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捍卫者(五):治安勇士 – 刘易斯·瓦伦廷 (Lewis J. Valentine)


编者注:  历代以来, 神在政治、法律、商场各领域, 无不为自己的圣名留下见证人. 他们以真理束腰, 以公义为旗帜, 以圣经原则为兵器, 为了神的荣耀和人的益处, 在法律与宪政制度的战场上冲锋搏斗. 今日, 当世人享受诸多法政上的人道与公正时, 莫忘这一切是神的恩典, 透过他们奋斗所换取的成果 …

 

(A)       打击罪恶的骑士

在中古世纪时, 有一种巡夜者的职业, 他们在晚上执行巡逻报时的工作, 当盗贼来时, 还要负责保卫居民. 担任夜巡的人, 都要具备骑士精神, 勇敢打击罪恶, 保护弱小. 这种夜巡者后来演变成今日的警察.

美国散文作家兼诗人爱默生(Ralph W. Emerson, 1803-1882)曾写了一首诗, 来赞扬勇敢尽责的警察.

“众人进入梦乡时, 他们正在执勤,

众人惧怕逃跑时, 他们站在危险中间.

勇敢的人啊!

为真理与荣耀的缘故,

孤单的守在漫漫长夜的一角,

不是金质奖章,

而是毅力与耐苦使你们伟大.

勇敢的人啊!

因着你们,

国家安定的根基将建得更稳固.

因着你们,

社会公义的大旗将扬起在苍天.”

肯定的, 美国纽约市的警界铁汉瓦伦廷(另译“斐连迪尼”, Lewis Joseph Valentine, 1882-1946)正是这样一位勇敢的人! 他确实是一位令黑道人物闻之丧胆、名符其实“打击罪犯的骑士”!

 

(B)       警界的传奇人物

瓦伦廷诚然是20世纪警界的传奇人物, 他不畏权势, 执法如山, 全力改变警察的形象, 使警察成为法律捍卫者的代表. 他照顾弱小, 救贫除恶, 使警察成为社区居民保姆的写照. 在他的影响下, 警察被视为保护治安的人员, 令人尊敬的专业. 他建立警察的机动通讯网、科学侦案部, 并且在他的努力下, 科学采证获得立法的承认. 他也设立少年救援队帮助问题少年, 并筹资设立失学青年学业基金, 帮助贫穷家庭的孩子上进. 他当任纽约警察总长时, 全纽约找不到一部赌博游乐器. 他建盖起一座耗资千万的青年活动中心, 让青年有地方消遣.

在改造不良青少年方面, 瓦伦廷的成绩可佳. 某次, “血鹰帮”被警察捉到他的面前, 个个吓得混身发抖. “你们为什么要打破玻璃?” 他严声质问道. “我只想知道, 我能把石头丢多远?” 一个不良少年回答.  “所以打到了纽约大楼上的窗户?” 瓦伦廷两眼犀利地瞪着. “啊… 是… 是的!”少年惧怕地回答. 没料到瓦伦廷竟没把这案子送上少年法庭, 而是喝令道: “从今天起, 你们每一天给我在棒球场投球, 投到我满意为止!” 结果, “血鹰帮”不仅解散了, 还变成后来非常出名的“纽约布鲁克林少年棒球队”! 真令人佩服瓦伦廷的点子.

另有81个少年帮派, 被他送到教会, 成立81个祷告小组, 并用祷告小组名称取代帮派名称. 瓦伦廷说: “警察的主要工作不是要把坏人抓到法庭, 而是要尽量使人免入法庭. 没有一个人天生就是罪犯(criminal),[1] 所有犯罪之徒都是心理残障的人. 不会仔细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 只会拔刀拔枪, 这种逞勇不过是懦夫的表现, 决对不是什么英雄. 但是人在司法的体系里, 只有获得惩治, 一个人要得到真正的赦免, 只有回到上帝面前.”

瓦伦廷说道: “所以什么是警察? 警察是每一个人的朋友, 是治安的维护者, 更是个教育者, 使人认清法律的事实, 帮助人建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信仰. 陪着一度迷失的人, 走过人生的彷徨路. 什么样的人容易成为罪犯? 被忽视的孩子、被放弃的学生、没事干的年轻人. 成为警察, 就是抢在他们堕落以前帮助他们, 使他们又能重新站起来. 为此, 16岁以前的孩子, 除非是重大犯罪, 否则犯错不该留下任何前科. 给他们有自新的机会.”[2]

 

(C)       维护正义的勇者

瓦伦廷于1882年, 生于美国纽约市的布鲁克林区(Brooklyn, New York). 当时的布鲁克林区又称为“犯罪天堂”, 各种黑道帮派、贩毒色情, 无日不见. 瓦伦廷的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水果店, 从小在父亲的水果店帮忙. 他常看到有人进来勒索, 白吃水果. 可是有一个警察常来解危, 只要“那一个警察”一来, 所有坏人都逃之夭夭. 瓦伦廷不知道“那一个警察”的名字, 他总是在街上慢慢踱步, 吹着口哨, 有时还牵老人过街, 拍拍马路边的狗. 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威力, 让坏人害怕. 瓦伦廷自小就敬佩他, 以他为英雄, 并决志长大后要作一名警察.

1892年2月14日, 警界爆发了一件大事, 纽约麦迪逊广场教会(Madison Square Church)的巴克霍斯特牧师(Rev. Charles H. Parkhurst), 当众评击当地治安的劣化, 是因为警察和黑道的勾结. 他调查出警察收保护费的行情, 每家酒店每月收60元, 色情业25元, 赌场20元, 这些腐败的警察开高级轿车, 出入风化区和赌场. 这位勇敢的牧师, 还列出70个坐收保护费的高级警官名字. 以后10年, 巴克霍斯特牧师不断地被黑函攻击, 被黑道骚扰, 被有关人士游说甚至威胁, 多次有生命危险. 可是, 更多的纽约市民知道后, 群起保护巴克霍斯特牧师, 除了听他讲道之外, 并四处查访真相. 10年后, 这70个高级警官全部被开除, 另有许多警察因收保护费被记过处分. 这在瓦伦廷的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他说道: “如果我要当警察, 就要当一个好的警察, 否则我将随流而去.”[3]

 

(D)       诚实踏实的代价

1903年, 瓦伦廷高中毕业, 由于家境贫困无法继续深造, 他就加入纽约市警察局(New York City Police Department, NYPD)的警队, 以实现他自小的志愿和梦想. 在警察学校里, 他认识了被学生称为“铁人”的寇斯提肯(Dan Costigan)警官. 这个长得熊腰虎背的警官, 常在上课时提醒道: “诚实、踏实与机警, 是一个警察最重要的三原则. 盗贼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堕落的警察. 杀人犯并不可恨, 可恨的是腐化的政客. 假如你要作警察, 你就不要与政客乱搞.”

1905年, 瓦伦廷自警校毕业, 由最基层的巡佐做起. 这时, 他才发现当警察不与政客乱搞, 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原来当时许多警察局都有“警察之友”的设立. 这组织最初是关怀警察福利的民间组织, 可惜却逐渐沦为政客拉拢警察的特殊管道. 这些警察之友借着与高级警官的关系, 反而成为基层警员巴结的对象. 甚至连警员的职位升迁, 记功嘉奖都掌控在警察之友的手中.

瓦伦廷谨记寇斯提肯警官的忠告  —  “假如你要作警察, 你就不要与政客乱搞!” 所以一开始, 他就决定不与警察之友挂勾, 他在勤务之馀就努力念书, 准备应考警官升级考试. 1906年, 他取得全区考试第一名, 可是上级分发时, 第2名到第10名都获升级, 只有他没有获得升级, 只有考第一名的他没有获得升级. 即使他较后连破重大刑案, 也没机会升级. 5年之后, 升级期限已过, 他还是担任巡佐. 瓦伦廷有100个理由抱怨, 或弃职而去, 但他并不灰心, 重新参加升级考试, 又得第一名, 再等了3年, 才在1913年升任警官(sergeant). 他后来写道: “我的一生都是靠考试才有升迁的机会, 这是警察生涯的可悲.”[4]

 

(E)       带着良心进坟墓

1916年, 瓦伦廷升至机密小组的中尉(lieutenant of the “confidential squad”), 专门调查警局里的贪污事件. 1921年, 他因屡次破案建功, 再被升至警局局局长. 由于布鲁克林是著名的犯罪之区, 所以他接触过各种各样的案件. 他仔细地研究罪犯心态, 把每一个案子当作学习的机会, 他写道: “大部分的罪犯都有一种自以为聪明的心态, 以为他们的犯罪行为, 可以瞒天过海. 其实他们败露行踪, 留下蛛丝马迹, 都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论到令人丧胆的职业杀手, 他写道: “成为职业杀手不过是黑道市场的一种买卖工具罢了, 这些人一生活在惧怕里, 因为也许法律会忘了他, 但是他们的仇家, 永远不会忘了他们. 最后他们会死在一颗不知何处射来的子弹上. 很可能杀死他们的, 是雇佣他们的黑道大佬, 他们知道太多秘密了, 所以要杀他们灭口.”

1926年, 瓦伦廷破获了一个极为隐密的高级赌场. 当他率领下属攻入赌场, 发现里面竟有多名议员和高级警官. “局长, 你也知道赌博是人的天性. 我们做天性的事, 没有什么大不了.” 一个大官如此说. 另一个议员说: “如果你现在带你的人离去, 保证你的前途无可限量. 但是如果你不够聪明, 保证明天你就会很难看!” 瓦伦廷的反应是把这26个大官戴上手拷, 抓回警局. 隔天, 他果然很难看  —  由警察局长降职为巡佐! 很多人因他秉公行义而落到如此下场深感不值, 但他宁可遵行圣经的话, “在今世自守、公义, 敬虔度日”(多2:12), 也不愿违背良心行不义的事. 他写道: “成为一个执法人员, 我相信公义终必获胜, 我宁愿带着我的良心进到坟墓, 升官的警徽是带不进坟墓的.” 他并不放弃警职, 决定重新再报考升级考试.

 

(F)       忠心耿耿的尽职

一天, 瓦伦廷在警局执勤, 忽然接到妻子的电话: “儿子得到脑膜炎, 非常危急.” 瓦伦廷即刻联络医院的救护车前去, 但他看看墙上的钟, 还有两个小时才换勤务. 他回忆当时的情形, 写道: “我迫切的祷告, 希望接勤务的警察能快一点到. 祷告完不久, 接勤务的警察竟回来了, 从来没听过有警察会提早两个小时回来换勤务的. 这使我能赶到医院, 看到孩子的最后一面.” 神仍顾念这位忠心耿耿的瓦伦廷, 给他机会看到孩子最后一面.

圣经说: “撒义种的, 得实在的果效”(箴11:18). 神实在记念心里正直、手中行义的人. 不久, 瓦伦廷升至便衣警察队长, 神又赐他机会与智慧, 屡破重大刑案. 他写道: “执法人员是最有耐心的猎人. 破案像是在拼图, 开始看起来全无线索但是经过仔细收集蛛丝马迹, 例如现场留下的指纹、尸体伤痕的特征、遇害的时间、血迹的血型、掉落的毛发、指甲屑里的残存、弹道的磨痕等, 案情会逐渐明朗. 此外, 我经常与罪犯闲谈, 在那里我学习到破案的技巧, 对罪犯心理的了解, 与罪犯行踪的掌握; 犯人是活生生的教材. 每一个犯罪案子, 几乎都有轨迹可寻. 即使是最难侦破的精神病态杀人犯, 好像无常理可寻, 但是细心把证据, 一小片、一小片的拼凑起来, 还是会逐渐浮现出一个轮廓的.”

 

(G)      全力地打击罪犯

瓦伦廷深知赌博和色情的毒素, 已渗入社会, 荼毒人的心灵, 破坏社会的安宁. 因此, 他决定向赌博和色情行业开战. 他写道: “让人堕落最快的途径就是‘赌博’, 甚至也是使警察堕落的主要因素. 引诱一个人去赌博, 常是骗他‘幸运’就在他身边, 使他能赚一般人努力工作也赚不到的钱, 很多人会对赌博有戒心, 但是对于如何获得幸运, 没有戒心. 迷恋‘幸运’是堕入赌博的前奏. 要扫荡一个城市的犯罪, 要维持一个社会的治安, 要提高警察的品德, 第一步就是把赌博扫去.”

此外, 瓦伦廷也写道: “黑社会的结构, 是建立在不法金钱的追逐与不法势力的基础上. 而不法金钱和势力的交集点就是‘色情行业’, 要让年轻人产生犯罪的企图, 有效的引诱就是‘色情’. 色情的可怕是在玩弄无知的人. 色情是一个庞大的王国, 多少腐化的律师、政客、生意人、广告人士、记者等寄生其间, 使色情行业大行其道, 而且不负任何刑责. 我知道的色情大亨舒尔茨(或译“休特兹”, Schultz), 在社会上是以慈善家出现, 捐钱修路, 还盖大医院, 热心公益, 但是他的每一分钱都来自色情业. 每一次他被起诉, 都获判无罪. 后来我查到他雇用杀手, 兼并色情地盘, 甚至雇用高级警官, 带杀手出去行凶, (掌握这些证据后)我才能把他送上死刑电椅上.”

1928年, 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1882-1945, 后来出任美国第32任总统)担任纽约州州长, 极力扫荡犯罪场所, 瓦伦廷开始获得重用, 重新升至警察局长. 他立志大刀阔斧, 使色情业和赌博业在他管辖的地区全然消失. 有报章笑他天真, 说“色情业是合法经营, 不可能消失的”. 瓦伦廷不去争论, 只下令在每一家色情相关的店, 警员24小时轮流站岗, 他随时抽查,  每一个星期就轮换站岗警察. 再者, 他重组“警察之友”, 要当警察之友的人也要24小时义务到色情业前站岗. 结果, 色情和赌博业真的在他所管辖的地区消失了.

瓦伦廷一生坚持一个原则: “警察不是政治的工具, 不是达成政治人物私欲的棋子. 许多国家的警察, 当人民的权益与政府冲突时, 警察是站在政府的一边, 但是我认为警察应该永远站在老百姓的这一边. 当警察回家时, 脱去制服, 他就是老百姓了.”此外, 他也与一切政客划清界限, 不看他们的脸色, 不畏他们的威喝. 他命令下属, 所有政客的车子, 只要违规停车就立刻开罚单. 一天, 瓦伦廷接到一通咆哮的电话: “我不过是开车稍微多喝了点酒, 你的一个小警员就下令关我一晚, 我要你立刻给他革职!” 瓦伦廷冷冷地回答那个大人物说: “我在他就在, 他走我就走!”

 

(H)       铁腕的警察总长

1936年, 瓦伦廷升至纽约警察总长(police commissioner), 管辖1万8千名警员. 在任警察总长的期间, 他为了竖立良好警风而不惜大刀阔斧, 估计在他铁腕下被开除的警员有300个, 被正式谴责的有3,000个, 被严厉惩罚的则有8,000个. 难怪有人说他比黑社会老大更严厉! 正因此故, 自他上任警察总长的1936年, 直到他退休的1945年, 那10年被公认为“纽约治安最好的一段时期”.

1945年, 瓦伦廷自警界荣休后, 便主持“帮派小家伙”(Gang Busters)  —  一个真人真事、教育青少年的广播节目. 1945年8月,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 瓦伦廷受麦克阿瑟总司令(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5]委派, 监督日本警察和刑事制度的改革. 1945年之后, 瓦伦廷重回美国负责广播, 并参与“真实警察案件”(True Police Cases)的编辑委员会, 也授课关于罪案防范. 1946年12月16日, 瓦伦廷因肝病离世, 享年64岁. 他生前将自己生平编写成书, 名为《夜棍》(Night Stick), 这本自传在他死后隔年(1947年)出版, 继续为这位“诚实、踏实与机警”的铁腕警察总长说话….[6]

 

 


[1]               按圣经教导, 每一个人作为亚当的子孙(后代), 一生下来都是罪人(sinner, 参阅 罗3:10,23; 5:12-14), 但这不是说每一个人一生下来就是罪犯(criminal), 只有当人在行动上严重触犯法律时, 才成为罪犯. 所以瓦伦廷说“没有一个人天生就是罪犯”, 这话并无违反圣经.

[2]               张文亮著, 《法政捍卫者的忧伤与荣耀》(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0年), 第154-155页.

[3]               同上引, 第156-157页.

[4]               同上引, 第157-158页.

[5]               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年)乃美国五星上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西南太平洋盟军总司令高职, 日本投降后上任占领日本的盟军最高司令官(1945-1951年). 此外, 他也在朝鲜战争时曾任“联合国军”总司令. 这位美国战场名将是位虔诚爱主和渴慕圣经的人, 他见证说: “请阁下相信我, 无论怎样疲倦, 我从来没有一晚在睡觉以前, 不读神的话语.”

[6]           上文改编自 张文亮著, 《法政捍卫者的忧伤与荣耀》(台北: 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0年), 第153-162页; 另参考 Lewis J. Valentine, Night Stick (New York: The Dial Press, 1947); 也参考网页资料如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854505,00.html?iid=chix-sphere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