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门徒(一)


(A)     作门徒的要求

真正的基督信仰是全心全意向主耶稣基督的委身. 主耶稣向那些愿作他门徒的人发出严格的要求. 但这一切要求, 却被今日讲究享受的生活所忽视. 我们多以为基督信仰是地狱的逃生路和上天堂的保证. 此外, 我们大可享受人生. 然而, 主耶稣的话显而易见, 没有含糊, 不会令人误解. 以下就是世人的救主论作门徒的要求.

 

太16:24记载, “於是耶稣对门徒说, 若有人要跟从我, 就当舍己, 背起他的十字架, 来跟从我.” 主耶稣也说: “人到我这里来, 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 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 也不能作我的门徒. … 这样, 你们无论甚麽人, 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26-27,33).

 

笔者叙述这些要求时, 自觉自己多方失败, 是个无用的仆人. 但神的真理岂可因他百姓的失败而避讳不谈? 信息远胜传信息的人. 我们要引述先烈的话: “虽我一事无成, 但神的旨意全作成.” 但愿我们坦然承认过往的失败, 勇敢地承认基督的要求, 从此作主的真门徒, 荣耀归给他.

 

(B)     撇下一切所有

一个人若要作主耶稣的门徒, 他必须撇下一切, 这是救主清楚明言的. 初期教会的信徒岂不是“卖了田产家业, 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吗?(徒2:45) 历代以来, 神的圣徒岂不曾实实在在的撇下一切跟从耶稣? 葛若弗斯(另译“葛鲁斯”, Anthony Norris Groves)和他的妻子是巴格达早期的传道人, 他们深信自己必须停止积攒财宝在地上, 于是将丰厚的薪金全然献给主的事工. 葛若弗斯这方面的摆上刊载在他著的小册子《基督徒的专一委身》内.[1]

 

到中国宣道的“剑桥七杰”其中一人司徒德(或译“史特德”, C. T. Studd)定意将一切献给基督, 趁着黄金机会, 作那少年财主没有作的, 单单顺从神白纸黑字的话. 他将数千元分给主的事工后, 留下9,588元给他的新娘. 新娘并不因此高兴, 对司徒德说: “查理, 主怎样对那少年财主说呢?” “变卖一切所有的” 他回答. “那样我们就在主面前清清白白的开始我们的婚姻吧.” 他们随即将金钱全送给差传事工, 为主摆上一切.

 

殉道者伊利奥特(另译“艾略特”, Jim Elliot)[2]也有同样专一委身的心志, 他在日记中写道: “父啊, 求你使我软弱, 使我不紧握短暂的东西; 求主使我不再抓紧我的生命、名誉、财物. 父啊, 求你使我不再抚摸它们. 多少时候, 我会放开紧握的东西, 却追求自己认为‘无害’的渴想, 轻轻触摸. 求主使我张开双手, 接受各各他的钉伤, 如同基督一样. 使我撇弃一切, 得着释放, 从此不至再被捆绑. 基督既与神同等, 却不以此为强夺, 求主使我将紧握的手放开.”

 

主耶稣的榜样可以作为总结. 仆人不能大于主人. 乔治·慕勒(George Muller)[3]贴切表示: “既然主在世上经历贫穷、卑微、被藐视, 他的仆人又怎能在世上寻求财富、名衔和尊荣.” 葛若弗斯也写道: “基督的受苦包括贫穷(林后8:9). 诚然, 贫穷不一定是衣服破烂、肮脏污秽, 但贫穷者必定是毫无积蓄, 且生活不浮华 … 30年前, … 慕安德烈(Andrew Murray)指出, 主和他的门徒若不贫穷, 根本不能成就他们所作成的工. 那高升别人的, 必先降卑, 像那撒玛利亚人.”

诚然, 有些事物是家庭生活的必需品. 诚然, 基督徒商人必须要有一笔资金经营生意. 诚然, 有些财物, 如汽车, 可用来荣耀神. 但在日常需用以外, 基督徒应生活节俭, 为传扬福音而作出牺牲. 他的格言应是: “辛勤工作, 适量消费, 多多奉献  —  全献基督.”( 葛若弗斯)

 

论到撇下一切, 我们各人要各自向神负责. 一名信徒不可为另一名信徒定下规章, 各人必须在主面前操练, 结出果子. 这是绝对个人的事情. 倘若某信徒蒙主引导, 多方的奉献, 他也无可夸耀. 当我们在各各他的亮光下看自己的奉献, 便发觉微不足道. 此外, 我们所献上的, 乃是自己不能存留和自己无法眷恋的. 伊利奥特说得好: “献上自己不能存留而嬴取不会失去的, 这人不是愚昧人.”

 

(C)     作门徒的障碍

任何定意跟随基督的人必看见林林总总躲避的路径隐现在他面前. 也许遇上无数回头的机会, 也会听见许多声音呼唤他将十字架的长度截短. 圣经记载三位想作门徒的人, 容许其他声音取替基督的声音, 是清晰不已的例子.

 

“他们走路的时候, 有一人对耶稣说, 你无论往那里去, 我要跟从你. 耶稣说, 狐狸有洞, 天空的飞鸟有窝, 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又对一个人说, 跟从我来. 那人说, 主, 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 耶稣说, 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 你只管去传扬神国的道. 又有一人说, 主, 我要跟从你. 但容我先去辞别我家里的人. 耶稣说, 手扶著犁向後看的, 不配进神的国”(路9:57-62).

 

三位没有记载姓名的人与耶稣基督面对面时, 他们感到一股内在的推动力, 要跟随他. 可惜, 他们忍让其他事情介入他们的灵魂与向主完全委身之间.

 

(C.1)   太快先生

第一个人被称为“太快先生”. 他满腔热诚地提出, 无论主往哪里去, 他都愿意跟从. “你无论往那里去, 我要跟从你.” 任何代价都不会太大, 十架不会太重, 每一路途也不会太崎岖.

 

救主的回答似乎与太快先生的诚意毫无关连. 耶稣说: “狐狸有洞, 天空的飞鸟有窝, 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事实上, 主的回答十分贴切. 他好像说: “你宣称无论我往哪里去, 你都愿意跟从, 但你愿意舍弃舒适的生活吗? 狐狸所享受的舒适比我还多, 飞鸟拥有自己的巢窝, 但我在自己亲手造的世界里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你愿意牺牲居住的舒适而跟从我吗? 你愿意舍弃物质的享受, 专一服事我吗?”

 

这人显然不太愿意, 因为圣经没有再提说他. 他爱地上的便利舒适过于专一献给基督!

 

(C.2)   太慢先生

第二个人被称为“太慢先生”, 他没有像第一个主动, 是救主呼召他跟从. 他的回答不是即刻的拒绝, 他也不是对主完全没有兴趣.  他乃是想先做某些事情. 这就是他的罪. 他将自己的意愿放在基督的要求之上. 注意他的回答: “主, 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

 

儿子孝敬父母是完全合宜的. 如果父亲死了, 作基督徒的儿女理当给他好好安葬. 但任何生命中合宜的事情放在主耶稣的意愿之上, 就是罪了. 这人生命上真正的野心在他的回答中表露无遗: “主 … 我先 … ”其他的话只是他要“我先”的掩饰. “我先”使他置主耶稣于后.

 

他似乎没有发觉“主 … 我先 … ”是既荒谬又不可能拼在一起的字词. 若基督是主, 他必须在先. 若“我”在宝座上, 基督便不能作王.

 

太慢先生有一件要完成的工作, 并且他将这工作放在第一位. 所以耶稣的回答十分合切: “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 你只管去传扬神国的道.” 我们可将主的话意译为: “有些事情灵性上死去的人可以做, 像信徒做的一样; 但生命中有一些事情, 只有信徒可以做. 所以你要看清自己不是耗费一生去做未归信的人所做的, 让灵性上死去的人埋葬肉身上已死的人, 但你一生不可缺少的, 是在世上完成我的使命.”

 

对太慢先生来说, 代价似乎太大, 他经过时间的舞台, 无名无声的消失了. 若第一个人表明物质享受是作门徒的障碍, 第二个则说明工作或事业成了基督徒生活的先决条件. 在地上拥有一份事业没有任何错误, 神的旨意是要人工作, 供养自己和家人. 但对作真门徒的要求, 是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 信徒一生不应只做未重生的人可以做的事情, 地上的事业只为养生, 基督徒真正的事业是传扬神的国.

 

(C.3)   太容易先生

第三个被称为“太容易先生”. 他像第一个人, 主动提出跟从主, 但他也像第二个人, 说了矛盾的话: “主 … 我先 … ”, 他说: “主, 我要跟从你. 但容我先去辞别我家里的人.”

 

我们必须再次承认, 基本上, 单独来说, 他的请求没有特别错误. 向亲人表示关怀, 与他们道别, 没有抵触神的律法. 那么, 这人失败的地方在哪里? 他将属自然的亲情关系放在基督之上.

 

带着渗透万物的洞察力, 主耶稣说: “手扶著犁向後看的, 不配进神的国.” 换句话说: 像你这样以自我为中心、优柔寡断的人, 不配作我的门徒. 我要的是那些愿意放下家庭温暖, 不受亲属感情而分心, 将我放在首位的人.”

 

我们逼不得已作出结论, “太容易先生”离开耶稣, 忧忧愁愁的走开. 他过分自信、想作门徒的念头, 碰在家庭关系的石头上, 完完全全粉碎了. 或许是母亲泣不成声的说: “你若离开我往海外传道, 会伤破我的心.” 我们不知道. 我们所知道的, 是圣经没有记录这灰心者的名字, 他向后看, 错失生命中最大的机会, 结果被描述为“不配进神的国,”

 

(D)     结语

这就是作真门徒的基本三个障碍, 借这三个人表明出来, 他们都不愿意同主耶稣走完全程.

 

(1)     太快先生: 贪爱地上的舒适享受.

(2)     太慢先生: 将工作或事业放在第一位(取代神)

(3)     太容易先生: 看亲情重于一切.

 

主耶稣仍然呼召, 像往日一样, 呼召男男女勇敢地和作出牺牲地跟从他. 躲避的路途仍然存在, 且不断说: “顾惜自己! 这事必不临到你!” 很少人愿意向主的呼召作出响应.[4]

主耶稣, 我已背十架,

撇下一切, 来跟从你;

赤身、贫穷、凌辱、遭弃,

唯你成为我的一切;

昔日寻求, 希望认识,

一切野心, 全然丢弃;

虽然如此, 我仍富足,

       神与天堂, 全都属我.

 


[1]              葛若弗斯(Anthony Norris Groves, 1795-1853)是奉主名聚会的第一位海外宣道士. 他为主远赴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和印度宣道, 有关他的身平与宣道事迹, 请参 2000年10月份, 第1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安东尼·葛若弗斯”.

[2]          伊利奥特(Jim Elliot)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为主在厄瓜多尔殉道. 有关他殉道的事迹,  请参 2004年5/6月份, 第52期)《家信》的“殉道火窑: 这人不是傻瓜!”.

[3]               慕勒(George Muller)乃奉主名聚会的信心伟人, 凭信心创办孤儿院而闻名. 有关他的生平与事迹, 请参 2000年9月份《家信》的“属灵伟人: 乔治·慕勒(George Muller)”.

[4]               上文改编自 马唐纳著, 《真门徒》(香港九龙: 基督福音书局, 2005年), 第5-7, 13-15, 19-20, 22-2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