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教(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五)


(文接上期)

 

B.   统一教的错谬教义

B.2   错谬教义的分析[1]

     B.2.7   统一教的其他错谬

统一教的教导 圣经的教导
1.   韩国人将成为第三个以色列:

®“…韩国人(Korean)[2]将成为第三个以色列(Third Israel)… 许多有关主再临的属灵征兆正发生在韩国”[参 Divine Principle (2nd ed.), 第521, 529页].

®“因此,东方之国(the nation of the East),即基督将再来的地方,将会是韩国(Korea)”[参 Divine Principle (2nd ed.), 第520页].

 

1.   有关以色列的真正身分,基本上有两种正统看法(orthodox views):(1)时代主义(dispensationalism):此看法认为以色列仍然是神的选民,神给予以色列的应许和福气至终将全面应验在以色列人的身上;(2)立约神学(covenant theology):此看法认为所有信徒都是“属灵的以色列人”,神给予以色列的应许和福气将应验在新约信徒(即由基督徒组成的教会)身上.

 

“时代主义”的看法是合乎圣经的(参耶31:31-36; 33:17-26).[3]不过,无论我们接受以上哪一种看法,以色列都不可能变成韩国.没有任何圣经根据显示韩国将变为或取代以色列.[4]

 

2.  韩国语将成为天堂的语言:

®“属天的仪式都是由韩国人所主持,所以如果你不晓得韩国语(Korean),你将无所适从”[参 Moon, “History of the Providence Through Restoration by Indemnity”, talk, February 10, 1981, 第12页].

®“你要神用什么语言说话?当然是神透过他最喜悦之人显明自己时所采用的语言.换言之,神要用真父母所用的语言,因他们(指真父母)与堕落和犯罪无关”[参 “Important Person”, talk, June 10, 1973, MS-377, 第3页].

 

2. 正如一些西方的宗教运动把焦点集中在英国或美国,宣称这些国家才是真以色列(例如英国以色列主义[Britian Israelism]、英格兰以色列主义[Anglo-Israelism、摩门教主义[Mormonism]等),以及高举“莎士比亚风格的英文”(Shakespearean English)[5]为最崇高的语言, 照样,一些东方的异端也以韩国为真以色列,并把韩国语当作最高尚的语言.

 

启示录显示在天上的群众,来自“各族、各方、各民、各国”,在神宝座前赞美神(启5:9;7:9).这里并没提及他们用什么语言赞美敬拜.有学者表示神选择了两种语言来写圣经(旧约-希伯来文;新约-希腊文),可能暗示他的百姓不受某“一种”特定的人类语言所局限.

 

3.   神需要文鲜明来解放:

®“你以为神是绝对全能和完美无缺,但事实上他有弱点:若没有我们,神就不能完美”[参 Moon, “The Ideal World of Subject and Object”, talk, February 13, 1977, 第5页..

®“什么是文鲜明牧师(Reverend Moon)目标和使命的最简单描述?如果我被问及这点,我会立刻回答说:“解放(liberate)神,拯救(save)神!”[参Moon, “Restoration from the Origin and Rebirth Are for Myself”, talk, September 20, 1992, 第6页].

®“我(文鲜明)知道我是地上唯一真正认识神和能够安慰神的人…神已说我做够了,他告诉我放松休息(relax),因为他已被我安慰(comforted),不过这一个从神领受的命令是我所不能做到的”[参 Moon, “The Stony Path of Death”, talk, April 27, 1980, 第5页].

 

3. 圣经清楚表明神是全能者(启19:6),全能的神(创17:1; 35:11; 出6:3).对于神,没有难成的事(创18:14;耶32:27),因他凡事都能(太19:26;参路1:37).神的智慧和知识何其深哉(罗11:33),所以他最有能力,智慧无法测度(诗147:5).神一切的作为是完美纯全的(诗18:30;参申34:12).

 

既然神在创造万物以前早已存在,并且宇宙万物仅靠他权能的话语就被托住和存在(来1:3;西1:17),显然地,神不“需要”任何事物来维持他.徒17:25明确地表明这事,“(神)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有关神是软弱的、缺乏的、不完美的概念,是违反圣经教导.

 

圣经确实指明神因人的罪感到担忧(例如创6:6;士10:16),但这并不表示神有心理上的软弱或情绪上的欠缺;而是形容神在道德上对罪的深切反感和厌恶,并他全面了解罪的恶果.文鲜明的工作并不能“安慰”神,因为罪仍然含有遭神审判的后果.只有耶稣基督的宝血,方能赎罪、遮盖罪和除掉罪(约壹4:10;来10:12;约壹1:9).

 

4.   耶稣透过通灵说话:

®“你们所有人应当拥有李桑护博士(音译,Dr. Sang Hun Lee)所写的书,其中传达灵界的事,深入探讨路西法(即魔鬼撒但)和灵界的深奥内容”[参 Moon, “Declaration and Celebration of True Parents’Cosmic Victory and 37thTrue Day of All Things”, June 14, 1999, Seoul, Korea (韩国汉城): 引述于Today’s World, June 1999,第4页].

 

李桑护的书中透露:

®“耶稣赠送真父母(即文鲜明夫妇)一封信,1998年5月22日:

“父啊,我的名是耶稣.虽我不配,但你给我这么多的爱,处处对我显出关怀,经常为我祷告…我的妻子是位远超我所配得的女人.诚然,我何等敬畏.从此刻开始,我的妻子与我高举你的旨意,并努力以我们的生命献上为祭,作为美丽的家庭.…出生于犹太地的拿撒勒之耶稣,从灵界送此信给父”[参 Life in the Spirit World and on Earth: Messages from the Spirit World, Dr. Sang Hun Lee, New York: Family Federation for World Peace and Unification, 1998, 第141-142页].

 

4.   主耶稣基督被说成透过“通灵之法”向文鲜明说话,但通灵是神所禁止的(利19:31; 20:27; 申18:9-14; 也参撒上28:6-15; 代上10:13-14; 赛8:19).此外,这个所谓“从灵界而来”(即透过通灵所得到)的信息充满不正确的资料,特别是有关耶稣基督的事,例如它说耶稣基督是出生于犹太地的拿撒勒(Nazareth of Judea).但按照地理,拿撒勒是在加利利(Galilee)而非犹太地(太2:22,23);再者,耶稣基督是出生在伯利恒,而非拿撒勒(太2:1-6, 注:拿撒勒是主耶稣“长大”而非“出生”之地,太2:23).

 

除此以外,这从灵界来的信息描述主耶稣目前是何等卑微和不配,这与圣经对主耶稣的记述完全不符.圣经记载,主耶稣基督这位圣洁无罪者(林后5:21;来4:15),也就是神本身“道成肉身”来到人间(约1:1,14,18;罗9:5),为人完成了完美的救赎(来10:10-14),如今已被父神高举(腓2:9-11),得着了尊贵荣耀为冠冕(来2:9).所以他绝不是“不配的”,而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启5:12,也参启5:9).

 

 

 

 

 

5.  统一教用圣盐来圣化财物:

®“为个人、家庭或中心(center)所购买的所有物件 — 食品杂货、衣服、家私、汽车等 —在带入中心或家里时,都应当用圣盐(Holy Salt)圣化它们”[参 “Use of Holy Salt”, in Chung Kwak (ed.), The Tradition, 1985 and 1993,第53页].

®“因此,无论我们从食品杂货店或世上任何商店所购买的任何东西,在未使用它们之前,我们将它们带到家里和用圣盐圣化它们…当我们迁入一间新屋时,我们要圣化整个地方”[参 Moon, “The Seven Day Fast”, talk, October 20, 1974, 第3页].

 

  1. 这习俗可能是文鲜明效仿旧约祭司传统的做法(利2:13;拉6:9),但这些在旧约律法下的传统习俗,在新约已毫无地位和目的了,因旧约律法不过是影儿,形体却是基督(西2:16-17).此外,在旧约时代,盐只用在献祭的动物,而非任何的物件.

 

总而言之,圣礼的物件(sacramental objects)如“圣水”(holy water)或“圣香”(incense)等,常被人带入基督徒的敬拜中,因为这些人不明白这类礼仪物件不过是属利未人的祭司制度下所给予以色列人的“暂时性制度”(temporary institution).由于利未人的祭司制度( Levitical priesthood)在新约已被取消,被基督那麦基洗德等次 [6]的祭司制度所取代(来7:12,18-24),所以旧约祭司制度下的规条和礼仪都已废除.

 

6.  文鲜明有超然能力安排婚姻:

®“我靠着我的自觉(intuition),能够看透一切有关每个男人和女人的事,正如特别的‘X光眼’(X-ray eyes).你们都相信我有这种能力,不是吗?你们对我有信心,相信我在为人安排婚姻(matching people)上是个冠军,不是吗?[参 Moon, “True Way of Life”, talk, July 1, 1984, 第8页].

®“我有支万无一失的特别‘触角’(antenna).当我感到某个婚姻安排是不好的,结果往往不好.并非因为我要它不好;只是事实就是这样”[参 Moon, “Ideal Family and Ideal World”, talk, June 6, 1982,第11页].

 

  1. 文鲜明常为统一教徒安排婚姻,举办大型的“集体结婚典礼”(Mass Marriages),主要是异国或异族通婚.他表示这是为要在地上建立神的血统.可是圣 经从未如此教导.克雷格 ·马克沁(Craig Maxim)也指出,很讽刺的事实是,文鲜明为上万的统一教徒安排异族通婚,却只把他的韩国籍孩子们许配给韩国人.为何他不以自己家庭为榜样呢?因为文鲜明是位种族主义者(racist).他常轻视其他种族,特别是黑人,甚至威胁女教徒说如果她们不顺服,他就把她们许配给黑人.

 

统一教徒宣称他们的离婚率比一般人低,但他们的统计数字是不许外人查验的,且不把已离开统一教的人计算在内.马克沁(Craig Maxim)说道:“一位前统一教徒说表示(文鲜明所安排的婚姻)有80%是失败的,他就是其中一人.虽目前无法证实这数字,但我本人却察觉到许多统一教徒(包括我的母亲)从文鲜明领受失败的婚姻,而现今文鲜明再给他们安排第二或第三次的婚姻.”[7]

 

7.  文鲜明儿子之死抵销两大灾祸:

*文鲜明相信他儿子宁恒金(音译,Heung-Jin Nim)于1984年车祸身亡是神所允许的,为要抵销撒但对韩国或文鲜明本人的攻击.

®“如果宁恒金(音译)没有牺牲献祭(sacrifice),两大灾祸的其中一件将会发生.若不是韩国遭受灾难性的重挫,例如受到北方的攻击,就是我本身会被暗杀.既然他付了特殊赔偿(indemnity)来保护我,所以在韩国光州大会(Kwangju rally)[8] — 撒但特别预定攻击之日 —撒但本是要攻击我的,却在那个相同时刻攻击了宁恒金”[参 Moon, “Let Us Go over the Hill”, February 7, 1984, 第9页].

 

  1. 宁恒金是因发生在靠近纽约(Poughkeepsie, New York)的车祸而死. 我们通常不把在车祸身亡的人当作“牺牲献祭给神”.只有当某人或某物的死,成就了挽回或赎罪的功效,才算是真正的献祭.牺牲的人或物是代替别人的罪而死.更重要的是,神必须先要求献上这祭,并承认这祭为有效.

 

就宁恒金的情况来说,圣经并未预言或教导说神要他为人代死.实际上,主耶稣基督在十架上献上自己为祭,已足以“为普天下人的罪”作了挽回祭(约壹2:2),并且“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来7:25);他“只一次献上”,就成就了“永远的赎罪祭”(来10:10,12).换言之,神不需要再要求任何人,为别人的罪献祭,或付任何特殊赔偿,所以按圣经观点,宁恒金的死绝非“献祭”.说他的死拯救了韩国免受北方共产的攻击,或救其父免受暗杀,纯粹是属毫无圣经根据的推测.

 

 

C.   统一教的历史错谬

文鲜明认为神的计划、以色列的历史和基督教的历史, 可划分为几个阶段且互相吻合; 比较如下:

以色列史 基督教史(欧洲历史)
1 在埃及(后期受欺压) ® 400年 受罗马帝国迫害 ® 400年
2 受士师统治 ® 400年 教父时代 ® 400年
3 王国统一 ® 120年 统一的基督教帝国 ® 120年
4 王国分裂 ® 400年 东西罗马帝国分裂 ® 400年
5 被掳 ® 70年 教皇被放逐 ® 70年
6 复国 ® 140年 文艺复兴 ® 140年(至1517年结束)
7 等候基督降生的时期 ® 400年 弥赛亚会在1920年再世

 

文鲜明声称弥赛亚会在1517年后400年再世(即1917年), 距文鲜明的出生日期(即1920年1月6日)不远, 其间只差3年. “统一教”的教徒说, 这大概只有2.5%的差距, 这个毫厘的差别, 就统计学的观点, 可能是由一些无关重要的因素所致, 因此, 他们认为文鲜明就是那真命的弥赛亚了.[9] 然而, 就算我们采用文鲜明这种对欧洲历史生吞活剥的分期法, 也与事实不符.[10] 文鲜明的计算法不准确, 而他的“预言”也不灵验. 以圣经的角度, 不应验就是不应验, 就算是0.1%的差距也不行. 此外, 文鲜明做“事后诸葛”也错漏百出, 可说是正牌的“假先知”了.

无所不知的神深知在末世必有许多假先知和假师傅的兴起(太24:11; 彼后2:1), 所以早在圣经中指示我们, 如何认出某个预言是否出于神, “若有先知擅敢托我的名, 说我所未曾吩咐他说的话,或是奉别神的名说话, 那先知就必治死. 你心里若说, 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话, 我们怎能知道呢? 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 所说的若不成就, 也无效验, 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 是那先知擅自说的, 你不要怕他”(申18:20-22). 这段经文指出三件事: (1)神的预言将百分之百的准确应验; (2)若不应验便证明说预言者是假先知; (3)假先知必要被治死(不要怕他). 文鲜明的“预言”不应验, 足证他是假先知. 若他活在旧约中, 早就被石头打死了!

D.   统一教与灵媒巫师

在1965年, 文鲜明与著名的灵媒(巫师)阿瑟· 福特(Spirit Medium Arthur Ford)会面. 在这降神会(seance)上,[11] 福特的灵导(spirit guide)弗莱彻(Fletcher)告诉他关于他作为灵界领袖的命运前景.出席这秘术仪式的, 除了文鲜明、福特和弗莱彻, 还有帕博益(音译, Bo Hi Pak, 统一教的领袖之一)和金小姐(Miss Kim, 文鲜明的翻译员). 福特阴魂附身后, 帕博益问道: “你能问他有关新时代(New Age), 特别是有关我们这位领袖(文鲜明)现今的使命吗?” 弗莱彻答道: “他是‘世界之师’(World Teacher)所要用来向人说话的工具之一. … 加利利的耶稣不会回来了, 不需要了. 那透过他(耶稣)显现的基督是永恒者(Eternal), 他将再次显现. … 重要的是, 当神要给予启示时, 他必须选择一个人作为工具… 文鲜明就是我所说的那一位. 我为着这里的一群人说话(笔者注: 这里所说的‘一群人’可能是指灵界的人). 看来这群人围绕他. 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能力和智慧(intelligence), 不仅是一者, 而是一大群的人. 他们看来都从‘一个源头’(One Source)领受默示和知识, 他们看来将之象征式地倒入一个池塘(pool), 那池塘以奇妙的象征方式成为文鲜明.” 帕博益问道: “你论到新启示; 你是指文鲜明所写的《神圣原理》(Divine Principle)?” 弗莱彻答道: “是的, 那是一部分, 但文鲜明还未详尽无遗地论述神的心意. 只要他活着, 他将继续成为启示的管道”[参《被知晓的不可知》(Unknown But Known), 第131-139页].[12]

 

 

D.   总结

文鲜明的信徒(统一教徒)常自称为“基督徒”, 声称相信耶稣基督, 加上他们外表上对人热诚与关怀, 于是有些不明袖里的人, 往往误以为他们是基督徒. 罗锡为正确指出, 他们实际上并非基督徒, 因为文鲜明和统一教徒对圣经、对上帝、对基督、对救恩的看法, 绝不是根据圣经; 例如遵照文鲜明的教导, 统一教徒: (1)认为信仰的最高权威是文鲜明而非圣经: (2)相信神是太极 — 是“二而一”(二元论)而非圣经所教导的“三而一”(三一神论);[13] (3)相信夏娃先是与魔鬼发生性关系(灵性的堕落), 过后与未达到完美地步的亚当性交(肉身的堕落), 把罪带入人类血统之中; (4)相信主耶稣死在十架是个失败, 只能成就“灵性的救赎”, 而文鲜明夫妇成为人类的真父母, 组织完美家庭, 成就了“肉身的救赎”. 简而言之, 文鲜明和统一教徒认为耶稣基督不是神, 否定基督的神性和道成肉身, 否定他救赎的完备, 否定他肉身的复活等, 怎能算是基督徒呢?

 

“文鲜明危险之处,” 罗锡为继续表示, “不单是建立了一个脱离历史的基督教旁门, 且提出了一套以宗教教训为本的政府、经济、文化的理论, 作为把天国建造在地上的蓝本. 他认为, 一切文化、宗教, 都要统一. 将来只有一个民族、一种语言、一个国家. 他现在虽鼓吹反共的言论而支持民主思想, 但文鲜明的最终理想是独裁统治. 他要作万国之父、万国之君. 文鲜明曾经对他的信徒说过: ‘我就是你们的脑袋.’ 他的宗教理论背后的政治含义, 是必须加以提防的真正威胁.”[14]

 


[1]               下文(特指“统一教的教导”部分)主要参考 H. Wayne House, Charts of Cults, Sects, and Religious Movement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2000), 第235-238页.

[2]               这里的韩国(Korea)主要是指奉行倾向民主制度的南朝鲜(南韩), 而非共产制度的北朝鲜(北韩).

[3]               有关“立约神学”(covenant theology), 请参 J. Dwight Pentecost, Things to Come: A Study in Biblical Eschatolog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64), 第65-66; 至于“时代主义”(dispensationalism), 请参 Charles C. Ryrie, Dispensationalism (revised and expanded) (Chicago: Moody Press, 1995), 第23-58页.

[4]               文鲜明基于启7:2-4而认为神的子民, 即新以色列出自东方, 所以韩国人是神所拣选的民族, 以取代失败的以色列人, 而弥赛亚必出自韩国. 为何“东方”是指韩国而不是中国或日本呢?统一教徒的解释是: 因为中国是共产国家, 而日本的军国主义者曾迫害基督徒. 但台湾呢? 亚洲其他国家呢? 他们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 更重要的一点是, 启7:2所说“从日出之地上来”的, 其实是神的天使而非神的子民.

[5]               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 1564-1616)是英国剧作家和诗人, 作有37部戏剧、154首十四行诗和两首长诗, 主要作品有喜剧《仲夏夜之梦》、《威尼斯商人》, 历史剧《理查三世》、《亨利四世》, 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汉姆雷特》、《李尔王》、《奥赛罗》等.

[6]               “等次”在希腊文为 taxis {G:5010}, 原义是“安排或次序”(arrangement or order); 耶稣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来7:17), 这意谓他的祭司职分乃按照麦基洗德的“班次或性质”(rank or quality), 即身兼两职(君王和祭司)的性质. 有关麦基洗德的等次, 请参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圣经人物: 麦基洗德 — 君王与祭司”; 以及2002年3月份, 第28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基督的祭司职分”.

[7]               参 http://www.geocities.com/craigmaxim/f-5a.html . 马克沁(Craig Maxim)也指出, 文鲜明“不当的婚姻安排”导致他第二最小的儿子(文扬金[音译], Young Jin Moon)的婚姻出现危机, 精神受尽折磨, 最终跳楼自杀身亡; 参 http://www.geocities.com/craigmaxim/f-2a-youngjin.html . 根据“BBC News Online”(1997年12月2日)的报导, 共有2,500位新人穿上结婚礼服, 出席文鲜明所举办的“集体结婚典礼”. 但讽刺的是, 在结婚礼堂外边, 有一群反对者分发小册子, 说道: “上万家庭因文鲜明的组织(统一教)操纵思想的欺诈手段而受尽痛苦.” 23岁的斯特西(John Stacey)说: “文鲜明是个危险人物, 这是个毁灭性的异端, 他们有系统地教我们说谎.” 斯特西参与统一教4年后便离开它, 他说: “我必须在夜晚逃离. 我认为我会被杀害.” 参http://news.bbc.co.uk/1/low/world/35736.stm .

[8]               光州(Kwangju)是位于南朝鲜的城市.

[9]               徒1:9说: “你们看见他(基督)怎样往天上去, 他还要怎样来.” 主耶稣基督既然驾云而去, 也比驾云而来. 自认是“弥赛亚”(基督)的文鲜明却没有“驾云而来”, 但他怎样解释这点呢? 他狡辩说, 云彩代表“群众”而已. 异端人士最喜欢以这种“灵意法/寓意法”(allegorical method)解释预言, 来掩饰自己错谬的解说. 有关“灵意解经法”, 请参2003年2月份, 第39期《家信》的“预言望楼: 圣经预言简介(二)”.

[10]             根据约翰·艾伦(John Allan)在他的书中[即 The Rising of the Moon (Leicester: Inter-Varsity Press, 1980), 第30页], 如果照文鲜明对欧洲历史的分期法来计算, 文鲜明所计算的时间无法与事实吻合, 因为:

(1)   由392年至800年共408年, 不是400年.

(2)   由800年至918年共118年, 不是120年.

(3)   由918年至1309年共391年, 不是400年.

(4)   由1309年至1377年共68年, 不是70年.

(5)   由1377年至1517年共140年(文鲜明计算法中唯一正确的数字).

(6)     由1517年至1920年共403年, 不是400年.

引自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 (香港九龙: 道声出版社, 1993年三版), 第57,60页.

[11]             降神会(seance)是一种以鬼神附体者为中心人物, 去设法与鬼魂通话的集会.

[12]             参 http://www.rapidnet.com/~jbeard/bdm/Cults/unificat.htm .

[13]             文鲜明的创造论类似佛教和印度教的说法, 指世界是上帝不可见的本质之外在形成, 是上帝本质的一种放射或投影. 他又借用了《易经》和道家的思想, 说上帝的表现是“二元的” —神灵与能力、阴与阳、正与反. 文鲜明所谓的那位上帝, 肯定不是圣灵在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一位, 而是一种揉合东西方哲学的混合主义(syncretism). 参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 第58页.

[14]            罗锡为著, 《剖析异端邪教》, 第57-5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