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捍卫者(二):狱政改革之父 – 约翰·霍华德 (John Howard)


编者注:  历代以来, 神在政治、法律、商场各领域, 无不为自己的名留下见证人. 他们以真理束腰, 高举公义为旗帜, 以圣经原则为兵器, 为了神的荣耀和人的益处, 在法律与宪政制度的战场上冲锋搏斗. 今日, 当世人享受诸多法政上的人道与公正时, 莫忘这一切是神的恩典, 透过他们奋斗所换取的成果 …

 

(A)       狱政改革的先锋

你猜, 世界上哪一种人对犯人有最大影响力? 警察吗? 警察只有只有在抓到罪犯时, 才与犯人有一点接触. 法官吗? 法官只有在判案时, 才看犯人几眼. 最能影响犯人, 是与犯人日夜相处的  —  监狱管理员. 可是在18世纪以前, 一个人到监狱里, 能够不受伤走出来, 是绝对不可能的. 当时很多监狱由财主经营, 能随意关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直到18世纪中叶, 有一个人走出来, 大力提倡并成功废除私人经营的监狱, 成立国家狱政司统一管理. 以前监狱管理员的薪水是由犯人支付, 许多被法庭宣判无罪的人因无法支付“开销费”, 仍要关下去. 但这个人终止了这种恶俗, 让政府支付监狱管理员薪水.

此人是谁呢? 他就是被誉为“狱政改革之父”的霍华德(John Howard). 他向世界呼吁: “监狱是‘教育’犯人的地方, 使他们日后能过正常生活. 为了犯人的身体, 要设立‘监狱医院’; 为了犯人的教育, 要设立‘监狱修车厂’; 为了犯人的心灵, 要设立‘驻监牧师’.” 这一切理念都是这位被称为“犯人之友”的霍华德首先提出, 今日世界上每一个犯人, 都因他而受惠.

 

(B)       一生的知己良友

霍华德于1726年9月2日, 生于英国伦敦南部的海克尼(另译“哈克尼”, Hackney)区. 他的父亲是当时极其富有的机械批发商, 霍华德出世不久, 母亲就离世了. 父亲因生意太忙, 没时间照顾他, 便把他寄养在乡下. 等到霍华德16岁时, 才首次见到父亲.

16岁之前, 霍华德一直不知自己来自富有家庭. 他的童年是孤单的, 像一个没有享受过亲情的孤儿, 他变得不爱讲话, 也不喜欢与人交往. 他只有一个朋友, 就是慈爱的神为他预备的终生良友, 名叫怀特布雷德(Samuel Whitebread), 住在他家隔壁, 两人经常一起玩耍. 30年后, 怀特布雷德成为英国最大的酿酒公司老板, 仍不忘大力支持老友霍华德. 他公司的主要慈善花费, 就是用来资助霍华德的普世狱政改革. 当霍华德需要人帮他在英国议会里推动狱政法时, 怀特布雷德就为老友去竞选议员, 选上后全力协助他推动狱政管理制度化. 1778年6月30日, 终于成功地使英国成立了全世界第一个“狱政司”, 宣告私人监狱为非法. 当霍华德写了《监狱实况》(The State of Prisons), 是怀特布雷德用行商的影响力, 将这本冷门书, 送到欧洲每一位政治家手中.

具有远见的怀特布雷德在临死前, 设立了一个基金, 让霍华德这本书在以后的1百年, 能继续流通下去, 以至于后来的刑法学大师罗米里爵士(Ramnel Romily)、全球首位女医生伊丽莎白·布莱克韦尔(另译“布蕾克威尔”, Elizabeth Blackwell, 1821-1910)、大力推行监狱公共卫生的人道主义者伊丽莎白·弗赖(或译“弗莱”, Elizabeth Fry)、医学大师帕金森(或译“巴金森”, James Parkinson, 1755-1824)等人, 皆深受该书影响, 对狱政改革方面作出进一步的贡献.

 

(C)       痛苦的求学时期

1733年, 霍华德被送入一所信仰敬虔的著名小学. 霍华德后来写道: “我在这所学校七年, 除了被老师不断羞辱外, 没有遇到任何东西.” 幸好离开学校之后, 他遇到一位好老师埃姆斯(或译“依米斯”, John Eames), 才对念书产生兴趣. 霍华德后来评述道: “一个在宗教上敬虔的人, 不见得就能教育别人. 一个好的教育者要善于表达, 明了学生进步的情况, 有智慧地矫正学生的错误, 并为学生指出正确目标.”

1742年, 霍华德16岁时, 父亲把他接回伦敦的父家, 他才发现父亲原来是个大企业家. 霍华德一回到伦敦, 立即享有自己的大房、管家、马车夫和仆人, 并且出任父亲公司里的要职. 然而, 霍华德不喜欢这种生活, 也不爱做生意, 反倒去到附近医院当学徒. 1744年, 他父亲离世, 留下大笔遗产给他. 霍华德对财富和权势不感兴趣, 任凭亲族将大部分遗产和公司经营权抢去, 他只带着一点存款到欧洲游学.

 

(D)       穷人旅舍的温馨

1746年, 霍华德染上肺病, 回到伦敦, 所有亲戚避而不见. 贫病交加的霍华德, 四处求助无门, 最后病倒在撒拉·洛伊托利女士(或译“撒拉·多依托里女士”, Mrs. Sarah Loidoire)经营的旅舍门口. 撒拉·洛伊托利女士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基督徒, 她经营的旅舍被当地人谑称为“坟场旅舍”, 因为她也收容一些濒临死亡的穷人和流浪汉, 并悉心照料他们.

在撒拉·洛伊托利女士的照顾下, 霍华德逐渐康复, 并向她求婚. 此举令撒拉无比惊讶, 她自知长得并不好看, 而且年纪已50岁了, 比霍华德大20多岁, 于是断然拒绝. 可是霍华德没有放弃, 他说: “和你结婚, 是我感谢与做人的责任.” 撒拉深受感动, 两人便在1750年结为夫妇, 一起照顾穷人. 4年后, 撒拉病逝, 霍华德非常难过, 写道: “我看过多少年轻貌美的女孩, 但是没有人能与撒拉·洛伊托利的人格与善良相比.”

妻子离世后, 霍华德把旅舍送给当地一些穷人, 出去流浪. 张文亮形容道: “在他离开时, 城里的乞丐、穷人、流浪汉挥泪送行. 霍华德在他富有的亲戚眼中是个乞丐, 在乞丐眼中, 他却是个国王. 霍华德有一阵子还住在坟场, 与抬棺挖墓的穷人为友.” 他对穷人的怜悯与关怀之心, 使他蒙神悦纳, 被主呼召去成就那更伟大的事业!

 

(E)       神借苦难的装备

1755年, 霍华德听说葡萄牙首都里斯本(Lisbon)大地震, 许多人流离失所, 无家可归, 他的心中动了怜悯之情. 当时英法两国正卷入“七年战争”(Seven Years War), 海上航行是危险的, 但为了帮助难民, 霍华德带着仅存的一点钱, 冒险搭船前去救济难民. 船航行了数日, 就遇到法国战舰, 整船的人被俘虏到法国布勒斯特(或译“布雷斯特”, Brest)监狱. 霍华德被关在监狱里长达两个月之久, 经历了比狗还不如的生活, 不能洗澡, 没有换洗衣物, 没有刀叉, 没有床 … , 他也目睹许多人被私刑, 女性俘虏被强暴. 霍华德也被法国当局当作间谍严刑逼供. 后来两国交换俘虏, 他才获得释放.

在人看来, 霍华德真够倒霉和愚昧, 自身难保还想帮助别人, 连回国船费都得向人借. 但霍华德明白“万事互相效力, 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这一道理, 他事后写道: “这两个月的遭遇, 是我一生的转机, 使我了解监狱是什么样的世界, 从此我对被虐待的犯人, 感同身受.” 这次被囚于监狱一事, 实为神智慧的安排, 以装备他日后作监狱改革的先锋.

霍华德回到英国后, 继续他的医学教育. 1757年, 他以清晨露珠温度的研究, 获选为英国皇家学院会员.[1] 这意味着霍华德的研究在英国学术界已获得肯定, 其社会地位也相应提高, 可惜仍然缺乏资金从事关怀穷人的事工. 慈爱的神晓得他仆人的需要, 为他预备一条奇妙的道路. 1758年, 他在老友怀特布雷德的介绍下, 认识利兹(Henrietta Leeds)小姐. 利兹小姐来自英国剑桥的上流世家. 当她与霍华德交往, 拿钱资助他时, 很多人劝阻她, 强调“霍华德从事全世界最荒谬的事业, 照顾穷人与犯人, 这是绝对没有回馈的工作. 拿钱资助他, 等于把钱倒入水中”. 利兹坦然回答: “这正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 1758年, 两人结婚, 同心为主事奉贫穷老弱的人.

 

(F)       上帝慈手的带领

因着妻子之故, 霍华德有了丰足的资金, 夫妻两人成立济贫基金会, 建立了一座很大的农庄, 开放让穷病老弱者免费居住, 并在农庄盖了一间教堂. 他宣布: “只要承诺不醉酒、不赌博、不打架、参加教会(聚会), 就可以免费租用房子.” 注重卫生的霍华德在建造农庄时, 还在每间房舍, 设计建造一个方型台子, 以供洗手、洗菜之用. 洗濯台(俗称“洗手盆”, sink)的设计, 现今已是家家必备, 但当时可算是创新之举. 此外, 霍华德没有让他的农庄一开始就定位成基督徒社区, 他欢迎不同宗教背景的人. 霍华德说: “我爱所有宗教里的好人, 更爱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给他们.”

1765年3月27日, 利兹难产. 虽然为霍华德生下第一个孩子, 却在4天后流血过多而死. 这给霍华德非常沉重的打击, 他夜间在床边写下: “亲爱的妻子, 你的一生是无私的爱、温柔与善良的流露. 喔! 我的上帝啊, 让我对妻子思念的深处是你的圣洁. 免得我的心情与思绪, 离了你恩典的扶持. 你过去支持我妻子的信心和耐心, 你也能继续支持我走下去, 直到那荣耀之日与她再见面.”

爱妻离世后, 霍华德继续经营农庄, 并在较后周游世界. 1770年, 当他还在意大利西南部港市那不勒斯(Naples)时, 他经历属灵上的复兴, 结果向神承诺要全人奉献给主, 立志完成神要他做的任何事物. 神开始在他心灵深处放下一个福音负担, 这负担越来越重. 1773年, 霍华德写道: “我面临一个抉择, 是在教会里有更多服事呢? 还是投入监狱改革? 我和农庄牧师史密斯(另译“司密斯”, Rev. T. Smith)深谈后, 他支持我进入监狱改革的事奉, 并愿意不断为我祷告.” 1773年2月, 在神奇妙的安排下, 霍华德获选出任英格兰的贝德福德郡(另译“贝勒富郡”, Bedfordshire)的郡长(High Sheriff), 从此有权利参加英国各地法庭的审判, 并且能够合法进入所有监狱作检查. 从那时起至以后17年, 霍华德走访了英国和欧洲各处监狱考察, 至死方休.

 

(G)      狱政管理教科书

霍华德每进一间监狱, 就仔细记录一切. 他把所有资料编辑成书, 并于1775年出版了《监狱实况》一书.[2] 他在书中大力呼吁两大重点: “第一, 监狱管理员的薪水该由政府支付, 而非犯人. 第二, 监狱需要有人定期检查公共卫生.” 当代的社会, 对霍华德的呼吁不感赞同, “监狱是惩罚犯人的地方, 犯人罪有应得, 何需改革?” 霍华德不灰心, 他认为“监狱必须是教育犯人的地方, 犯人才得更生, 不会释放出狱后重蹈复辙, 再次回到罪的深谷.” 为了改变一般人的看法, 他四处演讲, 散发传单, 提出: “每位基督徒每年捐10英镑, 替犯人偿付监狱管理员的薪水.” 有些监狱管理员, 为自己健康的缘故, 也支持霍华德. 1776年, 霍华德的老友怀特布雷德进入英国议院, 竭力为监狱管理法催生.

《监狱实况》这本书后来被称为世界第一本狱政管理教科书, 可是刚出版时却受到各方抵制, 因为书中揭露太多黑幕, 而且书中对公共卫生的建议, 并非作者专长, 加上文笔也不流畅. 这时, 神预备许多人扶持他. 英国名医爱肯博士(Dr. Aikin)挺身而出, 作霍华德的后盾, 他监称“公共卫生的确是改善犯人健康的重要之道.” 文学家丹索(Richard Denshaw)也为该书修改文词, 并声称“一本影响深远的书, 不能只靠文字优美, 而是靠作者生命中的特质. 没有一本依靠文字之美的书, 能在书架上放100年.” 一流的印刷师傅伊利斯先生 (Mr. Eyres)也出面: “如果这本书要引起一般人注意, 必须印刷精美, 我愿将此书印成全国最佳的出版品.”

当时很多人质疑他“掀开黑幕, 不过是哗众取宠.” 霍华德完全赞同这一质疑, 不过他胸有成竹地补上一句: “一个人不知解决之道, 就不配掀开黑幕. 而我知道解决之道.” 1777年, 霍华德出版他的最新研究结果,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 以及一些外国监狱的监狱实况》(The State of Prisons in England and Wales, with an Account of some Foreign Prisons). 此书揭露一些国家监狱中极其黑暗的一面, 导致一些国家, 如法国当局, 禁止这书的出版. 霍华德不加理会, 继续巡视各地监狱的实况, 将之记录和编辑成章. 1787年3月, 他结束了第四次巡视考察旅途, 接着出版《现今英国和爱尔兰的的监狱实况》(An Account of the Principal Lazarettos in Europe and Additional Remarks on the Present State of Prisons in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H)       狱政改革的法案

1778年6月30日是狱政改革历史上的里程碑, 因在这日, 狱政法在英国议会通过. 霍华德一知道英国政府愿意负责监狱管理员薪水, 就再提出以下法案:

(1)     禁止监狱管理员私售烟、酒及赌博.

(2)     禁止私人拥有监狱管理权.

(3)     分开男女监狱.

(4)     监狱盖设浴室和厕所.

(5)     监狱管理员必须是好人, 而且干净、健康、道德良好.

(6)     成立犯人工作训练所, 并以工作所得赔偿所欠之债.

(7)     让犯人在狱中有自由走动的机会.

(8)     犯人每天接受10小时工作训练, 使他们能自立更生, 因为无事可做正是犯罪的根源.

(9)     成立“驻监牧师”(Chaplain), 因为监狱的目的, 在使人真正悔改.

(10)   运送犯人, 必须考量人道与尊重.

(11)   政府定期访问并帮助受刑人家庭.

(12)   监狱管理员之上设有督察, 检查不当刑罚与私刑等.

 

在霍华德力争之下, 上述法案后来一一被通过了, 为犯人带来福利, 这也使他荣获“狱政改革之父”(the Father of Prison Reform)的荣誉.

霍华德不单关心自己国家的犯人, 他也因基督的爱所激励, 关怀其他国家的囚犯. 为此, 他不仅在英国推行狱政改革, 他还到法国、荷兰、瑞典、普鲁士、奥地利、俄国等地方大声呼吁狱政改革. 普鲁士的王亨利(Henry)曾问他: “像你这样为犯人四处奔波, 有何快乐可言?” 霍华德答道: “尽职就是我的喜乐.”霍华德在奥地利时, 有人警诫他: “维也纳(Vienna)监狱正流行传染病, 你不要进去.” 霍华德立志完成神的旨意, 深信神会保守信靠顺服他的人, 便以圣经的话回答: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上帝与我同在”(诗23:4). 意大利军事当局久闻霍华德的名声, 怕他揭开太多的黑幕, 让意大利军事当局蒙羞, 所以不准他进入监狱考察. 这难不倒霍华德, 他化装成唱游诗人, 到监狱内弹五弦琴唱歌, 从中探测监狱实况. 在西班牙时, 有监狱管理员故意陷害他, “不小心地”把他关入麻风狱房, 不料他写道: “感谢主, 无论在何处, 他赐我一颗平静的心、安稳的灵. 我在那里被关两天, 就对麻风病人传了两天福音.”

 

(I)        无法止息的伤痛

1780年, 霍华德已经成了普世监狱改革的代言人. 1782年, 英国爱尔兰的都柏林大学(Dublin University)颁发荣誉法学博士给他, 他在演讲时说道: “监狱是教育犯人的地方, 否则人关得愈久, 愈不能分辨是非. 很多人认为监狱采用不人道的管理方式, 是犯人应得的惩罚. 但是不要忘了, 人生祸福不定, 今天你没有被关, 不保证以后就不会被关. 哪一个犯人在年轻的时候, 会想到他也有入狱的一天? 人人都有犯罪的可能, 人人都有胜不过引诱的时候, 我相信, 监狱是很多人灵性苏醒的起点. 监狱设立的目的, 是让犯人明白自己是罪人, 不只是法律上的罪, 而且是心里被罪恶的力量所挟制, 这种挟制不是教育、心理与社会所能帮助的领域, 但是我相信耶稣基督的救恩, 能够医治最无药可救的犯人. 监狱改革就是基督的见证, 应该有更多肯服事上帝的人, 把监狱福音的负担放在他们心中. 监狱是人心的荒漠, 是人能够接触福音的起点, 但是能传生命之道的人在哪里?”

1785年, 苏格兰闻名的爱丁堡大学(Edinburgh University)也颁发荣誉法学博士给他. 然而, 霍华德并不快乐, 这时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么投入监狱改革, 是不是正确的? 因为他听到自己唯一的孩子约翰, 成为一个嗑药与同性恋者, 把他的住家, 当作男同性恋杂交场. 约翰过后染上性病, 病毒侵入大脑, 变成精神病患. 霍华德痛苦地写道: “我帮助了千万犯人, 却无法帮助自己唯一的孩子. 没想到我最信任的管家, 竟是诱发我孩子进入同性恋的人.”

 

(J)        春蚕到死丝方尽

霍华德在这最伤心沮丧的时刻, 英国传来一则惊人消息: 伦敦的军人监狱(Savoy Military Prison)大暴动, 两百名犯人控制了监狱, 军队准备攻入狱所, 强力扫荡, 到时必然死伤无数. 霍华德要留在自己的哀伤中? 还是再到外面帮助别人呢? 当犯人与军队争执达到顶点, 霍华德出现在监狱门口, 所有犯人一看到他出现, 立即放下武器, 犯人们知道这位“犯人之友”是站在哪一方的. 平息伦敦监狱之乱后, 很多人想要采访他, 甚至捐钱给他, 霍华德一概拒绝, 他私下写道: “我帮助别人, 免得我被忧伤吞吃!” 诚然, 胜过忧伤之法就是全心体恤别人、帮助别人, 借此忘记自己的伤痛! 他为所有陷落在失望和忧伤之谷的基督徒, 立下美好典范.

1789年, 霍华德把孩子约翰交给鲁宾逊牧师(另译“罗宾逊牧师”, Rev. Robert Robinson)看顾, 自己又前往荷兰和德国考察当地监狱. 他在当年12月前往俄国, 因为当时俄国流行当众肢解犯人身体为乐. 为了废除这种恶俗, 霍华德奋然启程, 前往俄国首府莫斯科(Moscow).  从那时起, 他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孩子与家乡老友. 他在探访俄国军人医院时患上斑疹伤寒(typhus), 并于1790年1月20日在俄国病逝. 死后, 有人发现他在日记夹一小笺, 其上写了感人肺腑之言: “我只有一个期待, 就是将我生命最后一口气, 用在我的职责之上. 上帝竟然用了一个不配的器皿, 在普世犯人的福祉上荣誉他, 如果我死后仍存留什么美好的影响, 愿世人记得那是来自上帝的. 上帝是我的主, 是我的公义和圣洁. 我这罪人一生所经历的, 全是他的赦免和怜悯. 末了, 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他的手中.”

论到霍华德为狱政改革和贫病人士所作出的牺牲时, 英国知名政论家兼下院议员伯克(Edmund Burke, 1729-1797)在1781年贴切地描述道: “他跳进地牢的深处, 走入医院病菌传染之地, 视察忧伤和痛苦之房, 测量痛苦、沮丧和受辱的范围, 记念那些被遗忘的, 照顾那些被忽略的, 探访那些被遗弃的, 比较和对照不同国家之人的悲痛.”

霍华德的墓碑上刻着: “不管你犯过多大的罪, 你是我的朋友.” 举世闻名的英国大布道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为他写道: “在我们这个时代, 没有人像霍华德遭受这么多打击, 又能完成如此困难的任务. 我认为他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 因为他那么软弱, 却又靠神那么坚强, 他是上帝兴起祝福普世的一个器皿.”[3]

 


[1]               “英国皇家学院”也称“英国皇家科学会”, 或“伦敦皇家协会”, 是英国著名科学家群集的学会.

[2]               此书全名为《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监狱实况》(The State of Prisons in England and Wales), 在霍华德生前共经过三版的编辑, 每出新的一版就在附录(appendix)中加添更新的统计资料.

[3]               上文改编自 张文亮著, 《法政捍卫者的忧伤与荣耀》(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0年), 第73-86页;  也参考网页资料如  http://www.johnhoward.ca/bio.htm ; http://www.spartacus.schoolnet.co.uk/REhoward.htm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