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压迫下的香气(二):孤儿院的口哨


编者注: 社会主义国家 — 苏联(在1991年瓦解后成为今日的“俄罗斯”), 是个奉行无神论的共产国家. 由于共产主义否定神的存在, 所以相信真神的基督徒受尽共产党残酷无情地迫害. 醉心于共产主义的人, 用尽种种政策和手段, 多方捆绑“神的仆人”和“神的儿女”, 可是他们却无法捆绑“神的能力”和“神的道”. 基督徒的神是永活的神, 是垂听祷告的神.  读完以下黑田祯一郎(Teiichiro Kuroda)[1]所分享的真实事情, 你就明白这个真理.

在旧苏联无神论的国家中, 有一条宗教法律, 严厉禁止对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施予宗教教育, 因此禁止开放主日学校(简称“主日学”), 甚至禁止在家庭内教导孩子有关神的事情, 也禁止对附近的孩子谈论神, 连教他们唱赞美诗都不行.

在如此恶劣情况下, 基督徒的妇女们要采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呢? 一般而言, 苏联的基督徒都生养众多, 通常是8至10人, 多的人则有12至15个孩子. 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需要从一大早, 就在外面拼命工作直到深夜, 所以很自然地, 教育孩子们的责任就全落在妇女的肩上. 一旦上了学, 孩子就都必须接受无神论教育, 当然不用说, 根本没有教会主办的学校. 在这种国家中, 若是拒绝将孩子送去学校的话, 孩子就会被国家接收, 而父母亦被逮捕关进监狱. 身处如此严厉又艰苦的状况, 基督徒妇女们就只好私下在各自家庭里, 以各种方式教导孩子有关神的存在且爱人类的事实.

在俄罗斯中部的地方, 有一位热心又忠诚服事主的基督徒妇女, 很想把神的爱传达给自己的七个孩子. 于是, 她开放自己住家的客厅, 开了一个小小的主日学, 集合孩子的朋友或是附近邻居的小孩, 每个星期日定期地告诉孩子们有关耶稣基督的事迹. 她告诉他们耶稣基督的大爱, 也教他们唱赞美诗歌, 孩子们都很高兴, 眼睛张得大大地, 全神贯注地听. 神赐福那个主日学校, 每次聚会都有新的孩子加入, 逐渐地就聚集了许多孩子. 如此一来, 便引人注目, 结果终于被政府当局知道, 马上就有KGB(国家秘密情报局)的负责官员在聚会中闯进来, 当着幼小孩子面前, 将这位妇女以“现行犯”的罪名加以逮捕. 他们抓起那母亲的头发, 粗暴地揪到外面, 不容分说地把她丢进吉普车的货台上, 送到警察局. 丝毫不考虑目击此景的幼小心灵会遭受多深的伤害.

被逮捕后, 她受到非常严厉的拷问, 强迫她自白:为什么明知法律禁止, 还要教导孩子有关神的事情. 然而, 她内心存有对神火热的爱慕及信赖, 也同样地热爱孩子. 她被判两年的有期徒刑, 被关进妇女监狱里. 由于母亲被关, 所有的孩子就被政府接收了, 被个别地送到不同的孤儿院去. 不言而喻, 那里的孤儿院都是无神论教育的地方, 从早到晚在团体生活中, 孤儿们被彻底地灌输“神不存在”的洗脑教育. 这位身为基督徒的母亲, 想到孩子从自己身边硬生生地被拆散, 送到施行无神论教育的孤儿院接受洗脑教育, 心里的感受就像是心爱的孩子被赤裸裸地丢在野兽横行的恐怖荒野上, 令她坐立不安, 极其难过. 这位母亲在服刑的两年期间, 每天都连续不断地向神祷告, 祈求神保守孩子们莫忘耶稣基督的大爱! 此乃她最挂念的事.

在监狱里, 即使是女性也被强迫做重力劳改. 然而, 这位基督徒母亲从不埋怨, 也不哭诉, 只是尽基督徒本分, 认真地服完徒刑. 经过了艰苦难挨的两年漫长岁月, 衷心所盼的出狱之日终于来临了. 她一走出监狱大门时, 便看见门口有50位左右的基督徒妇女前来迎接, 送她一束朴素的花, 庆祝她的出狱. 她们彼此流泪、互相亲吻道喜, 从内心感谢神保守她在狱中的两年岁月, 如今终于平安出狱. 然而, 这位母亲除了这份感谢之外, 心里仍然惦记着失踪的孩子, 一回到很久没人居住的家, 首先想到的, 就是今后要如何寻找7个孩子的下落. 她无法确定她们在哪一家孤儿院, 只好独自到一家又一家的孤儿院寻找, 她相信孩子们也一定期待母亲有朝一日会接他们回家. 这个意念使她支撑下去, 让她有力量去寻找孩子. 如做梦般, 一个接着一个地让她找到了. 那实在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喜乐, 终于7个孩子中找到6个, 只有最后这个最小的孩子, 怎么找都找不到, 几乎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可是, 身为母亲, 她总不死心, 依旧想尽种种办法继续寻找, 决心要把他找回自己身边. 为了寻找稚子, 无论下雨、下雪或刮风, 她总是到一家又一家的孤儿院拼命寻找. 时间飞逝, 不知不觉地, 12年的漫长岁月已过, 当年心碎地硬被拆散的母子, 如今母亲已经年老, 孩子也已长大, 但是这位母亲仍旧不死心, 不断地到处寻找儿子.

一天, 她到了一所孤儿院, 院长告诉她: “我们这里没有那样的孩子.” 母亲心想: “唉! 这里也找不到…….” 她极其失望, 难过地拖着沉重脚步, 想要往下一家孤儿院去, 正走到门口时, 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在吹口哨, 她竖起耳朵注意一听, 那是很小声的“耶稣恩友”那首曲子. 那首曲子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12年前她开放住家作为主日学校, 教导孩子们有关神的事情时, 就是教这首曲子. 她心里突然想起, 这会不会就是自己的孩子? 她顺着口哨的声音, 一步一步地走向吹口哨的方向去, 注意一听, 像是从孤儿院的餐厅传来的. 她摒住气息, 很小心地踏入餐厅, 看到一位少年抱着双膝, 曲着身子, 坐在桌子下面, 眼睛一直眺望窗外, 正在吹着口哨.

她注视着少年, 努力回想孩子小时候的样子, 可是分别了12年之久, 她已无法认定, 而少年对儿时也不复记忆, 无法记得母亲的长相, 彼此都不知道是母子关系, 只是互相对望. 那时, 母亲突然想到, 就用当年教孩子时的调子, 以口哨吹起“耶稣恩友”这首曲子. 结果发现两人的音调都一致, 他们同时领悟到: “啊! 这是我儿子!” “啊! 这是我妈妈!” 那位少年马上向母亲飞奔过去, 抱住母亲, 把头埋在母亲的怀里, 母亲也紧紧抱住孩子, 接着孩子说: “妈妈! 我这12年来, 每天都注视着窗外, 吹着口哨唱这首歌, 相信神是活生生的神, 一定会听我的祷告, 母亲总有一天会来接我的, 为了要让母亲知道我在这里, 我就每天吹口哨, 唱赞美诗, 直到今天. 结果如我所愿, 母亲你终于来接我了!” 母亲听到这番话, 含泪哽咽地把孩子抱得更紧. 母亲和7个孩子离别12年, 好不容易终于再度重逢团圆, 全家又可以在一起生活, 都从内心深切地感谢神.

诚然, 无神论者虽利用种种的政策或手段, 对人类施行无神论教育, 表面上或许可以约束一个人, 可是任何人都无法将深植在幼童心灵中, 那永活神的话语夺去. 像这位少年12年来, 孤单地在孤儿院里, 不断被灌输无神论教育, 却始终不能消除幼时学到的赞美诗及神的话语. 这位苏联母亲的经历和榜样, 正告诉我们一个宝贵的真理 — 神垂听人的祷告! 像这位母亲和孩子们的信仰, 纵然遭受严厉的迫害及困苦, 仍然坚定不屈. 她们不断祈祷, 最后母子重逢, 母亲完成了她的责任, 即一般人所谓“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在生活中满有见证地传扬神的福音.[2] 这点鼓励所有基督徒母亲, 莫忘为孩子的信仰切切祷告, 莫忘教导孩子认识神的重任, 也莫轻看自己对孩子灵性的影响, 因神所重用的仆人提摩太, 就是受了他母亲友尼基和外祖母罗以的影响, 从小明白圣经(提后3:15), 建立了无伪之信(提后1:5).

 


[1] 黑田祯一郎(Teiichiro Kuroda)是位出生于台北的日本传道人, 在1975年开始对旧苏联和东欧宣道, 并于1981年回日本设立“宣教之声”(The Voice of Mission). 他也是“JEEQ日欧交流研究所所长”(1990年).

[2] 上文改编自 黑田祯一郎著, 石井玲子译, 《神对世界的计划》(台北: 道声出版社, 2002年), 第49-5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