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工人(二) : 工人的预备与装备 


编译者注: 神的工人在哪里呢? 这是历代以来许多召会所发出的呼声, 如主耶稣所言: “要收的庄稼多, 做工的人少. 所以, 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8). 无可否认, 召会迫切需要神的工人, 但怎样得到神的工人呢? 一些召会盲目效法某些宗派的做法, 鼓励当中的青年人去读神学, 考取一张证书后, 就出来当牧师或传道. 但这是神训练祂工人的方式吗? 圣经如何教导我们有关这个重要课题? 有不少神所重用的工人以神的圣言和他们的经历, 来指教我们关于神在这方面的旨意. 本期, 让我们听一听对宣道事工贡献良多的范氏(或作“范隐”, W. E. Vine)[1]怎么说…

 

(A)       工人的预备

为神有效的事奉是需要为此把生命分别为圣归给祂. 此人必须“将自己献给神, 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罗6:13). 若一个器皿要“合乎主用, 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2:21), 首先就要洁净. 保罗劝勉我们要“将身体献上, 当作活祭”(罗12:1). 这样完全把生命献给神是“理所当然的事奉”. 当我们如此行, 我们就预备好去回应祂准备给我们的任何事奉了.

这方面的准备需要很多功夫, 我们需要做到至少两件事; 第一, 一个自我审察(self-judgment)的灵; 第二, 一个体谅主的心意和旨意的心. 首先, 我们必须审判自己生活中每一件不合神旨意的事. 为此我们需要神的道之帮助. 它是伟大的省察人心者, “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 它是那圣洁的光, 把一切神所不悦的事都光照出来. 它教导我们如此祷告: “神啊, 求你鉴察我, 知道我的心思, 试炼我, 知道我的意念, 看在我里面有什麽恶行没有, 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139:23-24).

以神的道之能力来自我审察不该变成把心灵拖向沮丧消沉(despondency). 自我审察并不意味着阴郁忧闷或令人沮丧的反省(gloomy instrospection). 但神说: “我所看顾的, 就是虚心(原文作: 贫穷)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66:22). 这样的人是祂可用来执行祂旨意的人. 主说: “行为完全的, 他要伺候(事奉)我”(诗101:6). 我们必须与神保持亲密关系. 我们要享受主的同在、与主亲密交通的喜乐, 绝不能容许任何破坏此事的事物进入我们的生命中. 神也为我们预备了丰足的供应. 对于那些在神面前谦卑自审的心灵, 神预备了主的宝血洗净一切的罪恶, 主也作我们的中保, 为我们向父神代求. 在纠正我们的生命和洁净我们的道路方面, 我们有神的道, 它具备引导和分别为圣的能力. 此外, 我们还有圣灵的帮助. 因此, 我们岂不该寻求“拥有一个完全与神和好的心思吗?”

第二, 若要预备好事奉神, 我们的心需要与神的旨意调和一致. 若我们要刚强, 为主行事, 我们必须认识我们的神. 认识神意谓明白神的旨意(will)和祂的道路(ways). 我们或许为事奉祂而自行安排很多计划, 但这些可能都不是祂的计划. 若要正确地事奉祂, 祂的意念必须成为我们的意念, 祂的道路必须成为我们的道路. 若要与主的意念和目的相符一致, 我们就要培养私下祷告和默想圣经的习惯  —  不能只有前者没有后者, 也不能只有后者没有前者. 只祷告但没有默想圣经, 就不能使我们认识主; 只默想圣经却没有祷告, 使我们只能成为圣经学生, 却不是基督的门徒.

以赛亚的例子清楚说明上述预备为神使用所需的情况. 在以赛亚书第6章的开始, 以赛亚看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 祂的衣裳垂下, 遮满圣殿, 又有撒拉弗侍立(赛6:1-2) (此异象意义非凡, 比较乌西雅王先前在地上的圣殿里傲慢放肆, 结果遭神审判, 长了大麻风, 直到离世之日, 代下26:16-21). 以赛亚没有察觉神已预备好要他执行的事奉.

这异象给他带来自我审察的灵, 这是必要的预备. 主荣耀的彰显令他心灵悔罪, 他坦诚认罪道: “祸哉! 我灭亡了! 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 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 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赛6:5). 此等认罪何等真诚, 充满意义! 乌西雅致命的过错在于处理宗教信仰方面, 忽视不理神的方法, 只图谋以自己的方式行事, 而这正是整体国民的罪过. 以赛亚就是以此国民大罪当作自己的罪, 为此自我审察. 他的认罪立刻获得神的赦免, 并重建与神之间的交通(communion), 这对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是绝对必要的.

从上述情况, 我们发现先知以赛亚有个心志以神的旨意为自己的旨意, 正如从他所写的以赛亚书可见一般. 我们注意到, 神首先并没向他提出神所要求的特别事奉(神并没向以赛亚说: “你要为我们去”, 而是“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 编译者按). 但他与神接触后, 沉浸在神的意念与意向的潮流中, 所以一听到主的声音说道: “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赛6:8), 他马上就挺身而出, 愿意负起这责任, 并坦然说道: “我在这里, 请差遣我!” 他没有挂虑那将可能遇到的困难.

是的, 就是这样的人, 一个自我审察和全然奉献的人, 神看为完全适合执行这工作.  祂立刻说道: “去!”. 这差遣并无任何的浪漫, 因他所将传达的信息是不受欢迎的. 但再无任何困难可令他胆怯畏缩, 因他已经为神全然奉献, 毫无保留. 那些站在主旨意中的人, 就不会因艰难而畏缩. 他能面对任何程度的失望. 他深知神的高山常会成为祂的道路(喻指拦阻成为出路, 编译者按). 难怪保罗为他作见证说: “以赛亚很大胆”(罗10:20原文直译; 注: 英文圣经KJV和Darby译作“Esaias is very bold”; 中文圣经《和合本》译为“以赛亚放胆”).

以赛亚对神呼召的回应并非出于被迫, 也非属于一半甘心的顺服. 他作决定时没有挣扎, 因他的良知使他无法拒绝. 另一方面, 他也没有自私自利的隐藏动机, 如事奉后可以出名或得到其他利益. 他没受到外在压力的推动, 也没内在私心的催迫. 他听到神的声音宣告神的要求, 因着心灵已预备好, 便自然而然地奉献自己.

这给我们留下何等美好的榜样! 当有这样的准备, 工人就不太可能在事奉上, 因受其他事物所吸引或逐渐失去兴趣而半途而废, 放弃了神所命定的道路. 在神面前自己谦卑、自己分别为圣归于神、自己放下己意来遵行神的旨意, 这一切能保守我们陷入主所说的可悲光景: “因我见你的行为, 在我神面前, 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启3:2).

神要求我们完全忠诚于祂, 此乃极大的要求! 然而, 当我们思想到那等候我们的可怕灭亡, 并祂为拯救我们而以爱和恩典忍受了十架残酷无比的痛苦和审判; 并想到我们因祂受死而白白领受的怜悯  —  无数的、无法测度的、无法述尽的、我们不配的大怜悯  —  我们就无法做什么, 除了把自己的一切分别为圣献给我们的救赎主. 使徒保

罗说: “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 将身体献上, 当作活祭”(罗12:1). “神的慈悲”(或作“怜悯”, KJV: mercies)适合作罗马书头11章的题注, 而这些慈悲怜悯可用罗马书第8章的结语来作总结: “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9). 大卫曾向他的百姓呼吁: “今日有谁乐意将自己献给耶和华呢?” 结果他们忠诚地回应, “因这些人诚心乐意献给耶和华”(代上29:5,9). 我们这群领受救赎主大爱的人, 岂不该比他们更加忠诚吗? 马其顿的众召会是我们的榜样. 他们忠诚事奉的秘诀在于“照神的旨意先把自己献给主”(林后8:5). 主的爱激励了他们的爱.

另一个激励我们的动力, 是基督对失丧者的心愿(“他愿意万人得救, 明白真道” [提前2:4];“不愿有一人沉沦, 乃愿人人都悔改” [彼后3:9], 编译者按). 作基督的门徒包含了以主的心愿为我们的心愿. 我们是否完全进入祂的意念里, 明白祂是何等关心失丧者, 就是那些祂来寻找和拯救的人呢? 我们要提防一个危险, 即不知不觉地认为我们这些听过福音, 并经历了神拯救大能的人, 是一群享有特权、更高一等的人(因而漠不关心其他人的得救问题, 编译者按).

如果我们知道十字架的意义和目的, 并体会那曾挂在十架受苦的救主何等渴望世人得救的心意, 我们就不会如此冷漠. 祂仍然要求我们看向那事奉的禾场. 祂呼吁我们与祂同心, 体恤那些仍然坐在黑暗和死荫幽谷的人, 各各他十架的光也是为要照耀他们的, 正如它曾照耀我们一样.

 

我们的心灵已蒙光照

岂不该以天上的智慧

把生命的灯交给那些

走在无知黑暗中的人,

 

我们或许没有蒙召去到别国宣传福音, 但我们都蒙召去执行祂的旨意, 把福音传给周围的人, 因主已为他们代死. 为此, 我们需要作好预备. 所以让我们重新火热地祷告:

 

虔诚奉献我全生, 生命全献为主用;

虔诚奉献我光阴, 日日不断谢主恩.

 

(B)       工人的装备

在提摩太宣道事奉前的生命中, 一个显著特点是他从神的道所领受的指导. 保罗说: “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提后3:15). 提后1:5给予这节宝贵的亮光, 提到他母亲和外祖母的信心之敬虔影响,[2] 所以我们有理由推测, 这两位敬虔的女人在提摩太童年时, 就用神的道来教导他. 他不仅受她们所教导, 也显然因默想真理的道而得着帮助. 这使他成为保罗所形容的“属神的人”(a man of God, 提前6:11; 提后3:17)和“神的执事”(a minister of God, 帖前3:2). 靠着这圣经(当时提摩太所读的圣经只包含旧约圣经书卷), 他学习打那美好的仗. 我们较后读到使徒保罗如何为这位青年同工作见证, 而提摩太也被长者(长老)推荐, 同保罗一起进行宣道事工, 这一切无疑与他对神的道之认识有关.

腓立比书第2章所论及提摩太的见证非常引人注目. 那里论到关乎提摩太的三件事:

1)        热切关心圣徒的福利:“因为我没有别人与我同心, 实在挂念你们的事”(腓2:10). 提摩太有真实牧者的心肠, 常为圣徒谋求福利. 他不是雇工(因雇工不是真正的关心羊群, 约10:13, 编译者按).[3] 那些从外地来到本地的弟兄, 以及那些在本地执行同样事工的信徒, 深知照顾初信者的困难, 这事工往往使人更倚靠神.

2)        热切关爱基督: “别人都求自己的事,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 第二个见证, 虽在性质上是负面的, 却为提摩太提供了正面的见证. 当保罗论到“别人都求自己的事, 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 他显然意味着提摩太却不是这样. 换言之, 他不求自己的事, 只求耶稣基督的事. 在他所有的事奉中, 主的荣耀最为重要. 他的事奉并非为己, 而是为了主耶稣. 这是何等美好的见证啊!

圣经的作者  —  圣灵, 不仅用圣经来装备我们事奉神, 也让我们从神的道中, 学习为着基督的荣耀而使用我们的力量, 把我们全心的爱都放在主身上. 这是有关提摩太的见证所给予我们的信息. 圣经教导了他, 也该在我们生命中教导我们, 而我们拥有比提摩太更多书卷的圣经(提摩太只有旧约, 但我们既有旧约又有新约, 编译者按), 拥有更加显著的影响, 更能把心引向那唯一的中心  —  耶稣基督. 我们的事奉该向着祂, 也为着祂的荣耀, 这样便会蒙神悦纳. 无疑的, 提摩太这位青年人深受资深同工保罗的心志所影响, 效法他的人生目标“无论是生是死, 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1:20).

3)        热切关怀他的同工:“他兴旺福音, 与我同劳, 待我像儿子待父亲一样”(腓2:22). 提摩太明白什么是真正“同负一轭的伙伴”(yoke-fellow), 知道怎样“步伐一致”(保持同步, keep in step). 二人同行却步伐不一, 会令双方产生不便的碰撞. 提摩太的步行没有令人不便的现象. 他待保罗像儿子待父亲一样, 甘心听取长者的劝告, 也有顺服的表现. 提摩太没有不理保罗而独断行事, 保罗也承认与支持在提摩太身上一切从神而来的事. 这段经文证实上述情况. 因此, 他分担使徒众多的劳苦和危险, 学习从圣经支取安慰与平安. 多少时候,他一定安息在旧约圣经的应许上! 多少时候, 我们也支取这样的安慰. 在这艰苦的日子, 此事何其真实! 神的道成为我们心灵的力量与安慰, 若我们年幼时就把神的道存记在心,那力量将会更大呢!

保罗对提摩太三方面的见证可总括为: (1) 热切关心圣徒的福利; (2) 热切关怀他的同工; (3) 热切关爱基督; 这三样之中, 最大的是热切关爱基督. 促成这三样事的因素源自提摩太的童年, “你是从小明白圣经”(提后3:15). 这是今日迫切的需求, 我们应该训练年小的心灵(特别是我们的孩子)明白圣经, 像提摩太一样. 现今充斥着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4]和新神学思想, 所以我们的青年人面对更大的危险. 魔鬼很有耐心、很有系统及很全面地进行它的破坏工作, 尤其在过去50年来.[5] 魔鬼不断散播不信和怀疑主义, 所以我们需要勤于预先警告我们的青年信徒有关魔鬼阴险的攻击.

今天普遍倾向是质疑神的道之正确性(validity), 并怀疑圣经的神迹. 若要对付这一切, 我们必须从家中开始. 每日努力阅读神的道将累积更大的能力. 我们需要惯性的读经,而非毫无计划、偶然任意或慌慌张张地读经. 保罗论到提摩太“你是从小明白圣经”(提后3:15), 而不是指部分的圣经. 我们要为着那些每日阅读和教导圣经的家庭而感谢神.

每日有系统性逐章逐节地阅读圣经是极有帮助的. 我们需要帮助青年人自己每日以虔诚祷告的心来阅读圣经. 无疑的, 提摩太和我们一样有自己特别喜爱的书卷, 但他没有忽略整本的圣经. “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路24:44),[6] 都对他发生效用. 有鉴于此, 对于现今有可能成为宣道士的青年信徒, 圣经有能力帮助他们进行有效的事奉. 打铁之人需要一锤一锤地把金属厚片打成铠甲, 与之同理, 就是在家里, 在召会里, 在主日学里, 在宣道查经班里, 属灵军装的金属厚片被锤成护身的铠甲, 能抵挡不信和怀疑主义的炮火攻击. 由于敌人的侵略行为, 我们有义务装备青年信徒全面地建立在神所默示的真理上, 明白整本圣经的要求. 这样他们将成为堡垒(bulwark), 能以抵挡现今布满四周的错误.[7]

 


[1] “范氏”原为爱德威·范隐(另译“筏隐”, William Edwy Vine, 1873-1949)的俗称, 在1873年出生于英格兰的多塞特郡(Blandford, Dorset), 并从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取得硕士学位(M.A.). 虽然他最高的学历只是古典文学硕士(而非神学博士), 但他圣经知识渊博, 且精通希腊文, 著有《新约希腊文文法: 自助课程》(New Testament Greek Grammar: A Course of Self-help), 以及新旧约解经注释书数十本, 还为各种圣经专题撰写许多文章和小册子. 他所著的《新约单词评注字典》(An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 于1939至1941年出版)是经典巨著, 至今仍获得许多圣经学生和学者(包括神学博士)的好评与钟爱. 例如美国著名的多产作家魏斯比博士(Dr. Warren W. Wiersbe)说范氏的这本评注字典是“我多年来所钟爱的查经工具之一…”; 荣获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神学博士学位(D.D.)的斯克洛基博士(W. Graham Scroggie, 1877-1958)也在《新约单词评注字典》的序言中写道: “这评注字典… 是一本汇编、一本字典、一本注释, 是在所及的最佳学术成就下完成的. … 范氏使普通的新约读者获得很大帮助, 那些熟悉原文的圣经学者也可从中学到很多功课.” 有关范氏的生平和事奉, 请参本期和下期(2012年4-6和7-9月份, 第93和9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威廉·爱德威·范隐(William Edwy Vine)”.

[2] 提后1:5 “想到你心里无伪之信, 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罗以和你母亲友尼基心里的, 我深信也在你的心里.”

[3] 主耶稣在 约10:13道出雇工的特征: “雇工逃走, 因他是雇工, 并不顾念羊.”

[4] “高等批判”(或称为“高等评鉴”, Higher Criticism)指对圣经各卷的作者, 写作日期, 写作目的等所作的考证和批判. 它有别于“低等批判”(或称“低等评鉴” , Lower Criticism, 也称“经文评鉴”, Textual Criticism)则指对圣经原文或本文的校勘, 即依据圣经的原文手抄本或译本等, 最准确和翔实地重建圣经经文原貌的工作. “高等批判”在19世纪时普遍受到不信圣经启示的现代主义(modernism)所影响, 以致作出许多攻击圣经权威和贬低圣经价值的结论. 我们拒绝“高等批判”(因它破坏圣经的权威和价值), 但接受“低等批判”(因它试图恢复圣经经文的原貌).

[5] 范氏写这篇文章是在上个世纪(20世纪), 对于21世纪的今天, 魔鬼这方面的破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中一些显著的例子可参 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8年).我们计划于今年底将此书文章编辑后, 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敬请留意.

[6] 路24:44所谓“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是指整本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的三大分类, 是 “整本旧约圣经”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7] 上文编译自 “Readiness for Service” (Chapter 6)和“An Essential Factor in Training for Service” (Chapter 8), 载 W. E. Vine,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vol.5)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第337-339, 343-34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