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自然发生?


(A)  “生物自生论的历史

按进化论的假设, 在亿万年前, 在地球上的某一个角落, 一些无生命的无机物质(inorganic substances)在没有外来力量的支配下, 自行决定, 于当时的自然环境里, 在巧合的情况下, 互相结合而形成第一个有生命的细胞. 这种理论是假设经过几百万年的时间, 生命可以从毫无生命的物质演变而来, 称为“生物自生论”(spontaneous generation, 或作“自然发生论”).

这类看法可追溯到中古时代. 那时代的学者一直认为生命可从无生命物质演变而来, 例如亚里士多德(Aristotle)[1]、哈维(William Harvey, 1578-1657)[2]、海尔蒙特(van Helmont, 1580-1644)[3]等闻名的中古时代学者, 都是信奉“生物自然发生论”的代表. 到了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时代, 人们普遍相信腐肉会变成蛆(maggots), 垃圾变成老鼠、苍蝇或昆虫.[4]

 

(B)  “生物自生论的错谬

虽然也有人怀疑生物自然发生论, 并尝试以实验方式来证明它的论点, 例如雷地(Francesco Redi)、约伯乐(Louis Joblot)等, 但他们都无法提出强而有力的证据, 来证实生物自生论的错谬. 直到1861年, 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才成功证实此理论的错误, 使科学界逐渐摒弃这谬论. 巴斯德首先证明空气中含有微生物,  人们错误地认为无生命的物质(如垃圾)可变成生物, 其实就是这些肉言看不见, 但有生命的微生物所致. 他把用作火药的棉花塞在试管内, 让空气经过, 过后他以酒精与醚混合的溶液, 来溶化棉花. 他在显微镜下观察溶液, 发现其中有微生物. 巴斯德同时将烧热过的空气, 引进一个封闭和煮过的肉汤中, 发现并无微生物的滋生; 可是若将以上含有(空气中之)微生物的棉花放进这肉汤中, 微生物则会滋生众多.

巴斯德还特制一套称为“曲颈烧瓶”(swan-necked flasks, 或称“天鹅颈烧瓶”)的特别仪器. 这证明空气中的微生物不一定要以棉花过滤才可被除去. 这形状长如天鹅颈的烧瓶, 靠着地心吸力, 把空气中一切的尘埃和微生物(即细菌)困在瓶颈部分, 使之无法接触瓶中的肉汤; 因此虽然外界空气与瓶中肉汤接触, 微生物因被困于颈瓶而无法在肉汤中滋生. 但有两种情况, 烧瓶中的肉汤会使微生物滋生繁殖, 即(1)把烧瓶倾斜, 使肉汤与(含有微生物的)烧瓶颈部接触; (2)折断烧瓶的颈部.[5]

简而言之, 巴斯德的实验证实, 只有那含有微生物(细菌)的空气, 才会使无菌的肉汤长出微生物(细菌)来, 没有微生物的空气是无法使肉汤长出微生物来. 换言之, 无生命物质是无法变成有生命之物. 巴斯德的实验确立了生物学的定律 — “生源律”(Law of Biogenesis), 即“生命只能从生命而来”.  可是进化论却提倡“无生源论”(abiogenesis), 认为第一个细胞乃源自无生命的物质, 所以进化论抵触了这条科学定律 —“生源律”. “创造论”则不抵触“生源律”, 因它强调一切受造的生命源自独一的活神, 那位赐生命的造物主.

 

(C)  总结

虽然在巴斯德的时代, 许多科学家都支持“生物自生论”, 反对他的实验结果, 但现今几乎所有的生物学课本都记载了巴斯德实验的正确性, 因为巴斯德所提出的, 是经得起考验的“科学定律”, 而非像进化论所提出的“假设理论”. 对于那些无理反驳的人, 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贴切地指出: “相信进化论的人仍辩驳说‘生源律’只是由巴斯德的实验结果而引伸出来的, 未必适用于所有的情况. 然而, 现今整个微生物学都建立在这个事实上: 生命只能从生命而来, 包括引起疾病的微生物(microbes). ‘生源律’是宇宙性的定律. 倘若此定律失了功效, 致病的微生物可由无生命物质演变而来, 那么在医学界所将产生的混乱局势, 实在叫人不敢想象!”[6] 因此, 生命不是自然发生, 而是神的精心创作.

 

 


[1] 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主前384-322)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的学生, 希腊皇帝亚历山大大帝的教师, 雅典逍遥学派创始人, 著作涉及当时所有知识领域, 尤以《诗学》、《修辞学》等著称.

[2] 此人是英国医师、生理学家、实验生理学创始人之一, 阐明血液循环原理及心脏作用(1628年).

[3] 此人乃比利时的化学家, 发现二氧化碳, 据说气体(gas)一词由他所造.

[4]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44页.

[5] 潘柏滔著, 《进化论: 科学与圣经冲突吗?》(台北: 更新传道会, 1984), 第190-192页.

[6]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第44-4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