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 – 梁斐生博士见证


编者注: 梁斐生博士毕业于加拿大阿尔伯达(Alberta)大学电机工程博士, 曾任职加拿大国防部, 主持国防太空、通讯卫星、反飞弹防御及核子辐射研究与发展工作. 他于1991年荣获加拿大国防部特殊贡献奖, 并于1996年荣获北大西洋公约(NATO)[1]航太咨询委员会贡献奖. 他曾以加拿大首席代表身分参加国防太空科技发展委员会、西方国家高科技产品管制(COCOM)委员会, 及北大西洋公约国(NATO)四个科技发展委员会. 梁斐生博士于2003年提早退休, 曾任美国基督徒使者协会董事会主席, 现任加拿大中国信徒布道会董事, 经常到世界各地主讲专题讲座, 著有《真金不怕洪炉火》、《常胜兵法》和《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等书. 梁斐生博士一生经历神无数奇妙的带领, 以下是他的见证.

 

(A)       中国战火纷飞

我出生于书香门第, 祖籍福建云霄. 身为基督徒的母亲, 常常受到当时还未信主的父亲奚落, 说她白读了这么多书, 竟然还信什么虚无缥缈的上帝. 1946年, 国内战火纷飞, 局势不稳. 远在菲律宾教书的父亲叮嘱母亲尽快带孩子离开本土. 母亲觉得父亲在说风凉话, 一个女人家如何带上8个幼小儿女, 说走就走?

转眼到了1949年, 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此时, 母亲才意识到得马上走, 可是为时已晚. 当时厦门警备司令毛森下令, 为了“防止共产党逃离厦门”, 凡是出境的人都要经过警备司令部审查, 在取得出境证之后才能出境. 厦门外滩, 人山人海, 都是准备乘船逃难的, 办出境手续的地方被挤得水泄不通. 母亲领着我们挤在人群中, 手忙脚乱, 茫然无措. 没想到, 父亲曾经教过的一位学生竟然在长龙般的队伍里认出了我们. 他对母亲说: “庄老师, 我是福建师范学校的学生, 我可以帮助你办理出境证.” 母亲根本不认识他, 但一时也别无他法, 只有跟着他去看看究竟能不能办理. 不久, 母亲下来说这个人可以替我们办理, 就回家匆忙收拾东西.

1949年10月15日, 我们顺利地在厦门原太古码头登上了英国太古公司的轮船. 后来才知道, 我们搭的正是最后一班船.

 

(B)       绝境险逃生

逃难的人挤满了整条船. 最初, 我们一家大小东倒西歪地偎依在右舷靠近机舱的走廊. 母亲不忍心我们被挤压, 起身寻找更好的容身之地. 等她好不容易挤了一圈回来, 我们的位子来了几个不讲理的国民党官兵, 硬要把我们挤走. 母亲理论不过蛮横的官兵, 只好忍气吞声地带着我们到人多的前舱.

不料, 在我们还没有安顿下来的时候, 只听得“轰”的一声, 震耳欲聋, 一发炮弹击中我们的船. 而被击中的一炮, 竟然正是我们被强行赶走的地方, 有一对国民党官兵夫妻被炸死. 第二天到香港后, 报纸登出传闻: 解放军炮击这艘轮船是因认为蒋经国在这船上. 接着就传来了解放军占领厦门的消息.

抵港后, 母亲发电报给在菲律宾的父亲. 他接到电报, 半晌不敢打开. 因为当天的报纸通篇全是关于船爆炸、人伤亡的报道, 他以为我们也无法幸免于难, 电报肯定是死伤通知. 最后, 还是同事帮他拆开电报, 方知全家平安. 父亲由绝望转为狂喜, 从此也相信母亲所信的上帝了.

 

(C)       奇妙免牢灾

不久后, 我们一家人辗转去了印尼. 在当地, 华人孩子很受歧视, 而且不能上大学. 因此, 我的哥哥姐姐分别去了大陆和台湾, 不能再回印尼了. 我高中毕业后, 母亲舍不得我步兄姐的后尘, 免得一去不复返. 因着父亲在菲律宾教过书, 我便想去那里上大学.

然而, 我没有印尼户照, 无法成行. 那时, 印尼旅行社常常帮人做假证件. 我便请求一家旅行社帮我做假出生证、假护照. 按照旅行社安排的时间, 我到移民局去领证. 没想到, 一进移民局, 就被以做假证件为由抓进牢房. 那年, 我才17岁.

两天以后, 我被保释出来. 但是案件还得办理, 继续打官司. 印尼当局对做假出生证、假护照的刑法非常严厉, 要判刑25年. 这使我陷入了巨大的惊恐和绝望之中, 才17岁就坐25年牢.  天哪! 这一辈子不就完了吗?

在印尼万隆市中心, 从大街上就能看到监牢戒备森严的围墙. 走在市中心街上, 每次远远看见牢房, 我就浑身战栗. 当时我不信神, 但实在是走投无路, 于是便想到了我父母的神, 开始走进教堂.

从教会一执事那里得知, 我这个案件很麻烦, 因为那位移民官极端憎恨华人, 而且他正在盼望升官, 要办几件案件来好好表现自己. 我听了, 更是绝望. 但也没有办法, 只能更迫切地祈求我父母的神救我.

打了两年官司, 最后移民局居然不以我做假证件起诉, 而是起诉我搬家没有报案. 而搬迁不报只是通报警告和留有记录而已, 无需坐牢, 由此避免了一场灾难. 我由衷感谢冥冥之中帮助我的神.

 

(D)       崎岖加国行

姐姐从台大毕业后去了加拿大. 她心疼我这个弟弟为念书所受的磨难, 让我去加拿大念书, 并愿意承担所有的费用. 可是, 出生在大陆的我, 当时没有护照, 询问加拿大领事馆得知, 能办到中华民国(台湾)护照才行. 但印尼没有中华民国(台湾)使馆, 按国际惯例, 可在印尼邻国申请, 于是我父亲便为我在菲律宾的中华民国使馆申请护照.

办好护照, 我才意识到不能把中华民国(台湾)护照寄回印尼, 因为当时的印尼亲大陆, 反台湾. 若是被印尼查到我有台湾护照, 可能又要被抓去坐牢了. 加拿大领事馆建议我请亲友将我的护照寄到第三国的朋友处, 我去加拿大时, 先转飞这第三国, 让朋友在第三国机场交给我, 拿到护照之后, 我可以往这第三国加拿大使馆签证.

于是, 我全照办. 姐姐就替我买了去加拿大的单程机票, 准备先飞香港, 再转东京, 最后到加拿大.

到了香港, 一下飞机, 才发现大事不好. 香港的亲戚竟然把我的护照寄到印尼! 那是1965年11月, 而9月间, 印尼的政权易手, 推翻了亲大陆、反台湾的总统, 因而香港的亲戚以为把我的护照寄回印尼就不会有问题了, 可没想到却陷我于走投无路的窘境.

由于没有拿到护照, 香港当局限我48小时之内离境. 而印尼局势并未因政权更迭(更换)而有所改变, 虽然护照已经寄回印尼, 我还是不能回去, 又不能去大陆或台湾, 因为我离开印尼, 只有出境和不能再入境的单程签证和到加拿大的单程机票. 我又不能去大陆或台湾, 因为我没有到大陆或台湾的入境签证. 加拿大大使馆在香港也拒绝帮助我. 没有护照, 去不成加拿大, 那我应该怎么解决呢? 19岁的我, 被困在香港, 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 在挣扎和迷茫中煎熬了两天, 我咬紧牙根, 决定按原订计划, 仍然去加拿大.

当时的机场检查, 并不像现在这么严格, 我侥幸混上去日本东京的航班, 下了飞机, 日本政府官员问我要护照, 我说没有. 他们以为这个年轻人不明白他们问的问题, 把我带到护照陈列室, 问我是否有其中任何一护照? 我重复地说: “我没有护照.” 他们马上把日本航空公司负责人叫来, 斥责他们让一个没有护照的人搭机入境东京, 罚了他们500美元. 接着, 要求我当晚不能离开我住的机场旅馆, 说第二天一早, 就会送我直接登上前赴加拿大的飞机.

当天晚上, 我根本无法入眠, 要是加拿大政府不接受我入境的话, 我就走投无路了. 不知道他们会把我遣送到哪里? 也许会送回印尼去坐牢, 或者……? 我躺在床上浑身发抖, 处在对未来茫然不定的恐惧之中. 突然, 我翻身爬了起来, 跪在地上, 祷告了整整一个晚上. 祈求我父母的神来救救我. 第二天, 我被带去登上前赴加拿大的航班.

一下飞机, 看到海关, 我紧张得如同惊弓之鸟. 人家问我要证件, 我还没听清楚就以为是要护照, 脱口而说没有, 其实他们是问我要免疫症.

第二个关卡才是检查护照. 我不住地祷告: “我父母的神啊! 求你带我走到能怜悯我的签证官窗口去吧.” 然后,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 走上前去, 移民官看到我, 开口问的竟然不是“你的护照在哪里?” 而是“你从哪里来?” 我答道: “印尼.” 接着, 他问我关于最近印尼政变的情况. 于是, 我用生硬的英语跟他交流. 聊了半天后, 移民官才问: “你的护照在哪里?”我说, 在印尼. 在我设法解释之后, 他居然说: “没问题!” 我惊讶得嘴巴张开了半天都没合拢.

他告诉我, 他曾在加拿大驻印尼的使馆工作, 3个月前刚被调回国. 我心中无限惊叹, 我父母的神把一切都安排得如此恰到好处, 竟然派一位熟知印尼情况的加拿大移民官在关卡等着我. 这位移民官叫我告诉父母, 他们可以带我的护照到加拿大驻印尼的领事馆, 领事馆会用外交包裹将我的护照寄来加拿大, 他们收到后会通知我到移民局入境签证.

神啊! 你对我的怜悯和关爱是如此真切. 你一路护送我, 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 竟如此顺利地进入加拿大, 我心中充满了感恩之情!

但是, 闯过险关之后, 我并没有因此而信主, 可见我是个心地何等刚硬的罪人.

 

(E)       学业蒙眷顾

新的求学生涯开始了. 1967年1月, 在一次布道会上, 讲员谈到主耶稣在十架上说: “父啊! 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路23:34). 就在那一刻, 圣灵感动我, 我真正地悔改信主. 从此, 我开始寻求神在我生命中的心意和计划.

我在温尼伯(Winnipeg, 加拿大中南部城市)的马尼托巴(或译: 马里托巴, Manitoba)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学位后, 接着我想上博士班. 我祷告说, 神啊! 你带我到哪里, 我都愿意行在你的旨意里. 话虽这么说, 由于女友在温尼伯(Winnipeg), 我自然想继续留在那里攻读博士学位. 于是, 我去问导师能否收我攻读博士学位? 然而, 导师却不希望我留下. 他劝告说, 为我将来的好处著想, 最好不要在同一所大学获得三个学位, 何况这所大学并不是加拿大的著名大学.

我当时获得国家奖学金, 不受任何限制, 完全能找更好的学校、水平更高的导师. 于是, 我又去找另一位导师, 而他倒是同意了. 只是, 被他带过的几位博士生都不约而同地劝我千万不要跟他, 因为这位导师不仅把他们当廉价劳工使用, 为学生找工作时写的推荐信也敷衍了事, 存心让他们的毕业期限托得越长越好.

很清楚的, 上帝关了门. 我只好乖乖地到阿尔伯达(另译: 亚伯达, Alberta)大学修读博士班. 可是, 念了半年, 怎么也念不下去, 因为博士论文的题目不理想, 加上当时母亲身患癌症, 我兴起想放弃学业去寻找工作的念头, 既能解决我念不下去的困境, 又能挣钱照顾母亲.

女朋友得知后, 写信问我三个问题: 一、起初去亚伯达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有没有寻求神的带领? 二、神会不会带错路? 三、神会不会让我半途而废? 我想, 我是寻求了神的心意才到亚伯达大学念博士班的; 而神怎么会带错路? 不可能. 而且, 神也不会让我半途而废. 显然, 我得继续念. 为此, 我顺服神的带领, 决心坚持下去.

几个月后, 我看到一篇文章, 其内容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我征得导师同意更换论文题目后, 研究豁然开朗, 论文也一篇接一篇地发表了. 神让我清楚看到, 当我坚持凭信心走下来, 一路都是他的祝福与供应. 神也让我经历了他的信实: 人非有信, 就不能讨神的喜悦 (来11:6).[2]

博士班毕业我拿到成绩单时,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一年, 我读书时间最少, 成绩却是最好的; 那一年, 我怀着喜乐的心, 投入很多时间服事神, 甚至在祷告中对神说, 为了事奉, 就是再推迟一两年博士班毕业我也愿意. 没想到神竟然不仅没有让我延迟, 反而让我只用了3年就拿到博士学位.

 

(F)       职场巧预备

之后, 该找工作了. 我看到一则加拿大国防部征职的消息, 就递交简历, 并得到了面试机会. 那年是1974年, 一个大陆出生的年轻人, 想要进入加拿大国防部工作, 并非一件易事. 然而, 经过面试, 我被告知成绩不错, 研究论文的题目也非常好, 若我是加拿大出生的, 这个职位恐怕就非我莫属了. 但很可惜, 我是中国出生的, 非常坦率的讲, 可能性不大, 但我可以尝试.

在申请过程中, 填写的表格有一页: 你有没有犯过法? 当时我不假思索就填上: 没有. 可是, 回到家祷告时, 心里不安. 原本求神带领并祝福, 可是自己却撒谎, 圣灵控诉我: 撒谎, 还向神求什么祝福! 于是, 我写信给加拿大国防部, 说自己在印尼时曾经犯过法.

爸爸得知后, 痛责了我一顿, 说我傻. 因着我的身份问题, 本来能成功的希望如此渺茫, 我竟然还告诉人家我犯过法? 可是, 我别无选择, 必须这么做. 我相信, 若是符合神心意, 他会为我开路的.

一连好几个月, 音讯杳无. 我看似不可能被国防部聘用, 只好试着去应征其他工作. 一家电话公司在和我面谈后, 马上同意聘任我. 这一下可为难了, 国防部的消息迟迟未到, 我要不要接受电话公司的聘任? 我再次求神带领, 也请电话公司再给我两个月时间. 若是还没有得到国防部的通知, 我就接受电话公司聘用. 两个月期满, 国防部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我便写封信接受电话公司聘任. 那时, 我的女友也在亚伯达找到了工作.

不料, 国防部来电通知: “恭喜你! 我们决定录用你.”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是神帮助我说: “对不起, 我不能接受聘任.”

“您说什么?!” 电话那端传来无比惊讶的声音.

在我讲述了原委之后, 他们说: “这样吧, 我们为你买机票, 你到国防研究所来看看, 再作决定.”

国防研究所的设施实在是我梦寐以求的  —  我将来的工作是导弹系统的设计和发展. 我告诉他们,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 但我坦诚告诉他们, 我是基督徒, 必须信守承诺, 不能违背两个诺言: 电话公司和我未婚妻的诺言. 国防部官员说: “坦白讲, 我们的聘书很少被拒绝的. 在加拿大, 即使你接受两、三家公司聘用, 到最后挑选最好的一家, 也都是司空见惯的.”

国防部的官员要我慎重考虑, 机会难得, 现在不要, 以后就可能永远都得不到了. 这一点, 我也很清楚. 可是, 既然在选择前就认真寻求神的旨意, 而且又是在限期内没有得到国防部通知, 才接受电话公司的聘用, 相信一切都有神的带领. 然而, 怎么可能拒绝这样一个黄金工作机会?

我参观国防部之后, 学习顺服神的带领, 尽管心中十分痛惜、挣扎, 我还是婉拒了国防部的聘用.

10个月后, 我决定重新申请国防部的工作, 他们竟然马上决定再次录取我. 不是说, 失掉那次机会就很难再得到吗? 为何会如此顺利? 我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10年后, 我和一位朋友闲聊起来, 才得知当年上帝用他大能的手行了何等的奇事.

当年, 国防部在我拒绝接受聘用后, 紧接着就邀约面试我这位朋友. 那时, 他拿到RHODE奖学金, 在剑桥获得博士学位. 虽然我的学习成绩优秀, 但比不过他剑桥大学的学位; 虽然我也有奖学金, 但比不过他那国际上著名的RHODE奖学金. 除此, 他是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 无论从哪方面来比较, 国防部的职位都应该优先给他的.

可是, 就在他和太太从伦敦飞抵蒙特利尔(Montreal, 加拿大东南部港市), 要继续开3个小时的车去魁北克(Quebec, 加拿大东南部港市)国防研究所面试时, 竟然遭遇空前的暴风雪. 他的太太抱怨说这样的天气怎么生活, 不能在这里呆下去, 于是, 他们取消了面试的行程, 直接飞回伦敦. 正因如此, 10个月后我重新申请时, 才得到了那仍然空缺的职位.

 

10年后, 我跟任加拿大航天公司小主管的这位朋友谈起这段往事, 不得不更加惊叹神的带领. 当我凭信心学习依靠神, 竟然看到他又真又活的大能作为! 回想当年, 尤其重要的是, 我最初决定不接受他们的聘任, 给国防部留下深刻印象, 帮助我赢得他们的无比信任.

 

(G)      我从前风闻有你, 现在亲眼看见你

1986年, 我负责一项国防工程. 在竞标过程中, 根据审定结果, 我选中一家小公司承接首期工程. 这个决定引起了加拿大三家最大的航天公司强烈反弹. 这三大公司为了确保能争取到第二期工程, 组成单一集团, 向各有关政府部门游说. 不久, 我收到横跨政府部门高级评审委员会(Inter-departmental Senior Review Board)的指示, 第二期工程不须任何竞争, 直接交付这三大公司组成的集团.

承接首期工程的小公司做得非常出色, 却失去了继续做第二期工程的机会. 这家小公司立即找他们的国会议员和国防部长. 可是, 国防部长的回应是: 三大公司组成的集团财力雄厚, 人力资源丰富, 市场广大, 理应交给他们.

那家小公司虽然没有竞标资格, 仍认真做好竞标准备, 并照常递交资料参加第二期工程的竞标. 小公司以强大的科技内容和三分之一的优惠价格竞标. 在那期间, 国防研究所所长直接给我施加压力, 要我把工程交付三大公司组成的集团. 但这家集团递交的科技资料未能通过最低的技术标准, 并且价格更昂贵6百万元, 经过两次竞标, 横跨政府部门高级评审委员会接受了我的建议, 让小公司中标.

三大公司组成的集团非常恼火. 后来, 主管上司告诉我说, 所长气急败坏地说要让我“血溅地板, 才甘休”(he wants blood on the floor). 很快, 我得到转职通知. 所长下令撤销我的部门, 将我调到国防总部, 并留话以后的工程项目不再让我负责.

遭受如此不公平待遇, 我很不容易地用圣经的话提醒并鼓励自己  —  “伸冤在主”(罗12:19).[3] 可是, 说来轻松, 一旦亲身经历, 谈何容易? 当时, 我可以找“公务员人权委员会”(Public Service Commision)提出上诉. 然而, 当时我经常参与传福音事工, 要是报刊上公开报导我和上司打官司, 即便我有理, 也不是好的见证. 于是, 我咬牙切齿, 默默转职.

不久, 所长退休了, 接任的是我原先的主管上司. 4年后, 他因桃色事件被撤职. 很奇妙的是, 15年前我的上司, 他知晓我的经历, 竟然在那重要时刻, 被任命为国防部研究发展部副部长. 他亲自打电话给我, 问我是否想要接任主管上司的职位. 在梦中, 我也不敢想象神会为我伸冤, 把我调回, 并接任我上司的职位, 负责国防太空, 还负责核子和反飞弹研究发展工作. 就这样在4年内, 我不仅被调回, 并升职, 而且负责国防部重要和敏感的研究发展工作.

显然, 神把我放在高职位上, 本不是我所配得的. 由于我是负责研究发展国防太空、核子和反飞弹的工作, 在向知识分子传福音的过程中, 得以帮助更多国人归向主.

我17岁曾坐牢; 不用护照, 能正式入境加拿大; 一生经历神奇妙的带领和保守; 神的恩典在我生命中数算不尽, 我由衷赞美与感激! 得到神如此厚恩, 愿能为主所用, 见证他的大能大爱![4]

编者注: 读完梁斐生博士的见证, 我心极其感动, 闪入脑海的, 是先知但以理对巴比伦帝王尼布甲尼撒的宣告: “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 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 或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但4:17; 也参32节). 很多人说, 敬虔的基督徒在今日属世败坏的社会中和职场上无法立足! 基督徒若要按圣经的教导和原则行事, 必然吃大亏、受大损! 可是梁斐生博士的经历告诉我们那永不改变的真理: “尊重神的, 神必重看他”(撒上2:30), 而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  —  他仍掌控大局, 施恩与赐福予敬畏他的人, 且按其时为他们伸冤. 此刻, 一首童年学到的主日学诗歌在我心耳旁响起: “神仍坐在宝座, 他必顾念属他的人…”(God is still on the throne, and He will remember His own…)

 


[1]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NATO”)是一个由28个位于北大西洋的国家所组成的军事联盟(包括美国、加拿大和25个欧洲国家, 以及土耳其). NATO会员国的军事开销总和占了全世界国防开销的70%以上, 是极其强大的军事联盟.

[2] 希伯来书11:6说: “人非有信, 就不能得神的喜悦; 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 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

[3] 保罗在 罗12:19说: “亲爱的弟兄, 不要自己伸冤, 宁可让步, 听凭主怒(或作: 让人发怒); 因为经上记著: ‘主说: 伸冤在我; 我必报应.’ ”

[4] 摘自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柔佛: 协传培训中心, 2009年), 第4-1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