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门徒(三):热心与信心


(A)       真门徒要有热心

一个门徒未必有高超的智力, 他未必有出众的才华, 但他必不能缺少热心. 他若没有为救主心里火热, 他该被定罪. 毕竟, 基督徒所跟随的, 是那位“为你(神)的殿, 心里焦急, 如同火烧”的主(约2:17). 他们的救主为神而燃烧, 因此不冷不热的跟从者是主所不容的.

主耶稣常存敏锐的属灵触觉. 我们可从他的话察见: “我有当受的洗, 还没有成就, 我是何等的迫切呢?”(路12:50). 此外, “趁着白日, 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 黑夜将到, 就没有人能作工了”(约9:4).

使徒保罗是个心里火热的人, 有人曾用以下的描绘形容他的热心: “他不忧虑结识朋友, 他不渴望得着属世利益, 也不担忧属世损失; 他不恋生, 不怕死. 他没有职级, 也没有国家. 他只顾念一件事  —  基督的福音,  他只有一个目的  —  神的荣耀. 作愚昧人, 他愿为基督被人看作愚昧. 世人称他狂热、癫狂、言语粗俗或怪异等, 他都不在乎. 甚或有人称他为商人、屋主、公民、财主、平凡的人、有学识的, 或只有普通常识的, 这只不过关乎他的品格. 他必须传, 不然就要死; 就算死, 他也要传. 他马不停蹄的越洋过海, 穿过举步为艰的沙漠. 他大声疾呼, 毫无畏惧, 不怕艰难. 在狱中, 他提高嗓子; 在海浪中, 他也不缄默. 在议会、君王前, 他为真理作见证. 只有死, 才能使他的声音静止; 就算死亡将近, 刽子手挥动行刑刀, 他仍要说话、祷告、见证、承认基督、劝告众人、为主争战, 并祝福残害他的人.”

其他属神的人也曾显露同样讨神喜悦、火热的心. 司徒德(或译“史特德”, C. T. Studd)曾写道: “有些人只想生活在教堂美妙的钟声中; 我却愿开设救生店, 在接近地狱边缘处.” 卫斯理(John Wesley)是一个心里火热的人, 他说: “给我100个全心爱神的人, 除了罪之外, 他们必须无所惧怕, 这样我便能摇动整个世界.”

伊利奥特(另译“艾略特”, Jim Elliot)是耶稣基督的火炬, 他在厄瓜多尔(Ecuador)殉道.[1] 在此之前, 某日, 当他默想主的道: “神以 … 火焰为仆役”(来1:7). 他在日记上写道: “我可以点着火吗? 神啊, … 求你用圣灵的油浸透我, 使我能成为火焰. 但火焰通常是短暂的. 神啊, 你能包容我这短暂的生命吗? 在我里头居住的, 是那位曾短暂生活在世之主的灵, 他的内心火热, 为神的家而燃烧. ‘神的火焰啊, 求你使我成为你的燃料.’”

以上最后引述的, 是贾艾梅(Amy Carmichael)论热心的诗句, 难怪伊利奥特从他得到启发而写下:

我的元帅啊,

打在你身上的风暴何等凌厉,

求你使我不为逃避它而祈求;

但我要凭信心前行,

求你使我不畏惧;

当我要向高处攀爬,

求你使我不摇晃;

当我要作精兵跟从你,

求你使我放弃己的舒适.

神的羔羊啊,

求你使我不贪恋安逸,

求你使我不优柔寡断,

好叫我灵命刚强,

愿走十字架的路,

反照你在各各他的功劳.

神的火焰啊,

求你赐我引路的爱,

求你赐我无畏惧的信,

求你赐我不会失意的盼望,

使我的爱如火燃烧,

使我成为你的燃料,

使我不会凝结如泥块.

 

20世纪之教会的羞耻是不冷不热的心, 共产主义者和异端邪派的热心远胜基督徒啊! 1903年, 有一个人带着17个追随者开始在世上发动侵略, 他的名字是列宁(Lenin).[2] 到1918年, 跟从他的人加增到4万, 借这4万人, 他统管了俄国的1亿6千万人. 他的影响不断扩张, 现在辖制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一人口(包括中国). 无论人怎样反对他们的原则, 但不能不景仰他们的热心.

以下是一位美国大学生在墨西哥归顺共产主义时写的, 许多基督徒听见后都感到一股强烈的谴责而羞愧. 信的内容主要是讲述他为何要与未婚妻解除婚约: “我们共产党员的伤亡率极高, 我们极有可能被枪毙、问吊、受严惩、受处罚、下监牢、受批判遭嘲弄、被解雇, 遭受各式各样的恶待. 我们当中有很多人被杀害或监禁, 我们生活在穷困中, 我们自己赚取的全献给党. … 我们被人看为癫狂, 我们的生活刻记着一个原素, 为世界性共产主义奋斗. 我们共产党员的生存哲学是金钱不能买的, 我们拥有清晰的奋斗和生存目标. 我们排除个人的私利, 为全人类奋斗. … 有一件事我最热切盼望的, 就是完成共产党员的使命, 它是我的生命、事业、宗教、嗜好、爱人、妻子、情妇、食粮. 我白昼为它辛劳, 晚间不停梦想; 时间越久、日子越长, 它对我越发重要. 我对人、书籍、意念和行动的评估, 全都按照它们对共产主义的影响和态度. 因我的信念, 我已被收监, 如有必要, 我愿赴刑场.”

共产党员若能为自己的信念这般委身, 基督徒岂不应该向他们荣耀的主奉献! 倘若主耶稣是可配的, 他就该配得一切. 芬德莱(或译“芬尼”, Findlay)说得对: “若基督徒的信仰是配得相信的, 那相信必须是轰轰烈烈的.” 登尼(另译“邓尼”, James Denney)也说: “若神真的在基督里成就救恩的工作, 且将这救恩显明, 基督徒理该不会容忍任何冷淡、否认或托辞.”神愿意人全被圣灵充满, 这些人在其他人面前可能如同醉酒一样, 神智不清, 但那些有智慧的人较清楚知道, 这些基督徒对神存有更深、更大、更热、更广的渴慕.

在信仰上热心的人只有一件至重要的事情. 只说他是灵里诚恳、真心、不妥协、全心、热心是不足够的. 他只看见一件事, 只关心一件事, 只为一件事而活, 只被一件事占据, 这一件事就是讨神喜悦. 不论是生, 是死; 健康, 患病; 富裕, 贫穷; 使人喜悦, 得罪别人; 看来聪明, 看来愚笨; 遭批评, 得称赞; 享尊荣, 受羞辱; 在这一切中, 心里火热的人都毫不在乎. 他为一件事燃烧, 这一件事就是讨神喜悦, 使神得荣耀. … 这样的人常找到热心服事的岗位. 他若不能传道、工作、献上金钱, 他会号哭、叹息和祷告. 是啊, 他若只是一个乞丐, 病卧褥子上, 他会借祷告使周遭的罪恶不易转动. 他若不能在山谷下与约书亚一同争战, 他会作摩西、亚伦和户珥在山上所做的(出17:9-13, 即为山下的争战代祷). 他若孤立无援, 他会不停祷告, 直到主兴起工人, 工作成就. 这就是我所说信仰上“热心”的意义.

 

(B)       真门徒要有信心

对永生神没有笃信不疑的信心, 就算不得作真门徒. 凡想为神作大事的人, 必须绝对信任他. 戴德生(Hudson Taylor)说: “一切属神的伟人都是软弱的人, 他们能为神做大事, 因为他们知道神与他们同在”

真正的信心常建基在神的话语和他的应许上,这是重要的. 一位信徒先阅读或听见主的某些应许, 圣灵便将那应许用在他的心灵和良心上, 他便发觉神已向他直接说话. 虽然在人看来是不可能的, 但因着全心相信那应许他的是可信的, 他确信那应许如同已成就了.

或许不是一个应许, 而是一个命令. 对信心来说, 两者没有分别. 若是神吩咐, 他便赐力量遵行. 他若吩咐彼得行在水面上, 彼得必定会得到所需要的能力(太14:28). 他若吩咐我们传福音给万民, 我们必定会得到所需要的恩典(可16:15).

信心不运行在“可能成就”的范畴中, 成就那些在人看来是可能的事, 并不能荣耀神. 当人的力量中断, 信心才开始. 慕勒(George Muller, 1805-1898)说: “当事情没有可能发生, 人的肉眼看不见, 感官感觉不到, 那时信心的功效便开始.” 信心说: “如果‘不可能’是唯一的障碍, 事情便能成就.” 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贴切写道: “信心将神带进事情中间, 所以它知道没有难成的事. 是啊, 它嘲笑‘不可能’. 在信心的判断下, 神是每一问题的答案, 每一困难的伟大解决. 一切都源于他, 所以对信心来说, 60万元或60亿元没有大分别. 它知道神是全足的神, 它一切的资源都本于他. 不信说: ‘这事怎可能发生?’ 不信常说‘怎可能’, 但信心能回答千万个‘怎可能’, 答案就是神.”

在人看来, 亚伯拉罕和撒拉是不可能生儿女的. 但神既然应许, 亚伯拉罕只遇上一个不可能  —  就是神会说谎.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 因信仍有指望, 就得以作多国的父, 正如先前所说: ‘你的後裔将要如此.’ 他将近百岁的时候, 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 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 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 并且仰望神的应许, 总没有因不信, 心里起疑惑, 反倒因信, 心里得坚固, 将荣耀归给神. 且满心相信, 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罗4:18-21).

 

信心, 大大的信心

看见神的应许,

单单仰望他; 嘲笑“不可能”,

呼喊: “必能作成.”

我们的神是专于成就“不可能”的事(路1:37). 对他来说, 没有难成的事(创18:14). “在人所不能的事, 在神却能”(路18:27). 信心紧握神的应许, “在信的人, 凡事都能”(可9:23), 并与保罗一同欢呼: “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 凡事都能作”(腓4:13).

 

怀疑看见障碍, 信心看见出路!

怀疑看见黑夜, 信心看见白昼!

怀疑举步为艰, 信心展翅上腾!

怀疑质问: “谁会相信?”

信心回答: “我信!”

 

因为信心超乎自然, 且是属神的, 对我们有限的头脑, 有时它看来是“不合理”的. 它所应用的不是“普通常识”, 当亚伯拉罕出去的时候, 他还不知往哪里去, 但他单纯地顺从了神的吩咐(来11:8). 约书亚没有使用杀人武器便战胜耶利哥城, 并不是因他“精明”(书6:1-20; 注: 来11:30指明“因着信”). 世人会嘲笑这“疯狂”行动, 但它却奏效!

事实上, 信心是最合理的. 有什么比被造物信靠他的创造主更合理? 相信那位不能说谎、不会失败、不会犯错的神, 是疯狂吗? 实际上, 信靠神乃是人所能做最合理、最理智和最理性的事, 它不是行在黑暗中. 信心要求清晰明确的证据, 并在神不变的话语中找到. 从来没有信靠他的人徒然归回, 将来也必没有. 信靠主没有任何冒险的成分.

信心真的荣耀神, 它给予神应有的地位  —  显明他是完全可信可靠的主. 另一方面, 不信乃羞辱神, 以神为说谎(约壹5:10), 限制以色列的圣者的作为(诗78:41:  “他们[走旷野的以色列人]再三试探神, 惹动以色列的圣者”). 信心也给人应有的地位, 作为谦卑的恳求者, 在尘土中俯伏在万主之主面前.

信心与眼见相反. 保罗提醒我们: “我们行事为人, 是凭着信心, 不是凭着眼见”(林后5:7). 凭着眼见行事, 就是要有看得见的援助, 足够的储备, 聘请聪明的专家预早作出风险评估. 凭信心行事刚好相反, 是时时刻刻倚靠神, 不停的倚赖主. 肉体时常退缩, 不愿全心倚靠那位看不见的神, 希望减少损失. 他若看不见前路, 精神会极度紧张. 然而, 信心顺服神的话而前行, 超越环境, 信靠主供给一切需用.

任何定意凭信心行事的门徒, 他的信心必受到试验. 或早或迟, 他会被带到人力资源的尽头. 在这情况下, 他可能被引诱寻求人的方法和帮助. 如果他全心信靠主, 他会独目仰望神.

麦敬道指出: “向人题说自己的缺乏, 不论直接或间接, 都是偏离了信心的生活, 公开的羞辱神. 这是出卖主的行为, 显示神的应许落了空, 以致要寻求别人的帮助. 这样, 我们离弃了活水的泉源, 转向破裂的池子. 人若将受造物放在自己与神之间, 便会使荣耀之神赐予的属灵福气被抢夺.”

门徒的正确态度是渴望信心增长(路17:5). 他已经借信靠基督得救恩, 现今他在主的掌管下生活. 当面对病痛、试验、悲剧和哀伤, 他更加亲近神, 信心得着坚固. 他越发觉得神是可靠的, 他便会更加倚靠他.

信道既是从听道来的, 听道是从神的话(圣经)来的, 门徒心里理当充满神的话, 昼夜阅读它、查考它、念诵它和默想它. 神的话是他的地图与罗盘、引导与安慰、明灯与光照. 信心的生命常有长进的空间. 当读到信心成就的功夫, 我们发现自己只是孩童, 在无边际的海洋岸旁玩耍. 信心的成就记载在希伯来书11章, 从32到40节逐渐升至高峰: “我又何必再说呢? 若要一一细说, 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大卫、撒母耳, 和众先知的事, 时候就不够了. 他们因着信, 制伏了敌国, 行了公义, 得了应许, 堵了狮子的口, 灭了烈火的猛势, 脱了刀剑的锋刃, 软弱变为刚强, 争战显出勇敢, 打退外邦的全军. 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 又有人忍受严刑, 不肯苟且得释放, 为要得着更美的复活. 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 被石头打死, 被锯锯死, 受试探, 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 受穷乏、患难、苦害, 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 飘流无定, 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 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 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 就不能完全.”

最后, 正如我们已说过, 一个凭信心行事的门徒, 会被世人, 甚或其他基督徒看作妙想天开或疯狂. 但我们该记得“使我们能与神同行的信心, 同时能使我们正确地衡量人的想法”(麦敬道).[3]

 


[1] 1927年在美国出生的伊利奥特(Jim Elliot)是奉主名聚会的弟兄, 也是威尔顿大学(Wheaton College)的荣誉学士. 在大学里, 他是一位杰出的辩论员、演讲者和摔跤冠军. 1952年, 他来到厄瓜多尔(Equador), 在那里与伊丽莎白(Elisabeth Howard)结为夫妇, 同心事奉主, 把福音传给当地未开化的印第安人. 他们从事医务辅助人员的工作(paramedic work), 治疗手臂折断、毒蛇咬伤、疟疾(malaria)等, 也编写了盖丘亚语(Quechua)的书, 并教导当地居民有关卫生保健的知识和阅读写字的技能. 他于1956年1月8日, 与另外4位信徒被残暴的奥苛撕族(Aucas)印第安人杀死. 有关这位厄瓜多尔殉道者(the Equador martyr),  请参 2004年5/6月份, 第52期《家信》的“殉道火窑: 这人不是傻瓜!”.

[2] 列宁(Vladimir Ilyich Lenin, 1870-1924)是苏联共产党组建者和苏维埃国家缔造者, 继承并发展了马克思(Karl Marx, 1818-1883)、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 1820-1895)革命说, 十月革命后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1917), 提出新经济政策(1921), 倡导建立第三国际(1919), 其著作被汇编为55卷的《列宁全集》.

[3] 上文改编自 马唐纳著, 《真门徒》(香港九龙: 基督福音书局, 2005年), 第36-5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