捍卫者的忧伤与荣耀》(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0年), 第24-34页. 也参http://www.victorianweb.org/history/shaftesb.html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